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4回:薛复山,难得夫妻事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字数:6463

  第74回:薛复山,难得夫妻事

  溪月湖上,月色更浓。

  难得夫妻,共此刻。

  「啊……」

  薛复山是装作很享受的表情,在自己妻子绵软的胴体上射精并进入了高潮。
打理干净后,也不急着离开,又在床上抱着妻子喻薇,好好的安抚、淫弄、温存
了一番,安慰妻子先睡下,他才披上睡衣,来到书房,点亮笔记本,又泡上了一
壶茶。

  他是有工作,省厅市局都下文件,在彻查省内的非法网上融资业务,这本来
也是例行公事,但是里面却出了一件涉及敏感的棘手案子,市局特别命他彻查,
这当然也是他漂漂亮亮的办完了陈礼案和码头淫窟案后的重用。不过,另一方面,
他也是借着工作的名义,来舒缓一下自己的神经,开阔一下自己的思维,冷静一
下自己的头脑。

  刚才,和妻子做爱的时候,他的眼前已经全是迷蒙的幻影,全是姜楠的模样。

  活塞运动,总归可以带来生理上的高潮。但是真正的性趣和满足,却只能伪
装一下了。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从和妻子的性生活中得到什么快乐。

  其实,妻子喻薇并不能算黄脸婆,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虽然谈不上美女,
但是也是有那么三分姿色的,B 罩杯的乳房抚摸上去也算饱满,肉肉的臀瓣也依
旧光洁,那温热潮湿的小穴里也有着该有的紧致。只不过,凡事都怕比较,和姜
楠带给他的那些性爱享受比起来……和妻子做爱,简直可以称为「交功课」了。

  是啊……姜楠的乳房,姜楠的长腿,姜楠阴道里那多汁的分泌,姜楠唇齿间
呻吟呜咽的魅声,姜楠的那些姿态,那些动作,那些表情,还有那些游戏的情趣,
那种娇嗔,那种犀利,那种欲拒还迎的痴魅。此时此刻,和妻子那无聊的房事比
较起来,让他越发流连,越发渴望。

  薛复山也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多想这些,不仅对妻子有些道德上的愧疚,
而且不是什么好兆头。这不仅仅是说,刚刚结束和妻子两地分居的局面,组织上
还特地借着河溪和首都人才交流的名义,把妻子从首都调到河溪体育局工作,也
算和自己夫妻相会了;更重要的是,这段时间,是他职业生涯关键的时刻,这种
时候,自己更要注意尺度和影响,至少,不能出什么严重的生活作风的纰漏。

  和妻子的关系,要稳定;和姜楠的关系,要低调。

  胡乱的打开资料文件夹,一张张的检索着这家叫「溪山互利通」的已经暴雷
跑路的P2P 公司留下的资料、账目、文件……脑子里都有点嗡嗡的。是的,自己
刚刚和妻子亲热完,但是依旧感觉到……,他是用了很大的克制力,才阻止了自
己去打开一些自己和其他男人一样,保留在电脑深处的「X 文件」,去「娱乐」
一下的冲动。

  真是很难控制自己啊,真的很想给「南兄」发条信息,真的很想约她明天一
起……一起……一起……,如果明天可以在一起,他一定要让姜楠换上最性感的
睡衣,再一件件的把它们撕裂下来,用睡衣的丝绸,把姜楠的藕条似的臂膀捆起
来,捆在床沿上,让她挣扎,让她哭泣,让她好好的表演一段被自己强奸淫辱的
场面,让自己的肉棒在那种男人最坚硬时刻的极乐。

  「踢踏……踢踏……」是妻子的脚步声从身后缓缓的由远而近。

  他吁了一口气,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的回过头,温柔的笑着轻语:
「薇,你怎么又醒啦?我说了,让你先睡么……我真的没办法,还要熬个夜。」

  薛复山知道怎么哄女人,他让自己的眼光故意显得炙热一下,在妻子的身体
上贪婪的扫视着。喻薇的身姿依旧迷人,赤裸的乳房顶在睡衣下,两颗饱满的乳
豆顶出来两颗可爱的颗粒,就是乳形不如姜楠的高翘,稍稍有些松软;喻薇的腿
也已经白嫩,虽然微微有点发胖,肉感的快乐是有了,就是不如姜楠这种撑杆跳
运动员出生的,两条笔挺的铅笔腿,奸操起来有一种亵渎女神的快乐;还有妻子
的头发,依旧乌黑,有点散乱,也算别有风姿,就是不如姜楠的头发那么挺拔帅
气,也许……自己可以鼓励妻子去做做头发?

