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战斗萝莉团】(02)【作者:gggggg000】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0

【第1077战斗萝莉团】(02)【作者:gggggg000】

作者:gggggg000
字数:6195
  

      ***    ***    ***    ***
           第1077战斗萝莉团(2)

  「你好,人民内务委员会。」

  「你好,我是这里的政委。」

  「请问娜塔沙中士在吗?」自称为人民内务委员会的中年男人从大衣内侧掏
出图拉托卡列夫手枪,并开始向弹夹内压入子弹。

  「娜塔沙中士正在执行任务,请问有什么事吗?」

  「娜塔莎中士什么时候归队?」

  真是难缠,一天天的,不仅要顶住前线的敌人,还得防住后面的自己人……
总之,先想办法拖住他吧。

  「大概在两个小时后,请先来餐厅休息一下吧。」穿着正式军装的少女将中
年男人领到一楼的餐厅,递给他一块面包与一瓶伏特加,然后向身后另一位少女
做了个手势。

  「同志,你是今天刚来到斯大林格勒?」

  「嗯,」男子嚼了一口面包「今天上午刚渡度过伏尔加河。」

  「河对面状况怎样?」

  「部队正在往这边动员,先遣部队正在准备渡河,滞重还在后方。」

  「先遣部队有多少人?」

  「一个团的兵力。」

  「该死,完全不够!德国人可是携带着重武器的。」少女一拳拍在桌子上:
「我们城内的部队也快没武器了,绑带和药品也已经用光。」

  「政委同志,请注意你的发言。」

  「抱歉,同志。」少女捂住嘴顿了顿:「目前,德国人还封锁着河面吧?」

  「是的,戈胖子的飞机一直压制着我们。他们的飞行员都是经过良好训练的,
飞机也比我们好。」

  少女嘴角轻轻一抬。

  地下室内,少女们聚在一张桌前。

  「有个自称内务委员会的家伙来了,看起来是来找娜塔沙同志麻烦的。」

  「娜塔沙?娜塔沙同志干了什么错事吗?」

  「或许是着装不符合上面的规定吧。」

  「啊啦啊啦,上面的人真是麻烦呢。」

  「就是就是,我们明明超额完成任务,还因为这些事情来找茬。」

  「姐妹们,目前还没有确定对方是否是真的来自内务委员会。」

  「也就是说这个自称委员会的家伙是敌人间谍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啊啦啊啦,娜塔莎在敌人中也很受欢迎呢。」

  「要是是间谍的话,一定不能对他客气。」

  「政委同志正在上面与对方周旋,我们先不要做任何反应。」

  哎……真麻烦……一旁一直没有发言的少女叹了口气。

  一楼大厅。

  天色慢慢暗下来。

  「政委同志,娜塔莎中士还没有回来吗?」中年男人喝了一口伏特加。

  「娜塔莎在执行特殊任务,会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多费些时间也说不定。」

  「真是慢呀。」

  「同志,要不我先送你回去?我们这里是最前线,夜晚说不定会有敌袭。保
卫班的同志前天就因为敌袭牺牲了。」

  「不用了,今晚我可以住在这。」

  「那么,我去隔壁屋拿一床毛毯。」身为政委的少女站起身来,朝着房间内
部走去。

  身为政委的少女通过密门下到地下室。

  「姐妹们,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是德国人派来的间谍。」

  「娜塔莎,跟我来换一身衣服。」

  「啊?换衣服?」

  「嗯,上次你让我帮你申请的新套装已经被暗夜女巫的姐妹们送过来了,就
用这位’ 委员同志’ 来试试吧。」

  「好!↖(^ ω^ )↗」

  「娜塔莎一个人上去没问题吧,那个家伙有手枪,但是喝了不少伏特加。」

  「完全没问题啦。」

  「该死,怎么还不回来。」

  中年男人抱怨道。天色渐渐黑暗下来,加上酒精的作用,男人视线开始模糊。

  难不成,是被发现了?不可能!

