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宗主竟是我】【作者:啦啦】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啦啦
字数:10841

              魔教宗主竟是我

  大宁北部的一处荒郊野岭,倾城仙子一席青衣,手持银剑,长袖飘舞着在一
群邪魔外道的包围之内四处挪移,明明自身四周皆是身着紫衣的魔教中人,却依
旧不慌不忙,仿若闲庭信步般在战阵之内走动,青色的绣鞋在地面上轻踩,她踮
起脚尖转身,持剑的玉手往前一递,手中的神剑青霜伴着青翠的剑气直射而出,
在瞬息之间便将身后打算偷袭她的一名魔教弟子封喉。之后,激射而出的剑气气
势不减的将那名魔教弟子身后的数名邪魔一并斩杀,仅仅一剑,便有十数位魔教
弟子在倾城的剑下丧命。接着,倾城的手腕翻转,姿态优雅的将手中的青霜收回,
血珠从剑刃之上溅下,却没有一点一滴能够留在她手中的这柄「青霜」之上。

  身为无垢剑派的掌门,倾城自然不会是独自出来在江湖中行走,在这片战圈
之内,除了数不胜数的邪魔外道以外,还有着数十位与倾城一样,身着青衣的女
侠持剑护卫在倾城仙子身周,虽然她们每一位单拎出来,也能算得上容貌俏丽,
只不过与她们的掌门,那位飘飘欲仙,仿若画中走出来的倾城仙子相比,确是有
些黯然失色了。

  四周的紫月教教众之中,同样有着不少的女性教徒,她们个个身材高挑,妩
媚动人,她们肆意的展露着自己的俏丽身姿,她们的脚掌赤裸,身轻如燕的在战
场上转挪,绑在她们脚踝处的铃铛同样铛铛铛铛响个不停。与那些死无全尸的男
教众相比,这些妩媚动人的妖女们仅仅媚眼一睹,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男人们的
魂儿都勾走,可惜的是,无垢剑派的弟子们全部都是貌美的女性,这些女性教徒
们引以为傲的魅惑邪法对她们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而这些无垢剑派的弟子们出
剑时都会注意着避开她们的要害,毕竟,倾城仙子杀男不杀女。

  看着自己手下的教众一个接一个的死在倾城仙子剑下,而围在倾城仙子周围
的教众们也明显表情懵逼,被她给威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在场的一位
紫月教的头目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只见他恶狠狠的瞪着倾城,之后仰
头朝天怒吼一身,整个人身上的肌肉猛地膨胀爆发,青筋涨起,真气从他的身体
内喷涌而出,将他身上的紫色衣服撕成碎片,而男人胯下的丑陋肉棒也随之涨大
数倍,将他胯下的裤子撑坏,暴露在中期之中。头目身周的数名护卫也随之变身
爆发,之后,数十位面目狰狞,身材雄壮的邪魔恶狠狠的盯着前方不远处傲然屹
立的青衣仙女,恨不得把她当场拿下,先奸后杀一般朝着倾城的方向冲过去,一
个个摩拳擦掌的向她奔袭而去。

  然而很可惜的是,这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倾城看着眼前这些晃着胸围肉棒
的邪魔如同失去自我般咆哮着向她本来,却只是轻蔑的一笑,之后,倾城仙子长
发飞舞,手中的青霜微抬,青翠的剑气呼啸着朝前方斩去,之后原本冲在最前方
的几只邪魔只感觉自己原本充满魄力的身体猛地变轻,就像是一脚踩空了一般朝
前方倒去,它们疑惑的低下脑袋,却只能看到自己胯下的双腿处早已空空如也,
充满着肌肉的四肢在空中飞舞,血液从邪魔们的残躯中喷溅而出洒落在四处,被
倾城仙子以剑气削成人棍的魔教弟子们伴随着扑通扑通的声音,一个个跌落在地
上,这些带着淫秽心思的邪魔们在自己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
自己的脑袋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了。

  然而还是有着不少的魔化弟子冲到了倾城仙子面前,它们狞笑着抬起粗壮的
手臂,想要将美貌绝伦的仙子砸成仙子「酱」。

  而倾城看着闯到自己身周的这些邪教徒们,却只是不急不缓的抬起自己空着
的手掌,接着,她轻叹一身,数根细短的银青色绣花针从她翠绿的长袖中激射而
出,将她身周的邪魔们的巨屌扎烂。

