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院長的一天

南方某大城市一家省級精神疾病康複醫院。早上7點30分,在院長辦公室里,40歲的馬漢超院長正在專心地寫一篇論文。

這位在本省精神疾病康複方面的權威人物,剛帶領一幫年輕的大夫發明出新的科研新成果,在治療精神憂郁症,自閉症,記憶力喪失等方面走到了全國領先的位次。

“铛、铛……”有人輕輕敲門。

“請進。”

“馬院長,您好。”一個看上去十九歲長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進來,身穿一件的白色護士短裙。雪白的短襪,休閑鞋。她看見馬院長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頭。

“金德論,你好。你找我有什麽事嗎?來,坐下說。”

“不用了,謝謝院長……我……還是求您把我分配到您這醫院的事,再有十幾天,我就實習期滿了。如果辦不下來,我就得回縣里的三類醫院……我們縣里的醫院連工資都開不了……我是來求您幫忙的……”

“哎……不好辦哪?這批護士學校來實習的20名學生中,你是唯一的家在農村的學生,想留在省級醫院很難啊,你知道有多少領導給我寫條子???”說著他拉開抽屜,拿出一沓各類的書信。

“我考核成績是滿分……求您了……留下我吧……”金德論漂亮的臉蛋帶著幾分童真。
 “铛、铛……”有人輕輕推門進來。

“馬院長,該去查房了。今天您先去高干病房看看,有幾個領導和名人在等您給他們的家屬看病。”

“在病房等我看病?爲什麽不在門診排隊挂號等我?”

“您不知道,您的專家號已賣完了,有的病人家屬昨夜5點鍾就開始排隊,8點鍾一開門就賣完了。有的人已排隊等挂號好幾天了……”

“好吧,領導得罪不起啊,金德論,你該回高干病房了,其它事以后再說。”馬院長穿上白大褂,頭也不回的走出門。“金德論漂亮的雙眼露出一絲失望和尴尬的神情,緩慢地跟隨出去了。

“著名播音員張泉玲現在病情咋樣?記憶力回複得如何?”高大魁偉的馬院長在一群大夫簇擁下邊走問。

“住進來高干病房15天了,記憶力喪失的很厲害,不配合治療,尤其是不讓給她打針,輸液。倒是不吵鬧,一句話都不說……”一位年輕的女大夫張延緊跟上來恭敬地回答。

“上次我說了,你們高干病房要和普通病房一樣管理,家屬只能一星期探病一次。不要讓病人受刺激,要讓她們安心治療……張泉玲住進來高干病房15天了,不見起色,這咋行!!張延你作爲主治大夫,要責任感強些好吧??”

“是……還有,張泉玲的家屬要求讓您親自過去看病……”

“好吧……我白天太忙了,晚上還需寫那篇論文。抽時間過去看看吧,”

(2)

“金德論!你干嘛哪?快把樓梯上的舊床單抱走。”護士長沖進護理辦公室,對正在發呆的金德論叫喊。

“啊?……哎。是……護士長。”金德論頑皮地做了個鬼臉,跑了出去。

金德論已經苦等了馬院長三天了,結果連人影都沒見著——他去北京見他日本留學的同學了。

“這個馬院長害死我了!!”金德論生氣地說了一句,沖著那堆舊床單狠狠踢了一腳。

“你說誰要害死你呀??小公主??”拎著公文包和旅行箱的馬院長從她身邊經過時,撂下一句話后,大步向前走去。

“馬院長?您回來了。我找了您好幾次了……”金德論身材苗條胸部高挺,豐實的翹屁股走起路來輕微搖擺;很是誘人。

“你跟著我干嘛?”馬院長頭也不回的走向院長辦公室。

“馬院長,我想和你說說我的事。”

“是嗎?我都忘了這事了。你說吧,我聽著。”

“我現在不和您說,您太忙了。我想晚上請您吃飯,請賞光。”

“你從哪里學會的這套?小丫頭。我還小看你了?”馬院長傲慢的目光盯在她的白色連身的護士制服上。

“今晚6點,在醫院門口的郵電局門前等我。你別笑,我只答應了你吃飯,沒答應別的。”話說完,院長辦公室的門也關上了。

“耶!!”金德論喜不自禁地歡呼一聲。

 (3)

馬院長這次沒讓金德論失望。他開著小轎車接上金德論直奔市郊,在一個人很少的小飯店,他們吃了一頓40元的飯。

穿著護士制服的金德論對著只顧埋頭吃飯一言不發的馬院長,滔滔不絕地說自己想來這家醫院的原因,家里貧苦,自己喜歡這護士職業,還有男朋友在本市等等……

另加自己有唱歌,舞蹈的特長,是護士學校學生會的文藝部長。可以爲醫院爭光……

“你喜歡唱歌嗎?”

