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二十五、二十六)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 woyewunai
2021/08/06发表于: 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303 字

               第二十五章

  「凡哥,你可算来了。这一个礼拜跟琪琪玩美了吧?」我一到公司,就被明
浩叫了过去。「不是,你这眼圈这么黑,琪琪如今这么猛吗?这是给你掏空了啊!」
,明浩像不认识似的盯着我看,还不忘调侃我两句。

  「别臭贫了,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我不耐烦的说道。

  「嘿嘿,好事,启华今年的广告大单,让我给拿下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真的?你小子本事这么大,启华地产的业务也能从嘉祥广告公那抢过来,
够可以的啊!我这就安排下去。」据我了解启华地产是N市龙头的房地产开发公司,
之前的广告都是交给嘉祥那种大公司负责的,明浩这次能抢过来,确实出乎我的
意料之外。

  「你等等,那个……永恆今天没来,你先找领着他下面设计人员开个会吧,
我回头得好好说他一顿!再这样就把他撤了!」明浩狠狠把烟按灭,似乎对何永
恒最近的散漫很有怨言。

  「他也是忙着结婚的事,毕竟都是老兄弟了,这种人生大事的时候,咱们也
别催的太紧。」我连忙给何永恆说点好话。

  「唉!你呀,就是个老好人……」明浩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再说什么。

  走出来,我倒是挺好奇明浩今天没有多问我和梦琪怎么样了,上周还开导我
来着,这就忘了?也许是公司拿了大单他太兴奋了,毕竟不是自己身上的事,再
好的兄弟也不会总想着。

  回到办公室,把几个业务骨干叫过来,开了2个小时的设计会,初步定下了设
计思路,任务也全都分派下去了。这次接下启华地产的广告,对我们来说绝对是
个机会,如果做的漂亮,往后我们的名声就彻底在N市打开了,业务也会更上一层
楼。

  散了会,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这几天窝在家里,心里想的全是那点事,
脑子全被负面情绪占满了。刚刚和同事聊了会儿业务,明显心情好了很多。想起
昨夜我那颓废的模样,对妻子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呢!

  我甩了甩头,不再去想那些烦心事。拿起手机给吴老师发了条微信,想看看
妻子今天的情况。没想到吴老师因为发烧请假没去学校,我只好说了些多注意休
息的话,匆匆结束了聊天。

  放下手机,心里却不由得嘀咕起来,毒蝎会不会今天过去呢?我越想越不放
心。可就在这时,几个设计人员拿着草图跑来跟我商量方案的事。

  听着他们激烈的辩论着,还差点吵了起来,我真是头大的不行。终于应付完
了,看了看表也快到吃饭的时候了,这一上午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想起刚才
明浩说我是个老好人,还真没错!本来这些布置下去,就应该何永恆负责协调了,
现在所有事都压在我身上,真是自找苦吃。想着,我拨通了何永恆的电话。

  「楚哥!有事吗?」很快何永恆接通了电话,听他那边很安静,应该是在房
间里。

  「刚才听明浩说你有事出去了,忙什么了?」

  「是不是公司又来活儿了?今天和老婆来选婚纱了,本以为两个小时就回去
了,没想到要这么久。哈哈,你也知道女人天生对婚纱没有抵抗力,毕竟是人生
大事,都想打扮的美美的。对不对啊,老婆?」何永恆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他女
朋友说的,可那边迟迟没有回应,想来是知道有外人听着,女孩羞涩了。

  「可以啊,永恆!这么快就叫老婆了,进展的不错啊!」

  「还可以吧,嘿嘿,楚哥你别见怪啊,我老婆害羞了!本来早就该来了,之
前她学校太忙,都没时间出来,今天好不容易抽出空来,我得好好陪陪她。您体
谅体谅我,有什么事晚上我回去加班肯定干出来。」

  「看你说的,像是我催你似的,有我在这盯着,你放心吧!对了,上次听梦
琪说,你女朋友是陈楠啊,你可得好好对人家啊,她们俩在学校关係就不错,有
时间咱们一起聚聚。」听何永恆那么说,我也没好意思催他回来,当老好人就得
自己受罪啊!

