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相逢何幸】(04)胜利的辉光【作者:逍遥小梦】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逍遥小梦
字数:15862

  清晨。

  「唔……」

  「……」被光辉睡眠时的呓语唤醒的罗夏睁开眼睛。他转过头,看着脸上仍
然残留着昨夜风情的光辉,心中涌上一股爱怜。

  或许是因为身体恢复能力太强的缘故,舰娘是没有经期这种概念的。如果以
被建造的时间来推算也不准确,因为成年舰娘被建造后外貌和心智和正常的成年
人没有区别。当然,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但可以确定的是舰娘想要怀孕是件很困
难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多多行房了。

  作为第一个妻子,光辉想要孩子的愿望罗夏自然不会拒绝,也因此最近罗夏
抽出大量时间和光辉腻歪在一起,当然既然已经和贝尔法斯特和大凤发生了关系
罗夏也同样会负责到底。

  齐人之福难以消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虽然舰娘们都是善解人意的好姑
娘,当也正因为如此罗夏是万万不敢也不愿意冷落她们,既然最近抽出大量时间
和光辉在一起,那对于其他舰娘自然也要从别的方面加以补偿。

  轻轻在光辉眼角的美人痣上一吻,罗夏搂紧了昨夜就抱住的光辉的细腰,但
这个举动似乎吵醒了熟睡中的美人。光辉低鸣一声,缓慢睁开眼睛,海蓝色的眼
眸似乎仍然带着刚睡醒的茫然。

  「指挥官……」

  「吵醒你了吗?」

  「怎么会……」光辉摇摇头,但仍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困就再睡会吧,时间还早。」其实罗夏也不知道现在几点钟,但既然光辉
还在犯困那罗夏自然会这样说。

  「嗯。」

  将头枕在自己心爱之人的胸口,听着男人平稳的心跳声,光辉闭上眼睛,两
个人得心跳声似乎重合在一起。虽然有只有累死得牛没有耕坏的田一说,但对于
已经被罗夏完全把握住敏感点的光辉而言和罗夏的性爱确实是一件让她沉沦而又
耗费精力的一件事情。

  温热得呼吸让罗夏得心有些痒痒的。清晨来自男性的生理本能加上怀中抱着
的完美符合自己性癖的女人让男人感到自己骨子里有些躁动。

  「……指挥官,又想做了吗?」

  小腹被熟悉的触感抵住,光辉睁开了依旧有些朦胧的双眼,慵懒的姿态让人
想入非非。纤细的手指悄然裹住男人得要害摩挲着,温润的指尖微微摩挲着,好
似有意挑逗一样。

  「明明昨天晚上做了那么多次,真是的……」

  「只是起床时的身体本能而已。」罗夏说道。已经做过那么多次的罗夏对于
光辉的小动作并没有什么羞耻感。「更何况,昨天晚上一直缠着我的人是你吧?」

  「那么,来继续爱我吧,老公。」

  没有任何害羞,光辉双手抱住罗夏的脖子,柔软的乳球直接贴在罗夏胸口轻
轻磨蹭着。

  「人家真的好想怀上你的孩子呢……老公,光辉想要个孩子。」

  她轻声说着。

  「——我们的孩子。」

  对于怀中如此美人的直白,又有什么人能拒绝呢?

  罗夏掀开被子,比白玉更加无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在阳光的反射下散发
着健康的光泽。男人吻住光辉的红唇,两人热吻着,并不激烈但充满温情的亲吻
并不能引起欲念,但却让彼此感到内心深处的满足。

  略显粗糙的手指划过有些干涩的耻丘,那是昨夜欢好后并未清洗干燥后留下
的斑痕,这痕迹除了让男人联想到昨夜的激情感到更加兴奋外也只能说明光辉对
怀孕的渴望。

  「唔……」

  非要说的话,刚睡醒的两人欲念还并不强,肉体间的摩擦正让二人之间的温
度不断升高。虽然想要孩子,但光辉也不是什么纠缠不休的女人,清晨的交融并
不需要过高的激情,比起肉体间的碰撞,最温和的磨合与情感上的交汇反而更让
人欲罢不能。

  「哈……」

  细长的银丝顺着二人的唇齿间拉长。罗夏欣赏着眼前的娇躯,比美玉更加白
皙的躯体散发着犹如玫瑰香气一般的汗香,不需要任何支撑就能保持着最美好的
形状的美乳伴随着女人的呼吸微微摇曳着。

  「似乎变得更大了呢。」

  指尖在肥硕的巨乳上轻轻一戳,美妙的果实如同刚出炉的果冻一样晃荡一下。

  「哪有……」

  被这样注视着的光辉仍然感到有些害羞。晨间的调情让她内心感到些许甜蜜。

  「真漂亮。」罗夏发自内心的夸赞着。他俯身将光辉压在身下,头直接埋入
那可以吞噬灵魂的乳沟中。

  无论是什么场景,什么样的关系,女性对于男性的夸赞总是非常受用的,就
算是对彼此的身体已经异常熟悉的夫妻也是如此。一个男人总是夸一个女人漂亮
八成是心怀不轨,但在夫妻间却是一份很好的调剂。

  「唔……指挥官……」

  罗夏张大嘴巴,双手将光辉的巨乳聚拢在一起后咬住顶尖的红润乳头,舌头
在乳晕上不停的打转。罗夏享用着,双手温柔的抚摸着滑腻的侧乳,从鼻腔中涌
出的热气刺激着光辉的皮肤。光辉的喘息越发粗重。

  「啊……」

  粗壮的肉棒挤开有些干燥的肉隙,昨夜残留的春情被挑起,干燥的甬道很快
涌上润滑的情液,愉快地迎入再一次造访的「旅客」。

  「啊……呜……」

  和激烈的高潮相比别有一番风味,就好比吃惯了海鲜大餐忽然接触乡间小菜
一般。比起过去绵长或激烈或二者兼有的前戏,这一次的交合并没有那么多的铺
垫,仅仅是最简单的热吻与对乳房最基础的爱抚,但却意外的让光辉感到心灵上
的满足。