  「啊啊啊啊啊!!!!」

  从不同方向射出的绣花针每一根都精准的插入勃起的巨屌之内,魔化教徒们
本就因为充血而涨起的敏感肉棒被针扎入,刺痛感从胯下传遍她们全身,青绿的
内力顺着绣花针传入它们的肉棒中,霸道的真气在他们的肉棒里横冲直闯,不断
的破坏着他们的生殖器,按耐不住的魔化弟子们哀嚎着跪倒在地,宽厚的手掌捂
着肉棒不断呻吟,之后,针内倾城所暗藏的内里爆发,魔化教众们就像一个个人
体炸弹一般爆开。

  许是这些臭男人们的哀嚎声引起了倾城的不满,她艳丽的面孔上柳眉轻皱,
接着,翠绿色的裙摆抬起,她一脚踩到面前跪地的魔化弟子脸上,青翠的绣花鞋
将男人狰狞的面容踩到变形,高大雄伟的魔化弟子被纤细高挑的倾城轻而易举的
踹倒在地,之后,倾城的脚掌稍微用力,魔化弟子被她踩在脚下的脑袋边像被踩
碎的西瓜一样爆开,艳红的鲜血飞溅洒落,却没有一点一滴落在倾城的绣花鞋上。

  头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被他引为底牌的魔化弟子们被倾城仙
子轻而易举的斩杀,像蝼蚁一样踩死。他崩溃着跪倒在地放声哭喊着,仿佛是在
为那些殒命的部下们送行。

  一边扭着自己的身子,倾城仙子一步步的走到这名头目面前,她的袖带刷的
飞出,一圈圈的缠在头目粗大的脖颈之上,之后,翠绿色的袖带猛地勒紧,紫月
教头目呼吸困难,面目狰狞的一边握着丝带想要将袖带拉开一些,一边奋力的挣
扎着,接着,倾城手臂用力一拉,远处的紫月教头目脖子一下子被青绿色的丝绸
袖带捆紧,从远距离一下子拉到她的面前,男人明明身材高大威武,可是在倾城
面前,却什么也做不到,他的面皮在地上不断的拖行摩擦,血流满地,直到他被
拉到倾城面前之后,男人艰难的抬起脸,只见上面的面皮糜烂,血流不止,已经
看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了。倾城仙子虽然身材高挑,但是与用邪术强化的头目相
比,还是要差了不少,就像是一个娇小的小女孩一般。然而,就是这位小女孩,
如今却抬起细长的美腿踩在这位高大的「大人」肩膀上,接着,只见倾城低头,
脑后的青丝滑落,披撒在这位头目肩膀上,她的手掌一边用力拉禁手中的袖带,
让魔教头目的脑袋靠到自己身边,一边凑到他的耳边,红唇轻启对着他说道:
「现在,趴下去舔我的鞋子,我就放了你哦?」

  头目的眼睛被血水浸湿,他抬头艰难的看着面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人间仙子,
原本的他曾被魔宗宗主用暴力和邪法所征服,像那位魔教教主宣誓永远的效忠,
献上自己所有的忠诚。而今天,他的自尊被倾城完全粉碎殆尽,这个男人又一次
屈服了,屈服于眼前这个女人的裙摆之下,没有人可以拒绝这位倾城「仙子」。
接着,只见这位头目慢慢弯下自己原本挺的笔直的腰杆,慢慢俯下身子想要亲吻
倾城脚下的绣花鞋,然而,还没等他碰到倾城的鞋尖,他的双手将倾城的鞋子视
若珍宝般的捧起,他那粗大黝黑的舌头在翠绿色的绣花鞋上不断舔舐,他的嘴唇
吻过倾城的鞋尖,他的手掌握着倾城娇柔的脚踝,他的手掌不顾污秽,托着倾城
的鞋底,他就这么舔过倾城绣花鞋上的每一处地方。也许是不耐烦了,倾城抬起
腿一下子踹爆了小头目脑袋,血液从她的后脑飞出,洒落在地面之上,这个男人
得偿所愿,他舔到了倾城的美腿,却也在这一生之中最美好的时候失去了自己的
生命,他的血液与其他死去的紫月教徒们的鲜血与尸体混在一起。

