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驭之王】(07)风花雪月(上)【作者:Saya凯】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Saya凯
字数:12914

             天驭之王·火树银花

             C7风花雪月(上)

  深夜,杜康一个人在房间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奥黛丽今晚还没有来,似乎
是因为什么特殊的活动。

  自从和奥黛丽发展起来后,他每夜都在奥黛丽的肛门里发泄着无穷欲望,然
后抱着她入睡,再抱着她醒来,此时没有美人陪伴实在太难入睡了。

  一想到奥黛丽那火热而性感散发着玫瑰香气的身躯还有温软的娇唇他就忍不
住硬了。

  这时客房门铃突然响了。

  杜康兴奋的起身去开门,可碰到门把手时,他却停住了,没有按下,而是犹
豫了一会,问:「谁啊?」

  「是杜康先生的房间吗?」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但不是奥黛丽的。

  「你是谁?」杜康觉得很奇怪,除了奥黛丽,谁还会来找自己?

  「我叫安洁莉娜,你应该认识我。」门外的年轻女性报上了名字。

  杜康大吃一惊,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门外的那个人可太了不得了,那可
是鼎鼎大名的忍冬皇女,雪冬帝国现任女武神,杜康作为一个嗜好美人如命的人,
不认识她那简直就是天大罪过。

  「安洁莉娜殿下,您……您找我有什么事?」杜康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皇女
殿下明明和云初晨在一起,却又来找我做什么?

  「杜康先生,你怕什么?我只是来找你谈谈的。」安洁莉娜笑笑然后说,那
轻盈笑声悦耳动听。

  「这……」如果是别的女人,杜康很可能现在就开了,但门外的还是个分分
钟就可以要他命的女人,这就让他不得不犹豫了。

  「你在害怕我对你不利吗?」

  「是……是。」杜康吞吞吐吐的。

  「我真要杀你,直接就砸开门了,何必多费口舌?」

  杜康思索一下,觉得这说的也很有道理,于是打开门锁,拉下门把手。

  门口打开一条缝往外看,果然是那个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金发美人。

  她身着冰蓝色礼服长裙脚踩高跟鞋,手上拿着名贵手包,面带一抹浅浅的笑
容,静静地站在门外,亭亭玉立,将优雅和高贵展现得淋漓尽致,身上一股淡淡
的忍冬香沁人心脾。

  「安洁莉娜殿下,真的是你。」杜康色心大起,一下子放下了防备,将门打
开。

  「不是我还能是谁?」安洁莉娜笑笑,优雅的走进房间里。

  杜康的房间比不上她的大,只有一个客厅和卧室,她目光随意一扫就看到了
他杂乱的卧室,「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没有!」杜康原本目不转睛的盯着安洁莉娜的光滑美背和浑圆美臀,
此时刚刚回过神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居然还忘记关门了,赶忙把门一推给关上了。

  安洁莉娜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杜康则一脸谄媚的走到一旁的小沙发,「安
洁莉娜殿下,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吗?」

  「嗯,确实是很重要的事。」安洁莉娜扭头打量客厅的布置,将她白皙秀颀
的玉颈完全展现给杜康,看的杜康直吞口水。「我有样东西想送给你。」

  「东西?送给我?」杜康这简直是受宠若惊,心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对,好东西。」安洁莉娜从手包里掏出来一块手表,放到了茶几上。

  安洁莉娜与自己初次见面就送了手表,杜康简直乐开了花,赶忙将那块表拿
起,仔细端详。

  可一看清那手表的样式,却整个人变得目瞪口呆。

  因为那块表他认识!那是他父亲杜不凡的手表!

