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之使魔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popote
字数:12689

  得到叛军将领名单的联邦军很快便排除了一众位高权重的贵族,塔巴萨和才
人的英勇事迹也被广为流传众人称赞,可是当战争结束之后,塔巴萨恢复了夏洛
特的名号,一个让才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发生了,即将继位女王的塔巴萨,即将嫁
给教皇的左膀右臂朱里奥作为政治联姻…

  夜晚深睡,几只不安的鹊鸟绕在宫廷外,在灯火通明的大殿屋顶迟迟不肯离
去。

  已经成为女王的夏洛特抿着嘴唇,在侍女的侍奉下开始更衣沐浴,娇小的身
体进入温暖的池水荡漾起几层心绪不定的波纹。

  塔巴萨现在还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行径,从自己蜜穴里流淌出浓稠的浊液,那
是刚刚前来拜访自己贵族在她肉穴内留下的侮辱液体。已经成为一国的女王的夏
洛特还是要用身体满足贪婪的贵族,刚刚前来祝贺明日塔巴萨大婚的贵族父子,
在侍女退下之后就对塔巴萨上下其手,父子配合着玩弄了夏洛特的身体。

  政治联姻已经接受,明日之后,自己将是那个叫朱里奥的男人的妻子,作为
妻子,用身体满足丈夫是义务,那么自己……

  看着那偷情时必须要摘下来的淡蓝色戒指,塔巴萨将其轻轻藏在自己衣物的
最下方,以后应该很久都没有办法为才人戴上了吧?想到才人,塔巴萨的身体逐
渐随着水流的冲洗变得温热起来,手指轻轻滑过她刚刚还在别人身下主动奉献过
的身体,手指缓缓探入自己红润的双臀深处,慢慢将那些贵族射在她身体内的污
浊液体抠弄出来……

  轻轻抿着嘴唇,明天自己将作为女王和那个人进行奉献终生的婚姻,自己的
夫君,那个叫朱里奥的人已经提前拥有了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床上拥有过她许
多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见她推到在床上,强暴的拥有了她的身体…

  「女王大人!才人……才人大人求见!」侍女慌乱的说道,她可是知道塔巴
萨和才人的事情,但是明天的塔巴萨马上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在婚礼前夜幽会
的话,如果被的发现……

  水中少女温柔鲜嫩的身体轻轻的颤抖,娇嫩美艳的肉体上还留有男人肆虐过
的红痕,饱满的嫩唇不由的对着那个身影缓缓启合,翘挺的乳头还保持着勃起的
弧度,塔巴萨脸颊一红,刚刚和那些人做过,如果用现在的身体和才人见面的话
……但转念一想,到明天自己将成为别人的妻子,今天再怎么样又有如何呢……

  魂穿才人的穿越者快步走了进来,在侍女的引导下来到塔巴萨的闺房,见到
了还在沐浴的塔巴萨……侍女摇了摇头,她知道这对小情侣的事情,但是女王大
人的联姻是为了国家,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退了出去,给二人充分的时间…

  此时的才人面带慌张,看着水中那满是红痕的少女娇躯,不由得血脉喷张,
一下子迈步于水中,将同样红着脸的塔巴萨紧紧的抱在怀里。

  「才人…」塔巴萨昂着头,下唇靠在才人的衣角,双手慢慢顺着才人臂弯搂
着少年的胸膛,在才人温热的呼吸中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才人咬着牙,现在自己的身份似乎还没有办法阻
止这一切:「等我塔巴萨,等我,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听到这个承诺,塔巴萨温柔的点点头,忽然是想到了什么,她轻轻推搡男人
的胸膛,低着头问道:「明天的婚礼……你会来吗?…我会,穿婚纱的……」

  看着此时面带羞耻的塔巴萨,想到明天她即将穿上婚纱走向别人怀抱的模样,
才人咬着牙,一下子吻了上去。少男和少女拥吻在水中,相互摩擦着彼此的身体,
塔巴萨纤细的小腿不由挂钩在男人的腰肢上蹭压着已经湿润的布料。

  「我会,唔,我会来,我要见证你最美的样子,唔,塔巴萨…」

  「嗯,才人,唔嗯,唔…」

  温泉溢出的汤池中,那已经被贵族肆虐过一晚的少女娇躯再次得到了自己爱
人的安抚,塔巴萨和才人都知道,下一次身体的结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而一想到明天自己的夏洛特将会成为别人的妻子,才人就不由地兴奋,不由
得勃起,他咬着牙将自己内心里所有的愤怒和不满宣泄在下落体的娇躯里。

  少年身下娇喘着的少女配合着男人的抽插,做着扭腰提臀的动作。尽可能让
自己泥泞还未清理干净的红肉花洞包裹住才人的肉根,尽可能用身体记住自己爱
人的感觉。这一晚的才人出奇的勇猛,让少女清冷的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红晕,不
过塔巴萨觉得很幸福,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她翘弯的小腿轻轻
勾搭摩擦着才人的腿,身体后仰的动作让才人的精液尽量射在她已经快要被灌满
的子宫里。