  「真是无趣,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放弃抵抗了……」

  四周的弟子们押着紫月教的女俘虏们,她们的衣物上沾染着红色的血迹,而
同样在此的倾城仙子身上却依旧一尘不染,没有任何的秽物能够留在她完美无瑕
的身姿之上,这也是她为宗门取名为「无垢剑派」的原因。

  「应该把她们的穴道都点住了吧?走吧,压着她们回去,好好的」感化「这
些误入歧途的孩子们……」

  「是!」

  ……

  锦州城内人来人往,街道上红旗飘飘,红色的丝绸缎带缠在四处,烟花在天
空上绽放,噼啦啪啦的鞭炮声响个不停。

  院子内摆满了酒席,纸窗上的红双喜格外美丽。新浪左清魄身材标准,容貌
英俊。他一改往日的蓝衫形象,穿着一套大红色的衣袍,一朵红色的花球带在他
的胸前。他手捧着白玉般酒杯在席间走动,和宾客们交杯换盏,此刻聚集在这小
院之内的,无不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左清魄乃是墨剑阁出身,是江湖有名的正道栋梁,一手无当飞剑出神入化,
若不是无垢剑派的那位倾城仙子横空出世,左清魄恐怕会是当今武林第一人了吧。
无垢剑派的悄然崛起打破了这些所谓的「正道巨擎」之间所默许的规矩,最开始
的左清魄也曾被倾城所吸引,想要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与她共赴巫山,可惜的是,
他被倾城仙子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尽管如此,左清魄还是被倾城仙子的那股遗世
独立的气质所牢牢吸引就是了。

  可惜的是,婚姻大事可不是他自己所能够决定的,今天的这场婚礼的女方,
便是同为正道大派的霓裳秀坊的大小姐——烟萝。

  烟萝与左清魄青梅竹马,从小便养尊处优,喜欢着这个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左
哥哥,可惜的是,这位左哥哥却喜欢上了那个混蛋倾城,明明自己也很漂亮的…

  红色的头罩盖在烟萝头顶,她乖巧的坐在二人的婚床之上,屋外宴席之间的
喧嚣仿佛与她无关一般。好在,左哥哥最后还是选择了我……

  屋外的声音渐渐变小,婚房的屋门被男人打开,突然闯入屋内的寒风让原本
昏昏欲睡的烟萝一下子打了个激灵。桌子上的红蜡烛烛光闪烁,满身酒气味的男
人摇摇晃晃的走到烟萝面前。她的心中怀着期待与些许的忐忑不安,红盖头被掀
开,精心准备的妆容就这么展现在左清魄的面前。

  「左哥哥……不,左郎……」

  烟萝红唇轻启,口中低声呼喊着自己丈夫的姓名,她的眼眶中喊着泪水,橙
黄的烛光在她的瞳孔中闪烁。她的脸颊俏红,左清魄的双手闲着红盖头,男人那
英俊的面庞慢慢凑到烟萝的脸旁,左清魄的侧脸贴着烟萝有些软孺软嫩的脸颊,
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她的俏脸一下子涨的通红。爱人身上的酒气闯入她的鼻翼,
闯入少女的鼻腔之中,左清魄的呼吸有些沉重,男人呼出的热气吹拂过少女小巧
的耳畔,她耳边的细微绒毛随着微微的拂动,左清魄将烟萝头顶的红盖头缓缓掀
开,他的嘴巴慢慢对着烟萝的红唇挪去。男人有些宽厚的手掌轻抚烟萝脑后的发
丝,烟萝的心中羞涩不已,少女的红唇与男人的嘴巴吻在一起,左清魄的舌头就
像一条粗大的蟒蛇一般,极富侵略性的叩开烟萝的牙关,卷起烟萝生涩的的俏舌
纠缠在一起。两人口中的口水交互,烟萝青涩的粉嫩俏舌被左清魄的舌头带着在
自己的口腔中横冲直闯,被他带出口外,两条火热的舌头在冰凉的空气中互相逗
弄,烟萝娇嫩白皙的俏手慢慢附上情郎宽厚的胸膛,慢慢掀开他红色的衣襟,少
女柔软的指尖缓缓划过男人的身体,柔嫩的之间轻点着爱人的乳房,娇小柔软的
掌心轻抚着他的胸膛。

