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黄蓉堕淫记 <卷三:早市肉摊不买肉>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少妇黄蓉堕淫记 <卷三:早市肉摊不买肉>

作者:altec999999
2021/06/26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当天晚上,黄蓉耐着下体的搔痒和大小武吃完晚饭,说了一声身子不适后就匆匆回房。黄蓉一进门立刻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站在铜镜面前,黄蓉一手托高自己的玉乳,把肿胀的乳头送到小嘴里吸吮,另一手则伸到双腿间,指腹沿着大阴唇的交界处向下滑去,最后食指中指往内一扣,双指就没入鲜红的肉缝里。接着黄蓉马步微蹲、白皙修长的双腿不时颤抖着,不管大小武与其他的婢女、乳娘都还尚未就寝,黄蓉已经等不及手淫起来!

  「哼哼、噫噫……那个该死的老叫化,居然敢用他的髒东西姦淫本帮主的玉乳,害得人家现在慾火焚身啊!」黄蓉又羞又气地骂说。

  只见黄蓉脸颊泛红、呼吸急促、小嘴用力地吸吮自己的乳首,白色的乳汁从嘴角与乳头肉缝中溢了出来,下体的嫩穴也正被自己的手指姦淫爱抚,舒麻的快感不断冲击脑门。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黄蓉急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小嘴,另一手则加快爱抚的动作,下一瞬间,大量的淫水从阴户前方喷溅出来!

  「噫噫啊啊啊……靖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啊……蓉儿居然不知廉耻地……被鲁长老那根骯髒的大臭屌……蹂躏到洩身了啊啊啊!」黄蓉仰着头、美目翻白、神情愧疚又羞耻地低喊。

  在黄蓉高潮的同时,阴道口持续喷出大量的蜜汁,两条雪脂玉腿忍不住微微颤抖,脚踝间的地面也出现一片水渍。等高潮过后,黄蓉的手指仍不停指姦自己的嫩穴,双腿间的幽谷仍不时宣洩晶透的淫汁沿着蜜大腿流出,倘若此时有任何一个丐帮弟子能亲眼目睹黄蓉如此娇媚淫美的姿态,必定会把黄蓉胯下洩身的淫水当成神仙天水,一滴不漏地全喝进肚子里!

  等黄蓉高潮的余韵消退,略带哀怨的红颜仍未鬆懈下来,黄蓉缓缓地平躺在自己的床上,白皙的双腿如同待宰的大田蛙左右扳开,一点都毫不保留地裸露隆起的肥美阴户,红肿的大唇肉鲜豔异常,延绵弯曲的小唇肉也如花瓣般盛开,通往花心的阴道更是大辣辣地开启幽暗的入口,彷彿正欢迎任何坚硬的棒状物长驱直入!

  黄容纤细的双手又开始爱抚自己的阴户,从阴核、大小阴唇、阴道前庭、肉穴、菊门,黄蓉的手掌时而抚摸搓揉、时而三指并齐抽姦自己的嫩穴。火热的肥臀、敏感的肌肤、搔痒的花心,全身上上下下每个部位都不断地刺激黄蓉的身心,此时的黄蓉已经不在乎什么武林地位、国家兴亡、女侠声誉、贤妻良母的本分,一根火热坚挺的男人阳具才是黄蓉现在最想要的!

  「噫噫啊啊……还不够、还不够深啊……蓉儿的屁股深处真的好痒好痒……手指根本就勾不到啊……啊啊啊……靖哥哥求你快点回来……蓉儿现在就好想要男人啊啊啊!」

  虽然黄蓉每日手淫的时间越来越长,但体内累积的淫毒却越来越多,加上下午被鲁有脚姦淫了自己的奶穴,那股浓厚腥臭的精液味道更是激发黄蓉体内的慾火,屁股深处的空虚感越来越大,脑海中满是想要跟男人交媾的冲动,不管是鲁有脚或是大小武兄弟,甚至是襄阳城外的鞑子兵都是她性幻想的对象!此时此刻黄蓉全身每一吋肌肤都像是被蚂蚁叮咬、被烈焰烧灼,哪怕是功力再高也压抑不住体内那股熊熊慾火!

  于是黄蓉就在床上不断地手淫,每次洩完身的确可以让慾火消退一些,但隔没多久马上又会死灰复燃,渴望交媾的慾火反而烧得更加猛烈。手淫、洩身、昏睡、慾火高涨、手淫、洩身、昏睡、慾火高涨……黄蓉就这样整夜陷入昏昏沉沉、半梦半醒的淫秽轮迴中。

  ***   ***   ***   ***   ***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黄蓉起身穿好衣服后就开始整理仪容,从铜镜中黄蓉发觉自己的神情有些苍白憔悴,这实在有辱自己国色天香、中原第一美女的称号。黄蓉回想昨天一整晚自己的慾火难消,主因就是手指无法勾到小穴深处才无法对症下药!于是黄蓉打定主意,今早要到市集买些可以满足自己淫慾的小玩意。

  黄蓉快速地梳妆好并拿了些银两放在身上,出门前黄蓉再度检视自己确实有穿好肚兜,衫衣也不是轻薄透明的款式,一想到昨天在鲁有脚面前半裸奶子,黄蓉忍不住脸颊泛红起来。娇羞了片刻,黄蓉赶紧摇摇头并在内心暗暗发誓,今后不准再发生如此羞耻的蠢事了。等黄蓉打起精神,马上就推开房门往市集出发。