  女王的婚姻是让整个国家都震动的大事,花车行走在加利亚王宫和城市连接
的街道上,接受着人民的祝福。

  朱里奥牵着塔巴萨的手,缓缓牵起那白色丝纱包裹着的鲜嫩手指,塔巴萨在
侍女的提醒下露出满意的微笑,却不由的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对方的手已经嵌入
自己婚纱的最里面,勾扯着那插在自己菊花里的毛绒尾巴,爱不释手。

  那是男人见面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晚上要戴上的情趣项圈似乎是同款……

  「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了,和以前偷情的时候不同,我可以正大光明的拥有
你,把你压在灯火通明大殿的阳台上,让你的支持者们看你娇嫩的身躯是怎么被
我玩弄抽插的…」塔巴萨听到男人的声音不由脸的红晕,轻声的说着:「不,不
要…」

  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非常有趣的事情,轻轻在塔巴萨的耳边说道:「如果不
要的话也可以,但是今晚我和你行房的时候,我要那个叫才人的家伙在外面听着
你被我抽插到高潮的声音…」

  塔巴萨慌乱的看相向男人,朱里奥的眼神却无比嚣张和狰狞,手掌狠狠的在
塔巴萨婚纱包裹着的嫩臀上一拍,一些鲜嫩的花汁便从白丝包裹的嫩臀中滴答出
来…

  「唔,我,我知道了,我会让才人来的……」

  在婚礼之前,在裁缝和侍女的注视下,男人已经拥有过塔巴萨一次,塔巴萨
的美躯在自己母亲的注视下,在男人的胯下不停的扭动……想到刚刚那淫荡疯狂
的事情,想到自己母亲眼神中的无奈,如果晚上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再被才人看到
的话…

  蜜甜的汁水止不住的从塔巴萨的双腿之间流淌而出,少女的情绪逐渐开始慌
乱,面容更加红润,喘息粗气、用湿润的眼睛看着周围招手的臣民…

  不少为女王庆祝的城民觉得塔巴萨的脸实在是太红了。

  「你们说女王大人是怎么了?…」

  「脸红吗?一定是被我们的热情感动到了!女王大人和朱里奥大人真是天生
一对啊!」

  「是啊,虽然是政治联姻,但是女王大人还是要幸福啊!」

  教堂的钟声响起,在无数贵族的欢呼声中,朱里奥单膝跪地,女王轻轻探出
的原本戴着和才人交换心意戒指的手指,被一枚白金色的戒指扣紧了手指的关节。

  婚礼完毕,此刻的塔巴萨已经彻底成为了朱里奥的玩物,无论今后这个叫朱
里奥怎么玩弄她,用她的身体做什么样的事情,塔巴萨都要尽自己妻子的本分…

  婚礼上,塔巴萨看到了才人才露出了一丝甜蜜的微笑,起码自己最美的时候
应该让才人见到了……她轻轻捏起腰间裙摆的位置,对着露易丝和才人微微躬身,
眼神中的甜蜜似乎在说今天的自己是否美丽……

  而才人也吞咽了唾沫,晚宴结束之后却忽然收到了一份邀请函,他预想会发
生什么事情,准时的来到了大殿之外等候……

  片刻之后,在大殿内服侍的侍女们慌乱脸红的走了出来,看到才人的时候不
由得躬身面,对国家的英雄自然是要保持礼仪的,只不过想到现在宫殿里面的事
情,这群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们就不由得面红耳赤…

  婚纱褪下的声音窸窸窣窣,才人咬着牙,似乎能够听到塔巴萨吞咽男人肉棒
的含糊哽咽……

  那口水包裹着在朱里奥的肉棒上,塔巴萨的唇舌故意发出的声音让朱里奥十
分满足。

  「不愧是我的妻子,夏洛特女王!来!让你的浪叫声再大一点…」

  「不要,啊,不要唔…」

  少女的娇躯被冲撞的声音,隔着一墙但仍旧清晰,才人缓缓低下头,身体靠
着门,心想着自己最爱的塔巴萨在别的男人胯下摇臀扭腰的模样,缓缓撸动着自
己粗长的肉根……

  「塔巴萨,塔巴萨…」在最后,随着在墙另一边的塔巴萨发出一声曼妙的呻
吟哽咽,那似乎是高潮的少女满足的浪吟,才人再也忍不住对着草坪和空气,撸
动肉根,捏弄了几下精囊的位置,一股为心爱之人积攒的精液就射了出去…

  无法将这些精液在新婚之夜射入自己爱的女人的身体里,起码要听着她在别
的男人身下,听着那进行妻子之责的浪叫声,同时高潮才行…

  看着那故意打开的窗缝,塔巴萨的娇躯的确在迷离的颤动,但是朱里奥却不
满足于仅仅这样的抽插,搂抱着塔巴萨开始了第2 轮疯狂的交合……

  穿着一半婚礼丝纱的塔巴萨交叠起白丝裹住的双腿,纤细的手臂勾勒着朱里
奥的脖子,不知道朱里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话,塔巴萨红着脸看了看窗缝的位置,
才人对视了一瞬间。

