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梦受孕之旅(8)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我的女友小梦受孕之旅(8)

  作者:satofall
  2021/06/14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978 肉
  第二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057 肉
  第三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244 剧情
  第四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374 剧情
  第五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445 剧情
  第六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446 剧情
  第七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512 高肉

  〈八:迷药〉

  我透过高清摄像器,鉅细靡遗的观看了小梦和王叔交合的过程,还处在震慑
之中无法脱离。

  可我并不是惊讶于小梦在王叔半胁迫下真的和王叔做了的事实,而是我竟然
在不知不觉中射精了,看着我心爱的女人被玩弄而射精,我甚至连触碰阴茎的印
象都没有。

  一直没有动静的画面终于有了变化,是王叔先起了身,小梦看起来仍恍惚着
,意识矇眬,距离王叔和小梦第一次交合结束,已过了约半个小时。

  刚才王叔和小梦两人像情侣一样纠缠在一起入眠,应该说远比情侣更亲密的
姿势,情侣入眠可不会下体还接合在一起。

  王叔的身体分泌出的腥臭汗水,和小梦高潮时的香汗,因长时间磨擦滑动而
混合成黏液,布满小梦娇躯全身上下,经过这段时间,乾涸在小梦牛奶般的肌肤
,在上头形成一块块反光的亮面。

  「梦梦,梦梦!」

  「啊……王叔叔…?」小梦水眸微张,眼神泛散,似乎还未完全清醒的样子

  「梦梦,刚才王叔射完搂着妳就睡,鸡巴没及时拔出来,又给妳子宫给拴住
。」

  「啊…那…怎么办…。」

  「梦梦妳里头放鬆点,深呼吸,王叔再拔一次试试。」

  王叔一手按着小梦翘臀两侧,挺起腰準备要将阴茎抽出,一边倒数着。

  「三…二…一!」

  「啊啊!好疼!!」

  王叔试着抽出阴茎的瞬间,小梦肚脐那位置突然陷了一块,好像子宫跟着王
叔生殖器抽出也被拉下一些,疼得小梦身躯不断发抖,王叔见状还有点良心,就
放弃没继续抽出。

  因为小梦的阴道浅,王叔的阴茎尺寸又惊人,即便软化了也能留在子宫内。
子宫颈逐渐收缩,王叔休息后的阴茎又受到刺激勃起,结果就是现在子宫颈死死
的扣在王叔的龟头沟上,像个强力橡皮圈似的,一丁点缝隙也没有。

  王叔那下试图要把阴茎抽出,小梦好像整个子宫都要被拉扯下来一样,不敢
想像若硬是把阴茎拔出来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

  「王叔叔…怎么办啊……真出不来了…」小梦灵盈的瞳眸似乎快泛出泪来。

  刚才王叔自顾地想把阴茎往外抽,小梦疼得脚趾都紧揪在了一起,小梦现在
想抽离王叔噁心布满污秽汗液的巨大身躯,可完全不敢移动自己下体,整个模样
显得手足无措。

  「还真死卡着拔不出来,梦梦妳说咱俩像不像野狗交配啊,哈嘿嘿。」王叔
抱着小梦这可爱年轻的肉体,有些戏谑地抖动两下,小梦下体几乎紧连着王叔长
满捲黑阴毛的档部,身体只能跟着摆动。

  「王叔叔…你可快想想办法呀……」小梦焦急的说着,可自己不争气的子宫
颈牢牢嵌着王叔污秽的龟头,整个画面倒像小梦是个欲求不满的蕩妇,死活不让
王叔的命根子离开自己身体一般。