  虽然黄蓉此时穿着以往正常的服装,但下体仍穿着石女乐,经过这段时间的贴身感受,黄蓉的内心深处已经离不开这条亵裤带来的绝妙滋味。

  ***   ***   ***   ***   ***

  约两刻钟(三十分钟)后,黄蓉来到大宅院附近的市集。虽然郭靖夫妇的大名已经传遍整个襄阳城,但绝大多数的居民还是不清楚郭靖跟黄蓉的长相,更别说黄蓉大多时间都待在大宅院里指挥鲁有脚做事,或是给郭靖一些军事上的建言,加上黄蓉平时出门也不会太过宣扬自己的出身,因此市集上知道黄蓉真实身份的小贩并不多,只觉得黄蓉是个美若天仙、体态丰腴的绝世美少妇,不过这几天下来,黄蓉娇贵的神态又添加了些许抚媚与风骚。

  黄蓉走到常光顾的菜摊前,左手拨了拨耳边的长髮,同时微微弯腰用右手挑捡一些青菜。

  「老王啊,这几把青菜跟葱怎么算啊?」黄蓉语气娇滴滴地问说。

  「哈哈哈,夫人都是熟客了,这些算您十文钱。」老王笑瞇瞇地说。

  在老王热情地寒暄的同时,眼角的余光也不停地往黄蓉的胸口打量,因为黄蓉微弯的姿势,胸口两粒硕大傲人的玉乳也悬挂在空中,胸前的衫衣也服贴着乳体勾勒出沉重厚实的轮廓,从衫衣的领口可以隐约看到里头的肚兜,甚至有几次黄蓉忘了穿肚兜出门,老王当天就能欣赏到黄蓉那深邃白皙的山谷美景!

  以往黄蓉也知道老王会偷窥她的胸口,但碍于老王的菜摊卖得都是最新鲜、最齐全又便宜的蔬菜,黄蓉再冰雪聪明也是要每天张罗茶米油盐酱醋茶,再怎么嫌恶买菜钱还是要精打细算,所以黄蓉每次买完菜都会匆匆离去,但今日面对老王那猥亵淫琐的笑容,黄蓉内心非但没有一丝反感,甚至还有点兴奋,下体石女乐的凸柱竟也慢慢地膨胀起来。

  「嗯哼,那这些小黄瓜跟茄子怎么卖啊?」黄蓉忍不住发出淫悦地声调问说。

  「小黄瓜两根三文钱、茄子一根两文钱。」

  老王听到黄蓉那似淫非淫的声调,顿时一股舒麻的快感从脚底传上脑门,他没料到以黄蓉如此雍容华贵的美少妇,居然会对自己发出如此娇淫的语气,所谓的名门贵妇说到底也是女人,扒光衣服还不是男人跨下的屎尿夜壶!

  「那我要小黄瓜十二根、茄子八根……」黄蓉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羞涩地继续说:「还有给我挑长一点、粗一点的……」

  「没问题!」

  老王很快就把黄蓉要的青菜挑捡好,接着黄蓉付了钱把这些青菜放进自己的竹篮里。

  「嘿嘿,要是夫人待会不急着回去,我这里还有一根又大又硬的苦瓜,好吃不用钱喔!」老王淫猥地笑着说,同时故意左摇右摆自己的腰部。

  以往黄蓉面对城里居民的调戏,大多是翻个白眼走人,毕竟出手教训这些不会武功的男人实在是胜之不武,但此时浑身都是慾火的黄蓉不怒反笑。

  「嘻嘻、你那话儿长得像苦瓜也未免太丑了点,我可没兴趣呢!」黄蓉淫媚又俏皮地回说。

  老王看黄蓉今日居然对他的调戏有反应,嘴角忍不住高兴地微笑起来,正想要继续搭腔时,菜摊对面走来两个人。

  「真巧啊,又遇到郭夫人了,妳们在聊什么啊,好像挺热闹的。」一个服装华丽的美少妇问说。

  黄蓉转过头,才发现是吕夫人跟她的婢女沐儿。

  「没、没什么,就买了点今天要做的菜。」黄蓉一脸羞涩地说,同时也赶紧离开菜摊往前走。

  看黄蓉离开菜摊,吕夫人则快步地与她并行。

  「呵呵,郭夫人一次买这么多的小黄瓜跟茄子,是什么料理要用到这么多啊?」吕夫人好奇地问说。

  「呃、没、没什么,就家里大小武这两兄弟特别会吃,所以才买多一点啊。」黄蓉脸红心虚地说。

  黄蓉会一次买大量的小黄瓜跟茄子当然是有原因的,若按照以往一顿饭的菜量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但总不能把自己手淫过的小黄瓜跟茄子再拿去做菜吧,光是想像大小武吃下沾了自己淫汁的菜餚,黄蓉内心都羞耻地想挖个地洞躲起来!

  吕夫人望了望四周,然后一脸狐媚地贴着黄蓉的耳朵淫笑说:「嘻嘻,我俩都是女人,郭夫人买这么多『瓜屌』的用途奴家会不知道吗?我知道郭大侠整天都忙着国事,如今又无法陪在妳的身旁。女人嘛,总会有那几个夜晚感到空虚寂寞,谁叫城里的臭男人都忙着守城呢。就奴家所知,城里不少人妻、人母都有跟妳一样空闺寂寞的处境。虽然买这些『瓜屌』实在是令人难以启齿,但活得快乐比什么都重要,郭夫人妳说是吧?」

  被吕夫人识破自己淫秽不堪的想法后,黄蓉羞愧地耳根子都红了起来,目光也不敢正眼对着吕夫人。接着黄蓉回想这几年在襄阳城的日子,的确不像在桃花岛般无忧无虑,郭靖也彷彿另结新欢般,心思全放在襄阳城的一切。自己大半的时间跟守活寡没什么两样,好在还有郭芙这个女儿陪伴,否则在襄阳城里真的会闷出病来。

