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跟爸說聲~對不起~!….不是您沒用…是我太能(幹)了

撲通……..撲通…………
9月10日
早上
這天,萬裡無雲,爸爸租了一台遊艇,帶著全家出去玩,一個比爸爸還要大的中年男人,是我們的船師,爸爸很喜歡開船,於是在請教他開船的事情,姊姊則是獨自地看著大海,剛考上大學的姊姊,要搬到外面去住了,以後就很少有機會可以看到姊姊了,看著姊姊的背影,讓我有些感傷,
而我則是跟媽媽聊著學校的趣事,我覺得今天海釣一定會有好事發生,大家都滿懷期待著……………
9月*日  早上
海浪聲依舊在我的耳邊徘徊,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沙灘,我一起身一陣陣痛襲擊而來,我全身多處擦傷,我看一下四周,發現媽媽倒在前面不遠處,我趕緊過去叫醒媽媽,媽媽看我多處擦傷,撕下一片衣袖,替我包紮,
這時我們才注意到這是座島,卻不見爸爸
姊姊
還有船師,「也不知道昏迷了幾天了,肚子好餓,我們到前面的叢林找看看有沒有野果」我們找到幾顆生芒果,暫時果腹一下,我們再往四周的沙灘去找尋爸爸他們的下落,
「不要走太遠!不然會迷路!」找了很久還是沒找到,我跟媽再海灘這邊生活了一天,媽:「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我們朝著叢林裡去吧!」我點點頭,只覺得肚子好餓,媽媽要我帶一些生水果,就出發了,
媽媽拿著一支樹枝在前面揮打,我跟著後面走,走了一天,還是沒有看到東西吃,我們都快餓死了,直到第二天晚上,我看到前方有小小的營火,準備往前衝,媽:「先等等!說不定是食人族」我們偷偷的躲在草叢偷看他們,
看到他們正在烤山豬,我肚子已經餓的發昏了,管他什麼族,我直接衝出去,坐在他們的旁邊,他們看到我嚇了一跳,媽媽趕緊衝過去把我抱住,示意要保護我,我看著山豬肉流著口水,他們拔了一大塊肉拿給我們,我們拿了後狂吃(根本不知道它好不好吃),
吃完了又伸手想跟他再拿一塊,他們又給我們一塊,我們也是一下子就吃完了,我還不小心噎到,他們還很好心的拿水給我喝,其中一個不知道對我們說了什麼,好像是要問我們從哪來,但是語言不通,手語比在多也沒用,
我看了下四周,就好像電視上播的那種落後的部落一樣,用木頭蓋房子,他們的族人皮膚都很呦黑,只用樹葉遮住重點部位,女人胸部都沒遮,只有遮下體,有幾個小孩跑來看我們,把我們當成稀奇古怪的動物,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們想說不打擾他們,就睡在旁邊的石頭上,沒想到他們很好心,把我們叫起來,指著屋內,讓我們睡屋內,雖然裡面沒有床,但比外面舒服多了,不怕風雨,我們跟他們有戶人家睡一起,
早上我跟部落的男人們一起去學打獵,我認識了一個比我大幾歲的男人,他敎我了好多,因為他口頭禪是阿魯阿魯!,所以我以後就叫他阿魯,他很照顧我,把我當弟弟看待,媽媽則是去採集水果跟煮飯,就這樣過了大約一個月吧!我已經不知道現今是幾年幾月幾日了,這些日子裡我學到很多東西,我已經漸漸邁入青春期了,
看到部落女人裸露的胸部,會讓我興奮,而且部落的人們,對於性愛都很開放,不怕別人看見,相當大膽,簡直是活生生的A片一樣,我就這樣看了一個月的A片,雖然以前也有跟同學借來看過,但是現實生活中更是精采,