  「这可简单着,你让王叔再射精一次,肉棒软化不就出得来了嘛。」

  「不行!刚刚已经很过分了…这样真的会怀孕的!」

  小梦天生娇柔的声音任何男人听了都会认为是在撒娇。而王叔听到怀孕二字
,那原本就粗壮的阴茎反而更加充血了,小梦…王叔就是铁了心要让妳怀孕啊。

  「那只好硬拔出来啰,梦梦忍耐一下嘿。」

  「等等!…可是这样小梦下面…真的会坏掉的…小梦以后还想…还想生小孩
呢…」

  「小梦想跟谁生小孩呢?」王叔问道。

  「当然是跟阿秋!」小梦马上就直觉地说了出口,听到这句我挺是感动,只
是瞬间又想起我无法让小梦受孕的事实。

  「真对不起啊,王叔叔马上拔出来,让你跟阿秋生小孩去。」王叔做势抽出
阴茎,小梦下体突然拉扯吃痛,下意识“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小梦想跟…王叔叔…生小孩…」小梦慌张地回答道,深怕王叔又做势把
阴茎抽出,但声音细微如同一缕耳语。

  「啊?想跟谁生小孩?刚才没听清楚。」小梦的反应正中王叔的下怀,而且
很明显王叔刚才已经听见了,但狡诈的他仍不放过羞辱小梦的机会。

  「…想跟王叔叔生小孩……请王叔叔…再射一次精…给小梦…」小梦不敢看
着王叔也不敢接受自己说出口的话,只得低下头去,可是见到自己幼嫩的下体紧
紧含着王叔的巨大肉棒,又害臊地赶紧闭上眼睛,一连串举动甚是可爱。

  「梦梦真是贪心的孩子,王叔刚刚已经射那么多给妳了还不够,真是他妈天
生的储精壶、天生的鸡巴套子,咯嘿嘿嘿。」王叔淫笑着,言语中极尽所能地羞
辱着小梦。

  小梦低眉垂眼,耳根子泛着热,王叔那些羞辱女人的龌龊话她打从出生到现
在都没听过。

  王叔继续接着说:「刚才是不是很舒服啊?现在马上又想要了,看妳刚才爽
成什么德性,王叔是不是比你那没用的男友厉害多了?」

  王叔一边说,一边用长满厚茧的粗手在小梦凝脂般的娇躯上游移抓揉。我深
知小梦肌肤触感那令人欲罢不能的感觉,可我总是抚摸轻揉,深怕伤了小梦吹弹
可破的肌肤,但王叔可就不那么温柔了,被王叔抓揉过的部位都泛起浅红的指印

  「…王叔叔……厉害多了……」小梦脸红得跟刚摘的苹果似的,她羞涩的样
子总令原本就可人的脸庞更加得人怜爱,但又莫名的让男人想极尽肆虐她的娇躯

  王叔布满捲曲髒污阴毛的下体和小梦乾净洁白的耻丘完全连结在一起,一丝
缝隙都没有。也就是说,王叔那缠捲着青筋、少说八吋有余的棕黑鸡巴,现在完
全撑开小梦窄浅的阴道,我想她甚至能感受到王叔巨根上一条条的蹦裂般的青筋
,硕大又布满髒污的龟头甚至霸佔了洁净幼嫩的子宫,那种充实和紧绷感肯定是
我没有给过她的感受。

  「小梦现在什么感觉啊?讲来给王叔叔听听。」明知小梦已经羞臊的难以自
容,王叔仍继续追击,还不时紧缩下体肌肉让阴茎上挺。

  「里面…暖暖胀胀的…有一点…」小梦显得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不愿承认
的感觉似的,皓齿轻咬着自己粉嫩的下唇。

  「有一点什么着?」王叔继续乘胜追击,得意的卑鄙表情全部写在他猥亵的
脸上。

  「有一点……舒服…」小梦不肯承认的感觉被王叔逼得说了出口,也许是背
德感和羞耻感随即涌上心头,下体略微颤抖,阴道收缩的更厉害。

  我听到这,一股複杂的情感油然而生,或许我多少希望小梦能在和王叔交合
的过程中得到快感,这样能填补我的一点愧疚。看着自己最疼护呵惜的女人被粗
暴地播种,而自己的阴茎却充血勃起到从未有过的地步,这罪恶感也许不亚于小
梦现在的感受。