  「哈哈,嫂子都和您说了啊。老婆,快和凡哥打个招呼!」何永恆说完,话
筒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拉扯声,紧接着传来一声轻呼,似乎女孩被何永恆弄疼
了。

  「永恆,咱们见面再说吧,估计弟妹正忙着试穿呢,别打扰她了。」我连忙
在电话中制止道。

  「刚才我给她拉背上拉锁呢,这丫头看着瘦,身上肉还挺多的,不小心夹到
了,哈哈!您别见怪,那先不说了,凡哥!」说着何永恆挂断了电话。

  我笑着摇了摇头,真羡慕他们年轻人,想当初我和梦琪刚走到一起,不也是
时时刻刻不想分开吗!不过我们可没有永恆他们大胆,当初去试穿婚纱时,都是
影楼的小姑娘领着妻子试穿的。我可不好意思像永恆一样,直接进去帮新娘穿婚
纱。不过如今的时代早就变了,我这种保守思想早就OUT了。

  正想着,桌上的手机响了,妻子给我发来一段视频,画面里是学校篮球馆,
几个年轻人正在球场上挥洒着汗水,后面还拉着条幅,原来是N市大专院校篮球联
赛在她们学校举行呢。通过声音,可以听见妻子正在卖力的喊着加油。唉!我不
由得感慨年轻真好,心情也瞬间放鬆下来。

  估计她这会也是懒得搭理我,拿起抽屉里的香烟点上一颗,这几天在家也没
想起来抽,可一个人静下来,总觉得不抽颗烟缺点什么,我真是堕落了……

  中午,本想着找明浩出去随便吃点,没想到这家伙又不知道被哪个美女约出
去了,我悻悻的转身想着随便点个外卖,就在这时一个柔软的身躯和我撞了个满
怀。

  「嘻嘻~你来了怎么也不叫我呢?」雪凝一把挎住我的胳膊,今天她穿了件白
色卫衣,搭配浅色破洞牛仔裤,活脱脱一副大学生的样子,不得不说她最近的穿
衣风格比以前看着舒服了很多。

  「雪凝……别闹!」我连忙甩开她,往旁边看了一眼,没想到设计组几个小
伙子,正低头偷着笑呢。我心里这个气啊,我这一世英名,全让这小妖精毁了。

  「走,去你办公室吧,我昨天自己做的蛋糕,便宜你了!」雪凝拿着个保鲜
盒在我眼前晃了晃。

  「你还会下厨房?」我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却被她一拳狠狠击中了小腹。

  看我疼得腰都直不起来了,雪凝又要凑过来,我忍着疼痛连忙把她拽进屋里,
顺手把门关上了。这丫头把我扶到沙发上,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瞧着我,让
我也不好对她再说什么。

  「凡哥,对不起,我给你揉揉……」

  雪凝不等我反应,直接摸了过来。虽然隔着西裤,可在她小手抚上的一刹那,
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竟无耻的硬了。雪凝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吃惊的看着我,
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瞧着,过了几秒钟,我才反应过来,连忙推开她。

  「噗嗤~」雪凝憋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你不老实!我还以为这几天,你在
家肯定让嫂子收拾的服服帖帖了,没想到还是这么色,哈哈~想不想我再给你揉揉?」

  「一边去!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好不好!」我羞红了脸,不过经过这一阵尴
尬,小腹的疼痛也完全消失了,我连忙站起来,躲她远了一些。

  「还不错哦,你这手艺跟谁学的,跟专业的差不多了!」为了不再纠缠这个
问题,我从餐盒里取出一块蛋糕放在嘴中。

  雪凝没有说话,只是捏起一块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什么,以前那个男人也说过这话。」

  「雪凝别想太多,是他人品有问题,你是个好姑娘。」我走到雪凝的身边想
安慰她,可我嘴太笨了,只憋出来这么一句。

  「傻子,有你这么哄人的吗?我不是好姑娘还是坏小子啊!」雪凝俏皮的对
我笑了笑,倒是替我化解了尴尬。

  「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全好了啊,你要不要看一看?」雪凝说着就站起来,作势要解开裤子。

