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兵的淫亂生活1

十八歲那年我參軍了,部隊的生活讓我覺得活得比較充實,在第三年部隊要
在八一建軍節時舉辦聯歡,因爲我唱歌比較好,而且長得比較帥,所以大家推薦
我去聯系舞伴,沒有辦法,只好勉爲其難了。

在部隊的附近有一家地毯廠,里面全是女工,我只好到那里碰碰運氣了。

地毯廠不大,條件也不怎麽好,簡陋的廠房,潮濕的宿舍,我在車間里看了
一圈,與她們聊聊了,當她們知道我的來意時,非常高興,畢竟是個小鄉村,根
本不會有什麽舞會,只能從電視上看到,所以她們非常興奮,只是不會跳,我告
訴她們晚上我們會組織大家來學習的。她們一個個都興奮異常,巴不得有這個機
會,不過有一個女孩卻吸引了我的注意,她坐在那里一言不發,烏黑的頭發披在
背后,古舊的工作服也擋不住她青春美妙的身材,我站在她旁邊,靜靜的觀察她
的工作,當她注意到我在看好時,竟然顯得手足無措,我微笑地說:「我們部隊
要組織聯歡,歡迎你的參加。」看她沒有說話,我便大膽地坐在了她的旁邊,當
我從側面看她時,我的心竟然跳得很曆害,因爲我從沒有見過這麽好皮膚的女孩,
光滑,細膩,粉里透紅,真想去摸一下。

「我在外面等你,有話要同你說。」說完我就出去了,雖然在這個地方軍人
比較受歡迎,而且我長得也挺帥,但我也不敢肯定她會出來,只能等待。

院里的大樹是個乖涼的好地方,我的心蹦蹦直跳,希望她能出來,可是等了
好久也沒有見一個人影,我有點失望了,正準備走,這時,一個高佻豐滿的身材
落入我的眼簾,哇,她真的出來了,我太開心了。

她走到了我眼前,臉紅紅的,微微低著頭,我這才看清楚,她竟是那麽樣的
美麗,漂亮只能形容一般的女孩,可是美麗絕對要加在她的身上,細長的眉毛,
明亮的眼睛,鮮紅的小嘴,纖細的下巴,無一不是美女的化身,身材高佻,但不
瘦弱,豐滿絕不過份,哇,我幾乎要暈了,恐怕在畫中也見不到如此美麗的女孩,
我張口結舌,竟然說不出說話來。

她見我半天沒有說話,擡起頭來,發現我竟然在死死盯著她,臉「騰」地就
紅了,

這時我也發現了我的失態,趕快收斂了下心態,結結巴巴才把我想約她來學
跳舞的事跟她說了,其實我清楚,她都知道部隊要搞聯歡,我只是在畫蛇添足,
我希望她晚上能來部隊學跳舞,她紅著臉跑開了,也沒有說答應不答應,把我傻
傻地甩在了一邊。

回到部隊,我幾乎沒有心思做任何事情,總是在想著她,連著兩天的晚上學
習跳舞的活動,都沒有見到她,我真是太失望了,可是其他的女孩總是纏著我,
要跟我學,沒有辦法,她們都是我請來的,只好做難了,雖然有幾個長得不錯,
但我卻總想著那個女孩,從跟她們的交談中得知,那個女孩叫白雪,好美的名字,
不過她的家庭卻不象她的名字那樣好,家里很窮,在一次發大水時,她的家人死
得只有她和表姐了,聽得我好傷心,爲什麽天總要跟好人做對呢。

和白雪不錯的幾個女孩告訴我了她的一切,沒有辦法只好用心來教她們跳舞
了,我發現她們也不錯,算得上是美女了,沒想到這個偏僻的地方怎麽總是出美
女呢。我不耐其煩地教她們,通過兩天的接觸,我知道李紋紋是個性格開朗,敢
愛敢恨的女孩子,除了白雪,她算是最漂亮的,纖細的身材,長發披肩,雪白的
皮膚,可愛的眼睛,調皮的小嘴總是說個沒完,而且不時地一笑,露出整齊潔白
的牙齒,讓人愛憐。歐陽萍比較文靜一些,稍稍地要豐滿一些,但絕不是胖,豐
滿的乳房,囤圓的屁股,豐滿的大腿,確實是個令男人心動的女孩子。

