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學生的淫欲經曆

迷迷糊糊中阿奇從窸窸窣窣的聲響中睜開了雙眼,眼睛看著這讓人覺得仿佛還很陌生的天花板,這是阿奇在大學宿舍度過的第一個早晨,今天是大學正式開學的第一天,由于阿奇先天的身體不好,所以連軍訓自然都不用參加,宿舍中的人經曆了一個月的軍訓都已經彼此很熟悉了。

  只有昨天剛到的阿奇,對一切都還是十分陌生的,這是一個6人的宿舍,面對著其他已經起床在忙碌的5個人,阿奇心里還是有很多莫名的難受。起床后阿奇隨著寢室的人一起收拾完畢后拿著書一起去了教室。

  X大其實並不是一所多麽出衆的大學,在X省也只算是一個中等的院校,因爲是理工類大學,學校里沒有很多意淫小說中才會有的美女如云,阿奇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幅活生生被叫做現實的畫面,雖然談不上遍地恐龍,但行走在人流中阿奇看到的女生都基本具備著這樣幾個特征。

  「矮。」「窮。」「醜。」,對!這就是現實,這里沒有傳說中那麽多的美腿,有的只是一條條粗壯還套著漏洞絲襪的大腿。

  這里也沒有那麽多的童顔巨乳,有的只是一個個胸大身材也碩大的胖妞。沒錯,這一切就那麽活生生的在阿奇眼中呈現著,而阿奇的心里似乎並沒看出有太多的失望,阿奇眼中的那種東西仿佛叫絕望。阿奇在來之前就已經不報希望了,因爲他很清楚自己來的是一所什麽樣的大學。

  鈴聲響了,阿奇伴著上課鈴和一群大胖妞擠進了教室,劇情和阿奇心中預料的仿佛也沒有太大區別,無聊的入學儀式,讓人蛋疼的二逼講話,以及那讓人覺得操蛋的自我介紹,阿奇的導員是一個個子不高,一臉假正經的男人,阿奇也沒太正眼看他,新勝認的班長是一個長相很有大胖妞特色的人,整個上午阿奇似乎都不覺得這一切有什麽能讓人覺得興奮的。

  上午很快的結束了,阿奇也早早的趁著導員說結束后一溜煙的就閃出了教室,教室中虛僞的氣氛已經快讓他窒息了,悶了一上午阿奇早就餓完了,早上就沒吃飯,阿奇徹底餓壞了,X大的食堂做的還是相當不錯的,食堂很大,並且有三層,每層都很有特色。

  阿奇也沒有太多閑逛的興趣,拿著飯卡找了一個一進門最近的位置占了座,然后拿著餐盤就奔著打菜窗口去了,阿奇仿佛來到窗口這個那個的說了好幾個,也不管打飯的人聽到沒有,只是不停的點著菜。

  「這位同學你是在報菜名呢麽……」一個帶著濃郁方言的姑娘聲傳了出來,「啊?沒,這些都一樣來點把,餓死我了。」

  「這麽多你能吃的了麽?」

  阿奇這時才擡起頭來看看跟自己說話的人是誰,眼前的這個女孩拿著阿奇的餐盤,一臉很不耐煩的模樣,頭發染著那種煙葉的黃色,用發卡在頭上斜著別了一個蝴蝶結,那模樣看著有那麽一點點頹廢的美。

  阿奇看到眼前的姑娘算不是很漂亮,但心里卻還是很害羞,甚至不敢在擡起頭看第二眼了,也不好意思在搭更多的話了,最后只是了句「謝謝!」就轉頭走了。

  阿奇回到座位上風卷殘云的就消滅了5兩飯,吃的時候偷偷的又看了一樣,窗口的女孩,然后怕女孩也擡起頭看他就又迅速的低下了頭繼續吃飯。

  下午的課程排的很滿,讓阿奇甚至沒什麽放松的機會,和那些剛見面的同學似乎也沒什麽好說的,阿奇只是一個人坐在前排的角落里,其他地方早就坐滿了人,只有這里離黑板遠,偶爾聽聽課,偶爾發發呆,上課已經二十多分鍾,突然有人敲門,進來的是一個長相蠻老實的女孩,一路火急火燎的趕來的,進了門看只有阿奇的地方還有位置,就直接的走了過去坐下了,女孩坐下了還在一直喘息,看的出來是一路狂奔過來的。

  阿奇用余光看了下女孩,很普通的女孩,長相讓人看的感覺很老實的樣子,身高1米6多些,胸部目測好像也不是很大,下身穿著一個小短褲,腳上是一雙白色的涼鞋,搭配的很協調。

