Category: 极品人妻

处男之洗浴中心破处

  小狼那年刚过十九岁生日,高考没考好,只考了个三本,觉得没意思就辍学不上了。因爲家里是做生意的,还算富裕,加上自己经常跟随父亲接触生意场,也算小有经验,就由父亲出资做起了保jian品daili的生意。因爲小狼代理的保jian品有好几种男性保jian品,类似wei哥一类的産品。

海岛肆虐美女侠

海岛肆虐美女侠清朝康熙年间,南洋一带的海面上,一艘海船正在狂风巨浪中苦苦挣扎,终于
熬过了风浪。

轮奸别人发现女友被轮奸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我加入了黑社会。  说是黑社会嘛,其实也不算,不过就是在我们学校里一群势力很庞大的小混

被调教的假期

(一)终于放假了,考试一结束,我就和室友晓菊打点行李,开始了我们的假期旅行。

午后小泳

  《午后小泳》  原作:tawnyt.◎1999  翻译:火蚁◎1999  我曾经住在一个小小的大学城里修读我研究生课程。那一所大学很好,但由于大学位于「圣经带」(见注一),所以大学城是个活脱脱的闷人小村。我有一位婶婶死后给我留下一份可观的遗产,我才可以专注我的学业,至少是大部份时间啦。我是女生,又是单身。不过,我以前吃过几个男人的亏,他们给我留下的伤害深得令我许久也不会想念他们。尽管如此,我毕竟是人,我的性欲依然潜伏在背后发热得令我冒汗。

