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倫情緣,姐姐的梧桐院子

透著霧氣濛濛的窗戶,張穎看了看外面,深秋的雨絲,如同一線線冰針,帶
來越來越多的寒意。院子裡的梧桐,早已向寒冷低頭,灑下滿地的落葉!

不知道是第幾次把目光瞟向院門,還沒有動靜……

張穎一次次告訴自己,我是在看老公回沒回來,不是……可是她心底知道,
自己其實最希望看到的,將要推開那扇門的,是自己的弟弟……張亮……

因為今天是禮拜五,所以,每到這天的傍晚,在b
大上學的弟弟,總會來到
她的家,她和老公胡軍的家!因為娘家遠在幾百里外的鄉下,所以,弟弟只能在
休息的時候住在這裡!

手中做的是弟弟最愛吃的麻婆豆腐魚,當然,老公也喜歡吃!

其實,張穎和胡軍是相愛的。從大學開始,兩個人就是大家都羨慕的金童玉
女,甜蜜的戀愛,然後幸運的都被分配在這個大城市,再然後就是幸福的結合。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結婚已經三年,仍然沒有孩子!

張穎曾經偷偷去婦科看過,自己沒問題,那就是……可張穎怕傷了老公的自
尊,這事也就這樣拖著。

天色漸漸的暗了,雨沒有消停的意思,即使是在廚房,沒有開暖氣的張穎,
也感覺到陣陣的寒意!這可能與她的穿著有些關係!平時總是愛穿牛仔褲的她,
似有意似無意的,總是在禮拜五穿上裙子。如此冷的天氣,她竟然還是穿著一條
裙子,不過是羊絨的。

為什麼要穿裙子?張穎問自己,你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和亮亮斷了那種關係
嗎?你不是已經暗下決心,如果亮亮還是像以前那樣威脅你,你就死給他看嗎?

可你這是算什麼?方便亮亮侵犯你?方便亮亮進入你只是想想,就已經潮濕
的下體?你的決心呢?你的意志呢?你心裡一直愧對的老公的位置呢?你真的是
個淫蕩的女人!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我這樣,只是為了讓亮亮專心學習,不用
胡思亂想,在外面胡作非為。亮亮不是說了嗎,如果自己斷絕和他的關係,他就
去外面找……這絕對不行,爸媽就這一個兒子,不能讓他走到邪路上去!

可你張穎真的就是為了弟弟才這樣的嗎?你不想弟弟那英俊的臉龐、健壯的
身體嗎?你不想他那巨大的男根嗎?想到那裡,張穎感覺自己的雙腿之間更加濕
潤了!

看了看鍋裡的魚,張穎的目光又轉向院子裡。透過迷霧般的雨絲,似乎看見
院門動了一下,張穎的心也隨之猛地顫了一下!一個人影走了進來。不用看清楚
面孔,張穎知道,那是亮亮,因為老公沒那麼高。

心臟怦怦的開始劇烈工作著,把大量的血液輸送到每一個需要的細胞裡。寒
意在霎那間消失了,代之的是小腹升騰而起的陣陣熱浪!

張穎的眼光一直沒離開過那個身影,在大門口逗留了一下,然後快步奔進客
廳中。

張穎心中默念「一……二……三……」然後自己被攬入一個溫暖的寬大的胸
膛,一股熱氣吹到自己的耳窩,讓張穎渾身顫抖著:「穎穎……想死我了……」

與此同時,自己一對飽滿圓滾的乳房,就被一雙大手包圍了。

必須要拒絕,張穎告訴自己,雙手向外攘著,想要把那雙手推出去:「我是
你姐,不許叫我穎穎……不要……」可是力量的懸殊顯得那麼重要,那雙手仍然
緊緊佔據著那對柔軟,隔著一層毛衣,一層內衣,張穎仍然能感覺到手掌的溫度
正不停的傳到自己的身體中。

弟弟顯然沒有理會姐姐的要求,他的嘴唇開始尋找姐姐那嬌嫩飽滿的紅唇:
「穎穎……你是我的穎穎……」扳不開亮亮的手,張穎把手背到身後要推開弟弟
越來越緊的身體。是無意的?她的手碰觸到一個堅硬的器官。她當然知道那是什
麼?她應該立即挪開小手的,可是她的手為什麼卻更加的用力握住了?從心底發
出一聲歎息;真大啊……

像是受到了鼓勵,張亮的手一隻撩開姐姐的衣擺,直接插進了內衣中,裡面
沒有胸罩,他抓了滿把的滑膩柔軟,還能感覺到尖上的堅挺,另一隻手把姐姐的
粉臉轉了過來,張口含住她的櫻唇,把姐姐的呢喃含進嘴裡!