  「唉……」黄蓉忍不住叹了一口长气,「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靖哥哥个性行侠好义、为国为民,既然守卫襄阳城是他的终身大业,我这个做妻子的也只能看开点了。」

  「是啊,对于郭大侠的牺牲奉献,不光是吕府、全襄阳城的百姓也都非常感激,要是所有的武林高人能像郭大侠这样为朝廷效力,咱们大宋还怕那鞑子大军吗!」吕夫人语气高昂地说,接着突然话锋一转,「……其实以郭夫人的条件,夜半寂寞还怕找不到好男人吗,若郭夫人不嫌弃,奴家倒是可以帮妳介绍几个『好用』的男人唷!」

  「好用的男人?」黄蓉一脸茫然地看着吕夫人。

 「嘻嘻,别多问,总之跟我来吧!」吕夫人一脸神秘地淫笑说。

  于是吕夫人拉着黄蓉的手往前走去,碍于吕夫人的身分与热情,黄蓉也只好跟在她的后头。随着吕夫人穿梭热闹的市集,不一会就来到一处猪肉摊前,这个肉摊的生意还不错,三个壮汉正忙着招呼客人。这间肉摊虽然肉品新鲜但价钱不算便宜,所以黄蓉偶尔才会来买些五花肉跟便宜的内脏。

  「哦,是吕夫人啊,今天想买点什么吗?」其中一个屠夫看到吕夫人面无表情地问说。

  发话的屠夫看起来约四十多岁,外形粗犷、满脸横肉再加上一把大鬍子,身高比黄蓉高了快两个头,身材也非常魁武,双臂的肌肉跟黄蓉的大腿一样粗,大概是每天都要做屠杀猪仔的粗活,所以身材非常的健壮,哪怕是寻常的达子兵也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大鬍子屠夫旁边还有两个年轻的屠夫,虽然身材体魄不如他,但也都是孔武有力的模样。

  「今个儿不买肉,奴家倒有两只猪肉要卖呢!」吕夫人嘴角微微上扬地微笑说。

  听到吕夫人要『卖肉』,大鬍子屠夫马上露出猥亵地淫笑往吕夫人她们三女的脸上打量几眼,「哦,吕夫人只有两只猪要卖吗?明明旁边还有多一只啊!」

  「哎唷,朱老闆你也别太贪心,两只猪还不够你们吃吗?」吕夫人用衣袖摀着小嘴淫笑说。

  朱老闆冷笑一声,随后呼唤一个年轻屠夫的名字,接着两人往肉摊后方的小巷子走去,吕夫人与沐儿也跟了上去,等吕夫人走了几步路,转头招手要黄蓉一起过去。虽然黄蓉已闯蕩江湖多年,但如此怪异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过,不知吕夫人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以黄蓉当下的武功造诣,区区几个屠夫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于是黄蓉也放胆地跟了过去。

  一行人走没多久,朱老闆突然推开一旁的房子大门走了进去,等黄蓉跟着踏进大门,才发觉眼前的房子是杀猪专用的屠房。里头摆了一张坚固的大木桌,上头还有几把沾满血的杀猪刀,桌子周围还有几张木椅。另一侧的墙角有一个大水缸,水面漂着大把的深色猪毛,北面的墙上还挂着半只刚宰杀好的猪尸。黄蓉再低头一看,原本灰白色的石板都积满长年的汙垢与血渍,整间屠房採光也不是很明亮,哪怕现在是大白天,屠房里仍给人一股血腥阴森的恐惧感,对于如此惊悚吓人的地方,寻常的良家妇女早已吓得魂不守舍,更别说还跟着陌生屠夫一起进来。

  年轻的屠夫看众人都进到屋子后,马上把大门关上反锁,这时朱老闆马上扯开吕夫人的腰带,再把她丝绸衫衣掀开,衫衣里头居然什么都没穿,两只雪白的大玉兔瞬间跳了出来,就连下体也是门户大开,阴户耻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黄蓉看见吕夫人受辱,马上又惊又怒地大声斥喝:「放肆!你们居然敢对吕夫人无礼,还不快放了她!」

  「嘻嘻,郭夫人妳别紧张,火哥只是在验收猪只啊!」吕夫人神秘地淫笑说。

  「什、什么!?」黄蓉听得一头雾水地说。

  接下来朱火把吕夫人腰带抽出,再用腰带把吕夫人的双手绑住,然后粗壮的双手抱起吕夫人的身子往北面的墙壁走去。走到底后吕夫人的双手高举,朱火抓住吕夫人的双手腰带挂在墙壁的铁钩上,而吕夫人的双脚还能站在地面,并没有悬挂在空中。看到这里,黄蓉才瞬间明白为什么吕夫人刚到肉摊时说要卖猪肉,因为此时此刻,吕夫人半裸的白皙肉体站挂在墙壁上,和旁边悬挂在空中的半只猪尸相比邻,宛如就是一头待宰的大白母猪!

  「嘿嘿,妳这头大白猪的奶子还真是大,每次揉起来都他妈的舒爽啊!」朱火嘴角淫笑、露出泛黄的牙齿称讚说。

  「嗯嗯,火哥别讲得这么露骨嘛,郭夫人还在看呢!」吕夫人一脸娇羞地说。

  听到吕夫人的娇嗔,朱火仍毫不在意地玩弄吕夫人的大奶子。吕夫人外貌看起来约20多岁,长相妖豔动人,并带着官夫人的贵气,丰厚的双唇旁有一颗黑痣,勾人迷濛的双眼、傲人厚实的双峰,在黄蓉定居在襄阳城之前,吕夫人可说是襄阳第一的绝美官夫人!

