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的亂倫

我叫王雅莉,今年19歲,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我有美好的身材(168
公分、45公斤、36D、24、35),加上腿非常的修長,所以追我的男生
也不少,但是沒想到我的第一次卻是給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由於父、母幾乎常年不在家,因此家中只有我跟弟弟─王建強(17歲),
及妹妹─王雅萍(16歲)。

一個星期六下午,弟弟以爲沒人在家,把借來的A片放來看。當他忍耐不住
想拿面紙自慰手淫時,突然發現我正在另一側的XX上睡著了。我家的客廳,除
了幾張小XX外,還有三張長大的XX。有時看電視累了,就會直接躺在長XX
上睡覺。大概是被一些坐墊,毛毯遮住了,因此他沒注意到我已睡在一旁。當時
的電視的音量不太大,但也不小,我早就被吵醒。

可能是看錄象帶看的太興奮,色迷心竅,他竟起了想侵犯姊姊的邪念。

剛開始時,他只是試探性的抱住我的纖腰,很明顯的,我抖了一下,但此后
就沒有什麽反應。

他開始大起膽子,手越來越不安份,摸往胸部,接著伸到我的衣服內,接觸
到我那光滑柔軟的身體,讓他理智全失,他忍不住將褲子拉鏈打開,漲的硬梆梆
的二十公分長的雞巴立刻彈出來,色心大起,他竟把我的手拉過去,準備要我幫
他自慰。

就在我的手摸到雞巴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嚇的腦袋轟然作響,立刻慌
張的跑去接電話,原來是妹妹雅萍打回來說她晚上要住同學家不回來睡。

不過這到給了他一個好機會,於是他暫時的放過我。晚上,吃過晚餐,他立
刻跑回房間(我也不知他去做什麽)。

大約是九點的時候,我剛洗完澡,經過他的房間,他竟然房門大開全身赤裸
的露著那根大肉棒在看A書。我圍著粉紅浴巾的經過時,他立刻起身把我拉進他
房里,並鎖上房門。

圍著浴巾的我,身下並沒有任何可以遮蔽的衣服,由他看我的目光,可以感
覺到他知道。

下午的事件並沒能完全嚇阻他,色膽旺盛的他,立刻拉掉我的浴巾,我赤裸
的身體就這樣映入他的眼中。他把我弄到床上仰臥著后,立刻壓制便住我的身體,
伸手抱住姊姊的腰……

我並沒有抗拒(因爲我知道沒有用),這讓他更加大膽,手開始在我的身體
上移動……慢慢的,他一只手攀上我豐滿的酥胸上,不停的撫摸我柔軟的胸部,
我任由他撫摸著我敏感的胸脯………

這是他第一次摸到女生的裸體(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全身赤裸的讓人撫摸),
而且是自己的姊姊的!他忍不住伸手握住我36D的乳房,他的手掌幾乎無法掌
握,但是胸型很美,雖是平躺著,乳房仍是向上堅挺,乳肉雪白,乳暈有大,乳
頭粉紅,他好奇的在我的上半身撫摸,看著我的臉跟身體都越來越紅越熱,呼吸
也急促………

他將嘴巴湊上去,慢慢的輕舔我的乳峰,雪白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隨著呼
吸上下起伏,而黑森林下的小縫也微微滲出亮晶晶的淫水……

此時他的雞巴也漲的長逾二十公分,硬梆梆的翹起,於是他立刻將大肉槍對
準我的處女嫩穴,我全身有如觸電般顫抖。

「弟…嗯……啊……嗯……」

聽到我的淫叫聲弟弟已經全身酥麻,但現在進入太早了,於是他將中指朝我
的處女穴探索,我的處女禁地已經開始氾濫了,他的手指開始往更深處前進,我
的反應來得很快,開始在他的身下扭動、呻吟,他輕輕地揉搓我的乳房,體會著
我細膩的肌膚。

「哦…哦…這樣…真好…弟弟…好舒服…舒服…弟弟…讓姊姊更舒服…」

他的手繼續撩弄我的處女穴,同時他的嘴也沒閑著,從我的耳根后開始舔,
一直舔到背后,我則全身痙攣,嬌喘連連:「啊…啊…好弟弟…姊姊…好舒服啊
…快…」

他知道我已經忍不住很想要他干我,可是他卻要我多等一會,讓我先高潮再
干我。

於是他的手也毫不停止的愛撫我的處女穴,使得我淫叫連連:「啊……啊…
啊…啊……舒……服…………喔…喔…啊…不…行…了…」

我喘息著,搖動著身體,這時他換一個姿勢,將頭埋進我雙腿之間,用舌頭
舔氾濫成災的處女洞口,並將從洞口流出的淫水喝下,並用舌尖輕舔撥弄洞口的
陰蒂,已經快高潮了:「舔…舔…哦…哦…舔得姊姊好舒服…喔…喔…寶貝…好
弟弟…哦哦…這樣…太…完美了…哦…姊姊要死了…好弟弟…你要弄死姊姊了…
哦…親親…姊姊…哦…哦…姊姊…不…不行了啊…哦…哦…要泄了…」

我的肉穴像是地震般,淫肉劇烈地翻動,淫水如同決堤般洶湧而出,如同羊
癫瘋般痙攣著,肌肉完全繃緊,弟弟沒有停止工作,一邊大口地吞咽我的淫水,
一邊用手指在陰蒂加大撥弄的力道,我也已達到瘋狂的顛峰。