  「殿下!这……这怎么回事?!」他惊叫的站起了身。「这是我父亲的表!」

  「是嘛?那可太奇怪了。」安洁莉娜一脸惊讶,「这是我精心准备的手表。」

  「殿下!您来找我究竟是干嘛的?!」杜康问。

  「收到尊贵皇女赠送的礼物却是这般态度,不愧是你啊杜康。」安洁莉娜还
未回答,一个冷漠的声音却在一旁响起。

  「谁!?」杜康环视房间,却发现除了他和安洁莉娜再无别人。

  「谁?和皇女殿下一起送礼的人。」声音的主人在安洁莉娜身后现出身形,
杜康觉得那个人简直就是凭空出现的。

  那是个有着黑色头发,身着西装礼服且相貌英俊的年轻男性,而且那个人杜
康做鬼都认得。

  「云初晨!是你?!」杜康愤怒的就想冲去揍他。

  「别乱来。」安洁莉娜将冈格尼尔从手镯里唤出,顶在杜康胸前。

  「操!你们是一伙的!」杜康怒骂。

  「难不成还能和你一伙吗?」安洁莉娜笑着反问。

  「你们要做什么?我父亲在哪里?」杜康问。

  「第一个问题,我们是来接你去你父亲那里的。」云初晨走到离杜康改有两
三步的位置,「第二个问题,等我们杀了你就知道答案了。」

  「难道你们杀了我父亲?你们怎么敢杀他?怎么可能杀他?他可是东方院副
校长!还有你们凭什么杀我?」云初晨的话对杜康来说难以置信。

  「怎么敢杀你父亲,这不重要,凭什么杀你,你不清楚吗?」云初晨语气中
透着无尽冰寒。

  「噢~是为了晚华吧?」杜康故意提起了都晚华,「我和她缠绵恩爱时的画
面真想让你也看看啊。」

  「你本不必和你父亲落得一样的下场,可谁叫你是他教出来的。」云初晨的
眼中已经泛着银色光芒,他本就厌恶极了杜康,现在他又提起晚华,让他的怒火
烧得更旺。「你的能力果然不只是探测而已!」杜康也开始使用肉体强化能力来
改变身体的各个部位。

  正当气氛剑拔弩张之时,客房门却嘀的一声响,然后被推开了。

  云初晨和安洁莉娜皆是一愣,他们想不出还会有谁来找杜康。

  可杜康却笑了,笑得很开心。

  只见奥黛丽推开门进来,发现房间里的三人一副随时要开始干架的样子,
「小娜?还有小奶狗?你们怎么在这?」

  「奥黛丽?我才要问你,你怎么来这了,怎么还有杜康房间的门卡?」安洁
莉娜也是一脸问号,她想不通自己这个闺蜜怎么会跑来这。

  可杜康却开始拱火了,「奥黛丽团长,他们要杀我。」他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他们……要杀你?」奥黛丽指指安洁莉娜,杜康点头,再指指云初晨,杜
康又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随后奥黛丽好像看见了什么让人忍俊不禁的场景一般,
捧腹大笑。

  云初晨看着她在那大笑忍不住转头问安洁莉娜,「安洁,你朋友发病了吗?」

  「这……她有时候是这样的……」安洁莉娜也不知道奥黛丽为什么笑成这样,
不过朋友当了那么多年,大概和以前的某个情况类似。

  不仅是两人,杜康也懵逼了,他本以为这女团长神兵天降般出现,会马上把
自己保下,结果这姑奶奶却在这莫名其妙的笑个不停。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极其怪异。

  几分钟后,奥黛丽终于停下来,她抹了抹眼角因为大笑而流出的眼泪,整理
了下个人形象,随后说:「事情的大概情况,我基本清楚,现在我有个问题想问
问云初晨先生。」

  「我?」云初晨不懂她有什么可问的。

  「云初晨先生,你愿意来我身边协助我吗?」奥黛丽看向云初晨。

  「你有病吧?得治。」云初晨觉得这女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从她进这个房
间开始做的事和说的话就没有正常过。

  「那就是拒绝咯?」听到云初晨这样的回答,奥黛丽也不气恼,再问。

  「奥黛丽,你到底想干什么?」连安洁莉娜也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了。

  「我没理由答应吧?」云初晨说。

  奥黛丽点点头,随后走到双方之间,将杜康挡在身后说:「那就行了,我不
会让你们杀杜康的。」

  杜康听到后,心中狂喜。

  安洁莉娜则一脸惊讶的问:「奥黛丽,他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做的?」

  「小娜,云初晨刚刚拒绝了我,那也就是拒绝了我的帮助,拒绝了和我站在
一边,那我保和我一边的杜康,有什么不对吗?」奥黛丽笑着问安洁莉娜。

  「可……」

  安洁莉娜一时语塞,确实刚刚云初晨直接拒绝了奥黛丽,而一旁的云初晨则
沉默不语,他不觉得此时他改口奥黛丽就会帮他,那不过是她想保下杜康的借口
罢了。

  「而且啊小娜,我们和这两人都是参加了这次天能大会才相识的,你和云初
晨可以那么亲密,我为什么不能和杜康更加亲密呢?」奥黛丽牵住了杜康的手,
「说实话,我还真的挺喜欢他的,所以你们要是敢对他出手,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跟我的蔷薇军团过不去。」

  安洁莉娜当然不可能贸然对奥黛丽动手,且不说两人的关系,就说说奥黛丽
本身。

  奥黛丽·罗斯菲尔德,美艳无双的蔷薇军团长。

  二十七岁的她在二十三岁成为团长,当时在全世界掀起哗然。

  蔷薇军团是西方大陆的最强国——铁翠王国里一支强大的女子军团,也就是
说所有的军团成员都是女性,而能够成为团长的女性,毫无疑问是一定要在军事
能力与个人实力上名列前茅的。