  「唔嗯……嗯~咕啾,咕噜,啾~嗯嗯……」

  左清魄一边与烟萝热吻着,一边伸手握住了烟萝轻抚她胸膛的小手,男人宽
厚有力的手掌将少女的柔荑握在掌心之中,温暖的气息将烟萝有些冰寒的小手包
裹。二人的舌头缓缓分开,银色的唾液黏着丝挂在她们二人的嘴角处,烟萝眼神
迷离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她红润的嘴唇因为热吻而有些湿润,左清魄怜惜的看着
她,轻轻的伸手抚着她的脸颊。

  一边摸着烟萝的俏脸,一边握着烟萝的柔荑,他装过身子做到柔软的婚床上,
将这位娇小玲珑的俏佳人揽入自己的怀里,他伸出手掌慢慢将烟萝头顶的黄金发
饰一件件取下,乌黑柔顺的秀发像瀑布般散开,披散在左清魄的身上。烟萝抬起
脸蛋望着自己身后的爱人,伸手缓缓绕过他的脖颈想要将他抱住。但是不知道为
什么,左清魄却一下子制止了烟萝的动作,他的眼神不复之前的柔和与爱恋,反
而变得严肃无比的望着紧锁的房门之外。

  「怎么了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烟萝还是乖巧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左清魄把怀
中娇俏的妻子放开,小心翼翼的从床上起身,不发出一声声音的将墙上挂着的长
剑拿下。左清魄一边握着剑柄,一边不忘凑到自己的新婚妻子烟萝面前,对着她
说道:「外面有些安静过头了……我出去看看。」

  说完,他揉了揉烟萝的脑袋,转身边想要出门查探一番。忽然,他的衣角被
人扯住,左清魄有些疑惑的转身看了看婚床上娇俏可爱的妻子,只见她伸出她那
娇小玲珑的细手攥着自己的衣角,望着自己的眼神中满是担忧。

  「最近魔教肆虐,在各地各处为所欲为,你自己出去的时候一定一定要小心
……不要忘了,还有个妻,妻子在家中等你……」说道妻子,烟萝似乎还有些羞
涩,眼神飘忽不定,有些吞吞吐吐的模样。

  「好,好,我知道,我会记住的……我会保护你的……万事有我。」

  左清魄伸手摸了摸烟萝的脑袋,将她头顶的青丝揉乱,两人的额头隔着发丝
贴在一起,之后,左清魄起身,眼神坚定的持剑推门,走出房外。

  屋外静悄悄的一片,黑洞洞的一片,没有一丝光亮色彩。左清魄缓缓将长剑
拔出,警惕着慢步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一具尸体出现在他的面前。左清魄
慢慢低下身子,是自家的家丁。左清魄心中不安的预感愈演愈烈,他伸出两根手
指抵在尸体的人中穴上,彻底确定这个人已经死去。

  「就算不是天下第一,我差的怕是也不远了……到底是谁,能在我毫无察觉
的情况下将我的家丁杀个精光?更何况,虽然身外家丁,却也都是我墨剑阁出身,
一个个身怀武艺的啊……」

  左清魄一边想着,一边具体四周,很快,他便下定了决心,这个男人快步跑
回婚房处,一下子将房门推开走到床边。

  床上的烟萝心中忐忑不安,既有对于未来生活的期待,又怀着对自己爱人的
担忧。门口咯叽一声的响起,左清魄神色严峻的走入屋内,还没等烟萝开口,他
便一下子握住了烟萝柔嫩的手腕,拉着她从床上起身向屋外走去。

  「路上说,我们先离开这,情况不太对。」

  烟萝被左清魄带着前进,艳红的裙摆随着烟萝的走动而悄然起舞,脑后的青
丝在空中飘扬,可惜很快,左清魄便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一边伸手护着身后的
妻子,一边持剑横握摆在胸前看着面前的一切。因为男人的忽然停下,烟萝在猝
不及防之下撞到了左清魄的后背上,她慢慢在左清魄身后弹出脑袋,只见月光照
耀之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女人正站在她们的婚房之外,而在她的四周,还零
零散散的站着不少的紫月教徒。