  但很快将目光完全挪移到了朱里奥的脸上,敞开自己的怀抱,分开自己已经
湿润高潮过的阴唇肉,含吮着自己的一根手指,红着脸轻声呢喃着:「请,请满
足我…朱里奥大人,唔……」

  蜜穴被男人灌满冲撞的声音响起,扑哧一声,才人半跪在窗前,继续撸动着
自己的肉棒,直至二人睡去的深夜……

  两个月之后,才人接到塔巴萨的邀请晚上要共同进餐,似乎朱里奥也表示要
商议一些国家层次的事情。

  回想两个月的时光,两个人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而最近一个月塔巴萨只是
在信件中告诉自己王国内的近况和作为妻子与丈夫之间的某些细节…

  看着信件中描述不明但却勾引味道十足的文字,才人不知道幻想着塔巴萨和
朱里奥做爱的场景撸射了多少次,以至于有的时候都无法满足露易丝……

  此时,才人惆怅的来到宫殿之外的客房等候,但是想要见到塔巴萨的心情让
他按耐不住仅仅坐在候客厅,趁着没人发现的时候,才人偷偷从窗户翻越出去,
顺着从前塔巴萨指引自己的小道,来到女王和朱里奥丽欧欢愉的寝宫……

  才人发现,现在寝宫内所有的女仆都已经被清散,悬空走廊和房间的悬壁上
钩挂着爱心形状的粉色烛火,新刷漆的墙壁设置成温暖人眼球的淡黄色。

  不仅如此,在庭院里摆放着各种令人脸红心跳的玩具,背脊上凸起一根木雕
螺旋硬棍的弹簧木马,栓绑在两个树桩间的丝绸绳段,那些还占着点滴晶莹露水
随意摆放在地面上的情趣玩具更是引人眼球…

  深颜色像是魅魔专属的情趣套装,水蓝色凸显清纯的淡薄连衣裙,皮鞭,蜡
烛,毛绒肛塞…好像刚刚在宫殿的后庭院举行过一场多人淫荡的聚会一般…

  在联姻之后朱里奥和塔巴萨共同居住在王国宫殿之内,才人吞咽唾沫,塔巴
萨应该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这一切都是朱里奥的手笔吗?

  心想着自己的塔巴萨,说不定刚刚就在这些刑具上,温柔的向自己的丈夫展
示的身体…

  那黑色性感的连衣裙钩挂在塔巴萨的香肩上,少女摇摆挺浓自己的嫩臀,接
受男人皮鞭的鞭挞调教…

  那青蓝色的淡薄连衣裙被塔巴萨轻褪到自己的腰间,夸开纤细白嫩的双腿压
坐自己的嫩屯,蹭揉男人的胸膛…

  再或者塔巴萨被绳索牢牢扣住纤细的手腕,白嫩的娇躯在那木马上不停的扭
摆,并拢的木棍在塔巴萨柔软紧致的嫩穴和菊花里前后突围,再或者那带这些重
口味的道具轮流在塔巴萨的身上玩弄,如果那个男人在玩的过分一点,用绳索套
住塔巴萨纤细弱嫩的脖子,一边享受着少女窒息性感踢动脚足的模样,一边感受
着那嫩臀双股奉献的紧致度,在快要彻底夺走少女呼吸权利的时候,在塔巴萨即
将高潮的那一刻,放松勒紧的套索,享受肉腔内喷涌汁液冲突的矛盾…

  才人吞咽唾沫,看着那宫殿里幽幽的烛火,眼神逐渐恍惚,他还是决定看一
看里面到底在发生什么。

  顺沿着盘旋而上的阶梯登顶,呼吸逐渐粗重,才人的耳朵也听到那半敞开着
的窗户之中,流露出娇嫩的吟喘声……顺着墙体攀岩而上,看向房屋内的无限春
光,性感幼嫩的少女被压在男人粗野的胯下,喉头不断哽动似乎都无法满足那个
下压着的肉棒抵达咽喉更深处的地方…

  此时的塔巴萨,身穿一身瑰丽的淡蓝色宫装,双眼无神,似乎已经被这根肉
棒夺去呼吸的权利,吞咽着的这根肉棒充斥着少女的咽喉,撑凸着呼吸的关节,
男人将满是阴毛的胯部送往塔巴萨的嘴唇边,享受女孩喷涌而出的热气和吐息…

  「我的夏洛特,今天你的嘴唇比平时还温柔,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不过
~ 舌头摆动的有些快,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告诉我~ 你在想些什么?是在回味刚
刚我让你在那群男人胯下扭挺腰肢吗?看来我作为丈夫的威严还不够啊!」朱里
奥的声音非常温柔,但是抽插的动作却十分野蛮。