  有人说,竞选蔷薇军团团长,和雪冬帝国选拔女武神一样,是在选择国家女
性的强大象征。

  在当年的模拟选拔战中,奥黛丽带着分配给她的部队,不费一兵一卒,就将
其他两位竞争对手的部队,全部拿下,惊艳全场,顺理成章的将团长之位拿下。

  且她开始担任团长后,整个蔷薇军团的凝聚力大幅度提升。

  「所以你非保护他不可咯?」这时,云初晨开口问。

  「呵呵~云初晨先生,我在想,假如说是我和杜康要杀你,小娜她也会这样
毫不犹豫的保护你吗?哪怕是我们必须面对雪冬的军队。」奥黛丽的这句话可不
仅是自己在想那么简单。

  云初晨听到后,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安洁莉娜,却发现安洁莉
娜也在看他,可他却读不懂那双蓝眼睛里的内容。

  如果此时是杜康和奥黛丽要杀自己,她会不顾一切的保护自己吗?说实话云
初晨居然有点在意,但他毕竟不是个只会让女人保护的人,所以他不指望安洁莉
娜当场就说她会。

  安洁莉娜没说什么,回过头接着看向奥黛丽二人。

  随后云初晨也看向奥黛丽一字一句用力的说:「管好他,否则我会忍不住直
接把他宰了,哪怕得罪蔷薇军团。」

  「嗯,我相信你能做到,你放心,我们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奥黛丽倒是
不去质疑云初晨能否做到。

  随后,云初晨冷冷的瞪了杜康一眼,转身从门口出去了。

  「哎……」安洁莉娜无奈的看了自己的友人一眼,也跟着出去了。「太好了,
团长!我就知道你会对我好的。」杜康兴奋的抱住奥黛丽。

  可奥黛丽却一脸严肃认真的说:「杜康,你要记住,云初晨是真的想杀了你,
而我也不过是一时借着军团来威胁他罢了,一时能威胁不代表一世能威胁,我对
你确实有好感,但也没有到放纵你胡作非为的地步,你也给我管好你自己,别给
我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额……是……」杜康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我去洗个澡。」说着,奥黛丽就走向浴室。

  云初晨沉默的走在前边,没能杀掉杜康确实让他相当自责,自己还是太不成
熟也太不果断了,应该一进去就把他杀了,根本没必要说那么多废话。

  安洁莉娜跟在他的后边,看到云初晨这般沉默,她也什么话都说不出,察言
观色是她所擅长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脑子里在纠结那个自己会不会不顾一切也要救云初晨的问题。

  就在奥黛丽问出来的那刻,她就开始纠结了,她没能果断的给出一个答复,
她转过头想看云初晨的表情,却发现云初晨也在看她,眼神里尽是期盼,可自己
什么都没说,自己逃避了。

  他会失望吧?他那么期待能得到个答复,奥黛丽能那样对杜康,是因为两人
发生了关系吗?难道是因为我和初晨没有到能够踏出那一步的关系所以才……

  「安洁你怎么了?」直到云初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洁莉娜才回过神,云
初晨一脸关切的看着她,而不知什么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不,我没事!」安洁莉娜笑笑。

  「笑得这么勉强,不像你。」云初晨替她拨开被风吹到脸上的发丝,「你在
意那女人说的话?」

  「是有些啦。」

  「你不必在意的,我们的关系还有两天就结束了,到时候你就不用纠结这个
问题了。」云初晨淡淡的说。

  「嗯……也是,你说得对。」安洁莉娜点头,可云初晨很平淡的说出这句话
时,自己却觉得心里空空的。

  「按年龄来说,你是姐姐,有的事情不用我这个弟弟来教吧。」

  安洁莉娜也才想起来,自己比云初晨大了五岁,可刚刚自己的表现却不像那
么回事,她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给他这种保证,可既然时间已经不多了,
那过多的纠结也是无用的。

  随后她嘴角掀起一抹狡黠的弧度,趁云初晨没反应过来环住了他的脖子,用
一个吻堵住了他想说的话。

  这是两人第三次接吻,明明不是真正的情侣或爱人,却接了三次吻,安洁莉
娜觉得这种和云初晨有些暧昧不清的关系很有意思,而和他接吻时就好像是自己
欺负了他一样,殊不知对云初晨来说,他觉得自己占了便宜,还赚大了,皇女的
吻,有了这次可能就没下次了。