我現在都會靠著幻想來打手槍發洩,但是幻想的女人也不是部落的女人,都是電視上的影星,最近我更會拿媽媽當做幻想的角色來打手槍,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是越是不能碰的東西,我就越想碰,就覺得越刺激,
真是變態!最近我都會偷看媽媽的一舉一動,媽媽都四十了,皮膚還是一樣潔白,也沒有斑點,而且我發現媽媽的身材相當豐滿,就像一塊肥沃的土地一樣,讓人想去開發,很快的,我越來越變態,
我會偷偷跟蹤媽媽到叢林裡去,偷看媽媽尿尿,我會繞了一大圈,跑到她前面去偷看,遠遠的只看到一堆陰毛,然後尿從裡面射出,但這就足夠我打手槍了,我的性慾越來越強,有時候一天需要兩次,
有一次半夜醒來尿尿,回來的時候,看到媽媽誘人的躺姿,讓我又勃起了,極短的牛仔褲遮蓋不了雪白的大腿,破損的衣衫,若隱若現的橙色內衣,我拿起樹葉當衛生紙開始打手槍,雖然很想設在媽媽身上,但是可能會驚醒媽媽,所以最後還是射在樹葉上,
我開始會看土人們的性愛部位來滿足自己,我發現土人都會用一些潤滑液塗抹在自己的性器官上,還有女生的性器官上,才開始性交,我看著他們結合處,然後想像是我跟媽媽,而打手槍,
我發現土人們把那種潤滑液放在一個甕中,而且每戶人家都有,我們借住的那戶人家也有,有一次我趁著他們都不在的時候,偷偷的把潤滑液塗在雞雞上,沒想到雞雞一下子就變的很大了,而且很紅很硬很脹,原來除了潤滑液以外裡面還有催情藥,
我好想跟女人做愛,我想藉由打手槍洩出,卻都打不出來,好難受喔!這時這戶人家的太太回來一看到,立刻脫了遮蔽物,要我躺下,她在自己私處的地方,也塗抹了潤滑液,然後要我躺下,看樣子她是要幫我解決需求,
她抓住我的雞巴,往她私處送,我有點驚訝,這也太開放了吧!啊~~第一次性交,那種Feel真好,期待已久,但那位太太動作很快,也許她也發作了吧!即使這樣我還是沒射,這種藥物太強了,那位太太起身用嘴巴幫我含,
她舌頭不停的纏繞我的龜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射了,射的她滿臉都是,起身後,她用嚴厲的眼神看著我,也不知道在罵什麼,碎碎念,但我第一次跟女人性交了,好高興,也不怕被媽媽知道,因為語言不通,
這件事我一直隱瞞著,不過自從那次後,他們家的潤滑液就收走了,時間又過了大約一年了吧!我們漸漸懂得他們的語言,這時我才知道,那種潤滑液,要是擦了後,沒跟女人做愛,陰莖會爆裂而死,難怪當時太太會那麼緊張,當時真是九死一生,
聽說那是種離部落約十分鐘的路程,那邊有顆大樹,名淫樹,是用它的樹汁做成的,有一次阿魯帶我去打獵的時候,經過說的,自從那次死離逃生後,我就對性克制了很多,也沒在一直打手槍了,以後我凡事都很小心,
雖然說克制了很多,但是因為現在是青春期,我對性的需求還是很大,我已經知道了媽媽的生理需求,也就是說我已經學會知道她什麼時候想尿尿,我就會偷偷的跟蹤去,但是我最近發現媽媽不是去小便也會出去,
有一次,我也偷偷的跟著去,媽媽邊走邊看有沒有人跟來,從來沒看過媽媽這樣,到了一個很遠的地方,終於停下來了,又看了一次四周,才脫下褲子,蹲坐在一塊石頭上,拿起樹葉擦著她的私處,這難道就是自慰………….
