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卧底】(第一部)(起始篇)【作者:zwsisbest】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起始篇

  「大头,我们这次能回得去吧」旁边的小警员有些颤声的问我。

  「一定能,前边就是出口,我掩护你,等我口令你就啥都别管往门那里冲,
出去后赶紧联系支援!」

  我低声对着他说道。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打中了旁边的钢板,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现在的场景丝毫不是香港警匪片里的特技,这可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中国大
陆,对面人人手持火器,似乎中国这几十年来的禁枪就成了一个笑话一般。这显
然是一个经营多年的黑社会犯罪集团,但是在权与钱的交易掩盖下,这么多年竟
然没有露出蛛丝马迹,确实令人胆战心惊。要说起这次的任务,还要从半年前说
起。

  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市民的报案说起。

  那一天,一位市民到派出所报案,说是一名精神病患者赖在他家门前不走。

  这人精神恍惚,口中一直念叨着:完啦完啦好可怕之类的话语。

  而且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这人一看到女人的高跟鞋,情绪就会产生非
常大的波动,他表现的十分害怕,并且尖声嚎叫,仿佛看到了魔鬼一般。

  派出所无法处理,只好暂时把他送入精神病院看管。

  但是在送入精神病院当天晚上便传来了这人上吊自杀的消息,并且旁边留下
了一封血书,上边四个字:金鼎大厦。

  说起金鼎大厦,就不得不说金鼎集团。

  这是上海市首屈一指的一家跨国企业,金鼎集团的总裁李隆生可以用富可敌
国来形容,在上海几乎可以说一手遮天,好几次被中央首长接见足以说明一切。

  不过随着李隆声年事渐高,他也逐渐将权力转交到他的儿子李飞名手中。

  李飞名可以说是上海第一公子,年轻有为,貌俊钱多,是全上海千金名媛的
理想夫君。

  不过3年前的一场世纪婚礼打破了这些痴女的幻想,金鼎集团与韩国朴氏集
团联姻,李飞名赢取了朴氏的公主朴美真。

  中韩合璧,金鼎集团一时风光无两。

  金鼎大厦是金鼎集团在上海经营的7星级大酒店,曾接待过各国元首,是上
海的标志性建筑。

  这起自杀血书把矛头指向了金鼎,瞬间便引起了公安部门的重视。

  公安机关通过各种方式的暗中调查,发现一个惊天地秘密,金鼎大厦貌似进
行着一种人体试验。这可令公安系统炸开了锅。但是由于金鼎集团影响力太大,
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采取任何行动,所以公安机关只能排卧底进去金鼎大厦。但
是一连3个卧底人员的失踪,让公安机关震惊不已,这里面绝对能撤出惊天大案,
对于新上任的市长和书记,正需要这种政绩。所以第五次的派遣卧底任务下达了,
我和张明,也就是之前的小警员,奉命潜入金鼎。

  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们接触到核心,我们就暴露了。

  我们被堵在了离出口很近的大厅里。

  按照商量好的计划,我率先俯身冲出,可是当我动身之后,眼前出现的全是
枪手和打手,瞬间我已知道,我们冲出去已经毫无希望。

  被俘后,我和张明被扒光了衣服,五花大绑的抬到了一个地下室。随着锁门
的咔嚓声,我和张明已陷入了一片漆黑的环境中。地下室没有窗户没有灯,也就
是没有任何光线来源,伸手不见五指。在这种环境下我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我口
干舌燥饥饿难耐的时候,传来了开锁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说「老实点,
夫人要见你们」

  我被抬到了一个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刺眼的光线令长期在黑暗中的我
极为难受。当我逐渐适应这光线强度后,我看到的是前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长的很漂亮,一身红色短礼服,脚上红色高跟鞋,手里端着一杯血红的葡萄酒。

  这女人在哪里见过?经过我短暂的回忆我便想了起来,眼前的女人正是金鼎
太子李飞名的妻子,韩国人朴美真。

  「大警官,你好啊」朴美真的汉语很流利,一点也听不出她是韩国人。

  我知道身份早已暴露,于是索性也不挣扎「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好吗?」

  「呵呵,大警官,你来我的酒店打打砸砸,我还没找你索要赔偿呢」朴美真
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说道「但我想,就你这样的小警员,估计一年的工资也不够
我这里一杯酒的吧」