  「别,你不要老逗我了好不好,你知道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我连忙拉住
她。

  「那你觉得我是个随便的人了?」没想到雪凝顺势扎到我怀里,一把捏住我
的小弟弟。

  「不……不是,雪凝,鬆开!轻点……疼!」小弟弟被她握在手中,狠狠攥
了一下,旋即变成了温柔的轻抚。不得不说雪凝对于这种事情要比妻子在行多了,
她就像个魔法师似的,只是几下撩拨,就让我的小弟弟瞬间硬的像根铁棒。

  「舒服吗?我只对你一个人随便好不好?」雪凝用她诱惑的娃娃音,在我耳
边轻声呢喃着,感觉着她呼吸的热浪打在耳朵上,我竟有些迷醉,一时间忘了躲
闪。

  我就像被狐狸精施了法术,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只感觉腰上一松,一只冰
凉的小手钻了进来,无法描述的快感,迅速从下体蔓延到全身。雪凝用她的手指,
一下下的轻轻划过我的阴囊,那酥麻的感觉,让我的身体一下子软下来,瘫坐到
沙发上。

  「小家伙,我终于看到你了,今天我就要把你吸干!」雪凝一下子掀起了我
的裤子,肉棒猛地蹦了出来。这是它第一次暴露于妻子之外的女人眼前,强烈的
刺激我觉得下体已经涨的发疼。

  雪凝没有给我丝毫反应的时间,只是一瞬间,她鲜红娇嫩的舌尖就扫过了我
敏感的龟头。

  「啊……不要……雪凝…..。」我下意识发出一声轻呼,仅存的理智告
诉我这时候必须要阻止进一步错下去,可从未有过的畅快感受让我的拒绝仅仅停
留在嘴上。

  看着胯下的雪凝用舌尖舔在男人身上最骯髒汙秽的生殖器上,一种从未有过
的满足感将我最后一丝理智击溃了,我从未体验过这种高高在上的舒畅感,这是
帝王般的享受。

  说实话,以前我在看到AV时,对于口交的画面永远是快进而过的。可真正体
验过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他不同于真实性爱时的充实畅快,可当一个年轻貌美
的女孩跪在自己身前,视觉和心理上的冲击已经胜过了一切……

  「凡哥……今天我都是你的…..。」雪凝妩媚的瞟了我一眼,露出一丝坏
笑。

  可此时我已经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她说的话我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感觉雪凝
的小嘴停止了舔弄,让我瞬间有了一丝失落的感觉,随即下意识的将下体往前凑
了凑,可刹那间,强烈的刺激让我浑身抖了一下。

  眼前雪凝竟一口将我整个肉棒吞进了嘴里,没错,在她眼前只留下了我的蛋
蛋还垂在她的唇边。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似乎像在等待主人的夸奖。

  可我此时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我感觉自己的龟头插入了一个从未进入过的狭
窄空间,丝滑紧致的感觉让我瞬间有了射精的冲动。我努力抱住了雪凝的俏脸,
想要将她推离身前,可不知为什么,身体有如被掏空了所有的力气,雪凝不仅没
有离开,反而更加卖力的快速前后晃动着小脑袋,而且每次都让我一插到底。

  「停……啊…..。」我来不及喊出拒绝,下体已经不受控制的一下下抖动
起来,压抑许久的存货一股脑的射进了雪凝的嘴巴。

  直到这时候我才缓缓鬆开了扶着雪凝脑袋的双手,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
一幕,她竟然在对我笑,而且我看到她的喉咙出现了明显的吞咽动作。

  只觉得身体一轻,我不可控制的向后倒去。好在身后就是沙发,可我恨不得
自己摔死得了!我都干了什么?我还是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雪凝!我是个畜生!畜生!」我一下下抽打着自己的
脸颊。

  「我不怪你,别这样!」雪凝沖过来想抱住我,可我再不敢跟她有任何接触,
轻轻推开她,将裤子提了起来。

  「雪凝,我不能对不起梦琪,更不能伤害你!你走吧……」我艰难的说出这
句话,走回了办公桌前。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可我知道如果继续下去
这种暧昧的关係,早晚会有一天忍不住,那后果是我和雪凝都无法承担的。

  雪凝站在原地,像个犯错的孩子,见我不再看她,似乎觉得这时候应该让我
冷静一会儿。「凡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我更爱你……」雪凝说完后,
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从始至终我没有看她一眼……

  这天晚上,我没有回家,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公司的沙发上。与雪凝的尴尬一
幕,让我根本无法面对妻子。我这算是什么?是对妻子的报复吗?