美美的品嚐了一個禮拜沒有品嚐的甜蜜口水,張亮好一會才鬆開氣喘吁吁的
姐姐。張穎逮住機會,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這死小子,每次都把自己吻到透不
過氣來。感覺到自己的裙子早已被亮亮撩了起來,一隻溫柔的手正在自己春潮泛
濫的私處摸索著。一直緊緊抓住弟弟陰莖的手緊了緊:「你要……就快些……你
姐夫要回來……了……」

這次張亮很聽話,他收回手,飛快的把自己的寶貝從褲子裡解放出來,姐姐
的裙子已經被他撩到腰部以上,內褲也被他撥到一邊,肥美圓滾的臀部中間,烏
黑的陰毛濕漉漉的貼在兩片緊緊粘在一塊的嫩肉上。

張穎已經熟練的把液化氣給關了,雙手扶在灶台上,屁股微微撅起。

張亮扶著自己的寶貝,輕車熟路的頂進讓他朝思暮想的溫柔鄉「嗯……啊…
…」兩聲快樂的歎息交織在一起,就如同一曲春天的讚歌,而此時窗外,風和雨
所譜寫的搖滾,對於激情燃燒的姐弟倆,早已沒了脾氣。

張穎不敢閉上眼睛來享受這美妙的快感,她不時的張望著院門,害怕會突然
打開。張亮似乎已感覺到姐姐的顧慮,他俯下身子,一邊在姐姐體內劇烈的運動
著,一邊告訴她:「穎穎……好好享受,我把大門扣上了……」張穎回頭白了弟
弟一眼。然後閉上一雙美目,專心享受弟弟帶給自己的快感。嬌嫩的呻吟也不時
從嘴中溜出來,只是因為有風雨的掩護,他們並不怕會洩漏出去!

「亮亮……快些……快些……」隨著雨點的急促、風聲的凜冽,張穎心中的
火把也越來越旺。那鐵一般堅硬、火一般滾燙的生命之根,每一次撞擊,都給她
送來更高的溫度,似乎要在這寒冬將至的時節,把她帶回熱辣辣的濃夏!

就在張穎似乎聽到一陣若有若無的敲門聲的時候,最激烈的幾次衝擊讓她失
明瞭,眼前只能看到奼紫嫣紅的朵朵鮮花,「啊……」美麗的高潮讓她不顧一切
的叫喊著,就連那窗外風雨,似乎都不能阻擋她對快感的吶喊!張亮也聽到了那
陣敲門聲。對於姐姐這個時候的喊叫,他想阻止,可是正在往姐姐的子宮深處源
源不斷供應精華的他,暫時已經沒有阻止的力氣。

張亮雖然對姐姐無以復加的迷戀,但是他還是怕被姐夫發現的。剛剛射完精
液,他就俯身趴在姐姐的玉背上,一直用手掩在姐姐的嘴巴上面,輕聲喘息著:
「姐……是不是姐夫回來了?」

稍稍平靜一些的張穎撥開弟弟的手:「壞東西,你還怕你姐夫……還不把你
那髒東西拿走?」這時,敲門聲又傳了進來,這次清晰的多了。

張亮滿足中帶著驚慌,連忙將漸漸疲軟的陰莖抽離姐姐的溫柔洞,一同出來
的,還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張穎已經顧不得擦拭,連忙放下裙子,一邊往外走一邊吩咐弟弟:「快穿好
衣服,看看有沒什麼不妥的……」本來紅暈滿面的她,走到院門後面的時候,已
經平淡的和牆角的一汪積水沒什麼兩樣!

跺著腳、搓著手的胡軍,嘻嘻哈哈的從張穎的邊上擠了進來:「怎麼這麼久
才開門啊?凍死我了……這鬼天氣,說冷就冷到底……」

張穎關上了院門:「我給你們做豆腐魚呢!喊亮亮給你開,那懶貓躲在廁所
裡……快進屋去暖和暖和!」說話的時候看了一眼廚房的窗戶。

晚飯很豐盛,一桌子好吃的。胡軍嘿嘿的笑著夾起一塊燒牛肉,邊吃邊說:
「老婆知道我最近身子虛,弄這麼多好吃的給我補補是不是?」

張穎瞟了一眼埋頭吃飯的弟弟,對老公埋怨道:「這麼多的菜還堵不住你的
嘴,快吃你的吧!」

胡軍轉移了說話的對象:「亮亮,我們單位最近來了個剛畢業的大學生,長
的比你姐還漂亮,要不要姐夫給你介紹介紹?」

張穎又白了一眼老公:「沒大沒小的,怎麼拿我比起來了?」

不過她還真的想要弟弟能有個女朋友,那樣……她往弟弟看去。張亮一邊吃
著碗裡姐姐給他夾的魚,一邊跟姐夫說:「姐夫,我有女朋友了,你還是別操心
了!」說著偷偷向姐姐眨了下眼睛。張穎連忙埋頭吃飯。