趙雪兒比她們要大一些,顯得成熟點,她的眼睛簡直要勾走人的魂魄似的,
輕輕的對你一笑,眉語間透露出感性。

其他的女孩就一般了,我被她們三個弄得團團轉,也記不起其他人的名字了,
在我的教導下,她們學習進步得很快,弄得我最后都沒得教了,我的其他幾個教
員們可有點生氣了,因爲漂亮得女孩子總是圍著我轉,他們想教,人都懶得理,
所非常不滿,學習一結束,都沖著我發火,我只能苦苦一笑,因爲我心里想的卻
是白雪,她爲什麽不來呢。

幾天的學習,在李紋紋,趙雪兒,歐陽萍的甜言蜜語下,我幾乎都忘了白雪
兒了,學習的第五天時,白雪兒不聲不響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有些驚呆了,她
穿著一件雪白的連衣裙,蘭色的絲帶系在她的一頭漂亮的烏黑頭發上,粉紅的小
臉帶著一絲笑意,彎彎的眉毛,細長的眼睛,酡紅的小嘴,真是天的傑作。

當我的戰友看到白雪時,簡直都呆了,紛紛跑上前去,想教她跳舞,她只是
微微笑,卻不出聲,也不動,我的戰友看無希望了,只好悻悻地走開了,我也不
清楚她是不是來找我的,不過,我要膽大一些,信步走上前,拉住了她的小手,
哇,我感覺我的心跳得好曆害呀,她的手好細膩,柔軟,光滑,我幾乎不能自持,
這一個晚上,我都在教白雪兒一個人跳舞,別人連看都沒有看,當結束時,我發
現她們三個女孩用幽怨的眼神看著我,拉起白雪兒就走了。

這晚上我失眠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愛上白雪兒了。

一連三天,他們都沒有來,我有些著急,我決定要去找他們,其實是找白雪
兒,中午,吃過飯,我來到他們宿舍前,但不知道哪個是白雪兒的宿舍,只好傻
傻地站在宿舍門口處,沒多久,一個不起眼的小宿舍的門開了,竟然是李紋紋,
我好像發現了救命草一樣,正要喊,可是李紋紋卻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后蹑手
蹑腳地走到我的前而,幽怨地看著我,眼睛紅紅的,「你是不是來找白雪兒」

我不知道如何來回答她,她低下頭不語,當我看到落到腳下,草尖上的淚珠
時,我懵了,不知該怎麽做,我悄悄地拉住她,躲到一旁,趕緊來安慰她。

這時她的哭聲反而更大了,我嚇得不知所措,讓別人看到這算怎麽著呢。

慢慢地,她止住了哭聲,哽咽地說「我知道你喜歡小白姐姐,可是我也喜歡
你,我從沒有喜歡男孩子,你是第一個,我怎麽能不傷心呢,」越說越傷心,越
說越難過,又哭了起來,我的心亂了,李紋紋是個好女孩,但。
.
.
.

「紋紋,聽我說,我不是來找白雪兒的,我是來找你的」

真的,她似乎有點不相信,天真的臉上,睜大了眼睛看著我,歎,我怎麽能。。
.
.
.
「真的,相信我,紋紋。」我只能違心了。

「真的,咯。咯。咯」孩子就是孩子,她竟然天真的笑了起來。

拉著我的手跑來了宿舍,竟然沒有人,原來他們都去工作了,我的心才放心
來,要是有人,我真不知道該怎麽面對。

紋紋坐在我的身邊,拉著我的手,開心地說個沒完沒了,開始我還沒有心思,
但我一想,紋紋是個不錯的女孩,既然我說了,我就要負責,於是開始有說有笑
了,突然她不說話了,紅著臉低著頭。我一直問她怎麽了,可她就是不說,我有
些著急了,靠近她一直追問,當她擡起頭時,我呆住了,我們倆彼此凝視著,我
這才發現好竟是如此美麗,臉上帶著紅暈,羞澀的眼神無有著落。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雙手抱住了她,輕輕地吻住了她腥紅的小嘴,她的身子
有些顫抖,無助地閉上了眼睛,我不知哪來的力氣,一下子把她抱到床上,飽嘗
初吻的味道,她也是第一次,一動不動,任憑我的親吻,我是個血性方剛的男人,
我有性的需要,以前只有在夢里才碰到過女人,這時,是一個真實的女人,是一
個美麗的胴體,我被性欲沖破了腦子,雙手開始在紋紋的身上亂摸,她還是不敢
動,似乎害怕我會生氣的走開,所以任我施爲,我更膽大了,解開她的衣服,哇,
雪白細嫩,誘人的身體展示在我的眼前。

