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沉沦记》第十一章随便写写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婷婷沉沦记》第十一章随便写写
作者:ln6564230

年底了,工作实在太忙,所以更新难了点,请各位多多包涵。各位的留言我都看了,很多的建议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是想到哪写到哪,并没有去好好的构思故事的框架,所以有很多地方不是很顺畅。之前的剧情我想偷个懒直接带过了,下面直接开始下一阶段的故事了,哈哈哈。

看着火车从我面前飞快的向远方驶去,我立马掏出电话。

‘嘟。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

卧槽,这尼玛的欠费的真是时候。

我心急如焚。婷婷还要做一天一夜的火车,看那两个的样子,谁知道婷婷会被干成啥样。主要还看不见听不到是最烦的。

妈的,算了,回去再说。

‘xx市最新消息,x月x日跳楼的xx学校女生已在医院不治身亡,跳楼原因不明,法医鑒定死者曾有吸毒史,死亡时已怀有一个月身孕,并患有很严重的性病。根据现场的勘察警方初步判定为自杀。’

我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一个月前我回到深市,处理完专案收尾工作就彻底清闲了下来。每天没事就关注着婷婷学校那边的时事新闻。看到婷婷学校居然有人跳楼我马上掏出电话。

【喂,狗子】
【婷婷在干嘛呢。】

【死狗子,我在宿舍看书呢,就知道打扰我。嘿嘿,是不是想我了】

婷婷俏皮的说到。

【哎,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人亲没人爱,无所事事的寂寞人】

【我呸,你这死狗子,谁知道在那边是不是勾搭小姐姐,几天没几个电话,没事也不知道过来看我,没良心的】
婷婷略带抱怨的吐槽提醒了我,我立马回归正题

【对了婷婷,刚才看电视说你们学校有个女生跳楼了,什么情况】

【。。。。。。】
婷婷沉默了会说

【是我一个学妹,她。。。。。】
婷婷声音有点犹豫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听说他还吸毒了,还有严重性病,说明你们那治安环境太差了,学生都能吸毒,你以后要注意点,不要去乱七八糟的地方,还有。。。。。。。】
我郑重的交待着婷婷,婷婷一直没回话。

【婷婷??你再听吗?】
我奇怪的问

【我知道了】
婷婷小声的回到

这时一个女生的声音传出
‘婷婷你在这呢,你那两个亲戚又来了,在楼下等你呢’

‘啊。。。’
婷婷一声惊呼
‘婷婷,你那什么亲戚啊,一看就不是啥好人,三天两头来,烦死了都,上次。。。’
‘好啦,我知道啦,我会教训他们的’

【那个狗子,我有事先出去了,挂了】

‘嘟嘟嘟’

我拿着电话一头雾水,婷婷亲戚怎么跑学校去了。算了,我也管不到人家亲戚。
我静静的盯着天花板,要不我去婷婷那吧,方正最近也没啥事,正好上次项目结束也发了一大笔钱,可以给婷婷买点礼物带过去。

说起礼物,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另外一张妖豔异常的脸庞,美丽的直挫我的小心脏。
哎,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过的好不好,上次的事结束后她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了无音讯。
我静静的拿出手机,翻开那些曾经一起合拍的照片,久久不能忘怀。心里仿佛的想着
‘燕燕,你在哪呢?’

‘滴滴’
嗯?
‘曾经的爱请求加您为好友’

我望着这名字心里有点好笑,想到啥来啥是吧?这么有缘那就加你吧。

添加好友后我立马迫不及待的打字问候

‘朋友,虽然不认识你,但你这名字真的符合我的心意’

对面没回,突然弹了个视频邀请。

我一愣,这么情况?

但我还是接了。

画面传出一直在上下抖动,还有高跟鞋的哒哒哒的声音。

‘喂喂,美女你谁啊,我们认识吗’
我疑惑的问到,
对面压根就不理我,一直在走着,突然停了下来对準前方,画面放大。

咦,这好像是婷婷的宿舍,她来这干啥?