  听到朱里奥的声音,塔巴萨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手指合拢,用掌心温柔的
捧起那男性分泌精子的壮硕阴囊,眼神虔诚的看向自己的丈夫。

  那两团已经被玩弄到发育完全的胸乳蹭压在朱里奥的腿上,白嫩的乳肉被挤
压出凹陷的轮廓,粉嫩的乳头上压滑动在男人的大腿上,逐渐变得更加深红。

  拉扯露肩漏胸的礼物,深蓝色的衣领被强硬的撕扯开足够露出胸乳的宽度,
背部紧凑的骨骼曲线不断用力……

  才人还记得一个月前的塔巴萨身体还如少女一般的稚嫩,为何短短一个月间
就变得如同结婚几年的妇人一样充满异样的性感和美丽,那原本如璎珠一般的白
乳乳首,究竟被男人的口腔怎样吮吸,被男人的手指怎样玩弄过才出现如深红葡
萄一般的颜色…

  塔巴萨的喉咙逐渐用力,慢慢挤压吐露出男人沾着她口水硕大的肉棒,没有
回答男人的问题,塔巴萨反而用自己的鼻梁抵住龟头翘起的位置,顺着那沟弯凸
起的下轮廓慢慢向下移动,很快,朱里奥粗长的肉棒便勾弯着横在塔巴萨的鼻梁
和额头构成的曲线上,轻轻向下拍打着,一点一点污浊的水珠和粘液顺着塔巴萨
清丽的容颜滴淌在少女捧起的双手上…

  淡蓝色的头发上满是腥浓的汁液,那富有性欲和充满活力的精子从男人的阳
具里喷薄而出散落在塔巴萨的脸上,顺着少女虔诚的容颜滴落后也汇集到女孩带
着白色丝绒手套的手上…

  在男人的注视下,塔巴萨缓缓低下头,那娇嫩饱满的樱唇再次开启,像是一
直舔舐水和食物的小狗一样跪在男人的身前,温柔的亲吻着那些跳动活跃的白浓
精液……

  「你现在的这副样子还真是可爱呀,调教的第一天还不熟悉这些,我喜欢让
你做的事情现在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完成了!」

  说着朱里奥抚摸着塔巴萨的裸背,塔巴萨缓缓对着窗户的位置撅起自己的屁
股。那性感白嫩的少女裸背像是一整块未经打磨却精致无比的宝贵玉璞一样光洁
动人,只不过在男人手掌爱抚之后,留下了一道清晰无比的红痕。

  女孩的裸背在月光的清吻下洒落莹莹的光,似乎有一层淡薄的油膜,不知道
刚刚用什么样的液体浑身沐浴过……

  此时的塔巴萨身穿露背性感的蓝色礼服,像是动人的公主拥有常人难以想象
的高贵气质,却手捧着精液做着小狗服从撅起臀部的动作,舔舐着那腥臭的液体。
半眯着无神的眼睛细细品味…

  男人的手掌狠狠的在塔巴萨崛起的嫩臀上一拍,塔巴萨面容娇红,粉嫩的脖
颈更情不自禁的昂起,眼神中流露出无言的情欲,舌头开始在手掌的精液中快速
搅动,随着一个又一个巴掌落在少女的嫩臀上,那原本有些无神的眼睛也火热了
起来,双股之间没有被肛塞堵住的门穴里逐渐流淌出晶莹的蜜汁。

  性感红润的花房外翻着兴奋的嫩肉,男人的手指下压一点挑开肉片的保护,
准确无误的按压在少女的阴蒂上。

  「唔……」少女抿着嘴唇,慢慢回头不解的看着男人……

  「里面都已经清洗好了吧,我不想感受到刚刚那些男人在里面射进去的东西
…」朱里奥捏揉着少女的阴蒂,那可是女孩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一股股促使少女
不断高潮的电流让塔巴萨的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一股股涌出的花蜜湿润了垫膝
的毛毯……

  「已经清理好了,射进去的东西…但是那里…唔唔……」

  才人的脑子一嗡,难道朱里奥和塔巴萨结婚之后还让塔巴萨在做那些事情吗?
该死!这个家伙不是在婚礼上说要一直爱护和保护塔巴萨的吗!

  他吞咽唾沫,在他的视线中,塔巴萨缓缓点点头。

  是真的……这是真的……在结婚之后,塔巴萨的身体还被其他的贵族男人玩
弄着,那些男人玩弄的地方应该就是…

  在才人灼热射线聚焦的地方,那少女动人的雏菊花瓣渐渐绽放,冰冷的肛塞
一点一点被从嫩臀夹紧的缝隙,从那白嫩纤细的皮肤中「啵」的一声拔出,带出
不知道多少浓稠的液体。

  随着少女身体无言的颤抖,一股一股白浓的止水,从那鲜嫩的花瓣中流淌出
来。

  「没想到还保存了这么多…让我好好感受一下里面的感觉…把你的屁股撅得
更高一点,难道一个月的调教都没有让你有女奴的自觉吗?现在!你不是什么女
王,也不是我的妻子,只不过是我玩弄的性奴隶而已,明白吗?」

