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赵媛媛,为什么我的生活会是这样?(第34章)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三十四章
 
我和石头几乎一整夜都缠绵在一起,而他软了的间隙,就抱着我,说我漂亮,现在在大学肯定也是校花,能和我一起他感觉很开心很幸福,希望可以一直和我在一起。我热烈的和他接吻,配合着用各种姿势和他做爱,但是我没有直接回答石头,是不是以后要和他一起。我知道,我回答不了……
早上,在迷迷糊糊的之中,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而石头还是抱着我,一只手抓着我的乳房。我轻轻的拿开石头的手,拿起手机来到卫生间,是叶笑洋打来的电话。
“骚货,这几天怎样?是不是想早点上班接客了啊?”叶笑洋在电话里毫不客气的骂我骚货。
“哦,我在这里等你办好事情回来呢。”我不敢直接回答,只好应付。
“骚货,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忙一些事情,你不用等我了,会所那边我安排好了已经,你一会儿去客服部找一个叫曼姐的吧,她会给你安排。”叶笑洋似乎真的很忙,简单的安排之后就挂了电话。
能有什么办法,我只得接受马上就要开始的事情。挂了电话从卫生间出来时,石头也已经有点醒了,睁开了眼睛看着我。
“天亮了啊,嘿嘿,再来一次?”
他从床上起来搂过我,两个人一直都是光着身体的,他的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乳房不断揉搓。我想着要赶快回去,但是也不忍心拒绝他的这次要求,便将手机随便放在床头,然后回身搂住他,回应着他。
“再做一次吧,不过要快点,刚刚我爸爸打电话给我有点事,我得先回去一下了。”我蹲下身,含住他的肉棒,和他说道。
他倒没说什么,扶住我的头,肉棒硬了之后,将我拉倒床上,压在我身上,插进了我的小穴。也许是我说了有事要回去,他抽插的很快,没有过多的语言和其他玩法,一直抽插到再次射精,抽出来射在了我的胸上。
“叔叔那边有急事么?哦,那我们保持联系,我暑假都在这边蛋糕店里帮忙,都在这里,记得回来找我哈。”
“好的,放心啦,暂时不会回去老家或者学校呢,等我消息哈,你好好休息”我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以昨晚做了那么多次,他太累了为由,拒绝了他要送我的要求,赶紧自己打车走了。
回到会所房间,稍微平复了下心情,我就过去客服部去找曼姐。她和我想象中的风尘女子不同,曼姐是一个看上去很有气质的女人,高挑的身材,精致的脸庞,穿着职业套裙和黑色丝袜,给人性感而干练的感觉。
“曼姐,您好,我是媛媛。”向她问好之后,我就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其他的了。
“媛媛吧,你好,走吧,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呢。”
“哦,啊?去……去哪里啊?”难道一开始就要出去给客人上门服务么,我心里暗想着……
“去医院体检啊,张总特意交代了,会先给你安排体检的呢”
“哦,好……好的,去哪家医院啊?”
“哈哈,你是不是担心隐私啊?放心,是我们一直合作的私人诊所。”
聊着的同时,我俩已经走出洗浴中心的大门,上了一辆已经等候在那里的黑色轿车。上车之后,我就不知道再要聊什么了,不过曼姐似乎很习惯这种事情。
“具体的情况呢,张总和叶总都和我说了,你的情况我也有一些了解,看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而且思想也比较开放,应该问题不大,不是很困难吧?”她的这番话倒是恰到好处的缓解了我的尴尬。
“好的,这段时间我听你的安排”我向她说道。
“好,我知道你还是个学生,张总也和我说过,你是暑假过来短期上班的,我是客房层的领班,到时候一定按着张总和叶总的意思,多多安排照顾好媛媛。”她微笑着说。
“啊,这个,这个,那给曼姐添麻烦了。”前面还有司机在开车呢,她居然就这么公开的谈论安排我上班接客的事情,让我觉得很羞耻,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同时我心里也在想,她是领班,那她也是做妓女吗?或者是以前做过妓女?看起来特别精明干练,一身OL打扮气质,如果我在外面看到她,完全看不出来是在洗浴中心上班呢。
不久,司机就停在了一家私人诊所门口,看得出来他们和这里很熟悉,连挂号的流程都没有,抽血、验尿、心电图、CT、用棉签分别在我的口腔、小穴、后门擦拭取样什么的,为我体检的都是女护士,口罩护目镜什么的穿戴的很严实,我看不到她们的面容表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尴尬和羞耻。
就在经历了一系列体检流程后,本以为要返回洗浴中心的我,却被曼姐告知,还有一项心理医生的辅导安排,当时我很是惊讶,心想原来洗浴中心对小姐们还是挺关怀的啊,居然还安排了心理辅导……
不知不觉中,我就被带进了一件简约式装修风格的房间内,坐在了一张舒服的皮制单人沙发上,这就是所谓的心理医生的工作环境么?一会儿要见的医生都知道我的事情么?他会怎么看我呢?我要不要和他说实话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名身穿西服,外罩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坐到了我的面前,他长得不算帅,但是给人一种能够被信任的感觉。
“媛媛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孙,是这里的院长,你可以叫我孙医生,或者别的什么。我已经简单地了解了下你的情况,或许你可以更深的介绍一下自己?在我了解的基础上,你认为你对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一直是被迫的,对么?”