纠缠不清的淫乱关系

纠缠不清的淫乱关系老张提着几包东西兴冲冲地回到招待所,同房的老李一边剥着花生壳一边向他打趣道:“我说老张,你是不是买了什麽礼物送你的情人啊?”老李嘿嘿笑道:“什麽情人啊,我买给女儿的。”老张今年45岁,老李46岁,虽然同一个单位,但因爲不同的部门所以不曾认识,近期单位在城里设了办事处,他们两个被派遣爲先头部队先驻扎进来,因爲宿舍还没有安排好,所以他们暂时在招待所里住着。只不过几天时间两人就成了好朋友,这也难怪,他们两人有着太多的相同之处了。两人都是离异人士,都有一个女儿,女儿都是在前年读完初中后便出来工作补贴家庭。老李将东西放好后,接过老张的酒杯美美地咀了一口,剥了个花生边吃边说:“我女儿就在市里的一家工厂工作,可惜不知道工厂叫什麽名,要不然的话,我直接就帮她送去了。”老张笑道:“你怎麽和我一样?我女儿也在这边工作,我这做父亲的,连她做什麽都不知道呢,前段时间听她说在服装厂做车位,后来转了工作后我就不知道她做些什麽了。”老李晃着脑袋叹道:“女儿长大了,也懂事了,每个月都寄钱给我呢。想想啊,这麽多年的辛苦也就值了。”老张跟着老李也是连连叹息,幸福布满了他的脸上。喝了一会儿酒,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尽说着自己女儿如何乖巧,越聊越是投契,没想到女儿们竟然同龄,也就是说极有可能还是同学呢,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酒性上来,老张突然想起昨天偷听到隔壁几个小伙子在谈论什麽场所,说什麽那里提供按摩服务,女人们说有多水灵就有多水灵,如果肯花钱,还提供更好的服务等等。老张的老婆老早就和别人跑了路,十几年都没碰到过女人,酒入肠肚,勾起了他埋了多年的性欲。于是老张压下声音问老李:“我说老李,来了这里也好多天了,我们都没去溜一溜,对不起自己啊。”老李从老张的神色中猜出一二,他和老张半斤八两,连女人的身体是什麽味道的都快忘记了,哪有不动心的,自然表示同意。两人找了部载客摩托车,老张厚着脸皮向摩托佬寻问哪里有乐子找,那摩托佬咧着嘴拍着胸口让他们放心,一定找个好玩的地方让他们开心开心。摩托佬载着他们两个左串又拐,终于在一家桑那门前停下,老张付钱的时候,摩托佬还热心地教了他们几招,显然也是好这玩意的主。两人提着心吊着胆顺着楼梯上了桑那二楼,桑那的知客立刻上前招呼:“两个老板,有没有相好的小妹啊?”两人向桑那大厅扫了几眼,见里面空荡荡的没什麽人,紧张的心舒缓了不少,老张根据摩托佬给的提示,装着很熟悉的样子说道:“我们先洗个澡,等会找两个嫩点的招待招待,不好的我回头找你算账。”老李深切地佩服老张的镇定,却不知道老张此时也是紧张得内心颤抖。那知客嘻嘻哈哈地答应后,两人便朝大厅走去,还好浴室不难找,两人胡乱地洗了个澡后,将随身物品带在身边,便穿着浴袍钻进了按摩房。按摩房是一间上百平方的大房,里面用木板隔了许多小间,房里竟然没有一盏灯火,刚一进去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还好有一服务员拿了支昏暗的电筒带路,要不然两人在里面真分不清南北了。老李心情紧张,不敢走得太里面了,于是就在外部找了间小间就钻了进去,老张想到等会要是真要和女的做那回事的话,和老李太近了听到声音大家不好意思。于是尽量地往里去,最后选了最里的那间。于是两人一里一外,都紧张地等待接下来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太早的原因,按摩房里按摩的客人不多,但在幽静的环境下,依然可以听到一阵阵男人的低语和女人的呻吟,直把老张和老李挑拨得欲火高涨。过了一会,老张慢慢地适应了屋里的光线,爲了压制心中的紧张,他摸了根烟点着吸了起来,还没等烟吸完,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慢慢地逼近,一个娇嫩的声音说道:“老板,我叫小甜,工号046爲你服务。”老张听那声音,这女孩绝不超过二十岁,心中一咯,正寻思这女的会不会太小了,那女孩已经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黑暗中看去,女孩身上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容貌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孩皮肤很白。女孩拖过老张的手臂揉着,问道:“老板,你常来的吗?”老张给女孩柔暖的小手捏得全身舒畅,忙将手中的烟丢在地上说道:“不,我今天第一次来。”他一紧张,把摩托佬的忠告给抛到脑后了。那女孩“哦”地一声道:“那你今晚要我怎样的服务?”老张本来就吃紧的心立刻吊得更高了,吞了口唾液稳定下心情才说道:“不知道有哪些服务,价……价格又怎样。”“我们这里价格是统一的,光按摩每小时30元,要打炮的话一个钟150,超过一个钟加钟每小时按按摩计费。”那女孩老老实实地回答。150块钱,老张心里有些肉痛,心里一动,他将打火机凑到女孩面前打着,火光下只见那女孩长得果然漂亮,瓜子脸蛋,薄薄的嘴唇,秀气的鼻子,凤眼细眉,年纪不过二十。老张看得心跳,灭了打火机的火想也不想说道:“来150的吧。”那女孩黑暗中微微一笑,她让老张等一会,说去取些东西进来,老张第一次来这地方,也不知道她要去取什麽,只好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她,心里七上八下,不知什麽滋味。过了良久那女孩才回来,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后,双手在老张腿上揉着,问道:“老板是要先聊聊天呢,还是先爽一下?”老张只觉得这个女孩说的话总刺激着他的欲念,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里搓一搓先,但他到底第一次来这地方,心里虚得很,怕女孩觉得他太猴急了,说道:“聊一聊吧,你也别叫我老板,我也不是什麽老板,我看你年纪和我女儿差不多,要不叫我叔叔吧。”那女孩扑哧笑道:“我叫你叔叔不太好吧?哪有叔叔睡侄女的?”老张只觉脸上发烧,诺诺不知所言,还好黑暗中不怕女孩看见,要不真要找个地方钻了。那女孩按摩老张腿部的手慢慢地往上移,此时已经接近老张的腿根,老张浴袍下真空的肉棒早已经涨起,现在腿根敏感处受到女孩的抚摸,只刺激得他头脑发晕。那女孩继续道:“我在这里叫小甜,你就叫我小甜吧。

我在火车上被强暴

在我15岁那一年的夏天某一天晚上,我坐在南下的复兴号上,准备到高雄的亲戚家玩,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事发生,谁知道………

别人强奸我捡便宜

我原是一名办公大楼的保安员,其实我也是大学生,但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只好当保安混口饭吃了。但现在我已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我能有现在的职位完全是一次意外事件!

公交车奇遇

 
  
 
我是一个武汉的男孩。前几天我去汉口办事(嘻嘻,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哦!公事!)回去的时候在航空路上公车,因爲是四月天还不是很热,所以就有了这段故事——我前面的那两个女孩穿的可真是爽!外套是一件风衣,穿着白色细肩带的背心,外面穿上一件长袖的薄毛衣,下半身则是质料柔软的超短紧身窄裙!本来她们就长的漂亮,。加上⒈⒍⒌的苗条身材、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摸样,染成栗色的金发,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淫娃被奸记

