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傭和表妹

盼望著,
東風來了,
春天的腳步也近了。
正當冬去春來之時,
熟透了的王美芳隨著季節的開始,
也步入
了風狂雨浪的
季節。
美芳還是個純潔的少女,十八九歲,
有著一付迷人的身材,蘋果似的面孔,看起
來不

不矮,誘人的聲音再加上那股媚態,曾經也有很多男人為她而迷倒。
在家裡,美芳很孤獨,家中的一位
女傭人林千惠,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又是
曾經訂
過婚的少女,
在美芳的家,
她和千惠是最好的。

當美芳有各種問題,
她總是找千惠一塊兒研究解決問題的。
天氣雖然有點不正常,
可是美芳最近也有點
不正常。
趙正明是美芳的大表哥,
二十六七歲,
也是一個儀表很帥的男人。
千惠自從來到王家以後,

為人聰明又加上活潑美麗,
正明早就有意把她弄
到手,
所以時時刻刻都在討好千惠。
千惠早已明白正明
的意思了,因為剛來不久一切尚未習慣,經過了一段日子熟
悉了人事
及環境,
千惠對他也有點意思了。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正明在客廳裡,
千惠在一旁坐著看報。
正明說:”
林千惠小姐,
我要是一天看
不到妳我就難過死了。”
千惠笑道:”
別講得那麼嚴重好嗎?
是真心話還是違心論?”
正明說:”
我講
的完全是真心話。”

你們男人的嘴最甜了。”

你來吃一口試試我的嘴甜是不甜。”
千惠紅著臉
說:”
死人,
你怎麼這樣?
誰要吃你的嘴?

正明也笑道:”
妳不願意吃我的,
那我吃妳的。”


少來,
厚臉皮,
小心你表妹回來看見了。”

她回來最好,
兩個人一起吃。”

你吻過小姐是嗎?


妳給我吻一下,
再告訴妳。”

算了,
我不要知道也不要給你吻。”
正明一把抱住她,
她先是推幾
下,
推不倒便倒在他懷裡了。
正明先是在千惠的臉上額上親吻著,
千惠半推半就的讓正明吻,千惠的心裡

一陣陣舒
服。忽然正明吻到她的唇上了,
千惠正想避開但被他抱得緊緊的。
吻了很久,千惠才把舌尖送
進正明嘴裡,輕輕的吸吮著,正明把千惠吻得差一
點喘不
過氣來。
這時,
千惠已經被正明吻得暈迷了。

正明的手在千惠的身上上下游動,
撫摸著千惠的乳房,
千惠故意把胸脯挺了
起來。
正明知道她現在很需
要了,
順著千惠的玉腿往上摸,
摸得小腹下面一片濕濕的。
正明的手就向千惠的三角褲裡伸去。
千惠一
把把正明的手按住了道:”
不要摸,
裡面好多水,
會弄到你手上。”
正明也急了就向千惠道:”
我們到
妳的房裡去好嗎?

千惠道:”
不行,
晚上再來。”
於是正明把千惠抱住又吻又摸,把她摸得混身癢麻
麻的,正明就拉著她的手摸
自己的陽
具。
千惠的手一碰到他的陽具,
那根東西就翹起來了。千惠隔著褲
子,在上面摸了
一摸。
正明把陽具由褲子裡掏了出來。
千惠低頭一看臉也紅了。
紅嫩的大龜頭,
圓圓
的,
頂端一個肉孔。粗長的陽具硬得青筋暴跳,
足有八
寸長。
千惠用手去握一把抓不來,
就道:”
你這
個怎麼這麼大?

正明道:”
妳不喜歡大的呀?


這麼大會弄死人的。”

不會的,
我會很小心
的弄進去的。”

你一定很花,
你表妹你弄過嗎?


她還未開苞呢!
不過我摸過她的小嫩穴,
很小
!


妳怎麼不弄進去?


沒等到機會,
她和妳很好,
有機會拜託妳幫忙。”

幫什麼忙都可以
,
唯有這個我幫不上。”

我有了妳就不想她了。”

我們玩是可以,
談其他的就不行了。”
夜已
靜了,正明等待的時刻已經來了,偏偏千惠總在美芳房裡,心裡發急也不
能去催她
回來。
正明躺在千惠的
床上靜靜的等,
也不知經過了多久才聽到腳步聲走了進來。
正明假裝睡著了,千惠走到床邊微微一笑道:
”要是真的睡了就回去,別躺在我
的床上,
正明假裝睡著了,千惠走到床邊微微一笑道:”要是真的睡了就
回去,別躺在我的床
上,
怪討厭的。”
正明睜開眼睛笑道:”
我的小寶貝,
我等得好難過,
妳可回來了
。”

看你這副急色相,
我又沒興趣。”
正明急了抱住她,
把她的衣服脫了。
千惠嘴說沒興趣,心裡
早想弄那種事了,就半推半就的脫掉了外衣,乳罩,剩下
一條三
角褲。
豐滿的乳房挺在胸前,正明用手輕
輕的撫摸,紅嫩的乳頭突了出來,正明就去
吸吮,吸
吮得她全身癢起來。

輕點吸呀!
好癢!

正明把
她按倒在床上,
千惠八字大開的躺在床上,
正明用手去脫千惠的三角
褲。

你怎麼這樣急?
你的先脫
了再來脫我的。”
正明急急的脫光了自己,
大陽具翹得高高的,
幾乎碰到了小腹。
千惠見正明脫掉了內
褲,
大陽具露了出來,
好粗好長,
千惠用手去摸,
並且坐起來仔細的看。
千惠一看,紅嫩的雞巴龜頭硬得
青筋暴跳,捏在手裡硬邦邦的,小腹上密密麻
麻的雞巴
毛嫝嫪嫥嫖,隡雃雒雌下面兩個卵泡也墜得很長,
比常人要大得多,

配上那根堅硬大陽具,
真是太
妙了。
千惠忍不住握緊了大雞巴,
笑嘻嘻的道:”
你這東西怎麼這麼大?

又硬得嚇
壞人!


這個東西,
它正想進入妳那個桃源洞去。”

我那個小肉洞恐怕裝不下。”

妳把三角褲脫下來讓我看看。”

去看你表妹的!