  中年男人对于自己的俄语口音很有把握。战争爆发前,他曾在塞瓦斯托波尔
做国际贸易生意。

  从屋子的黑暗处穿出来走路声。

  「咔哒,咔哒」掺杂着金属声的空心木头碰撞的声音。

  中年男人警觉地将右手伸进大衣内部,但是由于酒精作用,他很难集中精力。

  一位约150cm高的少女从黑暗处走出来。可爱的脸蛋,金色的长发,黑
色点缀着白色蕾丝与细带的发箍。黑色点缀着白色蕾丝的高腰短连衣短裙,裙摆
犯规一样地刚好够到大腿根部,细细的束腰后面是超大的蝴蝶结。白色的长筒袜
起始于大腿中部,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小高跟皮鞋。

  中年男人看着眼前的尤物,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迟缓。

  怪不得连最精锐的狙击手也被她击败。

  「第1077战斗萝莉团,娜塔莎中士前来报道。同志,请问你找我?」

  「是的。」中年男人重新整了了思绪:「娜塔莎同志,委员会对于你在战场
上的表现很不满意!」

  「啊?为什么呢?」娜塔莎走到桌前。

  「看看你现在穿的衣服!这根本不是作为军人该穿的。」中年男人用左手指
着娜塔莎说道:「而且,斯大林格勒现在物质紧张,别的同志连应急的药物都不
够,而你却要求使用特殊通道给你运衣服过来。简直,太不像话了!」

  「同志,如果只要运送一套衣服,就能够解决德国人一个团的兵力,也就是
说可以拯救我们一个团的战士的生命。而且同志,它们那么可爱!」娜塔莎翘起
嘴辩解道。娜塔莎很讨厌被人以她不认同的方式看待,不管对方是谁。

  「娜塔莎同志,看来我必须强调一点。你是一名红军战士!请不要有这些资
本主义的审美!更不要穿的像是从窑子里来的一样!」

  「娜塔莎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哦,倒是同志你不太清楚自己身份。嘛,同志你
也许是伏特加喝多了吧,接下来就让我来帮你醒醒酒好了。」

  少女走到中年男人身后,开始用纤细的手指抚摸他的脸颊。

  「娜,娜塔莎同志?!」

  「委员会同志,娜塔莎正在帮你醒酒哦,请静静地做好。」娜塔莎跪下来,
将脑袋靠在中年男人的左肩上,并用耳语细声说道。

  少女的声音沁人心脾,但中年男人还是职业性地警觉起来,可酒精却让他全
身乏力。娜塔莎冰凉的手指抚摸在他的脸上,让他感觉头皮发麻。

  若是和平年代,被这么一位尤物的抚摸一定是天堂一般的感觉。

  少女的手开始向不安分的地方进攻。她的手开始插入中年男人的衣服里,并
轻柔地抚摸着他胸前健硕地胸肌与因为紧张发冷而凸起的乳头。

  中年男人咽了一口口水。

  少女的手更加大胆起来。她卸下了中年男人的武装带,双手插入中年男人的
裤裆里。

  「同志,请……请不要……这样……」

  「嘘。」娜塔莎用耳语让中年男人不要出声,手上的动作大胆起来。纤细而
灵敏的手指在中年男人的肉棒上跳动着,就如同正在表演芭蕾舞舞台剧「茶花女」。

  在荷尔蒙的刺激下,男人逐渐丧失了冷静思考的能力,身下的肉棒渐渐坚硬
起来。

  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呢!不过这家伙品质不错,就如同斯大林
的铁锤一样强而有力呢!

  「舒服吗?舒服的话用德语表达出来也可以哦。」

  露馅了!

  中年男人警觉起来,用他仅剩的集中力掏出枪。

  突然,一股剧烈的疼痛从睾丸处传来。

  「呐,只要静静地享受又娜塔莎带来的快乐,请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间~
谍~同~志。」

  胯下又是一股剧烈的钻心的疼痛,接下来头部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地钝击,
中年男人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良久,中年男人渐渐苏醒过来,只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
手上,脚上,脖子上都套着金属制的镣铐。

  不知是昏迷了多久,大概几个小时,或者是十几个小时,或者更久。

  全新的环境,大概十平米的小房间空荡荡的,四周是漆成白色表面沾满不知
道什么液渍的金属墙壁,角落有几个柜子,黑暗处有一扇小门,头顶上白色的灯
光明晃晃地相当刺眼。

  他想要吼出来,但是喉咙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导致他只能发出嘶哑的「嘶嘶」
声,大概是因为药物的原因吧。

  脑袋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战友的身份识别牌。看来,任务完全
失败并且全军覆灭。

  中年男子艰难地爬到墙边靠着墙坐起来,他耷拉着脑袋,原本深邃有神的蓝
色眼睛失去了光泽。任务失败让他荣誉丧尽,自己带着镣铐赤身裸体的样子更是
让他羞辱难堪。

  苏军不可能优待战俘,更不要说间谍了。

  「哒……搭……搭……」远处传来高跟鞋的走路声。

  一位少女走进屋来,原来是娜塔莎,她穿着和中年男人昏迷前时一样的衣服。

  多么美丽的姑娘呀!如果是和平年代的话,中年男人一定会这么想的。

  少女优雅地走到了中年男人脑袋旁边,将一只脚放在他嘴前两三英寸处:
「间谍同志,欢迎来到娜塔莎的专用行刑室,首先,娜塔莎希望你能够舔一舔我
的鞋子。记住,请舔舐防水台的部分,千万不要用你下贱的舌头触碰到鞋面。」

