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娇妻薇薇这些年(22)夜宵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 白色的房子
2021/11/1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25 字

  本文均来自我们夫妻曾经真实经历,方便大家阅读前文可参考以下链接: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 … amp;extra=page%3D24
   或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amp;extra=page%3D24
  为了方便理解剧情感受更佳请一定从头按顺序阅读。

  这次更新诚意满满,最近忙碌告一段落,我希望接下来大家的每个回复我都
能给大家互动。

  PS:此次校对很是仓促,如发现任何错误如错别字请告知我,我会及时更正。

  还是那句话您的回复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

              第二十二章:夜宵

  我和D哥靠在窗台上抽着烟,「薇薇今天和平时可不一样了哦。」D哥吐出一
口烟接着说。「我都没想到,我都不好意思和他抢了。」

  看着床上高潮后正腻歪的女友和朱哥,心理一阵刺激又一阵失落,回道「嗯,
是不太一样。」这失落来自于看到今晚女友,如此的投入,如此的沉浸于另一个
男人的激烈。来自于女友又再次被一个新的男人占有并给予她高潮的那种,出于
男人本能的不舍与不安。而刺激呢,好像也同样来源于此。

  「我这哥们还行么?不怂吧。」D哥问我,这问题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
能接着嘬一口烟。

  「看薇薇就知道,她肯定满意,不过我还是为了你啊兄弟。」D哥见我不说话
继续说着,一手搭在了我肩膀上。

  「嗯。」我应了一声。「放心吧,他啥都听我的,别的事儿你别担心。」D哥
接着说。「行。」我还是简单回到,听他这么说,我心里还安心了一些。

  「你听我的,晚上就先到这儿吧,我也不凑热闹了,不差今儿晚上这一口的。」

  「啊?」我没明白D哥意思。

  「这不第一回么,别玩过了,悠着点。」说着D哥的手在我肩头紧紧捏了一下。
却紧跟着又补了一句「你还想继续么?」说着一口烟吐向了自己胯下的家伙事儿。

  「我怕薇受不了。」我这句话是实话,百分之五十是真的觉得她之前从未像
今晚这样如此激烈,有点心疼与担心。剩下百分之五十是看着此时此刻在朱哥把
玩下女友那依旧不断挺起的胸脯,作为男友,心中从未消失过的醋意。

  「那,要不先这样,今儿你们就睡我这屋。」D哥说到。

  「行。」

  「然后我睡小屋去,让老朱先睡外屋客厅吧。」

  「行。」

  「然后那个……看你们自己的再说。」

  「什么。」我其实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没事儿……就这么着。」

  说完还没等我说话D哥就走到床上巨大力的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朱哥高高撅起的
大屁股上,朱哥一惊,回头看着D哥。

  「行了行了,咱们走吧,让人小两口子自己亲热亲热。」

  朱哥倒也痛快,最后在薇薇小乳头上吸了一口后又看了眼女友说了句「好吧。」
别的什么也没再多说,一骨碌便滚下了床。仿佛再多耽搁一秒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一样,晃悠着熊腰往客厅走去。