  双腿自然而然的抱住男人粗壮的腰部,在罗夏挺进时自然的用力让肉棒轻易
的抵住花心的最深处,诱来一次又一次爱液喷洒的小高潮,在罗夏退出来又自然
的放松,只是勾在罗夏背部的小腿微微用力,白嫩的脚丫轻轻敲打着罗夏的脊背,
似乎在催促着罗夏的行动。

  「哈……光辉……」

  过于粗暴在此刻反而显得有些不美。罗夏轻咬着光辉的耳垂,下身平缓而又
有力的挺进着。熟悉着彼此身体的夫妻两人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就可以给对方
带来美妙的感官,这种男女间彼此完美的配合所带来的快乐是常人难以享受到的。

  「啊……啊……唔……指挥官……轻一点……啊……丢了……」

  滚烫的阴液一股股从阴道深处喷洒出来,子宫口紧紧的贴合着龟头,宛如一
张小嘴吮吸着。罗夏干干脆脆的放松精关将自己的精液射入光辉体内,子宫口吮
吸着,将精液全部吞入子宫中,但仍有部分满溢出来。

  「嗯……好舒服……这种感觉……」

  并不激烈的性爱让两人搂紧彼此,良久才分开。

  「在多睡会吧,我先去忙。」帮光辉盖上被子,再次与光辉深吻一会儿,罗
夏起身。

  「嗯。」

  慵懒的回应了一声,光辉闭上眼睛。但精液从小穴流出的感觉让她感觉有些
不适,或许是刚刚做过身体还比较敏感的缘故,过去因为劳累很快睡着还没什么
感觉,此刻脑子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状态却让光辉感到些许难堪。

  光辉下意识夹紧的双腿,却发觉似乎没什么作用,至于拿纸巾擦掉这种事情
不在光辉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舰娘想要怀孕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一点机会都不
能错过。

  想了想光辉干脆扯过罗夏的枕头睡在上面,将自己的枕头垫在自己身下让自
己的臀部与腰部形成一个角度,这样一来小穴里的精液就不会流出来。

  光辉闭着眼睛,感受着枕头上似乎残留着罗夏的气息,渐渐进入梦乡。

   ————————————————————————————

  本被合拢的房门被缓缓推开,一道金色的倩影走进房间,闻到房间里一股奇
怪的味道顿时露出奇怪的表情。

  「这个味道……难道是……」

  虽然并没有接触过,但看到到床上躺着脸上仍有一丝红润的光辉,还有地板
上散乱的内衣,也自然猜到是什么了。

  「真是的……这么浓的味道姐姐都还能睡着……该不会……」

  说着,来人试探着将手伸入被子中,指尖触碰到的滑腻感让她不由得感到一
阵鸡皮疙瘩。

  「噫——好恶心……」

  看着指尖所沾到的滑腻白浆,她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恶心又为什么要碰呢?胜利。」

  「欸?姐姐你醒啦?」

  来人正是光辉的姐妹舰,胜利。和在港区中穿着已经算是略显保守的光辉不
同,胜利似乎完全不在意向所有人展现自己的美貌,在穿着打扮上可谓大胆,性
格上虽然比较任性但同理心意外得强,总而言之是个非常好的孩子。

  「忽然被人碰那里怎么可能睡得着?」回笼觉睡得很浅,加上不久之前才做
过的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忽然被陌生的手触碰,光辉自然惊醒过来。她打了个哈欠,
坐了起来,露出白净的上身,柔软硕大的玉乳顺着地心引力自然勾勒出诱人的弧
线,形成最美好的水滴状。光辉伸手打理着因为睡觉有些凌乱的头发,洁白的颈
部隐约可以看到红色的吻痕。

  「姐姐……感觉比以前漂亮了好多呢。」

  胜利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润。浓郁的气味告诉了她这个房间里之前发生过什
么,未经人事的她本能的对这件事感到害羞还有点好奇。

  「胸部似乎也变大了呢,一定是被指挥官揉大了吧?」

  「怎么可能?」闻言光辉只是笑了笑。

  虽然没有刻意保持身材,但光辉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一定控制的,爱美本身
就是女性的天性,更何况港区本来就是争奇斗艳,彼此潜意识的攀比下,身材走
样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觉得是比以前更大了啊……」胜利撇撇嘴。

  「我自己的身体我会不清楚?」光辉一只手托住自己丰硕的果实轻轻揉动着。
光辉的巨乳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这都是光辉为之自傲的东西,虽然在如今的港区
光辉的杯位也退居中上不在占据前列,但现在这种排名对光辉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她得到了对于很多舰娘而言最难得的东西。

  「哈……这种事情自己是察觉不出来的啦姐姐。」

  看着面容温和一脸幸福的光辉,胜利忽然伸出双手直接抓住那硕大的奶袋。

  「呀!」

  光辉不由得惊呼出声。

  「慌什么啊姐姐,让我揉揉又不要紧。」说着,胜利直接扑上去将自己的姐
姐压在身下,将头埋在光辉胸口,浓郁的奶香让胜利有些发晕。

  「嗅嗅嗅……果然姐姐身上好香哦。」

  「胜利!快起来!」光辉有些羞恼的喊道。「太过分了!」

  但胜利并没有动作,她将头埋在光辉双乳中。

  「胜利!」光辉喊道。「姐姐真的要生气了!」

  「姐,你真的喜欢指挥官吗?」

  「……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就是有些好奇。」说着,胜利抬起头来。「归根结底,舰娘只能嫁给指挥
官,因为舰娘是依赖于指挥官的嘛……但这真的算是爱吗?」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光辉皱了皱眉头。