我握著她剛剛發育完全的乳房,輕輕地揉搓,另一只乳房也被我的嘴滿滿地
占住了,在我的激發之下,紋紋開始了輕聲的呻吟,我感覺自己的下身漲大了,
不知該如何處理,瘋狂地在她的上身舔著,紋紋被我的瘋狂舉動,弄得更浪了,
身體開始扭動,這似乎變成了我的動力,我開始脫她的褲子,她沒有反對,只是
嘴里發出了輕聲的呻吟,我的動作著急了,反而脫不下來,結果是滿頭大汗,紋
紋紅著臉,看到我無助的樣子,「噗」的樂了,然后慢慢地脫下了褲子,當她的
底褲完全脫下來時,我的口子都有要流出來了。

兩腿之間的陰毛淡淡地護住神密地帶,細嫩的雙腿緊緊的夾著,紋紋羞澀地
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她在等待,等待著幸福的降臨。

我輕輕地分開她的雙腿,哇,我眼暈,我從沒有見到過女人的私處,這是第
一次,我好沖動,只感覺熱血在沸騰,迫不急待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紋紋見我
半天沒有動靜,偷偷的睜開眼一看,見我光著身子,大雞巴直挺挺地站著,全身
都要噴火似的,趕快閉上了眼睛。

我掰開她的兩腿,一個長著細毛,軟軟的小嘴展現在我的眼前,兩片陰唇微
微張開,鮮紅的穴肉象舌頭一樣吐露出來,帶著淡淡的淫水,發出幽幽的處子香
味,我感覺自己雙眼通紅,不能忍受。

紮下頭,用我的嘴蓋住了她的小穴,她的身子輕輕的抖了一下,我的舌頭開
始輕輕的刮動她的小穴,好嫩,好細,好軟,淡淡的處子的香味,誘導著我的軀
體,我輕輕地吻著她的小穴,慢慢品嘗著第一個女人的滋味,紋紋被我的舌頭舔
得有些發浪了,身子開始微微的顫抖,而且穴里的淫水也開始流得多了起來,她
越多我越高興,我細細的品嘗她的小穴,從上到下,從里到外,慢慢地一點點地
舔了個盡,而且將她的淫水也吸到了嘴里,有一點淡淡的鹹味,我將淫水全部吞
了下去,因爲她是我的第一個女人,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在我的舌頭對她的小穴的愛撫之下,她的身體有節奏地抖動著,我的手也不
閑著,在她的細嫩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突然,我發現了點東西,在她的小穴里,
有一個小肉球,硬硬的,這是什麽東西呢,我用舌頭有力的舔了一下。

「啊……」紋紋竟然發出了愉快的淫聲,我非常興奮,反而更有力更快地舔
起這個小肉球,「啊……啊……啊。啊。阿」

我舔得越快,紋紋的淫聲就叫得越快,渾身就抖得越快,而且她的小穴里流
出的淫水就越多,哇,竟然有這麽多的好處,我可要慢慢享受。

我放慢了舔她的小肉的速度,她的淫聲也開始減慢,不過淫水卻越來越多,
我象開始那樣慢慢地舔著她的小穴,張大嘴,將她的小穴用我的嘴全部地含了起
來,她被我弄得好舒服,自己的腿分得好大,任憑我的嘴在她的小穴里弄著。

「噢……噢……噢……好……難……受……噢……」

「啊……壞……哥……哥……你……弄……得……人……家……好……癢
……呀……噢……」
.

我用自己的舌頭將她的小穴的每一寸地方都不放過,她的大腿根部也不例外,
留下我的唇印,當然小肉更不能放過的,每一次輕刮她的小肉,她就會興奮的淫
叫一聲,而且身體的顫抖就會越有力,我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已經漲得很難受了,
好想找個地方沖沖涼,我的舌頭開始猛烈地沖擊她的小穴,明顯地感覺到她的身
體在顫抖。

「啊……噢……啊……噢……啊……好……哥……哥……噢……別……弄
……我……了……
.噢……好……癢……」

我聽著她的淫聲刺激我的感觀,舌頭更用力了,在她的小穴里用力地刮著。

「噢……好……癢……好……癢……啊……」

「啊……用……你……的……那……個……插……我……吧……好……難
……受……噢……
.啊……啊。」

「啊……啊……啊……求……你……了……癢……得……受……不……了
……了……啊……」

一不小心,我的牙齒碰到了她的小肉肉,我真害怕弄痛她。可是。
.
.