  「明白了,主人…」

  塔巴萨的声音很轻,她知道朱里奥喜欢和她玩这样的游戏,他喜欢掌控自己
的一切,掌控自己拥有的一切。…

  粗长的肉根挤入那湿润泥泞的花穴,往花蕊中间破开肠壁,滑动向肠道内蜿
蜒的深处,一次次用力挤压刺激着塔巴萨的身体深处,给她带去一次次崩溃式的
高潮快感…

  那些昨夜在别的男人身下被疯狂射入的精液全部成了朱里奥玩弄塔巴萨后穴
的润滑剂。

  此时的塔巴萨双掌伏地,虽然身上穿着动人的淡蓝色晚礼服,但口中叼着的
是在她的肉穴里浸泡一夜精液的肛塞。

  随着男人身体的冲刺,那根粗长的肉根狠狠的捅入塔巴萨的身体,朱里奥扶
着少女纤细的腰肢,似乎在享受整根肉棍捅入肠道内被肉壁挤压饱满的感觉…

  此时的才人口干舌燥,但仍旧忍不住吞咽唾沫,他早就从裤子里掏出了那根
只有朱里奥肉棒一半长的肉根,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肉棒可以这么轻易征服塔巴萨
的身体!

  幻想着憧憬着此刻的塔巴萨,才人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他无力改变这一切,
当初给塔巴萨的誓言可能永远也无法做到了……他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看
着那个爱自己的女孩在这个男人胯下接受耻辱的调教……

  他看到塔巴萨主动的撅起嫩唇口中含着的肛塞,溢出口水从嘴角流出,那双
已经动情的眼睛无比妩媚,着衣的身体被男人抽插荡漾出性感的乳波,臀部摇晃
被男人揉弄出淫荡的红印。

  他看到他塔巴萨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主动捏揉着自己的阴蒂,似乎想让
自己更兴奋,似乎在引导保护着那根在她身体里抽插着的肉棍,手指抵在男人蛋
蛋的位置轻轻揉搓,似乎在鼓励对方,同时献上自己忠诚的爱意。

  他看到塔巴萨主动的后挺身体,在男人向前冲击那肉穴的时候,塔巴萨会向
后一挺自己的臀部,两个人的身体亲密的结合在一起,从才人所在的位置能看到
那交合处严丝合缝,能看到塔巴萨那双半眯着却露出满足神色的眼睛。

  一边操着塔巴萨的菊花,朱里奥一边拍打着塔巴萨的屁股,塔巴萨就像在主
人胯下完全服从的女奴一样向前不停迈动四肢,朝着阳台的位置爬去。

  一瞬间,双目对视,塔巴萨看到了正在偷窥的才人,才人也看到了塔巴萨红
俏的脸,那洁净无神的眼睛里慢慢绽放了一丝光彩,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脸颊
浮现出两团诱人的红晕却浓了几分。

  此刻,才人忽然记起,那次和塔巴萨共同执行任务的时候,塔巴萨也是在自
己的面前,被克罗威尔压在胯下,用娇嫩的身躯满足这男人的情欲……

  只不过这次不一样了,在和这个男人做爱之后,塔巴萨没有理由用那温柔的
小手和被男人射满精液的肉穴和自己做爱,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是这个男
人的女人…

  吞咽唾沫,咽喉哽动,这样想着,才人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即刻翻身跳跃
到阳台外的草丛中,不让已经来到阳台的男女看到自己。

  此时在地上爬动着的塔巴萨忽然被男人扣住了四肢,轻轻往上一拉,塔巴萨
的幼嫩身体便被男人抱了个满怀。少女呜咽一声,那分岔开的双腿努力向中间交
叠扣压,粉嫩的裸背挤压在冰冷的围栏上,被男人向前一挺身子,少女的臻首情
不自禁的向后仰着,十只包裹在白丝内的脚趾紧紧的弯曲。

  「怎么样?亲爱的夏洛特~ 我的妻子啊,感受到我对你的爱了吗?不要露出
这么冰冷的表情!来!让我看看你可爱的样子~ 来告诉我,你肚子里孩子的是属
于谁的?…」

  此刻的才人如遭电击,仅仅一个月夏洛特就已经怀孕了吗?怎么会!怎么会
这样!自己的塔巴萨已经……已经有了这个男人的孩子了吗?想到这一点,他撸
动自己肉棒的手变得加快,呼吸变得急促,眼神痴痴的看着钩挂在男人身上的塔
巴萨,神情绝望的等待着那个答案。…