  阿奇從包里掏出一張面巾紙給女孩遞了過去,女孩有些驚訝,因爲剛才還沒注意到身邊的這個人,但是很禮貌的說了聲謝謝,隨后擦了擦臉上的汗,女孩隨后問到:「你帶書了麽?」

  「帶了啊,你還聽課啊,那你拿去看把!」

  女孩看了看書又看了看黑板密密麻麻寫的很多亂碼七早的公式,然后無奈的說了句「聽也白聽呵呵!」

  阿奇隨后把書拿了回來。

  女孩一邊擦汗,一邊看著阿奇問道:「你是哪人呀?」

  「XX的,你呢?」

  兩人的話匣子就這樣打開了,因爲無聊也因爲兩人實在是無事可做,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上了,有的時候緣分可能就是這樣來的,一個下午間兩人唠的有聲有色,聊天中得知女孩叫嬌,兩人竟然還是同一個中學畢業的,但之前卻從來還沒見過,這多少讓兩人覺得有點相見恨晚了。下課后兩人很自然的交換了手機號,嬌還嬉笑著說明天繼續唠啊……阿奇傻笑著回應了下。

  晚上吃過飯阿奇顯得更無事可做了,他懶得回宿舍,宿舍的五個人,自己還都完全沒認識,而且都是那種下了課就去圖書館的好孩子,跟他們仿佛也沒什麽太多的共同語言,阿奇徑直的直奔了學校外的網吧,晚上的網吧人很多,但卻沒有太多學生,阿奇在煙霧缭繞的網吧繞了兩圈才找到了個空位置做了下來,像往常一樣漫無目的的浏覽著網 頁,突然旁邊的人說了一句話:「這麽巧啊?」

  阿奇扭了下頭一看旁邊的女生竟是白天在食堂給他打飯的女孩,但她的模樣卻和白天大相徑庭很不一樣,一件白色的修身小半袖,胸部被突出的很明顯,甚至能看到胸罩的輪廓,下身的超短熱褲搭配著高跟鞋,和白天再食堂穿著白色的廚師服完全不一樣。阿奇看著女生傻傻的笑了下:「好巧啊呵呵!」

  「怎麽你們好孩子也不學習,下了課就上網啊!」

  「學習?呵呵我沒興趣,悶了一天我都已經夠憋的了。」

  「還真看不出來,不是個好孩子呀……」

  「呵呵,我從來就不是什麽好孩子,我只是裝的比較像罷了。」

  「你都玩什麽遊戲啊?」

  「哪有遊戲玩呀,都沒人陪我玩,玩什麽也沒勁。」

  「呵呵那到也是,你來陪我玩會勁舞把,挺有意思的。」

  阿奇隨后申請了個ID跟她玩了起來,阿奇也第一次覺得這種音樂遊戲也還自己之前想像的那麽無聊,兩人剛玩盡興突然顯示器的屏幕都黑了。操蛋的網吧停電了,不少人起來開始罵了起來,網吧老板不一會就賠著笑臉出來了,「真對不起,電箱出問題了,今天就不要錢了,下次再來。」

  阿奇兩人站了起來也隨人群走出了網吧。

  「你干嘛去呀,回宿舍麽?」

  阿奇說道:「我也不知道呢,回去也沒什麽意思。」

  「要不去我那坐會把,我自己租房子住。」

  「好把,就去你的小豬窩看看把。」

  一路上得知原來女孩名字叫佳,是從外地來這的,因爲沒什麽本事,又散漫慣了,就一直在大學食堂里面打打雜,收入也很微薄佳的地方比較簡陋,而且地方不大,還是和其他人一起租的插間,只有那麽一小間是自己的,阿奇挑了個能做的地方做了下來,環視著屋子,屋子雖小但里面的東西卻擺的滿滿的,進門就是一張小床,粉紅色的床單,上面還挂著個粉色的小蚊帳看著感覺還蠻溫馨,挨著床的就是一個小衣櫃,里面的衣服塞的滿滿當當,甚至還有幾件胸罩挂在外面,衣櫃的外邊地上擺了一排的空酒瓶,還有一箱沒開的啤酒,阿奇有點驚訝問道「你還蠻能喝的呀。」