  朱火的身材高大魁武,手掌自然也比一般人来的大,但他的手掌居然还无法满抓吕夫人单粒的雪白奶子,黄蓉也是今日才惊觉吕夫人胸前的双峰竟不比自己逊色多少,硕大沉重的乳体快跟吕夫人的头一样大,乳头乳晕也跟黄蓉的大小差不多,不过颜色比黄蓉的还要更深些,和白皙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此外吕夫人的两粒大奶子也略为下垂,不若黄蓉的坚挺饱满。

  正在朱火姿意地玩弄吕夫人的奶子时,吕夫人的婢女同样也被年轻屠夫脱个精光,双手高举挂在铁钩上,虽然沐儿外貌看起来才14、15岁,但长相非常秀气标緻,胸前的大奶子也是非常的傲人,乳头乳晕大小适中、粉嫩细緻,再过个几年肯定也是襄阳城里数一数二的倾城大美女。

  黄蓉再回过头,朱火右手玩弄吕夫人的大奶子,左手也俐落地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沾血的衫衣与裤子,等麻布做的裤子一滑落,一根粗大坚挺的大阳具瞬间冲击黄蓉的眼帘!

  黄蓉一看到如此神物,立刻娇羞地用手摀住自己的嘴,胸口的花心也扑通扑通地急速跳动,就算是侠女的身分,黄蓉还是装矜持地把头侧向一边,但眼角余光仍偷偷打量朱火胯下的大鵰。他的阳具长度约有6寸,比鲁有脚还再短一些些,但粗度比鲁有脚的还要大上一圈,更恐怖的是阴茎上长满一粒粒的肉疙瘩,每颗都有豌豆般的大小,真是名副其实的『肉苦瓜』!黄蓉光是想像都能感受到这根肉苦瓜一但插入自己的小穴,肯定是会让人欲仙欲死的绝妙滋味!

  「嗯嗯,火哥快一点,奴家等不及要被大鸡巴验货了啊!」吕夫人淫蕩地呻吟说,迷人的双眼尽是饑渴的目光。

  「操!全襄阳城就妳这蕩妇最下贱,瞧瞧老子等一下怎么操死妳!」朱火不客气地羞辱说。

  朱火用双手左右勾起吕夫人的膝盖下方后高举,吕夫人白皙的双腿立刻与腰部同高,同时肥圆的臀部悬空前倾,股间的阴户更是门户大开。黄蓉往吕夫人的下体打量,只见吕夫人耻毛又黑又密,宛如海里的水草般漂长,两侧的大唇肉厚实饱满,像是深红色的鲜嫩鲍鱼,再往内侧就是蝴蝶翅膀般的小唇肉,吕夫人的小唇肉片又长又黑,并密密麻麻的捲曲两侧,宛如两条黑海带附着在阴户上。最后是阴道入口,都还没被男人的阳具插入,吕夫人的阴道口就已经有大拇指的宽度,湿滑的淫汁正缓缓地流出。黄蓉此时不禁感到一阵错愕,眼前这个外貌娇豔、身材丰腴、地位高上的官夫人,不知道私底下已经跟多少的男人交媾过?

  等朱火的龟头对準吕夫人的小穴入口,接着双手一沉、雪白的臀部下压,粗大的肉苦瓜瞬间就插入吕夫人的蜜穴深处!

  「噫啊啊啊……火哥的大鸡巴……硬是插得奴家好爽好舒服啊!」

  吕夫人的下体一吃到火热坚硬的阳具后,马上忘我地仰头浪叫,一点都不在意外头不远处就是热闹的市集,还有黄蓉也正在旁边观赏。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下一刻,朱火卖力地摆动自己的虎腰,粗大的阳具开始在吕夫人的肉穴里进进出出,每当肉苦瓜狠狠地插入,吕夫人都会情不自禁地高声浪叫,肉苦瓜一退出,黝黑的小唇肉也会跟着吸附阴茎周围而拉长,肉棒表面更是沾满嫩穴分泌出的蜜汁。对于眼前淫乱不堪的景象,黄蓉顿时感到口乾舌燥、心头小鹿乱撞,胯下石女乐的凸柱也开始慢慢地膨胀勃起!

  「嘿嘿,老子跟妳家那口子比起来,谁的鸡巴把妳操的比较爽啊?」朱火淫猥地笑问说。

  「啊啊啊……火哥你别这样……郭夫人还在看啊……奴家说不出口啦……啊啊啊……」吕夫人脸泛红潮、轻咬嘴唇呻吟说。

  「操妳奶奶的!妳这蕩妇到现在还装什么矜持,看老子怎么操死妳这下贱的大母猪!」

  朱火破口大骂,随后双脚往前一站,吕夫人的背部立刻贴靠在墙面上,每当朱火胯下的肉苦瓜狠狠地撞入吕夫人的肉穴深处,吕夫人身子退无可退,娇嫩多汁的阴道口只能被迫撑开、毫不保留地让粗大的阴茎完全插入!阴茎上密密麻麻的肉疙瘩,粒粒都刮着阴道内壁突进,吕夫人立即可以从下体感受到触电般又酥又麻的绝顶快感!

  「噢噢噢啊啊啊──不要、不要一下就插得这么深!大白猪会受不了啊啊啊──」吕夫人仰起头、美目翻白、嘴角歪斜地大声淫叫!

  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啪咚!