胡軍說:「好……好……算我瞎操心……對了,我等會吃完飯還要去出差,
穎穎你給我準備點厚衣服!」

張穎皺了皺眉頭:「怎麼這麼晚還要去出差?明天不行嗎?」

胡軍也是苦著臉:「媽的死老闆要我和他一起去廣州參加個什麼博覽會,坐
晚上八點的火車……」張穎放下碗筷,埋怨著去準備行李。似乎只有張亮的嘴角
好像蕩出了一絲弧度。

穿戴整齊的胡軍「波……」的一聲在老婆的嫩臉上香了一口,對旁邊的張亮
說:「好好照顧你姐姐啊,我走了……外面雨大,別出來了!」

說著又衝進了冰涼的風雨中。

看著消失在雨絲中的老公,張穎心中的愧疚又湧上心頭。老公辛辛苦苦的在
外面奔波,而自己卻和親弟弟在他溫暖的家裡做著對不起他的事……老公剛剛消
失在院門外面,那海洛因般的懷抱又把她拖進醜惡的興奮中:「穎穎,姐夫要我
好好「照顧」你……」緊抱著懷中的豐滿肉體,張亮在剛剛姐夫親過的地方狠狠
地親了一口。

張穎掙扎想要擺脫弟弟的擁抱:「放開我……亮亮,我們不能再這樣了。」

張穎奮力甩開弟弟,扭頭對他冰冷的斥責:「你姐夫這麼辛苦在外面工作,
我們卻做那麼丟人的事,做這麼對不起他的事,我們還是人嗎?」

看著發愣的弟弟,張穎握住他的手:「亮亮,我們不能再這樣錯下去了。以
後,我還是最疼你的姐姐,你還是我最乖的弟弟,就這樣好嗎?」

張亮看著姐姐已經梨花帶雨的懇求眼神,沒有再繼續糾纏姐姐,只是說道:
「姐,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嗎?」

張穎當然記得姐弟倆的第一次,那時她才十八歲,亮亮剛滿十七歲。

那天,也和現在一樣,外面下著不大不小的雨,不一樣的,是那是一個夏天
的夜晚,雨絲帶來的,是涼爽的感覺。

因為家裡窮,只有3間磚木結構的房子,中間是堂屋(客廳),西廂是父母
的房間,張穎姐弟倆雖然年齡都不小了,但也只能擠在西廂裡,只放了兩張床。

樹枝夾起來的小院子裡,也有一株高大的梧桐樹,徐徐的清風夾帶著細雨的
涼爽,和梧桐花的清香,趕走了房間中的悶熱和幾乎無時不在的蚊子。難得能睡
個好覺的姐弟倆卻都沒有睡意。怕驚醒兩牆之隔的父母,兩個人的說話都是輕輕
的,談話的內容無非是姐姐高中校園的學習生活,還有弟弟在家裡在中學裡的調
皮搗蛋。

那氣氛很溫馨很歡快,充滿了濃濃的親情。聊的正開心的時候,張穎忽然臉
一紅,抬頭看了看窗外仍然飄著的雨絲,對弟弟說:「亮亮,你轉過身去,把眼
閉上。」

摸不著頭腦的張亮傻乎乎的問道:「幹嗎?」

張穎的臉更紅了:「你別問,叫你怎麼做就怎麼做……快點啊」

哪知道張亮的牛脾氣又上來了:「不幹,你先告訴我你要幹嘛?」

滿臉通紅的張穎又羞又氣:「外面下雨出不去……我要……要尿尿……快點
啊,快憋不住了……」農村的廁所一般都是在房子後面用碎磚碎瓦,或者廢木頭
什麼的圍一個圈,裡面挖個坑。可外面現在下著雨又是深夜,張穎說什麼也不敢
到房子後面去。

張亮恍然大悟道:「哦……那我閉上眼就是了,幹嗎非要轉過身啊?