“是啊。”

“那我們去KTV唱歌好嗎?”

“行呀!看不出您也是去KTV唱歌的人?”

“呵呵…我在日本留學的時候就常去KTV唱歌。那時候我可是愛玩的人,現在老喽。”

“您才40歲,不老。沒聽說男人40一枝花嗎?”

“那你還是花蕾呢。”

半小時后,兩人已經坐在KTV唱歌包房里了。

金德論一連爲馬院長唱了3首歌,馬院長露出滿意的微笑,一邊鼓掌,一邊稱贊她有專業水準。順手摟住了她的如柳的腰肢。

金德論一怔,緊接著顧做鎮定地低頭看著歌單。

“你多大了?小璐。”

“十九。”

馬院長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膝蓋上,扶摸著她白色的長筒絲襪。

“小護士穿上白色的長筒絲襪,顯得很干淨。還很性感嘞。”

“嗯,就是不耐髒。”

(4)

金德論大腿根用力夾緊,阻擋住馬院長企圖向上摸索的大手。

“院長……別這樣,我一直是很尊敬您的……”小璐緊張的不知怎麽樣擺脫馬院長得糾纏。

“小璐,我爲你的事,費盡心機,你做出些犧牲,也是應該的嗎?不要太矜持啦。”

高大的馬院長一下把金德論摁倒在沙發上,亂摸起來。

金德論一邊低聲求饒,一邊拼命反抗,眼看馬院長的大手就要摸到她柔軟茂密的陰毛一刹那。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馬院長皮包里傳出手機鈴聲。

“有電話!!快接電話吧?院長!”金德論象溺水的人終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喊叫起來。

“娘希匹!”馬院長氣急敗壞地從她身上爬起來。

打開包,掏出高唱“國際歌”的手機,出門去了。

金德論靈敏地坐起來,拉起被脫到纖弱的肩膀上的衣服。

“是嗎?你同意就好。我晚些時間過去,你家還有其它人嗎?好的,你等我吧。再見。”

馬院長接了個電話似乎心情舒暢了許多,笑逐顔開地站在正襟危坐的金德論旁邊。

“小璐,你別害怕,我一向是不會強人所難的。還有十幾分鍾的時間,不如我給你看看手相如何?”

“好的,早就聽說院長是臨床心理學的碩士生,給人看手相很靈驗。”

“我看你幼年,家境不太好。家里出過什麽事情嗎?”

“我父親在我出生不久,就病故了。”

“不是這件事。關於你母親的事。”

“啊?……沒有呀,她挺好的。”

“在13或許14年前,你母親在家里被一個年青人強奸了,你當時在場嗎?”

“你胡說!沒有的事。”她雪白的脖子泛起桃紅色。

“她當時,出了很多汗……你還記得嗎?”

“不!請你不要這麽無禮。我該走了。”金德論身體開始顫抖。

“你發育得較晚,16歲才來的月經。你雪白的屁股上有一顆黃豆大小的朱砂,是否還在左邊?”

“你無恥!”金德論推開他,奪門而出……

(5)

晚上9點,一輛出租車飛快地開到了棉紡織廠宿舍區,在一棟六層樓房前停下。馬院長戴著一副墨鏡,拎著皮包,昂首闊步地走進4單元門口,他徑直走上6樓,敲響了602肖曉琳的房門。

肖曉琳,女,36歲,棉紡織廠下崗職工。因丈夫吸毒去偷盜被判入獄,自尊心很強的她,服了一百片安眠藥企圖自盡,雖被救活。但昏迷了10天的她。得了記憶力喪失的重病,成了馬院長的病人。

馬院長垂涎她的美色,對她關懷備至,用了日本最新的科研成果,她住院二十天病情就大有好轉。

但20天10000元的昂貴藥費,使這貧病交加的家庭,無法再治療下去了。

出院回家了的肖曉琳,病情很快加重了。

在馬院長的精心誘騙下,肖曉琳17歲的獨生子小毛,終於同意馬院長的建議,用母親的身體作爲藥費給他享用,馬院長長期給她提供藥。

今天就是小毛打電話給馬院長。

“誰呀?”一個小夥子的聲音。

“我。”

房門開了,“您可來了,馬……”

馬院長做了一個悄聲的手勢,把小夥子推了進屋去。

“小毛,今天領你媽做化驗了嗎?”