  「没有啦……就是……」胜利嘟囔着。

  「……躺进来吧。」

  「嗯……」

  光辉抽出枕头放在旁边,胜利翻过身去,干干脆脆的开始脱衣服。

  「干嘛要脱衣服?」

  「姐姐不也没穿嘛。」胜利满不在乎的说道。

  「……算了。」光辉摇摇头。

  光辉注视着胜利一点点脱掉自己的衣服。用于固定捆绑的绶带被揭开,白色
犹如薄纱的上衣滑落,露出白皙的肌肤,性感却又包含着高中生般青涩的肉体就
这样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饱满不输光辉的巨乳被解开了束缚腾跳了一下,连带着
粉嫩的奶头晃动着。黑色的小胖次顺着光滑透亮的长筒黑丝踩脚袜滑落,茂密但
却整齐的金色耻毛恰到好处的掩盖住饱满的阴阜上,鲜嫩未经人事的小穴泛着粉
红色透亮的鲜明光彩。

  说起来指挥官也曾经和她谈到过胜利的穿着实在是太过大胆,简直和情趣内
衣没什么区别,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光辉漫无目的的想着。

  没有脱掉踩脚袜,胜利就这样躺进被子里,枕着罗夏的枕头。

  「现在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是上网的时候……」

  「……」闻言光辉无奈的笑了一下。

  什么啊……

  「你不会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没有啦,是偶然间搜到的……」胜利的声音越来越小。

  「所以说啊……」光辉敲了下胜利的脑壳。「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当真呢?」

  虽然光辉不知道胜利看到了什么,但看胜利的表情大概也就能猜到了。

  「那姐姐到底爱不爱指挥官呢?」

  「当然啊……」光辉的表情变得柔和。「我当然爱着他啊……我的指挥官,
我的爱人。」

  「可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胜利,我所承认的指挥官只有罗夏。」光辉看着
胜利的眼睛,说着。「我的爱人也只有罗夏……我爱着的不是指挥官这个词汇,
而是指挥官所代表的那个人。」

  「至于你说的因为是指挥官所以舰娘会爱上指挥官,纠结那种事情是没有意
义的。」

  是的,那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毕竟,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啊。」

  「……我知道了,姐姐。」

  看着脸色依旧有些茫然的胜利,光辉有些苦恼。说实话她的口才并不好,更
何况她其实根本没有正面回答胜利的问题。

  舰娘会爱上指挥官,到底是爱上指挥官这个人,还是只是爱上了指挥官这个
职位,至于是谁根本不在乎?

  光辉自己也说不清楚,如果罗夏不是她的指挥官她还会爱上罗夏吗?

  但光辉也明白,思考那种事情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她已经成为了指
挥官罗夏的爱人了,她已经离不开指挥官罗夏了。

  不过……

  思索了一下,光辉闭上眼睛,通过舰娘与指挥官之间的特殊精神连接网络向
她的指挥官发送一条信息。

   ————————————————————————————

  「嗯?」

  突如其来的信息打断了罗夏的思绪。在完全接收了这条信息以后,罗夏的表
情变得古怪起来。

  光辉……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指挥官?」有着一头华丽的金发,穿着带有铁血特色
的英姿飒爽的军装丽人问道。

  「没什么,俾斯麦,刚才光辉用心智网络给我发了条信息。」罗夏思考了一
下,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一些比较私人的事情。」

  「又是皇家吗?」俾斯麦邹了邹眉头。「指挥官,虽然我来说这句话很不好,
但能否请您将注意力转移一些到别的阵营?更何况心智网络是传达作战命令的平
台,不是用来办私事的东西。」

  「我明白,俾斯麦,在对待舰娘的方面,你知道我是没有偏心的。」

  「但您最近总是和皇家的舰娘在一起,这已经是一种偏心了。」

  「嗯……居然没法反驳……虽然我总觉得你意有所指,但想必那只是我的错
觉,既然如此我会尽量注意的。」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请把注意力转回到工作上来吧,指挥官。」俾斯
麦摇了摇头,她撩起有些泛红的耳垂边有些散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

  「好吧。」

   ————————————————————————————

  入夜,洗漱完的光辉和胜利躺在床上。

  光辉穿着白色的丝绸睡袍,胜利则穿着和她平时穿衣服风格的没啥两样的深
V 透亮丝绸睡衣,依旧穿着黑丝踩脚袜……话说除了没带Bra 外这套睡衣和她平
时穿的有啥区别?

  「因为漂亮啊。」胜利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

  「姐,我今晚睡在这里指挥官不会生气吧?」胜利小心翼翼的问。

  「没事,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吧,我和指挥官说过了。」光辉摇摇头。「今晚
我们坦诚地好好聊聊。」

  「知心大姐姐环节吗……总感觉姐姐你别有所图呢。」胜利调笑道。

  「谁知道呢。」

  光辉和胜利聊了很多,诸如指挥官不在港区的那段时间,指挥官回来后港区
内的气氛,还有些女性间私密的话题。

  随着时间的流动,两人也感到了疲倦。

  「睡吧,胜利。」光辉打了个哈欠。

  「哈……和姐姐一起睡,感觉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指挥官不在港区……明明没过多久,却感觉已经过了好久呢。」光
辉道。「睡吧。」

  虽然光辉级舰娘中,作为命名舰的光辉毫无疑问是大姐,胜利是二姐,但在
实际历史上可畏的入水与服役更早于胜利,因此反应在舰娘身上的是虽然都不稳
重,但如果说可畏是本性如此,那胜利性情的不稳重更加接近女高中生的不谙世
事。

  「嗯。」

  两位舰娘闭上眼睛,不一会儿,轻柔的呼吸声在房间内飘散。

  「……」

  静谧的气氛让人不忍打扰,门被缓慢推开。借着微光,男人注视着躺在床上
睡眠的两个女人,内心一阵诡异。

  这叫什么事啊……

  「……指挥官。」

  罗夏一愣,这才发觉,黑暗中,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光辉?」罗夏下意识压低声音。