我眼睛閉上了,你要尿快尿啊……」

張穎可能真的憋不住了,也不再強求,連忙跳下床,背對著弟弟蹲在腳盆上
面……淅瀝瀝的聲音好像是勾魂的精靈,又像是艷麗的罌粟花,使得張亮不得不
偷偷睜開眼睛瞄向姐姐。

17歲的張穎早已出落成含苞待放的大姑娘了,方圓十里,可是出了名的大
美人,雖然還在上高中,可上門提親的三姑六婆已經不少。

張穎對自己的身材和相貌是很有自信的,一汪清泉似的大眼,靈動而清純,
雖然生在鄉下,卻有著吹彈可破的雪嫩肌膚。胸前的一對乳房,就如同蒸熟的饅
頭一般鼓脹脹的,纖細的腰身下面,就是現在讓張亮看的眼珠都要掉下來的滾圓
粉臀,白皙的屁股,在微弱的光線下竟然泛著白白的亮光。只是那中間最神秘的
地帶,卻是張亮無論怎樣瞪大眼睛也看不清了。

饒是如此,已經讓張亮還沒怎麼發育成熟的小弟弟舉槍致敬了。突然回頭的
張穎看見了弟弟毫不掩飾的一對色迷迷的大眼,臉立即紅的如同窗外的梧桐花:
「流氓,看什麼看?」說著站起身,飛快的提上平腳短褲,爬上床鑽進薄薄的被
單中。房間裡突然靜的有點可怕,除了能聽到窗外動聽的雨聲,還有就是姐弟倆
都有些零亂的呼吸聲。

好像過了好一會,緊閉眼睛的張穎慢慢睜開眼來,可床邊的身影嚇的她差點
叫了起來,一隻手在關鍵時候摀住了她的小嘴,張亮在她耳邊輕聲道:「姐,是
我……」

張穎挪開弟弟的手,吞吞吐吐的問他:「你……不睡覺幹嗎?」

張亮反手抓著姐姐滑嫩的小手:「姐,我……我難受……」以為弟弟病了。

張穎連忙問道: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張亮把姐姐的小手帶到一個堅硬的
物事上:「這裡……」

滾燙堅硬的觸感,先是讓張穎愣了一下,然後她立即明白那是什麼,連忙抽
回自己的手,紅到耳根的小臉扭到一邊:「壞蛋……你難受關我什麼事……快去
睡覺……」

張亮並沒有回去,他強硬的把姐姐的手又壓在自己的寶貝上面:「姐姐……
你幫幫我吧……難受死了……」

滾燙的接觸讓張穎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徐徐的涼風也沒有阻止她身體裡炙熱
的蔓延。想要再次抽回手,可弟弟的手卻緊緊壓著,張穎只好放棄,輕輕動了動
手指,感覺那東西也動了一下:「怎麼幫你啊……」

年少的張亮哪裡知道,他一手仍然按在姐姐的手上,一手放到姐姐的腿上,
隔著薄薄的被單撫摸著:「你這樣抓著就舒服多了!」

花季中的張穎,對於弟弟輕輕的撫摸非常的敏感,那似有似無的觸感,好像
電流般劃過她嬌嫩的肌膚,幾乎讓她全身的汗毛都炸了開來,不經意的手更加握
住弟弟幾乎與大人不相上下的堅硬寶貝,少女剛剛萌動的春心,讓她有意無意的
慢慢撫弄弟弟的堅硬。

看見姐姐並沒有決然的抗拒,張亮當然開始得寸進尺,一手仍然防備似的放
在姐姐的小手上,一隻手在姐姐溫熱的大腿上來回愛撫。

對於性的好奇,在他們這個年齡,不光是身為男性的弟弟,姐姐也不例外。

哪個少男不多情?哪個少女不懷春?那種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刺激和快感,不
僅讓張亮更加慾火旺盛,也讓張穎春情湧動,讓他們都想更深入的探索彼此的秘
密。

不知什麼時候,張穎身上的被單已經被扔在一邊,而張亮也已經躺在姐姐的
身邊,他的手開始大膽的,直接在姐姐光滑的肌膚上撫摸著,他的嘴唇憑著與生
俱來的本能,開始在姐姐嬌嫩臉蛋上親吻,稍微抗拒的張穎,迷糊中轉過臉來,
向親愛的弟弟獻上她的初吻。

火熱的空氣讓姐弟倆的喘息越來越重,張亮有點笨拙的掀起姐姐的背心,看
著那對白嫩柔軟的乳房,還有那頂上粉色的微凸乳頭,張亮迫不及待的張嘴含住
一個用力吮吸。「啊……疼……」無知給張穎帶來了痛楚,但也帶來了不曾有過
的快感,張亮放鬆嘴裡的勁道,嘗試著用舌頭在那顏色微深的一圈舔吸。