  这一吻比云初晨想象的更久,他刚想伸手抱住安洁莉娜的纤腰,安洁莉娜就
一把推开他,露出一副不让你抱的表情。

  「到此为止!」然后她好像很开心的转身就跑。

  「安洁等等!」云初晨想叫住她。

  「就不……哎呀!」她穿的是高跟鞋,这是云初晨想提醒她的。

  虽然没有扭到脚,但是鞋跟断掉的时候,她安洁莉娜也差点摔倒,不过她身
体反应很快,避免了毁容的危险。

  当回到酒店套房时,云初晨将她从背上放下来,高跟鞋坏掉后,安洁莉娜索
性让他将自己背回来。

  安洁莉娜那双好看的白嫩脚丫踩在地毯上,让云初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么冷的天,刚刚就在外面走很久了,先去洗个热水澡吧?」云初晨用老
父亲的口吻说。

  「我没那么怕冷,也不是小孩了。」安洁莉3 娜嘟嘴。「而且,真怕我冷,
你刚刚在外边就该脱掉外套披到我身上。」

  她这一说,云初晨才想起来,自己穿着礼服外套,而刚刚安洁莉娜却只穿了
礼裙。

  「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一拍自己的脑袋。

  「今夜的初晨,男友失格!」安洁莉娜双手比叉号,「有没有补偿?」

  云初晨想了想说:「我做碗汤面给你吃?」

  「你厨艺好吗?」安洁莉娜问。

  「挺好的,我经常做给晚华吃。」云初晨的话脱口而出,可说出口才意识到,
现在和他说的是他的临时女友,临时的女友,也是女人。

  「嗯,用心点,最好加点爱进去。」安洁莉娜的笑容里蕴藏着的杀气,云初
晨很明显的感受到了。

  「遵命!」云初晨跑去买东西,不久后提了一大堆东西回来,即使是夜晚,
园区内也有售卖食材的地方。

  云初晨热油后将香葱倒入锅中炝锅,等葱味出来后,他将切好的西红柿丁倒
入锅中用中火翻炒,随后倒入一勺盐一勺糖再加点番茄酱,翻炒到西红柿出汤了
再倒入清水盖上锅盖,等它煮开。

  安洁莉娜看到他这通熟练的操作,心想他应该给都晚华煮了很多次了。

  她来到云初晨身边,跟他一起看着锅中正在煮着的番茄汤,安洁莉娜并无做
饭经验,所以她不知道还要煮多久,但看云初晨的表情似乎没有那么快,她很想
尽快的尝到云初晨煮的面。

  「等不及了?」云初晨看她都快流出口水了。

  「还好。」这时安洁莉娜又开始装高冷了。

  「生日打算去哪过?」

  「不知道诶,以往都是一堆高官贵族来到皇宫里献贺礼之类的,真的很无聊。」

  「我做菜给你吃好吗?」云初晨询问安洁莉娜的意见。

  「等我先确认你做的东西好吃再说。」嘴上说着,安洁莉娜心里却很高兴。

  「想要什么礼物?」云初晨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傻,人家皇女大人会缺礼物?
礼物这东西估计多得都堆不下了。

  「你送的都行。」

  「那我送自己怎么样?」云初晨耍贫嘴了。

  「好啊,你以后就跟我着我回皇宫,在我的忍冬宫里当男宠好了。」

  「那还是算了。」云初晨想象着自己穿着奇怪的衣服,然后给安洁莉娜当马
骑,在皇宫里爬来爬去的样子,想归想……居然还有点期待?莫非自己其实还是
个受虐狂?

  随后是一小会的沉默。

  「你穿礼服西装很帅。」安洁莉娜先开口了。

  「是吗?一年前我还是个穿着大短裤和休闲鞋就可以横着走天下的人。」云
初晨回想过去,觉得自己确实稍有不同。

  「从认识你到现在的几天你穿的都是西装,你就是个行走的西装架子,你这
身材太适合了。」安洁莉娜打量着云初晨那被礼服西装包裹着的修长身体。

  「是你挑得好。」云初晨恭维。

  「嗯~这倒也是关键因素啦。」安洁莉娜对此很受用。

  汤水终于煮开,云初晨拿起盖子将面条放进去,然后用筷子搅匀,等了两分
钟,打入鸡蛋,小火又煮了两分钟,等到鸡蛋稍稍凝固时,云初晨调到大火,直
到面煮好。

  他又往里倒了些香油和香菜来提味。

  云初晨端着面来到餐桌时,安洁莉娜已经拿着筷子坐在椅子上等了。

  这碗香气扑鼻的西红柿鸡蛋面,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做法之一,但也让云初晨
做得如同珍馐美味般,惹得皇女大人口水直流。