  「没错,我确实赔不起,但我也没想去赔,从进了这里我就说光脚的不怕穿
鞋的,能砸坏一件东西都是赚了。」

  我抬起头说道。

  「嗯,不错,很有胆量。我知道你是为了啥来的,所以你也应该知道赔不起
的后果了吧,毕竟我的东西被砸坏了,还没有人敢不赔的。」

  朴美真看着我说道。

  我心里很震惊,通过朴美真的话,看了金鼎真的在做着一些残忍的实验。心
里震惊但表面我还是表现的很淡定「别废话了棒子娘们儿,赶紧放了我,你现在
的行为已经造成袭警,现在认罪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朴美真站起身,一抬手把一杯红酒全都泼到了我的脸上。「你刚才叫我什么?」

  朴美真瞪着我说道。

  她的眼神很可怕,充满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势,我一时间竟不敢和她对视。啪
的一声,我又挨了她一记耳光。「我最讨厌你们这群中国虫子叫我棒子,我们高
贵的大韩民国的人你们舔鞋都不配。」

  朴美真打完我后,转身走回了沙发前坐下,重新恢复了优雅的姿态,「你们
中国的警察我还是很佩服的,一个虫子意外跑了出去,居然顺藤摸瓜的查到了我
这里,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折磨你们这种警察。

  她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几个壮汉拖进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身上全是红通
通的鞭痕,还有许多半个小指细的马蹄形印记,整个皮肤基本没有完整的地方,
很多位置还在渗血。他们浑身无力,垂着头精神萎靡,任由几个打手像拖着死狗
一样把他们拖了进来。

  「傅强,张书臣,赵海!你们怎么了!」

  这三人正是先前派出的卧底,看到他们遭受了如此磨难,我顿时心如刀割。
「死棒子,你就不是人吗?你也是两个洞被男人草的货,你进行人体试验良心何
在?你不怕下地狱吗?」

  也不管到底差没查证,我现在只想大骂这个该死的棒子女人。

  「呵呵,叫啊,你叫的越起劲,待会儿我就越兴奋。

  把他们扶起来。」

  几个打手把3人架了起来,朴美真站起身,踩着高跟鞋咔咔的走向了最边上
的赵海。

  「这是三人中最早来的,也是最硬气的一个,不过我喜欢」朴美真说完,突
然一抬腿,高跟鞋狠狠的踢在了赵海的脸上。

  赵海的头被踢的甩向了一旁,整个身体也随着朴美真这一脚倒在了地上。

  「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可是跆拳道黑缎,我们大韩民国的跆拳道,就让你
们见识一下吧。」

  朴美真使了个眼色,旁边的打手再次架起了赵海。

  赵海微微抬起头,目光有一瞬间和我的对接,他呆滞的目光见到我后产生了
一丝波动,接着,朴美真的脚再次踢到,坚硬的高跟鞋尖正踢在他的脸颊,赵海
再次被踢倒,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看到了吗,我就是喜欢折磨你们中国虫子」接着她向前一跨步,美腿再起,
高跟鞋鞋底直接踹在了张书臣的肚子上,张书臣被踢的像后飞出了两米多,重重
的摔倒在地上。

  看着这个韩国女人如此的肆虐,我心中狂怒,但无奈身体被五花大绑动弹不
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名同事在这个女人脚下痛苦挣扎。

  转眼间两人被朴美真踢的满脸是血,本来就是血红的高跟鞋在鲜血的点缀下
更显妖艳。

  「现在知道我是怎么折磨你们中国人了吧」朴美真仿佛是踢累了,她抬起手
把额前散乱的发丝掳到耳后,然后说道「过来扶着我」两个打手会意的走到了躺
在地上的张书臣身旁两侧站住,而朴美真扶着他们踩到了张书臣身上。

  张书臣是四人中年龄最小的,他还是个90后,而现在这稚嫩的脸庞已经痛苦
的扭曲,嘴巴张开发出凄惨的嚎叫。

  朴美真的鞋跟很细,很高,此刻随着她的踏步深深的扎进张书臣的肉里,形
成残忍的凹陷。

  张书臣难以忍受,双手吃力的抬起,颤抖的握住朴美真的鞋跟往上提,想要
借此减轻痛苦。

  但全身被注舍药物的他根本没有力气去完成这一切。

  青年警员双手青筋暴跳,双目怒睁,但韩国女人那钉子一样的鞋跟却是在他
的肉里越陷越深。

  「咯咯」朴美真矫笑着,很是得意的看着脚下的中国青年即痛苦又无力的样
子。

  「想不想让我抬起脚啊?求我啊!」

  朴美真说道。

  张书臣并没有求饶,依然只是徒劳的在撑着朴美真的脚。

  「哎,真没意思,还是多玩一会儿吧」朴美真说着移动脚步,一点一点的往
张书臣的胸口踩,而她脚下的张书臣不停蜷缩扭动,显然正在遭受着非人的痛苦。

  看着自己的同事,自己的同胞收到如此的折磨,我自然是怒火滔天。

  「你他妈不是人」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张口大骂道:「千人骑万人草的棒
子女人,你会不得好死!」