“上午做的,肝功,血沈,腎功等十好幾項,又花掉了600元。大夫說都挺好的。”

“記得用這進口藥,隔10天就要去做化驗一次,馬虎不得。否則會出人命的。”

“我記得。”

馬院長取出包裝精美的進口藥遞給小毛,“這是5天的藥,你收好了。我的藥費你多會兒給我?”

小毛騰得臉面通紅,低下了頭,用手扯著衣服角。

“我媽在里屋坐得呢……你對她好點……”

“嗯……放心……我會讓她舒服的。”馬院長拍拍小毛的肩膀,急不可耐地沖進里屋,隨手將房門關住

小毛的心緊張的跳起來,口也干了,眼睛也不停地跳。

“媽媽,你原諒我吧,我沒辦法了才這樣做的。”他心里默默地哀求著。

牆壁上的時鍾指向9點30分。

小毛懊悔地抽了自己兩個耳光。去廁所用冰冷的自來水洗了個澡。他只希望時間快點過去,那個混蛋快點從里屋出來。

當他磨蹭了半天,從廁所里出來。

擡頭一看表——9點45分。

他穿著拖鞋蹑手蹑腳地走到里屋門前,沒等他把耳朵貼上去聽,就從屋里穿出來媽媽哼哼的聲音。

“不要嗎,……我不要嗎……”

聽得小毛汗毛直立,下腹血壓升高。他忍不住輕輕把房門推開一條細縫,摒住呼吸往里看。

(6)

房門推開的細縫太小了,他沒看見人,只看見地上亂七八糟地扔著馬院長和媽媽的衣服。

“小淫婦,快吸老公的雞巴。”

“嗚……不要嗎,……嗚……”

天哪,小毛看到床上的情景驚呆了。

帶有淚痕的母親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裸體攤開成大字型,兩只手被牢牢地分別栓在床角兩處。從房頂上吊蚊帳的鐵環里放下兩條粗繩子捆綁住她纖秀的腳踝高高吊起,豐滿圓潤的大腿穿著肉色的長絲襪,呈V字形展開。

渾身赤裸的馬院長跪在媽媽的一側,他的家夥還挺粗大,象大香蕉似的朝上翹。突出在兩條大腿中間。他將肉棒插進媽媽迷人的嘴中。

平日溫柔美麗端莊的媽媽將他的陰莖含在嘴里,被動地吸吮著,馬院長兩手叉著腰把屁股使勁地前后聳動,將大雞巴往媽媽的迷人的小嘴里使勁捅,媽媽迷人的嘴不時吸著肉棒。

“真是爽,爽死我了!”

母親的身體真不錯,一絲不挂的母親把有所有曲線美的雪白裸體暴露兒子面前,赤裸的肉體發出豔麗的光澤,披肩的長發,豐滿的乳房、圓潤的肥屁股、修長的腿上穿著長筒絲襪。

馬院長得意的笑著,抓住兩只隨著呼吸波浪起伏的大乳房,象揉面團一樣用力揉搓,挺凸的深紅色乳暈,直徑足有三寸,令人垂涎三尺。

他捏著那對挺起的腥紅乳頭,用二根手指夾住那乳頭尖端磨來磨去。然后用兩支小衣服夾子,夾住大奶頭。

“啊……嗯……”媽媽從鼻子哼出聲音。

雪白肌膚的母親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任憑馬院長在自己的肌膚上爲所欲爲……

馬院長的手伸到母親白晳豐腴的小腹下面,摸到茂密的陰毛了,用手指輕輕的愛撫媽媽肥美的陰唇,陰唇夾得很緊。

他的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陷入她的潮濕緊密的陰道里,當他的兩根指頭完全沒入濕熱的陰道時,用力拉扯著,指頭在她的陰道內任意地侵略。可憐的母親只能扭動屁股來逃避。

“啊,啊……”母親啜泣不已,光滑的肌膚冒出汗來。

兩根手指在火熱濕潤的陰道里面抽插,同時用拇指壓迫轉動陰核。沒一會兒,手掌粘滿了她的亮晶晶的淫水。馬院長的手在里面不停的動,刺激得母親滿是妩媚和羞愧,臉頰已經紅潤。