我疑惑的问
‘美女,你是婷婷的同学吗,你这是要干啥

对面听到我的问题,又转动镜头,对準宿舍对面路边的一张长椅上,然后镜头缓缓放大。

我疑惑的看着。

嗯??随着镜头放大,椅子上两个抽着烟猥琐的大黄毛逐渐清晰,卧槽,这不是火车上那两个龙哥的狱友吗?为啥会在这,难道?

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我冷汗顿时冒了出来,难道他们从那天开始就一直跟着婷婷??我已经不敢往下想了,今天的事发生的有点诡异。

镜头一转,一个倩影从宿舍大门小跑着出来,胸前一对娇乳随着跑动上下晃动,纤薄的紧身白色短袖被撑的鼓鼓的,下身一条简单短小的粉红色热裤衬托的一双纤细笔直的大长腿白嫩无比。

婷婷看见对面的两个男人顿了下,然后没有停留,从两人旁边走进了两人椅子后面的树林小道。

女友宿舍位置靠近学校后门,从门口出来穿过学校的后山公园就能到学校的后门。因为公园树木茂密,小道繁多,一直都是学校学生的约会圣地。

俩猥琐男一直盯着女友坚挺的胸部,目送的婷婷进入了公园,两人对视了一眼,淫笑的更灿烂了,把烟踩灭,摸着裤裆就跟着进了公园。

妈的,我怎么感觉婷婷和他们有股说不出的默契,草了肯定不是第一次这样了,而且这两人一段时间不见咋感觉身上有股旺仔的味道。

想到这我心跳不自觉的又开始加速,一种偷窥的快感油然而生。心里立马想赶紧跟上去,但是镜头一直停留在原地。怎么回事,赶紧跟上去啊,妈的。

等等,这人是谁都不知道,但为啥有种我被这人完全拿捏在手里的感觉。

草了,我捏紧双拳,咬着牙恼怒的说。

【你到底是谁,你让我看这个是啥意思?】

对面没出声。

【草,你他妈给我装死是吧,你他妈到底是谁。】
我失去了耐心,对着对话嘶声怒吼。

【你想看吗?】
一声娇媚入骨娇声让我一愣,有点熟悉。

【你啥意思?看啥?】
我声音中的愤怒已然消失不见。

对面没说话,但是一直白嫩的芊芊玉手出现在镜头里,直指三人消失的方向。
我心脏又开始急速跳动。

【草。。。。你。他妈什么意思?】
我承认我有点恼羞成怒了,一种被戏弄的感觉让我立马大吼掩饰自己的尴尬。

【想不想看?嗯?】
一声充满欲望情欲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坚持。

【想。。想。快跟上】
说完我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沙发上,但眼睛一直死盯着开始前进的镜头。

画面缓缓走进树林,一边走一边左右转动,我知道她在找婷婷他们。好一会见到了很多在约会的学生情侣,但是就是没见到婷婷他们。

妈的,人呢,我心急如焚,下身挺立的鸡巴被裤子勒的难受,我刚要伸手下去调整下位置。一栋烂尾的房子出现在面前,我认识这里,这里本来是想在公园了建一个很大的护园管理中心后面施工中出了事故死了个工人,就一直停工荒废到现在,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就慌在这了,因为时间太久显得有点阴森,所以即使大白天这边也很少人。这些都不是我关注的重点,一个在猥琐的在那像里偷看的中年人才是重点。

镜头轻轻的靠近中年人,中年人衣服有点髒,看样子是公园里的保洁人员。女人的手伸过去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卧槽,谁啊’
男人被吓了一条,立马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卧槽,你。。。。’
男人的一脸的震惊,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大叔,你在看什么呢’
一声好听的娇声打断了男人的发愣。

‘哦哦,不好意思,妹子你实在是漂亮,嘿嘿’
男人眼光淫秽的似乎在扫视女人的身体。

‘嘘,妹子你别出声,里面有好戏看,来,叔叔给你让点位置。你这是在拍啥呢’
男人往旁边挪了点,镜头转到了房子里。没看见人。
‘哦,我一个同学,刚跟两个男的进来,我想拍下他们来干嘛’
咦??这声音的确有点熟悉,但是貌似手机有什么软体变了点声但是不太多。
‘哦,嘿嘿,你跟那婊子有仇是吧,嘿嘿那你今天发了。’
男人猥琐的说到。