別逗我了,
好妹妹,
我快被妳整瘋了,
快脫!



脫下來是可以,不准你胡來,只准你看一看,最多摸摸就好,不准你的那根肉
棒弄進
去。”
正明點
點頭,千惠就脫下了三角褲,正明睜大了兩隻眼睛直瞪著看,口中直流
著口水。
千惠笑道:”
看你這麼饞,

吞什麼口水?
我那個就那麼好?


當然啦!
男人會被那個東西迷死的。”
千惠故意把腿叉開一點,

又把白嫩的臀部搖了幾下。
正明仔細的欣賞著她,雪白細嫩的乳房,柳腰圓潤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高

高的陰戶
上面,
長了一片長長短短的陰毛,
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
肉縫中含有許多
水。
正明抱著
她的玉腿,用手輕輕摸那個洞穴。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癢癢的,肉洞
內的水
也越來越多。
正明的大雞巴
比先前又更硬了。千惠看了正明的大雞巴又漲大了許多,
道:

你這人是怎麼回事?
看我的東西而你的
東西會越來越大,
越來越粗?


想死我了,
讓我把這根肉棒插到妳的小洞裡去吧!


我不要,

麼大會痛死的,
剛才已經講好的,
只准看不准弄。”

妳又不是沒玩過,
怕什麼?


我玩的都是小
肉棒,
那有你那麼大?

正明急得不講話了,
提起大雞巴就要弄她的穴。
千惠一看正明起來,知道他要
插穴,也就趕快把腿一夾身子歪過一邊,使正明
弄不到。

哎呀,
妳怎麼搞的,
讓我插進去啦!

你這人真不講理,
沒有我的同意就想弄!


好妹妹,
救救我,
我實在硬的好痛,
讓我輕輕插進去。”


你這人和人家才第一次就急成這個樣子,
一點耐心都沒有,
我不喜歡。”
正明已看出對她硬上是行不
通的,就改變了方式,這時就去吻千惠,千惠也吻
著正明,
他對著她的頸子,胸前,背上,把她吻得哎哎哼著,
正明又往下吻,吻住她的柳腰,臍
眼,
千惠就翻過身子,
背朝上胸向下伏著。
正明由她的腰吻到屁股上,
又向著千惠的屁股溝裡吻了上去,吻到屁眼時,正
明就用舌
頭輕點屁眼,
這樣一點一點,
千惠的毛孔張開
了。
千惠輕聲嬌喘:”
哎呀!
那個地方怎麼能親?
要命!

正明不管她,
又繼續點了一會,
就用嘴去吸

千惠的屁眼被吸住了,身子一顫一顫的,口中只是哎哎的哼著,他用力一吸,屁
眼有一
點翻出來了,

用舌尖去舔。
千惠的心一緊,
全身發毛,
小穴也有水流出來了。

這怎麼舔?我的天啊!我快沒命了,又
是舒服又是難過,我還頭一回嘗到這種
滋味

千惠喘著,
心裡又高興又緊張,
心想:
他真會玩,
玩得我
舒服得上天了。
千惠又呻吟:”好哥哥,我的屁眼被吸出來了,怎麼舔呀,這舔得要命又舒服,哎
呀,
整個
屁眼被翻出來了。”
正明一面吸舔,
一面撫摸她的乳房。
這時的千惠有點吃不消了,
想讓他別舔了又有
點捨不得。
千惠忍不住了,
身子就猛的用力一翻,
屁股朝下人翻過來平躺著,
嘴裡還喘
著長氣。
正明
見她翻過來了,
就對著小腹向下吻吻到陰戶上,
柔軟熱熱的嫩肉突得很高,
正明正吸吮著

千惠正在想
著,他的吸吮功夫真到家,弄得我全身都麻了,忽然一下子,陰唇被
吸住,
吸得好美


這地方怎麼能吸
嘛!

正明吸一口舔二口,
把千惠弄得淫水直流。
漸漸的一點一點的,
正明的嘴吻住了小穴,
舌尖舔在
穴眼上那個尿尿的小洞
洞。
千惠輕叫道:”
哎呀!
這個眼不能舔呀,
也別吸啊,
尿尿會出來的。”

惠說完身子不住顫抖,
雙手緊摟著正明。
正明稍稍向下一吸吸住了千惠的嫩穴眼,嫩嫩的小穴馬上就有水
流出來了,正
明伸出舌
頭向穴眼一塞又用力一舔,
陰核到嘴裡來了。
吸了一口,
對著陰核上連連的舔吮

千惠浪叫道:

喲….小穴被..舔亂了..我的命快..完..完蛋了..我怎麼會遇到這麼會玩的男人,
唔.
穴心快被..吸出來了..好哥哥..這穴怎麼也能舔..我..我怎麼會不..知道..這比弄

巴..還..舒服..我
..唔..

正明吸著陰核又用嘴輕舔了。
千惠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這滋味,真是舒服得瘋了,流出來的淫
水都被正明吃
下去。
千惠一麻一麻的舒服,
也一陣一陣的發抖,
忽然叫道:

啊..好哥哥..我死定
了..小穴一張一張的..怎會這麼美啊..哎喲..我要丟了..

說完一股陰精狂射了出來,流了正明滿嘴都
是,正明大口大口的吃下去,又用
力去舔。
千惠舒服得嬌喘連連:

好丈夫..我一個人的..親丈夫..我
不行了我不要舔..我會死..等會我的浪穴給

弄..現在先..停停..

正明見她吃不消了,
便停止了吸
吮,
說道:”
小穴,
妳舒服嗎?

千惠軟綿綿的說:

舒服得上天了..你真好..我的穴給你的雞巴….
這回幹定了..先抱我去尿尿..

沒力了..

正明就抱她到馬桶上讓她坐著,
他站在她的面前,
硬邦邦
的大陽具挺得好
高,
一翹一翹的。

這根沒吃到東西,
對我只是叩頭!


只有妳才那麼狠心,

得大陽具都快硬掉了。”

看起來好嚇人,
讓我咬一口好不好?


