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主任的性事

 
   三個月前,我結束了婚姻,也失去了工作。在兒子,女兒同情的眼光中,我
度過了最頹廢,最沮喪的三個月。

終於,我在女兒關心的眼中清醒了。深深覺悟到昨非今是的我,開始認真的
尋找工作機會。

總算天從人願,我在一家小型的飲料公司找到了新的工作。雖然我是新進人
員,但憑著我多年的工作經驗,和當過經理的履曆,我輕松的當上了一個營業所
的主任。

說實在的,這個營業所還真爛,業務毫無斗志,會計漫不經心,但我憑藉著
以往工作的經驗,拼命的開發新客戶,讓業務員從早忙到晚,開始時,業務們對
我很不服氣,又對我增加他們的工作量很不滿.
但隨著薪水的增加,怨言變成了
稱贊,他們也開始習慣了早出晚歸的生活,而我也習慣了每天去拜訪客戶。

唯一我受不了的,就是那個會計了。

那個會計叫黃恩美,才三十二歲就有一個兒子十三歲了,長得倒很漂亮,留
了一頭及肩的長發,有點像楊林,身材也很好,我估計應該有36D、25、3
5。這樣一個美人卻整天板著一張臉,說話也很冷冷的,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
她似的。只有她兒子來看她時,她才會露出她的笑容。

聽業務們說,她跟她老公的感情不好,已經在談離婚了。

她雖然沒有給我好臉色看,但禮貌倒也不缺,只是那冷言冷語老是氣得我胸
口悶悶的。

我們這間營業所的格局還不差,有三房兩廳一廚雙衛。除了客廳作辦公室,
飯廳作倉庫外,一間房被我們改爲娛樂室,說是娛樂室,其實也只是放了一架電
視,一台錄放影機,和幾張椅子而已。

一間房我放了一張床,給業務休息,另外一間房我便改裝爲自己的房間,忙
時,我便睡在這里.
而且這又有廚房,一切都很方便。

一天我剛跟客戶應酬完,一看時間才兩點多,平常我都是四點多才回營業
所,今天心想沒事,就提前回營業所,把事情交代一下。

回到營業所,鐵門竟然關起來了,我不免生氣,心里想:「這黃小姐也太離
譜了吧!兩點多了還沒回來。」

我拿遙控器開門,鐵門打開來了,我沒等鐵門完全打開,就鑽了進去,沒想
到我卻看到黃恩美的兒子,慌慌張張的從后面的倉庫跑出來,還正在把衣服往褲
子里面塞,我剛想問他,他媽在哪里,他卻匆匆忙忙的向外跑,一邊喊著:「主
任伯伯好。」一下子已經跑不見了。

我心想:「這小鬼在緊張什麽?」她兒子叫小傑,那時正是暑假,她的兒子
常來找她,我們還滿熟的,倒不會覺得奇怪。

沒理他,我回到位子上,準備把報表整理一下,卻看到黃恩美臉紅紅的也從
倉庫中走出來。

我嚇了一跳,因爲我的經驗告訴我,她臉上的紅,分明是春情未退的潮紅,
可是剛剛是她的兒子和她在里面啊!

我傻傻的看著她,她也發現我的異樣,臉變得更紅了,但卻不敢看我,強自
鎮靜的工作著。

她越假裝,我越疑惑,我的心,朝著禁忌的領域傾斜。

隔天,我故意忙到五點多才回到營業所,看完報表已經六點了,大家都下班
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把鐵門關上,確定沒有人之后,我開始把我昨天買的針
孔攝影機的鏡頭,分別在大廳和倉庫、廁所裝設好,尤其是倉庫,我認爲那一定
是主戰區,所以我在那里裝了兩個。

第二天清晨我照往常一樣工作著,這一天,黃恩美穿了一件白襯衫,一件合
身的藍色窄裙,把她姣好的身材表露無疑,看的我心癢難耐,但我知道,如果事
情如我所想,那我大有機會一親芳澤。