刚说完,镜头里出现了再角落阴影里的婷婷和龙哥那两个狱友,三人贴的很近的在交谈。因为离的远听不见在说什么。

‘我跟你说妹子,那两个男就住我隔壁,他们还有个老大,是上个月搬进来的,那妞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经常被他们带过来日,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妞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前几天被拉来这里日的时候我才发现,啧啧,你是不知道,还没进去就被扒光了,最后还是光着身子回去的’

男人说的津津有味,我却听得鸡巴爆炸。果然,那两个人果然没有放过婷婷。

镜头里婷婷突然被两个男人抱住,上衣一下被掀起。我草,胸罩都没穿,两个大奶子赤裸裸的露在外面。

‘嗯哼。。。。’
一声娇吟,镜头晃动了一下。
嗯????什么情况,明显不是婷婷的。

‘嗯,妹子你这头髮好香,奶子好软’
尼玛的,这也行,里面婷婷还没搞你们就搞上了?

其实婷婷也没好到哪去,一个黄毛已经吻上了婷婷的娇唇,奶子被大黑手揉来揉去,热裤扣子已经解开,另一个黄毛把手插进去快速的抽动。

突然镜头一整天旋地转
手机掉在了地上,我现在只能看见一双穿着满是泥土解放鞋和工装裤的男人下半身,鸡巴把裤子顶的高高的。
‘来,妹子过来’
一个下身穿着白色纱裙的女人被拉来过来,两人紧紧贴在了一起。
‘啊。。。不要。。不要脱’
一个浅绿色的半罩杯奶罩掉了下来。
‘草,奶子这么大这么挺啊。’

‘噗嗤噗嗤’的吮吸声
‘嗯嗯,不要吸。’女人娇媚的哼着

接着裙子被掀起,纤腰翘臀,完美无瑕,我直接看的一愣。

男人脱下了自己的工装裤,一双满是黑毛的粗壮双腿,胯下更不用说,黑乎乎的全是茂密杂乱的鸡巴毛,一根黑鸡巴傲然挺立,一跳一跳的。

宛若无物的内裤一下被扒拉下来,女人一下捂住阴部。柔弱的说到。
‘不。。不要干我,我还要拍视频。’

女人一下被扭过去对着墙,翘臀向后翘起。手机随后也被拿起,似乎又交给了女人。
‘妹子,你拍你的’
镜头调整了一下,刚要对準视窗。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歪了。

‘啊。。。’
女人一声娇呼。

镜头开始有节奏的抖动,艰难的对準了婷婷他们。又一整激烈的抖动。

‘嗯嗯嗯,啊,,,太深了,慢点’
‘草,太尼玛紧了。’

再度对準婷婷的时候,婷婷已全身赤裸,跪在地上给两个男人卖力的口交着。

‘啊。。。。啊。。。。干我。。我快到了。。’

耳边两人的交合声一直干扰这我。突然里面的一个男人,接了个电话,然后马上推开婷婷穿上衣服,拉着婷婷就出去了。

‘啊。。。啊。。。。叔叔。停。。停一下。他们走了。嗯   嗯 。。’

‘草,,,草,,,太尼玛爽了,,啊’

。视频剧烈晃动,然后安静了下来

‘不行。。不行了。他们走了’

‘哎呀妹子,再让我干一会,我马上到了’说完又是一整晃动

‘啊。。不行。。不要。。。啊。。。嗯嗯嗯嗯’
啪啪啪啪

‘草。。。草。。干死你。。。射了。。啊啊啊啊啊’
男人大声的吼叫。

麻痹的。我撸着自己的鸡巴,男人射的搞得我也想射了。但是你妈的赶紧去找我女友啊,草了。

过了好久,男人似乎拿过了手机,对着交合的地方。

大黑鸡巴缓缓抽出小穴,‘噗’的一声,粉嫩的小穴被干的一塌糊涂,黄白的液体从腔道里不停的被挤出。

‘妹子你这小逼太尼玛好干了,射的有点多。我给你记录下被我草的样子哈哈哈’
说完拉起女人,把手机又塞给了女人。

‘走吧,我带去找他们,他们住我隔壁。’
女人感觉没啥力气,一直被男人拉着走着。出了门打了个车,司机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

过了20多分钟,两人下车,镜头里的世界让我想起了麻X镇。同样的混乱不堪,同样的藏汙纳垢,我还看到了很多的外国人,有点像印度人,还有黑人。随着镜头,各种各样路边混迹的不良人群目光都锁定着镜头这边,充满了惊豔、淫欲。
‘嗯。。。。嗯。。。。。’
女人似乎被视奸的有点招架不住,呼吸开始急促。

‘不。。。不要。。。你把手拿开’女人娇羞的声音

嗯???