  「嗯。」光辉点点头,白皙的脸颊涌上一缕红润。

  毕竟,接下来……

  银发的妇人慢慢坐了起来,她脱去自己的睡袍,动作很轻,似乎并不想吵醒
旁边的妹妹。

  光滑的雪肌暴露在空气中,妙曼艳丽的的成熟肉体暴露在空气中,犹如最饱
满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咽口水,仅仅保留在身上的紧贴着肉体的白色三角内裤非
但没有起到遮羞的作用,反而让气氛越发淫糜烂。

  罗夏沉默着移动自己的位置。

  光辉的脸有些发红,似乎在男人的视线下浑身也渐渐地热了起来,她缓慢地
伸手去脱胜利的睡衣,小心翼翼的动作让人觉得她是在爱护什么宝贝一样,手指
的动作都显得很细心,似乎是在害怕自己的指甲会伤害到胜利吹弹可破的肌肤。

  「唔……」睡梦中的胜利并似乎察觉到什么,发出几声呓语。

  光辉的动作很小心,又或许是因为胜利本来穿的就十分松散的缘故,光辉很
轻易的就解开胜利上衣的束缚,一对浑圆的乳房立刻不安分地跳出来,美丽的浑
圆和雪白的乳肉让人心神都为之一颤。

  「哈……」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光辉下意识喘息着,急促的心跳让她不由得
想起最美好的那一夜。

  「唔……姐姐?」似乎被光辉的喘息声吵醒,胜利睁开了有些朦胧得双眼,
然后她瞪大了眼睛。

  「姐姐……你——你干嘛?!」

  「别怕,胜利。」光辉双手按住胜利白嫩的肩膀。「姐姐不会伤害你的,别
怕……」

  「姐姐你实在忍不住就去找指挥官啊不要唔——」

  光辉直接跨坐在胜利身上,她低下头,吻住了胜利的嘴唇,宛如青苹果一样
得滋味让光辉感到自己的变得越发奇怪了。

  「哈……哈……哈……」

  良久,两片晶莹的玉唇分开,拉出一条银色的丝线。胜利大口的喘息着,眼
里闪过一点点的难为情,不过眼中又浮现出一种异样而又性感的水雾,目光无法
控制地在光辉性感的身体上来回地游走着。

  「姐姐……」

  胜利有些不适地扭捏了一下,但看着纠缠在自己身上的光辉,眼里又闪起奇
怪的亮光,原本因为本能遮掩着一双豪乳的小手慢慢地放下,浑圆的美乳顿时颤
了一下,充满了女性的诱惑。

  在昏暗的光下,胜利半裸的身体显得那么地美妙绝仑,充满着女性的气息和
无比的魅力,水润动人的眼眸又是那么地火热,整个人瞬间散发出让人无法抗拒
的柔媚。

  光辉轻轻地搂住了胜利的乳房,那与少女格格不入淫熟的乳肉当真如同两颗
西瓜一样让人感觉到沉甸甸的分量和充实的感觉。说起来这应该是光辉级的共通
之处吧?

  「唔……」

  温热的气流剐蹭着雪白的肌肤。胜利有些不敢看光辉的举动。光辉在小小的
樱桃上亲亲一吻,用牙齿轻咬着。

  「呜……姐姐……」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那样的快乐的胜利脸上划过一缕
失望,但光辉并没有在意,她知道她在做什么。模仿着以前罗夏调情时的举措,
光辉用手指对另一颗小樱桃轻轻地刮蹭着,纤细的手指偶尔夹住捏两下,又轻轻
地按一会儿后再放开,感觉到身下美人呼吸急促的时候,又将敏感的忽视掉,小
手握着不停地搓弄着。

  光辉脸上开始有种兴奋的潮红,嫣红的小嘴始终在胜利的两颗小樱桃上不停
地挑逗着,一双手更是不遗余力地刺激着已经布满她吻痕的丰乳。胜利在光辉的
爱抚下,原本还咬牙压抑的呻吟声也开始不自觉地哼出来,娇嫩的身子也更加不
安地扭动着,手不停地抓着床单似乎是在强忍快感的侵袭,但每次光辉准确地撩
拨起快感时,她美妙的身子都会不由自主地僵硬一下。

  「哈……哈……哈……姐……」

  胜利的身子一会儿舒服得十分僵硬,一会儿又变得无比酥软,光辉的挑逗手
段很高明,灵敏地捕捉着胜利的反应再决定是要刺激点还是温柔点,双手不停地
在她的和上划着圈,而光辉似乎已经不满足于品尝胜利的巨乳,性感红润的小嘴
开始上移亲吻着胜利那充满女性魅力的锁骨。

  胜利那颤抖的手有些激动地摸着光辉的脸,感觉到她的身子也像是火烧似地
热起来,双手情不自禁地往下摸,在光辉的急喘中摸到她更加有弹性、更加饱满
的媚肉,便开始温柔地揉弄起来。

  光辉仿佛受到了鼓励,身子微微一顿后,马上又沿着胜利雪白的脖子开始往
上亲。两片迷人的嘴唇微微张开时更是性感,光辉妩媚地看了胜利一眼后,张嘴
含住胜利漂亮的下巴轻轻地吸吮了几下,舌头又开始灵动地舔弄着。

  「姐……」胜利这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别说是林俊逸看了会爆血管,光辉看了
也都压抑不住强烈的冲动。这时她开心地一笑后马上捧着胜利的脸,如蜻蜓点水
般的在她唇上温柔地亲了一下,顽皮地舔了舔香嫩的嘴唇后,见胜利的呼吸变得
不自然起来,立刻一边吻着,一边用舌头舔着苏葱的贝齿。

  趁着胜利有些分神的机会,光辉立刻不客气地将舌头深入到胜利芬芳的檀口
中,虽然感觉上胜利还有点僵硬,但光辉一点都不在意,只是轻轻地舔着胜利的
牙齿,迷恋地吸吮着那让人陶醉的芬芳,好一会儿后才去挑逗她小巧细嫩的香舌,
在啧啧的吸吮声中慢慢地将这迷人的小东西含住,轻轻地吸吮起来。