此時,我的身體突然弓起來,然后重重躺在床上,然后一會兒氣喘噓噓說:
「好弟弟…呼……你要弄死姊姊了…呼…姊從來…沒有嘗過…這樣瘋狂…的快感」

「是嗎,那待會會讓你更舒服的,姊姊」

於是,他將他的大雞巴移到我的嘴巴前:「姊姊,好好服務我的雞巴吧!如
果服務的好,我再讓你爽上天」

我聽到之后臉紅的搖搖頭,一付不願意的樣子,於是他不動聲偷偷用手挑撥
我穴口的陰蒂,結果我一聲呻吟,唉了一聲,無力的倒在床上,這時他立刻將他
的雞巴塞進我的嘴巴中,而他則再一次將他的頭埋進我的雙腿之間,舔那剛才氾
濫成災的處女穴口和陰蒂,我因弟弟的雞巴太大而無法整根含入嘴巴中,而呻吟
著:「嗚嗚…嗯……嗚……呼…」

弟弟的雞巴在我嘴巴服務下漲得更大,我的舌頭有如舔冰淇淋般舔我的龜頭,
使他即將爆發,但是身爲堂堂男子漢太早爆發實在是有辱男子漢氣概,於是他使
出五成功力,緊固精門。

我含的很緊,含得雞巴漲得更大!弟弟爽得不由哼出:「哦……哦……好舒
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姊……哦……姊……你含的真棒……
含得雞巴爽死了……哦……我的好情人……哦……好姊姊……哦……我快爽死了
……哦……姊……姊……哦……我愛你……哦……雞巴爽死了……哦……哦……
姊……哦……雞巴太爽了……哦……我會爽死……哦……好姊姊……你的嘴巴真
好……哦……姊……我會爽死……哦……哦哦……爽……爽呀……爽死我了……
哦………哦……」

我則在弟弟的舌頭進攻下驚呼連連,喉嚨發出了呻吟聲,手也握住了他的雞
巴,輕輕的來回套弄含著;淫水像是水庫泄洪般的多水………

弟弟吻著陰毛、陰唇,乃至我最敏感的陰蒂,紅紅的陰蒂,因爲過度的興奮,
膨脹而充血,顯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我也斷斷續續的哼著:「嗯……嗯…
…好爽……爽……嗯……爽死了……嗯……嗯……好舒服……好爽……嗯……嗯
……小穴爽死了……嗯……嗯……好爽……嗯……嗯……嗯……好弟弟……嗯…
…小血受不了……嗯……受不了……嗯……」

我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弟弟的臀部,身體一陣猛頓,陰戶拚命的往上頂。

「嗯……好弟弟……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小穴癢死了
……求求你……嗯……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嗯…
…弟弟……受不了……」

我的淫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擺動,我已近於求饒,瘋狂的地步。處女穴里的
淫水,如溪水般的時大時小,陰唇更是一張一合的,像想夾住什麽東西。

「啊……啊……嗯……怎麽這麽爽……怎麽這麽舒服……嗯……嗯……嗯…
…我好爽……哦……好爽……嗯……弟……小穴好棒哦……弟……小穴爽死了…
…嗯……好弟弟……嗯……嗯……小穴快爽死了……嗯……嗯……小穴舒服死了
……嗯……舒服死……嗯……小穴爽死了……」

我被舔的興奮難耐,頻頻哼叫著:「求求你……我受不了……小穴里面癢死
了……呀……受不了……好弟弟……快……弟弟……我真的受不了……快用雞巴
干我……用雞巴干我……」。

沒多久,弟弟的雞巴也忍不住要爆發,於是他連忙的推開我的頭,將雞巴移
到我雪白的乳房上,此時弟弟的雞巴終於忍不住「爆發」的噴滿了他的精液在我
的乳房、身體上。

「喔…喔…啊…啊……啊……嗯……雞巴爽死了……哦……」

雞巴一陣又一陣的跳動,一次又一次的收縮,弄的我整身都是精液,二十公
分長的雞巴這時也萎縮不起,我看了之后二話不說,用手握住弟弟的二十公分長
的雞巴,有如打手槍般的上下搓揉,一會兒雞巴又是雄糾糾,氣昂昂的「擡頭挺
胸」

而弟弟呢!全身炙燙發熱,欲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燒了整個人,他唯一想做的
就是干穴,他要干我的處女穴。

他壓住了我,壓在我那美麗動人的胴體上,他準備好好享受這未經人事的世
外桃源。

我的的處女禁地,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淫水像黃河泛濫似的,不時
的向外汨汨的流出,那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蠕動,似乎想含住什麽。陰蒂更因爲
淫水的侵潤,春火的燎原,顯得更加的鮮紅,而又奪目。雞巴終於又頂上了我的
穴口,可是弟弟並不急著讓雞巴進去,只是在我的處女洞口中間,陰蒂上來回磨
擦,雞巴的磨擦,更把我弄的嬌軀一陣猛頓,陰戶拚命的往上頂,磨得我更是需
要,更是需要雞巴的滋潤。