  他意识到自己的脑子还是有点混乱,为了掩饰,也是为了安抚妻子,却反而
故意色眯眯的对妻子招了招手,一把,粗暴的把妻子的身体举到自己的大腿上,
用自己的鸡巴顶着妻子的屁股去轻轻的摩擦,两只手箍着妻子的腰肢,嘴唇也轻
轻的在妻子的额发上点缀琢吻,以表示自己的迷恋和爱慕。

  妻子很温柔驯服的,轻轻的摇摆了几下臀瓣,似乎是抚慰了一下自己的阳具,
但是到底还是不肯做什么更加羞臊的动作。

  「复山……」

  「嗯。」

  「都快一点了。你现在呀,正是越来越忙了。明天还上班呢,真的要熬通宵
啊。」

  「没办法啊,你也不是不知道,做经侦,很枯燥的。不过好在,这不是你来
了么。我一个人,是特别难熬点,你来了,就好多了,也有个家的样子。」

  「嘴巴抹了蜜似的。」妻子微微的一笑,亲昵的在他脑门上弹了个崩:「你
一个人?你真的都一个人?我不在的时候,你在河溪可逍遥了吧?」

  这种程度的恐吓和试探,薛复山当然是应对自如了:「你还敢反过来盘问我?
你这叫恶人先告状吧……我哪次打你电话,都是你先挂的,弄得我跟学生时代追
女神似的。你在首都花花世界当你的机关大美女,周围还都是体育圈那帮色狼恶
鬼。我是在河溪跟一帮臭公安老爷们打交道,我们经侦线上,连个母耗子都没有
……你跟我说实话,你上次挂我电话,是不是和祁阳民去吃饭了?啊?」

  「要命了,你连我们祁局的干醋都吃啊。」妻子果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别
瞎扯了。我们祁局那种风流性格,包养的都是年轻的运动员,能看上我这黄脸婆?
就算他看得上我,我还嫌他脏呢。」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啊,我看你们祁阳民对你就不错。」

  「我转移什么话题了我。我这是和你说,祁局在首都,可乱来了,据说,首
都体操队,首都市女排,成绩一塌糊涂不说,都快成了他和另一批不要脸的人后
宫了,三天两头去那里睡小姑娘,包养了好几个。前一阵还说要从北海调那个才
十五岁的苗芷若来。才十五岁啊,据说都有一米九,跟水葱似的,也不怕造孽,
幸亏北海给拦下了。要不是现在要办奥运,我看他还不知道收敛呢。」

  「嗯……,咱们首都真的又要办奥运啦?」

  「是有一些风声。三城联办么,国际奥委会其实也是试探,看看首都有没有
兴趣……我这次调河溪,多多少少,也有这方面的因素。说是人才交流,其实是
把各省的骨干调一批去首都,万一要办,可以做一些准备工作。」

  「切,这奥运可是大事,要真的再能办一次,哪怕是三城联办之一,都算得
上大机遇啊。就连这一届中央,都有面子。这不定要弄多少钱,升多少人的官呢。
祁阳民是首都体育局局长,那是首当其冲啦。」

  「嗯……不过也幸亏有这些事,我才能调过来么。因为是首都调地方,这次,
应该会落实我一个实任科长的。而且,还是便宜了你呢。」说到最后「便宜你」
三个字,喻薇的脸蛋也飞红了。

  薛复山哈哈一笑,淫淫的把脑袋埋到妻子的乳间,狠狠的摩擦了一下:「是
啊是啊,我就是喜欢占我自己老婆的便宜啊……」

  ……

  两个人又稍稍打情骂俏了一会儿,但是薛复山确实也没兴趣再鼓捣着假装兴
奋去做爱了,好在,妻子似乎也看出来了,微微推开了他,给了大家台阶下,只
是温柔的在自己的肩膀上揉了揉自己紧张的肌肉:

  「别闹了,说真的,复山。你这是忙什么案子呢?」

  「很枯燥的。」

  「你以前,常喜欢和我说案子的。我们一起分析分析,你不是说,也对你挺
有帮助的么?」

  「嗯」他笑了,其实说说案子,确实也是一种放松和自己脑子的清醒:「是
非法集资案。」

  「说说么,我爱听的。」

  薛复山点了点头,虽然妻子在性生活上其实已经无法给他足够的快乐。但是
妻子喻薇和其他的女人不同,对于政治,向来很敏感,对于工作,也算比较投入,
是真的属于少数可以听他分析分析的那种倾诉对象了。他也愿意和妻子聊聊这些
话题。

  「嗯,现在,上头有了文件,不符合资质的在线融资项目都要彻查。我们省
也查了大半年了,基本上已经是一刀切干干净净了。但是,市局里认为,有个别
案子,有点蹊跷,让我们成立小组,研究一下。」

