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援援的奇妙物语】(08)一转攻势!荧女王与珊瑚宫心海的百合初夜【作者:锈丸】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锈丸
字数:13496

               心海的一日

                               ……

          【一转攻势!荧女王与珊瑚宫心海的百合初夜】

                ∑∑

  荧舒舒服服地窝在被子里,哼着小曲。淡紫色的轻纱将少女优哉游哉的模样
似有似无的遮住,颇具少女味的房间,屋内虽无奢华的装饰,却也不乏巧妙的布
局,纵使小巧的一处雅间,却也在细枝末节之处下了不少功夫,此间便在珊瑚宫
心海的住所。

  床侧的熏香袅袅弥散开来,虽是盛夏,此处也不觉半点炎热,反而有种莫名
的寒意,荧自然是春困夏乏秋盹冬眠爱好者,所以温度的影响并不大,况且,不
用出去东跑西跑做任务,而是卧在暖和和的被窝里,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门外传来一阵哒哒的脚步声,随后房门吱嘎一声被轻轻打开了。

  「旅行者,你的伤势有所好转了吗?我来给你上药了」一个清脆如银铃般的
女声响起。

  「怎……怎么是你?」荧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却假装着慌张的语气说道。

  「是我要求甘雨托付给我的,来,起床了」少女温柔的说道,将药盘放在床
头柜上。

  「不要不要~ 我才不要起床呢!再睡会儿」荧一听起床二字,瞬间没了精神,
扭扭捏捏起来。干脆直接把被子蒙过头。

  「荧,真是让人很困扰呢……」少女未先掀开床帐,反而不紧不慢地走到不
远处的木案之前,木案上放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熏香炉,淡淡暗香,煞是惹人想要
轻嗅一番,但少女却只手侧身,掩袖遮面,另一只软若无骨的白皙小手一提,便
掀开了熏香炉的盖子,食指凌空一弹,便熄灭了混杂在其中正燃着的短香。

  「唔——又被发现了」头虽是蒙在被子里,荧还是听声辨位,知道了自己的
意图已经暴露了。

  「这种招数,对我可是没用的」少女微笑着,而后略带困扰的说道。

  「珊瑚宫大人还真是厉害呢,其实我、我只是想考验你而已,嗯!考验。」
荧像是被抓住的恶作剧捣蛋的小女孩一样,憋不住地从被窝里露出头来,乖巧的
嘻嘻一笑。

  「是真的真的很让我困扰哦~ 」心海转过身来走到床边,揭开床帐,无奈地
看着床上露出一脸人畜无害表情的黄发少女,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就像是温
柔地训导上课不专心听讲的学生一样。

  「下次不会了,对不起啦,心海姐姐,我知道错了,嘻嘻」

  「都有多少下一次,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从你负伤卧床
的这一阵子,我吃的饭菜里,还有洗澡用的乳液里,还有别的化妆品里,都有迷
药的踪迹……起初,我以为是敌人又潜入了这里,吓了我一跳,后来问了甘雨那
孩子,才知道都是你做的,虽然你帮助我们海祇岛御敌立了大功,但我果然还分
不清你到底是敌是友……」

  「哼,甘雨那家伙竟然出卖我,我就知道她靠不住!」荧嘟起嘴,气哄哄地
说道。

  「你也别怪那孩子,事出有因,总归于你,你的计谋又怎么能瞒过我呢,但
我从心里觉得……觉得,你不是敌人,而是拯救海祇岛的功臣……」心海温柔地
看向嘟着嘴发气的荧,淡淡地说道。

  「嘻嘻,我就知道心海姐姐最疼我了!」荧乖巧地吐吐舌头,一副蒙混过关
的得意样子。

  「哎,你呀,这次得给我从实招来」心海应付不过,好不容易镇静了颤抖的
声音,用严肃的语气说道,即便如此,那平日里温和的语气,加上那张绝美的脸
庞,也让人如沐清风,藉由那说不出的绝妙反差。

  「心海姐姐,我是伤员诶,你、你不能严刑逼供吧……我也是有难言之隐的
嘛」

  「才不信,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让你招来」

  「痛、痛!」荧大声嚷嚷道。

  「我还没出手呢,好了好了,真是那你没办法,快做起来,换药了」

  「额,那个……好、好吧……」

  「噗~ 干嘛突然这么扭捏扭捏……」

  「那、那个,不是,我,额,我自己来吧」

  「你是伤员,怎么能自己换绷带呢——荧,你该不会害羞了吧」

  「才没有呢,我只是……」

  「也是,如果一个到处下迷药的人会害羞的话……你不会把迷香都藏在被子
里了吧,嗯~ 很可疑呢,让我康康——」

  「才没有呢!我怎么可能把那种东西藏在被窝了——啊,嘻嘻,我好像说漏
嘴了」

  「果然是有藏在某个地方呢!真是的,先换药了,余下的事,待会儿再计较
就是了」

  「唔——」

  心海掀开被窝一侧,小心翼翼地将荧扶了起来,白色的绷带包覆着左背,其
上那一抹血红如冬日的红梅那般夺目。心海原本努力装着严肃的表情骤然变回往
日里的温柔模样,只是着温柔中,多了一丝不忍。