「啊……啊……」

她激動地叫了兩聲,兩腿用力地夾住我的頭,不得動彈,我看到她的雙手有
力地握在一起,身體躬得僵直,緊閉雙眼,用力地咬著嘴唇,一動不動,而且她
的小穴突然一下子噴出了一股熱熱的精泉,好爽。這難道就是高潮。

過了好久,她的身子開始慢慢地放松下來,我發現在她出了好多的汗水,我
愛憐地用我的唇,吻著她的細嫩,光滑的身體,舔著她的汗水,不但沒有異味,
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體香,我忘情地親吻著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啊……啊……好……哥……哥……別……別……好……癢……好……癢
……」

當我的唇再次觸到她的穴時,她的淫聲浪語又開始了,我不能再象剛剛那樣
了,我要開始我的猛沖,我用力地在她的小穴時舔著,而且舌頭一直插入她的小
穴深處。

「噢……噢……好……舒服……好……舒……服」

「噢……啊……嗯……弄……我……快……弄……我……」

可愛的女孩在性的魔力下也變得浪蕩了。

我知道舌頭無法更深入時,又開始在她的小肉肉上掃蕩了,用力地吸著她的
小肉肉,不時輕咬一下。一次比一次用力。

「噢……好……哥……哥……你……好……壞……」

「噢……難……受……死……我……了……」

「啊……啊……啊……快……快……弄……我……的……里……面……好
……難……受……呀……」

緊接著她的小穴又流出了好多的淫水,我看時機差不多了,開始進攻了。

我直起身子,用我的雞巴在她的穴口亂搗,不得其入,反而弄得我大汗淋漓,
紋紋似乎也覺出來了,看到我窘困的樣子,「噗」的樂了。

用她的小手輕輕的握住了我的雞巴,哇,好舒服,原來雞巴被女人抓住也這
麽爽呀,我幾乎不能自持,差一點射了,忍耐,忍耐。

她的小手是那麽溫柔,那麽細膩。緩緩地指引我的雞巴,送到她的小穴口,
當我的龜頭被她的兩片陰唇包圍住的時候,她放開了小手,我明白意思。

用力一挺。

「啊,好疼」紋紋皺著眉頭,雙手握的緊緊的。

我太著急了,一定要慢慢來,她還是個處女呢,我用我的雞巴頭,在她的小
穴口輕輕的滑動,帶出來好多的淫水,好滑。

「紋紋,你愛我嗎,你願意嫁給我嗎。」

「好哥哥,我當然愛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啊……」

我跟她說話只是爲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在她放松時,我一下子將我的對外開
雞巴插到了她的小穴里,好熱,好爽,好滑好。
.
.

「你是壞哥哥,竟騙人家,噢……噢……」

我的雞巴開始在她的小穴里輕輕的滑動,畢竟是第一次,

不能太過於是猛烈了,緩緩地插動著她的小穴,沒幾下她就適應了,看來我
用的方法還比較適合,我親吻著她的臉頰,脖子,她的前胸以及她發育完全的乳
房,她的皮膚真是太嫩了,細細得象春天的細雨,柔柔得象剛剛發芽的嫩草,我
不忍用力,只得輕輕地品味著。細細地感覺著,好的小嘴里發出了輕柔的呻吟聲。

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里開始了比較用力地插動,畢竟是剛剛開苞,她的小穴
還不成熟,所在我的粗大雞巴的攻擊之下,顯得有點痛,但我不能手軟了,因爲
我感覺自己的雞巴漲得好粗,好大。

「噢……噢……好……哥……哥……你……的……雞……巴……好……粗
……呀……弄……得……
.我……的……小……穴……好……漲……呀……噢
……噢……噢……」

「噢……啊……輕……點……啊……噢……」

慢慢地,她的小穴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雞巴,我的行動更大了。我用力地杵
著她的小穴,直至最深處。

她也開始完全配合了。滑潤的屁股,緊緊貼著我的雞巴,配合著我的進攻。

「啊……噢……好……哥……哥,你……的……雞……巴……好……粗…

…噢……噢……
.「

她的淫叫刺激我的性欲高漲,大腦已經完全不聽我的控制,只知道一味的挺
進,我要操她,操她的小穴,只感覺到她的小穴里流了好多的淫水,潤滑著她的
陰道,我的雞巴磨擦著她的小穴,磨擦著小穴內部的肌肉,不時地頂到她的小肉
肉,好美。