弟弟身體往下滑了一點,雞巴頭對正處女洞口,略一用力,頂了進去,他的
雞巴,才插進五公分左右,便聽到我的尖叫。

「痛……痛呀……小穴痛死了……你不要動……好痛……弟……小穴痛得受
不了……弟…好痛……」

龜頭似乎被什麽東西擋住,原來是處女膜,弟弟沒想到我還是個處女。

弟弟看著我,只見我眼角痛得流出了淚水,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弟弟按住雞巴不動,讓龜頭在穴口活動,跳動,輕輕的抖動著。

吻!吻著我的耳根,脖子,額頭,我的嘴,並用手輕揉著我的敏感乳房。

過了好幾分鍾………

我的臉色由白到紅,櫻桃小口更是微微張開,弟弟感覺到我的處女穴似乎是
往上頂了兩下雞巴。

「弟,嗯……小穴現在比較不會痛……你再插進去試試看。」

我的手,環抱在弟弟的臀部,彷彿暗示他用力插進去,雞巴藉著余威,再一
頂「噗滋」一聲,立刻插入我的處女穴深處,但是我痛的幾乎昏過去。

這時弟弟停止動作,感覺我的肉穴真緊,朝穴口看,看到從我的穴口流出紅
色的血:我的第一次被弟弟奪走了!

「啊……痛……好痛喔……痛死我了……小穴裂開了……啊……喔……你的
……雞巴……太大了……小穴漲裂了……停……你不要動……小穴受不了……痛
……」「姊姊,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舒服的!」「弟……可是……小穴……
痛得……受不……了……寶貝……小穴……好……像……漲裂了……」

「好姊姊,過個幾分鍾,你的感覺就會不一樣………姊姊,我現在開始輕輕
的動,慢慢的抽,如果你很痛,我就不插了。」

於是,弟弟輕輕的把雞巴抽出來,在我的洞口又插回去,如此來回抽送幾十
下,我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弟弟知道可以了,但是他澴是輕柔的抽送。

不知過了幾分鍾,我漸漸嘗到美味,領略到快樂,淫水比先前所流的還要多,
喉嚨所發出的淫叫聲,比剛才的好聽的太多了。

「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癢……嗯……弟……弟……我的小穴
好癢……嗯……嗯……你快一點……弟……快一點……嗯…小穴癢死了……嗯…
…求求你……弟……大力的插……小穴……嗯……好弟弟……小穴不會痛了……
你盡量的干吧……弟……」「好姊姊……你開始舒服了是不是……」

看著我的淫浪的表情,把弟弟那原先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我
是真痛假痛,弟弟也要開始賣弄了。

雞巴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抽出來,讓
她的淫穴,有著實實虛虛的感覺,讓淫穴對雞巴美感持續不斷。

弟弟這樣的抽插淫穴,更讓我舒服不已,淫叫連連。

「嗯……嗯……好舒服……嗯……好爽……嗯……嗯……嗯……嗯……小穴
爽死了……小穴爽死……了……嗯………小穴好爽……嗯……我好爽……嗯……」

「好姊姊……哦……你的小穴真好真美……爽死我了……哦……哦……」

「嗯……好爽……嗯……小穴好爽……嗯………嗯……我痛快死了……嗯…
…嗯……哦………我好爽……哦……我好爽好爽……哦……弟……你的雞巴好會
干……姊的小穴好舒服……嗯……嗯……好個……雞巴……嗯……好弟弟……你
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是弟弟的雞巴和
我的淫穴的肉撞肉聲!

再加上姊姊的淫叫聲:「嗯……嗯……你太會干了……嗯……好爽……嗯…
…」

我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蕩。我的兩只腳,像是踢足
球,不停的亂蹬,不停的亂頂。

我臉上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著,在我的臉上出現了紅暈,吐氣如絲
如蘭,美目微閤,這種表情看了更是血脈贲張,心跳加速。

「弟……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好大……雞巴……
爽……美死我了…………嗯……啊……爽……爽呀……哦……真爽…………嗯…
…弟……嗯……你的雞巴……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
好了……嗯……雞巴……你干的我太爽了……嗯……」

只見我一面淫叫,一面雙手緊緊的抱著弟弟,雙腿則高高的跷起,臀部更是
極力的配合迎送雞巴的抽插。

弟弟一見我是如此淫浪,柳腰款擺,極盡各種淫蕩之能,雞巴更是瘋狂的猛
干,如快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送,干的山崩地裂,山河爲之變色。

「啊……弟……快……用力的干小穴……啊……我要爽死了……爽……快…
…呀……小穴要升天了……啊……啊……啊……弟……我樂死了……我爽死了…
…啊……啊……」

此時弟弟改變方式,將雞巴整根拔出來,深深的歎了口氣,氣貫丹田,雞巴
在這瞬間,比平常脹了許多。「滋」的一聲,雞巴要開始狂插了,非插的淫穴爽
到天邊不可。挺腰,送力!