这一晚,小慧正在自己家中无聊看着电视时,茶几上的手提电话突然响起,她接过电话,

在车内被强奸

那天我穿一件连衣紧身短裙。这件短裙十分性感,是从前面用拉链开口的,拉链是从领口开到裙摆可以象衬衫一样脱掉的那一种。
为了谈成那笔生意我故意把拉链拉得很低,好露出我那雪白的乳沟,让我的乳房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好让我那个男客户可以很痛快地和我签约。事后,我想可能是我这种装扮才会引来那些色狼的。
在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我注意到边上那一桌上有三个人一直盯着我的胸口看,
并不停地说着什么,还不时发出一阵阵淫笑声。
当我时也并没在意,这种人我一天要碰见很多很多。我和客户谈到了将近零点左右,终于达成了协议。
离开了那酒吧。他把我送到了酒吧外的大街上就走了。我们愉快地分手后,我一个人站在路边等taxi,
这时我突然发现刚才坐在我边上的那三个人也出来了,站在我旁边色迷迷地盯着我,我下意识地把胸前的拉链拉到最高。
这时一辆taxi开过来停在我的身边,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这时,那三个人突然窜了过来,其中一个打开车前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另外一个高个子和一个胖子一左一右挤进了车里坐到了我的身边,把我夹在后座中间。我马上起身要离开,他们一左一右伸手把我按住。
并很快把车门关上,司机回头想说些什么,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个男人掏出一把约有一尺多长的匕首恶狠狠地说:“开车”。
司机马上就不再说什么地把车发动了。车一开,坐在我边上的两个人手就马上不老实起来了,左边的那个胖子把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我的腰,
右边那一个高个子的手也在我的左边大腿上不老实地摸了起来。
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叫:“非礼啊!非礼!”可根本没有人理会我。
“小姐,一个人不寂寞吗?时间这么早,我们一起玩玩吧!”
那高个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我左腿上的丝袜顺着大腿从上往下抹。
这动作使我心里十分厌恶,使劲挣扎起来。可能我的挣扎让我左边那个胖子很不高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背上有锯齿的小刀来恶狠狠地对我说“老实点,要不然老子在你脸上划个王八!