  对于吕夫人的求饶,朱火仍面露兇光、咬牙切地地大声辱骂:「操!那现在老子的大鸡巴操妳操的爽不爽啊!?妳这蕩妇再不老实承认,老子就操破妳的烂臭穴,然后再把妳白肥的猪屁股剁去肉摊卖!」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火哥不要把大白猪剁去卖……奴家、奴家现在被火哥的大鸡巴操得好爽好舒服啊!火哥的大鸡巴比奴家的夫君更猛更厉害啊啊啊!!」吕夫人激动放肆地放声狂叫!

  在朱火粗暴的蹂躏下,吕夫人宛如断了线的人偶,每次交媾撞击,吕夫人的雪白娇躯都会猛烈地上弹,乌黑的秀髮也跟着在空中飞舞,吕夫人原本妖豔贵气的面貌也开始扭曲变形,眉头紧皱、双目突出翻白、擦了胭脂的双唇大开、细长的舌头外吐、高挺的鼻子下还挂着两条鼻涕!

  「我操!妳这不要脸的大奶蕩妇!第一次来老子摊位买肉,一副高傲跋扈的官夫人模样,没想到吃过老子的大鸡巴,就甘愿当老子的大母猪啦!好好的官夫人不当,三天两头就来早市当婊子,老子这辈子还没见过比妳更下贱的蕩妇啊!」

  「啊啊啊……奴家、奴家天生就是下贱的蕩妇……奴家喜欢当婊子更胜过官夫人……大白猪一天不被大鸡巴操浑身都会痒得受不了啊啊啊──」

  另一头,沐儿也光着身子双腿悬空,年轻的屠夫双臂勾着她的膝盖下方,胯下的坚挺阳具也毫无怜悯地狂抽猛干娇嫩的美穴!

  「啊啊啊……阿大哥,慢一点、慢一点……人家的小穴快被撑坏掉了啊……这么粗的宝贝……沐儿会受不了啊……」沐儿神情无助又痛苦地哀求说。

  沐儿虽然年纪虽小,但身材已经发育得非常好,全身的肌肤白皙如雪、凝脂如玉、吹弹可破,胸口一对大白兔随着交媾的撞击不断地上下弹跳,充血坚挺的乳首又直又红、鲜嫩欲滴,纤瘦的双手高举、水蛇腰几乎没有什么赘肉,股间的阴户肥美鲜嫩,阴核上方的耻毛稀疏,隆起的艳红大唇肉被男人的阳具左右撑开,嫩薄湿润的小唇肉紧紧吸附进出的阴茎,清透带稠的淫汁也不时从阴道口下方滴落。

  「嘿嘿,妳这个淫蕩的小淫娃,明明下面的小穴湿得跟什么一样,到现在还想装贞女啊!」朱阿大猥亵地淫笑说。

  「噫噫噫……才、才没有……沐儿才没有感觉……沐儿也不愿意啊……啊啊啊……」沐儿羞耻地闭上双眼,小嘴一边呻吟一边无力地反驳。

  「小淫娃还想狡辩啊,也不瞧瞧妳现在的小脸跟青楼的妓女没两样,嫩屄的淫水像大雨一样狂泻,亏妳这小白猪上个月第一次来卖肉时还是处子之身啊!」朱阿大一脸得意地淫笑说。

  朱阿大双腿间的阳具虽然不若朱火来得长且粗,阴茎表皮也没有长满肉疙瘩,但比起郭靖的阳具还是强上不少。黄蓉回想起新婚当晚,自己的处子之身被郭靖的小肉肠破处时,内心还是带着不安与惧怕,更别说沐儿小小年纪被更粗更大的阳具强姦硬干,可以想像当时沐儿内心的恐惧与委屈!

  但黄蓉内心的不捨稍纵即逝,看着沐儿下体的阴户正含着男人的大阳具吞吐,黄蓉的脸颊发热、心跳加速,下体石女乐的凸柱已经完全膨胀勃起,两根小拇指般的柱状物狠狠地插入黄蓉的阴道与菊门内,屁股深处的慾火越烧越旺,黄蓉开始情不自禁地扭动自己翘挺的美臀,好让两个肉穴里的小阳具可以前后蠕动,进而磨蹭肉壁产生酥麻的快感。

  「呜呜啊啊啊……不要、不要再说了……还不是夫人逼、迫……啊啊啊……小穴、小穴好舒服啊……」沐儿神情先是一阵哀伤,但随即又沉醉在交媾的快感中!

  黄蓉看着眼前的活春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黄蓉更是大胆地用双手隔着衫衣爱抚自己胸口那两粒傲人的大乳房,纤瘦的十指紧扣自己的双峰正面,然后用力地揉捏绕圈爱抚,柔软的乳肉不时在指缝间凸起消退,两粒充血坚挺的大乳头也被丝绸肚兜不断地磨蹭,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涌上脑门,黄蓉的小嘴也忍不住呻吟起来。

  「嗯嗯嗯……不行、蓉儿不行……这里还有别的男人啊……嗯嗯嗯……大奶子……跟乳头……感觉好舒服啊……」

  黄蓉的内心也知道自己不该做出如此放蕩的行为,但此时她的双手彷彿已经不是自己的,十根手指仍不停地玩弄自己傲人的大白兔。

  原本血腥阴森的屠房里出现两男三女正在进行淫秽不堪的举止,这画面显然非常地突兀诡异。屠房除了血腥吓人之外,城里的居民也不想每天被悽惨的杀猪声吵得耳根不净,因此屠房四周的民房都没有人想要居住,朱火也趁机一间间地买下来当杂物房,甚至空着荒废积灰尘也好,就只是为了不被其他居民发现屠房内不可告人的秘密。长年下来,朱火父子三人以杀猪做为掩护,在早市里不断用大阳具慰藉城里那些下体搔痒的寂寞蕩妇。

  不一会,吕夫人跟沐儿双双发出高亢又激烈的浪叫声!