咬斷了,
妳就沒有東西好玩了。


我要咬嘛!
快點站過來。”
正明向前一點大雞巴剛好對準她臉上,
千惠用手把他的雞巴捏了一下
雞巴
硬得好狠。
千惠握在手裡看了一會,
又用手套弄幾下,
大雞巴弄得和鐵棒一樣她把它含
在口裡。

正明一看她含住了大雞巴,
龜頭上一陣熱熱的好不舒服,
就把雞巴往她的嘴裡一
頂。
千惠就哇的一聲把
雞巴吐了出來,
罵道:

死鬼,
這怎麼能頂,
又不是穴,
弄的我快吐出來了。”

對不起,
我沒想到,

再吮吧。”

不要,
等會上床後再吮,
先講好不能頂。”

好,
妳尿完。”

好了,
你抱我,
我走
不動。”
正明把她抱到床上,
千惠就睡了過去,
把頭靠在枕頭上,
正明坐在床邊欣賞
那迷人
胴體

千惠握著他的大雞巴,
捏了捏,
大龜頭漲得發亮,
前面的馬眼上也流出了許
多淫水。
她笑道:

你這
東西實在太大了,
我又愛又怕,
怎麼硬了這麼久還不軟。”

你這東西實在太大了,
我又愛又怕,
怎麼
硬了這麼久還不軟。”

都沒弄肉洞,
怎麼會軟呢?


頭頂上冒水了,
黏黏亮亮的真好玩。”

妳看得很好玩,
我的雞巴翹得要命。”

這下面的卵泡也比別人大,
看起來好可愛!

於是千惠把嘴
一張便含住了大龜頭,
正明見她含進了嘴巴,
龜頭便一硬漲長
了許多,
龜頭也熱得爽快。
她的嘴張得很
大,
眼睛也翻得很大,
就用嘴唇套弄大雞巴,
正明舒服得快站
不穩了。
套弄了十多下,
千惠又把大雞巴
吐了出來,
用手拿著,
伸出了舌尖,
對著大
龜頭連舔
數下,
正明一陣酥麻麻的,
全身毛孔都開了。

惠舔了一會,
又向大雞巴後面舔,
而舔著就捧起卵泡用嘴吸吮卵子,
兩個
卵子太大
本想一口把兩個含在
口裡,
含不下去,
只好含一個,
兩個卵子輪流吸吮一陣。
正明渾身一緊,
嘴裡也哎哼哼著。
千惠越吸吮
越有趣味,
正明的大雞巴被吸吮得不能再忍了。

小穴讓我弄一下嘛!
我受不了,
再給妳弄了我真要打
手槍了!

千惠吐出了大雞巴,
笑道:

死不要臉,
有穴不插要打手槍,
丟人丟光了!


小穴,

要上來幹了!

說完就騎上千惠的身上。
千惠平平的躺在床上,
兩腿早已叉得開開的。
正明提起大雞
巴,
抽起千惠雙腿,
騎在她的屁股後面,
大雞巴對準了穴眼,正
準備進
去。
千惠一手拿著陽具道:

好人,
你別太魯莽,
慢慢的進去,
我沒弄過這麼大的陽具,要輕輕的別把小
穴弄破
了。”
正明點頭道:


別怕,
我會輕輕的插進去的,
來,
妳現在握正陽具。”

一點一點的插,
不要一下子插進去,
知道
嗎?

說完後,
千惠拿著大陽具,
向自己穴眼送去,
小穴也癢了,
騷水流了很多,雞
巴一送
到穴口上。

正明感到熱熱滑滑的,
問道:

對上了沒有?


對上了,
你插進來吧!

正明把屁股一壓,
雞巴向
前一挺,
龜頭上一陣熱的,又感到硬邦邦的龜頭被
套住了。
千惠把嘴一張輕叫道:

哎呀!
進去了,

漲,
穴裡被龜頭頂住了,
不要再頂進去了,
再多我不要
了。”
正明知道女人的心理,
知道她現在不要弄
太多進去,
等一會就會連根都要插
進去。
於是正明就趴在她身上親吻她的臉,
下邊一動也不動。
千惠
有點緊張,
大龜頭放進了穴裡,
雖然漲痛了一下現在又好了,
也不痛了,一點

漲的,
穴裡又空空的,

就伸手一摸,
大陽具都在穴外面,
只有一個龜頭插進去,心
裡又癢
又急,
問道
:

你會幹嗎?

正明
笑道:”
當然會啊!


那你怎麼弄進一點就不頂了?


我怕妳痛啊,
所以不敢都插進去。”

良心倒滿有,
你這樣弄我會癢死,
再插進去一點嘛!

正明知道她受不了,
又頂進了一點。

你怎麼
搞的嘛?
老吊人家胃口!

這時正明就毫不客氣的用力一頂,
大雞巴連根插到底。
千惠把嘴一張,
眼睛
翻得大大的叫道:

哦..哦..哎唷..我的穴啊..弄破了..好痛..弄得人..這麼深..快死了..”
正明感到
大陽具都進去了,
千惠的穴雖已弄過了但還是很緊。
使她的穴漲得鼓鼓的,
穴肉翻得很大,
中間的肉棒
直通穴心,
剛弄進去她會
叫,

現在又要他頂了


陽具都插進來,
為什麼還不抽送呢?

正明就
輕輕的搖動抽插,
一頂一抽都是很輕,
頂了二三十下左右。
千惠就開始吞口水,
越吞越多,
呼呼的急喘,

抱著他的頸子,
雙腿向上舉,他
就改變
了另一種抽插方式。
先把陽具狠頂兩下,
又抽到穴口輕頂六七下

千惠被抽得浪起來了,
狠狠摟住正明浪道:

這..是什麼..幹穴..頂得..要命..又癢得..要命..狠一
點才好..”
正明見她已浪起來了,
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兩下短短的只頂到穴
口,這樣重
三到底
輕兩下在穴口。
千惠被頂三下到底,
口中”
哎呀!
哎呀!
哎呀!

三聲,
兩下輕的只是穴中磨,
口中

就”
哎!
哎!