  朴美真再次听到我的叫骂,恶毒的目光一闪而过。

  「看来我们的大警官不想让我慢慢玩了呢!」

  她踩在张书臣身上,突然脚跟用力,把两只高跟鞋洗细的鞋跟全部踩进了脚
下中国男人的身体里。

  啊啊啊!!!张书臣的惨叫变得更加剧烈,他不停的扭动身体妄图减轻痛苦,
但朴美真的鞋跟如同钉子一样钉在他的身体里,这样只能徒增痛苦。

  渐渐的,张书臣的叫声越来越低,身体的扭动幅度也越来越小,直至最后一
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口中吐出了一丝鲜血,昏死过去。

  朴美真看到张书臣昏了过去,抬脚走下了他的身体。

  在张书臣的身体上多了两个深深的血洞,正往外缓缓地流血。

  这真是一个残忍的魔鬼。

  「知道吗,你们中国人对于我就像是虫子一般,知道什么是虫子吗?」

  朴美真的美目中闪过一丝妖艳阴毒的目光,她走到了躺在地啊的赵海身旁,
然后缓缓地抬起了脚。

  地上的赵海了无生机的目光看到了朴美真抬起的高跟鞋,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眼神一瞬间泛出了一丝恐惧,身体也发出轻微的颤抖。

  朴美真的脚慢慢踩下,而赵海眼中的恐惧也随着他的脸与朴美真下踩的鞋底
的靠近而越发加重。

  当赵海的脸与鞋底接触的一刹那,我分明的从赵海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绝望。

  朴美真踩着赵海的脸,目光看着自己的高跟鞋,左右的扭动了一下脚踝,仿
佛在欣赏自己漂亮的鞋子。

  突然朴美真脚踝用力,高跟鞋的前脚掌把他的头踩的偏向了一旁,而尖锐的
鞋跟正对准赵海的太阳穴。

  我的心中瞬间泛起巨大的恐惧,已经意识到这个恶毒的女人接下来的举动,
嘴中大喊「住手!!!」但是显然晚了一步,朴美真美脚用力,长长的鞋跟反舍
出了一丝光亮,一瞬间就踩了下去。

  我看到了赵海本来恐惧的目光瞬间一凝,仿佛恢复了生机一般,在生与死交
接的一瞬间,他目光望向我,带着对生命万分的不舍与留恋,求生的渴望使他瞬
间爆发出了左后的能量。

  他的双臂痉挛般的抬起,双手仿佛去抓救命稻草一样伸向了朴美真的脚。

  只是他的目光也永远的定格在了充满着异样的生机的这一刻。

  朴美真的鞋跟残忍的踩进了赵海的太阳穴,鲜血顺着鞋跟与太阳穴镶嵌的地
方慢慢涌出,染红了赵海怒睁的双目。

  在鞋跟没入赵海头颅的那一刻,求生的双手触摸到了那双艳丽的血红色高跟
鞋。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此时却又显得有些凄美。

  「虫子就是我想踩死就能踩死!」

  朴美真拔出鞋跟,踢开了赵海已经不会动的双臂。高跟鞋从赵海的太阳穴处
的血洞带出一缕鲜血。「在死前能摸到我的鞋子,他这辈子值了!」

  朴美真残忍的吐出的话语,令我万分愤怒与悲凉。

  我痛苦的紧闭双目,不忍看到同事的惨状,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朴美真
得意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别着急,因为你骂了我最讨厌的话,你们来这里的这
几个人今天都要死!」

  她再次残忍的吐出了令人绝望的话语。

  「你们中国人不是想要了解我到底干了啥吗?今天也让你开开眼界!把东西
拿上来!,再把今天来的那个年轻的带上来!」

  门打开,进来几个打手押着张明,另外进来的还有一个白大褂。白大褂手里
端着一个盛医疗器具用的金属盘,里面放着几根针管。「这是我的实验室研制出
的一种药剂,它的作用吗,就是让人的骨头变酥。」