  「噢噢啊啊啊──洩身了、大白母猪又要洩身了啊……啊啊啊……火哥的大鸡巴真的好带劲……又粗又硬……硬是把奴家的蜜壶肏得好爽好舒服啊啊啊啊!!」吕夫人一副高潮母狗模样并力竭声嘶地浪叫。

  「噫噫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洩身了……沐儿、沐儿快受不了啦……啊啊啊……身体好热好热……下面的小穴快被刺穿了呀……噫呜呜呜……阿大哥不要看、千万不要看啊……沐儿、沐儿忍不住啦!!」

  黄蓉马上向她们两女瞧去,只见吕夫人跟沐儿不但高潮洩身,甚至连黄色的尿液也跟着喷溅出来。原本标緻的脸蛋全扭曲变形,露出既痛苦又无助的面容,但满是唾液的双唇竟然满足地开口淫笑,若是一个良家妇女被以如此羞辱的方式蹂躏,事后女方肯定会羞愧且哀怨地自尽,但吕夫人跟沐儿看起来反而非常享受被屠夫们如此粗暴的姦淫!

  黄蓉看两女居然可以不顾自己的颜面爽到放尿,对比自己跟郭靖行房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顿时黄蓉的下体一股慾火瞬间喷发,熊熊烈火在全身四处流窜,黄蓉感到全身都燃烧起来!此时黄蓉再也按耐不住累积许久的慾火,先把竹篮放在桌上后,双手再快速地把腰带解开,拉开蓝色衫衣的衣襟,接着再把肚兜由下往上翻掀,两只跟头一样大的雪白玉兔立即跳了出来,两粒大乳首像发情似地充血肿胀,原本巴掌大的乳晕双双集中隆起,表面的红色肉粒更是粒粒分明!

  此时黄蓉迫不及待地一手玩弄自己的雪白乳房,另一手则伸进裤子、穿过石女乐,食指跟中指熟练地併拢往女人最神秘娇贵的裂缝插入,在手指指姦自己蜜穴的同时,指腹也紧紧压在阴蒂上头粗暴地磨蹭,不一会的功夫,从黄蓉性感的小嘴里发出愉悦又哀怨的呻吟声。

  「噫噫啊啊啊……靖、靖哥哥……请原谅蓉儿一时的冲动……但蓉儿真的忍受不住啦……噫噫噫……蓉儿也是女人……蓉儿现在也好想跟吕夫人一样被吊起来变成大白猪……然后尽情地被大鸡巴啪啪啪的强姦啊啊啊啊!!」黄蓉闭上美目、小嘴微张地淫嗔。

  当最难的关口一破,黄蓉瞬间就抛开自己是郭靖大侠的妻子、丐帮的帮主、武林女诸葛的身分,此时的黄蓉只是个慾火焚身、满脑子都是男性阳具的淫贱蕩妇!

  「啊啊啊……大小武……你们快给我住手……你们居然敢偷看师娘沐浴……还、还想侵犯师娘,不怕你们师父知道后杀了你们吗……啊啊啊……不可以、不可以……鲁长老我尊敬你是长辈让你与我同床……但绝不是允许让你骑在蓉儿的身上啊……噫噫噫……等、等一下……鲁长老你的髒东西怎么可以插进来呀!!」

  「呜呜啊啊……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鞑子兵,不準碰我的宝贝女儿……想发洩兽慾全冲着本女侠来……本女侠保证让你们欲仙欲死……啊啊啊……不要、不要再干了啊……蓉儿吃不下这么多的大鸡巴……小嘴、蜜壶、屁穴都已经被塞满了啊……呜呜呜……求求你们饶过蓉儿母女……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蓉儿母女会被肏到死掉啊啊啊……」

  黄蓉露出饑渴难耐的表情一面手淫,一面听着男女鱼水之欢的靡靡之音,此时黄蓉光是手淫都能感受到绝顶的刺激快感,吕夫人急促地欢愉浪叫、沐儿不甘又无法自拔的呻吟,在在都冲击黄蓉的饑渴寂寞的芳心,黄蓉脑海深处也巴不得立即脱光衣赏当起被阳具姦淫的大白猪!

  在黄蓉激烈地手淫下,乳头不时被挤出乳白色的奶水,并顺着乳晕流到奶子下缘,连手指都是满满的乳香,而黄蓉下体的阴道也不断分泌润滑的淫汁,随着双指的抽动,晶莹剔透的水珠滴滴坠落到了石板上。江湖上想要姦淫黄蓉的男人从没少过,但没有一个淫徒可以亲眼目睹黄蓉仙女般的胴体,今日黄蓉放蕩地在朱火父子面前裸露并手淫,光是想像朱火父子突然兽性大发联手过来轮姦自己,黄蓉整个人都能感受到全所未有的刺激与兴奋感,双手爱抚的行为更是无法制止!