他话语倒是一下子卸去了我的心理负担,应该是叶笑洋他们之前已经和他说过了我的情况,既然这样,倒是也省得我自己的纠结了,就当免费看次心理医生了,这段时间我所经历的,确实需要一个人去倾诉。
“孙医生你好,如果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其实也挺好,我现在其实也知道了,我所经历的事情,虽然很多确实是被迫的,但是……怎么说呢……一定程度上,也许也是我自的的咎由自取吧。有时候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好贱,明明心里是不想的,但身体上的放纵我真的控制不了,这么短的时间,历过那么多的男人和那么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以后的我会变成什么样子,还能不能够回到以前那种正常的生活……”
“或许,媛媛姑娘你对于自己的认知过于清淡了。”他说着就站起身绕到了我的身后,一手摸着我的头发,另一只一手则透过我的头发捏住了我的耳垂,他的嘴巴也不知道何时就放在了我的耳旁,吹了口气,然后继续轻轻地对我说。“你看,你的身体在颤抖,你还认为是这段时间他们对你的身体所做的事情是对你的胁迫么?”
我尽量地在表面上保持优雅的叠腿坐姿,实际上则是尽量地夹紧双腿,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始终告诉自己,这是叶笑洋他们逼迫我这样的,我实际上并不是这种女人。
他似乎不关心我是否回答了他的问题,而是用原本在捏着我耳垂的手指轻轻用指甲刮过我的耳廓,另一只手则顺着我的头发往下,顺着额头轻轻地摸着我的脸。
“你是不是在想,你不是一个贱货,你是被逼的,对么?”
耳朵和脸颊传来了轻微地电流一般的感觉,我心想,哪有这样的心理医生,不过是叶笑洋他们又换了种玩弄我的方式而已,仅仅是角色扮演而已,我不敢反抗,但又不想轻易顺从,于是我轻轻地晃了下头,又点了点头,一个是回应他的问题,同时也尽量躲开他在我脸上游走的手指。
这个所谓的心理医生,似乎并不在意我有意躲开他的动作,他笑了笑,双手就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拿再次坐到了我的对面,看着我。
“那么,女士,你现在坐的这么端庄,是为了什么?我可不记得,你现在所坐着的沙发上之前有涂抹一些水渍哦,还有,你是不是在想,叶先生只是换了种玩弄你的方式?请你注意,这些是你自己的想象。我从一开始就再说,我是个医生,当然,我说了,或许你也可以叫我别的什么,那,就是你的想法了而现在你想的是什么呢?”他边说着边靠近了我,很近的距离。
我现在好后悔今天的穿着,原以为去找曼姐后就会直接开始去洗浴中心的客房卖淫,所以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我刻意的穿的比较“简单”,一身紧身的连衣短裙,而最重要的是内裤,只是一条蕾丝情趣内裤,根本没有任何吸收小穴里流出来的液体的功能……
“没……没有想什么啊,医生……孙医生……是吧?我在和你聊天啊……那个……我平时就这么坐着啊,没什的的吧?” 我很惊奇,他居然知道我现在脑海中的想法,但是我肯定是不能承认的,包括他说的沙发上的水迹,我也是直接忽略了。
“很好,非常好!你知道么,很多女人在心里的潜意识中,都有着被虐待的欲望,就比如很的女人在做爱时都渴望被打屁股,这样会让她们更加兴奋,甚至有些人对此的需求还更高一些。”他的笑容已经把眼睛都成了月牙状。他再一次伸出手,一只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左腿,而另一手像是弹钢琴一样,轻轻地在我的右腿上弹着。“那么,我换个话题,按照现在的状态,我是不该这么说的,或者说,我是看不到你的内部状态的。但是呢,为什么来体检也要穿着这样的内裤呢?或者我可不可以这么说,无论别人说,你接下来要遇到的是什么人,你都会认为,是你要服务的人呢?”