兩聲

抽抽頂頂,
穴也響起來了。
千惠被大陽具弄了二十多分鐘,
雖然很舒服,

是總沒有抓到最癢的地方。
正明故意要逗她的慾火大發,
總是又重幾下又輕幾下。
千惠實在是忍不住了
,
雙手抱住正明道:”
你先停一下,
我擦擦水再來。”
正明拔出大陽具,
千惠就翻身把他壓在床上道:


你睡下面,
讓我在上面弄,
弄了半天都急死人了。”
正明躺在床上,
大雞巴翹在上面。
千惠分開雙
腿騎在他身上,
對準了大陽具就把屁股往下一坐,大陽具就猛的
坐進了穴
裡。
她將上半身趴下來抬高屁
股,
一下一下的狠命往下坐,每坐一下陽具都插到穴心
上。
千惠每頂一下乳房也擺一下,
又是趴在上面,

乳房更大,
正明在下面撫摸乳
房,屁股
也往上頂送。
而一口氣連頂百餘下,
一面浪叫道:

唷..小
穴..開花了..好舒服..好過癮..大雞巴..好硬..穴..要破.了..

正明見她自己抽插自己浪叫,
就笑了
起來。

笑什麼?
死鬼。”

我看妳自己弄雞巴又叫,
滿好玩的。”

你沒勁啦,
所以我才自己來
,
你還好意思笑?


這樣幹我怕弄壞妳,
所以才輕輕弄妳。”

謝謝你的好心,
太輕了不過癮,

己弄才知道輕重。”

妳比我頂得重,
每一下都頂到花心了。”
千惠稍稍喘一口氣道:

你這根陽具
很好,
可惜不會弄。”

現在換我來弄,
包妳爽快!


不要,
我自己弄,
快出來了,
再幾下就會丟
了。”
說完就狂抽起來,屁股向下坐得啪啪直響,
穴裡又流了許多水。
正明的毛都濕了,
小腹上也積滿
了騷水。
千惠抽頂得最重最狠的時候,
忽然正明也亂頂起來,
身子亂搖,小穴用力套
緊大陽具
左右搖晃
,
這時他的大陽具也是一陣陣酥麻,
全身像通電似的。
千惠抱緊正明又把屁股亂搖道:”
我..我完了..
丟..丟了..”
正明的陽具也一酥,
精液向上直射,
千惠的陰精也對著龜頭直射,

卜滋!
卜滋!


人同時高潮了

千惠倒在正明身邊道:”
我累死了!


我射精了!

千惠休息了一下,
就把陽具
拔出來,
人也下來了。
正明的小腹上毛旁邊都是精水。
千惠笑道:”
你看看你身上的毛,
四周都是白色
的乳汁,
嘻嘻..


都是妳,
小穴要弄上面,
我一肚子都是。”

快去洗,
要不然連床上都是。”

於是正明放好了水,
抱了千惠到浴室去洗澡,
洗完澡後兩人很快的進入了夢
鄉。
天剛亮,
正明睡眼一亮
,
在被窩裡一把摟住千惠的柳腰,
睡意全消,
精神百
倍。
他吻著千惠嬌靨,
一手撫上滑不溜丟的酥胸,

又捏又撫。
千惠用手撥開了他道:”
昨晚你還不滿足?


死不了,
誰叫妳長得如此嬌豔如花,
就是
魯男子柳下惠也會心動啊!

說著一翻身在千惠的身上,
挺著粗壯的大陽具猛朝濕潤的肉洞裡壓下,嚇
的一聲
全根
沒入。

哦..輕一點..


不會叫妳痛的,
我保證妳銷魂蝕骨,
欲仙欲死。”
正明摟
住千惠的嬌軀,
由淺而深,
深入淺出抽送幾十下,
後用九淺一深,只見
他聳動
屁股一起一落,
輕靈巧快
的如蜻蜓點水,
似狂蜂戲蕊一樣一沾即起。
直到第十下才屁股一沉,
重重的撞擊花心,
直衝到底直抵子
宮口,這種戰術
是最容易
引發女人性慾,
尤其淫蕩女人最為有效。
正明抱住千惠反覆插送數百下,
把她
插得淫液如注滑潤異常,他又輕憐蜜愛
在她耳邊
說道
:

親愛的,
這樣玩妳痛快嗎?
夠不夠刺激?

千惠這時嘗出美味了,
她點點頭嬌聲道:

嗯..嗯..有一點..點..嗯..還早呢..可以重..重一點..用
力..

正明如奉聖旨,
立即猛提勁,
一根丈八蛇矛猛刺猛戮狠抽猛插,他像一頭瘋狂的
野獸
一味的奔
馳縱躍,
馳過了平原躍上了高山。
千惠這時也快慰無比的嬌滴滴地主動得扭腰擺臀用力迎湊,
看她一臉
的沉
醉和知足,
笑得好嬌好媚,
那媚笑幾乎使他瘋狂。
正明的動作越來越瘋狂越激烈,
像飢餓的猛獸發
狂的撕裂著食物。
這時酥醉酣暢中的千惠,
情不自禁的嬌喘噓噓顫聲浪哼不已。

哦..哦..哦..親哥
哥..親丈夫..妹妹..太美了..美得..快上天了..


哥哥..你也舒服嗎..唔..嗯..

正明也氣喘如
牛又親又吻的喘聲道:”
親妹妹..心肝寶貝..哥哥..舒服極了..


妹妹..妳實在太美了..哥哥..那
輩子修來的福豔..福..能獲得妳的芳心..

正明年輕力壯且是健壯型的,
性慾異常旺盛,
所以在雨露的
滋潤下,牡丹沒
有形消骨
立反而更加豔麗像盛開的牡丹花一樣。
正明和千惠這時真是如魚得水蜜裡調油
,
如膠似漆那麼甜蜜。
正明狠抽猛插了半個多小時,
千惠已痛快的淋漓的丟了一次身。
她嬌聲呻吟道:


嗯..親哥哥..妹妹..已經丟了..休息一會兒吧..親丈夫..你太厲害了..妹妹..受
不了..吃不消啦..


正明果然十分體貼她,
抱住嬌軀伏在她身上,
輕柔的撫摸她的肌膚親吻她的
香頰。

好妹妹,
妳實
在太可愛,噢..妳好好的休息一下..哥哥我還沒出精呢..好妹
妹..