  我这时有点意识到,D哥这样安排的别有他意,但也来不及问。D哥随后也走
出卧室关上房门后,屋里一点亮光都不再有。

  我摸回床上,搂住了浑身依旧湿哒哒的女友,一只手急忙伸到了女友胯间,
抚摸到那好像失禁后一样湿湿的腿和床单,在她疲惫的喘息感受到了她虚脱般的
柔软无力。

  「累么?亲爱的?」

  「嗯。」

  「过瘾么?」

  「嗯。」

  女友侧过身,一条腿沉甸甸的搭在了我的腿上夹住了我的手,好像不想让我
继续说话。一只手也伸向了我的胯下,我的肉棒一直没有软去。

  女友开始用手套弄,但也就只吃力的一二十下,就又停下了手无力的搭着。

  「累了就歇会吧。」

  刺激消退之后,我的神经也好像刚刚经历完大考后突然放松下来时的感觉似
的,疲惫困倦一起袭来二人依偎在一起几乎瞬间睡去。

  再次醒来时,房屋依旧漆黑,门缝却有亮光透入,那一线光亮的下半部分被
坐在床尾女友苗条的身影挡住了,不对,这阴影除了女友还有撑在她面前黑黢黢
的朱哥。

  「没事儿的……真的……我是真想……你不想啊……来吧……」

  「……也不是……但还是别了。」

  「你说……怎么样都行……真的……就一次……」

  依稀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几乎是瞬间清醒过来。

  好多色文里描写的,自己女友或者老婆被从自己床上拖走或者干脆被干了,
自己却迷迷糊糊的亦真亦幻。怎么可能啊,一定会立刻醒过来的啊。

  「不行的……」

  「来吧……到外面说……」

  接着朱哥一下子就抄起女友的双腿将依旧光溜溜的她抱了起来,女友并没有
叫喊,只是一直扭头看向着我的方向,直到两人消失在了客厅门射进来的昏黄灯
光中。

  紧跟着,朱哥再次走回门口,扶着门把手趴着门框往我这个方向看了许久,
真的是看了许久,其实我就睁着眼睛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他,我不确定他是不是
能够看到我已经醒了,接着随着最后一丝光线遁入黑暗,他轻轻的关上了门。

  我的心又开始狂跳躁躁动,想象着赤裸的女友在朱哥面前说话的样子,想象
着两个人面对着面时女友欲拒还迎的娇柔,但十几分钟时间却安静异常,我真的
好像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几乎已经按耐不住要下床冲向门口的时候,门又被打开
了一条缝。

  朱哥闪身进来,不知道他这次进来是干什么,我竟然好害怕他会走到床边来
看我。我觉得如果是那样子,我真的装不住了。

  我赶忙静静地躺着闭上了眼,因为我突然觉得让他此刻知道我醒了,那对两
个人来说都是多么的尴尬。

  好在也就十几秒钟,朱哥出去了,再次轻轻关上了门。片刻后,终于女友那
熟悉又醋人心魄的淫叫声隔墙传入耳来,我才发现D哥的屋子一点都不带隔音的。

  妈的,女友又被朱哥干起来了,而且是我从我的床上,我的身边就这样拖走
的。此刻发生的事情算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女友就如此容
易的被他得逞了,可是她又能怎样么,真的叫醒我么?那岂不是三个人的尴尬?
还是说她其实也知道的,就算真的叫醒了我,我也会放纵她或者放纵他。

  情理之中呢,从D哥安排朱哥睡在客厅是不是就已经想到了,或者干脆就这么
设计的。再想到昨晚女友那情欲满满的纵情之态,此时此刻的她应该依旧是主角
吧。说她完全拒绝,谁又能相信。我这样想着加快了手中撸动的速度。

  只是觉得朱哥胆子好大,不过这样的一个淫荡「玉女」,谁又能抵抗得了这
样的诱惑呢,想到这里我心里莫名觉得竟然有点幸运与变态的满足。

  外屋的淫叫听着清晰又亢奋,好似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想到怕我听到醒来一样。
那有点急促的「噢噢」声甚至让我觉得,好像是在故意叫醒我。我开始犹豫着是
不是干脆打开门冲出去。