我若無其事的工作著,等下班后我迫不及待的馬上把錄影帶放出來看。我一
直按快轉,八點半時營業所已經沒人了,但她兒子一直沒出現,我並不急,因爲
暑假快結束了,如果事情跟我想的一樣,那她兒子一定忍不住,一定會來。

終於在十點五十分時,她兒子來了,看到小傑,她竟然對小傑送上一個媚
笑,說:「壞兒子,今天這麽早來啊,還沒到休息時間呢。」那股媚態,和平常
冷冰冰的態度,簡直判若兩人。

我還在驚訝中,小傑的舉動更讓我嚇一跳,他按下鐵門開關,然后竟然在鐵
門尚未完全關下來之前,就一把就將他母親抱住,惡狠狠的吻下去,兩手在他母
親的背后,臀部上下撫摸。而黃恩美也吐出香舌,和兒子的舌頭作法國式的熱
吻。而且還盡情的擺動身軀,方便兒子的愛撫。

我沒想到一下子就看到如此香豔的畫面,胯下的肉棒一下子就勃起漲大了。

她們吻了快三分鍾才分開,小傑一臉淫笑說:「當然是因爲想念我的媽媽
啊,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麽想你。」

黃恩美啐了他一口:「少來了,你哪是想媽媽,是想干壞事吧。」

小傑嘻皮笑臉的:「就是想(干)啊。」那個干字念的特別重音,同時雙手
抓著黃恩美的屁股,然后還向前頂了兩下,真是露骨的很。

我看得越來越興奮,忍不住伸手抓住我的肉棒搓揉了起來。倒不是我沈不住
氣,而是離婚三個多月,我根本就沒有性生活。尤其在我眼前上演的是母子亂倫
的戲碼,這讓我更加感到刺激。

小傑又開始上下其手了,黃恩美被自己的兒子摸得嬌喘籲籲,滿臉潮紅,我
不由驚訝她的敏感,也或許是母子相奸的禁忌,更加刺激她的感官。

黃恩美嬌喘的說:「小傑……小傑啊,你乖呀,你先等一下啊,小傑……」

小傑並沒有停手,反而開始脫起自己媽媽的衣服,一邊哀求的說:「媽,拜
托啦,我等不及了啦,我昨天沒來,整天都在想你,做什麽事都提不起勁來。拜
托啦,我們先來一次啦。」

黃恩美無奈的說:「真被你這孩子纏死,好啦,你先坐下,讓媽先幫你一
下。」

小傑笑嘻嘻的把褲子一脫,坐在我的位子上,看不出來這小子才十三歲,那
肉棒就有五寸長,粗細也頗有可觀,不過比起我的胯下八寸神龍,仍然是小巫見
大巫。

黃恩美跪在小傑的兩腿之間,小嘴先親了龜頭一下,又媚了小傑一眼,才將
整支肉棒含入口中,開始上上下下的幫自己的兒子口交。小傑兩手向下攀上了黃
恩美的胸部,揉捏了一會,小傑解開了黃恩美的襯衫,36寸的豐乳被藍色的胸
罩包著,顯得更加雪白動人。

小傑很快的把襯衫脫掉,又三兩下的把胸罩扒掉,只可惜因爲角度的關系,
我看不見黃恩美的乳頭長什麽樣子。

這一幕真是太刺激了,我一邊看,一邊已經把肉棒掏出來打手槍。

小傑開始呻吟起來:「媽……你的舌頭舔的我好爽,喔………再來,再來,
喔……」

黃恩美的眼睛也開始迷離了起來,看得出來,她也開始動情了起來,那副神
態竟是如此妖媚嬌豔,渾身上下散布著淫靡之氣。

「媽,你的小嘴真厲害,我快要出來了……」小傑顯然已經是快到極限了。

黃恩美連忙吐出兒子的陰莖:「小傑,你忍一下……」話還沒說完,小傑的
陽精就不受控制的噴了出來,小傑畢竟還小,還不到三分鍾,就被自己的母親解
決了。

黃恩美來不及閃開,被小傑的精液射了滿臉,還順著黃恩美修長的美頸流到
乳房上。我看到小傑精液的量竟然有那麽多,嚇了我一大跳。聽她們剛剛的談
話,她們母子應該是天天都干,竟然還有這麽多的量,真不愧是年輕人啊。