正明把熾熱陽具頂住花心兒,
頻頻
跳動,
並且也輕輕抽送,
慢慢品嚐這溫馨
滋味,讓
彼此沉醉在甜蜜而愉快的佳釀中。
他的嘴唇吻住她柔
軟的乳峰,
用力吸吮,
一手更輕柔的磨擦著潤滑的肌膚,
這挑逗性
的技巧動作,
使丟精後的千惠又再度
春情蕩漾慾潮氾濫。
在大龜頭跳動下,
她用力吸緊陰壁,
像嬰兒吸奶似的一吸一弛,正明覺得無
比舒暢

一種肉感,
比起狠抽猛插另有一種風味。
正明忍不住口中哼道:”
啊..啊..小親親..用力夾..用力收
..好..好舒服..

千惠吃吃的嬌笑道:”
人家累得很,
沒有力氣啦!

正明在慾火如焚下,
忍不住提
起硬又漲的陽具重新抽送起來,
一下比一下重,
一下比
一下深,
每一下都撞著嬌嫩的花心。
千惠的嬌軀
輕顫不已,
像蛇一樣扭動糾纏,
不由浪叫道:

啊..哥哥..你又把我的浪水引出來了..唷..呵..裡面好
癢..癢到心裡去了..

正明見她純得可愛引逗著道:”
妹妹..妳..現在..不叫..我..去..買賣了..

千惠正在興頭上,
仍然撒嬌的輕輕一推:”
不來了..哥哥..你..壞透了..討厭..

正明一笑:”
哥哥..
不壞..妹妹..你怎麼..會..舒服..呢..

正明一面戲耍她,
一面”
卜滋卜滋”
狂抽狠插她的肉穴。

寂靜的天空頓時洋溢起生命的樂章。
卜滋滋如魚吃水聲,
呻吟聲粗喘聲匯成一曲美妙的淫樂,他們像兩座
火山隱
隱要爆發
卜滋滋如魚吃水聲,
呻吟聲粗喘聲匯成一曲美妙的淫樂,他們像兩座火山隱隱要
爆發
,

天在動地在動,
風雲變色日月無光,
像暴風像烈雨萬濤裂岸風狂雨驟。
千惠從沒有這麼興奮過,
血液在
體內狂奔激流,
每一個細胞都在顫動,兩個
火熱的身
子糾纏在一起,
先是互相親吻,
現在是瘋狂的衝擊

千惠的身子在震顫,
由於血液的蒸發,
內分泌的排洩,
散發出濃烈的肉香。
正明動作更加瘋狂了,

盛的精力支持著他,
幾乎用上吸奶的力量。
千惠興奮的幾乎昏過去,
噓噓嬌喘著,
同時發出撩人心弦的
呻吟,
在半昏迷
狀態,她
嬌軀抖得厲害,
由於原始的需要像蛇一樣的扭動。
她的靈魂兒像漂浮在太空中
,
飄啊飄啊欲仙欲死如歷仙境,
她顫抖著聲聲嬌
哼。

啊..哥哥..妹妹..要上天了..不行..啊..要死
了..啊..啊..又丟了..丟了..唔..

只見她猛的陰戶一拋猛頂,
在湧出大量陰精之後手足鬆軟了。

整個人癱瘓了,
像死蛇一樣軟綿綿癱在床鋪上,
一動也不動了。
正明的大龜頭被熱精一澆,
馬眼一陣陣
奇癢徹骨,
忍不住精關一鬆,
一陣跳
躍,

陣濃濃熱陽精也衝進了子宮裡。
雨過天晴,
一場肉搏戰終
於落幕了。
有一天,
美芳正在看電視,
一個人有無限的苦悶,
近幾天千惠很少接近她,正
明也不
像以前
一樣,
會偷偷的吻自己一下或互相擁抱一下。
近來,
正明見到美芳只是匆匆打個招呼,
人就走了,
這是
什麼原因呢?美芳
不斷想著
,
無疑的,
無數的疑問都在腦海中盤旋著,
幾乎令人發狂,這是思春的少女必
有的
現象。
人在靜思中,
心在飄盪著,
有人走進來,
美芳尚未發覺,
忽然她被人抱住,
並且在臉
上吻
了過來,
美芳被嚇了一跳,
集中注意力才發覺是正明。

表哥,
你怎麼嚇了我一跳!


我看妳正在
沉思,
不知道妳在想什麼?

美芳嬌媚一笑道:”
反正不是想你,
你是大壞蛋。”

啊!
我明白了,

幾天不見,
大概有男朋友了。”

人家才不是呢,
人家在想別的事。”

要不要我和妳介紹一位男朋
友,
人很棒,
妳一定會喜歡。”
美芳笑嘻嘻道:”
你介紹的都不是好的,
這人在那裡,
你帶來我看看!



我已經來了!

美芳正色道:”
表哥,
你怎麼啦!
都沒和我講清楚就把野男人帶進來,
這成什

樣子,
快叫他走好了,
我不見
。”

這人妳不見也得見,
反正一定要見!


是什麼人一定要見我,

不見也得見,
架子不小!

正明指自己,看著美芳,
她一看就明白,
罵道:”死表哥,不要臉,誰要你,厚臉

皮。

正明一把抱住了美芳熱吻起來了。

我的好表妹,
讓我摸摸妳的乳頭好嗎?

美芳一聽臉就
紅了起來,
媚眼道:”
死不要臉,
見到我就想摸,
我不要。”

好寶貝,
摸摸有什麼關係。”

你很
壞,
每次你偷摸我,
給你摸了又要吃,
吃得人家不舒服,
心裡癢癢的。”

這次不會,
不信妳試試看就
知道!


我不要!

雖然口中說不要,
但是美芳的身子,
已經倒在正明的懷中了,
他吻著她的唇,

她也把
舌頭吐出來讓他吸吮,
吻了很久,
吻得美芳心中酥麻,
如同喝醉了一樣。
正明的手向著美芳的胸
脯摸了上去,
美芳不敢動,
閉上眼睛享受著,
慢慢的,
正明就
把她的衣扣解開了,
乳罩也解開了。

你老是愛這樣,
你把衣服解開幹什麼?