  我可以这样安慰自己,可只有我明白,自己早已完全原谅了她,刚刚完全是
自己一时头昏,被欲望支配了身体。雪凝那轻柔的爱抚,让我原本在妻子面前抬
不起头的小弟弟瞬间雄起。这再次证明自己还算个男人的成就感,让我忍不住继
续试探下去,甚至想在雪凝的身体上再次证明自己。

  可如果我真的继续下去,那我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渣男!如今我和雪凝的关係
就像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试探,稍有不慎彼此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我宁
愿雪凝怪我无情,也不想继续错下去了……

  站在落地窗前,深深吸了一口香烟,夜幕中立交桥上的车灯连成了一条长龙,
远处就是我的家,不知道此时妻子睡了没有。我刚刚在电话里又骗了她,忘了从
什么时候开始,隐瞒和欺骗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转身走出办公室,下意识瞧了一眼设计组,想起之前发现李伟在这里偷看黄
播,我还傻乎乎的一边看着,一边可怜那个女孩。可我没想到偷看的竟然是自己
妻子……脸上不由得划过一丝苦笑,可伴随的却是钻心的疼痛。

  来到设计组门外,李伟果真还坐在座位上,不过今天电脑萤幕是黑的,他吊
儿郎当的翘腿靠在椅子上,正在敲打着手机,应该是在和谁聊天。我径直来到他
的办公桌前,直到我敲了敲桌子,他才察觉到身前有人。

  「楚……楚总,您还没回家啊!」李伟看到来人是我,神色有些紧张。

  「嗯,听说永恆已经让你独立负责专案了,虽然专案不大,你也得多上心啊!」
说实在的,我一直不明白何永恆为什么要重用李伟,他干什么事都让人觉得很猥
琐,给我的印象很差。

  「是,是……」李伟像是很怕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对了,你的QQ号我不用了,不过有点不好意思,你被从那个群踢出来了。」

  「啊……怎么回事啊!那个群可是很难进的,我好不容易都混熟了……不过
……那个……自从上次听了您的话,我也觉得看那些东西没什么意思。」李伟
一听就激动的质问我,可是说到一半似乎想到不该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声音又
低了下来。可我根本不相信李伟会因为我的几句话,就变成好人了,他的话纯粹
是应付我。

  「最近有毒蝎的消息吗?」

  「没……没有,不是……我是说已经没有再联繫他了……」李伟结结巴巴的
说着,忽然手机响了一声。

  「不好意思,楚总,我得出去一趟。」李伟看了眼手机,就在桌下拿起一个
背包,朝外面跑去,把我一个人晾在屋子里。这小子也真够毛躁的,不过这个点
他能去哪呢?

  忽然一个念头闪上心头,会不会是毒蝎约他出去?我来不及多想,立刻追了
出去,来到楼下,正瞧见李伟打开了一辆共用单车。我没有犹豫,发动了车子远
远的跟着他。

  李伟骑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在假日宾馆门口停了下来。看到他进入了电梯,
我顾不上正在跟我打招呼的前台姑娘,一下子沖进楼梯间向上跑去。每到一层,
我都看下电梯停靠的位置,在我爬到3楼的时候,电梯在5楼停了下来。

  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5楼,深呼吸几口,调整了下呼吸。将防火门轻轻推开
一个缝隙,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没敢探出头去,根据声音,他应该在我
的左侧,紧接着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

  「老大,东西带来了,进口货!」远处传来李伟谄媚的声音。

  「嗯。」屋里的人冷漠的轻哼了一声。

  「别,别关门啊!让我进去坐坐吧,你看我辛辛苦苦骑过来,进去喝口水总
可以吧?嘿嘿,我保证绝不打扰你们。」李伟焦急的声音在空蕩的楼道里听的很
清楚,还能听到他努力推门的声音。

  我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缓缓将头伸出门外,却看见李伟被屋里的人一脚踢
翻在地,紧接着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

  只见李伟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起来,似乎还不死心,又拍了拍门,里面传来
几声怒吼,可惜这门隔音极好,听不太清楚说的什么。