  朴美真说着,伸手从金属盘中拿过了一只针管,然后把针管中的液体注舍进
了张明的胳膊里。

  「啊啊啊,女魔鬼,你给我打了什么!!」

  张明痛苦的哀嚎着。

  「当然是为了给这位大警官表演所用的药物啊,那几个死鱼我看着就恶心,
没意思,而你这个活蹦乱跳的最合适不过了!」

  朴美真说着使了个眼色,旁边的打手立刻把张明按倒在地上。

  「对了,大警官你站的太高了,这样会影响到观摩效果的,我还是好心的给
你换个VIP视角吧!」

  朴美真说着,突然抬起脚,高跟鞋的鞋尖重重的踢在我的胯下,剧烈的痛苦
一瞬间让我失去意识,我被踢倒在地上。

  朴美真使了个眼色,几个打手会意的把我拖到张明的旁边按住,并强行把我
的头扭过去看着张明的方向。

  朴美真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看好了,我可以给你表演慢动作!」

  她抬起高跟鞋,在我的注视下慢慢的踩到了张明的头上。

  「臭娘们,拿开你的脚,你这是袭警」

  「听到张明的威胁,朴美真笑呵呵的看向我,说道「」你说的话刚才的大警
官已经和我说过好多次了「朴美真踩着张明,继续说道「知道人的骨头变酥是什
么样子吗?我现在就免费的给你表演一下!」

  朴美真缓缓的往下踩,张明的头也在她的踩踏下慢慢的变型。

  「啊啊啊啊啊!」显然这个过程不是没有痛觉的,张明凄厉的惨叫就说明了
这一切。

  「小帅哥,有什么感觉呢?是不是非常美妙呢?」

  随着朴美真一点点的用力,张明也逐渐发现了另自己恐惧无比的事情,他嘶
声叫喊着「救命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啊啊!」

  我不知发生了啥,只是看到随着朴美真脚上的高跟鞋逐渐的往下踩,张明的
头已经超过了人类头部形变的极限。

  接着,仿佛有固体碎裂的细微咔嚓声传入我的听觉中枢,我想要仔细分辨这
是什么声音,但是张明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让我并不能取得有用的信息。

  麻木的神经终归要被现实唤醒,现在张明的头的样子让傻子都能明白刚才的
咔嚓声是哪里来的。

  「好好的记住你眼前的这位警官,就是他赐予你的这极致的体验。」

  朴美真娇声说着,脚下继续用力,高跟鞋的前脚掌慢慢的把张明的头踩的瘪
了下去。

  张明望着我,眼神中的绝望表露无遗,同时还带有浓浓的恨意。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两个打手强行把我的眼皮扒开,眼前残忍的景象
我却不得不继续观看。

  「我恨你,大头!!!」

  随着最后张明绝望凄惨的诅咒,一阵清晰的咳哧声传来,张明被踩的眼球突
出,眼眶中逐渐渗出了鲜血,此时张明仿佛一只鼓眼鱼一般的形象即诡异又可怕。

  很显然这个随我一起来的警员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在他弥留的时刻,
嘴里轻声念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随着最后的一声咔哧声,朴美真的高跟鞋
已经踩到了地上,在鞋底与地面间只有张明的一层头皮,而张明的脑袋就像爆开
的西瓜一样,血液脑浆流了一地,两个眼球被挤压的滚落出来,一只正好到了我
的眼前。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已是麻木。

  惊醒我的是朴美真的高跟鞋,漂亮的鞋子占据了我的视线,朴美真一脚踩爆
了张明的眼球,扭动了几下脚踝后,这个韩国女人把脚往后一拖,地上又多出了
一条长长的血迹。

  一个年轻警员生命,就这么终结在了这个韩国女人的高跟鞋下。

  「知道吗,我就是喜欢用脚踩爆你们中国人的头的感觉,才研制了这种软骨
剂。」

  我现在已不后悔去激怒她,因为现在我已明白,这个女人是个魔鬼,即使我
不去激怒这个女人,她依然会把张明的头踩碎。只是现在我恨的是我自己,恨自
己没有小说里力挽狂澜的实力。赵海的绝望以及张明生前弥留的诅咒将我深深的
打进了痛苦深渊之中。

  但是朴美真仿佛还没有玩够,她再次踏出了仿佛象征着死亡的脚步。她这次
走到了傅强的身边。傅强的眼神不再呆滞,而是泛起巨大的恐惧。显然刚才那残
忍的一幕彻底的让这名老警察崩溃。「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傅强一边往后爬一边喊道。而朴美真仿佛很享受给别人带来这种恐惧的压迫,
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朝傅强走过去。终于,退到墙角无路可退的傅
强彻底崩溃,同时房间中弥漫出一股骚臭味,傅强已经大小便失禁了。

  朴美真厌恶的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气,转过身去说道:「给他打上针。」

  几个打手强行按住傅强并给其注舍了软骨剂。傅强大喊「对不起,我错了,
我是虫子,姑奶奶您饶了我吧!」

  朴美真转过身,说道:「饶了你?好啊,我的鞋子脏了,知道怎么做吧!」

  「知道,知道,我就是您的狗,我给您舔干净。说着傅强急忙向朴美真抬起
的脚爬了过去,他并没有留意到朴美真眼中闪过的一丝狠毒。就在傅强伸出舌头
马上要接触到朴美真鞋底的一瞬间,朴美真的高跟鞋底就这么用力的踹了下去。