  「心煩的時候就喝呗,每天待得無聊還不如讓自己醉過去呢!」

  「看樣子你酒量還不錯啊,能給客人開兩瓶不……」阿奇說道。

  「自己拿吧!」佳說道阿奇隨后拿了兩瓶啤酒用牙咬了開,隨后給了佳一瓶兩人就像喝水解渴一樣的喝了起來,一瓶喝完又開了一瓶,隨著酒勁兩人的話匣子也慢慢的打開了。

  談話中才知道原來佳當初來這里打工是奔著自己的姑姑來的,一直在姑姑的公司里當財會,吃住也偶爾在姑姑家,但姑父卻一直對佳不懷好意,也經常給佳買很多東西,莫名其妙的給予佳很多關心,在姑姑有一次去外地出差時,她和姑父在家,姑父對她動手動腳企圖強奸她,最后她從姑姑家徹底搬了出來,也不在以前的公司上班了,之后也繼續談過幾個男朋友也都沒什麽結果。

  阿奇聽了佳的遭遇也很同情,在佳的講述中阿奇的眼里不時的閃爍出異樣的東西,只是那一瞬,隨后阿奇也不斷的安慰著佳,兩人越喝越多,佳起身上廁所,但已經很迷糊了,剛一起身絆倒了酒瓶差點滑倒,阿奇順勢的扶了下,這是他第一次在肢體上接觸到了佳,佳的身體那樣的軟,仿佛沒有骨頭一樣,起身的一陣體香讓阿奇的神經仿佛一下的精神了不少,那味道讓人覺得很舒服,似乎會上瘾一樣,淡淡的卻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香。

  佳回來后兩人又繼續喝著,屋內已經充斥著啤酒和佳身上的體香的味道,這種混雜的味道讓人迷離,讓人蠢蠢欲動,佳明顯已經不勝酒力了,正要倒得瞬間阿奇用手扶住了佳,但阿奇卻沒有把手拿開,一直放在了佳的腰上,此刻氣氛仿佛定格。

  佳看了看阿奇,笑了笑隨后猛的一只手挽過阿奇的頭,和阿奇親了起來,阿奇驚訝了兩秒隨后也進入了狀態,和佳深深的吻了起來,佳貪婪的張開了嘴,伸出了那嫩粉色的小舌頭和阿奇深深的吻了起來,阿奇也激烈的回應著,手中的酒瓶順勢的仍到了地下,然后一把摟過佳的背,另一只手捧著佳的頭,把佳的發卡拿下,一頭很柔順的黃色秀發像金色瀑布一樣泄了下來,當頭發散開時,那誘人的體香散發的更加劇烈了,讓阿奇徹底迷離了。

  阿奇一手的伸到了佳的胸上,一把將那修身的小半袖拉了上去,里面是一件十分誘惑的黑色胸罩,這讓阿奇更加的興奮了,阿奇伸開手掌大力的搓揉了一下,佳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身,從佳最中吐出的想起讓阿奇更加瘋狂了,阿奇將佳的半袖好像撕扯般的脫了下來,剩下那充滿誘惑的黑色胸罩仿佛在召喚阿奇一樣,深深的吸引著阿奇。

  阿奇隨后把佳的短褲解開退到了膝蓋就急迫的去碰那塊讓他興奮不已的地帶,那是一條黑色帶有小豹紋的內褲,三角地帶的位置已經把內褲沾染的很濕了,在豹紋的圖案上顯現出一大片水漬,隱約中能看到內褲中嫩粉的模樣,阿奇一把把手放到內褲上,用力的朝著水漬的地方大力的搓揉著,佳的聲音明顯放大了很多,佳的興奮點也一下子提高了起來,仿佛興奮的節奏一下子就提升到了另一個境界。

  阿奇順勢用手在小穴的洞口反複的揉壓,讓佳徹底的欲仙欲死了,就聽佳已經興奮的說不清話了,在阿奇的耳邊說道:「快進來,快點 ,我受不了了。」

  此刻的阿奇仿佛受到了靈魂的召喚一般,一股力量牽引著自己,阿奇一下子把佳的小內褲拉了下來,自己的褲子還沒腿就從拉門出掏出了自己早已怒張已久的陰莖,阿奇的雞巴生的粗壯結實,就好像阿諾史瓦星格胸肌上的肌肉一般,堅硬無比,血管怒張的仿佛一條巨龍盤繞在陰莖的四周,讓陰莖更顯威武,佳被這一大物嚇的有些驚訝,因爲她從接觸男人到現在從未見過這般喝人的陰莖,仿佛是一把鐵杵一般,讓人感覺既惶恐又興奮,佳既害怕這陰莖把自己的小穴撐破,又被這陰莖能帶給自己那無比誘惑的快感吸引,佳在這矛盾的心理下還是發自自己身體本能的召喚低聲耳語的說了聲:「快。」。

  然后便是微微的閉上了那奪人魂魄的雙眼,把頭扭了過去,身體和靈魂都在期待這即將發生的一切,阿奇此刻早已極其亢奮了,甚至顧不得其他,早以把陰莖掏出蓄勢待發了,他一只手把佳的纖纖細腿想上扶了起來,另一只手扶著那早已怒目而視的陰莖,阿奇一挺腰,此刻佳的眼睛一下的緊緊的閉了下,那一刻的感覺仿佛全身被帶到了另一個世界一般。