我回想起來,我們來到這邊這麼久了,每天都看到土人們在性交,媽媽卻沒有男人可以來慰藉,就算是媽媽也會有性需求的,原來如此,我也是因為來到這邊,性慾才會變強的,因為環境的影響,現在想起來媽媽真可憐,尤其現在又是四十如虎之年,無處發洩只好靠自慰,
媽媽越磋越快,幾乎快把樹葉給磋破了,我掏出雞巴,跟著節奏尻槍,媽媽不小心哼出了淫聲讓我射了出來,驚動了叢林,媽媽嚇了一跳,趕緊穿好褲子查看四周,我也穿好褲子立刻衝回部落,
這天晚上我一直睡不著,整晚都是媽媽的倩影,後來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了,這幾天我特別的注意了媽媽的行動,我發現媽媽是看到土人們性愛後,才會去自慰的,我算準了時間後,有天晚上趁大家都睡著的時候,
我到淫樹那邊刮了一些樹汁,放在小甕中,就在土人性愛的時候,媽媽又要出門了,我拿了一把樹葉遞給媽媽,我說:「媽媽!上廁所嗎?」媽媽臉紅的說:「恩!謝謝!」媽媽一出門我就帶著小甕跟著後面出去,繞一圈到媽媽的遠處前面偷窺,
媽媽果然又偷跑出來自慰了,我邊看她看樹葉搓揉,邊把潤滑液塗在我的雞巴上,媽媽的臉越來越紅了,而且淫水越來越多噴的樹葉都是,我看差不多了,我脫下褲子,大膽的走出去,媽一看到我,嚇死了,趕緊穿好褲子,
我:「媽!別裝了!我全部看到了」媽:「你…..看到什麼?」我:「我看到妳在自慰」媽:「誰…….說我在自慰,我在尿尿」我:「少騙我,尿尿會有尿出來,也不會一直搓揉私處」媽想轉移話題就說:「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我:「因為我一直在跟蹤妳,從以前到現在」媽媽更是驚訝不已,媽:「你這個不要臉的孩子」媽媽要開罵的時候,我就立刻阻止,我:「媽!我今天不是要來跟妳吵架的,我知道您有需求」媽緊張的說:「什麼…需求?」
我:「就是性啊!」媽害怕的退後:「你想幹麻?」我淫笑:「我想滿足媽媽」媽害怕的說:「你可別做傻事喔!這可是亂倫!這不道德的」我:「媽!想想這是哪裡,誰會管我們怎樣,這裡是封閉的地方,我們只要像土人那樣滿足自己的需求就行啦!」
媽不說話,我衝過去抓住她,把她壓在地上,媽掙扎的說:「不行!這樣對不起你爸爸!」我:「爸現在生死未樸,我們還是先滿足對方的需要吧!」媽緊張的說:「你別這樣,你這個禽獸!」我笑著說:「媽!妳不也是禽獸嗎?不然怎麼會有需求呢?」
媽掙扎不開,激動的眼淚快掉下來了,我安慰:「媽!我們只要好好的去享受,不需要去在意道德倫理」我強脫媽媽的內褲,媽媽一直掙扎,我有些怒氣的說:「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對不對,我只知道我有需要,我有動物的本能,誰也不能控制我,我只想跟妳做愛,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我是個男人,我只是做我的本份…………….」
媽媽似乎被我的決心給震驚到,順利的讓我脫下褲子,我將媽媽雙腳抬高,雞巴頂在洞口,洞口還濕潤潤的,媽這時才清醒過來,掙扎的想逃脫,媽:「求求你!別這樣」我:「媽!老實告訴妳,妳剛用的樹葉,我有塗抹土人們用的春藥」媽媽臉紅著,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媽:「你胡說」
我:「我沒胡說,如果媽媽沒有自慰的話,就不會中了春藥,我塗上去後,在把它曬乾,只要碰到溼的東西,就會黏上去,媽妳剛自慰的時候還把樹葉塞進去,讓藥效更發作,現在是不是覺得全身無力,然後很舒服,很想做愛呢?」媽臉更紅了,
似乎被我說中,我說:「只擦了一點點就有這樣的效果,待會兒,說到這..」我拿出小甕,用中指塗上樹汁,幫媽媽把陰道塗滿,媽害羞的說:「你別這樣!」我笑:「等等就會很爽了,這還有催情作用」我將大雞巴頂住洞口,