  过了一会儿李伟垂头丧气的从我面前走过,一个人朝电梯走去。看着电梯门
关上,我悄悄来到了李伟刚刚所在的门前。我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电视声音
很大,听不见别的声音。

  我正专心的听着,对面的房门打开了,一对情侣依偎着走了出来。看见我偷
偷摸摸的样子,投来怀疑的目光。

  没办法,我只好装作找房卡的样子,在两个口袋翻找起来。情侣估计也懒得
理我,继续朝电梯走去,还不时回头看我一眼,估计是把我当成变态了。

  目光相对的瞬间,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这辈子还没干过这么猥琐的事呢,
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既然明知道里面的人很有可能是毒蜂,那我怎么
能错过这个机会呢!

  想着我拍响了眼前的房门,连续拍了几次,屋里面没有任何反应。难道他们
还有什么暗号吗?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

  「你他妈有完没完了?!不是,楚哥?你怎么来了,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李
伟那小子呢!」里面的人原本还一脸凶相,可看清是我后,立刻换上了一副人畜
无害的笑容。

  我惊讶的看着何永恆,震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房间里的
竟会是他!

  「楚哥?你怎么了?要不进来坐坐吧。」说着何永恆就要拉我进去。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心中在快速思考着,难道何永恆就是毒蜂吗?!

  「这不是刚跟你弟妹去试穿婚纱了嘛,回来时她一直粘着我,我就想先把她
安顿在这,一会儿去公司加会儿班。不是,您怎么这么巧过来了,不会是走错房
间了吧?」何永恆说话还是一如往常不慌不忙的,完全不像是在撒谎。

  「不是……我……我刚才看李伟鬼鬼祟祟的拿着个背包跑过来,以为他私下
把咱们公司的资料带出来了呢。」我慌乱之中,找了个藉口搪塞过去。

  「哎呀,那您可是错怪他了,看这事闹得。是我让他帮着从海外朋友那代购
了点护肤品送给女朋友的。楚哥你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来。」何永恆说着回头
朝屋里看了一眼,侧身让出一条路来。

  「这么晚了,不太方便吧?」我试探着问了一句,说实话我还是不太放心,
毕竟李伟这么晚出现在这里太可疑了。

  「唉~进来吧,再说也不是外人!」何永恆一把将我让进屋里。

  我没再犹豫,迈步走进了房间,今天宁可得罪何永恆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可眼前慢慢露出一个床脚的时候,我的步伐突然慢了下了,说实话我怕了,我害
怕坐在床上的女人是妻子,如果是那样我们的婚姻就彻底结束了。

               第二十六章

  就在这时床上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姐夫,快进来坐吧!之前一直听琪姐
说起,还没见过您呢!」我扭头一看,有个年轻的女孩正躺在被子里一脸笑容的
看着我。

  「你……你是?」我惊讶的看着女孩,又回头看了看何永恆。这是在太出乎
意料了,一方面我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以为进来看见的人会是妻子,另一方面
我没想到女孩还躺在被子里,何永恆就会叫我进来。

  「姐夫,我是陈楠,你应该听琪姐提起过我吧?」女孩倒是显得很大方,坐
起来朝我伸出手,好在她里面穿着件吊带背心,不至于坐起来走光。

  我下意识伸手握了握,顺便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孩,她大概二十三四岁
的样子,一双丹凤眼显得人很精明,不过我总觉得她的眼神隐隐透着一股风尘气,
给人的感觉完全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和她上午在电话里扭扭捏捏的样子大相径
庭。

  「你好,早就听梦琪说过你。之前她就和想叫你们几个年轻的同事来家里坐
坐,只是最近家里事有点多,一直也没抽出空来。」看到屋里不是妻子,我的心
情平复了很多,主动跟陈楠客套了几句。

  「嘻嘻,还以为是姐夫不欢迎我们呢!永恆,你也不招呼姐夫坐下,就坐这
吧。」陈楠说着往里面靠了靠,给我在床边留出个位置。

  我心中不由感歎永恆这女友也太豪放了,下意识想要转身离开,毕竟深更半
夜的在人家小情侣的房间里,充当电灯泡的滋味实在不好。就在我回头的刹那,
正好瞧见了椅子上的背包,看样子应该就是李伟那来的那个。