  「啊啊啊……你们这两个无耻的屠夫……凭你们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姦淫本帮主……当本帮主是好欺负的吗……噢噢噢噢……不要、不要这么用力……蓉儿的肉穴、屁穴……要被肏到裂开了啊啊………噫噫噫……求求火哥饶过蓉儿吧……蓉儿愿意变成大白猪……随你们姦淫蹂躏啊啊啊啊!」

  接下来的时间,黄蓉一面手淫一面幻想自己被轮姦的各式情景,配合屠房里靡淫交媾的呻吟与吆喝声,黄蓉体验到比郭靖行房更愉悦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黄蓉还在沉醉自我手淫的愉悦中,突然耳边响起一个粗旷的男人笑声。

  「哈哈哈,想不到郭夫人外表一副端庄贤淑,竟也是同好中人啊,早知道郭夫人是饑渴难耐的蕩妇,刚刚老子就会先好好品尝妳这只大白猪啦!」

  黄蓉一听到笑声,急忙停下手淫的动作并睁开双眼,这时她才惊觉朱火父子已经穿好衣服站在自己的面前,父子俩脸上尽是鄙视又猥亵的笑容盯着自己的大奶子与私处打量,嘴角更是不怀好意地淫笑,面对两个如此壮硕淫邪的屠夫,寻常手无寸铁的女子肯定会被吓得魂飞魄散!

  黄蓉知道自己丑态尽出,又羞又惊地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胸口与下体,但无奈黄蓉这对雪肌玉乳体积实在太大,单靠纤细的手腕根本遮不了什么地方,两团粉色大乳晕跟坚硬翘挺的乳首,仍被朱火父子看得清清楚楚!

  「哼、哼……本、本帮……本姑娘才没有想要当什么大白猪,你们别自以为是了!」黄蓉满脸羞耻、语气结巴地反驳说。

  「嘿嘿嘿,妳这蕩妇嘴还真硬,明明下体早就洪水氾滥,还想装贞女啊!」朱火羞辱说。

  「才、才不是!那、那是因为天气太热,所、所以……才会流这么多汗啊!」就算黄蓉平时机智多谋,但在如此羞耻的关键时刻,黄蓉也只能挤出这些连自己都不会相信的鬼话!

  面对黄蓉如此绝色的仙子又裸露出诱人的身躯,朱火父子并没有显出想要当场姦淫黄蓉的迹象,父子俩意淫了一下黄蓉那傲人的大奶子与天仙般的玉体后,就缓缓地走向大门,毕竟他们还有肉摊的生意要忙。黄蓉看这对父子竟然安分地离开,小嘴忍不住鬆了一口气,但内心深处似乎又冒出些许的空虚与落寞。

  等朱火打开门锁,突然回头大声淫笑说:「哈哈哈,对了,老子好久没喝到人乳了,正好郭夫人不久前刚生了一对双胞胎,奶水想必非常充足,再配上这对大奶子跟大奶头,日后要是能吸上几口肯定比得上百年好酒啊!」

  听到朱火的调戏,黄蓉又羞又气地回呛说:「哼,你想得美!本姑娘的乳汁是给我的宝贝喝的,不是给你这样低贱的下……」突然间,黄蓉突然想起什么,脸色瞬间大变,随后神情惊恐地问说:「你、你怎么知道我刚刚生了一对双胞胎?」

  「嘿嘿嘿,想不到郭大侠出城还不到半个月,郭夫人就等不及发浪成了蕩妇,要是哪天想找老子卖猪肉,随时都可以来啊!哈哈哈哈!」朱火得意地大笑说。

  知道自己被对方认出真实身分,黄蓉极度羞耻地赶紧用双手摀着自己的脸大声反驳说:「我、我才不是那个女侠黄蓉,你认错人了啦!」

  等朱火父子离开后,黄蓉才敢把双手放下,此时黄蓉满脸通红、脸颊发热,胸口仍激烈地跳动,而内心满是懊悔与羞耻,早知道就不要跟着吕夫人来卖肉了,要是此事传了出去,自己还有脸见人吗!黄蓉自怨自艾了一会,这才开始把胸口的肚兜往下拉,再把衫衣穿好、绑好腰带,梳理一下头髮后,就朝着吕夫人的方向走去。

  此时吕夫人已经放下双手,并把腰带繫回去,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非常从容,一点都没有刚偷完人的心虚或是内疚。

  吕夫人看到黄蓉靠近,马上满脸笑意地问说:「嘻嘻,刚刚的朱火父子还入得了郭夫人法眼吗?」

  「咳,还、还过得去,但希望吕夫人日后想做什么事还请先提醒,毕竟民妇可是有夫之妇,来这样的地方很容易被误会。」黄蓉一脸正经地说。

  「呵呵,郭夫人别生气,奴家可是把妳当成好姊妹才会带妳来这里的。别担心,朱火父子也是老江湖,他们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况且刚刚郭夫人情不自禁地手淫好一段时间,要是下体的搔痒真心受不了,改天妳也可以自个来卖肉唷!」吕夫人赶紧赔罪说。

  「哼,吕夫人妳也未免太看轻我黄蓉了……」黄蓉又羞又气地骂说,但回想刚刚自己的确当众手淫,这怒火也不好发洩。

  「嘻嘻,郭夫人先熄熄火,妳可别瞧不起朱火父子只是低贱的屠夫,城里多少寂寞的女人抢着排队想被他们的大鸡巴操呢。所谓术业有专攻,或许他们武功不及妳的一丁半点,但论男人床事的威猛,他们可是城里排得上名次的。再说,以郭夫人尊贵高雅的地位,朱火父子肯定会把妳视为上宾好好服侍的!」

  「不、不需要……我还没堕……落……」黄蓉欲言又止,然后继续好奇地问说:「倒是吕夫人看妳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难道妳不怕怀了他们的种吗?」