啪!啪!啪!好清脆肉聲。滋,滋,滋,好大的水浪聲。

「啊……啊……痛呀……小穴漲死了……啊……你的雞巴怎麽突然漲的好大
…小穴痛呀……弟……弟……你輕一點……力量小一點……小穴會受不了……啊。
……痛……弟……啊……」

「姊姊……哦……我的好姊姊……哦……好姊姊……哦……好淫穴……哦…
…你忍耐一下……哦……忍耐一會兒……哦……哦……」「弟……啊……弟……
你干……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小
穴痛死了……啊……雞巴變得好大…啊……」弟弟不理會我的哀叫,喊痛,依然
是重重的干,狠狠的插。

淫穴的淫水,被雞巴的陵溝,一進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
毛,周圍,淫水弄得黏濕濕的,好不膩人。

我被弟弟這一陣子的狂插猛干法,弄得有點昏昏沈沈的,整個四仰八叉的不
再亂蹬亂頂,只剩下喉嚨間的呻吟聲。

「弟……啊……弟……小穴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子宮口頂
得好舒服啦……你的力量太大了……啊……」

「好姊姊……哦……浪姊姊……哦……過一下你就會爽……哦……」

「嗯……小穴受不了……嗯……弟……輕一點……弟……嗯……」弟弟就這
樣干著我,大約抽插了五百多下,我又蘇醒了,漸漸的,又開始了浪叫,香臀的
扭動更大,更快。「嗯……嗯……弟……小穴被你干的又舒服又痛……嗯……嗯
……大雞巴……哦……姊的花心爽死了……哦……嗯……」「好姊姊……浪姊姊
……小穴開始舒服了嗎……哦……」「嗯…………好爽……嗯……弟……啊……
啊……小穴開始爽了……哦……小穴被干的好爽…………嗯……重重的干……對
……大力的干……嗯……嗯……小穴好痛快……弟……嗯……小穴好舒……服…
…嗯……我樂死了……哦……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啊……
弟……你也快樂嗎……再快一點……快……弟……小穴要升天……了……啊……
弟……快……我樂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好姊姊……我干你的小嫩穴……爽死了……好淫穴……哦……」「好弟弟
……啊……啊……小穴受不了……啊……小穴要出來了……啊……快……呀……
弟…………快……啊……小穴……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
……爽……哦……我爽死……我升天了……」「姊姊……哦……哦……啊……我
要出來了……啊……出來了……啊…………我爽死了……舒服死了……哦……哦
……」

雞巴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精液,完全射進我的肉穴里,燙得我又是一陣頭抖,
一陣浪叫,弟弟猛喘著大氣,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來,他和我同時高潮了。

「姊姊,你過瘾了沒有,有沒有舒服」

「弟,你干得太猛了,小穴真的受不了,弟,你快擦擦汗吧!」

在我的安慰之下,弟弟吻了我,馬上起來跑到浴室去。

過了幾天之后………

爸因爲有事回到家里住,不過弟弟仍是不放過我,每晚都纏著我干一次后,
才肯回房睡。

晚上………

在餐廳,爸、我和弟弟、妹妹一起吃飯,吃著吃著故意不小心把湯匙掉到地
上,於是弟弟爬到桌底下撿,撿的同時往我方向看去,我今晚穿著短裙,穿著紅
色的內褲,心想:「看來今天又是瘋狂的一晚,我可要好好”飽餐一頓〃」於是
弟弟把湯匙撿起來之后,坐上椅子,馬上把晚餐完,迎接淫亂的一晚。

晚飯之后,弟弟馬上去洗澡,洗完之后,光著身體走到客廳,看到我已經在
客廳等他,穿著性感內衣,而且還是吊帶式,於是他走到我身旁說:「可以開始
嗎?」

牆上的挂鍾指示此時是八點四十五分。

我羞澀的點點頭,於是開始今晚的瘋狂做愛。

弟弟輕輕地拍著我的腿,開始溫柔地撫摸我的大腿,他的手慢慢地順著我的
大腿往上滑,感受我大腿的溫暖和柔滑的感覺。

我的身體緊張的十分僵硬,卻被弟弟摸得渾身發顫,我的手無力地握住他的
手腕,但絲毫沒有阻止他的意思。

弟弟的手在我的身體上四處遊走,我的呼吸細長而均勻,身體完全放松任弟
弟的手摸遍我的全身。我的嘴唇正對著弟弟的耳朵,不時地給他一兩個吻,或是
舔一舔他的脖子,在他的耳朵里呼氣。

弟弟扳正我的身子,使我們面對面,我們的身體配合得真是非常的合適,弟
弟突出的地方我的就會凹進去,身體的互補使我們摟在一起時倍感舒服。

過了幾分鍾,弟弟按耐不住了想進行更深入的接觸,他想讓我摸他的雞巴。

我體會到了,溫暖的小手握住了弟弟熱呼的二十公分長的雞巴,纖細的手指
輕輕地撫摸著。

「弟弟,今晚你的雞巴真大」

「我覺得和平常沒什麽兩樣。」

「可我感覺它確實大多了。」我說。

「用手指是感覺不出來的。」

「可我的小穴比你的雞巴要小得多。」

「但它可以被撐大。」

「真的?」

「當然,如果你的小穴沒有被撐大,我的雞巴怎麽進得去呢?」

我又擺弄了一下弟弟的雞巴,才擡頭信服地看著他。

「弟弟,你對女人的事知道得真多。」

當然,弟弟對女人身體的秘密絕大多數都是從A片那里學來的,但他不讓我
知道。

「好了,現在讓我們開始吧,姊姊。」

我順從地挨近弟弟,大腿又搭在了他身上,他緊緊地摟住我柔軟的身子,手
掌滑入了我的內衣內,貼著小腹往上走,我被弟弟摸得吃吃笑個不停,腰肢款擺。

弟弟摸到了我豐滿尖挺的乳房,在他大手的籠罩下,它們猶如大球一樣,在
他的手里被捏扁又放大。弟弟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我的乳頭,細心地撚動揉捏著,
感覺到它們越來越硬。