「唔……」酥麻的快感讓張穎把弟弟的頭抱在懷裡,她的另一隻手並沒有離
開弟弟的寶貝一分一秒,從那裡傳來的熱度讓她感覺熱的暢快。

外面的雨下的愈加急促,外面的風刮的更加猛烈,遠處滾滾的雷聲轟隆隆的
越來越近。而偏僻的小屋中,張亮開始不滿足於在姐姐飽滿的乳房和嬌嫩的小嘴
上流連,他的手滑進姐姐寬鬆的短褲,觸手是一片毛茸茸的所在,麻癢同時帶給
兩人一樣的快感,只是一個想要往更加深的神秘地帶探索,一個卻害羞的夾緊雙
腿:「別……亮亮……那不行……」

對於姐姐軟弱的抗拒,張亮並沒有退卻,而是用力把手伸進一片濕漉漉的滑
膩,不知道是剛才殘留的尿液,還是張穎的氾濫分泌,此時她的下體早已潮濕不
堪。

第一次被異性侵犯少女最私密部位,火熱而潤滑,如同春雨中的鄉下小路,
讓張亮深一腳淺一腳地摸索著。強烈的刺激讓張穎不自覺地鬆開緊閉的大腿,任
由弟弟的魔手在那深溝幽谷中探險。

迷迷糊糊中,張穎已經被弟弟剝成一隻肥嫩的大白羊,同樣脫的光光的張亮
緊緊壓在柔軟如棉的姐姐身上,堅硬的下體在姐姐滑膩的私處探頭探腦著。

張穎終於感覺到危險,她連忙用小手擋在自己的處女花徑外面:「亮亮……
不可以……我們不能做這種事……要被爸媽知道了……會打死我們的……」

張亮隱約也知道這事是萬萬不能做,趴在姐姐身上不再扭動:「可是姐……
我真的好難受……硬的好疼……」張穎伸手握住那硬的發紫的男根,來回地套弄
著:「姐幫你摸摸……千萬不能放進去……」

退而求其次的張亮,只好手嘴並用,一邊貪婪的舔吸著姐姐已經被吮的發紅
的乳房,一邊用手在姐姐汗津津的陰部和粉臀上來回摸索。

但這種隔靴撓癢的動作,讓姐弟倆更加煩躁,窗外的風雨根本吹不熄、也澆
不滅他們熊熊燃燒的慾火。

張穎張開著大腿盤在弟弟的腰臀上,雙手在弟弟的後背上無意識的愛撫著,
而張亮把頭深深埋在姐姐的雙乳之間,舔咬著、吮吸著,要命的是他那根腫脹的
陰莖,又開始在姐姐肥腫的陰唇之間蠢蠢欲動……

「啪……」突然一聲巨大的雷聲在頭頂炸開,與此同時,張穎的一聲慘叫也
被埋沒在這雷聲中!張亮無數次徒勞的頂刺,終於在這雷聲的伴奏中有了效果,
火熱的鐵棒一下子刺入了姐姐今始蓬門為君開的花徑中,薄薄的處女之門被一下
子洞穿……幸好那聲雷響掩蓋了張穎身不由己的痛呼,反應過來的她連忙咬住弟
弟的肩膀,將從不曾經歷過的痛楚轉移到弟弟的身體中。

嚇得一動不動的張亮伏在姐姐身上,也顧不得肩膀上鑽心的疼痛,豎起耳朵
聽門外的動靜。良久,除了風聲、雨聲,還就是可怕的炸雷聲。

父母應該沒有聽見那聲痛呼,可是火辣辣的疼痛和死緊的擠壓,卻對他們宣
告,一個陳舊的結束和一個嶄新的開始。

慢慢鬆開已經被咬得泛出血絲的肩膀,張穎抽泣著:「死東西……我們犯大
錯了……你……我……」忍受著肩膀上的劇烈疼痛,痛並快樂著的張亮,稍稍動
了動下面。

「啊……」

刺痛讓張穎輕喊了一聲:「別動……好疼……」

張亮連忙不敢再動,邊舔吻著姐姐滿臉的淚水:「對不起……我……我不動
了……我不是故意要放進去的……我……我拔出來……」

又是往外一抽。疼痛讓張穎連忙緊緊抱住弟弟屁股:「都叫你別動了……」

姐弟倆緊緊地抱在一起,帶著惶恐的心情,傾聽彼此的呼吸!

慢慢的,陰與陽之間的化學反應開始侵蝕著兩具年輕的胴體,軟滑緊迫的擠
壓和火熱麻癢的脹滿,讓姐弟倆不約而同的扭動了下身體。

「嗯……」一聲微弱的呻吟,讓張亮又緊張的停了下來:「姐……你還疼嗎?」

「嗯……不……我不知道……」明明是還有些疼,可張穎卻感覺不再是神經
最主要的感覺,代替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疼嗎?

疼!癢嗎?癢!麻嗎?麻!無數種滋味匯聚在一起,讓她義無反顧的嘗試扭
動自己被壓的發酸的美妙身體!