  中年男人转过头,在心里咒骂。

  「啊啦啊啦,间谍同志,娜塔莎认为你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当前的局势呢。」
少女笑了笑,跨过中年男子的脑袋站到了他的另一侧。

  像是无意识的,少女踩到了丢在中年男子脑袋旁的他战友的士兵识别牌上。
有几块被她踩在鞋底下,因为常年使用而略微弯曲的金属识别牌在压力下被变成
平整的一片,并发出金属变形与相互摩擦时发出的「夸夸」的声音。有一块正好
被鞋跟踩到,lolita风格的小高跟的鞋跟并不是不是很细,但是金属制的
尖端还是在识别牌上给名字的首字母画上了一个圈。

  中年男人愤怒地想要骂出来,但是因为喉咙的问题,只能发出「嘶嘶」的声
音。

  「看来间谍同志拒绝看清局势呢,接下来就让娜塔莎来暂时代替政委,对我
们的间谍内务委员会同志进行一些思想教育吧。」

  少女来到中年男人胯部的地方,将一只脚放在了中年男人下身的地方,开始
微微地颤抖起来。

  「嘶嘶」中年男人像是要说什么,多半是愤怒、反对一类的话语吧。

  「哦?同志,有什么问题吗?」少女说道,但是脚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反
而越发地加重了。

  坚硬的鞋底纹路摩擦着男人的肉棒包皮与头部,薄薄的表皮细胞因为摩擦变
得红肿起来。

  中年男人的肉棒开始变得坚硬起来,前列腺分泌的液体慢慢地渗出来,将龟
头部分和少女的鞋底染得亮晶晶的。

  「嚯啦!间谍同志很配合娜塔莎的思想教育工作呢。」少女捂着嘴笑了笑,
继续说道:「不过政委同志也真是恶趣味呢,把性药和麻醉剂混在一起涂在人家
鞋底。」

  中年男人的呼吸开始加重,在荷尔蒙,性药与麻醉剂的三重奏作用下,他的
理智也渐渐消逝,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理智并没有任何用处。

  不得不说,政委同志很会玩弄人类呢。麻醉剂,正常使用的话只是普通的医
用药品,不过要是仔细分析一下它的原理就能发现麻醉剂是很可怕的情报武器了。
它能切断人类的主观意识,只留下潜意识,这样询问任何问题对方都会不假思索
地说出真实答案。如果像政委这样把麻醉剂和迷药掺杂在一起,大概结果就是将
对方变成彻底丧失理智,只用下身思考,连野兽都不如的蛆虫吧。

  中年男人的下身青筋暴起开始颤抖起来,这是要喷薄的前奏。

  「啪唧啪唧」液体的声音。

  「嗯……嗯……」中年男人沉重地喘气声。

  突然一阵颤抖,大量白色粘浆喷薄而出。

  「呀!」少女吓了一跳,随即,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在药物的作用下可不存在贤者时间这一说,性快感只会让人逐渐坠入不可逆
的深渊。

  「丝毫没有军人该有的荣誉感呢。」

  少女走回中年男人脑袋旁边的地方,像是带球一样踢着脚下散落的几块识别
牌。

  「之前抗拒时的决心去哪了呢?」

  「来,亲吻一下我的鞋底吧,上面可是还有的你的液体哟。看,亮晶晶的,
就像是水晶一样善良呢。」少女将脚提到中年男人眼睛的位置,离他大约一两英
寸的距离。

  「快来,用舌头舔一舔,这可是你的子孙们,人家这双鞋子的第一次可是被
你夺走了的哦,请你一定负起责任。」少女将脚移动到他嘴巴的位置。

  中年男人伸出舌头,少女便将脚提高一些。

  「再长一些,再长一些!」少女用像是命令一样的口气说道。

  中年男人拼命地伸出舌头,但是他的舌头伸的越长,少女就将脚抬得越高。
中年男人拼命地想要够到少女的鞋底,可是他的舌头能有多长呢?大概这就是所
谓的可望不可即的感觉吧。