「哦…哦…哦…弟…不要…好癢…好舒服…」

弟弟一言不發,只是不停地揉搓我的乳房,手指在我的乳頭上來回打轉。

我的呼吸又急促起來,呼出的熱氣噴到弟弟的臉上。

彷彿心有靈犀一樣,我們的嘴唇對在了一起,然后就是充滿激情的熱吻。我
們熱情地擁吻著,拼命吮吸對方,我的熱情幾乎使弟弟窒息。

我主動把舌頭伸了過去,如同一只小鳥般在弟弟的嘴里自由地飛翔,攪得他
神魂顛倒,感覺到無比的刺激。

弟含住我柔軟滑膩的舌頭,用力地吮吸它,同時用力地擠壓我的乳房。

我的嘴唇微微打開,牙齒輕輕咬住弟的上下唇,同時抽回舌頭在他的雙唇上
滑動,感覺非常刺激。

我的身體猶如火一般熱,大腿不斷地摩擦弟的雞巴,挑動他的欲火。

弟把我推倒在XX椅上,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打開大腿,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弟褪下我的內衣,露出我的下身,由於興奮,我的身體已經有些緊張了,弟
弟可以感到我的小腹繃得很緊,緊貼著他的小腹,將火一般的熱情傳遞過去。

我的身材相當豐滿,但是很令人愛憐,令弟只想溫柔地、小心地呵護,不想
令我受到傷害,只想和我痛快地接吻。

弟把身體壓在我的身上,再次吻上我柔軟溫潤的雙唇,我張開嘴,熱情地回
應他的接觸。

我們擁抱在一起,兩個赤裸火熱的身軀漸漸地融合爲一體,舌頭熱烈地交纏
著。

弟擡起我的頭,讓我枕著他的手臂。弟能感到我堅挺的乳房緊緊地抵在他的
胸前,乳頭對著乳頭,互相研磨。

我的手撫摸著他的后背,順著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他的屁股,然后我自然地
擡起大腿,纏在他的屁股上。

弟的另一只手扶正雞巴,讓它抵在我已經潮濕的淫穴口,輕輕用力往前一送,
順利地擠進兩片肥厚的陰唇中。

我的那里仍然十分緊,讓弟弟的侵入造成不小的阻礙。

他輕輕地旋動雞巴,刺激我的陰唇,等到那里充分潤滑后,才繼續向前插,
這次雖然還是很緊,但是在他的努力下,順利地插了進去。

我滿足地呻吟了一聲,身體放松下來。

「哦,弟弟,好大呀!」

「還痛嗎?」

「不,還有點,但沒關系,只要弟弟喜歡,姊姊什麽都不在乎。不過,弟弟
的寶貝確實太大了,彷彿要把我分成兩半似的,不過我感覺很好,弟弟,你一定
會弄得人家越來越快活的,是吧?」

弟弟用行動來向我證明。

他一邊和我熱烈地擁吻,一邊將雞巴挺進到我的淫穴深處。

我的淫穴里已經十分濕潤了,而且熱乎乎的,四周綿軟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貼
在我的肉棒上,不斷地給他以壓迫感,弟的雞巴很快就到達了終點,前面有非常
柔軟的東西擋住了它的去路,他知道這應該是花心了。

我們維持著膠合的狀態好一會,然后弟開始抽送雞巴,陰壁與雞巴的緊緊密
結合,使弟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難,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給我極端的刺激。

他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離我的身體,然后進入時再從新插入,如此這
般,我被弄得心癢難耐,欲火越煽越高,但就是無法得到滿足。

「哦…哦…弟弟…不要這樣…哦…哦…不要停下來,」我哀求道,聲音已經
興奮得發抖了。「干……干我…哦…哦…弟弟…干我…哦…好喜…歡弟弟…狠…
狠地干。…姊姊的小穴…哦…」

「別擔心,姊姊,我會讓你滿意的。」

弟擡起我的大腿,架到他的肩膀上,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就在這時,爸打
開他的房門,弟弟奸淫我的畫面瞬間映入他的眼中。

爸爸慢慢的向我們走近,但他並沒有阻止弟弟的動作,反到是弟弟心虛的馬
上離開我的身體,迅速的跑回房里。

爸停在我的身前,輕聲的告訴我,我必須接受處罰。然后,爸迅速的脫光衣
服,取代了弟弟將我壓在他的身體下。

爸將他的粗壯肉棍抵住我的穴口,然后使勁的將它插入我的淫穴中。爸的雞
巴一進入,我雖然略感不適,仍免不了興奮的”喔〃叫了一聲。

爸將雞巴插入后,便快速的干著我的淫穴,他的每一擊都深深地撞到了花心,
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會帶出我淫穴內的大量淫水。

「哦…哦…哦…哦…撞到花心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爸。…你
真棒…」我呻吟著。

此時弟跟妹妹都悄悄的來到我們身旁,注視著爸對我的奸淫懲罰。爸加快抽
插的速度,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插得我淫聲大叫:「啊……我的小穴好爽……