  这碗面最特别的在于,它是云初晨专门为她煮的。

  「感谢云大厨赐给的面条。」安洁莉娜诚心祷告,拿筷子夹起冒着热气的面
条,轻轻吹凉后送入口中细细咀嚼。

  「怎么样?」云初晨问。

  「嗯~我觉得可以让你做菜了!」安洁莉娜对云初晨煮的面给予了肯定,然
后又夹起面条吹吹。

  「别吃太快烫着。」云初晨说,虽然皇女大人一开始的吃相还很淑女,可渐
渐的就原形毕露了,埋头吸溜吸溜的吃着面。

  安洁莉娜也就没空回应云初晨了,两人就这样坐在餐桌旁,一个吃面一个看
着另一个吃面,两人坐得很近。

  云初晨侧身斜靠餐桌坐着,一边手臂用手肘撑在桌上,然后用手掌撑着自己
的脑袋,他认真的看安洁莉娜咀嚼时的样子,不再装淑女的吃相虽然很随意,但
是也真的很好看,只能说美女自带滤镜吧。

  而安洁莉娜吃着吃着发现云初晨不说话了,便抬头望向他那边。

  「你也要吃吗?」安洁莉娜问,毕竟是他煮的面,不能一口不给吧?

  「嗯。」云初晨姿势不变。

  「唔……喝汤行吗?」安洁莉娜还是有点舍不得面条。

  「都行。」

  「都……嗯?」安洁莉娜发现,虽然云初晨一直在回答自己的问题,但实际
上他的注意力并不在此,而是在看自己吃东西样子,想到这,她又心生一个调戏
他的想法。

  「来吧。」安洁莉娜将碗端给云初晨,云初晨接过来,小心翼翼的喝着汤,
而安洁莉娜则悄悄地把手伸到他腰间,趁他没有注意,对着他腰间的肉就是一揪。

  云初晨完全没想到安洁莉娜会这样做,刚刚入嘴的汤,直接喷了出来,还好
安洁莉娜躲得快,但得逞的她发出了开心得笑声。

  「你……」云初晨很无奈。

  「哈哈哈~怎么了?姐姐给你汤喝你太激动了吗?」安洁莉娜还故意摆出一
副担心的表情。

  云初晨一看自己衣服,得,上边全都是汤汁,甚至白衬衫的颜色都变了。

  「诶……」他站起身,把外套和衬衫都脱下来,全部丢进洗衣机里。

  安洁莉娜出声打趣道:「你现在和我一样清凉了。」

  太小看她了,自己还是太小看这个皇女大人了,云初晨极力的掩饰自己内心
的悲愤,能和那个疯批女人成好朋友,那她本身也正常不到哪里去,两者之间必
然是有共通点的。

  转身进房,给自己套上一件长袖衣服,整个套房里开了暖气,没有必要穿很
多件衣服,然后拿出一件外套来给皇女大人披上。

  「房里开了暖气也要记得穿衣服。」云初晨对着刚刚才整过自己的安洁莉娜
说。

  「初晨不仅像个老父亲,还像个妈妈一样。」安洁莉娜吐槽。

  「那是我管得太多了?」云初晨想把她身上的外套拿走。

  「别!就这样,挺好的。」安洁莉娜闪身躲过他的手,将外套裹紧。

  「我去洗澡了,自己会洗碗吧?」云初晨不等安洁莉娜回答,转身进了浴室。

  看着他的背影,安洁莉娜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惹他生气了。

  云初晨倒不是生气了,而是觉得心很累,虽然杀了杜不凡后,中枢的人很快
来把他的尸体收走了,但没能把杜康也杀了,却让他很是气恼,毕竟杀杜不凡是
考核,他真正想要杀的是杜康。

  而且杜不凡那莫名其妙消失的记忆,让他很是在意,按道理来说是不应该的,
整个历史上,人死后通过记忆驭能读取别人记忆的案例不在少数,杜不凡这里的
记忆没理由就这样没了,那就肯定是有人躲在背后做了什么。

  越想越烦躁。

  云初晨打开喷头,任由落下的水流冲刷自己的身体,洗热水澡是能让人浑身
放松的。

  冲洗干净后,他踏进了放有热水的浴缸里,自从都晚华离开学校后,他偶尔
会泡澡,因为都晚华喜欢泡澡,这样做能让他觉得都晚华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现在都晚华被康士顿带回学校了,他的一颗心落得平静,他也不是真的不介
意晚华跟别人做过,但想到晚华爱的还有自己,他就感觉一切都不重要了,可是
杜康不死,让他很不舒服,就像是治病不治病根一样。

  不知道晚华现在在做什么,岁溪学姐应该会照顾好她吧,真的好想快点回到
她身边,要不要试着用金刚石看看?