  已经无法形容我看到的景象是多么的残忍,朴美真黑带9段的脚力一脚踹在
已经注舍了软骨剂的傅强的面门上,伴随着咔嚓一声,傅强的头一歪,他的眼神
瞬间恢复的呆滞。

  傅强的脖子已经被朴美真一脚踹碎,只剩下皮肉链接着头与身体。

  「你有资格舔我的鞋吗?」

  朴美真冷冷道说道,接着她对着傅强的头又是一脚,坚硬的高跟鞋尖直接踢
进了傅强的面门。

  傅强的头骨失去了强度,高跟鞋直接在傅强的头上踢出一个锥形的坑。

  最后朴美真抬起脚一脚蹬在了傅强的胸口,这个四十多岁的老警察被她一脚
踹出去好几米远,躺在地上再无声息。

  看也不看傅强一眼,意犹未尽的朴美真慢慢迈着猫步走到了昏死的张书臣跟
前。

  我知道这个小伙子最终也难逃一劫,只是希望朴美真不要再残忍的强行让我
观看她的表演了。

  朴美真是那么仁慈的吗?显然不是。

  她这次没有给张书臣注舍药剂、而是直接原地起跳,双脚重重的落在了昏死
的张书臣的脸上,尖锐的鞋跟直接扎进了张书臣的脸。

  巨大的痛苦令张书臣疼的醒了过来,他在高跟鞋下发出闷声的哀嚎。

  朴美真站在他的脸上,扶着站在旁边的打手的肩膀,开始左右扭动脚踝。

  就这样一双高跟鞋在稚气未脱的青年警员脸上碾动着,鞋底的防滑纹摩擦着
脆弱的皮肤。

  「知道为什么我的高跟鞋都是薄底无防水台的吗?因为薄底的鞋子能感受到
被踩的人的挣扎,肉体的蠕动传到脚底的感觉实在是很美妙。」

  朴美真又在张书臣脸上碾踩了一会儿后,抬脚走下张书臣的脸。

  此刻我简直认不出这车祸一般的脸原本是属于一个英俊的小伙子。

  而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张书臣的嘴在轻微蠕动着,仿佛在说着什么。

  朴美真突然有了兴致,她蹲下身,娇声说道:「小伙子你说啥呢,是最后的
愿望吗?」

  「给…我、个…痛快!」

  张书臣说完之后仿佛用尽了力气,只能保持微弱的呼吸。

  「痛快?好啊!」

  朴美真娇笑的站起身,美腿抬起,然后把高跟鞋细细的鞋跟残忍的踩进了张
书臣的眼窝!!我看到张书臣的身体剧烈的向上挺了一下,然后又重重的摔在了
地上。朴美真依然没有放过这个小伙子,恶毒的韩国女人竟然扭动着脚踝,把长
长鞋跟一点点的全部踩进了张书臣的眼窝里,然后一阵乱搅。随着高跟鞋的残忍
肆虐,张书臣的生命飞快的流逝。朴美真继续搅动着鞋跟,直到脚下的年轻警员
再无动静。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弄明白了金鼎的秘密,也找到了失踪的同事,只
是,这些秘密只能继续密闭在这鲜血淋漓的金鼎大厦里了。

  看到朴美真踩着血红的高跟向我的头走来,感觉到针头扎进我身体的微痛,
感受到全身的骨头逐渐变的脆弱不堪,我想,这个韩国女人会直接把我踩成肉酱
吧。只是,不能与你见最后一面,我的孩子,我的妻子。

  我微笑着,仿佛解脱了一般,视死如归的看着面前的韩国女人,然后在她有
些诧异的目光中,主动的躺在了她的脚边,嘴里说到「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咯咯,有意思的中国人!」

  朴美真抬起脚,高跟鞋鞋底的纹路在我眼中逐渐清晰,细细的鞋跟尖端在我
眼中逐渐放大,直到最后与我的眼球接触…

  一小时后,朴美真从大厅走出,对身后的白大褂吩咐道「明天晚上我和老公
有个宴会,把刚才那人的皮扒了做一双高跟鞋,我要踩着他去出席。」

  白大褂点头称是。这次我可帮你解决了技术问题了,他的骨头已经被我全部
踩成碎片了,相信你一定能做出一双完美的高跟鞋。

  「大警官,我会永远踩着你的」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