  「呜……」

  胜利再也忍不住地抱住光辉细嫩的小腰,身体本能地和光辉的身体互相磨蹭
起来,似乎是在靠这个激烈的办法寻找着能让她们沉醉的快感。光辉也是激动地
在胜利的肌肤上胡乱地摸着,舌头的挑逗变得越发地激烈,两具性感的互相扭动
着,几乎恨不得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

  「哈……哈……胜利……好妹妹……」

  没等胜利说什么话,光辉就殷勤地继续爱抚着那一对美丽的肥乳,只是这时
她却慢慢地往下亲吻,火辣的热吻不停地落在胜利的小腹上,甚至已经来到修长
的大腿上。

  修长的大腿缓慢的打开,光辉跪到胜利的腿间后便伸手分开她的双腿,一股
少女的体香伴随着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瞬间觉得心神一阵荡漾。

  「胜利……湿透了呢……」

  「呜……姐姐别说出来……」胜利害羞的用双手盖住自己的脸颊。

  黑色的小胖次早已被湿润的蜜汁浸透,勾勒出诱人的耻骨,但光辉并没有急
着将其脱下来,她只是观赏着,就如同拨橘子皮一样掀开黑色的布料,只见胜利
那柔顺漂亮的金色体毛黏了点汗水,使其紧紧地贴在宛如小馒头般的恥骨上显得
很性感。虽说是还是少女,但她的体毛却特别茂盛,小小的一撮看起来有几分难
言的可爱,除了三角地带一小片的芳草外,双腿间几乎连一根都看不到,整个羞
处柔嫩得让人一看都禁不住会咽口水。

  而少女的私密处更是让人看得口干舌燥,两片蜜唇很有弹性地闭合着,粉嫩
又略有血红的鲜艳简直就像是个刚长成的少女,在宛如花瓣般的蜜唇保护下像是
含苞待放的花蕾,而这时这朵美丽的花苞已经布满晶莹黏稠的露水,看上去更是
无仳可口,芬芳的气息让人有不得不尝的冲动。

  光辉柔媚地看了胜利一眼后,就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分开,手指接触到敏感的
时,胜利不由得像触电般的低吟一声。她透过指尖的缝隙看着光辉秀美的容颜,
身体慢慢地向下移动,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喷在羞处上,而那呢喃声宛如
呓语般让人觉得更是动人。

  光辉陶醉地看着眼前的美妙地带,小嘴轻轻地凑上去吻了一下,顿时让胜利
发出让人骨头都要酥软的呻吟声,刺激得她也激动起来,小舌头开始灵活地沿着
可爱的蜜唇来回地舔着,手指轻轻地刮着敏感的大腿根部,似乎她很满意胜利情
动的反应,舔弄的时候脸上尽是陶醉。

  「哈……哈……哈……姐姐……好……好奇怪……头好晕……」

  「哈……胜利……我也……」

  光辉支起身体,白色的胖次也早就被蜜汁浸透,她用手抚摸了一阵因为湿透
早已在胖次上显露自己形状自己的阴唇,然后缓慢的将自己的胖次脱下,往某处
一丢,没有一丝毛发,光滑无比的美丽阴阜毫不避讳的暴露在胜利的视线中。

  「胜利……更兴奋了吗……」

  光辉闻着难以言喻的气息和火热的温度,开始陶醉地将蜜唇小心翼翼地分开,
包裹在内的嫩肉水淋淋的,可爱得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

  她微微抬起自己的胯部,同样蜜汁四溢的耻丘慢慢贴了上去。

  「啊——」

  难以言喻的触感直冲胜利脑海。浑身一阵无法控制的抽搐后,一直紧绷的立
刻出一股滚烫的爱液,伴随而来的是让人销魂蚀骨的美妙滋味,和身为女人最难
以抵抗的极端快感。光辉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水流直接喷洒到她的小穴上,让她忍
不住一哆嗦。她深吸一口气,缓慢俯下身去,两对白皙的媚肉就这样紧紧贴在一
起,互相的挤压让四团乳肉微微变形,伴随两人身体本能的颤抖而晃荡着。

  光辉开始摩擦着,两人的耻丘就这样紧密的贴合,摩擦着,犹如两张最甜蜜
的玉唇肆意的接吻着,温热的蜜汁不断涌出混合在一起。胜利开始忍不住呻吟起
来,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似乎是在强忍着要出声的冲动,身子也在不停地颤抖
着,被长筒黑丝踩脚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激动地夹住光辉的腰部,似乎是在害怕
这种难言的快感会突然离她而去。

  好……好舒服……

  胜利感觉自己好像就要这样沉沦下去。

  「指挥官!」朦胧间,胜利听到光辉忽然羞涩地喊着。

  「爱我……快点……我……我要!」

  「……姐姐?」

  就在这时,熟悉的男人声音从一旁传来。

  「嗯。」

  「……诶——?!」

  罗夏手里拿着光辉丢过来白色胖次,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已。难得一见的百合
花开让他实在难以自制,更别提此刻他的妻子正羞涩地向他发出性爱的恳求,并
非是女人相互之间的磨镜子的浅尝辄止,享受过更加深入的性爱的光辉此刻所希
望的是真正的高潮,被自己的爱人的男性象征贯穿的满足。

  「怎……怎么……什么时候……」

  但已经进入状态的夫妻俩没有在意胜利的愕然。光辉喘息着,抬高自己的丰
臀,艳丽的娇躯散发着熟媚的光彩。罗夏脱去自己的衣物,他来到光辉的身后,
湿吻着白皙柔软的丰臀。早已高高抬起的怒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罗夏爱抚着滑
腻的阴唇,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直直的插入光辉的蜜谷中。