  可我想到冲出去之后该如何面对朱哥那得意又满足的神情,如何面对自己的
女人竟然被另一个男人偷走,想着想着,那一种既失落又刺激的心情让我也越来
越亢奋起来。

  「噢……噢……噢……干我……噢……嗯……干我……」持续的浪叫夹杂着
淫声浪语。

  「爽不爽……爽不爽……哼……操你爽不爽……」

  「噢……噢……爽……嗯……爽……」

  女友的叫声撒着娇一样的拉长了声音。

  「喜欢我……操你不……」

  「额……额……啊……」

  「下次还……让我操不……还让不让……」

  「噢……噢……噢……」

  「说……还让不让我操……你……让不让……」

  「啊……啊……啊……轻点……啊……」

  「快说……不说我拔出来了……」

  「啊……不要……啊……让……呃……呃……」女友的声音已经听出那阵阵
颤抖。

  「操……自己动……嗯……嗯……嗯……对……来……真尼玛能干……」

  突然间又开始一阵疾风骤雨般的一阵淫叫。

  「啊……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轻点……

  许久胡乱的淫叫突然声安静了下来,几十秒,又是朱哥的声音。

  「起来,自己坐上来。」

  片刻后,「昂……嗯……昂……」我想象着雪白的肉体在熊腰间起落。

  「操……叫大点声……」

  噗噗噗,我甚至能听到两人肉体碰撞的声音。

  「噢……不要……噢……噢……噢……噢……」浪叫声竟然越来越大。

  「操……真尼玛紧……」

  就这样默默的五六分钟,我其实兴奋度已经没有时间的概念。

  「唔……停一下……」这次是朱哥喊了停。

  「噢……噢……不要……别停……噢……」

  「操……爽了吧……来……换个姿势……」

  「嗯……嗯……」两人肉体碰撞的声渐熄。

  「自己说,喜欢什么姿势。」

  「……」女友声音太小我是在没听清。

  「那自己趴好。」朱哥说到。又是片刻。

  「唔……唔……唔……唔……」女友的嘴好像被什么捂住,开始闷闷的哼叫。

  「操……老董真没吹牛逼……极品……」

  「唔……唔……太深了……唔……」

  男欢女爱的极致是否也就如此,又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何时,我已经喷射在
了自己手中,在被子上抹着手。在这贤者时间,我又一次好想冲出房间去,从朱
哥胯下夺回自己心爱的女友。

  「噢……噢……不行……我不行了……」女友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响亮起来
「噢……喔……停……停……喔……喔……停一下……我要……尿出来了……噢……
啊……」

  我的冲动就这样,被女友高潮时那满足快乐的高亢莺啼浇灭。

  「噢……嗯……噢……不行了……我……噢……」肉体撞击与娇躯内发出的
淫声还在继续。

  她应该非常满足,非常满足。我静下来,细细的聆听体味着女友的每一丝呼
吸时的颤音,想象着她的在朱哥身下,婉转求欢时的媚态与满足又绯红的面容,
想象着他们两人如何大汗淋漓的性爱享乐让我的心脏带着血液在脑海中嗡嗡作响。

  此刻女友和朱哥只有两个人在屋外,女友却根本没有顾及我在屋内是否会听
到,想到她这样做时内心中那无所顾忌沉溺享乐的放纵心态,又激起我内心那奇
妙的刺激快感。

  操真他娘的变态,我自己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却忍不住听的更加投入。朱哥
好好干她,我心理又忍不住接着想。

  又过了那艰辛的五六分钟,混乱的大脑让我已记不清那叫喊的淫词浪语,终
于屋外再次安静了下来。

  仿佛两军对垒惨烈激战后的彻底宁静,除了两三声窃窃私语般的对话与无法
判别的嬉笑其它什么声音都不再听到。

  就这样静静的等待了十多分钟,「嗯……才不要呢……」女友嗲嗲的声音再
次传来,「我才不呢……」片刻后,客厅的门终于再次打开了。

  我那娇媚的小女友闪身进屋,回手轻轻关上了门。接着竟像只小兔子一样,
光着脚两步踮到床边,一下子就钻回到被窝里,用力的背对着挤到了我的怀里,
紧跟着回手就握住了身后我那备受折磨又一次勃起的肉棒。

  这一系列的动作如此的顺畅,以至于我这时才感受到了女友身上的滚烫湿润。
也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应该早已知道,我是醒着的。