我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好爸爸……哦…
…用力的干小血……用力的干我……哦……」「女兒啊……你的小穴好緊……我
的雞巴好舒……服……」「好親親……好爸爸……我爽死了……哦……舒服死了
……哎……」「女兒…………我愛你……哦……哦……我愛……你……」「好丈
夫……好爸爸……用力的……哦……用力……哦……哦……親愛的……快……小
穴好爽……哦……哦……爸……我舒服死了……我愛……好爸爸……」「女兒…
…哦……你的穴真緊…好美…哦…………哦……好爽……」「爸爸……我愛你…
…快……用力……快……用力……啊……我要出來了快………快啊……我爽上天
了……啊……」「女兒……你的精水……弄得我要泄了…………我也愛你………
…」「好爸爸……好舒服……好爽……爸……你快一點……嗯……哦……我好爽
……好爽……嗯……」「女兒……干你的小美穴……我也好舒服……好爽……哦
……哦……」

爸突然感到一陣溫暖,一陣沖動,隨著我的泄出,他又抽送了幾下,也隨之
射精了。

完事之后,我和爸爸,相互的愛撫著,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此時,色膽包天的弟弟正脫光了妹妹─雅萍的衣服。雙手正遊走在她的身體
上,妹妹雖然只有16歲卻也發育得很好(已有34D的胸圍了),雅萍被摸得
不停的顫抖、口中更不時的噫出嬌美的呻吟。

就在這時,爸及時的阻止弟弟的愛撫,將被弟弟摸到渾身亂顫、淫水直流的
妹妹抱走。正被欲火煎熬的弟弟突然望向我這里,然后迅速的又將我壓在他的身
體下。

「姊,我要。」

「好吧,我們到房間去。

「不,在這里就好。」

由於剛才沒有好好的干我的身體,所以弟弟的目光像狼般的注視著我,在我
全身上下猛盯,像要把我吃個夠,我有點嬌羞的說:「看什麽,沒看過呀,看你,
真像頭小色狼。

輕輕的,是那麽的柔,那麽的美,吻上了我的嘴,手也妩摸我的敏感部位,
我們都是生手,我們要多了解,要多接近。

漸漸的,弟的雞巴又硬了,似乎比之前更粗更大更長。他把我放倒,細心的
看著我全身的一切,潔白如玉的皮膚,挺挺硬硬的雙乳,以及那個長滿了毛的淫
穴口,弟的嘴含著我的乳頭旋轉的咬,輕輕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進了我的
淫穴內。

好多的淫水,像什麽似的,有點黏黏的,淫水是越來越多,我的淫叫聲,也
越來越大聲。

「嗯……哦……哦……我好痛快……」

「好弟弟……我要你……我要你快干我……我好癢……」

看到我變得如此淫蕩,如此的放浪,弟的心中早充滿了熊熊欲火,不用我叫,
他早要插進去了。

他將雞巴,對準了我的淫穴口,用力一插,已整根盡底,他這次的速度,比
上一場更急速抽送,干得我叫聲比先前又大了許多。

但卻掩不住妹妹的呼痛聲,原來爸爸看著弟弟玩弄著我,不覺得他的肉棒又
硬了起來。而我又正被弟弟干著,因此他想到了他懷中全身赤裸,剛被弟玩弄得
淫水直流的雅萍。顧不得她只有16歲,爸硬將他腫脹的大肉棒,狠狠的捅入雅
萍的處女穴中,硬將雅萍開了苞。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我淫亂的叫著。「嗯……
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好弟弟……哦……用力的干小
穴……用力的干我……哦……」「姊……你的小穴好爽……我的雞巴好舒服……」
「好親親……好弟弟……我爽死了……哦……我舒服死了……哎……」「姊……
姊……我愛你……哦……哦……我愛你……」「好丈夫……好弟弟……用力的…
…哦……用力……哦……哦……親愛的……快……小穴好爽……哦……哦……弟
弟……我舒服死了……我愛……好弟弟……」「姊……哦……你的穴好美……哦
……哦……好爽……」「弟弟……我愛你……快……用力……快……用力……啊
……姊要出來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姊……你的淫水…
…弄得我要射了……姊……我也愛你……姊……」

我和弟弟又再一次的雙雙泄精,全身的神經在這一刹那,被緊縮,癱瘓。

而被爸開了苞的雅萍也在爸爸強力的抽送下嘗到了甜頭,高潮了兩、三次后,
跟爸爸一起泄了。

我和弟弟休息一下子,看了看表,已近十一點,弟便對我說:「姊,我還想
要多來幾次,可以嗎?」

「好啊!要幾次都可以,來吧!」

於是又一陣狂暴性愛即將開始………

由於弟一直想干穴,所以雞巴早已挺立多時了,他偎近了我的身旁,雙手不
安份在我的背后撫摸著,四目注視,我和他的唇終於吻合了,我的喉嚨中傳來幾
聲低沈而顫抖的呻吟,聽到這幾聲呻吟的聲音,他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實,漸漸的,
他摸到我的乳房,另外一只手,順著大腿的內側進入了禁區。

「不要……不要嘛……」

我想要掙脫,想用力的推開他,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姊姊,讓我好好的愛你啦……」

弟的嘴,從我的唇吻到脖子,他好像一個小孩子,貧婪地吻著我的肌膚,雞
巴來回地在我的大腿磨擦著,我又需要了,呻吟聲變得大多了,我好像得了軟骨
症,軟軟地躺在XX上,弟不放松的緊迫著我,嘴巴含著我那粉紅色的奶頭,手
呢,卻鑽進了茂盛的大草原,撥弄著我那迷人的淫穴。