腿上传来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不自觉地绷紧了双腿并轻微扭动着,但是双腿夹得太过紧扭动,再加上内裤的蕾丝材质,在某总程度上也刺激到了我的小穴,我能感觉到它已经开始湿润了。随着他的动作,我能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知道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抵抗都是无用的,于是我轻轻地放松了双腿,同时回复他的问题。
“是的,你猜的是对的……但是……我并不是……是我不知道会有体检的……”
他看到我放松了双腿,笑容像是浓浓的咖啡,双手则慢慢我的大腿根部前推进,同时言语上也在不停地逼迫着我。
“是的,你可以一直这么欺骗自己,你的思想上,一直在这么欺骗自己。但是呢,行动上,你是在听从他的吩咐,还是自己的选择呢?或者说,是这个男人他对你的吩咐是,去做一个体检,还是说,这个男人他对你说,不要穿正常的内裤,甚至不要穿衣服去见一个将要侵犯你的人!”他一边说着,一边一点点地向我靠近,脸已经快要贴近我的脸,一只手指也已经摸到了我的小穴边……
“你总是在给自己找借口,无论是哪一次,从你的处女,一直到现在的所有男人,我想,他们对你的吩咐都很简单,而猜测他们更深的思想,从而进入状态的,是你自己吧?!”
“不!不……不是的……”我嘴上一边回答着,脑海中不由着飞快地闪过和叶笑洋认识以来各种情景和画面。随着他的手指触碰到我的小穴,我小声地叫了出来,
“啊……别……不是这样的……”同时把头扭向一侧,避开他的眼神,但本已不再紧绷的双腿居然自然地打开了……他不断地用指甲刮着我的小穴边缘,不时还能蹭到我的阴蒂,不时的,两只手指还稍微用力的往我里面插一下。
“这样的湿润感。”就在我生理防线即将崩溃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指,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
“如果是刚刚我刮出来的液体,那你这也算是宝穴了哦。”他的语气充满了嘲笑和讽刺的感觉。
“那么,现在你在回忆一下,还是处女的你,是怎么失去第一次的?是强奸么?”说着,他用力的把手指插进了我的小穴。“还是你的主动勾引呢?”
情趣内裤的纱质感再加上淫水的润滑,特别是他对我的阴蒂的恰到好处的刺激,让我不能心平气和答话的同时,也似乎剥夺了我理性思考的能力。
“嗯……这……嗯……是你弄的……嗯……第一次……是……是被强暴的……我没有……没有勾引……”
“如果你的回忆是强奸。”他的嘲笑的语气越来越重,“那你现在打开的双腿,真是调教的优异啊,如果你的回忆是自己送上门的。”他的讽刺的语气悠然加重,“那你还认为,你不是个婊子,不是条适合被栓上链子的母狗么?”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现在是不是依旧觉得,你是被迫的,即使被我说了无数处痛处,依旧觉得自己精神是纯洁的,自己是被他们胁迫才这样的?”
在他说话的过程中,手也没有闲着,多次进出我的小穴,情趣内裤早已被他拨弄到了一旁。他的话语似乎直击我的内心,我脑海中又出现了当年我主动答应去苏晓飞家,找他借成人漫画看,半推半就被他强暴的画面。
“嗯……不……嗯……别这样……我不是……我是自己去的……但……嗯……那个……不是自愿的……嗯……嗯……”小穴和耳朵传来的连续快感,让我只有双手紧紧地抓在裙摆旁边的椅子边上,才能保证自己不瘫入他的怀里。
“嗯,真是很棒的女孩。”他松开了咬着我耳垂的嘴巴,但是手指仍在我小穴中不停的抽插着。“那么,我们再说你之后的经历,你的数次精彩绝伦的经历,我想除了被迫,你还是有着长时间的享受,而不是反抗,你对自己说,我是被迫,但是却有另一个声音说,这么舒服,适当的享受,也没什么不对,对么?”