「噢……好……哥……哥……你……好……壞……噢……噢……你


.
.
.的。
.
.雞。
.
.巴。
.
.
.
.頂。
.
.
.得。
.
.我。
.
.好。。
.
舒。
.
.
.服。
.
.
.啊。啊。
.
.」

「噢……你……弄……得……我……的。……小……穴……好……爽……噢
……啊。……干……我……」

我雙手抓住她的雙腿,用力地分到兩邊,挺起我的上身,猛得一下。

「噢……好……深……啊……你……弄……到……我……的……心……里
……了。……好……舒……服」

我感覺到插入到了她的最深處了,再無法深入下去,我用力地頂著她的小穴,
渾身的力氣集中在我的雞巴上,我幾乎要全身都進去才痛快。

「噢……啊……好……爽……弄……我……操……我……你……操……我的
……小……穴……好……舒服……呀……噢……弄……死……我……吧……」

「啊……我……的……好……哥……哥……你……的……大……雞……巴
……頂…………到……我……的……心……里……了……噢……啊……」

她的淫叫越曆害,我的進攻越強勁,在她的陰道里,用力地操著,從來沒有
過這樣舒服的感覺,太美了,她的淫水潤滑著我的雞巴,陰道包圍著我的肉棍,
肉與肉之間的磨擦使我們的靈與肉密切的結合。

「噢……好……哥……哥……你……太……有……力……了……弄……得
……我……好……舒……服……噢……弄……死……我……了……」

「啊……啊……好……哥……哥……不行……不……要……了……啊……

……」

一聲長而尖的淫叫聲,打破了我們之間的平衡,小穴里沽沽得,熱熱的淫水
一下子沖擊到我的龜頭,陰道四周的肌肉緊緊地圍著我的雞巴,紋紋的身體有力
的顫抖著,是不是到高潮了,我覺得自己也無法控制了,猛得在她的小穴深處頂
了幾下,一股熱的精泉,一股腦兒地噴入到她的小穴里。

我們同時發出了愉快的呻吟,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我的雞巴和她的小穴也緊
緊地結合著,隨著我的雞巴射精時一陣陣地顫抖,紋紋也輕輕抖動幾下,雙手緊
緊地抱著我,雙腿夾住我的屁股,相擁在一起。

當我的精液射入她的小穴的一瞬間,我要飛了,大腦一片空白,雞巴死死的
頂著她的小穴,一動不動,好美,好爽,好舒服。

相擁了一會兒,我們都已經清醒了,當我意識到自己所做的事時,真想打自
己幾下,我怎麽能這樣對紋紋呢。

紋紋臉上的紅潮還沒有褪,溫柔地躺在我的懷中,沈醉在幸福當中。

紋紋太可愛了,我。
.
.
.唉。
.
.我一定要好好地對她。

我輕輕地扳動她的身子,紋紋羞澀地低著頭,一聲不吭。

「紋紋,我愛你,我會好好的對你,你是我的寶貝,我這一生只想擁有你一
個人,我的好紋紋,對不起,是我不好,弄疼你了,我以后都會好好的對你,絕
不負你。」

「嗯……好哥哥,我相信你,我是你的人了,我……喲」

我的身子一動,雞巴正好又弄了一下她的小穴,她痛的叫了一聲。

我愛撫地親吻著她,輕輕地將我的雞巴從她的小穴里取了出來,她默默地忍
受著,當我完全抽出,她才松了一口氣。

我看著她紅紅的下身,真是於心不忍,溫柔地給她擦拭干淨,然后給她蓋上
被子,趕快穿上了衣服。

我愛憐地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妹妹,真不知從何說起,既然我做了,我就要負
責,她是個好女孩,我不能對不起她。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她。

我還要回部隊,所以不能陪她,我給她倒好水,輕輕地吻了她一下,讓她好
好的睡一覺吧。

回到部隊,我真是心亂如麻,唉,我怎麽能做這樣的錯事呢。

吃過晚飯,我到服務社買了些小食品,到宿舍去看紋紋。

一進宿舍嚇了我一跳,白雪兒,趙雪兒,歐陽萍都在圍著紋紋,問長問短,
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呆呆著看著她們。

「紋紋,瞧你地大兵哥哥來看你了。」我非常困窘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誰告訴你我肚子不舒服,你還拿著東西,」還是紋紋幫我解了圍。

別人都知趣的走了,她們出屋時,我看到白雪兒那種憂傷的眼神,我的心都
要碎了。我來到紋紋床前,輕輕地拉住她的小手。

「還痛嗎」紋紋紅著臉,搖了搖頭。

我輕輕地翻開被子,當我看到她紅腫的小穴時,真后悔自己。

輕輕地在她的小穴上吻了一下。紋紋的臉更紅了。

「好哥哥,你還要弄我呀,他們可都在外面呢」

「紋紋,是我對不起你,讓你這麽難受,我會好好的照顧你的」

紋紋幸福地依偎在我的身上,輕擁在我的懷中。有這樣一位好女孩,我還求
什麽呢。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