  「恶心的家伙,真是如同蛆虫一样,不,连蛆虫都不如!来吧,用你那蛆虫
一样的舌头,好好地在我的鞋底纹路里蠕动吧。」

  少女羞辱着中年男人,不过对失去主观意识的中年男人来说,他已经无法对
少女的羞辱做出任何负面反应了吧。兴许,少女在他的眼中已经变成一位天使,
一位惩罚自己的天使。

  中年男人拼命地伸长舌头,卖力地舔舐着少女鞋底的纹路。少女的鞋子鞋底
纹路没有磨损过,因而棱角分明,很是锋利。不一会,中年男人的舌头便被割破,
细小的血珠顺着表皮的伤口沁透出来。由于疲劳与疼痛,他的速度也慢下来。

  「啊啦啊啦,间谍同志真是没用呢,连鞋都舔不好。不过,反正你那下贱而
肮脏的身体只能把我的鞋子越舔越脏吧。」

  「既然是蛆虫,就该有点蛆虫的样子。那么,就让娜塔莎我来将你改造成真
正的蛆虫吧。」

  少女来到中年男人身边,像是征服者一样一脚踏在男人的左胸上。少女俯下
身,将全身重量都压在踩在男人胸膛上的那只脚上。少女不过15岁还是萝莉体
型,体重不高,估计还不到90磅,但是当这所有的重量都施加于一只脚上,随
着鞋跟传导在男人的乳头上。重压下,鞋跟就如同一把匕首,狠狠地挤压着男人
的乳头,并透过乳头处肋骨的缝隙向着心脏施加压力。

  中年男人因为疼痛而发出嘶哑的尖叫,双目跳动着盯着少女,眼泪跟着泪腺
满满浸透出来。少女则像是观赏战利品一样俯视着脚下的男人。

  「首先,我会踩断你的四肢与身体的连接处。先是双手,然后是双腿。我会
用鞋跟插入里的关节处,像是撬棍一样把骨头之间的连接撬开。当鞋跟触及到骨
头的时候,应该会异常疼痛,因为骨头表面的神经非常丰富。当骨头的连接断开
后,我会再一点一点地将连接处的肉体也踩烂,我会先用鞋跟插出几个孔,然后
再慢慢地用鞋底和鞋底的纹路将肉满满地碾碎。到最后,可能还会有少量皮肤连
在一起,这个时候我会像踢足球一样狠狠地踢开你的四肢,这样它们就会彻底从
你的身体上脱落。」

  「呜……唔……」中年男人发出了惊恐的呜咽声,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少女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继续说道:「然后,我会再踩断你的所有的肋
骨,因为你应该像是那些软体动物一样,不可能有任何骨头保护脆弱的内脏。我
会使用下劈腿来打断你的肋骨,请不要怀疑我的下劈腿的力度哦,在西伯利亚我
们有接受过军事训练,即便是一头熊我也可以用下劈腿让它一命呜呼,但是现在
我只需要打断你的肋骨并尽量不伤害到你的内脏。我也可以在你的胸膛上跳踢踏
舞,你的胸肌看起来很强壮,是一块很不错的舞台,但是这种方法效率并不高。
对了,断裂的肋骨可能会插入脏器内,或者透过皮肤穿出来,它们就像鱼刺一样,
如果出现这种状况,娜塔莎也无能为力。」

  「这样,你就可以被认为是一条虫子了。娜塔莎会慢慢地活生生地踩碎你的
每一个脏器。人家这还是第一次计划玩弄活体的脏器,虽然没有血液与碎肉像爆
炸一样飞溅的快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欣赏狰狞的面部表情与其它器官做出的反
应还是挺有意思的。」

  「呢,你是在害怕了吗?感觉你在颤抖呢,心脏跳动也加速了,壁咚壁咚地
顶着人家的鞋跟。其实嘛,本来我也想快一些解决的,人家还是喜欢年轻一点的
大哥哥,虽然是战场上作战,但是人家处于少女的时代还是有小小的花痴心的。
前几天的那位狙击手哥哥,人长的那么帅,而且身手也很敏捷,所以人家给予了
他特殊照顾哦。但是没办法,政委同志想让我慢慢地折磨你,你看,那边暗处的
门外,政委同志正躲着用摄像机拍摄这间屋子呢。」少女指了指门外,继续说:
「过几天,录像带将被暗夜女巫的同志们空投到你们总部。所以,在接下来请尽
情地嚎叫吧,像一头野猪一样嚎叫,让指挥官大人们欣赏一下他们选出来的精英
间谍。」

  「奥,对了,间谍同志。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希望这能够缓解你的恐惧心
理。政委同志在我的鞋底上涂了一层麻药、性药与抗凝血剂的混合物,所以能稍
微缓解一下你的疼痛,也会帮助你的伤口快速结巴防止失血过多,要是失血过多
的话,一会的内脏游戏就没意思了。」

  「好了,间谍同志,让我们开始游戏吧!」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