媽知道關鍵時刻來了,極力掙扎,我裝可憐:「媽!我塗上了這種藥,如果沒有跟女人做愛,小弟弟就會爆裂而死,妳就讓我這一次吧!」媽看我很可憐都沒說話,我:「媽也不想跟土人做愛吧!肥水不漏外人田嘛!」媽:「你又在胡扯了!」
媽似乎放鬆了心情,我就在這個時候,猛力的全部頂進去,媽受不了的啊~~~了一聲,好大聲,立刻用手遮住嘴巴,我開始狂插狂抽,因為藥的關係,怎麼插也不會很快射,邊插我邊看著媽媽的表情,似痛苦又非痛苦,
似快樂又非快樂,我想媽媽現在心情一定很複雜吧!為了要讓媽媽更舒服,也要讓媽媽看到我不會覺得尷尬,我插到一半,幫媽媽換各姿勢,改成狗爬式,媽媽雪白的屁股,讓我忍不住打了一下,我抓緊媽媽的雙臀:「媽!我要來摟!」我用盡力氣的頂媽媽的屁股,過了大約十分鐘,媽媽的下體被我粗壯的大龜頭給磨擦得酸麻異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肉縫裡邊也變得更寬闊、更濕潤了,
媽媽遮住嘴巴的手,在也撐不了猛烈的撞擊,於是雙手撐地,穩住平衡,但是口無遮攔,慢慢的哼出淫聲:「哦!……哦!…哦!…啊!………啊!……喔!…噢!………呀!……呀!……」也不知道抽幹了多久,藥效好像越來越強勁,
媽的道德理智線,好像斷裂了一樣,媽居然第一次喊出了淫話,「啊……我受……不……了啦……啊…啊!……輕……輕一點嘛……你的……雞巴……太粗了……會把媽媽……這……小穴穴……給……撐破的……啊………媽媽的……小穴……裡……好癢……啊……啊……你可以……用力……插……進去……了……快……快一點……我要……你的……大雞巴
……快插……我……快來嘛…」
媽以前跟爸做愛從來沒這麼淫蕩,除了要感謝淫樹以外,還有土人們的影響,他們也是邊做愛邊說淫話來催情,我聽到媽的叫春聲,更加有力的幹,我們換了好幾個姿勢,然後採取女上男下的交合姿態
正在興頭上的我聽到媽媽如此淫蕩的浪叫聲,如奉綸旨般地應聲把個屁股猛
一沉,整根大雞巴就全軍覆沒地消失在媽媽那柔嫩濕滑的肉縫中了。
媽媽久曠的陰戶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嚐到如此插穴的美妙滋味,因此被我這一插
,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小嘴兒裡更是淫聲浪叫著:
 「啊……天呀……這種感覺……好……好美……喔……我已經……很久……
沒……沒嚐到……這插穴……的……滋味了……真是爽……爽死我……了……啊……啊……乖兒子……再……再快一點……嗯……哦哦……」此時媽媽與我四目互望~也用她的眼神來激勵我~用力~更用力的幹她~!
我越插越舒服,揮動大雞巴壓著媽媽的肉體,一再狂烈地幹進抽出,不再視
她為高高在上的母親,而把她當作一個能發洩我情慾的女人,我們之間在此刻只
有肉慾的關係,已經顧不了其它了。
媽媽的小穴在我插幹之中,不停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我邊插邊對她道:
「媽……妳的……小穴穴……好……溫暖……好緊窄……夾得我的……雞巴
……舒服……極了……早知道……這幹穴……的滋味……有……有這麼美……我……早就……來……找妳了……」

媽媽躺在下面溫柔地笑著道:「傻……孩子……以前……你……還沒……長
大呀……雞巴……硬不起來……怎能來……插……插我呢……以後……我……我們……就可以……常常……做愛……媽媽的……小穴穴……隨時……歡迎你……來……插幹……嗯……就是……這……這樣……啊……美死……我……了……啊啊……啊……」

我插幹了約有幾十分鐘,漸漸感到一陣陣酥麻的快感爬到了我的背脊上,叫
道「媽……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
