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的秘密1-3

PART1

早上我閑著沒事就來到三姨媽曾繡憐的公司,該公司有10層樓,總經理

室和董事長都在最頂層。

當我乘著電梯來到曾繡憐的總經理室時,聽到裡面傳來一陣陣的喘息聲。

於是我一時好奇心起,一步一步慢慢地往鎖縫裡窺視,只見曾繡憐正躺在桌子

上,上衣扣子全解開了,紅色的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面,裙子也卷了起來。一條雪

白的長腿在張西強的肩膀上正用力的伸直,五個粉紅的小腳趾用力的彎著,雙腿

大大的張開著,兩個雪白的大奶子左右上下的搖晃;原來是三姨媽公司的董事長

張西強趴在她身上,屁股正一上一下用力的干著曾繡憐,而曾繡憐則淫蕩的配合

著張西強的抽插,上下挺著屁股,口中不停地淫叫著:「好爽啊,快干……喔…

好哥哥……啊……我大{小姐}巴的……啊……你的{小姐}巴插得妹妹快活死了……啊……

妹妹的騷穴爽死了……」

曾繡憐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頂,整個騷穴裡的嫩肉就像怕失去{小姐}巴般,死命

夾著張西強的{小姐}巴。

而張西強的雙手把著曾繡憐的胯部,下身加大抽插的力度,強烈的刺激讓三

姨媽牙都輕輕的咬了起來,不停的輕吸著氣,發出「嘶嘶」的聲音,圓滑滑的屁

股更是不停的顫抖,兩腿抬的高高的。

「小騷貨,還挺緊的嘛,看不出你生過兩個小孩,我的夠大吧?」張西強一

邊說著一邊大力的抽插著,同時雙手已經伸到曾繡憐的胸前,玩弄著那一對堅挺

的大奶子。

我做夢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三姨媽和別人的男人赤裸裸的做愛場面,當

場看得目瞪口呆。

曾繡憐的雙手緊緊抱住張西強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更不停的往上頂著扭

動,好讓插在自己騷穴裡的大肉棒,能更快的插著騷癢的穴。

「我的好丈夫……你的……大{小姐}巴……干得我好爽……要你……天天……干

我……強哥……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啊……爽死了……」

在感受到曾鏽憐騷穴裡的嫩肉死命夾著的快感,張西強更加興奮的用雙手抱

著曾繡憐的屁股,奮力的往下猛插著。

「憐妹……哥哥這樣干你…爽不爽……哥哥的……{小姐}巴……大不大……憐憐

的小穴……好緊……好美喔……我的{小姐}巴……被夾的好爽……啊……」

「啊……用力……啊……嗯……」曾繡憐的頭發散開,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

前晃動,粉紅的小乳頭正被張西強含在嘴裡,粗大的陰莖在她雙腿間有力的撞擊

著。

「噢……哎……呀……嗯……」三姨媽輕咬著嘴唇,半閉著眼睛,輕聲的呻

叫著。

在門外偷看的我,右手緊抓暴脹的陽具,全神灌注的注視著桌上激烈性交

的場面,這個強烈的震撼,緊緊的懾住他的心神,畢竟那種性愛鏡頭對他來說,

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過了十多分鐘,張西強已經滿頭大汗的趴在了曾繡憐的身上,稍微停頓一會