肉與肉的摩擦,帶來一種更加奇妙的感覺。拋開親情的鞭打、扔掉倫理的拷
問,此時此刻,只是一對初嘗人生另一味的少男少女,對異性孜孜不倦的求索!

於是,沒有誰指導,更沒有誰索要,就那麼自然而然的,姐弟倆開始了人類
……不……應該是動物最原始的運動!在這種千古恆久的運動中,他們開始品嚐
最至高無上的快樂!

瘋狂的風雨掩蓋了兩個瘋狂人類的一切狂亂。讓他們肆無忌憚的交合著、努
力著,如同品嚐最甘甜的美酒一樣,品嚐著一波甜過一波的快感……

漸漸的,雨聲小了、雷聲也漸行漸遠,而屋子裡的喘息聲卻越來越急促……
面對滿眼閃亮的星星和越來越強烈的快感,張穎用盡最後一點清明,張嘴吻住弟
弟急促的呼吸,猛然間,兩人死死抱在一起……動也不動……久久,張穎才悄悄
在弟弟的耳邊呢喃了一句:「亮亮……姐好舒服……姐還要……」她那盪開的笑
容,如同窗外雨後的梧桐花……嬌艷、芬芳……

那一夜的瘋狂後,姐弟倆都懊悔過、都自責過,都發誓再也不做這種天理不
容的醜事。可是,年輕的身體一旦享受過那狂風暴雨般的快感後,就不一定是意
志能夠決定的了。自然而然的,有了第二次、再一次,如同對毒品的依賴,姐弟
倆陷入肉慾的漩渦,再也無力自拔!

直到張穎考上大學後,離家求學後,姐弟倆才一度中斷了這種不倫的關係。

更後來,張穎遇到了胡軍,愛情的滋潤和年齡的成長,讓張穎決定徹底斷絕
和弟弟的錯誤關係!

但是,當張亮也考上姐姐的母校,寄居在姐姐家中後,張亮並沒有因為時間
和年齡的原因而消退的,對姐姐的迷戀,又開始滋長。

剛開始,張穎總是嚴詞的拒絕。可是由於胡軍經常出差在外,和對弟弟的寵
愛,在張亮的死纏硬泡下,張穎的心理防線開始鬆動,終於在一次胡軍出差在外
的時候,在姐弟倆為張亮在期末考試中獲得第一名的祝賀中,喝了不少酒的姐弟
倆,終於又睡到一張床上。

於是,在懊悔與渴望的交鋒中,在愧疚與慾望的掙扎中,姐弟倆又開始了那
種讓他們不能自已的狂亂生活……

往事一幕幕的在張穎的腦海中清晰的浮現出來,她無力也無心把心愛的弟弟
再次伸向她的大手推開,歎了口氣,張穎任命的靠在弟弟的懷中,任由弟弟的大
手穿過她的毛衣,握住她比起以前,更加豐滿的乳房。

看見半掩的院門,張穎按住在自己胸口肆虐的手:「去把院門插上,我去洗
個澡……」張亮在姐姐的嫩臉上親了一口,乖乖的跑去關好院門。

當張穎洗好澡,只裹了件羊絨睡衣走進她與胡軍的臥室時,開了空調的房間
裡,房間裡飄散著輕輕的絲竹音樂,弟弟已經睡在她和老公的大床上,身上只穿
了件她的紅色內褲。對於弟弟喜歡穿她內衣的癖好,張穎也斥責過他,一是這樣
總是讓她心跳加速,另外也怕會被別人發現,可張亮總是不予理會,他也保證不
會被別人發現。

張穎也沒有辦法,其實看到弟弟胯間,自己的內褲中那鼓脹張的一團,總是
能讓她有一種莫名的刺激和快感,甚至,她覺得自己和弟弟都是性變態。可是這
種變態,卻帶給她一種在老公那無論如何也感受不到的快感!

抬頭看到大床正上方,自己和老公幸福的結婚照,淡淡的愧疚感中,已經升
起一種濃濃的快感,這種快感讓她的下體不由得開始分泌出一股火熱的性液。

柔弱無力的躺在弟弟身邊,張穎瞇著眼看著弟弟解開自己睡衣的帶子,把自
己玲瓏浮凸、艷光四射的赤裸胴體,展現在弟弟的面前。在白的耀眼的燈光下,
張亮如同欣賞一件稀世珍寶般的看著姐姐曼妙的肉體,如同撫摸一塊極品絲綢般
在姐姐細嫩的肌膚上輕撫著:「穎穎……你真美,美的讓我要頂禮膜拜……」

對於弟弟的讚賞,張穎忍不住的輕輕一笑:「先是頂禮膜拜,然後再拚命蹂
躪……」

張亮臉一紅:「我是忍不住嘛!現在就忍不住了……」說話間,頭已經伏在
姐姐胸前的飽滿上面,貪婪的舔吸吮咬……酥麻的快感讓張穎閉上眼睛,用心體
會弟弟帶給她的快樂!