正明趁她在講話之中,
很容易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光了。


去把門關好,
要是被千惠看見了,
多丟人。”

千惠要是來了,
連她也脫掉!

美芳笑道:”
你真不
要臉,
她要是知道了,
一定會罵死你。”
正明把門關好,
很快抱住她,
脫掉上衣的美芳,
兩隻奶子露在
外面,和兩粒水蜜桃

樣。
正明用手輕輕撫摸著,
摸得她渾身舒暢,
雙手游動的他,
輕輕捏弄乳頭。

美芳的乳頭硬突起來,
好像兩粒櫻桃,
好美,
好動人。
正明的手好像有電流一樣,
她也像是觸了電,

身都在顫抖,
口中喘著長
氣。

表哥,
我好癢,
摸重一點!

正明就稍稍加重一點力,
揉摸雙乳,

得美芳快坐不穩了,
身子往下倒,他被
壓得麻
木了。
美芳輕喘著道:”
好表哥,
抱我上床。”
正明抱
起美芳送到床上,
自己趴在床沿,
繼續揉捏雙乳。
美芳失去了抵抗力,
只有口中在喘氣。
他摸著乳房,

一手向她下部摸,
美芳稍微動了兩下,
也沒有加以拒絕。
正明把手伸進她的三角褲裡,
美芳的小腹下面
那塊突出的陰戶,
上面長滿了毛,
這些
毛很短但是很多。
正明在想:
千惠的毛長得比她多。
美芳在想:

他摸我那裡,
恐怕要弄我。
正明自己脫光了衣服,
全身赤裸著,
下面那根陰莖翹得高的和鐵棒一樣,美

芳看了臉
都紅了,
罵道:”
死表哥,
你脫光了幹什麼?

正明把陽具挺向美芳道:”
我這東西給妳看看
,
表妹,
幫我摸摸。”

誰要摸你的東西,
那麼大,
好怕人,
還會翹。”
口中雖說不要,
美芳看見龜
頭那麼大也發亮,
就伸手一把握住了,
輕輕捏
捏。
正明見她捏住了大陽具,
伸手就脫美芳的三角褲,

沒有抗拒,
很快的脫下
來了。
她羞紅著臉閉著眼睛叫道:”
哎呀!
不要這樣,
壞表哥。”
正明脫了她
的三角褲,
白嫩細潤的皮膚,
高聳富有彈性的乳房,
細腰豐臀,再
配上一
雙修長的玉腿,
真是天生尤物

正明以前也吻過美芳,
也摸過她的乳房和陰戶,
但那只是隔著衣服,一直沒
有讓自己
看清她的身材


美芳的陰戶非常豐滿,
聳得高高,
陰毛短短的,
長在小腹下,兩片鮮紅的陰唇
生得那
麼美嫩,
這幅惹
人發狂的赤裸少女,
已經把正明逗得如醉如癡。
伸手就向她的嫩穴上摸去,美芳也慢慢的叉開雙腿,口中
說道:”
表哥,輕輕的
摸啊!

正明見她那副又想又怕的表情,心裡實在有說不出的高興,他道:”妳不要
怕,我不會
摸痛
的。”

摸外面就好,
手指不要插在裡面。”

妳自己有插進去嗎?


我有時
也想插進去,
可是手指一塞就痛,
所以不敢插進去。”
正明拿著自己的大陽具對著美芳道:”
用這東西
塞進去就好。”

不行,
那麼粗,
那麼長,
怎麼能塞進去?

正明摟住美芳道:”
讓我塞塞看好不好?



不行啊!
人家的洞很小又沒弄過,
怎麼可以?
給你摸已經對你很好了,還
想弄進去
,你真壞
!


妳真的沒開過苞?


你實在是會氣人,
我和誰呀?
除了你摸我吻我,我從來沒有和別的男人親

過。

正明心想:
今天一定要弄到她。就往回撫摸著她的陰戶,美芳被撫摸得嫩穴上
像是許
多蟲蟲在
爬行一樣,
又癢又舒服,
心裡也很奇怪,
為什麼自己摸沒有這麼舒服?

好表妹,
讓我用龜頭給妳磨磨
好嗎?


不要!
你會弄進去。”

我不會放進去的,
妳試試,
用龜頭磨會很舒服的唷!

美芳心
想:
他那個龜頭翻得像個小雞蛋一樣,
紅紅的嫩肉,如果真在穴外磨
一定會很
舒服。

你不騙我?


我不騙妳,
這種事怎麼可以亂來呢?

美芳心也有點動了,
她又道:”
怎麼磨?
我的穴和你的陽具碰
在一起?


妳睡過來,
把屁股放在床沿就可以了。”
美芳猶豫一下道:”
你要好好的對我,
不要整
我,
我就睡過去。”

一定會對妳好的,
不會整妳,
妳放心。”
美芳向外一伸腿,
把身子橫躺在床上,

屁股放在床沿上,
雙腿張開,
紅嫩小
穴濕潤
潤的,
短短的陰毛亮得發光。
正明站在地板上,提著熱的大
陽具站在她兩腿間,她想看看是什麼樣子,可是
看不見。
正明就把她的雙腿架在自己肩上,
大龜頭對準小
嫩穴,
他就用龜頭在穴邊
磨。
美芳笑了起來她道:”
你怎麼弄的,
熱呼呼的東西在外面上上下下的磨,


癢的。”

是我的龜頭在穴口磨。”

我想看看。”

這看不見啊!
妳只有感受,
滋味比看更
好。”

光是感受不看,
不看心裡不舒服,
你們男人真好,
會看見。”
正明用龜頭在美芳的陰唇磨了
一會,
用手把陰唇翻了開來,
龜頭頂在穴眼,
兩片陰唇
包住了龜頭前端。

你怎麼弄的?
好像有插進
去一點。”

沒有啊,
只不過把妳的陰唇翻開,
龜頭頂在穴眼上,
又沒有插進去,這樣妳
會痛嗎
?