  「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没、没事啦,嘿嘿」荧漫不经心地说道,眼神已经飘到了别处。

  「我来帮你换药吧,这金创乃是海祇岛上等的珍药所制,一定不会留下伤疤
的,女孩子身上,可不能留下那些东西哦~ 」

  「心海姐姐」

  「嗯?咿呀——」

  心海回过神来时,已经被荧反身压在了身下。两人的脸贴得很近,彼此的呼
吸与心跳,都能一清二楚的感觉到。

  心海双脚轻点地板,微微挪动身子,想要挣脱开来,原本侧身静坐在床边,
不料被荧反压在床上,意料之外的情况,心海有些慌张了。

  「心海姐姐……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嘿嘿」荧直勾勾地盯着惊慌失措的心海,
故作乖巧地笑道。

  「荧……突然……这样的,真的会吓一跳——唔——」那样近距离看着荧,
心海的脸霎时泛起一阵红霞,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双唇被温润柔软的物事贴住,
紧接着,自己的牙关被面前的少女那灵巧的舌头启开,那软软滑滑的小舌头就恶
作剧般地在她口腔里捣起乱来。

  荧的小舌头略具侵略性地与心海怯生生试探的嫩舌纠缠在一起,两人缠绵片
刻,不觉呼吸急促,荧直到呼吸有些困难了,才恋恋不舍地将舌头伸回去,回复
过气息,再又索吻的时候,只觉嘴唇处在一片冰冰凉凉的肌肤上——

  「mua~心海姐姐,这样有些过分哦~ 」荧眯缝着眼睛,亲了亲少女的散发着
清香的柔软手心,而后略显不满地嘟囔起来。

  「突然、突然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呀荧」心海脸上的红霞一直漫及到雪白
的脖颈和软嫩的耳根,语无伦次地说着话,全然没有平日里那般冷静决绝的军师
模样,倒像是个怀春的小女孩的样貌。

  「心海姐姐~ 你还不明白吗?」荧凑近心海耳边吹了一口热气,用略带轻挑
的语气说道。

  「唔——」心海被这热气一激,心中小鹿乱撞,忽地想起荧背后负伤,登时
忆起此行目的,慌忙问道,「荧……别乱动……你的伤」

  「你说这个啊?没事没事,其实我的伤早就好啦,那是我用红色钩钩果的汁
液染的哦」

  「原来、原来都是骗人的吗……害得我白担心」即便嘴上这般埋怨地说着,
心海心里还是长舒了一口气,伤好了的话,自己也不必如此自责让荧负伤了,对
于她来说,多少也能宽恕自己了。

  「才没有骗人呢,我是说——额——一开始是真的很痛啦,痛到人都快昏过
去了,不过一想到心海姐姐,这点痛不算什么,嘻嘻」

  「好了……快起来吧,刚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好吗?荧」心海正
欲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忽地感觉一阵目眩,四肢一软,便无力地瘫倒在床
上。

  「心海姐姐,未免也太过无情了,哈哈」荧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笑嘻嘻地
看着面前的心海。

  「我的身体……你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放的迷药,我怎么会——」虽然
意识尚在,但是心海明显感觉到手脚软弱无力,连挪动身子的力气也没有了。

  「那段迷香,在熄灭的时候,药效是最大的呢」荧轻轻抬起心海的下巴说道,
「总算是让我得逞了呢,星~ 海~ 姐~ 姐~ 」

  「荧……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呀,我当然是馋心海姐姐的身子啦」荧慢悠悠地直起身子,下了床。

  「唔——这样不可以的」心海的身子软软贴在床上,有劲却使不上来,只怪
自己疏忽大意了,现在,又该如何是好呢。

  荧轻松地就脱下了心海缀着淡紫色小花的平跟木屐,那白丝下隐现的几处酥
红,似有摄魂夺魄的魔力一般,荧俯下身子,将那雪糕般的嫩足贴在鼻间猛嗅一
阵。

  「不要那样……荧,好羞耻,呜」若不是双手无力,遇到这般羞耻的场景,
心海早已将脸埋进手心里,而现在,只能通红着脸颊任人看着,她自觉有种说不
出的丢人,如今全身上下能自由活动的,恐怕只剩下这张嘴了,但她知道,说服
荧这个机灵鬼,着实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什么羞耻的呀心海姐姐,这里有没有别人」荧拦腰抱起心海软软的身子,
踩上床去,用白嫩嫩的小脚丫踢开被子,将心海放在床中央。

  床帐的轻纱散落,从外往里看,只隐隐约约两个诱人的娇躯,一上一下,微
微耸动。

  「荧,你再这样的话,我要……我要生气啦」心海的呼吸越发急促,奇怪的
是,自己哪怕是刺客近身,险些被害,都没有到今日如此这般困窘的地步,心里
执拗不过,索性蹙着黛眉,颤着声佯怒道。

  「好呀好呀,我可没过温柔体贴的心海姐姐生气的样子呢,快生气一个让我
康康」荧骑在心海身上,一副高高在上的得意模样,看着身下只能动动嘴皮子的
少女,主动权尽收手中。