‘嘿嘿,妹子,你屁股太好摸了,淫水都湿了我一手’
‘你看那边檯球馆的印度佬,盯着你的小逼眼睛都直了’
‘别。。。别。。求你别掀我的裙子了,,我怕’

草了,这逼简直就是在玩火,这种地方也敢这样玩??妈的。

走了几分钟,眼前是一片全是楼贴着楼,窗贴着窗的农民房,在狭窄的的巷子里穿来穿去终于进了一栋阴暗潮湿的房子,楼道里全是垃圾,混乱不堪。

男人打开了间靠边的房子。

‘三条’
‘碰’
‘自摸,哈哈哈哈’
‘曹尼玛,是不是作弊了’
房间里乌烟瘴气,一盏忽明忽暗的灯照的房间云里雾里,七八个赤裸上身大汉围着个麻将桌大喊大叫。

‘哎哟,各位大哥都在啊。’
男人一脸献媚的说到。

‘草,你小子不是去学校了么,咋就回来了,被发现了扣工资老子弄死你。’
一个脸上有道刀疤的壮汉头也不抬叫到。

‘你他吗的,赶紧下去买点酒上。。。。。。上。。。。。’旁边一个明显是小弟的青年对着这边骂道一半愣住了。

别人也发现了异常,全部望了过来。然后全愣住了,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所有男人的欲望,发红的眼睛,粗重的呼吸开始弥漫。

‘各。。各位大哥,,这是我妹妹,,我带。。带她来抓姦的,她跟对面那婊子有仇,想拍点视频回去。’

对面的几个人开始回神。

‘对面?’
然后几人开始哈哈大笑。

‘嘿嘿,妹子,对面刚被轮着呢,我带你过去,嘿嘿嘿。’

‘好。。。好。。’女人声音有点颤抖。

镜头走到了窗边,跟隔壁楼的几乎贴在了一起,对面的房间乱的不成样子,地上全是纸巾避孕套,黏成一坨的女人内裤,啤酒瓶烟头到处都是。我看的心里一紧。
‘对面没有人啊。’
女人疑惑的问了一句。

‘被送去别人家给别人干了,一会就回来,嘿嘿,美女你身材真好’

‘呜。。。呜。。。呜’
女人小嘴似乎被吻住了,‘唔。。唔’

镜头瞎晃

‘啧啧,这美女的嘴就是香,咦,美女你内裤呢?卧槽,这尼玛,你是不是刚被干,怎么那么多精液,腿上流的到处都是’

‘哟,老大,这就干上了?’

‘这尼玛是个婊子,逼里全尼玛是精液。’

‘卧槽,那带出去玩玩?’

‘不不要,我在视频。’

一整劈里啪啦的声音,手机晃的天旋地转。半天才消停下来。

‘草,尼玛的,人是我带来的好不好’
‘算了,方正老子已经干过了。’
是那个保洁员的声音。镜头开始平稳的对着对面房间。
嗯??换人了,那女人呢?

我憋不住了,问了一声。
‘兄弟,刚那女人呢。’

‘卧槽,有鬼啊’男人被吓了一跳。

‘别别别,我不是鬼,我在跟着女人视频,是我叫她来拍的。’

‘卧槽,还真是视频,我还以为他录影呢。会玩啊兄弟。嘿嘿嘿’

‘我跟这女人都不认识,他加的我说是跟我看激情视频,我才加的,咋样,那女的漂亮不?’我不真不假的套路着他。

‘草,这么牛逼,我跟你讲兄弟,那女的就是个极品,胸大屁股翘,逼嫩的像什么一样。对面的女的也不错,等下给你看看。’

‘对面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学生会。。。。会。。。’我不知道怎么说

‘嘿嘿,我跟你说兄弟,对面那妞跟搬进来的那几个人抓到了什么把柄,而且对面那几个人还给她打一种药。’
我一惊,立马问到。

‘药??什么药?’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种蓝色液体,对面的人很变态,经常送去周围的非洲流民和印度老表搞,那女的不同意就给他打一针立马就乖了,求着别人搞他。

蓝色的药??我的心一下就跌入了穀底,为什么这里会有,不应该啊,知道这药的除了燕燕和婷婷基本都被抓了,难道这药不止这些人知道,还是这药很普遍到处都是?