痛是不會痛,
倒是有插進去的感覺。”
正明龜頭輕頂穴眼,
一下一下輕幌著。
美芳覺得玩得很舒服,
又不痛也不漲,陰唇一張一張的,穴裡面發癢,也有淫水
向外流。
正明心想:
小穴的騷水流出來了,
我要
用力一頂,一定會插進去的。但是又怕
她發脾
氣,
下次不要再弄了,
所以就忍住輕輕的磨著穴眼,
用手
輕摸她的乳房。
美芳在沉醉中,
口中發出”
唷!
唷!

的聲音,
正明的龜頭向上一頂,
上上下下的

著。
美芳的騷水越來越多,
就問:”
表哥,
弄穴是不是這樣?


弄的姿勢是這樣,
但是陽具要塞入
穴裡,
兩人才舒服!


我想弄一次試試看,
但是我怕痛,
你這樣磨我老是出水,
真要頂進去,我怕

穴裝
不下,
穴會弄壞
。”
正明笑道:”
妳現在流了很多水,
一頂就滑進去了,
但是會有點痛,
不過不

太厲害,
因為妳沒開過苞,
頂進去就不痛了,
妳聽過什麼人被弄過?
這是天生就這樣,妳
玩過一次,

下回就要了
。”

我聽同學說的,
她們第一次會好痛好痛。”

她們給男人弄過,
有再上學嗎?


有啊,
就是開過苞後第二天上學時在教室裡講的呀!


她們有告訴妳她們的穴壞了沒?



有壞,
我們到洗手間看,
還好好的。”

這就証明我沒騙妳,
開過苞後她們還想弄嗎?


我知道你
沒騙我,
但我怕痛,
我那幾個同學天天在想這事。”

這就証明弄穴一定很舒服。”

哎呀!
不要講
這些了,
我問你,
如果我現在讓你弄,
會不會很容易就插進
去?


妳現在水流得很多,
很好插,

是妳才開苞,
會有點痛。”

表哥,
你一點一點插進去試試,
總不會很痛。”
美芳這時正在緊要的時
刻,
真想插進去讓他開苞算了,
反正是要開苞的,表
哥倒很聽
話,
他不會弄得太痛才對,
再問問清楚,

讓他開苞算了,
有這樣大的龜頭不能玩
多掃興,
她說道:

表哥,
如果我現在讓你弄,
你怎麼弄進去?



現在我的陽具正對著穴眼上,
妳的穴眼又在冒水,
很滑一頂就進去了,總
會有點漲
痛,
不過一會
就好了。”

可是我的穴很小,
怕裝不下你的大陽具。”

女人的穴有伸縮性,
頂進去就會張大,

妳裝得下。”

你是不是一整根一下子就插進去?


我講過,
一下子插進去就不太痛。”

好吧
,
讓你開了算了,
只要不弄壞就好,
但願不會太痛。”

好表妹,
妳把精神放鬆,
同時把腿叉開,
小穴
也要放鬆,
千萬不要夾緊,妳
一夾緊
就痛了
。”

我現在很需要,
表哥,
只要你疼我,
小穴痛一點我
也會忍的。”
正明聽了美芳的話,
心裡很感動,
很愛憐的吻著美芳,
美芳也送上舌尖讓他
吸吮。
他用
個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
小穴墊得好高,
他又用龜頭磨了穴口幾下,
淫水弄滿
整個龜頭,
穴口也水汪
汪,
於是他事先準備的步驟都做好了,
就對她道:

妳現在盡量叉開腿,
我架著妳的腿,
把穴也盡量張
開,
我要進去了。”
美芳點點頭,
表示準備好了。
他低頭一看,
穴眼水汪汪的,
紅紅的陰唇也張開了,

就把龜頭塞到穴口上,美
芳感到
穴口一漲,
也就把眼睛閉上了。
正明見龜頭已塞到穴口,
美芳沒有叫,

他挺起了大陽具,
把整根陽具向穴裡
一挺,龜
頭一緊,
大陽具也緊緊的,
好似用手捏住了一般,
整根陽
具一下子插到穴裡去
了。
美芳忽然感到嫩穴裡一根硬邦邦的東西塞了進來,
這一塞就塞到底,連花心

塞滿了,
嫩穴裡一陣劇烈的疼痛,
好像整個穴要被撕開一樣,
痛得眼淚也掉了出來,
叫道:

哎呀!

的天啊!
痛死我了,
我的穴破了,
表哥,
我不要,
太痛了。”
正明的大陽具插到穴底,
就趴著不再動了

美芳屁股擺了幾下,
想把陽具抽出來,
可是剛一擺動嫩穴又是一陣劇痛,

叫道:

哎呀!
不要動
嘛!
我都快痛死了。”

我沒動啊,
是妳自己在動的呀。”

我要知道這麼痛就不會給你弄了。”


妳現在痛嗎?
我又沒有動。”

現在不大痛,
但是漲得很厲害。”

等一會就好了。”

要等
多久?
你的陽具還在裡面一翹一翹的,
弄得我漲死了。”

等一會妳就知道好美好美。”

只要不痛
就好了,
我不要好美好美,
就這樣放著好了。”
正明把大陽具插進嫩穴裡,
趴在美芳身上不敢亂動,

是雙手並沒有停,在
美芳的身
上亂摸又向雙乳上摸弄起來,
捏弄乳頭,
一手在她的白嫩屁股上撫摸著,美
芳現
在只覺得
漲,
身上、乳房、屁股被正明摸得十分舒服。

表哥,
你弄穴手也不停,
摸得我好難過
又好爽快。”

現在妳的小穴還在痛嗎?


有一點,
但是很漲,
你剛把陽具頂進來時,
簡直痛得要
命。”

讓我把陽具輕輕的閃動一下好嗎?


要閃動幹什麼?
這樣不是很好嗎?
一動就會痛。”


好,
等一會妳要我閃動的,
不動妳不舒服。”

不要拿話來逗我,
講得人家穴眼裡….”

是怎麼
了?


我形容不出是什麼味道,
好像是有點癢的味道又不是,
這不知道是什麼原
因?