  「啊!」

  激烈的刺激让光辉浑身颤抖着。湿滑的甬道不断收缩着,大量的淫液喷洒出
来,溅到胜利的耻丘上。

  「啊……啊……老公……爱我……爱我……」

  「呼——」罗夏喘息着,肿胀欲裂的男根对准美人的蜜谷,直直的插了进去。

  「唔呜——」

  两瓣艳红的阴唇紧紧箍扎着罗夏的肉棒根部,阴道扭曲着,吮吸着,如同舌
吻时的红唇令人回味无穷,原本雪白的胴体逐渐转为成为诱人的酡红。熟悉的满
溢感此刻却是那样的美好,光辉只觉得自己此刻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软绵绵的身
体无法在支撑娇艳的肉体,光辉直接软趴在胜利的身上。

  「姐姐……」

  那是胜利从来都没有在光辉脸上见过的表情,碧蓝色的眼眸上翻,口水从微
张的嘴角流出,名为「欲望」的风情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怜惜。在今夜之前这个表
情只有罗夏一人可以欣赏,不过被胜利看到也不是什么大事。

  光辉呻咛着,奇怪的触感从胜利的下半身传来。男人的肉棒贯穿了女人的娇
躯,卵囊贴在胜利的耻丘晃荡着。

  「好……好羞人……」

  「啊……唔……老公……老公——」

  白皙的巨乳一阵乱颤,连带着胜利的处子肥乳也不停的颤抖,两只修长的玉
手死死搂住身下的胜利,似乎想把胜利融入自己身体里。

  好痒……

  胜利挣扎着,穿着黑丝踩脚袜的小脚不安地磨蹭着白色的床单,光辉的圆润
的大腿刚好抵住胜利的双腿,让从未有人造访过的小穴微微撑开,温热而又粘稠
的淫水伴随着男人得抽插从光辉得小穴中涌出不断喷洒在胜利的小穴上,湿漉漉
得卵囊摩擦着敏感的肌肤,茂密而又柔顺的金色耻毛无法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
不断有耻液顺着鲜红的耻肉流入蜜谷中,光辉不时喷涌出的阴液刺激着小穴不断
的痉挛,让胜利感到小穴深处的瘙痒感越发强烈。

  「嗯喔喔喔喔喔喔喔——」

  随着一声声甜腻的娇喊,快感如洪流决堤,积累已久的情欲的终于到达爆发
的顶点,光辉身体体狂颤,天鹅般的脖颈猛然绷直,阴道内一阵阵强有力的收缩
后灼热的爱液喷薄而出。

  「哈啊——」

  粗壮的肉棒抵住光辉的子宫口,酥麻的触感从龟头处蔓延到全身,粘稠的男
性阳精喷涌,肉棒如爆发的火山在光辉迷人肉体深处的花蕊处颤抖跳动,浓稠的
精液一股股全部射入我美好的子宫中。从未有过的眩晕感顺着脊椎汇入脑海,罗
夏踉跄了一下,稳定住自己的身体。

  比以往更加激烈的高潮让光辉的肉体成为了一趟软泥,罗夏将光辉从胜利身
上翻了下来,娇艳的女人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只待男人采摘。罗夏喘息了一下,
直接压了上去。

  「唔……」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的美人迎来男人再一次的占有,火热的湿
吻让女人彻底沉浸在罗夏的怀里。顺应本能的回应很快化为最浓烈的爱欲,光辉
热烈的迎合着,只希望将自己彻底融入指挥官的身体中。

  「啊……」

  胜利半卧起来,她捂住自己的嘴唇,真正的活春宫出现在她面前,难以言喻
的刺激感让她只觉得一阵眩晕,更别提其中之一的参与者是她姐姐,刚刚还和她
搞百合。

  等一下……

  胜利只是有些单纯,但并不傻,回想起今晚发生的事情,一种难以言喻的情
绪涌了上来。

  但现在光辉完全没有在意胜利的怪异情绪,高亢的啼鸣反应着女人的热烈,
被快感扭曲到变调的呜咽声此刻时如此动听,玉足在抽搐中指向天花板,浑圆的
肉臀在男人挺进时被压成一摊,在男人拔出时又迅速恢复成原本的模样,并追逐
着往上,似乎在并不希望男人离去。

  「老公——啊嗯……我要丢了……啊啊啊——要去了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

  好……好难受……

  滚烫的液体重小穴中不断流出,胜利只觉得全身上下燥热不已,修长的手指
不断爱抚着幼嫩的耻丘,来自玉体深处的莫名刺疼让胜利忍不住加大动作,但除
了让淫水流的更多外反而让身体深处那莫名的渴求更加旺盛。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烈的性爱终于抵达了尾声,罗夏将光辉翻了个身,让光辉侧躺在床上,绯
色的面颊正对着自慰得胜利,丰满的肥臀紧贴着罗夏的小腹。罗夏一只手抬起光
辉的大腿,让白嫩的长腿高抬,一只手穿过光辉的腋下揉捏着肥嫩的乳瓜,惊人
的本钱在胜利越发火热的注视下插入光辉在昏暗的房间中反射着微弱光亮的美穴,
伴随着连贯的水声,以及女性最后得一声高昂的娇鸣,惊人的大量液体从光辉的
小穴中喷出,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呜——」

  胜利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的黑色小内裤
简直和泡在水里没有任何区别,但温热的感觉却并没有让她感到什么不适。

  「……」

  房间陷入了沉寂。

  罗夏松开了光辉,然后轻轻抱住她。下巴贴住光辉的后脑勺,被汗水浸湿的
发丝散发着好闻的气味。

  「比过去还要更兴奋呢,光辉。」罗夏说着。「因为胜利在这里吗?」

  「……嗯……」宛如蚊蝇一般细微的声响此刻却那样清晰。

  「……我……我先走了……指挥官……」胜利想要起身,却发觉下身一阵酥
麻。

  「不准走哦……胜利……」

  「……姐……姐姐……?」

  「……指挥官……」感觉已经完全不像动弹只想就这样在罗夏的怀里睡去的
光辉缓慢坐了起来,她转过身,看着自己的男人,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再
次转身直接抱住胜利,然后转到胜利身旁。姐妹俩相似的面孔,一金一白,同样
海蓝色的眼眸,还有那丰满的玉体,如同一幅图最美好的画。

  「……来把胜利……变成真正的女人吧……」

  「……」

  「等——等一下!姐姐你——」

  「胜利……也想要了吧……你看……完全湿透了呢……」

  妖艳,就好像喜欢恶作剧的恶魔系后辈一样,光辉抱着胜利,轻轻舔弄着胜
利的耳朵。

  「唔……」

  「想脱下来吧,毕竟湿透了呢……但是不行,这里要让指挥官来脱才行。」

  ……所以这种行为在光辉眼里算什么仪式吗?