  「真是……太无礼了,荧」心海望着身前这个得意洋洋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笑
容的女孩,纵使聪慧如她,却也想不到半点主意,毕竟,能想出着这么多种下迷
药的方法的孩子,上辈子一定是小天使吧。

  「心海姐姐,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你知道吗,刚才看看侃侃而谈的样
子,我还以为迷香失效了呢,果然上天还是想让成全我们两个的,对吧对吧?」
荧看着身下青丝散乱满面羞红的少女,心中微微一漾,索性侧过身去,捋过一束
淡樱色的发丝,凑过鼻尖轻嗅那如樱花般淡淡的香味。

  「荧、就算、就算那样,也不能用这样的手段……这样是、是不行的」心海
从未被人做过这样亲昵的动作,嘴上虽是苦苦劝阻着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
心中却又是害羞,又是期待,只被复杂的情绪一扰,就已经慌得连说话都支支吾
吾起来。

  「我真的喜欢心海姐姐好久了,但是心海姐姐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温柔体贴善
良漂亮……但是心里就从来没装下过别人吧」荧伏下身子,亲吻着心海雪白的侧
颈,然后用力一阵吮吸,在少女粉颈上种下了一颗嫣红的小草莓。

  「疼……我、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我心里一直装着大家,如果没有大家的
努力的话……我……」

  「唔~ 那……有没有荧呢,嘻嘻」荧灵巧的手指轻轻一勾,心海胸前两只雪
白绵软的玉兔就蹦跳了出来,晃出一阵淡淡的乳香来,荧像lsp 一样把脸埋了进
去,用弹嫩的小脸蛋使劲蹭着少女软滑雪腻的乳肉,无比享受地轻哼一声,悠悠
说道。

  「当然有荧了……但是,我一直是把荧当妹妹看待,所以、所以……」胸部
已经沦陷的心海一时间不知所措,慌乱之中反倒说出了真心话。

  「真是伤心呢,心海姐姐,你知道吗,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荧说着,
又恣意凑过脸去和心海那乳鸽般雪滑的双乳贴贴,「我就想把脸埋进心海姐姐的
胸里,好好蹭一蹭,没想到,比想象中的更有料呢」

  「呜呜——荧……为什么第一次见到我会是这种想法,这、这太不正常了啦」
心海已觉得胸口一阵温热,又是舒服又是娇羞,可眼下也挨不住身上这个女孩不
停地撒娇,干脆就想着当个好姐姐,任由妹妹发泄一下平日里糟糕的情绪也好,
只不过——心海微微皱眉,觉得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哈啊,居然这样心海姐姐还是不动情呢,乳尖还是软软的样子呢」荧刻意
地用脸蛋蹭蹭柔软胸脯上的那两点樱桃般嫣红的嫩粒,嘟着嘴说道,「那我只好
帮帮心海姐姐了」

  「荧,嗯哈~ 呜~ 」心海只觉自己娇嫩的乳尖被猛得一阵吮吸,一阵细弱的
闷哼,身子瞬间条件反射似的一阵拱起,半裸的诱人娇躯很快又脱力地贴回床单
上去,「不要吸那里啦,呜啊~ 那里……不行的~ 不要再……闹了……」

  「嘻嘻,心海姐姐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反倒是很诚实呢」荧撑起身子,伸出
拇指食指轻轻一抿那樱红的因为发硬而勃胀挺立的乳尖,窃喜道。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心海看着自己雪嫩的酥胸正在被人亵玩着,
又被荧说的话一激,顿时侧过羞红的脸颊,不敢看荧了。

  「还在狡辩,可是不行的哦」荧掀开心海华服的裙摆,一直往上翻卷。

  心海弹滑如丝绸般的肌肤逐渐暴露在散着熏香的空气中,室内虽是鼓鼓凉意
袭人,但是这床帐之中,反倒耐人寻味地多了几丝温热,春意正在萌发开来。

  「居然是雪白的胖次呢」荧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惊讶地说道。

  「不要看……呜~ 」心海正欲伸手遮挡,却忘了自己早已力气尽失。

  「我还以为会是那种性感的蕾丝边的黑色胖次呢,真是让人失望哦,心海姐
姐,太小孩子气了」荧眯缝着眼睛,有些消沉地嘟囔起来。

  「呜哇~ 怎么可能穿那种的,羞死人了——荧、荧也不穿着白色的胖次」心
海看向骑在自己身上的荧,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睡意而已,因为荧跨坐的姿势,连
抹胸和胖次都看得一清二楚,好不容易抓住了女孩的软肋,马上反驳起来,好缓
解自己此刻尴尬的场面。

  「那是因为,荧就是小孩子啦,所以没关系,嘻嘻」荧毫不在意地冲着身下
的心海龇牙嬉笑了起来。

  「荧……真是坦率呢」

  「所以心海姐姐也要坦率一点哦」

  「等、等等,荧!不要舔那里——呜呜」

  荧灵巧的舌头滑过心海平坦软绵的雪腹,逗留在那个精致小巧肚脐眼儿上,
打转着舌头,荧的另一只手不自觉地就从心海纤细的腰侧摸索到她胸前的位置,
捉住那团酥软滑腻手感极佳的雪肉,大力揉捏起来,娇弹的俏乳溢出从荧的手指
缝里溢出,形成各种美好的形状,两个女性在床上摆出如此这般轻挑的姿势,恐
怕即便是绅士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吧。