  小梦每一寸阴道壁嫩肉都紧贴着王叔的肉棒,刚刚闪过的羞耻感伴随着阴道
收缩,王叔那髒秽的东西铁定感受的一清二楚。

  「嘛,王叔也不算年轻了,小梦刚才自顾自爽的,可却累着了王叔,接下来
让梦梦服务一下王叔,这才公平是不?」

  王叔说完,便自顾自地躺下身,小梦也被这股力带着趴伏在王叔身上,小梦
正面如凝脂般的细肤就这么贴合在王叔粗糙乌黑的肥肚上头,那嫩粉的乳房也就
这样贴在王叔布满体毛的身躯上,都给压得扁薄,从一侧看过去,两人的体积真
有三四倍以上的差距,

  「换小梦…服务…?」

  「妳想办法让王叔舒服,给王叔爽得能射精,射完那话儿软了自然能抽出小
梦子宫。」

  小梦轻皱着眼眉,模样显得不知所措,然后不过片刻,竟主动亲吻起王叔,
她樱花瓣般地湿润巧唇主动贴上王叔的厚唇,亲吻王叔那布满黄牙的髒臭嘴口。

  王叔这也不闲着,见小梦主动贴上亲吻,那布满舌苔的粗舌就直接就钻入,
和小梦的香舌交缠在一起,两人就这么吻了好几分钟,小梦樱桃小嘴里的每一处
都给王叔的口水玷污了遍,每一颗皓齿都给王叔的髒舌给舔过,王叔甚至故意攒
积不少浊臭的口水,一股劲地往小梦嘴里涎进,好像已经给小梦打进十几股精液
进去子宫还不够,就是要小梦的体内盛满自己所有体液一样。

  两人的接吻持续好一段时间,直到嘴巴都发酸了才停下来。

  小梦瞅着自己下腹,可体内那男根甭用说射精了,根本一动也不动。

  小梦稍稍挺起身子,一边用那柔软如棉绸般地手掌抚摸着王叔上身,游移在
那庞大又棕黑的身子上,一边低下身子亲吻王叔那被胸毛覆盖的灰黑乳头,不一
会儿,又亲吻着王叔肥臂的腋下,用那清柔的舌尖,把王叔捲黑腋毛上的汗垢舔
个净。

  整个画面小梦根本活脱脱像个十几年没见过男人,饥渴难耐的骚妇,不过小
梦竭尽小巧身子的气力来亲抚王叔,那下身就是从头到尾也没动过。

  「梦梦,妳该不会以为这样男人就射得了精呗?妳那小穴可得动动呀。」王
叔给小梦逗得有些发笑。

  「…可是…王叔叔你那东西…插得这么深…小梦真不敢自己动…。」

  「妳那儿要是不动,那咱俩就只能继续连在一块,再说也是梦梦妳下面紧揪
着王叔命根不放,王叔我可是受害者,怎么梦梦就这样任性,都只想着自己。」

  小梦听完愧得低下头,又有些不情愿,她看着身下王叔那东西,还有一小节
没给捅进蜜穴里,粗得跟木棍似地,原本只有米粒大小的性器开口,竟然能塞进
这样粗的阳具,小小的阴唇都快给撑到腿根,她自己看得都心发凉。

  小梦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挺起身子,两只纤嫩洁白的大腿跪坐在王
叔档间,小小的手掌贴在王叔布满体毛的上腹,双手撑直搀扶起自己的柔躯,开
始以女上男下的姿势,主动摆伏着身子,试图让王叔射精。

  可王叔龟头完全顶进抵至子宫底,到向后拉出直到龟头沟卡在子宫颈口,这
之间的幅度约略只有两三公分不到,小梦就在这幅度之间抽动,小梦又怕吃痛或
伤了自己子宫,动作又轻又缓,整个过程只搔到王叔痒点,颇不过瘾的感受都显
露在他丑陋的面容上。

  王叔盯瞧着小梦的神情,似乎在暗想着什么,然后顷刻间,王叔突然暗自稍
稍扭动他庞大的身体。

  小梦全身支撑点都按在王叔身上,正全神贯注地用浅缓的速度起伏着身子,
深怕小穴内的巨物过深过浅都会痛着了自己,可她轻如羽毛的娇体却因为王叔这
下扭动,一时重心不稳直接跌坐了下去。