  「什么蹊跷?」

  「嗯,比如,这个叫’ 溪山互利通’ 的平台,宣告暴雷的时候对账,账面上
连真实出借的款,还有5 个亿,当然了,对于散户来说,应该要对账的本息大概
是29个亿。」

  「亏空了那么多。那不是暴雷很正常?有什么特别的么?」

  「唉,你不懂。虽然账面款和应对账款差距很大。但是玩这种游戏的,从第
一天起就没有一个不亏空的……都是一帮亡命骗子。这账面上都还有5 个亿呢,
还有的是闪转腾挪的余地,暴什么雷啊?这暴了雷,我们一查,这5 个亿不也没
了?所以市局让我们几个懂行的老法师成立个专案组查一查,看看他们有什么猫
腻在里面。」

  「哦……」

  「这个案子,是有点棘手的。我估计市局也闻到味了,牵涉到一大帮在里面
投资的人,啥系统都有。市里头很看重,又怕出乱子,酆书记还亲自接见了我呢。
是点名让我查的。」说到这里,薛复山还是忍不住,露出了颇为得意的神色。

  「哪个酆书记?」

  「酆谷山。」

  「原来的检察院院长?」

  「你这都啥年头的老黄历了。他现在主持市里的政法委工作,是我们市里公
检法的一把手么,市政法委书记。」

  「哦……」

  「说实在的,我也是挺意外的。酆书记……这是他最后一届了……在这种风
头正劲的时候,他能特地找我来谈话,说是说案子,其实也是……组织上对我的
信任啊。连我们局长,现在和我说话口气都变咯。哈哈……」

  「切,在我面前,还说官话啊……我记得,你们河溪是华衡城做书记吧。有
这种政治强人坐镇,酆谷山一个市委常委,年纪又大了,又是老江湖了,有什么
可’ 风头正劲’ 的。」

  妻子果然是懂点门道,一下子就指出了背后的政治规律,这反而让薛复山更
添了谈兴:

  「也不能这么话说,你怎么把华书记说得跟地方军阀似的。一方面么,以酆
书记的资格资历,是可以横一点。不过最重要的是,最近几个月。他们这条线上
的,那可不仅仅是春风得意这四个字能说完的,简直是横着走了。」

  「怎么了?」

  就连薛复山,就连和妻子说话,他都忍不住带上了神秘兮兮的口吻:

  「柯黑子来河西了,酆书记……从历史渊源上,可以算是他的人。」

  「柯黑子?柯书记?柯禹州?」

  「嗯。他老人家来河西,上上下下都在传言,省委老组织部长应百川的末日
要到了。」

  「真的会查到应百川那种级别?那可是……省委常委啊。」

  「就是因为常委,所以才惊动了柯禹州这种首长领导么。」

  「那……」

  「这种节骨眼儿上,河西上上下下谁不要小心三分。柯禹州可不比其他领导,
给他捉到痛脚,管你哪个派哪个党哪个系统,还不一扫到底。按理说,应百川要
真倒了,至少也要牵连五、六十个领导干部,多出来五、六十个位置,谁不眼红?
但是即使如此,谁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节外生枝,怕引火烧身。柯禹州……柯黑
子,上面的那些官,都怕的要死呢。不过他是客临,带着调查组来河溪,人生地
不熟的,当然要靠酆谷山这些以前他信任过的老部下了。酆谷山在检察院的时候,
就和柯家有些往来。所以……算是他的人。现在你看吧,河溪市里,不管是哪个
级别的领导,看见酆谷山,都要哆嗦三下。」

  「那他倒找你办这种经济案?」

  薛复山又是忍不住得意的笑笑,甚至捏了一下妻子的乳房,才说:

  「查官员呢,是纪委的事;他是政法委,管的是民事和刑事;找我,当然是
办案子了。不过我能肯定,这案子麻烦,牵涉到社会反响比较多,一个呢,是那
么多投钱下去的人要安抚好,账面上还有钱,你政府来查,你一片好心,人家老
百姓还不领情呢;另一个呢,这账面还有的几个亿,给河西一些有头有脸的项目
挪走了不少,比如屏行那个奥林匹克会所,就在里面借了一个亿呢。事关重大,
牵涉到方方面面,当然要小心谨慎。应该是酆书记他老人家政治智慧高,找我
……是觉得我懂事呗。」

  「懂事?」

  「我不是和说过么,我们河溪的情况……特别复杂。因为我这些日子办的一
些敏感的案子。市里,甚至省里,对我前一段时间几个案子办的’ 尺度’ 都很满
意……这次的集资案,我估计吧,里面肯定有很多门道。如果仅仅是要查案子,
系统里有的高手,但是我’ 懂事’ ,’ 懂尺寸’ ,不会乱牵连人,能把事态控制
住,有这条优点。越是这种时候,领导就器重我这点。我说了,柯书记来河西,
办的是贪污,是和中央不一条心的人,不想节外生枝;由这种思路去想,酆谷山
呢,老党员,也是老政法了,可能也想最后留点政绩吧。他特地找我办,可能是
上面有人打了招呼……不管怎么样,都是有意栽培的意思啦。」