  「哈嗯~ 不要在揉胸了~ 呜嗯~ 荧~ 玩够了没……」心海星眼迷离,樱口微
张,娇喘吁吁,抗拒无力之下,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快点结束,毕竟,今日之
事,已经湮过平日里的常识了,尽是平常不曾做过的怪事,光是体会着,就已经
羞愧万分了。

  「这怎么能叫玩呢,我对心海姐姐的爱,都是真心的,唔——心海姐姐是不
相信我吗?」荧有些失望地垂下头,淡淡地说道,但是她的小心思,恐怕现在这
个状态的珊瑚宫大人,是猜不到了。

  「我、我当然相信荧了……」心海看着刚才还阳光灿烂的女孩忽地失落消沉
的样子,也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忙安慰道,只是语气中略有踌躇,但还是顺着
女孩的话说了出来。

  「既然心海姐姐相信我,那么荧做什么事情都是爱的表现哦」荧登时恢复的
此前的笑容,又开始上下其手地在心海雪腻的半裸躯体上恣意妄为起来。

  「呜啊~ 但是……咿呀!不要——!」心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白色胖次被
脱了下来,无助地求饶着,但是却无济于事。

  「嘿嘿,心海姐姐的这里,好漂亮呀,光溜溜的,和我一样呢」荧随手将胖
次丢到一边,将心海那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扛在肩上,红扑扑的脸颊不怀好意地
凑近心海那微露着粉脂的蜜穴之上,伸出舌头便舔弄起缀在蜜穴之上的肉芽儿来。

  「哈嗯~ 那里~ 不……要……荧,你在这样、再这样的话……就太过分了」
本来身子已是有气无力的状态,加上荧又在自己最见不得人私密处舔舐,心海被
弄得几欲的晕过去,自己身经百战也从未到如此境地,一时间慌张得不知如何是
好。

  「这里一点水都没有呢,心海姐姐真是个无情的人呢」荧有些失望地扳开心
海腿心间那樱瓣似的小巧花唇,只见一层薄如蝉翼的处女膜,中间开个半月牙状
的小口子,正不住地往外微微吐着热气。

  「荧,收手吧,这里……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再这样下去,我可要叫人了」
心海看着这个乖张的女孩,被欺负到这种地步,自是不愿意了,只得出口相劝。

  「如果心海姐姐想被手下人看见现在这副样子的话……尽情叫吧嘿嘿」荧扶
住心海的双腿,从中探出头来坏笑着看向心海,毫不在意地嬉笑着说道。

  「你、你到底要我如何才好,不要再闹了荧……呜」心海颤着声音说道,心
都提到嗓子眼上了,生怕眼前的女孩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心海姐姐……」

  「诶?」看着荧好不容易停下来,转而认真看向自己的模样,心海反而一脸
茫然起来,心中确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毕竟,逃过一劫。

  「心海姐姐,有没有自渎过呢」荧用食指重重地揉搓起心海蜜穴上的粉红嫩
蒂,惹得心海一阵惊叫,止不住地轻颤着声儿呻吟起来。

  「才、才没有呢!」心海连声否认道,这个问题真是让她猝不及防。

  「哦?否认得有些快哦~ 」荧伸出左手在心海的白莹莹的乳肉上不分轻重地
一掐。

  「疼!好疼!我说……我承认就是了」心海只觉得胸口一阵生疼,又羞又恼,
却无力还手,迫不得已,加之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怕是早已从自己心虚的回
答中猜出端倪来,只得老老实实承认了自己做过的这些羞羞的事情。

  「到底有过几次,快说!」荧一副高高在行的得意样子,嚣张地挺起胸脯,
像极了孩子王。

  「三次、真的只有三次!」心海看着荧怀疑的眼神在她身上一扫,不由得抬
高嗓音再次说起了羞耻地话来,她只觉得自己真是陷入了糟糕的被动境地,平时
……才不会这样呢……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三次额,我还以为做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无限次」

  「没有那回事,那种事情……做多了,不、不好」心海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
什么慌张地开始解释起来,忽地发觉眼前的少女没有这么简单。

  「是这样吗?我无聊的时候会扣着玩哒」

  「扣?那样的话,那里……会弄破的吧」

  「唔——不小心的话,是会那样的呢,心海姐姐……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嫌弃
我吧」