小穴的快感已经愈来愈强烈,安静的房间内,在他不说话的时候,我甚至可以听到他手指抽查揉捏我的小穴和阴蒂时带出的淫水的声音,他的手法让我无法抗拒,我甚至开始轻微得扭动腰身和臀部去配合他手指的抽查,但是仅存的理智让我在答话中还没有投降。
“嗯……嗯……是……是舒服……但是……嗯……嗯……事情发生……嗯都是被迫的……嗯……停下……不行了……别这样……”
“你告诉自己,你是被迫的,你不是自愿的,这是你的底线,哈哈哈哈哈,但是,你真的不是自愿的么?或者我换个说法。”他挺下手中的动作,慢慢的离开我,向后退了一点站了起来。“你现在想一想,需不需要什么来帮你呢?或许有几次你是被迫的,但是,你真的是非自愿的么?自己的思想,你应该继续骗自己么?小妞儿!”我感受到他的嘲笑讽刺的口气愈发的重,“接下来你的动作,是什么样的心态来造成的,你想好哦”他站在我的面前,由高而低地看着我,眼中的不屑,脸上的笑容,就像写着‘婊子,母狗,你知道你应该做什么,知道你的地位么?’
我知道他此时的动作是为了让我主动起来,其实我早已感觉到,这所谓的体检,也许就是叶笑洋换了一种方式玩弄我罢了,其实我完全可以主动上前,继续刚才的舒服感觉,但是他的那些问话,让我不敢就这么不知廉耻的放弃一个女生最后的底线。
“没……没什么需要帮的……”我嘴上虽这么说着,但小穴突然失去的快感,让我下意识地又一次并紧双腿,用双腿根部轻微地来回夹放着小穴的地方……
“很好,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么?”他围绕着你转了一圈,站在我后,然后突然从我的衣领处深入并握住了我的双乳。“哇哦,一手握不住的!双腿夹在一起蹭着的感觉,舒服么?你就像一个,周围全是人,一直在玩弄你,你在苦苦挣扎,却找不到主人的母狗。但是,你却告诉自己,你是主人的,放不下你作为母狗的尊严,对么?但是你知道么?你的主人,就在人群中看着你,他就想让你在人群中失去自己的尊严,知道么?人尽可夫才是你主人布置给你的任务,懂么?你苦苦挣扎的样子是所有人都爱看的,因为你的自尊,在他们眼里。践踏的越碎,他们越开心!”
双乳,特别是乳头传来的快感再次让我身体一震,连被他说破自己双腿的动作后本该停止摩擦的双腿反而动作幅度更加大了,我抬起原本紧紧抓着椅子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他上臂上的肌肉,身体已经逐渐被性欲所控制,但我真的不想就这么在对话中成人自己的淫贱本性,仅存的自尊心让我拼命得摇着头。
“不是……没有……不是这样的……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求你别问了……”
“最后再回忆回忆,你所有洞口都失去得样子,还记得你迷失自己的快乐样子么。”这时,他已经从我胸前抽出了一直手,并从从裙下伸进了我的臀沟,刮了一下我的屁眼,很快就抽了出来
“想想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你自己的意愿,还是别人的胁迫?到底你是个什么?是个母狗?是个贱货?是个人?还是个本性淫贱,在男人胯下没有任何自尊的肉便器?还是说……”这时,他已掏出肉棒放在了我的嘴边。“你全都是?”
此时,我的自尊防线已经完全地被他的动作和话语攻破了,当他的肉棒伸到我的嘴边的时候,我仿佛抓到了可以不回答他咄咄逼人的问题的救命稻草一样,马上头部向前,张开嘴,在含入他的肉棒的一瞬间,还用舌头舔去了他龟头上渗出的咸腥腥的淫水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动作,哈哈大笑着摁着我的脑袋,用力地在我的嘴里抽查了起来,
“母狗,用你的大奶子。”
他仍然站在那里,目前我俩的位置,我只能跪在地上才能够给他乳交。他拿出了一双眼罩,罩住了我的眼睛,这样其实对于我目前的状况来说是件好事情,让我可以通过眼罩的遮挡去逃避自己身体本已堕落的现实。我依照他的指令,从椅子上跪到了他的双腿间,脱去了连衣裙和乳罩,双手扶着自己的双乳,用力地夹着他的肉棒上下揉搓,不一会儿,我已感受到了他肉棒分泌出来淫水已经布满了我的乳房。
“现在,我想你应该是懂得,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了吧,曾经的耻辱,曾经的一切,是你的被迫,还是你自己的意愿?你应该是明白吧,那么现在,你是否还觉得,他们对你的安排是种胁迫呢?你是否还认为,他的安排,让你去见那些男人,是一种威胁呢?你是否还是认为,这一切都不是你自愿的?”