  我也伸出手搂在了她的胸前,握住了她软糯的胸前。想象着刚刚的朱哥是如
何在这团软肉上肆虐揉弄。

  女友的身体往后顶了一顶,「嗯……进来……老公快进来。」她一边说着一
遍握着我的肉棒向她臀底压去,口吻是不安又热烈的。

  想到我刚刚的喷射,又没有套套我有点犹豫,「别,不干净。」

  「没事儿……就进来一下下,放进来嘛老公。」女友的声音竟急切的有些慌
慌的。

  我只好小心的将半支肉棒戳进了女友那湿漉漉的水帘洞里。

  「嘶。」女友身体不自觉的向前躲了一下,嘴里吸溜了一声。

  我知道她应该是感觉到了一丝触痛,看来朱哥刚刚干的猛烈,真的是如我心
中所想。

  「是痛么?」

  「嗯没事儿……」说完女友抓住了我的手,又一次慢慢的向后顶去。

  我则有点心痛的腾出手反握住了她的手,搂在了她的腰间,不让她再继续动
作,我也慢慢的向后退了一下,只把龟头留在了那暖暖的肉缝中。

  「那个……对不起……老公……」女友在我怀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女友说着又想往后挪动身体,想让我插入的深一些,仿佛这样才能证明我们
的身体依旧相互属于彼此。

  「没事儿,我知道。」

  安静了片刻,我问了句,「过瘾么刚刚。」

  「嗯……还行……」女友轻轻答道。

  问出这个问题后,我的龟头有点止不住的收缩,在她缝口跳了几下。心里想
着哪里是还行,明明是快要飞了吧。

  「老公……你可别生气。」

  「不会,要生气我就不让你去了。」

  听我这么说女友身体好像放松了一些,枕着我胳膊的小脑袋向后转过来了一
点,说道,「嗯……那个……我让他戴套套了。」套套两个字声音小到有点听不
清。

  「嗯……但……以后不许自己偷偷的啊。」

  「我这又不是偷偷的啊。」女友又往我怀里挤了挤,猫进到了我的臂弯。她
这一说完我感到了一阵欣慰,但也夹杂着那么一丝丝的小小失望。

  好像为了克制自己那变态的内心欲望,我也低下头去,把脸埋进了女友的发
间,在两人肉体相交与那女体特有的肉香中很快沉沉睡去。

  等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便是伸手摸去,当触到女友那温暖的
身躯时,我一下安心释然,我翻身搂住她。

  直到我俩彻底醒来一看手机才知道一下睡到了快十点,看来昨晚真的是累了:
P。

  女友从被子里翻腾了半天才找到了她的蕾丝发带,重新系好头发,悄悄的打
开门,看到外屋已经没人,我们才走出去开始找寻自己的衣服穿上。

  直到我基本穿好,我才看到女友还一直在屋里四处寻找着什么。

  「找什么呢?」

  「嗯……」

  女友没说。

  「什么呀?」我还在问。

  「我的小内内……应该就扔在沙发那……」

  还没说完女友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转身看向我,脸颊一下红到了耳根。

  眉头微微皱起,好像生气似的,哎呀一声同时摔了一下胳膊,接着向下拉了
拉自己刚刚套上的紧身裙,登上了小白鞋。

  我这才赶上了她的进度,是朱哥呗。

  「哈哈哈,那你要光屁屁回去了。」

  女友没理我的玩笑,和我一起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准备下楼。D哥的奶茶店
已经开门营业,店里客人不多,就那么三四桌。

  女友走到楼梯一半才发现楼下坐着的人,看到一个窈窕短裙美女从楼上走下
来,客人们不由自主的都抬起头看向了她,其中有一桌两男一女恰好就坐在楼梯
口的正下方,也同样抬头向她看去。

  昨天晚上其实感觉不出来,但这大白天的,我也觉得女友的这条紧身裙是真
的有那么些许的短啦。

  这一下紧张的女友不自觉的急忙伸手拉住自己的裙角,另一只手按住了自己
小屁股的后面,动作非常不自然的往楼下走。

  我心里笑道这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知那两人是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女友
短裙下的春光,只知道那个女孩反倒一脸不好意思的闪躲的眼神,瞥几眼女友,
又尴尬的看着同桌两个男人一起向着女友行着注目礼。