  「荧……」

  「怎么了?」

  「感觉荧,像个男孩子呢,至少在精神上」

  「哈啊,心海姐姐想让我变成男孩子吗?是的呢,这样的话,就可以和心海
姐姐做很多好玩的事情了」

  「你、你不许瞎说,我才没有想做那样的事情呢!」

  「心海姐姐,在揉小豆豆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事情呢」

  「没有……在干什么……啊」

  「一定是在看小黄书吧」

  「才、才没有!」

  「连回答都跟刚才一样呢」

  「呜呜——」

  「这么说心海姐姐对男女之事也是了如指掌喽,这和我心中圣洁不可侵犯的
心海姐姐差得好远呢」

  「才没做呢呜呜,为什么要进行这种羞人的话题……而且,而且,说得那么
好听,你现在不就是在侵犯我吗?」

  「才没有哦,心海姐姐」荧突然小声说道,「因为男人的侵犯,和女人的侵
犯是不同的哦」

  「荧说得像很懂一样,其实都是装的吧」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荧撩起心海樱红色的发丝,在手中细细揉搓玩弄着,
声音也低了下去。

  「荧,我觉得你说的太过分了」心海显然没有发现事情的严重性,只觉得作
为姐姐,应该要好好教导顽皮闯祸的妹妹一样,语重心长地说道。

  荧沉默了一会儿,从枕头下面抽出一个玻璃试管来,用口咬开软木塞子吐到
一边,然后将试管中的樱色液体一饮而尽。旋即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解下薄纱
睡衣的扣子,在心海的面前将胖次脱了下来,露出前纤茸不染的洁净雪阜。

  心海几乎是瞪大眼睛看着这惊人的一幕,那粗长的如玉杵般的棍状物体,与
她在小黄书里所见想去甚远,原本是男人黝黑粗长的事物,竟然在荧身上出现,
可那肉杵上白皙的肌肤,却又让她忍不住好奇心地多看了几眼,回过神来,才羞
愧地转过脸去,暗骂着自己乱了心神。

  「心海姐姐,荧今天就让你变成女人」荧提起雪嫩嫩的肉棒,那嫩红的尖端
已经完全撑开包皮,探出头来。荧兀自扳开心海的腿心,将肉棒抵在了心海紧闭
着的娇嫩穴口上。

  「荧,不要!不可以!」心海不知哪来力气,连忙撑起身子,害怕地往后挪,
后背一直抵到床头才停下。

  「药效散了呢,心海姐姐,要不要试着……挣扎一小下呢」荧凑过身子紧逼,
仿佛是玩弄着笼中鸟一样,悠然惬意地说道。

  心海自知体力只不过恢复了半成,若是就此跑出去,大抵也会中途脱离摔跟
头,正心中焦急地想着对策,不料已是为时已晚了——

  「那么大的东西,放不进来的,荧!快住手!啊啊——」心海拼命挣扎起来,
执拗不过荧的力气,被固住肩膀,腿心间抵着一根硬物,眼看就要插进自己最娇
弱的地方,心海俏目蒙上一层水雾,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唔——放松一点的话,就能放进去了」荧挺着白嫩嫩的肉棒,硬是塞不进
心海窄嫩的小穴,许是心海太过紧张而不出水的缘故,破处的困难反倒是加大了
不少,何况小豆豆幻化出来的男性器物,敏感程度反倒增了几倍。

  荧一面顶进心海的处女蜜穴中,一面也承受着电流般快感的刺激,险些射出
精来交代了,要知道,药剂的维持时间虽长,但是越不像男性那般持久,只射出
一次精的话,便会恢复原状,便会娇滴滴的小嫩芽儿了。

  「不可以!我、我还是第一次!不要那样!求你了荧!」心海摇头晃脑着,
平日里看上去娇弱的她,慌乱之中挣扎起来的力气还是不容小觑的。

  「唔——心海姐姐别乱动,马上就好了」荧咬牙切齿地说道,身子轻颤着,
额头布满了细密晶莹的汗珠,回想起来给甘雨破处的时候,也没有这般辛苦,转
念一想,定是身下的少女还未动情,不然也不至于插不进去,正苦恼着,用着有
些焦急地口吻安慰着心海。

  「哈嗯~ 进不去的!好疼!好疼!那里……要裂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心海忽
地眼前一黑,只觉得下身被贯穿了一般,紧咬着银牙,不自觉地呛出不少眼泪来。

  「总算进去了,嗯啊~ 心海姐姐的小穴真是紧啊,呜~ 差点就射出来了」荧
挺动着肉棒缓缓抽插起来,心海那腔道内的嫩肉层层收束紧缩,让她舒爽得娇躯
直颤了一阵,才缓过神来。

  衣衫不整的两人几乎都是在同时一紧身子,而后便余下阵阵急促却又诱人销
魂的娇喘声。

  「心海姐姐的里面,好温暖,好舒服呀」荧自顾自地摆动起纤细的腰肢来,
余光不经意扫到了心海惹人怜爱地挂着泪珠的娇靥,瞬间心软了下来,停止了下
半身的动作,像是犯错误的小女孩一样,心虚地说道,「心海姐姐,我错了,我
真的没有想到会有那么痛……对不起」

  「呜~ 好痛……下身像被撕裂一样……好痛、好痛……」心海不住地抹着眼
泪,哪怕是被刺客的毒箭射伤,也没有当着人前流下过一滴眼泪,想不到此刻的
切身之痛,反倒停不下来这泪水,只觉自己万般软弱,又是孤独,又是无助。