正明笑了笑
也沒說什麼,
居然摟著美芳的屁股,
暗勁輕輕把大陽具幌了兩下,
她感到
穴裡忽然癢了起來,
穴裡的水
也比以前流得更多了。

表哥,
穴裡怎麼癢起來了?


讓我幌動幾下就不癢了。”

癢是不會太
厲害,
我還是忍得住,
忍不住時再告訴你。”
剛說完就奇癢起來了,
不但癢,
連心也癢起來了,
她呻吟:


哎呀!
怎麼會癢?
簡直使人受不了!
連心也癢起來了。”

幹穴一定要閃動,
那有泡在穴裡的?

久了一定會癢。”

死鬼,
你知道為何不早說?
早說我就讓你弄了,
快嘛!
怪癢的。”
正明挺起身子,

架開美芳雙腿,
低頭向下一看,
她的小嫩穴被陽具漲得鼓鼓
的,兩片
陰唇翻在外面,
騷水直往外流。

明挺起屁股把陽具對著小穴連頂幾下,
用的力氣很重,
頂得肚皮碰肚皮”
啪!
啪!
一下一下的響著,

陽具由嫩穴裡抽出一半,
再用力的頂進去。
連連幌動用力抽插,
美芳感到穴在漲也在痛,
但是舒服的味
道比較多,
正明
一頂,她
的嘴一張,
連頂連連張。
這時美芳浪叫了起來:

哎呀..我的穴..唔..這..
這是什麼..滋味..痛死了….穴快..漲破了….好表哥
大雞巴….好狠心….嗯..啊..表哥..你..我..那麼
大….的雞巴….都..都插進來了
….唔..哎..哎..哦哦..哦..穴心要..要爆了….唷..漲死了….

正明
見她浪叫得美妙,
道:”
嫩穴妹妹,
我的大雞巴好吧?
會止癢。”
美芳道:”
大雞巴表哥..再..再頂啊
….這樣舒服呀….不頂我會….癢死的….

正明拼命的狂頂,
大陽具越頂越硬。
美芳已不覺得痛了,

只是感到漲得很,
小嫩穴裡滿滿的,
像進來了一隻快樂
棒,雖然
第一次開苞,
她已嘗到了幹穴的樂趣,

再加上他的陽具又粗又會體貼她,使她忘
掉痛苦。

啪!
啪!

又是數十下狂抽狂插,
美芳的穴一張
一合,
嫩穴的嫩紅肉翻出
來又頂進
去頂進又翻出,
連屁眼也漲得鼓鼓的。
越頂她越舒服,
一面讓他幹
著,
一面心想:
難怪好幾個女同學常常會找男人
幹穴,原
來是很舒服。以前表哥常想幹我的穴,
都被我
拒絕,
如果早知道這麼爽,早就給他
弄了。
想著這些,
騷水流得更多了。
美芳道:”
表哥,
我的騷水真
多,
流了這麼多還在流,
你幫我擦擦,
那流到屁
眼裡去,
好不爽快。”
正明擦過後又再頂,
並且頂得又
快又重,
她一口口的直吞口水,小穴裡又漲得緊
緊的,
穴裡那根大陽具老是在花心上碰撞。
幹到最美的
時刻,
美芳浪叫起來了:

大雞巴..表哥..達達….怎麼頂的….嗯..這麼好….嫩穴不要活了….幹死我

吧….唔..啊….

美芳興奮起來,
如同瘋狂一樣,
正明的陽具已經幹了將近一個小時,
她覺全
身無論

什麼地方都鬆了起來,
尤其是嫩穴中,
說麻不麻,
說酸不酸,
是酥又不是酥。
忽然身子連顫抖了幾下,

美芳心想:
怎麼會這樣呢?
正明的陽具又狠頂了幾
下,美芳
的心酥酥的酸麻麻的,

卜滋!

一聲,

射出了陰精,
花心好像掉下來一樣,人也
似是摔
倒了。

哎呀!
表哥,
我..我要摔倒了..這是什麼呀!

花心掉了?

正明的全身也是一陣舒暢,
一酥麻,
大陽具就一硬,
一股濃濃的精液向著穴
心射去,
射得
好有力,
也射得好多,
美芳感到嫩穴心忽然烘燙起來,
這一燙鬆開了摟住他
的手。
美芳道:”
怎麼搞的
?
我累死了,
花心被你幹掉了,
穴裡又是什麼東西流出
來?
怎麼
一酥麻我鼻子眼睛喉嚨,
連腰上背上屁
股溝和屁眼都一陣怪癢,
又舒服又累,

嫩穴忽然
燙了一下,
有黏黏的東西射在花心上,
表哥,
這是什
麼?
為什麼會這樣?

正明把大陽具由嫩穴裡拔了出來,

卜滋!

一聲,
大陽具上又是紅的又是

的。
美芳的穴眼流著又是紅的又是白的混合濃漿,
正明用衛生紙擦她的嫩穴也
擦擦陽具,
美芳看見又是
紅的又是白的,
好多好多。
美芳道:”
這些是什麼?
紅紅的白白的和牛奶一樣。”
正明道:”
妳剛才感
到穴裡酸麻渾身抖,
是妳射出了陰精,
花心就跟著要掉
下來一樣,
妳又感到花心一燙是我射了精,
射在
妳的小嫩花心上,
所以燙燙的好像要摔跤一
樣。”

死鬼,
你怎麼這麼狠心,
小穴都流血了。”

那血水是先流的,
我的大陽具頂進去妳叫痛時,
已把處女膜頂破了,
那是
處女紅,
下次就沒有了
。”

美芳累得想打他,
但手舉不起來,
問道:”
表哥,我怎麼一點力氣也沒有?

也舉不
起來?


妳是
興奮過度,
等一會就好了。”
美芳看看他的陽具已垂下來,
也不硬了,
也沒剛才那樣大,
龜頭也小了,

又問道:

剛才那麼大,
現在怎麼這樣小?
表哥,
你過來一點,
我看看你的陽具。”
美芳摸摸,
軟綿綿
的一點勁也沒有,
又問:

這根陽具怎麼變小了?
也軟綿綿的,
摸起來不夠勁,
剛才又硬得嚇死人。”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文章要推不難對不起自己!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