  「是你的……是唔……朱里奥大人的……是主人的…」

  在朱里奥的笑声中,才人重重跪倒在草地里,看着那白皙的娇躯在男人的胯
下奉献着菊花的美丽,眼神却情不自禁的往那丰硕的乳房和微微带着孕味儿的肚
子看去。

  在朱里奥的笑声中,他抽出自己的皮带将塔巴萨的身体固定在冰冷的围栏上,
两条腿拉扯着分开,手掌在塔巴萨的下体摸索着什么……在结婚的当天他就说过,
总有一天,他要将塔巴萨摁在阳台上,让整个世界看到这个女人被征服的模样…

  塔巴萨的身体不停颤抖着,那微微隆起性感白皙的小腹在男人的手掌的安抚
中不断颤抖,十只精致的嫩足齐齐向掌心勾压,绷紧的小腿向后伸展,跪红的膝
盖带动着大腿向中间挤压……才人能够看到,此时塔巴萨轻轻翻着的白眼,还有
那无力闭合的嘴唇……

  他能想象男人是多么粗鲁的在玩弄这个女孩的下体,玩弄那已经被他操到怀
孕的地方……该死!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她可是你的妻子呀,如果是自己的话,
如果是我…

  才人这样想到,身体却忽然感受到一种无力,塔巴萨的眼神灰暗,在这没有
见面联系的一个月里,她究竟是怎么度过的……

  忽然,才人感受到身后有什么,一个青春可爱的少女同样在草丛之间似乎在
等待着什么,才人眼睛一亮,他知道这个少女是一头韵龙的化身,是塔巴萨的使
魔。

  「希尔菲德你怎么在这里?…」

  蓝发的可爱少女抿着嘴唇,脸上带着诱人的红晕,才人吞咽唾沫,没想到一
个月不见,连希尔菲德似乎都在某些方面成长了不少,是因为每天都在看自己的
主人和朱里奥做爱吗……

  化作少女的希尔菲德略带怜悯的看向才人,低下头的时候却温柔的看着自己
的小腹:「因为现在我和主人都是朱里奥大人的性奴……才人大人,你是来找主
人的吗?…已经来不及了,一个月之前……主人……已经用了那种药成功怀上了
朱里奥大人的东西,所以…」

  在少女欲言又止的啜泣中,晶莹的清泪流淌在少女精致的容颜上,虽然是在
笑,但是少女的表情却是那么悲伤,她缓缓分开自己的衣服,那泥泞的下体,双
腿之间充满孕味的肚脐让才人如遭雷劈:「连我也成功怀上了朱里奥大人赐予的
孩子……等到孩子诞生之后,我和主人将一同为朱里奥大人奉献身体的所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希尔菲德明明是一头韵龙,虽然拥有智慧,但是怀孕的话…一想到化作少女
的希尔菲德和塔巴萨共同在床上服侍朱里奥的场景,才人咬着牙,那本该是自己
享受的温柔,本来应是属于自己,现在却完全属于了其他的男人……

  「所以……所以才人大人请不要破坏朱里奥大人和主人正在做的事情,如果
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才人大人稍微缓解一下压力…毕竟当时是您选择了露易丝小
姐,不可以做让少女伤心的男人哦……」

  抿着嘴唇,原本天真可爱不谙世事的希尔菲德,此时化作青春少女缓缓撸动
着少年的肉棒,而少年抬起头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抽插,逐渐却有了
射精的冲动。

  塔巴萨精致的裸背对着冰冷的墙体,粉嫩的香肩不停地在围栏上挺扭,男人
的肉棒缓缓进入那泥泞的花洞,经由男人多日调教的精美鲍鱼流露出甜蜜白浊的
蜜水。

  少女的花房中,一股接着一股花蜜喷涌而出,决堤而下,硕大的肉根在那花
径入口轻轻研磨就将那少女的肉壶玩弄的瘙痒难耐,淫水直流……

  在塔巴萨轻微的喘息之间,那个硕大的肉根一捅到底,将少女抽插得哼吟了
一声,雪白的臻首向后,塔巴萨的眼神无力的看着天空,双腿绷直了一瞬后缓缓
物理的分开落下…

  两条雪白纤细的玉腿被男人羞耻的分开,雪白赤裸的身体毫无保留对自己现
在的丈夫奉献着所有的姿色,下体的妙处仅仅夹弄着男人的肉棒,塔巴萨的脸上
虽然没有浪情的表情,也没有发出其他性奴那样淫乱的呻吟,但那紧致的肉壶的
确是妙处,将男人的肉棒摩擦,外翻的红肉和粗长的肉棒洗洗研磨交合,肉棒上
狰狞的青筋和嫩肉里每一寸细腻的褶皱淫玩在一起…

  「不要露出这种像是被玩坏的一样的表情,塔巴萨,你现在应该知道我还不
满足吧?怎么了?被操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就这样了吗?我的妻子,作为女王
的你应该有更棒的表情吧?!来,继续夹弄你的肉穴,让我体会到更美妙的滋味!」

  说着那沾满爱液的肉棒缓缓把出,男人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狰狞,那个将任何
女人抽插到欲仙欲死的肉棒再次羞耻的分开嫩肉阴唇之间,男人看着塔巴萨衣裙
遮盖的大腿嫩处,将那毒蛛塔巴萨嘴唇的肛塞拿了出来,狠狠的一捅,瞬间撑开
了少女菊花的所有叶瓣!