  云初晨最终选择放弃,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会更想晚华,那接下来两天估计没
法给皇女大人的这一周来个完美收场,惹她生气就不好了。

  都晚华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怀里还抱着云初晨买的抱枕,身上披着
云初晨的毯子,这让她觉得云初晨就在身边,不得不说两人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
真的一样。

  初晨还有两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就又能一起生活了吧。

  这时,院子的门铃却响起来了,都晚华想想觉得是岁溪回来了,岁溪没有钥
匙,每次回来都必须按门铃。

  她起身打开房门来到院子,直接把院子的大门给打开了。

  可接下来,她却呆立当场,门外站着的不是岁溪,而是一个大概一米八,虽
然看起来年龄很大了,但却仍显得很挺拔的老人,老人身穿着的和服,无风自动。

  「你怎么……」都晚华没想到他会直接来东方院。

  「怎么了夕雾,我才刚离开几天,你就不懂尊重长辈了?都不会用敬语了。」
老人的语气里带着长辈责怪晚辈感觉。

  「我……没有……」都晚华不敢反抗,因为上次自己反抗时的下场,至今都
记忆犹新。

  「你也不用指望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来救你了,她也自身难保了。」老人的
话语断绝了都晚华最后的期盼,他缓缓上前,将浑身发抖的都晚华搂进自己的怀
里,「我要惩罚你才行。」

  然后他看看都晚华身后的房子说:「就在这充满了你们回忆的地方吧。」

  老人带着都晚华走进房子里,也没见他做出什么动作,院子和房子的门就关
上了,仿佛有某个看不见身影的诡异之物,替他把门关上了。

  「嗯,真是温馨啊,我风真家就没有这种感觉。」老人打量着房子里的环境
和布置,「可你很快就得习惯没有这种温馨感的屋子了。」

  「风真先生……」都晚华似乎想说什么,可老人却给她递来一个如刀般锐利
的眼神,她赶忙闭嘴。

  「我叫什么名字?」老人问。

  「风真太郎……」都晚华回答。

  「那你叫什么名字?」老人又问。

  「夜泷夕雾……」

  「告诉我你的身份。」老人看似平缓的语气带着强硬。

  「我的身份是……风真太郎的未婚妻……」都晚华咬咬牙,说出了那个自己
不愿承认的身份。

  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当年她驭能失控,误杀了她在风真家族的好友风真
友香,那件事几乎让夜泷和风真两个家族开战,幸亏有当时正好在墨樱的康士顿
调解。

  风真太郎想以都晚华为无法控制驭能的危险驭能者为由上报给中枢,作为母
亲的夜泷琉璃肯定不同意,毕竟谁都知道,一但被判定为危险驭能者,不是被执
行者直接处决,就是被关进驭能者监狱里,要么在里边等死,要么在里边变成实
验样本,少数能出来的人,都被做了针对脑部神经的手术,一辈子都是傻瓜。

  但风真太郎又很「慷慨」的,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让夜泷夕雾也
就是都晚华,嫁入风真家族,而这个办法甚至得到了墨樱国国主的同意,毕竟两
大护国家族开战,那么事态可能将走向无法掌控的境地。

  不过当时的风真家,并没有一个和夜泷夕雾岁数相仿的男性子嗣,最后由墨
樱国主决定了夕雾在二十岁的时候,如果作为族长的风真太郎还活着,就嫁给他。

  夜泷琉璃只能相当无奈的答应了,作为母亲,她始终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
被处决或者入狱受苦,而夕雾本人,也完全没有自己抉择的机会。

  早些年她也见过风真太郎,但次数不多,直到去年,她被风真太郎以此要挟,
前往中枢城担任一年的执行者,这个老人就正式成了她的噩梦。

  「现在,把你的衣服全脱了,转身把屁股翘起来。」风真太郎的命令不容置
疑。

  都晚华只能照做,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将自己雪白而美丽的身体,暴
露在这个老人眼前,然后转身背对着他,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嗯?!」当风真太郎看到都晚华本该精致而美丽的娇嫩菊花蕾,已经不复
完璧时,他勃然大怒,「你果然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啊,我才离开几天你就真的便
宜了那个小鬼!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都晚华一听就慌了神,她赶忙转过身恳求风真太郎,「不要!不要杀他,都
是我的错!是我没听话,求求你不要伤害初晨!」

  风真太郎真的做得出来,这她相当清楚,而云初晨则不会是风真太郎的对手。

  「你还真是痴心一片啊……想要我不杀他?可以,但得看你的表现了!」风
真太郎解开自己的和服带子,将其敞开,露出了自己与年龄不符,颇为健壮的身
体,而一根黝黑粗壮的巨蛇,则在他的胯下沉睡着,但也只是暂时而已,只要他
愿意,那巨蛇随时都可以苏醒,而他眼中那掩藏已久的癫狂和变态的占有欲则在
此时浮现,「你知道该怎么做!」