  「老婆,你别逗楚哥了,他可是我们公司的男人榜样,被嫂子管的严严实实,
哪敢坐你旁边啊!你看我老是把东西乱放,楚哥快坐!」何永恆看到我的目光,
以为我是想坐到椅子上,连忙把背包拿开了。

  「太晚了,不打扰你们了!永恆你得好好对陈楠啊,以后去商场买点好的护
肤品,最近新闻上不是说了代购很多假货吗?」我装作随意的问道,实际是有些
好奇包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对于何永恆说李伟大半夜给他送化妆品来,我还是有
些不信。

  「可别这么说,你也知道咱们辛辛苦苦赚这么点钱,这次是因为陈楠说了好
久了,我才下决心买的。代购比商场要便宜很多2000多块呢!以后要是都去商场
买,我就得喝西北风了!」何永恆说着打开书包,里面是个LA MER的包装袋。

  我顿时眼前一亮,这个品牌可不便宜啊,陈楠这姑娘眼光还真高。去年我给
妻子买过一次,她还怪我乱花钱呢。

  我没再多待,客套几句就匆匆离开了房间。回去的路上,想起刚才的尴尬,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都是什么事啊!误打误撞的打扰了永恆的好事,看来我真是
被妻子的事搞的草木皆兵了。

  想到妻子,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被动了,这个时候她最需要自己的陪伴,
而且还有毒蝎时刻对她虎视眈眈。我连忙掉转车头,朝着瀚兰苑驶去……

  来到楼下,看了眼时间已经11点了,没想到卧室里还亮着灯。围着社区里转
了两圈都没找到停车的地方,索性直接停在了楼门口,大不了明天早点挪走吧。

  刚下车,迎面从楼门走出一个女人,因为天黑我也没太注意,径直朝楼门走
去。没想到女人却朝着我走来了,我下意识侧了侧身想要让过去,女人却站在了
我面前,我抬头看去的时候,就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那女人竟趁我不备给了
我一巴掌。

  「你他妈有病吧!」我顿时就抑制不住怒火,朝女人吼了一句,这才发现眼
前站着的是岳母。因为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运动服,我才没注意到是她。

  「呵呵,打的就是你这个死皮赖脸的土狗!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岳母一
脸兇恶的看着我,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你凭什么打人啊!我回来看看梦琪怎么了?」我不愿意对岳母说的
太过分,努力压制着心中的火气。

  「说得好听,回来看看?有大半夜跑来前妻家里看看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藏的那些髒心思!」

  「我没藏什么!我一直都爱着梦琪,要不是你一直从中作梗,我们夫妻现在
还好好的!」听岳母说的那么难听,我也顾不上连忙,大声和她辩解着。

  「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这藏着的那些噁心玩意,我早就发现了!
没想到你就是个衣冠禽兽,拿那种东西噁心我女儿,我这个当妈的要是不管,还
不知道你得把琪琪折磨成什么样!」

  「那……那……」岳母的话让我顿时张口结舌,那些东西都是毒蝎的,可我
怎么开口告诉她呢?这种事情如果让岳母知道,估计妻子真没活下去的勇气了。

  「没话说了吧!早就看你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还是个变态!只要我还
活着一天,你跟琪琪就绝不可能在一起!」岳母说话时,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
我,这时候她就像个魔鬼。用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我,将我狠狠踩在脚下。

  心中的怒火,这时候再也压抑不住,一股邪火突然窜了出来。「起开!」我
一把将岳母推开,不管了,这时候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我朝着楼门就走了过去。

  岳母在惊讶之后,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连抓带挠的对我撒起泼来。一把打
着我,还一边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大声哭喊起来。

  不一会儿,楼上的窗户打开了,不少原本已经熄灯的房间又明亮起来,不少
人探出头来看热闹。

  被这样一个泼妇纠缠着,我进也进不去,想走也走不了。很快就有楼里的住
户出来了,有些相熟的邻居还帮我劝解几句,可更多的人们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
的态度,还时不时说两句风凉话。

  「大家给评评理,这个男人和我女儿离婚了,还天天缠着她!我出来阻拦,
还把我这老婆子给打了!真是没有天理啊!」岳母歇斯底里的怒吼着,看这意思
她今天就是不把事情闹大不肯甘休了