  「唔…」

  娇嫩的菊花忽然被口腔温润到温暖的肛塞凶狠的插入,那硬生生全部挤进去
的毛绒尾巴再次让塔巴萨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跨分而开的美腿被解放下
来一条。

  才人从下而上仰望的姿势能够看到塔巴萨和男人交合的地方,看到自己心爱
的塔巴萨那菊花盛开的口子…

  粗长的肉棒在塔巴萨的花穴里将塔巴萨微微挺起的肚子操得摇摇欲坠,而那
紧致的后穴忽然被异物突入,少女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肉腔内的肉根受到挤
压,男人更受到一股莫名的快感,不由得抽送的更加厉害…

  「这个混蛋…」

  才人一边被希尔菲德玩弄着自己兴奋的肉棒,一边咒骂着男人对塔巴萨的调
教,现在塔巴萨已经是人妻,是已经怀了孕的少女,怎么能够这么粗鲁的玩弄她
呢?

  「才人大人是看到主人已经怀了孕,所以才这么兴奋吗?…才人大人一直都
很温柔呢,现在也会怜惜主人,但是如果你愿意带着主人走的话……」

  听到希尔菲德的声音,看到希尔菲德清澈的容颜,还有那微微挺起的孕肚,
才人忽然一愣,自己兴奋了,自己竟然看着被男人抽插塔巴萨又兴奋了…

  当时自己如果带走塔巴萨,那后果可能要让许多无辜的人来承受……他没有
那个勇气,无法做出那个选择,所有魂穿才人的穿越者只能接受现在这个结果…

  希尔菲德绕到才人的背后,搂着才人的脖子,轻轻用手指抵住才人的下巴,
将他的头颅昂起,让才人注视着塔巴萨那被抽插到不停喷涌爱液的花洞。

  上方两个人交合溢出的爱液一滴一滴滴落在才人的额头和脸上,精液和淫水
的混合物让才人不由得眯着眼睛,却下意识的想要伸出舌头…

  「主人每天都要被朱里奥大人这样干,有的时候还会在这里被其他的贵族干
……才人大人都是因为你的懦弱,没有带走主人和我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所以
现在好好看着主人被别的男人抽插的样子,卑微的把精子射在这些有主人的爱液
浇灌生长杂草里…」

  被男人用肉棒敞开的玉壶清晰可见,被药物培育的美乳不停的摇晃,翘挺的
圆臀上浪波连连,此时的塔巴萨已经高高扬起自己的脖颈,一股股浓稠的爱液从
敞开的花洞之中喷涌而出一次……两次……才人不知道自己的塔巴萨在男人的胯
下究竟高潮了多少次,他只看着男人卖力的用自己的肉棒满足着自己心爱的女人

  性感的晚礼服在塔巴萨的身上已经几乎快要脱落,少女纤细的骨架怎么能接
受男人这样狂暴的抽插?

  此刻的塔巴萨,那被护臂手套包裹着的白丝玉手扣在围栏上,双目无神,眼
泪和口水止不住的顺着下巴优美的曲线滴淌而下……

  无力的眼神充满着死寂的灰色,性感诱人的身体在男人的胯前前后扭动,随
着男人向前冲动的动作,一次一次撞击在围栏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那双温润的小嘴吐出无力的嫩舌,像是被淫玩了不知多久的浪荡女人,塔巴
萨的脸上露出了才人从来没有看过的高潮脸……

  虽然没有兴奋的喊叫,没有动情的浪语,但那翘挺的圆臀仍旧紧紧地撅起,
肥美动人的肉穴忽然一阵夹弄……男人的脸上流露出一股畅快的神色,一股汹涌
的浓汁注入塔巴萨的肉穴…

  肉穴中男人的精液和塔巴萨淫水的混合物,随着肉棒抽插的动作落在才人面
前的草丛里…

  希尔菲德按压着才人的身体,将才人的嘴唇勾挑开,手指摁压着下唇瓣的位
置……

  一滴一滴从塔巴萨肉穴流淌出来的淫水混合物滴落在才人的嘴里,才人只能
痛苦的闭上眼睛,品味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身体里被别的男人充斥的味道…

  「塔巴萨,唔……塔巴萨……」

  「才人大人,这是对你的惩罚,接下来的事情,你也要看好哦…但是对懦弱
的你来说,这说不定会让你更兴奋……」

  此时的才人上昂着头,凝望着那一滴滴从塔巴萨的花洞中垂涎出来的白浓汁
液,在他灼热的视线下,男人的手指捏着那肛塞撑开雏菊反复的抽插,另一只手
分开顺着少女的皮肤摸索到细小的尿道口上……塔巴萨的身体开始迷离的颤动,
似乎在忍耐着什么,眼眶内白眼翻弄的更加厉害,口舌中发出呃呃的声音…