  「嗯……」都晚华点点头,然后缓缓的双膝跪地,用自己娇嫩的双手,去捧
起风真太郎那沉睡的黑蛇,然后抬起头,将那本还疲软的黑蛇,轻轻贴到自己的
脸上,贴到自己的额头,自己的鼻子,自己的嘴唇,用嘴里呼出的温热香气去温
暖它,让它从冬眠中苏醒。

  「嗯?」刚吹干头发出来的云初晨,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可这种感觉转瞬即
逝,只是一下子就消失了。

  皇女大人此时在她房里的浴室洗澡,他释放精神探测,确认了一定范围内安
全后,这才稍稍放松警惕。「初晨,你来一下!」可这时皇女大人却喊他了。

  「怎么了?」云初晨走到她浴室前问。

  「你拿张凳子在门外坐一下,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听她的语气还挺严肃
的,云初晨应了一声,赶忙去拿了凳子来。

  「可以说了。」云初晨坐好。

  「初晨,有些困惑着我的问题你能不能给我解答下?」

  「可以。」云初晨觉得应该是和驭能有关的,「有什么就问吧。」

  「首先,你是不是双驭能者?」安洁莉娜倒是直入主题。

  果然,云初晨没觉得意外,「对,我是双驭能者。」

  「精神探测和视觉屏蔽属于哪一个驭能?」

  「属于我最主要的驭能『王冠』。」

  「王冠?」安洁莉娜似乎没听说过这个驭能,随后她没有说话,只是关掉了
淋浴喷头,好像是在往身上涂抹沐浴露的样子。

  云初晨的听力还不错,所以大概能听到,里面的安洁莉娜正在将揉搓出的泡
泡涂满全身,然后按摩着自己滑嫩的皮肤,那画面云初晨只是想想就觉得香艳。

  「还有你是不是把杜不凡的驭能拿走了?那是你的第二个驭能?」

  「是拿走了,那个能力叫王权,可以拿走和复制别人的驭能,甚至可以把拿
走的驭能再放到另一个人身上。」

  接下来,两个人就隔着一道浴室门,一问一答,安洁莉娜的问题很多,只不
过从最开始很严肃的咨询驭能问题,渐渐变成咨询个人兴趣爱好了。

  云初晨也就由着她问,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什么不好说的。

  但全程都是安洁莉娜问,渐渐的安洁莉娜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把人家的
底都快掏光了,不告诉他点什么好像不太好。

  「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这……」云初晨一下子居然不知道问她什么,其实这些天皇女大人的兴趣
爱好啥的他基本都知道了个大概,但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有不少在意的事情,他问
道:「你为什么要当女武神?」

  安洁莉娜倒是没想到云初晨在意这个,她思考片刻后才回答说:「因为我母
后是女武神呀?」

  「因为你母后?」已逝的叶卡捷琳娜皇后是上代女武神,云初晨是知道的。

  「对啊,我可喜欢我母后了,从小到大都觉得她又强大又温柔,还是个大美
人!」谈起妈妈,安洁莉娜给云初晨的感觉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普通女孩,她是真
的很喜欢妈妈,也真的很想念妈妈。

  「看来你母后对你很好啊。」

  「那当然,母后经常会带我和皇姐出去玩,然后她还会抓野鸡、野兔什么的
烤给我们吃,她可厉害了!我从小就决心成为和她一样的女武神。」

  「那我觉得你做到了。」

  「是吗?」安洁莉娜欣喜的问。

  「你很强大,也很漂亮。」

  「等下,我不温柔吗?」

  「我觉得你的温柔大概率和你母后不太一样。」

  「噢,你就是嫌我不够温柔呗?」这个时候安洁莉娜完全就是个普通女生了。

  「不,因为我喜欢现在的安洁莉娜,如果安洁莉娜变得太温柔,那就不是我
喜欢的安洁莉娜了。」云初晨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你……喜欢的?」

  「咳咳!喜欢和喜欢的意思不能一概而论。」云初晨反应过来。

  「诶~小弟弟不好意思了?姐姐不介意哟~年下什么的。」

  「话说你姐姐怎么不当女武神?」云初晨赶紧转移话题。

  「皇姐啊,她在战斗方面的天赋不高,但治理国家方面却很有一套,父皇的
身体越来越差了,却总说她还需要再锻炼锻炼。」安洁莉娜清洗掉了身上的泡沫,
「我皇妹嘛,年龄小,胆子更小,也就更不合适了。」