  仿佛從腳趾到頭皮每一寸肌膚都在跟著高潮,而阿奇在進去的那一霎那不禁的抖了一下,好緊好滑,就仿佛是個柔軟濕潤的雙唇把自己的陰莖緊緊的吸了進去,阿奇輕輕的動了起來,在慢慢的抽插中阿奇仿佛感受到無數的小舌頭在自己的陰莖的反複摩擦著舔舐著!那感覺太美妙了,像是小穴內的每一寸肌膚都會動一般,而此刻的佳早已要昏死過去,她從未體驗過如此攝人魂魄的陰莖,那感覺就仿佛自己的全身都被填滿一般,無比的充實感包圍著自己,由小穴處一次次的抽插讓快感傳遞到全身的每一寸肌膚,這感覺真的太美妙了,這對于很久都沒有真正感受過性愛,每天都在食堂辛苦的佳來說,仿佛是一下子從地獄升到天堂,那快感讓人瘋狂讓人想爲了這一刻的快樂拿自己擁有的一切去交換,阿奇慢慢的加快了速度,也讓陰莖抽插的更加準確有力!阿奇已經完全無法駕馭自己的意志了,因爲那快感來的太凶猛,他心中只想的是再快點!

  再快點!

  還要再快點。

  讓快感來的更多!更多,阿奇的陰莖仿佛也徹底被佳的小穴吸住了,將阿奇的陰莖一口咬定,陰莖的每一次抽插仿佛都是射精的快感一般,佳也早已迷失在這快感當中,大腦中更是一片空白,只知道這一刻身體每一寸在抽插的過程中都高潮著,阿奇漸漸越來越快。

  佳也更加恰當的迎合著,佳的身體逐漸感覺到要有東西噴射而出,但仿佛還就停在那里,感覺好像全身都要馬上痙攣一樣,越是這樣佳就不斷的越期待的,情不自禁的說道琦。

  快!再快點!再快點,用力干我,別停。

  阿奇此刻就好像得令的戰士一樣,瘋狂的抽插的,淫水在佳的小穴都一點點的啪嗒啪嗒的流淌著,整個單人床的半個床單已經徹底濕透了,但兩人還並不覺得,小鐵窗在阿奇的瘋狂抽插下不停的搖晃著,仿佛暴風雨中的一片孤舟搖搖欲墜。

  佳的小穴內已經能感受到仿佛無數碩大的陰莖插入自己小穴一樣,感覺到每一次抽插都讓自己的小穴迸發出無數的淫水,佳已經徹底忍不住了,終于在阿奇那有一下深深的抽插下高潮了!小穴像開閘的堤壩一般,徹底泄了。

  淫水像瀑布一樣的流了出了,自己的身子每一寸都跟著小穴體驗著這快感,仿佛自己的小穴釋放出了憋在體內很久的野獸一般,那感覺就好像置身一藍天一般,渾身感覺到迸發出淫水后的超脫。

  此刻阿奇在淫水的沖擊下,淫水的迸發瘋狂的刺激的阿奇的龜頭,那快感來的一陣一陣,感覺如果在不釋放就要憋的無法忍受了,阿奇深深的提緊了肛門的肌肉,將無數精子強有力的射了出來,連續噴射了足有十余波,把體內所有的精子都徹底的釋放了出來。佳和阿奇躺在床上徹底的虛脫了。

  這一夜對阿奇來說太難忘了,對佳來說又何嘗不是呢,這是阿奇來到這個城市第一個讓他難忘甚至激動的夜晚,這是在他無聊的沈寂了無數的日夜中唯一一個讓他振奮的夜晚,對于一個每天忍著這面對無數大胖妞和書呆子的阿奇來說這個夜晚發生的一切更像是救贖,對自己靈魂自己內心的一次救贖,阿奇這一刻深深的閉上了眼睛,細細的回味著剛才快感的余溫,他這一刻真的好滿足,好像永遠停在這一刻,不用在面對那無數自己不想面對的人和事。

  佳漸漸的恢複了神志和體力,看著阿奇淺淺的一笑,阿奇被這一笑陶醉了,佳翻了個身趴在了阿奇身上,「剛才好舒服,好像夢一樣,讓人不敢相信。」阿奇已經陶醉的不再想說話了,只是點點頭,佳撫摸著阿奇的臉無限溫柔的看著阿奇不禁說道:

  「咱們再來一次把!」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