  「心海姐姐,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你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荧认错了」荧凑过身子,帮着心海抹起眼泪来,声音也没此前不可一世的威风,
倒是软了几分。

  「你停下来,停下来,呜~ 好痛!停啦~ 」心海看着女孩手忙脚乱地在她脸
上拨弄着,一脸慌张失措的样子,反倒想起的刚才的自己,也是这般不争气的模
样;眼前这个小魔头,总觉得倒也没有那般坏坏的感觉,内心还是善良的……吧?
心海转而破涕为笑,忙伸手阻止道。

  「真是的,吓死我了,我和……,额,我自己做的时候,没有那么痛的,我
以为……对不起,心海姐姐」荧垂头丧气地说道。

  「现在……没有那么疼了,以后,不可以强来的,知道了吗?」心海伸出双
手捧着女孩红扑扑的脸蛋儿,温柔地说道。

  「我、我……我……知道了啦,那心海姐姐是原谅我了喽」荧有些心虚地说
着,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已经小到只有近距离的两人的才能听到的程度了。

  「既然荧这么说了,我不原谅也不行哦,呜嗯~ 不过,荧的那个,能拔出来
吗?」

  荧有些不情愿地摇摇头。

  「诶?」

  「既然心海姐姐都原谅我了,那是不是,这种事情,就可以继续下去了」荧
忽地喜笑颜开,翻脸比翻书还快。

  「等等、不是……哈嗯~ 不是那样……的……呜嗯~ 」心海意想不到荧会在
这个时候突然扭动腰肢,那粗长坚挺的物事在她紧窄的腔道内重又翻捣起来,心
海只咬着樱唇,一边辩解着,一边承受着荧的无理取闹。

  「心海姐姐的第一次是荧的呢,荧真的很开心,荧还想着心海姐姐若是心有
所属的话,心里有多难受呢」荧只觉的心海狭窄紧致的嫩腔之中开始沁出花蜜来,
已经不像初入时那般紧箍着她敏感的肉棒不放了。

  「嗯~ 荧~ 我们之间是没有结果的,所以——哈嗯——」

  「我喜欢心海姐姐,这样还不够吗?我可是拼了命想要吸引心海姐姐的注意
力,连、连受伤了也没有哭过哦,心海姐姐你……」荧忽地有些来气地用怒胀的
肉棒重重地顶了几记心海那奇嫩无比的花心,惹得心海娇颤着呻吟不止。

  「我……嗯啊~ 好疼……荧、荧太用力了……呜嗯~ 」

  「今天的心海姐姐是我的,以后的,永远永远都是我的,我不许心海姐姐和
别人好,心海姐姐只属于我一个」荧闷声说道,颇有些不高兴了,扶住心海纤细
的腰肢,灼热粗长的肉棒挤开心海腔道内的黏腻嫩滑的美肉,强横地继续冲撞着
她娇嫩之极的花心。

  「荧~ 呜~ 不要一直欺负那里!我!哈嗯……唔嗯……要——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心海呜咽着猛地仰起雪颈,樱桃小嘴大开,颤着身子骤然失声,雪腹不听
使唤地抽搐一阵,良久才平息下来。

  「心海姐姐居然这么快就去了,刚才……荧差点也……好险好险」荧拍拍胸
脯,也跟着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

  「荧真是的……呼呼呼~ 我也知道荧的心意,但是荧总是用那些稀奇古怪的
方式想让我就范,太过分了……现在、现在满意了吧」心海用手捂住潮红得发烫
的脸颊,透过指缝看着荧,娇羞万分地说道,只是高潮时那般电流蔓及全身的滋
味,让她把往日积压下来的劳累与困扰都驱散得一干二净了,初尝到甜头的少女,
看着眼前这个顽皮的可爱女孩,竟萌生了一种想依偎在她怀中的冲动。

  「哈啊,那心海姐姐是接受荧满满的爱意咯」荧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嗯」心海腼腆地点了点头。

  「等等,荧,怎么、哈啊~ 怎么又动起来了」

  「男人的话,不射出来是不会结束的吧」

  「可、哈嗯~ 可荧是女人呀——呜嗯~ 」

  「现在的荧可是男儿身,而且,不射出来的是不会变回女儿身的哦」荧吓唬
着。

  「那,那你快射出来吧」

  「没有那么容易的了,如果心海姐姐不配合的话,是射不出来的」

  「那、那你要我怎么配合你——哈嗯~ 不要说着说着有自顾自地动起来了啦!」

  「嗯——只要我说什么心海姐姐就做什么,很快就可以射出来了」

  「唔~ 荧一定留着坏心眼儿」

  「呜被发现了」

  「好了好了……今天……由着荧来吧,不过……只准今天哦」

  「嗯」

  两位少女赤着雪白娇嫩的肌肤拥吻缠绵了一阵,细密的晶莹的香汗不时从肩
侧,乳前滑落下来。室内的凉意盖不住这床帐之下浓浓的春意,床上反倒是噗噗
地升腾着热气,丝毫寒意也无法入侵进来。

  「心海姐姐,能叫荧一声女王大人吗?」荧乖巧地伏在心海诱人的娇躯上,
不加修饰地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荧?」