  「是魔教……」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烟萝的语气也不复之前婚房内时的软孺,娇俏的脸颊上
表情严肃,面前的黑衣女人哪怕穿着丑陋的黑色衣裳,也无法遮掩她那傲人的身
材,哪怕用面罩遮住面庞,也难艳她那妩媚动人的魅力。

  「狐狸精……不知廉耻……」

  拿着对面的身材和自己做了做对比,烟萝不由得在左清魄的身后小声嘀咕起
来。

  哒哒哒!

  左清魄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迈步上前,他手中的长剑银光一闪,在一霎那
间将面前的一名紫月教徒斩成两半。之后,他一下子扭动自己的身体,原本紧握
着长剑的手掌摊开,手中的长剑一下子飞窜而出,带着内力的飞剑瞬间刺穿一名
紫月教徒的胸膛,将他的性命收割而去,之后又一下子倒飞回左清魄手中被他握
住。

  「此处,禁止通行!」

  左清魄持家而立,凛冽的目光扫过周边的紫月教徒,与他目光相对魔教教众
无不战战兢兢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和他对视。

  「不愧是,」飞剑「左清魄啊,这一手无当飞剑耍的当真是不错。」

  黑衣女子刚一开口,边像是将在场男人的魂儿都勾走了一般,在场的人们的
注意力一下子全都转到了她的身上。她的声音中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又带着几
分媚,端的是楚楚可怜妩媚动人。只见她踏着魅步,扭着柳腰尽情的展露她那完
美无瑕的身材,慢慢走到左清魄面前,她纤细修长的玉指挑着左清魄的下巴,一
直手慢慢的缠上他的肩头,用妩媚动人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盯着他,而左清魄也像
是被夺去了魂一般,怔怔的站在原地任由这个女人靠近。好在,躲在他身后的烟
萝反应了过来,一下子将自己的爱人从黑袍女人身边拉了过来,就像一只护食的
小动物一样,龇牙咧嘴的挡在左清魄面前,盯着那个不知廉耻的勾引她丈夫的家
伙。

  「噗嗤……你还挺有趣的~」

  黑袍女子的笑声一下子吸引了烟萝的注意,她抬手一掌向着女子站立的地方
挥去,火红的内力汇聚在她的掌心,如同煌煌大日般向着黑袍女子所在的位置印
了下去,如果有人觉得烟萝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那她可就大错特错了,烟
萝可是与左清魄一样出身与武林大派的顶尖弟子,霓裳秀坊与墨剑阁一样,同属
于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大势力,然而,那个黑袍女子却早已不在原地,烟萝一掌挥
空,有些迷茫的站在黑袍女子原先的位置上,惊疑不定的四处张望。

  「啊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啊!!!!!」

  丈夫的哀嚎声一下子吸引了烟萝的注意,她飞快的转过自己娇小的身子,艳
红的裙摆在原地飞舞,只见左清魄早已没有之前持剑屹立的风采,反而一边捂着
自己的肩膀一边跪倒在地。血液从他的肩膀上不断的溢出,他原本持剑的手臂飞
出掉落在一旁,手臂上面还有着五个血洞。黑袍女子纤细的手掌上指甲尖锐的长
出,淌淌的血液从她的手掌上留下,她一边歪着脑袋,一边伸出诱人的红舌轻舔
手掌上鲜血,一边面含笑意,笑眯眯地看着身后崩溃的烟萝哭喊着向她冲来。

  眼泪从烟萝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她的眼眶通红,爱人在新婚之夜被人打成废
物,她疯狂的冲向烟萝,而黑袍女子却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边将烟萝掌心中汇
聚的内里打散,之后,她挥了挥手,一掌拍在烟萝胸前的小乳鸽上,掌心与少女
胸前的软肉像碰撞,又一下子弹回,娇小的烟萝也一下子飞出摔倒在地。只不过
令黑袍女子没想到的是,烟萝竟然也临危变招,在被拍飞的一瞬间,反手扯下了
黑袍女子脸上的黑色面罩,把她的真实样貌暴露在众人面前。