  看着光辉从未显露出的神情,罗夏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

  「唔……指挥官……不……不要……」

  罗夏起身,他双手轻轻抓住胜利的肩膀。胜利想要后腿,但光辉就坐在她身
旁。

  「呜……」就仿佛认命一样,胜利闭上眼睛,但颤抖着的眼帘述说着女人内
心的不平静。

  男人强而有力的手指扣住了胜利的下颚,略带几分稚气的面庞上也不由得浮
现几分慌乱,她下意识睁开眼睛,也顾不得慌张的感觉就被男人强行逼宫,带点
强硬感的舌头撬开原本就不甚坚定的牙齿钻了进去,强行与那被动的小舌头纠缠
在一起,舌头激烈地纠缠上去,将那情窦初开的少女整个人全数的思考空间占据
一般,丝毫不给她一点时间抵抗。

  吻持续了好长一阵子,罗夏透过指尖缓缓缓感受着胜利的身体,直到那原本
因为紧张而紧绷的态度缓缓地松懈下来,才停止。

  口水在两人的吻结束后搭成一条晶亮的丝线牵在彼此嘴唇上,罗夏看着喘息
着的胜利,轻声道:「胜利,也很美丽呢。」

  「指……指挥官……」

  「你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吧?」看了眼一旁兴致盎然但却无法掩盖自己脸
上的疲倦之色的光辉,罗夏问道。

  「我……我是知道的……我这么美丽的人……指挥官对我有性欲的话也是理
所当然的……如……如果指挥官想要的话……」

  「要叫姐夫哦。」

  「……欸?」

  趁着胜利还没反应过来,罗夏直接压住胜利,让胜利躺在床上。一旁的光辉
悄然移开身体给二人腾开空间。

  「指……指挥官……」

  「叫姐夫。」

  「姐……姐夫……」

  「真乖。」罗夏笑了笑。

  看着那饱满的乳瓜在自己显前微微晃荡着,罗夏伸出舌头,舌尖缓缓舔弄着
那饱满的乳尖,少女也像是感觉那股湿热粗糙的感觉侵犯上了自己乳首却无能为
力,只能顺从着胸部上传来的阵阵快感无力地颤抖着,小小的乳头则在爱抚下高
涨挺立起来,配着微微晃着的身躯缓缓摆动着。

  罗夏的嘴唇轻轻地贴上了胜利的乳头,光辉的乳头与胜利的颜色不太一样,
光辉的乳头颜色明显要更加深一些,透露比胜利的乳头更加明显的红,而胜利的
小红豆则如同初雪过后的樱花一样散发着诱人的色泽,洋溢的奶香中夹杂着几分
少女的芬芳。

  罗夏用舌头轻轻剐蹭着胜利的红豆,舌尖在袭击胜利的敏感点之时也不忘记
去玩弄少女的乳晕,少女的乳晕偏小,紧紧地包裹着她那此时已经挺立在玉峰之
上的小樱桃。

  「唔……指挥官……姐……姐夫……不要……嗯……哼嗯……呀啊啊啊……」

  和光辉一样呢……

  看着开始沉浸在乳头刺激快感中,双眼已经有些迷离得胜利,罗夏内心深处
升起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额头、眼睛、鼻子、下巴、锁骨、腋下、肚脐、小腹……看着水淋淋的黑色
小内裤,罗夏笑了一下,暂且略过,一路亲吻着,最后来到被黑丝长筒踩脚袜包
裹着的美腿。

  白皙而又可爱的脚掌微微扭曲,敏感而又紧绷的身体在男人的亲吻下逐渐放
松。胜利喘息着,灼热的气息让周围的温度似乎都有些升高,男人的吐息剐蹭着
肌肤,温热的亲吻更是让胜利感到内心如同一只小奶猫用爪子抓挠一样,丝滑的
黑色包芯丝非但没有起到阻隔作用,反而让双腿在被爱抚时添加了一丝奇异的快
感。

  「胜利……」罗夏抓住小胖次的细绳。「我要脱掉它了哦?」

  「嗯恩……」

  红润的面颊让胜利忍不住别过头去。早已湿透的小内裤被男人用手指勾住,
顺着一双美腿缓慢滑落,脱离脚掌。罗夏低下头去,肥美饱满的湿润土地,金色
的茂密却又柔顺耻毛遮掩着饱满的阴阜,似乎因为被男人的注视带来的羞耻与刺
激,少女一瞬间绷紧了身子,温热的水汽带着些许好闻的味道喷洒出来。

  「啊……」

  略带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湿润的阴阜,紧张的身体将一切拒之门外,细嫩
的肌肉依然紧绷着,虽然不是不能强行破开,但疼爱舰娘的罗夏不会做这种事情。

  「很紧张啊,胜利。」罗夏温柔的说着。「别怕,我会让你舒服起来。」

  胜利的身体突然间重重地一阵阵颤抖,却是罗夏用手指细微地剥开了大阴唇
上的一层皮肤,看着那如同豆粒的红润突起,轻轻地用舌头舔了一下。

  「呀——啊……唔……」

  被舔舐的快感让胜利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不需要其它动作,只是这般轻微
舔弄就好像要将胜利融化一样,胜利的脸庞沉浸到某种快乐的氛围,似乎陷入某
种恍惚当中,男人的舌尖抵着那小小肉蔻细微摩擦着,如同品尝着醉名贵的糖果,
敏感的阴蒂将难以言喻的快乐传入脑海,涓涓耻液与口水混杂在一起。罗夏嫩感
受到,身前的少女的体温越发炙热,伴随着男人的每一次舔弄变得越发兴奋,颤
抖不已的身体越发红润。