“嗯…哦…不…不是…唔…”我的眼前的漆黑似乎让我有勇气去卸下负担,我面对他再一次提出的同样的问题,一边为他口交着,一边毫无迟疑地回答着“不……不认为……嗯……唔……他们虽然胁迫……但其实……我自己也有兴奋和期待……嗯……”
“你的处女,其实是你的主动勾引,而并不是他的强奸,对么”
“嗯……半推半就吧……当时……哦……其实……到他家后……包括去他家的路上……我自己不是没有想过……”
“在酒吧,在小巷和之后的数次强奸,也让你感到异常欢快,对么”他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双手捏着我的乳头,用力地往外拉着。
“啊~是!是的!过程真的……啊~好舒服~嗯~啊~”乳头被外拉的痛感迅速转化成了快感,让我几乎是叫喊中说出了这些话。
“甚至刚刚再问你是否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也是强烈的欲望,却硬生生的控住了么,只是你那无聊的自尊,对么?当我说你是个母狗,贱货,是个本性淫贱的肉便器的时候,你的内心,是无比快乐,且有一种被人看透快感的,是么?”
“嗯~额~是……是的……嗯嗯~额~~我喜欢被人……被人羞辱的感觉……嗯……我喜欢做爱……”
“当一切都被看透,被迫回答,却看到救命稻草似的肉棒,所以不顾一切的含住,只是不想从自己嘴中说出自己是条狗这件事实对么?那么,我现在问你我刚刚说的,你应该是懂得,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了吧,曾经的耻辱,曾经的一切,是你的被迫,还是你自己的意愿?你应该是明白吧?”
“嗯~额~我……不是母狗……但是就是喜欢……喜欢被玩弄……啊~~甚至……嗯……啊~跟喜欢被很多人一起……嗯~喜欢被骂……被羞辱……额……嗯……喜欢那种感觉……”
“这些,都是你的本性,是你自己的内心告诉你的,你是个喜欢被轮奸,喜欢那种高潮的感觉一直不断的贱货,这才是你的本性,你的本心,对吧!”
“嗯!啊~~~对!啊~~不要~~有时候……啊~~我甚至感觉一个男人都满足不了我……嗯……要多个男人……我好喜欢一堆人操我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最喜欢的,是我刚刚说,你就像条母狗般被一群男人围着,你在期待着你的主人,实际上你最期待的应该是什么,你告诉我!”
“被男人同时操……轮流操……持续的高潮……嗯……真的好舒服……”
“知道为什么我会再次询问你问题么?”他松开了揉捏着我乳头的手,在我耳旁轻轻地说,“贱货,翘起你的屁股,接下来就是你喜欢的时间了!”
他说完,不等我反应,就把我推到在了地毯上,我什么也不想多想了,听话的提起了屁股,并用双手掰开了双腿,感受着他的肉棒在我小穴口来回游动的感觉。
“母狗,骚货,你看看,你这个水龙头坏了啊,需要堵住吧,哈哈哈哈哈~~~自己就掰开了双腿,这说明了什么?我想听听你告诉我,我可没有让你掰开哦~现在你是需要什么了吧”
小穴承受着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滑过,我早已准备好,或者说已经是迫不及待他的插入了,一是因为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由下半身快速地扩散,另一个原因就是经过刚刚的对答,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想要什么,只要在正常的校园生活中不破坏我的名声,不会染上那种病,我真的好想也好喜欢可以尽情满足自己对性的欲望。想到这,我一边伸手去够他的肉棒往我的小穴里插,一边在眼罩的保护下喊道
“我是……我是母狗!插进来!!操我吧!我要肉棒!操我!~”
他的肉棒慢慢地滑进我的小穴,但是此时的我,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这种温柔的插入,我双手也不再扶着自己的双腿,而是拉住他的扶着我腰部和臀部的双手,双腿环住他的腰身,同时我也摆动屁股,迎合着他的抽送。
“你的骚穴这么紧的么,真的是被那么多人玩过么,吸,太紧了。”
“啊…恩…好舒服…快快…哦…快点…恩…啊…啊…” 我开始放声叫了起来。应该是我的浪叫进一步刺激到了他,我觉得他的肉棒也逐渐开始更加努力地在我的小穴中抽送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由于他的动作幅度很大,越来越勇猛很,我的双腿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环住他的腰身了,已经开始无力地搭在他的双腿上不断地随着他抽插我的节奏晃动。