  「心海姐姐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呢,刚才明明说惯着荧的」

  「荧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要求」心海微皱着眉头不解地看向嘟着嘴的荧。

  「心海姐姐明明说过什么要求都答应荧的!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咳咳,女……女王大人」

  「嗯嗯」荧又恢复回原来高高在上的样子,骄傲地点点头。

  「呜真的很羞耻」

  「心海姐姐快背过去,对,就是这样,趴在床上,屁股翘起来」

  「荧的要求很过分诶,呜,这样的姿势,那里都被看光了吧呜呜」心海原本
内心是抗拒着摆出这样的姿势,但转念一想,今夜身上的便宜都被人占尽了,连
红丸都被夺了去,不如就由着小妮子,索性随她开心一晚吧。

  「嗯~ 这一次很容易就插进去了,心海姐姐的这里好舒服呀~ 」荧将肉棒抵
在心海还泛着蜜液与处女血的小穴口,猴急地一挺而进,沾着淫液的肉棒噗叽一
声,毫无阻碍地整根没入了略发红肿的蜜穴之中,全然没有初入时那般艰难。

  「啊啊啊啊——突然就……自顾自的……荧」

  「要叫我女王大人!」荧的肉棒尖端重重地一记直撞上心海那软如春泥的花
心。

  「哈嗯~ 」心海拱起身子轻颤不已,挨受不了这般酥麻的感觉,连连娇喘起
来。

  「好姐姐,快叫啊~ 不是说今晚由着荧的吗」荧嗲声嗲气地撒起娇来,感受
着那光滑软嫩的花心嫩肉吸嘬着自己肉棒尖端的美妙滋味,肉棒又不由自主地跳
动了几下。

  「呜啊~ 真是奇怪的嗜好……好吧……荧……女王……大人」心海自己都未
曾触及的地方,却被荧采了去,深处的嫩物连连被触碰,惹得她腰身一软,竟又
小丢了一回。

  「心海姐姐刚才——是不是又高潮了,我能感受到哦,紧紧地圈住我这里了
呢,哈啊,还有很多水流出来了」

  「唔~ 荧就会欺负那里,好过分~ 嗯啊~ 又、又碰到了」心海像乖巧的猫儿
一样高撅着两瓣软滑的雪臀,微蹙着黛眉,看不到荧的表情,但是光是听着说话
的口气,就知道她有些飘飘然了。

  「心海姐姐舒服吗?我、我有些忍不住了,要加速了哦」肉杵尖端不断传来
电流般地快感,荧还未等心海的回应,就已经大力地抽送起来。

  两人的结合处发出极度淫靡的咕啾咕啾性器交合之音,心海初经人事的嫩牝
被插得满满的,红肿的穴口被撑成一圈艳红色的桃环,不时有晶莹黏腻爱液随着
肉棒有力的抽插而溅射出来,洒落在淡紫色的床单上,不消一会儿功夫,便积起
一滩水渍,又挥下几点猩红。

  「不要~ 荧~ 停一下荧——呜女王大人!停一下……我、呜啊啊啊~ 我受不
住了」心海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连声求饶起来,粗略算下来已是连丢两次了,
加上跪趴的姿势,荧那粗长的物事好似插得更深了。

  「这么舒服的事情,才不是说停就停的呢!」荧跟随着自己的快感粗放地扭
动起腰肢来,将自己的抹胸一扯,露出小巧雪白的酥胸来,紧跟着凑过身去,贴
上心海那光洁柔滑的后背,双手也毫不怜香惜玉地用力搓捏着心海胸前那两团绵
软销魂的乳肉。

  「真的要去了!嘤嗯~ 我真的忍不了荧了~ 哈嗯——」

  「再等等,心海姐姐,嗯啊~ 我还没好,等一下……一起好不好?一起……」
荧也是香汗淋漓,略显削瘦的赤裸娇躯上闪着水光,晶莹剔透的汗珠染湿了鹅黄
色的发梢,黏腻得彼此粘连着,或是随着少女身子的摆动而洒落下来,点点打湿
了床单。

  「可是荧~ 我、我真的……」

  「好姐姐,你再忍一下,忍一下下就好」荧凑过心海耳畔,柔声说道。

  「呜嗯~ 」面对女孩胡闹的要求,心海只能被迫绷紧曲线玲珑的娇躯,双手
死死揪着床单,承受着荧越来越粗狂地狂抽猛插。

  「唔——」荧感受着心海腔道中的嫩肉的甜美滋味,那潮水泛滥的蜜穴,每
次拔出插入都能紧紧包裹着肉棒,连一丝缝儿也不曾留下,不知是不是心海凝紧
身子的缘故,荧只觉射精的快感迭起,自己也愈发难以控制了,索性就放纵自己
的欲望,一记一记扎实有力而又迅猛地撞击着心海最敏感的软嫩花心儿。

  「荧!我真的受不住了,唔~ 已经是极限了!再这样欺负那里的话!哈啊~
会……会……」心海受不住荧频频狂抽猛插,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两只雪白的
赤足在难耐地在床单上乱揉乱蹭,少女连说话都被连连的快感激得颤不成声了。