  「倾城……是你?为,为什么……!」

  烟萝口吐鲜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而倾城却只是淡然的
笑了笑,对着重伤摔倒在地点烟萝说道:「既然被你看到了,那就只能杀了你了
你~」一边说着,倾城一边缓缓拔出自己腰侧的长剑,慢慢向着烟萝走去。

  「住手……不要!!!」

  看着倾城持剑向着自己的妻子走去,原本跪倒在地捂着肩膀的左清魄不知道
从哪儿涌出来了力量,他一下子从地面上弹射而起,伸出仅存的手臂拦腰抱住了
倾城的柳腰,他英俊的面孔上表情狰狞,一边紧紧的抱着倾城纤细的腰肢,一边
咬紧牙关对着不远处瘫坐在地面上的烟萝喊到:「快跑!烟萝快跑……啊啊啊啊!!!」

  自己那完美无瑕的玉洁身体竟然被个臭男人抱住,倾城那艳丽的面容上表情
扭曲她一下子挥手将搂住她的左清魄用真气拍飞,数根银针精准的插入左清魄身
上的各个穴道之处,只见原本便伤势严重的左清魄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大声的哀嚎
着,真气从他的身体上喷涌而出直扑天际。

  「住手……你住手好不好……」

  「你说,我要怎么对付你好呢~」

  烟萝全是酥软的瘫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面前的一幕,倾城将左清魄拍飞之
后便一扭一扭的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烟萝面前,她手中的神剑「青霜」抵着烟萝
稚嫩白皙的脖颈,锋利的剑刃划破少女的脖颈,留下一小丝的血线。

  「不要……」

  明明因为刚刚倾城射出的银针而思绪混乱,真气溃散,左清魄脑海中浮现起
一幕幕的关于毁灭破坏奸淫等一幕幕的恶念与欲望,可是对于新婚妻子烟萝的爱
还是令他战胜了一切,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量,他从地上挣扎着起身,用自己
那粗糙宽厚的手掌拽着倾城的裙摆以试图组织这个女人。而左清魄的反抗似乎也
激起了倾城的性质,她伸出手勾起左清魄的脸庞,只见这个抓着她裙摆的男人早
已意识模糊双眼朦胧,左清魄的嘴巴微张着,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明
明已经全身乏力,但他的手掌还是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裳。

  「呵……忒~」

  倾城转身勾起左清魄的嘴角,酝酿一小口后将一口浓痰吐入左清魄的嘴巴里,
这个意识有些模糊的男人在朦朦胧胧的状态下将着一口痰给咽入自己的口中,而
倾城则是勾着她的下巴,用她那双狐媚子般的眼睛盯着左清魄的瞳孔,少女的眼
睛散发出紫色的诡异光辉,只听见倾城开口对着这个男人说道:「怎么样,我可
以给你个机会哦?」

  只见倾城一边说道,一边伸手将自己黑色衣裳的裙摆掀开,令人没想到的是,
名扬天下的倾城仙子下身竟然什么都没有穿,阴阜上的稀疏阴毛被她精心修正成
爱心的模样,下体的粉嫩花瓣正淌淌的留着淫水,将她的大腿根部打湿。

  「只要你乖乖的把我的圣水喝下去,我就放过你妻子哦?」

  「真……的么?」

  听着倾城恶趣味的话语,左清魄一下子将自己的嘴巴抵在倾城的蜜穴处,用
自己的嘴唇含着倾城粉嫩湿润的阴唇,他的嘴巴轻轻的吮吸着,黄澄澄的尿水从
倾城的蜜穴中喷涌而出,闯入左清魄的咽喉,顺着他的口腔滑落到男人的胃部,
从男人的嘴角处滑落,滴滴答答的滴落到地面之上。