……不住……了……啊……要射……我要射出……來了……吼啊……」媽一緊張想急忙的推開我~但這樣的動作反而激發我想征服雌性的原始野性,讓我更想用力射滿媽媽的子宮,我雙手緊扣住她的腰,用更快的速度~更大~更深幅度的幹入母親的子宮~彷彿一次就要幹的她受孕般,我的全身肌肉緊繃,全身力量用在挺進幹媽媽的穴,啪~啪~啪~啪……肉聲不斷響起,而且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喔喔喔…….激烈的挺進即將達到高潮~!此時呻吟聲及淫話都轉變為沉沒~只剩下媽媽與我相幹時下體碰撞的悶響聲~我激烈的生殖獸性本能~完全擊碎了媽媽最後的理性~引發她身為雌姓的本能~媽媽張大口不停的呼氣~雙腿緊纏住我的腰~雙手也緊扶住我的背~媽媽迷離眼神與我對望~我心中湧出聲音(媽媽~妳是我的~妳只能承受~承受我最強烈的精液灌滿妳的子宮~幹…的讓妳…讓妳懷孕…吼~噢~…)~我用充滿野性且堅定的眼神回應~媽媽的下身也挺動呼應~配合我的節奏猛烈快速深深的幹入她的子宮中(她現在已是完全發春只想受孕的雌性)~兩個互相纏繞的深驅~全身漲大緊繃的肌肉將力量集中於深插媽媽子宮的整跟大雞巴上~密合了~媽媽的穴完全跟我漲大到不行的雞巴密合~一點空隙都沒有~伴隨著快速下體碰撞肉聲下最後大雞巴深深幹入媽媽的子宮~我劃破寂靜的低吼~開始爆射在媽媽的子宮內~吼..噢噢噢~力量之大彷彿連我都能從媽媽子宮傳來的輕微振動感覺到…(就似水柱衝到肌膚時的陣動…)~媽媽子宮受到我強力精液水柱的衝擊~彷彿擠盡全身力量般從原本張大呼氣的口在寂靜中發出了啼鳴~嗯~啊啊啊~….隨著我粗大雞巴的深深挺入~大睪丸漲大精囊也用力收縮~不斷的把年輕充滿活力精蟲的精液水柱往媽媽子宮中衝灌進去~一下~…兩下~…
三下…一直用有深節奏的大雞巴狠狠幹入媽媽的子宮且不斷灌射我的精液進去~
此時媽媽雙腿已緊緊纏住我的腰~雙手緊抱我的背~頭依著頭~粉頸與我的脖子交錯著~兩個身驅緊纏在一起~就好像要跟相幹的大雞巴與小穴一樣密合般~緊緊的結合在一起~
我雙手緊握媽媽的雙臀用力往我的大雞巴方向擠壓靠近~讓大雞巴一次比一次還要深插入媽媽的子宮~
吼~噢~噢噢…伴隨著每一次深深的挺進射精我發出低吼~啊啊啊~…..媽媽子宮每一次受到我大雞巴深插精液勁射後~也會已嚶嚶啼鳴回應我的低吼聲(就像步調相同的完美雙人舞)~我的大雞巴每一次深插射精後~都會小小抽回(幾乎像是沒有的回抽)之後在更用力將大雞巴狠插挺入媽媽子宮中在次勁射精液~每次當大雞巴小回抽時媽媽的子宮會收縮傳來吸力~好似深怕喝不到我的精液般的收縮狂飲~將我的精液吸入她子宮中~我當然用更深更用力的幹進去..更強更多的精液灌入媽媽的子宮~媽媽伴隨著一次次子宮劇烈的收縮~身體也不斷的抖動著~也伴隨著小聲的咦吟~我知道~媽媽不斷的在攀上高潮~一次又一次…~一波比一波高…..隨著我的大雞巴強勁射入的精液…~跟著我一起緊連~跳著雙人的~高潮之舞…~又正確說…應該是合而為一融合成為一體的新生物…~我被引發的狂野雄性本能~完全佔有且改變媽媽的生理及心理~每次當我的大雞巴狠狠幹入媽媽的穴中~她配合著一次次張開雙腿讓我大雞巴能深深幹入也接納我的精液勁射灌進她的子宮裡~媽媽迷離的眼神及與我相幹到高潮的身軀~告訴我…她的身心已經是我完全雌性伴侶~隨著兩人一波接一波的高潮~我的大雞巴不斷狠灌精液進媽媽的子宮中…~野性本能讓我嗅到了…~媽媽身上的氣味在改變~她的身心已經完全充滿我的氣味~(父親的氣味完全從媽媽身心中消失…)~我是她身體最深處雌性本能所認定的雄獸~我心中非常興奮~今後與媽媽激烈相幹的未來以成定局…~看看現況…!
~交錯相纏的軀體依然亢奮…~隨著我大雞巴不斷的淺出及深深幹入~我與媽媽的下體依然緊密相連~!
我相幹用的大雞巴與媽媽小穴緊緊密合…(甚至…連我勁射入媽媽子宮內的大量年青精液…一滴都沒有漏出)…~搞不好我勁射入媽媽子宮內的精液已跟媽媽卵子結合…早就在子宮內著床了~!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