  「啊啊啊!」小梦忽然剧烈吃痛而惊叫一声。

  「梦梦,怎么啦?」

  「王叔叔…小梦…不小心…」小梦惊惶地呆坐在王叔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怎么啦?」王叔的厚唇有些压不住暗笑。

  她水灵的眸子直瞅着自己两腿间,冷汗都快从额头滴下,王叔那粗壮的阴茎
现在被自己小穴吞得连根部都见不着,那最顶端的位置直接嵌在子宫最深处,是
深到连小梦自己都不敢想像的地方,这下还不打紧,刚刚小梦那一摔,又是惊吓
又是疼痛,阴道和子宫收缩得厉害,王叔那本来就粗壮的巨根给这下刺激到,竟
一震一震地又更加膨胀充血。

  小梦感觉体内那粗壮的跟木桩似的东西,竟还在脉动着胀大,整个脸色都给
吓得发白,原本就缠着王叔鸡巴的子宫颈,随着这下突入肯定给王叔阴茎又缠得
更死。

  「王叔叔…对不起…小梦真的不敢自己动了…」她的俏容上布满惧色。

  「真拿梦梦没办法,明明自个死咬着王叔那话儿,还要王叔自己动,真是任
性的丫头。」

  王叔挺起身子,故意只用一只手半揽着小梦便直接站起了身,让小梦几乎全
身重量都赖着体内王叔的鸡巴,小梦两只手赶紧牢牢环抱王叔的颈部,圆嫩的乳
房紧贴在王叔满是体毛的胸膛,生怕一个没抓好跌下王叔的身体,子宫说不定会
直接给扯破一个洞。

  王叔就这样领着小梦用火车便当的姿势,走到房间没摆放杂物的一边墙,用
肥壮的身躯把小梦给压在墙上,藉着墙面些微的摩擦力支撑小梦的身体,然后便
开始挺动腰身。

  可不管王叔怎么挺动他的腰身,小梦的下体就是死死地连着王叔档部,阴茎
一丁点抽动都没有,刚刚小梦那么一摔,这回可真揪得连抽插的空间都没了。

  王叔见状,嘻声道:「梦梦妳呀可真贪心,不就给王叔操进子宫一回,怎么
就死揪着王叔那东西不放了,王叔还真没见过像妳这么淫蕩的女人。」

  「小梦…小梦不是淫蕩的女人……」

  「还说不是呢,妳自个瞧自己下面,揪得王叔动都动不得,这回要王叔怎么
射精,真是够下贱的,我看咱俩真得缠在一起不知几日去了。」

  「…小…小梦不是……」小梦喃喃低语着。

  王叔淫笑着,那空闲的一手使了几些力抚按下小梦的头,让小梦的视线就那
么正对着两人交合的地方,然后故意摆动下腰身,也没扶着小梦白嫩的臀部,可
两人的下体就是紧紧贴合着一毫也分不开。

  「不是怎会这样?妳丫头就是个天生的淫娃,欠人操的骚货。」

  「…小…小梦…呜……」小梦看着这画面,那精緻小巧的鼻头抽啊抽的,泪
水就从汪汪的眼眸滑落下脸颊,话也开始讲得含糊断续,一连串的羞愧及耻辱,
显然使小梦她的情绪逐渐失控。