  「我也快不行了——一起!心海姐姐!一起!」荧爽得昏天暗地,不禁打了
一个寒颤,随着肉棒不断的抽插,强烈的快感从身体深处迸发出来,她身子紧贴
着心海沾满香汗的雪背,紧紧搂住了心海,进行了最后的冲刺。

  「嗯!一、一起!啊啊啊!荧!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具雪白赤裸的女体同时一阵紧凝,随之又是微弱的轻颤,转瞬那婉转的娇
吟声便只剩下余音绕耳,春情泛滥的房间重又回复了不久前的宁静。

  「呼呼呼~ 心海姐姐的身子,真是太舒服了」荧无力地躺在心海身旁喘着粗
气,原本粗壮的肉棒也因为射精而恢复成女孩子的小豆豆了。

  「现在,满意了吧,都让荧得逞了」心海看着已经筋疲力尽的荧,宠溺地勾
了勾她的鼻子,笑着柔声说道。

  「还没……」荧正欲开口。

  「嘘~ 」心海比了个手势。

  「咚咚咚!」只听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即传来一个轻快的女声。

  「珊瑚宫大人!刚才我听到了你的惊叫,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咳咳,只是给荧上药的时候……用错药了」

  「哈哈,这么冒失,不像是您的风格呢,我也是循声而来,如若无事,属下
也变放心了」

  「小倩,巡逻的时候可不能有闪失哦,我的安全,就靠你们了」

  「是,属下遵命,还请珊瑚宫大人放心」

  待到脚步声渐行渐远,两人才重又说起少女枕边的悄悄话来。

  「呼呼,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心海拍拍胸脯,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

  「有什么好怕的啦~ 被手下人看见了又如何?」

  「被人发现在此处淫乐,日后怎见得人,大家都信任我,才肯为我赴汤蹈火,
才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呢」心海柔声数落道。

  「但是心海姐姐好像很喜欢这样寻欢作乐呢,以后我们天天做这种事情好不
好?」荧拉住心海那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晃了晃。

  「不行、这、这种事情怎么能天天做……」

  「嗯~ 我不管,我就要,不行我就下迷药」荧在床上打着滚,像小孩子一样
撒起娇来。

  「不可以胡闹,荧。以后……若是想做……我陪你便是了,只不过凡事也得
有个度哦」

  「嘻嘻,知道了,心海姐姐,以后心海姐姐一个人闷了,也要找荧聊聊天哦,
什么事都一个人撑着可不行哦」荧乖巧的吐吐舌头,笑道。

  「呜~ 居然反过来被荧数落了——话说回来,荧在某些方面,表现得很成熟
呢」

  「哈啊,心海姐姐夸我啦,到底是在那些方面呢,快说快说,不说就挠你痒
痒」

  「别别,我说我说,总觉得荧的有些行为,意外得很让人安心呢,怎么说呢,
荧……不知为何,让我很有一种……想依偎在怀里的冲动」

  「是这样吗?」荧撑起身子,一把将心海搂进怀里。

  「人小鬼大,现在这样可是一点女孩子气息都没有哦」

  「呜~ 女人真是麻烦啊,那这样搂呢」

  「没有~ 」心海噗嗤一笑,摇头说道。

  「心海姐姐……」

  「嗯?」

  「刚才事情还没完呢」

  「你、你又想做了?」

  「我也是个小女生嘛,那里……」荧站起身,娇滴滴地提起薄纱睡衣裙摆。

  只见那雪阜之下,粉嫩嫩的小穴正一汩汩流溢着晶莹的液体,顺着女孩白皙
的大腿内侧滑落下来。

  「好吧,那就让姐姐帮你解决吧」自以为成熟了的心海觉得应该尽到作为姐
姐的义务,愉快地答应了荧的请求。

  「谢谢心海姐姐」荧眯眼笑道。

  「来吧……等等,荧!唔~ 别——坐到我脸上!」心海惊慌失措地喊道。

  「心海姐姐在叫得这么大声,待会手下人可要开门进来了」

  「唔——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心海赶忙压低声音说道。

  「我想要心海姐姐帮我舔~ 」

  「唔——」

  「心海姐姐只顾着自己舒服呢,不在意荧的感受呢」

  「才没有——荧,这样可以吗?」

  「在下面一点」

  「呜~ 知道了」

  「还有,要叫女王大人知道了吗?」

  「真拿你没办法呢荧……女王大人,现在这样舒服了吗?」

  「嗯嗯~ 再、再用力一点」荧骑在心海脸上,一面娇哼着,一面指挥着。

  房间里又开始橘里橘气起来。

————————

  作者按:很喜欢荧在小天使和小恶魔之间的切换,自己也挺喜欢这种反差设
定的,忍不住又多写5k字ヽ(??▽?)ノ

  【收藏过[ 500 ] 会考虑更新续章哦】,谢谢大家对老鸽子锈丸的支持!Mua~
什么?居然连赞都不点,呜呜uuuuu ,那你想怎么样?要我给你跪下来吗?那也
行。。真嗣。jpg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