  随着越来越剧烈的抽搐,罗夏的舌尖忽然用力戳那已经肿胀的阴蒂,刺激这
少女濒临临界的身体。

  「啊——」

  青涩的少女无法承受这样的挑逗,身体一阵扭曲,反拱起来的丰臀剧烈晃动
着,一股淡淡的喷泉就这样从小穴中喷涌出来。

  「呜——」

  被初步开发的丰润且刚刚高潮的娇躯泛着美艳的红色。半跪着的罗夏轻轻抓
住胜利的美腿,黑丝的顺滑感让他感到食指大动,已经恢复精力的肉棒面对面前
的美物再次勃起,罗夏将美腿抗在双肩,粗壮的肉棒就这样自然的被柔软的大腿
和湿润的小穴夹住。

  「唔……指挥官……」胜利害羞的看着自己双腿之间夹着的肉棒,火热而又
坚硬得触觉顺着大腿与阴唇的敏感肌肤传入脑海。

  「说了要喊姐夫。」

  「……姐……姐夫……」

  「嗯,真乖。」罗夏轻轻抽送着自己的肉棒,不断被划过的阴唇被刺激的淫
水直流,每一次抽送都恰到好处的摩擦着小阴蒂上,不间断的笑高潮刺激着愈发
空虚的渴望,让整个身体越发瘫软,呼吸随着男人的推送越发急促,樱粉色的乳
头随着呼吸晃荡着。

  「啊——」

  滑腻得小穴突如其来的迎来了她的访客。看着身前的少女被刺激的神志恍惚
的媚态,罗夏终于忍不住将肉棒对准松软湿滑但又紧致的小穴,一口气插入到底。

  「啊——啊……好……好难过……」

  罗夏只感觉扛着的双腿不断地颤抖着,交合处一阵温热的感觉传来,不断痉
挛的小穴汩汩地冒出了混杂着血液的大量的淫水,狭窄紧实的处女甬道用力地夹
着初次进入的肉棒,初次被男人强行进入的压迫感是让罗夏感到胜利的身体僵体
了起来,腔肉的肉突紧紧地咬着这刚刚近来的异物,像是舍不得放开一般卖力地
抓着这异物,一股股炙热的气息在两人交合处接连喷溅而出。

  透过那大腿传来的震动与阴道的痉挛,罗夏能够感觉到眼前的少女被插入的
瞬间就已经高潮了,他看着那张恍惚的脸庞,下意识停下来,想让胜利适应一下
「不行啊,指挥官。」温润的气流掠过耳垂,软糯的乳瓜轻轻贴上男人坚实的脊
背。光辉巧笑嫣然。「快点好好折磨一下我的好妹妹吧,指挥官,把她得身体彻
底变成指挥官的形状吧。」

  说着,光辉用力的推了罗夏一下。

  「呀!」

  撞击的力量让原本发懵的少女瞬间叫出声来,又是一阵突次般的抽动重重撞
击在花心深处,让她再次随着抽动呻咛了起来。美丽得长姐亲吻着男人颈脖,修
长的玉指摩挲着男人的乳头,光辉的挑逗催进了欲望,男人强而有力的手指深深
陷进那柔软丰腴的大腿中,越发有力疾快的抽动让少女不断的沉溺在被肉棒研磨
的快乐之中。

  阴茎不断地撞击着那早就高潮的无比乏力的小穴,然而那初经人事的少女却
像不知道满足一般,阴道紧紧的咬着肉棒的举动完全不因为高潮而松懈下来,反
而更加用力地挤压着罗夏的半身,使劲地想要让男人射精样。

  这样的刺激反而激起了男人想要征服胜利的欲望,罗夏一边用力地抽送着,
一边伸手抓着胜利那对巨大的胸部玩弄着,被这样玩弄身体敏感处的少女自然是
更加地受不了,嘴里传出来的娇喊声越发心醉。

  「啊——姐夫……这样的好舒服……啊啊——那里……就是那里……多顶几
下!」

  早已经成熟无比的桃尻被男人卖力地撞击着,柔软的身体每被撞击一下都令
男人感到一阵阵微微的波动,罗夏那坚硬的下体疯狂的撞向胜利的深处,每次撞
击都重重地打在少女的花心之上,让那早就因为高潮而迷离的呻咛更加地破碎。

  「好美好美……美死了……啊——姐夫……好姐夫……姐夫……」

  「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滚烫的精液刺激着痉挛这的蜜穴,大股大股的爱液冲刷着男人的龟头。胜利
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反弓起的腰部颤抖着,被男人抗在肩膀上的长腿疯狂扭
动着,洁白的手指紧紧地抓着床单,随后就是整个身体一松,整个人瘫软下来。

  「呼……」

  罗夏也觉的累的不行,整个人软倒在床上。

  酥软的肥乳紧贴着脊背,光辉贴着罗夏,轻声说着。

  「指挥官也很坏呢……姐夫……原来指挥官早就想吃掉胜利了吗?」

  「我也是男人,更何况得到了老婆默许的肉放在嘴边没有不吃的道理。」罗
夏转过身搂住光辉,同时让仍在喘息的胜利靠在他另一边肩膀上。「所以,为什
么呢?」

  「谁知道呢?」光辉看着昏昏欲睡的胜利,全心全意的投入的第一次性爱总
是那样令人回味。「我只是觉得,如果胜利也成为指挥官的女人,也就不会想那
些不好的东西了吧?」

  「……感觉你在糊弄我,不过我就不追究了。」罗夏摇摇头。「真是……累
死了。」

  「我知道,指挥官那么卖力爱我们,胜利一定也会明白的吧。」光辉亲了一
下罗夏。「晚安,指挥官。」

  「晚安,老婆大人,还有胜利……已经睡着了么?」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