  吕夫人突然眼神一亮,然后一脸神祕地反问说:「这个呀……先给郭夫人猜猜,奴家现在几岁了。」

  「应该快30了吧。」黄蓉思考了一下回说。

  毕竟吕夫人天生丽质,又贵为官夫人,生活起居有僕人照料,过的日子自然不差,且保养得宜,外貌看起来才20多岁。

  「嘻嘻,其实奴家快40了呢!」吕夫人笑着说。

  「什、什么!」

  黄蓉惊讶地看着吕夫人,她没想到吕夫人的年纪比自己还大,虽然自己外貌身材都保持的非常好,但内心不免还是吃了一惊。

  「念在我们也是多年交情,妳们夫妇也为襄阳出了不少力,奴家就老实跟妳说吧。」

  原来吕夫人刚满18岁时,家道中落,被自己的父母骗去妓院卖艺,没想到赎回的日期到了,吕夫人没有被家人赎回,从此沦落红尘,几年后,吕夫人就成为院里的红牌广受寻芳客的喜爱。之后被吕文德看上娶回家当小妾,直到5、6年前吕文德正室因病过世,吕夫人才被扶正。

  「唉,想不到吕夫人有这么悲惨的过去,真是令人遗憾。」黄蓉感叹地说。

  「没关係,都过去的事了。但奴家也因祸得福,今日才能成为吕将军的夫人,同时也得到青春永驻的秘方。」

  「青春永驻的秘方?」

  「没错,当时奴家待的妓院有一帖祖传秘方,不但可以防止女子怀孕,甚至还能保持年轻的外貌。因为这秘方十分珍贵,配方不能外流,不过好在奴家当时是院里的红牌,牺牲点美色终于把配方弄到手。」

  「所以吕夫人的意思是妳可以亲手製作啰?」

  黄蓉听到吕夫人取得配方,内心不免心动了一下。毕竟女人都是爱美的,尤其是长相越漂亮的女人,谁不希望自己可以美貌常驻呢。

  「是啊,这『永春丸』所需的药材十分珍贵,製作起来也挺费工,奴家一整年也只能做个十来颗,若郭夫人不嫌弃,奴家倒是可以送妳几颗试试。」

  「呃、既然製作永春丸所费不赀又费时,民妇不敢佔吕夫人便宜,只需告知配方与作法,民妇自己回家製作即可。」黄蓉客气地说。

  「呵呵,郭夫人别这么见外,妳不但是郭大侠的爱妻,更是宗旨要行侠仗义丐帮的帮主,这点小玩意不足挂齿。只是提炼这药丸还需要特製的丹具,郭夫人没花几个月的时间是赶不出来的。不如等会郭夫人跟奴家一起回官府,前些日子才刚炼好几颗,正好给妳嚐鲜一下!」吕夫人笑着说。

  黄蓉看吕夫人如此热情,加上内心也颇期待自己的容貌可以永保青春,于是双手抱拳答谢说:「既然吕夫人如此用心,民妇也只能欣然接受了。」

  「别客气,咱们都自己人。」

  吕夫人说完,转头看了看沐儿,此时沐儿还昏死在铁钩下挂站着,只见沐儿双手高举、面容朝下、眼皮紧闭,嘴角还残留些许口水,再往下体看去,沐儿的两个膝盖左右微弯,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在手腕上,股间的阴户被干得又红又肿,被阳具撑开的阴道口还没有完全闭合,黏稠腥白的精液仍缓缓流出,并沿着大腿内侧蔓延。

  「沐儿,还不醒来,快穿好衣服準备走了……沐儿!」

  吕夫人喊了几声沐儿都没有反应,于是吕夫人走到沐儿面前,接着用手指掐住沐儿娇嫩的乳首,然后再用力地拧了半圈,下一瞬间沐儿立刻发出痛苦的哀号!

  「噫噫呀呀呀──痛、好痛啊!」沐儿小脸扭曲、眼角泛泪地大叫!

  「哼,妳这小淫娃,随便一个男人就可以把妳肏到晕,妳到底是有多下贱啊!快点把衣服穿好,妳好意思让郭夫人久等吗!」吕夫人一脸鄙视地辱骂说,掐住沐儿乳头的手指仍没鬆开。

  「呜呜呜──沐儿知错了、沐儿知道错了啦,求求夫人饶过沐儿吧!」沐儿大声哭泣哀求。

  黄蓉眼看沐儿痛苦的模样,加上沐儿年纪也只比郭芙小几岁,于是内心十分不捨地劝吕夫人说:「唉,吕夫人妳也别为难沐儿了,她的年纪还小,怎么经得起刚才男人的蹂躏,会昏过去也是正常的啊。」

  听到黄蓉的求情,吕夫人才鬆开她的手指,脸上的神情仍不屑地骂说:「郭夫人妳有所不知,这小淫娃年纪轻轻就如此淫蕩,再过个几年铁定是到处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这……沐儿年纪还这么小,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準呀。」黄蓉帮忙缓颊说,同时内心也忍不住滴咕,妳这官夫人不也是在我跟沐儿面前背着自己的丈夫偷人吗?

  吕夫人哼了一声,随即双手交叉在胸口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而沐儿满脸惊恐地挣脱铁钩,黄蓉则顺手把地上沐儿的衫衣、肚兜与裤子捡了起来,然后交到沐儿手上。沐儿先是鞠躬道谢,接着手忙脚乱地穿上肚兜与裤子,深怕又惹得吕夫人不高兴。黄蓉看沐儿慌张惊恐地模样,顿时母爱涌现,上前细心地帮沐儿调整肚兜,再帮她穿上衫衣绑上腰带。

  「沐儿别急,慢慢来。」黄蓉温柔地说。

  「好的……谢、谢谢郭夫人。」沐儿低着头、眼眶泛红地道谢说。

  于是花了一点时间,黄蓉帮沐儿整理好仪容,再和吕夫人三女一起离开这阴森血腥的屠房。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