“啊……啊……恩……好舒服……”他的抽插力度几乎到了我的承受极限,而我只能张着嘴,随着他抽插的节奏,一声声地呻吟着。
抽查的速度越来越快,屁股也在一直不停地被他拍打着,乳头也被他的嘴咬住不断地吸允着。小穴和乳头的双重刺激,再加上他几乎全部重量都压在我身上的压迫感,没多久,我的高潮猛然而至,全身一震震痉挛不止,双手和双腿紧紧地环报住了他的身体,全身贴着他的身体不断地扭动,既想要现有快感的持续,有想要更多的快感。而我的高潮似乎对他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似的,他顿都没有顿一下,始终无论我如何极致地扭动着身体,他的抽插频率依旧没有改变,而我刚刚高潮过后的小穴敏感至极,暂时受不了他起么高频率地抽插。
“停……停一下,啊~~~我……不行了……啊……等下再……再……啊~~~” 我拍打着他的手臂想让他停止,但他反而却反手将我的双臂按过头顶并固定住,更加激烈地持续抽插,小穴里说不出是疼痛还是快感的刺激感更加强烈。
“啊~~啊啊~~~~啊~~” 我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着,本已滑到两旁的双腿又一次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腰。
我的反应似乎更进一步地激发了他的欲望,感到他的肉棒似乎丝毫没有收到我因高潮而收缩的小穴影响,一下下的插入得更加深入了,几乎每次都会顶到底,我觉得快要被他插死了,猛烈地甩着头乱叫起来。
“啊~~啊~~操死我了~~操我~~到底了~~啊~~~” 而他似乎是顺应着我的要求,抽插的速率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我想象的极限。狠狠地抽插了我一段时间之后,他拔出了肉棒,将我的身体翻过去趴在地毯上,然后不等我反应,就从后面再次借助着淫水的润滑狠狠插了我的小穴。他的身体也全部从后面压在了我的身体上,舌头也在不断地舔弄我的耳垂、脖子等敏感地方,同时在我的耳边讲道:
“怎么样?这是你想要的?”
“啊~~~好强~~是啊~~~”此时的我已经完全的成为了他和我自己的欲望的俘虏,趴在地上不住地扭动着腰部和屁股迎合着他的抽插,由于是趴着的原因,我乳房在他本就不精细地毯上摩擦着,更增加了我的快感。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马上扭头看向他,他则面无表情地说:
“想做婊子就自己动!” 然后就把肉棒再次深深地插入我的小穴,便不再动弹。
我已经不能控制也不再想自己的欲望了,马上就开始疯狂般的扭动腰部,随即就达到了又一个高潮,而他在我身后似乎也无法忍受我的淫荡所带来的刺激了,双手用力地抓捏了几下我的屁股之后,马上又开始穿着粗气用力地操起我来。我顿时舒服得快溶化了,由于他的再次主动,我无需再扭动腰部,再次把自己的身体和小穴的控制权交给了他。不止过了多久,随着他不断地抽插,我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动作了,突然,他啊的一声抱紧了我的身体,将精液深深地射进了我的小穴最深处,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射在里面的我精液的量非常的大,同时我的全身又开迎来了一阵猛烈的抖动和痉挛,同时我发出的淫叫声已经完全沙哑了……
感觉过了好久肉棒才离开我的小穴,然后在我的屁股上擦了擦,但紧接着,就插进了我的嘴里……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用力地拍了拍仍趴在地上的我的屁股,“该醒醒了,像个母猪一样的样子,是需要我去找人来让你这头猪受孕么。”
我幽幽地反应了过来,默默地拿起衣服,也没有任何地清理就走出了这个所谓的心理诊室,随早已在大厅里等待的曼姐一起坐上了回洗浴中心的车。
直到后来,我在和洗浴中心其他小姐“同事”们的聊天中才得知,这个孙医生所谓的“心理辅导”,其实就是他的诊所给这家洗浴中心小姐免费体检的对价,每个来这里上班的小姐“同事”们几乎都经历过……原来不是叶笑洋对我的特意安排,我居然“误会”他了……

待续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