兒,以免過早射精。

「喔……強哥……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小姐}巴……比我丈夫的還大……插

死我了……」曾繡憐呻吟著。

抱緊張西強的屁股,繡憐的肥臀繼續瘋狂地往上頂,猛烈的搖頭享受著快感。

這時張西強更加用力地抽動起來,曾繡憐快樂地呻吟著:「哦……哦……哦

哦……哦……哦……好……好……哦哦……干我……干我……哦……哦……啊…

…啊……啊啊……啊……哦……哦……哦……干……干死妹妹了……哦哦……哦

……啊……」

曾繡憐的淫水不斷地從騷穴裡泄出來,挺起腰來配合張西強的抽插,讓自己

更加舒服。

「阿憐……強哥干你的騷穴……爽不爽……啊……你的小穴……好緊……好

美喔……我的{小姐}巴……被夾的好……爽……我好愛……你……你……啊……」

「啊……好強哥……啊……用力……喔……用力啊……對……好棒啊……好

爽啊……我的大{小姐}巴強哥……啊……你插的我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

啊……我快被你……喔……插死了……啊……」

張西強將頭貼在曾繡憐豐滿的雙乳上,嘴不停的輪留在繡憐的雙乳上吻著、

吸著,有時更用雙手猛抓兩個肥乳,抓得發紅變形。

「啊……對……就這樣……啊……用力插……啊……對……強哥干死妹妹的

淫穴……啊……啊……爽啊……再……再來……啊……喔……愛死你了……啊…

…你把我干得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終於張西強的陰莖深深的插到三姨媽的身體裡開始射精,曾繡憐的雙腿夾在

張西強的腰上,也不停的喘息著……
PART2

躲在門外的我看到性交完了,趕緊離開三姨媽的公司,在街上到處閑逛著,

腦海裡一直浮現剛才三姨媽和張西強性交的畫面,「看不出已經41歲的三姨媽

還如何淫蕩,會和三姨父以外的男人搞在一起,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嘗嘗她的內

體,玩弄她那對大奶子」,想著我褲裡的小弟弟又活躍起來。於是去租VCD

店借幾盒色情片准備回家看。接著不知不覺的逛到晚上,就趕回家。吃飯後正關

在自己房裡准備看租來的《近親相奸3》的VCD,這時我接到死黨鐘鳴的電

話,鐘鳴神謎的約我到廣屏公園,要帶他去一個地方。

我來到廣屏公園後,看見鐘鳴站在那邊抽煙邊四處瞧瞧。走過去問道:

「小子有啥好去處呢?」鐘鳴見我來了,拉著我就走「去了你就知道,我不

會騙你的。」

我和鐘鳴來到一家地下俱樂部門口。門口外站著兩名保安,看見我和鐘

鳴問道「來干嘛?是會員嗎?不是快點離開。」

我聽了覺得奇怪,只見鐘鳴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色的卡片,遞給問話的保

安,「我們是會員。」保安看完後遞兩個面具給鐘鳴,說:「對不起,例行檢查。

請進!」鐘鳴叫我和他一樣把面具戴上後就走了進去,原來裡面裝潢的很豪華。

中間有一個大型的吧台,吧台裡站了一些沒有戴面具且穿著綠色制服的妙齡小姐,

吧台上面放著各種各樣的名酒,而吧台四周則擺放很了很多高級沙發,沙發上幾

乎坐滿了人,也全部是戴著面具。有的在喝酒,有的在聊天……

我越看越奇怪,就問:「鐘鳴,這裡是干啥的?為何要戴面具呢?」

「告訴你,這裡是私人的會員俱樂部,在這裡面可以自行結交其它會員,關

系好的話還可以在這裡開房呢。重要的是這裡可以叫小姐陪,花費在500-

000元之間。」鐘鳴得意洋洋地說著。

「呵,要找小姐還要神神密密的到這裡叫,你真是有病啊!外面2-
3百元

的小姐多的是。」

「這你就不知了,這裡面服務的小姐全部是30歲以上的艷婦。專為喜歡這

方面的人准備的,個個經驗豐富,技術又好,別的地方沒有這種服務。我倆是死

黨,才帶你來哦,外面那些全是爛貨,而這裡的艷婦全都是兼職出來做的,挺干

淨,玩起來別有一番滋味。你放心去玩,今天我請客。」鐘鳴邊說邊和我來到

吧台前。

我聽了鐘鳴的話馬上聯想到今天三姨媽那一幕幕性交的畫面,小弟弟又開

始興奮起來,心想以前只是看關於「人妻」的VCD,今天竟能親自嘗嘗成熟的

艷婦,決定好好的去玩。

「有沒有漂亮的艷婦,來兩個。」鐘鳴問吧台前一位小姐。

「還剩下兩位,在79、80號房間,這是房間的鎖匙。」吧台小姐說完把

鎖匙遞給鐘鳴。

鐘鳴接過鎖匙後和我來到79、80號房間。問我要哪間房。我要了

79號房的鎖匙,就開門進去,把房間的門鎖反鎖上。

房裡的牆上掛了一張春宮圖,圖中男的正扶著女的腰部,肉棒一半插在淫肉

穴裡。房中間放著一張豪華大床,床上躺著一位戴著面具的艷婦,穿著一套白色

透明的連衣長裙,看上去這艷婦的身材很豐滿,胸前的乳房貼著衣服若隱若現,

原來裡面沒有帶胸罩,可以清楚的看到兩粒黑色的乳頭,下面隱約看見裡面穿著

白色的內褲。這時我非常興奮立刻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走到床上,左手抱

起艷婦,把頭貼在她的胸前,隔著衣服用舌頭舔著艷婦的乳房,右手迫不及待的

伸到裙底下,慢慢的掀起裙子,把手伸到艷婦的淫肉穴,在上面輕輕的搓揉著。

過一會兒,把艷婦身上的連衣長裙脫下來,頓時露出雪白的裸體,我彎下上身,

雙手抓住她豐滿的屁股繼續用力吸吮乳頭,漸漸地艷婦在被吸吮和輕輕用牙咬的

快感中發出輕微的聲音。

「哼……哼……」艷婦的雙臂已經抱住我的脖子。

「你的身體真美!每一個部份都是滑溜溜的。」

我的手在艷婦柳樹般的細腰和豐滿的屁股上撫摸。

「哇……陰毛長的這么多啊……」

我在乳房的四周用舌頭舔,同時用右手撥開陰毛。接著我從乳房上慢慢

的往下舔,停在艷婦雪白的大腿上。舔後我的身體做一百八十度回轉,剛好構

成「69」式。這邊艷婦慢慢地低下頭,柔軟的嘴唇溫柔地吻我紅得發紫的巨

大龜頭,艷婦的嘴越張越大,漸漸地吞噬了整個巨大的龜頭,並開始用心地吮吸

起來。溫暖濕潤的感覺籠罩了肉棒的前端,令我的感覺也隨著肉棒的不斷膨脹

而膨脹,那一瞬間,極度的快樂衝擊差點使我昏過去。那種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就像是自己的肉棒突然插進一個帶電的插座一樣,強烈的電流突然流遍全身,麻

趐趐的感覺直透腦門,令得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顫起來。

「哦,你的舌功真是太棒了!不愧是成熟的婦女!」

我完全陶醉於那美妙的舔吸邊中,為艷婦出色的口頭服務而感到震撼。

我則一面說一面把艷婦的雙腿分開,同時把臉*近胯下,舌頭在淫肉穴上

用心舔,慢慢的肉縫上端的肉芽也忍不住微微蠕動,我當然發現,立刻含在嘴

裡吸吮。

「啊……唔……」

膨脹的肉芽被我的舌頭撥弄時,那種快感使艷婦感到更加興奮。漸漸的在

艷婦的肉縫裡流出粘粘的蜜汁,我的手指在撫摸泉源的洞口,艷婦的淫肉穴很

輕易的吞入我的手指,裡面的肉壁開始蠕動,受到我手指的玩弄,艷婦的豐

滿屁股忍不住跳動著。

這時艷婦用手抓住了我的陰囊,並開始溫柔地擠壓和按揉我的緊緊收縮

的陰囊,同時開始移動腦袋,用自己肉感的嘴巴來回套弄粗大的肉棒。每一次的

套弄都是那么地深入,而且還發出嘖嘖的吮吸聲,她飢渴吞噬著我年輕的肉棒,

讓它出入自己嘴巴的速度越來越快,發出的聲音也越來越響。

突然,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感到陰囊劇烈地收縮,裡面積存的

熱精開始沸騰,急於尋找突破口。

「哦,我要射了!」

我的腦子裡閃過這樣的念頭,下意識地,他趕緊把肉棒抽出艷婦的嘴。還

有誘人的淫肉穴等著他去好好的插弄,我不想這么快就射出來。
PART3

稍微停頓後我把艷婦的雙腿大大分開,握著下面的大肉棒在她淫水漣漣的

淫肉穴外面又揉又磨了起來。艷婦被我的舉動弄得又趐又麻又癢了起來,小穴

裡的淫水又潺潺地泄出了一大片,只聽得她難過地叫著道:

「嗯……不…不……喔……我……我受不……了……啊……別……別磨……

我……我……我的……小穴……嘛……喔……喔……」

我看她已經被自己磨的欲火難耐了,屁股猛一用力,大龜頭往她的緊窄的

肉縫裡一鑽,只聽得她叫著道:「呀……哎……哎唷……好爽啊……喔……喔…

…」

我開始緩慢地抽插著,每一次都干到艷婦的穴心裡,而她每一次接受我

的插弄也都玉體一陣抽搐,使她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只見她緊咬著櫻唇,

嬌靨一付非常美妙舒暢的表情,不停的淫媚地浪叫道:

「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

透了……呀……我……快要……丟…丟了……你……呀……喔……插得……我…

…真爽……嗯……哎……哎唷……我…我忍…不…住了……呀……喔……喔……」

緊窄的小穴把我的大肉棒整根包得緊密密地紋風不透,使我越插越爽快,

速度也越來越快,只見艷婦這時也快速地挺動著她的大屁股,小穴抬得更高,兩

條細長的小腿緊緊夾著我的屁股,嬌軀一陣陣浪抖,胸前的大乳房激烈地上下

抖著,我突然猛力地插了進去,直搗她的花心,艷婦瞬時哀叫了一聲,漲痛的

滋味,震得她嬌軀猛顫,神情緊張,肌肉浪抖著,緊窄的小穴內嫩燙的陰壁一陣

收縮,又一陣張開,大龜頭有種更加緊密的被吸吮感覺,讓我感到無上的快意。

緊接著,艷婦搖起豐肥的大屁股,像車輪般旋個不停,我看到她扭腰擺臀、

滿面春意的淫蕩模樣,樂得挺著大肉棒,握緊了胸前那對雪白的大肥乳,下邊狂

抽猛插地直搗著她的花心。

大肉棒又是一陣狂風暴雨式的抽插著,插得她騷浪的情態完全顯現,欲火更

加猛烈,兩只手臂摟緊著我的背部,騷媚地狂拋著肥臀,迎向我最後的抽送,

浪哼地叫道:

「哎呀……你的……大肉棒……真……真大啊……妹妹……的……小浪穴…

…吃不消……了……啊……哎唷……親哥哥……你又……干到……妹妹的……穴

心……裡了……喔……喔……讓妹妹……麻……癢死……了……啊……喔……喔

……」

終於,經過一段時間的奮戰,我在猛烈的抽插之後,狠狠地將蓄集了一天

的精液都發射出來,白濁的精液,灌滿了艷婦淫肉穴,艷婦的下體已經一片狼籍,

乳白色的精液混合著淫水粘滿了她的整個陰部,慢慢地從艷婦的穴口流了出來。

搞玩畢後我摟著艷婦的裸體,雙雙入睡。過了不知多久,我醒了過來,

覺的戴著面具有點悶,就把自己頭上的面具摘掉,轉眼看著躺在床上的艷婦,回

味著剛才的情形,不禁想一睹這位艷婦的面容,於是偷偷的把艷婦的面具也摘了

下來,整個人愣住。啊!這……這個被我插得死去活來的小浪穴。

「竟然是……是……二姑媽……陳佳藍!」

只見二姑媽滿頭烏黑的長發披散在床上,高貴嬌艷的臉上呈現出滿足的美態,

迷人的媚眼微閉著,艷紅的性感嘴唇,流滿香汗的大乳房還微微顫動著吶!難怪

我剛才插她的時候就覺得她很特別,有種熟悉的感覺,原來她就是從小很疼愛我

的二姑媽,一霎時,本已泄得昏沉沉的二姑媽也忽然清醒了過來,呆呆地睜大媚

眼,失聲叫道:

「陳……威……為何會……是你呢?」

二姑媽整個嬌靨都羞紅了,兩人都不知道該怎么辦?就這樣對望了好幾分鐘,

二姑媽才回過神來發現我的左手還抱著她的裸體,驚慌地把手推開她的嬌軀,

忙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裸體。

「阿威你怎么會來這種地方呢?你爸媽知道嗎?」

「呃……是鐘鳴帶我來的,你……姑媽……」

陳佳藍聽我這么一問,想起了剛才的一幕,羞愧得滿臉紅暈,此時的她真

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偷到自己侄兒的大肉棒!如果此事傳揚開去,往後教她怎么做

人呢?又教她怎么來面對她侄兒呢?於是她用羞愧難當的聲音對我說道:

「阿威……這件事……是……姑媽的錯……我們就……到此為止吧……你別

……嗯……別說出去呀……好嗎……」

「沒想到我連二姑媽都干了,那種感覺真爽啊!看來要好好的審問姑媽,反

正現在她的把柄在我的手上,以後隨時都有的玩了……」

「要我不說出去你要答應我兩件事,否則明天二姑父就會知道。」

「只要你不說出去,姑媽什么都答應你。」

「第一件事,以後不管什么時候我想插你,你都不可拒絕;第二件事,把你

為何會來這裡兼職原本地告訴我。」

「好吧!你也知道你二姑父經常在外跑業務,很少回家,好久都沒碰我,而

且賺的錢又少,根本不夠我去賭場賭兩把。在偶然機會,我和好姐妹梁楓去地下

賭場賭錢的時候,我倆把身上的錢都輸光了,梁楓就提議一起出去做,賺快錢又

能滿足自己的淫欲,於是她就帶我來這裡見老板Jim,後來才知道這裡是私人

開的會員俱樂部,出來做的全是30歲以上的婦女,供那些喜歡玩成熟婦女(

「人妻」)的有錢人開設的,每周的三,五,六,日晚上6點要來這裡陪客,每

晚一般要接3、4個男人,酬勞按各人身價的50%
計算,而且規定這裡的每位

婦女在接客的時候都必須戴上面具,每個人都有一個編號和小名,我是79號,

叫小藍。還有剛加入時要被拍一盒裸體片,預防我們把這裡的一切告訴警察,每

天接客前要接受全身檢查,發現有病的就不能出去接。」

「那姑媽你的身價是多少?什么時候開始做呢?這裡有多少婦女呢?」

「每次2000元,上個月27號才開始。大慨是80位吧!我知道就這么

多。」

「哦!已經12點,我要回家了,姑媽!下次再捧你的場。」

我穿好衣服後,在陳佳藍的大奶子狂摸了一番才離開79號房間,看到隔

壁80號門關著,拿起手機打給鐘鳴,知道鐘鳴已經干完後在大廳的吧台前喝酒

等他。

出來後老遠就看見鐘鳴和吧台的小姐在猜拳,我過去打招呼。

「老大,爽嗎?喝倆瓶再回去吧!」

「挺刺激的,有點與眾不同。」

於是我和鐘鳴喝了10多瓶啤酒後就醉醺醺的各自回家。我回到家後,

發現家裡沒人,我知道今天是周六,家裡人都有各自的節目,回到自己的房裡

就躺著睡覺。

第二天中午,我才迷迷呼呼地被媽媽曾羞秦叫醒。吃完飯後,我關在自

己房裡細細地回味著昨晚的經歷,想著想著不禁淫欲又起,全身發熱。

於是穿好衣服大算去鐘鳴家找他,走出房間時覺得有點尿急,就去浴室的馬

桶釋放,忽然看見旁邊的桶裡上面有張閃閃發亮的卡片,下面是媽媽換下的內外

衣褲,我趕忙把卡片撿起來,上面寫著「YF會員卡」,下面標著「NO。2」,

原來是張金卡。

「好眼熟啊!不知在哪看過?」

「鈴……鈴……鈴……」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喂……威哥你在干嘛?」手機裡傳來表弟董德的聲音。

「我正想去鐘鳴家玩,找我有事嗎?」

「沒什么,無聊想問你有啥節目,我和你一起找鐘鳴吧!」

「好的,我現在騎摩托車去你家載你。」

1#
19801999

感謝大大ㄉ好文

1#
19801999

這麼特別的,一定要下來看看的阿
感謝哩~~麼特別的,一定要下來看看的阿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