門窗都已經關的死死的,窗簾也遮的嚴嚴實實,外面的冰冷一點也侵襲不到
房中的溫暖。相反,隨著張亮舔遍姐姐的每一寸肌膚,室內的溫度也隨著兩人升
高的體溫,開始緩緩上升!

張亮的舌頭如同不知疲倦的蜜蜂,劃過香甜的豐乳、劃過柔軟的小腹、劃過
結實的大腿、甚至劃過玲瓏的小腳丫……當最後仍然神采奕奕的舌頭趟過洪水泛
濫的深谷時,張穎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終於來了……一雙粉嫩的大腿結結實實
的把弟弟的腦袋圍在胯間,再也不讓離開!

張亮曾經不止一次的告訴姐姐,姐姐那身體深處為他而流淌的涓涓細流,總
是那麼香、那麼甜,讓他怎麼也吃不夠!

張穎總是說弟弟瞎說,她總想,自己的性液,老公也吃過,問他什麼味道,
他皺皺眉,說沒什麼特別的味道,就是有些腥,好像是她燒的麻婆豆腐魚,辣椒
放少的味道!怎麼到了弟弟的嘴裡,卻好像是變成了陳年的紅酒、新鮮的果汁?

如果說情人眼中出西施,難道弟弟對自己的愛要比老公的多出如此的多?

張穎感覺自己身體中的水分,好像要被弟弟全部吸乾了,現在是要他還回來
的時候了。她雙手扯著弟弟的肩膀,想要把他拉上來。張亮當然懂得姐姐意思,
於是抬起滿臉津液的腦袋,爬到姐姐的胸脯上。此時已經不需要他動手,姐姐溫
柔的小手早已把他的寶貝帶到那處他剛剛流連的凹陷,藉著那許多潤滑,輕輕一
送,凹凸已經嚴絲合縫的疊在一起!

這麼多年和諧的性生活,早已讓張亮知曉姐姐體內體外的每一處性感帶,憑
感覺,他的陰莖就能用準確的角度、準確地力度,去愛撫姐姐陰道內壁的那處G
點,憑著這手本事,他可以很快的把姐姐推進性愛的天堂。

沒要多久,張穎就呼喊著攀上高峰……其實胡軍也能帶給她高潮,只是那是
有限度的,快感的高度有限制,快感的次數也有限制,而這個可愛的弟弟,卻能
夠隨時隨地的給她帶來快樂,想不要都不行……就好像這肆無忌憚的一夜,在給
姐姐帶來四、五次高峰,軟弱無力的對他說不要了時,張亮才爽快的向姐姐的身
體深處噴射了無數的生命因子!

生活可以平平淡淡的過,也可以狂亂刺激的過!

就好像張穎在老公和弟弟之間,一邊享受夫妻生活的幸福甜蜜,一邊追求姐
弟亂倫的刺激淫糜!

秋去冬來!突然,張穎發現自己懷孕了。她當然知道這是誰的孩子!

當她忐忑不安的告訴老公時,看見老公那喜極而泣的臉孔時,她狠狠掐了自
己一下,然後告訴自己,這次一定要和弟弟徹底斷了,有了這個孩子,對得起老
公,也對得起的弟弟了!

出乎張穎意料的,這次弟弟並沒有像以前那樣對自己做太多糾纏!

難道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或者是因為最近畢業了忙著為工作奔波?無論什麼
原因,雖然心底有著不少的失落,但張穎還是欣慰的,她終於可以做回一個正常
的妻子、姐姐了……

故事似乎應該結束了,多麼好的結局啊!老公雖仍然在外面奔波,但是工作
不錯,收入也不錯,小日子當然也越過越不錯。弟弟好像也找了份好工作,整天
的忙碌,有時也會抽出點時間來看看自己。自己呢?

漸漸隆起的肚子,讓她每天充滿對未來的憧憬!

可是,當又一個梧桐花掛滿枝丫的日子,當她滿心歡喜的去老公公司,找他
和自己去醫院檢查的日子,她看見了不該看見的一幕,她親愛的老公,摟著一個
很年輕的漂亮女孩鑽進了一輛高檔轎車。她在淚水湧出之前,清晰的看見兩個人
的嘴巴在車子裡粘合在一起!