  「倾城!!倾城你不得好死!!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魔!!我会想全天下的
正道们揭发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烟萝早已被倾城仙子带来的紫月教女教徒们按着,她泪流满面的对着眼前那
个正在蹂躏调教自己丈夫的女人无能狂怒的哀嚎咆哮着,看着那个在自己心目中
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像狗一下吮吸着倾城的尿水,烟萝只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而
倾城仙子并没有去理会她,等到左清魄将她的尿水喝完,她伸出自己纤细的葱白
似的玉指放到他的红唇边上轻咬一口,暗红的血液从她的指尖流出,之后,只见
倾城将自己的手指伸到左清魄的嘴巴上,而原本还有些抵抗心理的左清魄则是迫
不及待的扑上去用自己的嘴巴含住倾城滴血的指尖,他的舌头在她的玉指上蠕动,
将口水留在她指尖上的每一处地方,把她指尖上的血液吮吸殆尽。

  「要死了,要死了啊啊……身体好热啊啊!!」

  烟萝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哪怕倾城已经迈着玉腿缓缓走到她的身边,她也没
有什么反应,而是像被玩坏一般双目无神的看着趴在地上痛苦不已的丈夫。

  倾城的玉手捏着烟萝有些肉乎乎的脸颊,这两个神态各异,气质截然不同的
绝世佳人肩并着肩挤在一起,一人艳丽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一人可爱的俏脸
满是绝望,只听见倾城贴着烟萝的耳畔,对着她说道:「男人真是一群下贱的家
伙,竟然连尿那种肮脏的东西都敢喝~明明我从来不杀女人的,你根本就不会有
事的嘛~」

  一边说着,倾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接着对烟萝补充道:「对了对了,
你和左清魄还没洞房吧?来,让我来成全你们哦~」

  「什……么?」

  烟萝的样子呆呆地,有些疑惑的看向倾城,这个娇俏可爱惹人怜悯的少女眼
眶通红,俏脸上满是泪痕。而就在这容貌各异的两个女人说话的时候,左清魄的
身体却早已发生了异变。

  「啊啊啊啊啊————」

  趴在地上的左清魄身躯膨胀,肌肉爆出,断臂的肩膀处肉芽蠕动,一条新的
肌肉手臂从他的肩膀处钻出,他脑后的青丝滑落,变成一只暗黑色的巨吊肌肉怪
物。烟萝整个人娇小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看着自己的丈夫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
鬼的模样。身后压着她的邪教女教徒们早已离开,倾城仙子也飘飘然的落到屋檐
之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的一切,烟萝一边活动自己酸麻的身体,一边拼命的
在地上爬着想要逃离这只怪物的身边,然而很快,少女的小腿便被左清魄一下子
抓住,提了起来,烟萝就这么被自己的「丈夫」倒着提起,艳红的婚群裙摆盖下,
露出她胯下的亵裤,而左清魄那根挺起的硕大滚烫肉瓣抵着烟萝娇俏的脸蛋,精
液的腥味闯入她的鼻腔之内。

  「不要……清魄不要……我,我是烟萝阿……」

  烟萝的语气中带着哭腔,她想要制止自己的丈夫,却无济于事,男人一下子
将她翻转过来,他宽厚的双手变大数倍,一下子紧紧的捏住烟萝的腰肢,将她像
个自慰器一样握在手中,她的肉棒抵着烟萝胯下的亵裤,就这么一口气将她胯下
的亵裤捅破,挤入少女的处女小穴中。

  「呜啊啊啊啊啊啊——好大,不行,不行的咿呀呀~~要死了,要死了啊啊!!」

  烟萝的脑袋高高的扬起,娇俏的处女小穴被男人的庞大肉棒贯穿,烟萝的蜜
穴在这之前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前戏,有些干燥而又紧致,魔化丈夫的肉棒足有她
的手臂大小,一下子挤开烟萝的处女小穴之内,将她紧致的蜜穴牢牢撑开,青筋
毕露的丑陋肉棒划过她那敏感的穴壁,猛烈的刺激着烟萝穴壁上的敏感肉粒。哪
怕男人的龟头已经抵到了少女蜜穴最深处的子宫口处,左清魄胯下的这根巨屌也
只是进去了差不多一半。他的鬼头不断的吐出着前列腺液,一下下试探性的撞击
着烟萝的蜜穴。