‘哦。。。。。哈哈哈哈’
外面突然发出惊喜的笑声。

‘老大你输了,脱脱脱’
‘哈哈哈哈’

‘外面什么情况’
我好奇的问到。
‘我咋知道,肯定是和那妞玩啥游戏呗’

‘哇,老大就是叼,这么大,小弟甘拜下风’

‘啧啧,这妞奶子绝了’

‘哈哈哈,逼里还有精液。’

‘不要,,,不要亲那里’女人娇羞的声音。

‘干干干干,老大干他,干干干’整齐划一的起哄声。

‘啊~~~~~~~’一声娇吟。

‘哦哦哦。进去了,老大干死她。’
‘哈哈哈哈’
‘弄他’
‘啪啪啪啪’
各种杂乱的声音。

‘靠,兄弟,我忍不住了,我给你架着着你自己看,我先出去了’
‘别。。。。。’
我还没说完

‘啪。。。。。’
一声关门的声音,喧闹声戛然而止,只能影影约约听到女人呻吟声和男人们起哄的声音。

漫长的等待,我死死盯着萤幕。

———————————————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我叫了一声:‘有人吗,能把我拿起来看看外面什么情况吗。’

没人理我。在我快崩溃的时候。对面门响了。

两个黄毛架着我的婷婷进来了,婷婷全身翻红软的不成样子,上身白色衣服髒的不成样子,下面只有一条婷婷最喜欢的浅绿半透明内裤,现在一黄生生的粘的邹巴巴的。婷婷挂在其中一个黄毛身上。

‘老公,,老公,,干我’
婷婷叫眼里欲望横生,一直想亲黄毛,黄毛嫌弃的档开。

‘曹尼玛,臭死了’然后转头对着另一个黄毛说。
‘你他妈打了几针,被那些禽兽干成这逼样还没消’

另一个黄毛打了个哈欠
‘就打了一针,是这女的太骚了,我先去睡觉了,今天干太多了累’说完就走了出去。

‘曹尼玛的’
‘老公,老公,干我’
婷婷还是挂在黄毛身上,亲吻着黄毛的脸颊。

黄毛不耐烦了,一下把婷婷甩在沙发上。
我看的怒火中烧,你他妈能不能温柔点。

婷婷马上爬起来,蹲下抱住黄毛的双腿,拉下黄毛的裤子,掏出鸡巴一口含住不停的套弄。

黄毛遭不住婷婷的侍弄,把婷婷拉起来面对面站着。

‘妈的你这小骚货想让我精尽人亡是不是。’

婷婷一下搂住黄毛。
‘我是主人的小性奴,主人肉便器。’
说完一下吻住黄毛的大嘴。

黄毛估计被勾引的不行,搂住婷婷吻起来,双手粗暴的脱掉衣服,揉搓着挺翘的双乳。

‘嗯。。。呐’婷婷开始闷哼。

‘草,小婊子就是欠干’
黄毛推开婷婷,婷婷立马眼睛一亮,爬跪在沙发上翘起屁股,回头媚眼如丝的望着黄毛。

黄毛一下拉下婷婷的内裤。

‘哟,给你黑大爷的精液保护的挺好哇’

嗯?妈的,刚没注意,婷婷小穴里还插着个什么东西。

婷婷脸一红,望着黄毛小声的说

‘他们不让我弄出来,说是让我到家在拔出来。’