那一刻,張穎忽然感覺,自己身邊的一切都是虛無的、縹緲的,霎那間都不
見了!她覺得自己似乎也應該就這樣消失了!原本陽光明媚的天氣,突然間被頭
頂的烏雲破壞,很快的,一陣急雨就落了下來!淚水和著雨水的張穎,想要把自
己融進旁邊滾滾的河水!

可是她低頭看著自己高高隆起腹部時,忽然覺得,或許這正是自己需要的?

看著自己的孩子,想著自己的弟弟,張穎決定給弟弟打個電話,當她要求弟
弟來家裡看他時,正在工作的弟弟二話沒說答應了。假如是老公,會嗎?

不知道是怎麼回到自己的小院的,渾身濕透的張穎沒心情去換身衣服,她坐
在門檻上,任由偶爾的雨點和梧桐花瓣藉著春風,飄落在她涼涼的身體上!她的
眼神直直的看著院門外,現在她不需要再掙扎著問自己在等誰?因為她的心裡只
有一個身影……

當同樣濕透的張亮衝進院子的時候,張穎再次被淚水迷失了雙眼,緊接著一
個雖然濕透,卻仍然讓她感到溫暖的懷抱,把她緊緊的擁在懷裡,一遍又一遍的
安慰著她,詢問她。她可以清楚地看見弟弟那滿眼的淚,那是心疼的淚!

當張穎告訴弟弟她的所見時,張亮沒有生氣,更沒有發怒,相反的,而是笑
了,笑得那麼開心、那麼幸福:「穎穎,讓他去吧,以後,讓我好好照顧你……
還有我們的孩子!」

張穎看著弟弟認真的眼神,還有些不敢肯定,因為她知道,弟弟和她說的,
是一輩子的承諾:「這麼些日子,沒聽見你喊我穎穎了!你如果是真的這樣想,
當初又為什麼那麼容易就離開?」

張亮坦然一笑:「知道你懷孕時候,我好像忽然長大了。那時候突然覺得,
以前和你說的情啊愛啊都是虛無的,假如我沒有能力讓你過上好日子,那還不如
早早離開你。而現在,我應該有這個能力了!我可以做你的男人了!」

張穎也笑了,笑得那麼開心、那麼幸福,她終於確定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將要享有自己以後的人生!

張亮心疼得把姐姐抱進屋子裡,為她脫光潮濕的衣服,在要把她放進溫暖的
浴缸的時候,張穎也要求弟弟把衣服脫了。張亮當然滿心樂意的,光溜溜的擠進
小小的浴缸!

熱水驅走了身體的寒意,溫柔的呵護也驅走了心中的寒意。不停的,溫柔的
撫摸姐姐隆起的肚子,更不停的用舌頭在上面打著轉。

「咯咯……」

怕癢的張穎嬌笑著愛撫著弟弟的頭髮:「你說是兒子還是女兒?」

張亮開始把手轉移到水線以下,在一片毛茸茸的柔軟中撥弄:「兒子、女兒
都行?」

張穎像是想到了什麼:「如果這個孩子生下來有問題怎麼辦?」

同樣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張亮當然明白姐姐意思:「你不是去做過檢查嗎?」

張穎有點心不在焉了,因為弟弟不但手越來越靈活的在自己的胯間摸索,嘴
巴也開始在更加飽脹的乳房上吸吮著:「嗯……醫生說了孩子很正常……唔……
亮亮……抱我去床上……」

張亮有些遲疑:「你現在能做嗎?」

對弟弟的體貼張穎感覺很窩心:「只要不太劇烈沒事的……好亮亮……快抱
我去床上……我要……」張亮義不容辭的抱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張穎挺著肚子跪在床上,把自己圓滑肥嫩的屁股,和腫脹滑膩的陰部暴露在
弟弟面前,輕輕的搖了搖粉臀:「亮亮……快來……快進來……我好癢……」

挺著硬如鋼鐵的粗大陽物,張亮半跪在姐姐屁股後面,在姐姐的滑嫩肥臀上
撫摸幾下,然後就歡快的把陰莖送進姐姐火熱的陰道!許久沒有結合的兩人,差
點被這久違的交合所融化。定了定神,一邊愛不釋手的抱著姐姐的圓屁股,一邊
緩緩的在姐姐炙熱的腔道中進出著……

為了給他們伴奏,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似要遮掩著陰部相交時那羞人的聲
音!

張亮這次真的很溫柔,溫柔的讓姐姐都感到有些不耐。但她的心是甜蜜的,
多好的男人啊!無論將來怎樣,都不要再離開他了!

許久許久,隨著弟弟無需忍耐的溫柔寵幸,姐姐在弟弟發射的同時,又一次
享受到了這世上最美妙的快樂!紅暈的嫩臉,仍然如同那窗外雨中的梧桐花,嬌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