  直到女友走到一楼,那两个男人还在一直盯着女友的背影,不知那俩人是否
也在猜测这两人在楼上刚刚在做什么,但他们一定不会想到,其实不是刚刚而是
一夜。

  坐在柜台后的D哥也看到我们下来了,熟悉的憨笑看着我们,我真怕他说住一
句,你们睡醒啦之类的,那可真的是尴尬死了。

  好在他没这样说,却说了句「昨天夜宵咋样啊,听着挺香。」这下女友听完
一下羞的抬不起头了。

  然后D哥就挑着眉毛看向了我,眼里仿佛在说,怎么样我这安排的你满足了吧,
没忽悠你吧,他在吧台递给我俩两杯奶茶的时候,对女友接着说到「没事儿,夜
宵也就是偶尔吃一顿嘛。」

  女友听完D哥的宽慰,拿起奶茶静静的喝着。

  「朱哥呢?」我问了句。

  「回去啦,奔波的,生意人嘛,不像我这么悠哉。」D哥答道,「也不像你们,
是在这好年纪。」

  直到我们回自己小家的一路上,手紧紧握在一起,但进门的那一刻,女友迅
速脱掉了衣服冲进了浴室,好像是特别着急想要洗掉那一身的浮尘。

  我也脱掉了衣服,挤进了小小的浴室,看到女友雪白的肌肤,在水流中越发
的光洁闪亮,突然觉得好久好久没有和女友一起洗澡了。

  我帮她抓揉着秀发,涂抹着浴液,两个人的肌肤时不时紧贴在一起。那滑溜
溜的触感,让人觉得好舒服。

  当我面对面站在与女友对面而立,双手来到她胸前两团坚挺的胸部沿着它圆
滚的曲线一遍遍涂抹时,「好美。」我由衷赞叹道。

  「还翘么?」女友有点小骄傲的问。

  「被捏的更翘了。」换来女友一顿柔拳后女友向前走了一步,将她的双乳挤
在了我的胸前,开始摩挲。我突然觉得女友在很多不经意的行为上都变得越来越
主动,越来越……知道如何取悦男人,兴奋于她的变化,又禁不住反倒还真有点
留恋她那羞涩的样子。

  「昨晚感觉怎么样?」我脱口问出。

  「什么怎么样?」女友双手搂着我的腰,下体也挤住了我已经有点硬起来的
肉棒,喷头的水喷在我俩的肩膀与她双乳上,溅的水花让她睁不开眼睛,只能眯
着眼睛抬头看问我。

  「昨晚舒服么。」

  女友没回答我,却踮起脚一只脚曲腿抵住了我的肉棒,左右摩擦着。

  我吻上了女友的额头,我的脖梗挡住了水流。

  「朱哥的是不是比我的大?」在我的声音特别温柔,手滑过她的脸颊。

  「恩……他真的挺大的。」女友终于温柔的答着。

  「那是不是特别过瘾?」我克制着心里的欲望与想要的答案,搂着她伴随着
哗哗的水声,继续温柔的问着她。

  「嗯。」女友答的也很平静。

  「那……和D哥比呢?……那个爽啊。」

  女友低下头脑门抵住我的胸前,没做答,那可爱的羞涩还在,这样的对比,
唉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

  「那……和老公呢?」

  「嗯。不一样的。」女友轻声回答完,重新放下了腿,捋了一下头发,扶着
我的肩膀,踮起脚来把小舌头一下伸进了我的嘴里。

  听她这样回答,我实在克制不住了,吻着她,一把她按在了浴室的瓷砖上。

  「嗯……哎呀好凉。」女友一下躲让开了我,俏皮的一转身站回到水柱中,
露出了那最诱人的笑容接着说道,「没有啦亲爱的。我还是喜欢它。」说着伸出
手托住面前水流,让水流折断飞溅到我那已经彻底坚硬的肉棒上。

  我竟不知道女友最后这句话是不是在安慰我。但我能从女友手上动作的静止
与眼神的闪烁看出来她和我一样,思绪浸于昨晚的一幅幅画面。

  我拉住了她的手,「你在想什么呢?」

  女友一下回过神来,眼神再次回到我的脸上。「没什么啦?」

  「我又不怪你。哈哈哈。就喜欢你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都没有怪你呢,和他们故意商量好的你。」