  「你妹妹谁来照顾?」

  「皇姐和我,还有女官,不过皇姐更多,皇姐又当姐姐又当妈妈的,不过她
现在也十一岁了,不用那么费心照顾了。」

  「那你父皇呢?」云初晨问。

  「父皇,自从母后去世,他的性格就变了很多,而且身体情况也突然变得糟
糕,虽然还是会关心我们,但更多的时间是做自己的事,或者在进行着治疗,但
是重大节日还是会陪着我们。」

  「那还挺好。」

  「话说你现在是给中枢办事吗?我记得你还是东方院的学生吧?」安洁莉娜
打开门,身上穿着浴袍,两条光洁的长腿上还有水珠滑落。

  「这次算是学校考核。」安洁莉娜这一问,倒是让云初晨自己都稍微困惑了
一下,这次的任务是中枢给康士顿,再由康士顿给自己的,虽然中间隔了一层,
但自己似乎也算是为中枢办事?

  这还是云初晨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似乎从进东方院以来,除了学习和训练,
就是听康士顿的话去做这做那的,而这次因为晚华的事情。自己根本没有多想,
就接受了这个看起来不太符合常理的考核。

  按道理来说,以杜不凡的实力,中枢应该派一个经验丰富的人来处理他,可
为什么要派自己这种新人?且不说还能找帮手这事,要是像已经发生过的那样,
人基本上算是安洁莉娜解决掉的,那这考核到底考验的是什么?

  云初晨陷入了沉思,康士顿老师了解自己的情况,所以才指定的自己,可杜
不凡那样的人,中枢应该确保能彻底杀掉他才对。

  中枢,到底想做什么?

  此刻云初晨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了,这些疑问还需要一个个去解开和证实。

  而且一直以来,云初晨都对自己的驭能抱有疑问,自己怎么会有那么高权限
的驭能?

  安洁莉娜看到云初晨陷入了沉思,也没有打扰他,只是拿长毛巾将自己的头
包起来,坐到床上看起电视。

  等云初晨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发现安洁莉娜早就看电视去了,也赶忙起身把
凳子放回原位。

  「自由国又发生枪战和爆炸了。」安洁莉娜说。

  「我倒不觉得奇怪了。」云初晨走过来也盯着电视,电视里的记者采访着枪
战发生地的幸存者,他们眼里饱含恐惧,也带着绝望,毕竟有那个人会对一个天
天发生帮派枪战和枪击事件的国家还抱有希望呢?而所谓的自由,在这个国家里
根本一文不值。

  再自由,没有一个令人安心生活的环境,那也是无用的。

  中枢虽然掌控着整个五陆,但从来不干涉各个国家的内政什么的,只有某个
国家看起来要向别的国家发起战争时,他们才会派人去解决。

  「一个让人民感到绝望的国家,最后势必会走向衰败。」安洁莉娜感叹,虽
然她是雪冬帝国皇女,但她还是替那些饱受摧残的普通民众感到不值。

  这便是云初晨所喜欢的,属于安洁莉娜的温柔,并非是一定要柔声柔气的说
话,才能算是温柔,这种无意识之间流露出的温柔,更让云初晨喜欢。

  毕竟人是可以伪装自己的。

  「哎……」云初晨叹口气,准备回自己的房间里。

  「初晨你等下。」吹干了头发的安洁莉娜叫住了他。

  云初晨疑惑的回头,只看到安洁莉娜走过来将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让我这样靠一会。」安洁莉娜轻声说,语气里带着疲惫,更多的战斗也同
样给予了她更多的疲惫。

  云初晨也就没动,让她这样靠着,也没有去抱住她,他知道安洁莉娜此时应
该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但这一靠就是十多分钟,然后云初晨就发现她睡着了,这样站着也能睡,不
愧是女武神。

  云初晨轻轻的挪开肩膀,趁她倒下前,将她抱起来,然后放到床上,替她盖
好被子。

  「晚安,皇女殿下。」他轻声说,然后抬手轻抚一下安洁莉娜的头,关掉了
电视和房间的灯,关门出去了。

  披上一件外套,打开客厅的推门,走到外边的露天泳池,他当然不会在此刻
下水游泳,他只是想看看夜晚的中枢城,而泳池旁算是最佳地点。

  他刚来驭能天时,一方面带着对那些欺辱姐姐的人的痛恨,另一方面带着对
这个新世界的好奇。

  可他后来觉得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去了,那种对姐姐的愧疚,就成了出现在他
梦境里的绝望。

  同时开始渴望自己从未有过以及失去的东西。

  用一句康士顿私底下的评价来说,他就是一个渴望爱与被爱的死小孩罢了。

  即使穿上西装再帅,也不代表成长,这样的死小孩,只需要找一个年龄上合
适的人去爱他,他就心满意足了,即使一个不够,也有第二个和第三个。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