  男人的肉棒从那泥泞的花洞之中毫不留情的拔了出来,蹭压在塔巴萨的小腹
上辛勤的研磨一阵儿,便对着那不停张合正在寻求安慰的菊花洞口,又狠狠的捅
了进去。

  扑哧一声,肉棒摩擦的声音令男人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他双手捏揉着塔
巴萨的脖颈,不知从何处得到的项圈逐渐勒紧了白色的雪颈,让那一头淡蓝色的
美丽头发紧随着身体的冲击而摇晃。

  噗嗤,噗嗤……

  一声声肉体的摩擦,塔巴萨双腿之间分开的嫩肉不停的颤抖着,此时的塔巴
萨被男人以抱着小女孩撒尿一样的姿势,对准了阳台外的草丛。

  在男人手指的安抚下,纤细的尿道开始不安的颤抖,一滴……之后是一缕…
…身为女王的塔巴萨竟然被男人抱着在阳台上向外撒尿。

  「才人大人请张开嘴!…」

  才人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气,向前探出舌头,张开嘴,晶莹的尿液呈喷洒
状溅在才人和希尔菲德的脸上……

  少女如得甘露一样捧着自己主人的圣水开始吮吸,像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做过
很多次…、而才人则是第一次品尝自己女人的圣水,尿道里的淡黄色尿液全部淋
淌完之后,男人的手指抠弄着尿道的位置,这让眼神无神的塔巴萨再次发出了若
有若无的呻吟声。

  「唔…唔…」

  「真是的!才被干了这么一会儿就露出这个样子,一会儿不是还要和才人聊
一些国家上的事情吗?露出这个模样可是不行的哦,哦对了,现在我亲爱的夫人
你正在哺乳期吧,那么说……可以用你奶子里的这些液体招待才人了!」

  说着男人的脸上露出幸福的欢笑,手指托举着那塔巴萨已经略有成熟女人味
道的美乳开始揉动按摩,十只手指按揉着乳根的位置向上汇聚力量。

  此时的才人努力的睁开眼睛,脸上满是塔巴塞的尿液,却看到眼神已经死掉
的塔巴萨身体在被男人继续的玩弄。

  那双原本瘦弱少女的平乳此时已经有了C 罩杯的大小,不知被按揉玩弄了多
少次才有了这种发育的轮廓。

  滚圆的嫩臀在男人的胯前不停的挺动着,肥美的菊花之内男人的肉棒轻松抵
达了塔巴萨的肠道深处,将塔巴萨性感的孕肚肏出一个又一个冲击的圆环。

  男人的龙枪毫不留情干着身为孕妇的塔巴萨,而手指则不停地刺激着那对珍
贵的乳房,手指从乳房根部按压之后,捏搓着乳头,挤压着乳头,将塔巴萨的乳
房捏揉成各种淫荡的形状…

  「呜……不要……不要…」

  似乎是对才人的名字有些许反应,塔巴萨的眼神恢复了一点光亮之后,却又
很快死寂下去,整个人像是一摊烂肉一样被男人搂住腰,榨干着一个奶子的乳汁。

  随着塔巴萨咽喉里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一缕纯正的孕妇母乳从少女娇
嫩的身躯里逐渐向外喷涌,发黑葡萄一般的奶头被男人紧紧的捏住,盛放乳汁的
杯子很快就溢满,多了的奶水向外喷溅。

  此时才人激动的主动张开嘴,他的肉棒被一边的希尔菲德紧紧的握着,他感
受着希尔菲德受逐渐加大的力道。向前挺动的身体将希尔菲德的手当成了自己心
爱女人的肉穴,才人对着草丛加大抽插速度,呜咽着昂着头流着眼泪品味着塔巴
萨的乳汁。

  「塔巴萨……塔巴萨…我爱你…」一脸都是塔巴萨的乳汁和尿液,此时的才
人再也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喷涌的精液往草丛的泥土里射了进去,还来不及享
受高潮之后的余韵,少女搂搂着才人的脖子说道:「对不起了才人大人,主人现
在已经是朱里奥大人的女人了,你的爱意是传达不到的,好好的在这里继续听着
朱利奥大人满足主人的声音撸管吧,我也要去侍奉朱里奥大人了,今天你在这里
撸管的事情,我会告诉塔巴萨主人…」

  望着阳台上消失的春光,看着塔巴萨的脸被关押在窗户的牢笼里。

  那一瞬间,才人明确的看到了塔巴萨的眼睛。

  正在撸管的自己,在窗户下撸管的动作被塔巴萨看见了……在塔巴萨的脸上,
才人看到了一丝微笑,似乎在说这样就好一样……

  才人咬着牙齿,持续着自己撸射的动作,一丝一缕淡薄的精液从他逐渐变小
的肉棒里被强硬挤压了出来,而房间里,塔巴萨和男人肉体的冲撞声更加悦耳淫
乱… 有一说一,如果是丈夫,那么应该属于纯爱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