  又一次和女友贴在一起,其实听到女友这样说着说明她真的没有怪我。

  「那,老婆。你刚刚在想啥。」

  「不告诉你呢。」

  「昨晚刺激么。」我干脆直接问吧。

  「嗯,有的。那你呢。」还没等我在她耳边回答「哼,都不要问你的,变态
老公。」她接着说,嘴上埋怨着,但脸上还是挂着羞羞的笑容。

  说完女友走出了喷头,摘下门后的浴巾,开始擦干头发。

  我也走出去和他抢一条浴巾,擦着身体。

  「你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了。」一边抢着浴巾一边和女友逗着。

  「那什么昨晚最最刺激的是啥呢?」我继续逗着满脸羞红的女友。我其实并
没指望她回答。

  而女友却假装不经意的低头擦着身体说道「夜宵啊。」然后抬头一笑一下把
浴巾掀起蒙在了我的头上。

  当我摘下浴巾的时候,看到了她水汪汪的眼睛好像藏着千言万语般看着我。

  我知道我现在该做什么,两条赤裸滚烫的身体抱住吻在了一起,互相在潮湿
的肌肤互相摸索着。一直来到床边,摸索到枕边的套套,疯了一样的相互吸吮,
直到床第上压住她的身体,直到我要进入的前一刻。

  「老公,老公……」女友抓住了它喊着我。

  「怎么?」

  「我那个……怕。」

  「又怕啥了?」

  「不知道。」

  「是不是怕我不娶你。」

  「不是的。」

  「那是什么?」女友低头看向我的胯下。

  「现在我……我是个女生……可我……好喜欢做爱。」

  「那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想变得那样子嘛……不好嘛。」听她说着我满脑子都是昨晚她和朱哥,
我已经彻底憋不住了,拉开了女友的手,突然的便刺入了那温暖泽国。

  「哪样子?」我开始握住她的腿弯再次全跟插入。

  「嗯……老公……都怪你……」

  「喜欢……就做……」

  我猛的开始奋力的抽插,好像要把昨天晚上亏欠自己的和亏欠女友的都补回
来。

  「喜欢……做爱……就天天做……」我喊着,咬着牙发着狠。

  「啊……啊……我怕你……受不了……」

  女友开始变作调戏的口吻。

  「我也怕你……受不了……让D哥住咱们这来……」

  「啊……啊……才不要……」

  「那让……其它男生来……让曹翰来……让张川来……让……吴宁来……」
我喊出了一堆同学的名字。

  女友眯起眼,一边被一下一下的顶送着一边摇着头「不要……不要……」双
手却在自己的酥胸上自己搓揉起来。

  「我去让……他们都来……看你……受得了不……」

  「啊……啊……嗯……啊……老公……啊……啊……干我……老公……你要
狠狠的干我……啊……」女友突然闭上眼,从未有过的,忘情的大声对我喊出了
赤裸的淫语,激起了我一阵阵的疯狂。

  接下来的几周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又好像商量好了似的,谁都没有再
提去D哥的茶楼,对于我来说,我似乎又想又顾虑,好想要那无限的刺激,但顾虑
什么我还是说不清楚。

  但我们二人几乎每天都在做爱,每次做爱从对之前一次次画面的回忆,到当
着女友面说出我一次次的胡思乱想。

  而女友每每高潮之时,也如那荡妇一般,配合着我的种种意淫,这一对小情
侣仿佛回到了初尝禁果时日日的如胶似漆,那感觉是满满的幸福。

  只不过让我每次看到那几个男同学的时候,脑子里总不禁总是想到我们激情
时的那些胡言乱语。真不知道女友会不会也会有同样的体验。

  但这半真半假的期待和幻想的日子,就像是我们二人间激情的加油站一样,
每次都能挑起相互占有时的的狂乱。

  很快的,她在不做爱的时候也会半真半假的配合着我那些,放在以前一定难
以启齿的玩笑,而那些真真假假的玩笑在我心里被不断捏塑着,快要信以为真了。
在女友心里呢?我好想知道。

               【未完待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