媽媽肉體深處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豐滿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在馬院長著力手淫摧殘之下,媽媽的淫婦本色終於被激發出來了,只見媽媽被他弄得滿面痛苦,欲仙欲死,嬌喘連連。

“哦……啊……”粉臉绯紅的她興奮的扭動著,纖弱的美手緊緊的抓著床頭的立柱,圓滾的臀部也隨著馬院長的手指動作一挺一挺的。

媽媽嬌嫩的小陰唇已經變的深紅,隨著兩根手指抽插也一起卷進翻出,粘滑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她那緊裹著兩根手指的兩瓣蜜肉,承受著插進拔出的摩擦沖擊。

“嗯……嗯……喔……喔……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大約只有幾分鍾,馬院長便感到了母親達到了高潮,媽媽帶著夾子的兩個乳頭呈紫紅色的高高挺起。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上挺著。陰道壁突然緊促的收縮,猛裹得他的手指跟著收縮。洞穴內一泄如注,滾燙的蜜汁很快流濕了她的整個大腿根。

媽媽的屁股淫蕩的扭動,銷魂的嬌叫聲不絕於耳,完全不忌諱女人所有的矜持。

“喔喔……小淫婦好快活啊……”馬院長真是太興奮了,難得的是,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已明白無誤地把一個良家少婦搞到了她的高潮。

在門口偷看他們的小毛,小弟弟把褲子頂起一個高高的小帳篷。同時心里卻有一種說不上來是悲傷還是刺激的感覺。

(7)

馬院長只解開了肖曉琳媽媽兩只手上的粗繩子。從房頂上吊下的兩條粗繩子仍捆綁著她的腳踝高高吊起,豐滿圓潤的大腿穿著肉色的長絲襪,呈V字形被展開。

馬院長的雙手遊移在媽媽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一雙嫩嫩的小腳。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長勻稱的腿上,在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他抓住她的右腳腕,用自己的臉頰貼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那種滑潤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馬院長把媽媽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絲襪的腳趾吮吸,白嫩的腳丫,整齊玉蔥般的腳指頭。淡淡腳味,越舔越爽。她的襪子尖端被口水濕透了。

“小淫婦,我該敲門了,你好好享樂吧。”馬院長一手握了雞巴,一手分開媽媽的兩片陰唇,將龜頭抵到穴口,用龜頭磨她的穴兒。

媽媽被龜頭磨得抖顫連連,嬌喘起來。“啊……不要嗎,……嗚……”陰穴里淫水直流。她顫著聲問道:“你……在干嘛啊?……放開我。”

“呵呵,淩辱刺激果然效果顯著,你居然開始提要求了。很好,我再給你點厲害的。”馬院長一邊用堅挺的龜頭輕輕頂磨著媽媽的陰道口,一邊撫摸她光潔腰身和細膩滑嫩小腹和陰部,不時捏弄她的發脹的乳房和陰蒂。

媽媽被玩弄時赤裸的身體不住顫動,她臉色潮紅,奶頭已經脹得直直的。肥嫩的大陰唇和鮮豔的小陰唇,被撐得充血漲開,淫水不停地往外流,順著嬌嫩的小陰唇的下部流到了白嫩的屁股溝中。

“啊……你快停下呀,別……大肉棒,我要它!”她的聲音也變得溫軟甜膩了,白皙纖弱的手抓著馬院長的陰莖向自己的下身湊過去。

馬院長見時機差不多了,猛一挺腰身,一根大雞巴完全插了進去。

“哎呀……插死我了……”肖曉琳顫抖著喊出來,感到穴里一陣猛漲,有種說不出的充實感。被粗大陽具插入的小嫩穴,條件反射地夾緊了陽具。

肖曉琳雖然不覺得很疼痛,只是一臉驚懼地望著馬院長。他的大龜頭在里面挺進,又硬又熱的陰莖往一個非常緊窄的陰道里頂去,到處都是淫水的滋潤。

馬院長握住她被捆綁著高高吊起的腳踝。開始慢慢有力的抽送,他的陰莖很粗長,每次抽插的距離都很大,肖曉琳穿著肉色長絲襪的豐滿圓潤大腿用力掙紮著……

馬院長瘋狂地用牙齒咬她肉色長絲襪,肖曉琳的肉色長絲襪被撕破成一條條的,露出雪白標致的腳丫子。雪白的嫩腳兒顯得性感迷人。

他象舔冰糕似的津津有味地舔她的腳趾頭。肖曉琳眼睛朦胧地扭動著細腰,她害羞的搖著頭,小嘴張開,發出“啊啊”的叫聲。

馬院長很快的就沒法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奸淫著她,空氣中彌漫著暴力的激情……

“哦…哦……啊啊……”她迷亂的呻吟著,俏麗的臉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雪白牙齒咬住了紅潤的下唇。柔弱的小手推擋在他的胸膛上,似乎想把他擋開。