  「你的意思是说,这次你能升?」

  「嗯」薛复山在妻子面前,也忍不住有些得意的点点头:「是有可能。本来
就可能不小,酆谷山书记又出面这么一拉,我看这次真的有机会,轮到我再进步
一下了。我们局长已经找我谈过,连市局要找我谈了几次,我听口气,等办完手
上这个案子,要给我新安排了。」

  「那会怎么安排?」

  「这……还轮不到我考虑。听口气,先应该是平调;去屏行水警大队当大队
长也有可能,去市局的经侦支队当个支队长,也有可能。」

  「这……算是升么?不是平调么?」

  「哦,你可能不太懂我们公安系统的特点。我们公安系统要有这种升,就一
定要多警种磨砺的,你们机关里是讲级别,我们是讲警阶和级别。没有多警种磨
砺的报告,警阶不容易升。像我这样,如果掉去水警大队,明年回观江,就肯定
有机会升分局副局了。」

  「哈哈,那真要恭喜你啦,你的局长大人……」

  「这还没完呢。要是……万一,酆书记真能拉抬我一把,干脆,跨着系统平
调,调我去纪委,或者检察院法院,那机会就更多了。」

  他滔滔不绝正要在妻子面前好好诉说一下自己的成就,却忽然发现了妻子在
沉思。

  「怎么了?薇?」

  「复山……」

  「嗯?」

  「我是替你想啊。觉得这个事,才是有点……蹊跷啊。」

  「怎么?」

  「按照你说的,你本来就够资历够功劳要升。酆书记是来栽培你?」

  「对……啊。」

  「你……是拜过山头烧过香?」

  ……

  薛复山愣了,他不是笨人,忽然意识到了妻子话里的问题。

  「没有……」

  「复山,你也是老江湖了。你自己凭良心说,这年头,真的会有领导,因为
你的’ 能力’ 所以来提携你?」

  「……」

  「你没拜过山头扫过香,酆书记是因为他是伯乐,你是千里马,他是为了市
里的安定团结,因为你处事历练的能力,所以给你机会,提拔你?这种话,你自
己信么?」

  「……」

  「我只是个代科长,但是在首都,也看的多了。在机关里,只要是升官,就
一定是跑过官,根本没例外。因为人人都要升官,官,是怎么都分不过来的。也
许这事,是男人的……怎么说呢?终极追求吧。所以根本没人肯落后。不会有人
手上有资源,只会便宜了’ 有能力’ 的人的,能力……哼……能力卖多少钱一斤?」

  「……你说的对。按你这么一说,真的很奇怪啊,我是招呼过咱们局长,也
打点过市局和省厅的一些领导。但是按理说,我的这点打点,怎么也到不了酆谷
山那个级别啊,更别说柯禹州了,那是首长。我没上过贡……这,能是谁在上面
给我打招呼,让酆书记拉我这一把?」

  「你是不是不经意间,搭上过河溪市委的什么线?」

  「你是说衡城书记?别扯了,你当我是神仙能耐啊,在那些领导眼里,我就
是个基层队长,能搭上什么线?」

  「复山,能进步总是好事,但是你可别得意忘形。凡是还是多想想,可别
……菩萨路过,忘记了烧香。」

  「嗯……薇……」

  他被妻子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切切关心和细细琢磨感动了。这,又是姜楠怎么
都给不了他了。在那一秒,仿佛怀中的妻子的肉体,又增添了几分的诱惑。

  「嗯?」

  「薇,我……爱你。」

  他说这肉麻情话的时候,居然自己都微微感动了一下,肉棒也小小的又开始
坚硬起来……

  当他抱着妻子的腰肢,要开始继续一轮小小的攻势时,手机却「几几几」的
不和适宜的响了起来……

  ……

  他有点尴尬。

  妻子喻薇也有点尴尬。

  他甚至有点……惶恐。

  毕竟,他有不能为妻子所知道的秘密。

  但是,他毕竟是老警员了,不动声色的,故意当着妻子的面,抬起了手机,
甚至故意让妻子看到手机上的讯息。

  他不相信……手机上会有让他难堪的信息。

  但是真的抬起手机一看,他和妻子都看见了屏幕上的信息,却又不由得相视
无奈的一笑:

  「小艺?怎么?她又和老公吵架了?」

  薛复山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这丫头,就没让家里人省心过,她现在就没
把费校长当老公……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夫妻一场么。」

               (待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