「姊姊,你太美了,美得讓我心慌。」

此時而二十公分長的雞巴像暴怒似的,猛抖個不停。

我一看到弟的雞巴,立刻忍不住伸手抓住它,不再讓雞巴跳動,握住了雞巴
柄,來來回回的套弄。我像是期待的看著弟弟。我的淫穴早已濕得不成樣子了。

我此時高舉著雙腳,拉著弟對他說:「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
了……不要再弄了。」

弟將雞巴對準了我的淫穴口,用力一插”滋〃的一聲,整支雞巴全支沒入,
一頭插進了我那要命的淫穴里。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雞巴真硬……嗯……
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哦……我愛死你了……你干得我
好舒服……好美……」「好淫穴……好姊姊……我會干死你……哦……你的淫穴
包得我好舒服……干……」「對……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哦……我好爽
……哦……雞巴……用力的干……插爛我的小穴……干爛小穴……大力。」「好
……好姊姊……哦……我會干死你……我會的……哦……」「快一點……哦……
用力……哦……用力……」「哦……我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哦
……好弟弟……我愛死你了……哦……哦……哦……哦……我快活死了……哦…
…哦……」

弟的雞巴在我的淫穴里進進出出,帶出了陣陣的響聲,淫水早已浸濕了我們
的陰毛,對我,弟是毫不客氣,毫不憐惜的猛力的插,使勁的插,這一番功夫,
可真是把我搞得半死不活,淫聲四起,此種聲勢,真的是好不驚人。

「好弟弟……你干我……哦……我快瘋了……爽……嗯……嗯……爽死了…
…哦……我好爽好爽……哦……」「哦……姊……你的屁股快扭……快動……哦
……哦……快扭……」「好弟弟……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我的雙
腿,緊緊的勾住弟弟的腰,整個人就像真的快瘋了,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擺動,
我是太興奮了,太舒服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射向弟的龜頭,刺激得他好
不爽快,此時的我陷入了彌留昏迷狀態,弟立刻抽出雞巴。輕輕的磨著我的陰蒂。
過了一會兒,我才轉醒過來說道:「你干得我爽死了,你讓我快活死了」「你還
沒有泄,來,我來替你弄一會。

我示意要弟躺著,這時雅萍靠了過來,張開她的雙腿,弟弟毫不猶豫的立刻
將雞巴插入雅萍剛被開過苞的嫩穴里。

「哦……哦……好雞巴……哦……哥……干得太美了……哦……」「好妹妹
……哦……你太緊了……哦……夾得我爽死了……美死了……哦……哦……好爽
好爽……哦……哦……好妹妹……哦…………哦……哦……哦……好舒服……好
美……哦……快……」弟知道他快泄了,妹妹似乎舍不得離開雞巴,小穴緊緊的
夾住它,弟又抽送了幾十下,終於投降的將精液灌滿妹妹的嫩穴。

我很自愛的轉過身,學狗爬式的姿勢,我那雪白、肥大的屁股,淫潤潤的淫
穴中,滲著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騷又浪又蕩,我要盡情的發泄,我要狠狠的被干,
狠狠的被插。

爸的雞巴如排山倒海之氣勢,立刻插入那小小的淫穴,給予我無情沖刺。

「爸……大雞巴爸爸……你真行……你真會干穴……小穴會爽死……好情人
……哦……你插得我美死了……哦……又來了……嗯……嗯……我真愛死你的大
雞巴了……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淫穴……好女兒…我會干死你……你的淫穴夾的我好舒服……」「哦
……好爽……哦……小穴會爽死……嗯……」

「好女兒……快頂上來……快頂上來……我要……出來了……」「好爸爸…
…大雞巴……快……大力一點……快……啊……啊……用力……啊……啊……我
好舒服……我好美……啊……快死了……」急促的呼圾聲,和激情之后所剩下的
殘余,我和爸爸都深感滿意。「沒想到,你好會干……太會干穴,干得太爽……
了。」「你的穴像怒江一樣,水急而又多,雞巴快要泡爛了。」「討厭鬼,下次
我再也不讓你干穴,弄得人家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而這時弟的雞巴似乎還不滿意又翹起來,於是就輕輕的將雞巴插入淫穴內,
按照往例的,在剛剛開始的前奏曲,必須是深深入淺出,讓小穴能有更多舒暢。
「嗯……嗯……好爽……爽呀……嗯……你真是會玩小穴……嗯……嗯……我的
好弟弟……雞巴插得小穴真爽……嗯……真舒服……嗯……」「好淫穴……雞巴
等一下要狠狠的干你……狠狠的插小穴……」「好雞巴……嗯……雞巴……你大
力干小穴……使勁的插小穴……嗯嗯……太爽了……好親親……你干得太好了…
…嗯……嗯……」

「哦…………小穴用力夾……哦……哦……我好爽……好舒服……哦……」

雞巴一進一出的帶出了不少的淫水,淫穴似乎是爽到家了,爽的不能言語,
弟又開始了,又要摧殘我的淫穴,夾雷霆萬鈞之勢,要干翻我的淫穴,插爛我的
淫穴。

啪!啪!啪!一聲又一聲的肉響聲,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插得淫穴淫水四
濺,淫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樣,慘,慘,慘。