  看着眼前一个个原本熟悉的面孔,在听到岳母的话之后,脸上都露出了惊讶
的表情,随后开始对我指指点点。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似的,从未如此难堪……

  我绝望的挣脱着,可对面毕竟是妻子的母亲,她坐在地上死死抱着我的大腿,
我总不能一脚把她踢开。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妻子突然出现了。她快步沖进拥挤的人群,直接插
进了我和岳母的中间。原本就就在撒泼打滚的岳母,一见到妻子来了,精神立马
又亢奋了八度,哭喊着说我把她给打了。

  我气的浑身都颤抖起来,这真是恶人先告状啊!「梦琪,我没动她,是你妈……
「我大声的解释着,可妻子忽然扭头看向我,那目光是从未有过的,失望中又带
着痛惜……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妻子见我不动,一把推在我的胸膛。我犹豫着
看了她一眼,可妻子已经不再看我,蹲下身去安抚倒在地上的岳母。

  ……

  漫无目的的行驶在空蕩的街道上,广播中传来DJ深沉的嗓音,她在念着的是
仓央嘉措的《那一天》,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诗,可如今却完全听不进去。

  我本想回到单位,可眼前总是时不时冒出岳母那狰狞的嘴脸,我猛地踩住了
刹车,缓缓停靠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随时都要跳
出来了,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大口呼吸着……

  说实话,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在意的不是岳母对我的咒駡,她对我一向如
此,我早就习惯了。可妻子刚刚的那个眼神真正然我感到了危机感,她对我失望
了吗?还是她对我们的未来已经失望了,没有勇气再背负着这一切走下去了吗?!

  我拼命的回忆着,想从妻子的眼神中发现些什么,可越想心里越是没底。我
想给她打个电话,只是如今这个时候她一定是陪在岳母身边,我去联繫她只能是
火上浇油。

  原本就已经成为死局的婚姻,在岳母这样一闹之后,死结缠得更紧了,我和
岳母等于是面对面的撕破脸了,妻子夹在中间,她的处境越来越难!

  想着想着,我忽然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岳母这次的疯狂举动似乎不
太像她以往的风格。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对!一定有问题!

  这么多年,我虽然与岳母的接触不多,可对她的行事作风从妻子的只言片语
中还是能了解个大概。她虽然一直恨我入骨,可她是个办事说话都很要面子的人。
按理来说,这次的事情依着她的性格,回到家里怎么闹都是正常的,可她绝不会
在外面撒泼,而且还把女儿离婚的事情大声嚷出来。

  太可怕了!我感觉这一切早就是预谋好的,从一开始她给我那一巴掌就是为
了激怒我。刚刚还为自己推开岳母后悔,可现在想来有没有那一下,她都会把事
情闹大!

  而且她这么一闹的好处实在太大了,一来她成功的离间了我和妻子的感情,
妻子那对我投来的冰冷眼神就是最好的证明!二来她让我和妻子在瀚兰苑变得名
声狼藉,以后只要我再出现在那里,免不得还会引来邻居的指指点点。三来依着
妻子的性格,即使我不再过去,她也受不了别人的眼光,岳母一直就想着让妻子
卖掉我们的婚房,这不正合了她的意嘛!

  我越想越觉得岳母歹毒,她这是把我们逼上了绝路,她故意喊得那么大声把
妻子从楼上吵下来好看她的表演。等等……想着想着我忽然回想起一个细节,我
刚刚看到妻子的时候,她是穿着一条杏色碎花连体裤,上身搭了件灰色小西装,
而且她的脸上是画了妆的。

  妻子独自在家会不卸妆吗?她听见母亲和丈夫在楼下争吵撕扯,还来得及换
上正式的衣服再赶出来吗?

  妻子明显是刚从外面赶回来,正巧看到了我和岳母的争吵!至于她会在这么
晚了去见谁,傻子也会猜到!难道她真的就那么饑渴吗!

  想起前几天在床上的无力,自卑参杂着酸楚将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引燃了!我
仿佛看到了妻子在接到我不回家的消息后,就迫不及待的打扮一翻去偷会姦夫!
那岳母会不会也是她喊过来的呢?!

                (待续)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