只是黃恩美被射了滿臉,而自己的情欲卻還沒得到舒解,不禁大發嬌嗔:
「小傑你這小鬼,教你忍一下,你卻噴了媽一臉,現在怎麽辦?」

小傑也有點不好意思,連忙把黃恩美扶起來,親吻她滿是精液的嬌臉,陪笑
說:「媽,對不起啦,實在是因爲你太迷人了,我才會忍不住。不過沒關系,你
再幫我一下,我馬上就又可以了。」

黃恩美笑了起來,一點小傑的額頭:「你這小鬼,噴了我滿臉還要我幫你,
先說好,你再這麽快,媽就把你的小弟弟剪掉,那麽沒用的東西,不要也罷。」

小傑一臉受傷害的表情:「媽,你怎麽能這麽說,好,我會證明(他)的威
力,讓你想起來(他)帶給了你多少的快樂。」

聽到兒子說的有趣,黃恩美淫媚的說:「光說是沒用的,兒子,來吧!你媽
在等你哦。」

小傑受不了激,又抱著黃恩美亂摸亂親,好像立刻就要上馬.
黃恩美被小傑
弄得喀喀嬌笑說:「小傑別急,這里不好,萬一主任又提早回營業所,跑都跑不
掉,我們還是到里面倉庫好不好」

小傑二話不說,就拉著黃恩美往倉庫去。

我馬上把倉庫的畫面調爲全畫面,我預料她們一進來就有好戲看,果然,小
傑一進倉庫就把黃恩美脫了精光,我終於看見了全裸的黃恩美了。

雖然黃恩美已經是生過小孩做了媽媽了,但是她的身材保持的真是不錯,乳
房又白又大,看著她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劇烈的搖晃著,幻起一陣臀波乳浪,可
見彈性極佳。

小傑這時根本不用母親的幫助,已經又擡起頭來了,他一把將黃恩美推趴在
飲料箱上,從背后將自己的陰莖插進母親的騷穴里,然后二話不說就拼命的做活
塞運動。黃恩美被他撞的乳房亂抛,淫聲不斷,一直叫著:「小傑……你慢點,
慢點,媽快被你干死了,喔……媽會被你干成兩半…………」

小傑整個人都趴在黃恩美身上,屁股劇烈的挺動,陰莖快速的在黃恩美的陰
道中進出,兩手也沒閑著,由后抓著黃恩美的乳房揉捏著,看著黃恩美雪白的乳
房在小傑的手中變換著不同的形狀,我恨不的自己就在現場,一起快樂。

黃恩美雖然淫聲不絕,但我明白,小傑畢竟還是個孩子,是不可能滿足像黃
恩美這樣成熟的婦人的,而且小傑這小子雖然年輕有干勁,只可惜沒有技巧,只
懂得埋頭苦干,無法持久。果然雖然剛射了一次精液,但干不了十五分鍾就又泄
了一次。

黃恩美還沒有得到滿足,一看到兒子射了精,馬上蹲下來,又把沾滿精液淫
水的陰莖含入口中,幫小傑口交,助他早一點重振雄風.