「啊……啊……輕一點……輕一點……啊……啊……會痛呀……啊……」

「啊……會痛……啊……哎唷……小力一點……」

「痛……小力一點……拜托……拜托……啊……小力一點……不要那麽用力
………」「我的好愛人……親弟弟……輕一點……小力一點……我會受不了……」
「好淫穴……浪姊姊……哦……你多忍耐一下……哦……哦……忍耐一下……」
「哎唷……弟……拜托……不要用那麽大力嘛……啊……啊……小穴會痛死……
我受不了了……哎唷……受不了……雞巴……輕一點……求求……你……」

雞巴就這樣重重的插入,又狠狠的頂,大約過了二百多下,淫穴開始舒服,
淫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

「哦……嗯……舒服……舒服……嗯……小穴真舒服……雞巴干得真舒服…
…嗯……小穴好爽……嗯……小穴爽死了……嗯……你真的好會……干穴……嗯
……」「浪姊姊……好淫穴……哦……你痛快嗎…………哦……你爽嗎……哦…
…」「……好心肝……好大雞巴……嗯……嗯……我爽死了……嗯……弟……你
的……大雞巴……嗯……干的小穴爽壞了……嗯……嗯……我爽到天邊……了…
…好親親……嗯……我愛死你了……嗯……爽……爽死了……」「姊……屁股動
快一點……哦……扭高一點…………哦……雞巴舒服透了……哦……淫穴夾得雞
巴……哦……哦……我好爽……好爽……」「好心肝……哼……我要升天了……
小穴要爽到天邊了……啊……啊……啊……小穴爽死了…………啊……小穴升天
了……啊…………啊……弟……大雞巴弟……真會干穴……啊……干得我爽死了
……啊……啊……」

一陣又一陣的重頂,一次又一次的狠插,弟的雞巴沒有因爲如此狂插而萎縮,
依然視淫穴無物,依然挺堅如鐵。

弟干著我的淫穴由重,快,狠,而轉變爲輕、慢、柔,到最后射精才停下來。

淫穴像經過這次重重抽插,就像大水災一樣,氾濫成災,整張XX,幾乎濕
了一半多。我只有那喘息的份,整個人像昏死一般,靜靜的躺著。

我的陰毛,弟弟的陰毛,就像澆上了漿糊,又黏又濕。

過了好長的一段的時間,我終於恢複了一點體力,輕聲說了幾句話:「好弟
弟、好爸爸,我被你們的雞巴干死了,我真的不曉得什麽叫美,叫爽了。」

「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到樓上去。」弟說。

「你們干得我都不能起來了,真猛,真狠,小穴要休息好久才能複原了」

弟拿條浴巾給我蓋著,弟悠哉悠哉走上樓,想著下次要怎麽干我跟雅萍,他
想永遠的好好享用我跟雅萍美麗的身體,要盡情蹂躏我們,用力的干我們,用力
的操……,心中想著,想著,真是無限的快樂。

時間淩晨一點四十七分我在二樓房間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這時,我的小穴
卻癢起來,似乎對我抗議似的,看著小穴一付不滿狀心想:「不曉得是我好色還
是體質問題,小穴始終濕淋淋的,真的實在是……」於是我就下樓去找爸爸來解
決我生理需要。

來到樓下臥房之后,我看到爸爸裸體摟著雅萍睡在床上,雞巴仍深深的埋在
雅萍的小穴里,我看了小穴像爬了無數的螞蟻般癢了起來,爸爸則毫無察覺的熟
睡著。

我無聲無息的走到床后面,拉開雅萍將小穴對準目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
度,翻到爸爸身上,而爸爸則被我這個舉動嚇醒。

「雅莉,你發什麽神經,要干什麽?」

此時,我失去理智,左手抓住爸爸的雞巴,迅速的將它吞入淫穴中。爸爸在
我的刺激下,只能順從任我套弄著,口中發出喘息聲。爸爸輕輕含著我顔色略淺
的乳頭,雖然沒有塗上蜂蜜,但感覺比任何糖果甜,左手撫摸我柔軟的的乳房,
雖然柔軟但稍用點力,立刻可以感受到充滿彈性。不虧是DCUP,飽滿的大乳
房,頂端放著花生大小的粉紅乳頭。有時用中食指輕輕柔捏,偶爾放進口中吸吮,
我的奶怎麽吃都不會膩。

在爸爸不停的挑逗下,我已無力套動只能任爸爸恣意的玩弄。同時口中也一
直不停逸出舒爽的喊叫:「嗚…不要……不要……停……啊………不要……不要
停……啊……我……」

此時爸爸的雞巴開始對我的淫穴攻擊,二話不說,深深插入我的淫穴中,開
始「侵犯」我。

爸爸以狂暴粗魯的力量,在我似乾似濕的淫穴中,快速抽送,而淫穴在狂暴
粗魯快速抽送之下,淫水也逐漸的流出。啪!啪!啪!啪!啪!啪!一聲又一聲
的肉與肉相撞響聲,一次又一次重重的重插,我只能不停的呻吟。

在爸爸的雞巴狂抽猛插下,我無力躺在床上,乖乖的任由爸爸擺布。

大約狂抽猛插三四百多下,突然一陣抽搐,停止「侵犯」啊!爸爸射精了!

我只有那喘息的份,整個人像昏死一般,靜靜的躺著。就這樣子,在弟弟跟
爸爸的開發下,我和雅萍時時刻刻的接受他們的奸淫,喔………真爽啊!

當然啦!這幾天我跟雅萍都是安全期,弟弟跟爸爸自然就在我們的小嫩穴里
盡情射精,不必擔心我們會懷孕。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