“啊……好緊!你真是個極品性奴隸……舒服……”馬院長的肉棒被嫩穴一夾,舒服得渾身一抖。

“嗯……嗯……喔……喔……”肖曉琳被肉棒猛插的喘息聲已經快成了淫蕩的叫聲了。

膨脹的肉棒在她的穴里,猛地插入更深,刹那間,馬院長感覺到肉棒抵到了她的子宮口。

“……不要……啊啊……那麽大力……我受不了……哎唷……”她忘情地喊出來。

“夫人不要這麽大聲喊叫,你兒子在看著咱們呢……呵呵……我的家夥厲害吧?”馬院長口蜜腹劍得提醒肖曉琳。

“小毛?唉喲……喲……唔唔……”

馬院長肉棒拼命的抽插著,她的大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淫液也隨著陰莖的出入流了下來。她下身流出的淫液已經把身子下的床單都濕了一頁紙大小。

小毛看到媽媽曲線玲珑的身段和馬院長大雞巴在她穴洞里抽插的情形,覺得后背上已經冒出了汗珠。

“小毛,看到了嗎?這就是做男人的樂趣。你媽媽太需要男人的照料了,她夾得我的根部這麽緊,真是難舍難分。你一定要每天操她一小時,這對恢複她的記憶力有好處。她真是個極品性器……很舒服的吆。”

小毛看著正被馬院長糟蹋時的媽媽,悲哀和屈辱漸漸淡望了,心里萌升起一種另類墮落的快感。

小毛心想:“還用你說,我知道以后該如何對付她,我要狠狠地操她那個肥美誘人的大屁股,然后,我再將……”

馬院長感到她的陰道內還在一下一下的不斷收縮,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於是更加瘋狂地開發她的性愛潛力。

媽媽忍不住的嗚嗚叫聲不斷地刺激他的神經,他把陰莖抽出到只剩龜頭留在里面,然后一次盡根沖入,大雞巴用力的,抽插起來,雞巴次次盡根到底,直頂到她的花心上去。這種方式就是猛沖鋒,用力的急速抽送,每狠狠的插入一次,肖曉琳都發出淫叫聲,真是聲聲悅耳。

“啪!啪!啪!”他的腹部不斷地撞擊著她的臀肉,兩人肉與肉之間的撞擊聲響徹這個狹小的里屋。

“噢,噢,噢,”隨著馬院長的每一次的撞擊,她的喉嚨必定發出低沈的呻吟來響應。

“啊……啊……唉喲……喲……唔唔……”欲仙欲死的感覺使肖曉琳不停地搖著潮紅的頭,美麗的臉在幸福地哭泣,露出哀求的表情。

“爽!爽!爽!”馬院長的嘴里也在不斷地哼著。不禁放肆地將媽媽擁抱著,同時向著媽媽那濕潤的紅唇吻下去……

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鍾,她尖聲哀鳴,急促地喘氣,渾圓臀部用力地擺動,用力的翹起著腳尖,下身不停的痙攣,一股股炙熱的液體噴射在馬院長的雞巴頭上。她竟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8)

馬院長將粉臉绯紅,全身發顫的媽媽從床上攙扶下來,讓她趴伏在梳妝桌上,豐滿乳房緊貼在桌面上,雙腿直立著被分開綁在桌腳處,這姿勢使她的密處更加清晰地袒露出來,原本緊閉的花瓣也被略微的撐開了一道小縫。顫抖的臀肉中間有光亮的液體延流著。

馬院長緊抓那兩片雪白豐滿的臀肉,挺了挺下身,毫不留情的把粗大的肉棒刺到了花徑的最深處。

“啊——”媽媽的嬌呼聲里已帶上了痛楚,美麗的面龐也有點兒扭曲。肉棒慢慢有力抽動,每一下都盡可能深的進入她的體內,一波又一波的巨大攻擊,粗大的肉棒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空氣中彌漫著激情…。