  小梦窸窣地抽泣着:「…对不起…呜…小梦也不知道…为…为什么…小梦的
身体…会这样…呜…王叔叔…对不起…」

  「王叔叔,王叔叔…呜呜…求求你了…赶紧想个方法…」小梦泪眼矇眬地哭
求王叔。

  「也行,王叔来想法子,那小梦得答应王叔,阿秋那小子不在的这几天,都
要好好服伺王叔。」

  「欸…!?可…可是…王叔叔明明说…小梦就给王叔叔圆一回愿…」

  「梦梦啊,才没几分钟前妳自个答应要给王叔服务不也吹牛,然后现在又要
王叔帮妳想法子,杂就只有梦梦可以夸话?」

  王叔继续说着:「照梦梦这种行为,王叔也不用守诺了呗,告诉阿秋那小子
梦梦耐不住寂寞,自个爬到王叔身上,就算这样也不为过吧?」

  「王叔叔你!呜呜……」小梦气急地咬着牙就想直接抽身,可子宫真缠得王
叔那根死牢牢的,马上被痛得流下了眼泪,双脚发软地瘫在王叔身上。

  王叔笑着:「瞧妳这样任性,王叔真不如就给阿秋通知一下,顺道叫那小子
帮梦梦想办法,问问看王叔给梦梦的骚穴死揪住不放该怎么办~」

  「别…!王叔叔…小…小梦这几天会好好服伺王叔叔,拜託王叔叔别和阿秋
讲这事…」小梦抽泣着,不情愿地低声说道。

  「真的呀?梦梦可不能再撒谎啦,妳答应这几天都得给王叔玩个过瘾,都不
能反抗,要是小梦没做到,那可别怪王叔……」

  「小梦这…这几天都给王叔玩…玩个过瘾…不会反抗…。」小梦勉为其难地
说着。

  「梦梦真乖,这几天梦梦就好好听王叔的话,王叔我一定不会和阿秋讲这事
。」

  「王叔叔…那…那这…这怎么办…」小梦梨花带泪地看向自己的下体,那少
女最脆弱的幼嫩蜜穴,给王叔那粗大的鸡巴好几番折腾,已经肿得厉害,本来粉
红色的小阴唇都肿成暗红色,可偏偏王叔的那东西还是卡在里头出不来。

  「王叔这有个能让妳放鬆的药,妳吃下去很快就会睡着,待会妳睡着,身体
就会放得鬆,王叔那时在抽出来,这样好不?」

  「小梦…知道了…王叔叔…拜託王叔叔…呜…不要弄坏小梦里面…小梦好害
怕…」

  「别哭了别哭了,梦梦放心,王叔给妳打包票,一定轻手轻脚的,不会伤着
梦梦。」

  王叔温柔地摸了摸小梦的头,便搂着小梦到一旁的桌上,打开抽屉,拿出一
袋装着几粒浅白色扁平药丸的小药袋,取出其中一粒。

  那是我亲手拿给王叔的药丸。

  我最初的计画,是用那药丸迷昏小梦,然后给小梦卵巢打上高剂量的排卵剂
,再直接跟王叔借精,用注射器注射进小梦体内。

  在王叔的胁迫下,我勉强同意王叔靠自己来引诱小梦上床,可我还是希望王
叔自己照原来的计画,所以才把那不好取得的迷姦丸给了王叔,现在却被当作另
一种用途。

  王叔拿着那颗迷姦丸,用两根粗指夹着,就那么贴在小梦的嘴唇上,可小梦
却犹豫不决地不敢吃下那药丸,那殷红的双唇迟迟不愿张开。

  「梦梦丫妳别怕,吃完醒来就没事,王叔叔保证不伤着梦梦。」

  王叔说完,小梦似乎没那么抵抗了,王叔趁机将药丸给按进了小梦嘴中,粗
掌压了压小梦的腮帮子,让那药丸直接落进小梦体内。

  「王叔叔…王叔叔…可不可以…再温柔…温柔一点对小梦…」小梦泛着泪水
低咽着,声音愈来愈细微。

  「…明明…今天之前…王叔叔都好温柔的…」小梦柔软的身子完全倚赖在王
叔身上,那声音又柔又细,带着一些哀求、一些撒娇、一些焦虑、一些羞愧。

  小梦的低泣声愈来愈细,然后不到半分钟时间,便完全沉沉地睡去。

  那像桃叶瓣般的眼睛浅阖着,只留下两行深黑色的睫毛,一直紧皱的眉心,
抽泣到泛红的俏鼻,和给自己咬破皮的红唇,现在都放得缓和,她脸上还遍布着
刚乾掉的泪痕,模样就像刚哭闹完沉沉入睡的婴孩。