年輕真是寶啊!小傑在母親的幫助下,很快又站了起來,黃恩美一看小傑的
陰莖又硬了,高興的坐在飲料箱上,兩腿張開,露出她迷人的陰戶。小傑連忙干
上,一邊吻上黃恩美嬌豔欲滴的櫻唇,一邊又玩起黃恩美的巨乳,看得出來小傑
對母親的那對巨乳非常迷戀。

這第三回合,母子倆激戰二十分鍾才結束,完事后,母子倆一起去洗了澡。
黃恩美溫柔的幫小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開始處理善后,又檢查了一下自
己,確定沒有破綻后,才滿意的和小傑去買午餐回來,母子倆邊吃邊調笑,就表
面來看,只是比一般母子親密一點而已,吃飽后才又親又吻的送小傑出門,時間
也不過12點30分。

看了黃恩美母子相奸的畫面后,我發現小傑的能力雖然以我的水準來說還差
的遠,但看到黃恩美似乎已經十分滿足了,我確定黃恩美的能耐比我想像的差很
多,相信只要我能狠干她一次,應該就可以讓她在我的胯下稱臣了。

我把錄影帶退出來,心情真是好到不行,我相信,只要我好好安排,就憑這
卷錄影帶,明天我就可以和黃恩美成其好事了。

 

隔天,我一早就把事情都處理好,讓所有業務在8點半之前就出去了。昨天
黃恩美母子在吃飯時,小傑曾說今天小傑的外婆要帶小傑去龍山寺進香,今天是
不會來營業所了,所以我的時間充份的很。

黃恩美今天仍是一身很合身的穿著,看來她很清楚自己的優點,每一套衣服
都很能表現她的身材。我一想到等一下,我就可以盡情的享受黃恩美絕妙的肉
體,胯下的八寸神龍都已經開始擡頭了。

我等所有業務都出門后,才一本正經的說:「黃小姐,麻煩你跟我去一下娛
樂室好嗎?有一些公司的政策影帶要看。」

黃恩美應了一聲,不疑有他的和我到娛樂室,嘴里還嘟囔著:「政策宣導用
錄影帶?公司什麽時候變的這麽大手筆?」

我心理暗笑,並不說話,一進娛樂室,我就把電視打開,開始放影。同時也
按下遙控器,把鐵門關起來。黃恩美聽到鐵門關起來的聲音,轉頭看我說:「主
任,你干嘛關門?」

我笑說:「這帶子好像時間滿長的,我們都在里面,外面又沒人,關起來安
全點。」

黃恩美並沒有回答我,因爲她看到的畫面里竟然是營業所,而且是從小傑進
門時開始,她已經被電視里的畫面給震住了。

我溫柔的靠上去雙手環上黃恩美豐腴的腰肢,我的肉棒自然的壓在她豐滿的
股溝里,開始摩擦,嘴靠到她的耳邊輕輕的說:「如何?精采嗎?等一下會更精
采哦。」

黃恩美察覺到我的不軌,掙紮起來:「主任,你干什麽。」

我把她抱緊,讓她無法掙紮,一面屁股用力頂了她兩下,嘻皮笑臉的學起小
傑說:「當然是干你啊!」

她用力的掙紮著,驚徨的說:「主任,你別這樣,快放開我。」

我表情一冷:「哦,這麽說,你是覺得跟兒子做愛比較好了?那,這麽好的
事,你可別一個人獨享哦,應該要大家共享才對,你看讓小胖,阿龍(營業所的
業務)他們加入如何?」

黃恩美聽到我這樣說,渾身開始顫抖了起來,不敢再大力掙紮:「你想怎麽
樣?」

我輕吻著她的脖子和耳朵,手解開襯衫的扣子,在她豐腴的小腹遊走:「大
家都是成年人,還要我說的那麽明白嗎?」

黃恩美顫抖了一下,沒有再掙紮,緩緩的閉上眼睛,性感的嘴唇開始哼出誘
人的音符,看來她是認命了。

我把她的嬌軀轉過來,痛吻她的豔唇,雙手慢慢的替她解除武裝.
當我褪去
她的襯衫時,裹在黃色胸罩里,那對讓我昨夜失眠的雪白巨乳就出現在我眼前。
我終於得償所願,我並不急於把胸罩解開,反而把手探入胸罩中,享受著手被乳
房緊壓的快感,昨天的遺憾,終於在今天得到補償。