说着用刀的侧面在我的脸上轻轻划了一下。他的恐吓使得我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喊叫,也不敢再动。他见已经把我吓住,
就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起来。
我再不敢反抗,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暴力倾向?只好自认倒霉。心里想只要尽快满足他们就会放我走,所以我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任由他们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反正在车里他们也干不了什么。最多摸摸而已。事实证明我是大错特错了。
“对了嘛,这样配合一点不是很好吗,这样大家都happy不是吗?”右边那个高个一边说一边一边将我右腿拉着张开,放在他左腿上,
左手继续抚摸我的大腿,并不时伸手隔着衣服搓揉我的乳房。
左边那个胖子也如法炮制将我的左腿架他的右腿上,伸手在我身上乱摸。这样我就呈现大张两腿的羞耻姿式。
不久,那个高个开始隔着内裤抚摸我的私处了,我心里还记得那把小刀,所以仍旧不敢乱动,
大概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充血并流出了淫水。
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好久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的反应。我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们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我也是正常人。当然会有反应,不是我很淫荡。”我心理不断为自已找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
同时,左边的那胖子伸出右手绕过我后背,一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并伸手把我连衣裙的拉链向下猛扯,
我本能地用手死死拉住我的外衣,嘴里大叫“不要,不要这样!”可他们哪里会听我的,反而加力向下猛拉。“不要反抗了,
你不是都有反应了吗?”那高个淫笑着说。
边说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加兴奋,加大力度用手指在我阴唇上来回磨擦,
并不时去触摸阴核。
这感觉比刚才隔着内裤抚摸要强得多了,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我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我的下体的时候,那个胖子趁机一把拉下了我连衣裙上的拉链。他们一左一右地把我的连衣裙向两边扯,
这样,就露出了我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的身体。
“哈,好白好滑的皮肤,好大的奶子,好性感的身体呀!这下可要爽死了。”高个怪叫道。“你是不是想引诱人强奸你呀,
穿一件这么方便我们的衣服,我就好好满足你一下吧,哈哈哈。。。。”胖子一边用手指轻抠我的乳沟一边趴在我耳边怪笑。
他得话让我羞得满面通红,可是他的粗重的气息吐在我耳后让我产生一种酥痒难挠的感觉,让我生理上更加兴奋了。他们一定是老手,
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断。说实在的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上仍然十分厌恶,但我自己心理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羞辱感也就减低了不少。
他们这样又抠又摸了一会儿,那高个伸手到我后背想解开我的胸罩的钮扣,我下意识地紧靠住椅背使他并没有成功,“看我的!”
那胖子又掏出了他那把小刀,伸到我双乳之间,把那细细的带子一下就挑开了。我的胸罩顿然向两边分开,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
这令这两个人更加兴奋,我能感到他们粗重的呼吸吐在我的脸上。
刚才胖子割我胸罩带子时刀子碰到我胸前肌肤那冰凉的感觉让我更加惊恐,彻底失去了仅有的一点点反抗的斗志,
任由那胖子从我腰两边又把我的小内裤一前一后割成两片。
这时我已近乎全裸,完全失去了反抗任由他们随意蹂躏,内心一片空白,只是不时地发出一些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哼哼声。
他们一左一右地搓揉着我的乳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还不时低头用舌头舔。
我胸部被他们搞得又痒又舒服。他们看到我已差不多了,于是,那胖子把那满是酒味的嘴凑向我的嘴,我厌恶地转头避开,
他粗鲁地抓住我的头发强行吻了上来,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
两手也没闲着,不住地搓揉着我的乳头。那高个也不甘示弱,他低头用舌头去舔我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我的阴道,
搞得我整个阴道口都湿淋淋的,不知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淫水。
在他们的上下夹攻下,我的阴道产生出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整个人一片空白,我居然达到了高潮。高潮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他们还不放过我,胖子迅速拉下他的裤子露出了阳具,他的阳具挺大,大概15,16cm比我的前男友要大一点。
他用力分开我的双腿跪在我两腿之间的地上,把他的阳具对准了我的洞口。可他并不急于插入,只是不断用龟头磨擦我的阴道口,
弄得我一阵酸软,马上又兴奋起来,不争气的下体又流出了淫水。
胖子见了显得十分得意,不住地磨擦着好把他整根阳具弄湿。高个子也不甘示弱地舔着我的双乳,并掏出他的阳具在我大腿上磨擦着。
“说吧,你要!”胖子边用龟头磨擦我的阴道口边对我说,“不要,不要。。。。”我心里虽然很希望他插入,
可我女人特有的羞耻心仍然让我嘴硬。
“说吧,其实你想要,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呢。”胖子加大了磨擦力度。“不要,不。。。。”我仍然嘴硬。
胖子终于失去了耐性,他把龟头对正我的阴道口,故意做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动作“噗嗤”一下把他的阳具插到了底,
“啊。。。”我疼得大叫一声,我的妈啊!痛!太痛了!我和身体被疼痛淹没。但随着他由慢到快的抽送,
疼痛慢慢消失变成了一下一下的快感
。被玩了那么久,现在才是真正被干了。
胖子猛开!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着我的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
舌头舔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科。
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没想到平常看上去斯文的我居然可以这么淫荡。我突出的阴埠被撞的啪啪作响,
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上下激烈跳动,配上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
没多久我就达到第二次高潮。
那胖子还在继续奸淫我,高个子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将我的头转过,捏着我的嘴,要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
又用力用手搓揉我的乳房,我的右手扶着他的腰,左手则被逼套弄着他那根阳具。
这时胖子加快了速度疯狂地插着我,好不容易这胖子大叫一声,将滚烫的精液全喷在了我体内。
“轮到我了”高个和胖子互相换了个位置,高个子也跪在我前面把他的阳具徐徐插入了我的下体,这高个子好象还懂得怜香惜玉,
只是慢进慢出,慢慢插了一阵后,阴道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混合着刚才胖子射入的精液沿着大腿流到座椅上。
这时的我已被插的胡言乱语了,“啊…啊…要死了…”
这时他开始加速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到花心,干得我死去活来,
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哼叫着。
高个子将我双腿尽力向两边打开,用那根鸡巴一下下狠狠的长程抽送,洞口那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
下体中还不断有新的淫水流出。他好象对我表现满意极了,一面亲吻我的乳头,不时喃喃念道:“喔…太爽了…喔…太棒了…”。
而我在他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嘴里“啊。。。啊。”地乱叫,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泄体内的快感。他又插了一会儿,
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他终于快要射精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啊…啊…」,我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
几乎同时,他将阳具拔出,把精液喷了我一身都是,搞得我全身粘乎乎的。
他们两个干完了以后,又逼司机把车停在一个废弃的车场上,把原先坐在前排的那一个人换下来把我干了一顿后才扔下了高潮了四,五次,
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全身又脏又乱,下体又红又肿的我扬长而去。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太棒了

惨遭虐待的女人

我今年三十岁,在一家电脑公司做文秘。说起身材相貌嘛,我知道男人们给过八十到九十分。前一阵和处了两年的男朋友分了手,因为我感觉他太娘娘气了,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事都要我做主,刚开始时的感觉还挺好,他这么爱我,什么都听我的,可时间长了,就发现他有时比我还女人气,我想要一个大哥哥样的,坚强,有力,能保护我的,我可不想找个小妹妹。于是就分手了。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