媽媽配合的一挺一挺的,皺著眉頭,咬著自己的嘴唇,拼命的忍著不發出聲音來。臉色漲的通紅,長長的美發散在顫顫的雪白豐乳上。

她的絲襪美腿不停地痙攣,她逢迎的屈膝微蹲,主動以小肉洞容納馬院長的粗大的肉棒,並主動開始套弄起來,一波又一波的向后攻擊馬院長的陰莖。

“……嗯……舒……舒……服……啊……啊呀……哎吆……”馬院長的手不禁輕握住她一只柔嫩豐滿乳房,慢慢揉搓起來。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粉紅色乳頭,揉撚旋轉,它軟中帶轫。

“哦……哦……啊!啊!……”媽媽迷亂的呻吟著,扭動滿身是汗的肉體,雪白的大腿根有光亮的液體流下來。

讓媽媽達到三次的高潮后,馬院長這才做最后的沖刺,只見他全身條形肌肉不停地抽動,快速地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睾丸撞擊著媽媽的會陰“啪啪”作響。

媽媽尖叫著,她兩對雪白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后激烈搖晃,屁股瘋狂地擺動。馬院長不得不緊緊捉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從肉洞中滑出。

“啪,啪,啪,啪。”兩人肉體的撞擊聲此起彼伏。

“哦,哦,哦,我要射了!啊!啊!啊!”馬院長狂吼著,把肉棒深深的刺入媽媽體內,撞擊著子宮口,火熱的精液開始噴射到她的體內,噴得媽媽一陣亂抖。

“……我受不了……哎唷……舒……服……啊……”她忘情地喊出來。小毛沒想到外表文靜端詳的肖曉琳媽媽居然可以那麽淫蕩。

馬院長利落地把媽媽解除捆綁,象抱小孩子似的輕而易舉抱起,粗暴地扔在床上,凶狠地撲了上去。

他抓著美麗母親的秀發說道:“小淫婦好快活吧!?再給你來個‘倒把垂楊柳’和‘空翻蝶’干死你。”

(9)

小毛已經感覺到陰囊已經開始脹得滿滿的,脹得自己得覺得有點痛了。他知道,他已經憋不住了,於是悄然去了廁所。

他脫下褲子,拿出媽媽粉紅色的蕾絲內褲,把肉棒頂在她內褲嫩穴的位置,接受著它那柔軟的撫摸,享受著它的淫露的滋潤。他爲了得到滿足而不斷地捅插著媽媽的粉紅色內褲……

伴隨著可憐媽媽低沈無助的呻吟、痛苦尖叫聲,野獸般的強暴一直持續了三十分鍾。這更激起小毛心靈深處的獸欲……

10點50分。小毛的雞巴也顫抖起來,一股無法阻擋的沖力,伴隨著劇烈的高潮,濃精噴射而出,射在粉紅色內褲上。

當他磨蹭了半天滿頭大汗地終於從廁所里出來。

馬院長已經衣著整齊的站在鏡子前,正梳著大背頭。

“我要走了。你幫助收拾一下你媽媽吧。”

嬌美的肖曉琳媽媽一絲不挂,四仰八叉的癱在床上,動也不動。雪白的大腿上穿著的長筒絲襪被撕扯得破爛不堪……

媽媽本來明亮的雙眸變成迷離直直的瞪著前方,滾出的淚水淌下臉頰,她的身上全是汗珠,象剛過洗澡一樣。在不久前還是冰清玉潔的良家少婦身體,現在卻布滿了汙穢的精液。

她豐滿乳房隨著呼吸波浪般起伏著、肥屁股中間肥嫩的大陰唇和鮮豔的小陰唇,被弄得漲開充血,紅腫的肉洞里慢慢湧出白色的精液,順著小陰唇的下部流到了白嫩的屁股溝中、床單上濕潤了一大片。

馬院長戴著一副墨鏡,拎著皮包,昂首闊步地走出肖曉琳門口,門在他身后重重關閉。

他並沒急著走,而是把耳朵貼在門上,摒住呼吸偷聽里面的動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里面靜悄悄的。

安靜悠閑的夜晚,柔和冷亮的月光照射在大地,只有少許微風輕輕吹過,傳來樹枝帶動綠葉的輕晃聲。就在他拔腿開路的時刻,屋里面傳出肖曉琳低沈無助的歡愉哀鳴聲。還有……斷續的男孩銷魂尖叫聲。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