我一邊享受黃恩美乳房的豐膩,一邊玩弄著她的乳頭,原本小小的乳頭,被
我玩弄得變成有花生米般大小。

黃恩美被我玩弄得嬌軀猛扭,要不是我一直在吻著她的小嘴,她早就淫叫連
聲了。

我終於把她的胸罩除掉,放開了她的小嘴,她嬌喘籲籲,又嗔又怨的看著
我,只是那眼中的春情卻是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了。

這時錄影帶正放到黃恩美在幫小傑口交的那一段,她滿臉通紅的求我:「把
錄影帶關掉好不好?」

我把她按坐在椅子上,連裙帶三角褲一起扒下來,然后輕輕的但卻很堅定的
說:「不行。」

她沒想到原本還算溫柔的我,會一下變得這麽粗暴,不由驚呼一聲,又聽到
我說不行,剛想說什麽,我已經把她的大腿拉成一字馬,嘴親上了她已經淫水氾
濫的淫穴上,她吃了一驚,想把腳合起來,但我怎麽會讓她得逞,兩手一壓,嘴
用力一吸,她「啊!」的一聲,就軟了下來,任我擺布了。

沒想到黃恩美的陰戶竟然還是鮮紅色的,外陰唇一張一合,非常有趣。

我手口並用,一下撥弄她的陰核,一下又輕咬她的外陰唇,還把手指插入她
的陰道中,尋找她的G點.
她被我擺弄得嬌軀狂顫,柔軟的腰肢不停的上下左右
的扭動,嘴里一直叫著:「好丟臉,好丟臉,羞死人了,啊、啊!拜托你,別挖
那里了。」

我不理她,繼續動作著,黃恩美終於經受不住我的攻勢,嬌叫一聲,自她的
陰道中射出一道陰精,潮吹了。

我毫不猶豫的大口把這股陰精吃下去,這可是滋陰補陽的聖品啊。

而黃恩美隨著陰精的泄出,整個人像散了架一樣,攤在椅子上,我擦擦嘴邊
的淫水,笑說:「如何?我的口技比起你來,有沒有更棒啊。」

她現在只顧著喘氣,哪還有空說話。

我三兩下把自己扒光,挺著八寸長的陽具,湊到黃恩美的嘴邊:「喂,你爽
了,現在該換我了吧!」

她顯然被我的尺寸嚇一跳,傻了一下,才又嬌又媚的瞪了我一眼,二話不
說,便將我的陽具納入口中,吸吮起來。

她軟濡的舌頭輕掃著我的龜頭,我馬上打了一個冷顫,我剛想黃恩美的口技
還真的不錯,沒想到她竟然開始運用舌、牙、唇三位一體的向我全面進攻。這豈
止是不錯,簡直已經可以說是精通了,難怪小傑不到三分鍾就挂點了,以我身經
百戰的肉棒,也差一點精關不固,連忙用力揉捏黃恩美的巨乳,分散一下注意
力,才穩住陣腳。

我感受著黃恩美的絕佳口技,一面贊歎著:「恩美,你好厲害的小嘴啊!難
怪小傑撐不到三分鍾。「

黃恩美一下吐出我的肉棒,生氣說:「拜托你,這個時候,你可不可以不要
提起小傑?」

我大笑起來,一翻身,把黃恩美壓在身下:「你不覺得我越提起小傑你越興
奮嗎?」

她嬌嗔說:「你別亂講,我才沒有這樣。」

我沒理她,調整一下角度,噗一下就插進她的陰道里去,黃恩美啊的叫了一
下,眉頭皺了起來說:「輕點,你的傢夥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說:「放心吧!你的小穴連小傑這麽大的兒子都生的出來,我算什麽?」

她聽我又提起她的兒子,眉頭一皺,又想抗議,可是我卻發現,在我提起小
傑時,她的陰道深處竟然縮了一下。我明白,我的想法是正確的,她果然是個沈
溺於母子亂倫快感的淫婦。