  这个娇小的女孩早已守不住刺激,她的香舌吐出体外,双眼翻白,下身传来
的撕裂般的剧痛让哀嚎声不断的传出她的口外,而左清魄还在慢慢试探,终于,
他找到了一个好的角度,一下子将自己的肉棒全部挤入烟萝的子宫之内,猛地挤
开烟萝的子宫口将自己的肉棒全部挤了进去。硕大的滚烫龟头一下子撞在烟萝稚
嫩敏感的子宫壁上,滚烫的白灼粘稠精液从男人的马眼上喷涌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

  烟萝娇小的身体不断的颤抖战栗,却被左清魄用自己的双手捏着像肉便器一
般死死地按在她的肉棒上不得动弹。终于,等到男人射完精之后,他将烟萝如同
破败的衣服般丢到一旁,少女粉嫩的子宫外翻到体外不断的把精液从蜜穴里吐出
到体外,她的小腹高高挺起,就像怀胎十月般被精液填满,像一个断线的风筝般
掉落到地上,红色的婚裙裙摆盖下,显得那么的美艳动人。

               噗嗤——

  左清魄的身首分离,硕大的肌肉脖颈是血液飞喷,直冲天际。倾城将这个被
她亲手造出的怪物枭首之后,「怜惜」的将摔倒在一边的烟萝抱在怀里,带着她
「两个人」离开。

  之后,倾城仙子孤身一剑,闯入锦州城墨剑阁内,制止了墨剑阁主左清魄投
靠魔教意图颠覆武林的阴谋,而当时新婚现场留下的魔化左清魄与那一具具的紫
月教教徒尸体就是最好的佐证。一时之间,名门正派墨剑阁轰然倒塌,江湖中人
对于墨剑阁弟子人人喊打。而我们的主角,倾城仙子与烟萝早已不在此处。

  机巧门,江湖上的又一正道巨擎。

  身材高挑的颜未央一袭白衣,手持长枪,脑后的马尾辫一甩一甩,英姿飒爽
大跨步的走在机巧门的石梯之上。一边走着,一边还不忘大声对着前面的大殿说
道:「师傅,师傅!左清魄入魔一事另有蹊跷啊,那些人根本不是苦战死的,而
是有高手一击毙命!」

  然而,颜未央还未走入大殿内,便看到了身穿粉色衣裙,正无所事事在机巧
门大殿外闲逛的左清魄遗孀——烟萝。

  「啊,啊,烟萝姐姐,我不是故意提起这事儿的……」

  「没事啦,我也没想过左清魄那家伙会是这种人,还好当时倾城大人及时赶
到救了我,不然我就要变成那个混蛋的炉鼎了~」

  说这话的时候,烟萝语气娇嗔,眼中对于倾城仙子的爱慕丝毫无法掩盖。

  「是,是这样啊……」

  颜未央有些尴尬的挠挠脑袋,而这时,颜未央的师傅,技巧门门主古无恙也
一脸威严的从大殿内走出,挥挥手将这个弟子赶走。

  「别说这些了,你先下去吧。」

  「……是。」

  等古无恙回到大殿内之后,只见倾城正坐在主座之上,而他的女儿则正站在
一旁,服侍这位主人大人。

  古无恙慢慢从走变爬,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慢慢爬到倾城的身边,这个
男人全身赤裸,像条狗一样乖巧的舔着倾城玉足上穿着的绣花鞋。

  男人身后的菊穴上,一根机关肉棒在他的屁眼里进进出出,他短小的肉棒高
高挺起套着个银环,尿道内还差这根针用以控制排泄,这些器物,正是机巧门机
关集大成之象征。

  「你弟子查到的东西……你准备怎么办?」

  倾城漠不关心的随口问道。

  「请您放心,我会解决好的。」

  「还有你那个弟子……我挺喜欢的呢~」

  「我会把她献给您,就像以前一样。」

  古无恙卑微的答复着,却被倾城不耐烦的一脚踹在脸上,将他的脸庞踩的变
形。

  「没事了就滚吧~」

  「是……」

  夜里,机巧门的偏殿内,烟萝赤裸着身体与倾城滚在一起……

  机巧门的大殿外,烟萝依着栏杆望着蓝天,眼泪在不知不觉间划过她的脸颊。

  为什么……我会流泪呢?

  烟萝的玉指拂过泪珠,她的心中一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永远离她而去
了……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