‘哟,你好挺听话啊,我看看他们射了多少’
黄毛贴着婷婷的裸背,一只手在婷婷小腹上抚摸,婷婷的小腹也是夸张的鼓起,像怀孕了一样。

婷婷咬着牙,闭着眼睛,轻轻点点头。

黄毛嘴角一笑,摸到胯下拉住插入婷婷小穴的东西,一只手按住婷婷腹部。

东西缓缓拉出,婷婷开始浑身颤抖。
我去,是一根大到夸张的假阴茎,随着阴茎抽出,婷婷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

‘噗’黄毛用力往外一拉,手使劲一按腹部

‘啊!!!!!啊!!!!!’婷婷眼睛睁大,全崩绷紧一声大叫。
‘噗。。。噗。。。噗’小穴不停的喷出大量的浓稠精液,量大的让我心惊,这尼玛是有多少。喷了十多下才慢慢消停。

婷婷瘫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刚才的高潮似乎让婷婷有些脱力。

黄毛一脸嫌弃,骂道
‘曹尼玛臭婊子,被些垃圾射那么多你怎么不去死,这么噁心你叫我怎么干,草’
黄毛不情愿的掏出一个避孕套套上,拉过婷婷张开双腿直接就压了上去。毫不怜香惜玉,只为泄欲。

‘啪啪啪’
‘曹尼玛的臭婊子’
‘嗯哼。。。嗯哼。。。老公,干我’

沙发咯吱咯吱的爆响,
‘啊。。。啊。。。我要来了’
‘啊~~~~~~’婷婷又是一声高亢的呻吟,整个上身挺起。

黄毛也到了,立马拔出拿下套子,鸡巴马上插进婷婷大张的嘴里肆意的射着精。
‘呼。。。。呼。。。。。’完事后的黄毛舒爽的回着气。

婷婷双腿大张的摊在沙发上,毫无反应。

叮叮叮,黄毛电话响了。
‘喂,老大。’

‘嗯,今天比上次好了点,七个人还没到极限。针剂的影响也在变小。’

‘好的,知道了,张教授是吧,好的。’
电话挂断,黄毛给婷婷穿好衣服,扶着婷婷就出了门。

而我还在脑子里整理刚才的发现。

这两个人以前是龙哥的狱友,龙哥又是付星的人,而且听样子他们还有个老大。这老大是谁,张教授又是谁。
看样子他们对婷婷不只是发洩性欲这么简单,不行,我要赶紧去找婷婷。

我心里想着,也没有了看的心思了,正想起身去收拾东西。

‘兄弟,你还在不?’
嗯???那个中年人回来了。

‘我在,正準备挂断呢,怎么,你们完事了?’

‘嘿嘿,那是,那妞真尼玛爽,刚试了下菊花,嫩的不行,嘿嘿嘿。怎么对面的人还没来??怪不得你要挂了,行,哥让你看看我们这边让你解解闷。’

‘滴滴’
‘嗯??不好意思兄弟,这妞手机没电了,不知道能不能坚持。’
收完就拿着往外走。

‘啪啪啪啪’剧烈的肉体冲撞的声音。
‘三条’
‘四饼’
我去,几个人已经干完赤裸着打起了麻将,胯下一条条疲软的鸡巴还亮晶晶沾着淫水。

旁边只有一个大汉还压着椅子疯狂耸动,两条大白腿大角度的张开无力的垂在两边。镜头对準两人交合的地方,女人的阴部已经白花花的一片,每一次撞击都能拉出很朵拉丝。男人显然到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草’
男人猛地插入,浑身绷紧,阴囊一下下的收缩往柔嫩的子宫喷射着精液。
射了快一分钟。

‘呼。。。。太尼玛爽了’
男人缓缓退出鸡巴,小穴缓缓合拢,大量精液被挤出,整个阴部已经被精液糊满,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镜头抬高,平坦光滑的腹部,挺翘饱满的胸部缓缓起伏,纤细优美的脖颈相继出现。
娇媚豔丽的脸庞却让我犹如雷击,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似乎感觉到了镜头对着自己,一双妩媚深邃的眉目一下睁开,挑逗的望向我,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弧度。

‘嘟’
视频挂断。我呆呆的望着一片漆黑的萤幕,心中一万匹曹尼玛,为什么,为什么燕燕会在那。

我立马拿起手机弹着语音,但一直没有人接。应该是对面没电了。

我发疯似的跳起来,收拾行李,奔向机场。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