我用力的頂了兩下,直頂到她的子宮璧,她就說不出話來了,我邊干她,邊
把她的眼睛導向電視里那母子相奸的淫靡畫面,我在她耳邊說著:「你看你的小
傑有多麽快樂,只是你這母親沒有教好,讓他只知道橫沖直撞的,一點技巧都沒
有。」我一邊評論小傑的表現,一邊用力的奸淫她。

她媚眼迷離的看著畫面,一面聽著我的評論,一面接受著我的肉棒轟炸,在
兩面夾攻下很快就達到高潮了。

我並沒有因爲她達到高潮而放過她,我把她的雙腿扛在肩上,更加深入她的
子宮深處,一次一次的重擊,加上前次的高潮未退,很快的她又達到今天的第三
次高潮。

她發現我還沒射精,忍不住唉唉叫:「唉呦……你……你怎麽還沒出來呀…
我不行了……,唉呦……,我快死了……,啊……我真的快死了……啊啊……啊
啊……啊…我又來了。」在一聲長長的呻吟中,黃恩美達到今天的第四次高潮。

雖然我還沒射精,但我看黃恩美是真的不行了,我只好把肉棒拔出來。

黃恩美看到我還沒射精,驚訝說:「主任,你怎麽這麽厲害,我都四次了,
你還沒射精?」

我沒好氣的說:「不是我利害,是你太不濟事了,現在我上不上下不下的,
你說怎麽辦?」

她一臉抱歉的說:「那我用嘴幫你好不好?」

黃恩美的口技是很美妙,只是畢竟已經嘗過了,我心中有個計較,說:「如
果你過意不去,我倒有一個辦法。」

她問:「好啊,什麽辦法?」

我嘿嘿一笑,把她推倒在長椅,我跨在黃恩美身上,叫她用手擠壓她的乳房
包住我的肉棒做乳間交。

我利用她乳房的豐嫩來摩擦我的肉棒,而她也非常配合的夾緊我的肉棒,只
是我的肉棒太長.
老是撞到她的下颚,我索性叫她用嘴巴含住我的龜頭,我每撞
一下她就吮我一下。就這樣口手乳房兼用,我積存了三個月的精液才好不容易的
噴射出來。

完事之后,我們兩個人都累癱在長椅上,雖然我也已經累了,但我的手仍然
在黃恩美的身上遊移著,而她也似乎也很享受我的愛撫。

休息了一會,我們開始聊了起來,黃恩美告訴我,她十六歲就嫁給她先生,
十八歲生小傑時,全家人都很高興,那年她是挺了個大肚子去領畢業證書的。雖
然辛苦,但全家都很支持她,但是這幾年,老公在外面有了女人,好久沒有碰
她,公婆又疼兒子,越來越看她不順眼,老是嫌東嫌西的,她受不了只好在兒子
身上尋求慰藉。

我表示理解,只是告訴她,如果要搬出來,可以搬到營業所,我們也可以雙
宿雙棲,互相慰藉,甚至也可以和小傑一起快樂。

她輕打了我一下,說:「哪有你這樣荒淫無道的。」我笑笑沒說話,只是后
來我果然和小傑一起操他老媽。

我們怕被業務回來發現,不敢溫存太久,連忙起來整理,我刻意把那卷帶子
收起來,沒有交給黃恩美,我怕她把帶子毀了。

自從這一次以后,業務出門后營業所就是我和黃恩美的愛巢,我們一有空就
隨處做愛,我偶而也會把錄影帶拿出來助興,整個營業所到處都有我們愛的痕
迹。不久之后,黃恩美正式離婚了,搬到營業所來跟我住在一起。小傑歸夫家,
但黃恩美則保有探視權。

有時假日,我們甚至連鐵門都不開,盡情的淫樂。當然小傑有時也會加入玩
3P,他已經可以接受我當他父親,只是我不知道要當他是兒子,還是炮友。

我介紹他認識了我的一雙兒女,他也很恭敬的叫哥哥姐姐,只是我從他的眼
中,看到了一絲光芒,正如我透過他而玩到他母親,也許我也可以透過他,做到
一直以來,我想做,卻又不敢作的事。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