  王叔大手轻拍了两下小梦细嫩的脸颊,见小梦一点反应也没,脱口道:「睡
啦…这药可真给力…。」

  王叔把睡得昏沉的小梦搂到桌面上,一双粗手却顺道将小梦胸前那对形状美
丽的圆嫩乳房抓了个遍,又是搓弄又是挤压,那柔嫩的乳房就跟着王叔的手变形
,一下被按揉得扁平,一下被揪压得高胀,王叔边揉边说:「啧啧,形状和手感
真是一等一的。」

  王叔继续呢喃着:「这么上等的货,只能操几天真是可惜,这几天一定把妳
操成我的女人。」

  王叔不知道是忘记我可能用监控设备看着,还是故意就要讲给我听的,那些
话全都让我听得清楚,我在心里默默地回应王叔:「绝对不可能。」

  王叔玩完小梦的乳房,便将小梦的身子稍微调整,更她更加平稳地躺在那木
桌上头。

  接着突然大声吼道:「…看我!操鬆!妳的!骚穴!」

  王叔突然一边嘶喊着一边暴插小梦,每下加重的声音他都缩起熊腰,迸起手
臂肌肉揪起小梦腰侧,硬是把那被子宫颈锁得死牢的阴茎抽动起来。

  小梦娇小的身子似乎给这股巨力震得抽筋,连续颤跳了好几回,一只手都给
颤着垂到了桌侧,小梦的肚脐眼下,在王叔抽拉时明显下凹了一些,暴插时却又
些微隆胀鼓起。

  我给王叔这突然的举动吓得发毛,简直不敢相信,王叔这人是何等的残酷,
小梦方才沉睡时那安稳的可人模样,是男人都应该会想极尽地呵护才对,可在王
叔眼里却是只想操坏这个脆弱的女人。

  况且我耳边都还能响起王叔刚才给小梦安慰的话,口口声声地说会轻手轻脚
,不伤着小梦。

  小梦那圆嫩的乳房给王叔的抽送震得剧烈上下摆伏,王叔现在操小梦那狠劲
,比小梦清醒时要狠上数倍,那抽插力度是真想把小梦的阴道给操烂。

  王叔可跟小梦无怨无仇,何况小梦处处为王叔着想,又那么善解人意,王叔
再怎么恶质,也不至于对小梦如此这般,显然王叔是带着对我多年的恨意,发洩
在小梦脆弱的身体上头。

  虽然小梦早已给迷药弄得没有意识,可身体还是承受着王叔的凌虐,一直反
射性地向内瑟缩,王叔每回揪着小梦子宫暴插,那娇小的身体都痉挛抽搐一回,
我看得好是心疼,却又庆幸小梦已经晕过去,这要是没有那迷药,怕疼的小梦不
知道会哭喊哀叫到什么地步。

  王叔的那东西粗得吓人,小梦的子宫颈又窄得很,结果就是给锁得跟麻绳缠
住一样死,这每下抽插都得使多大的力劲,光就一回抽插,王叔粗厚的双手都得
揪得小梦腰侧给陷进好几分,背部粗犷的肌肉都迸起青筋,底下的桌子也给震得
“叽喳”作响。

  可王叔就这么持续抽插几百回合,十几分钟之间,力道速度一毫也没减弱,
真是王叔这样的体型以及长年务农才有这般气力和耐力,就算身经百战的慾女肯
定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抽插,何况小梦是如此脆弱敏感。

  就这么持续抽插了数百下,小梦的腰侧都给王叔强按到瘀青了块,终于,王
叔加快抽插速度,然后低吼着:「噢啊…再给妳射一发…射烂妳这婊子…射了!

  接着一下沉重的暴插,然后顺着这股冲势,直接让整个庞大的身体俯压在小
梦娇弱的身体上,阴囊直接拍合在小梦会阴,然后开始一抖一抖地提放。

  小梦明明已经失去意识,可那惹人怜爱的脸庞却还是笼上痛苦的神情,身体
也一个劲地颤搐,即便王叔百余公斤的体重死压着也看得出来。

  这回射精也是持续了半分钟有余,精液甚至多到从小梦和王叔紧密交合的性
器,那一丁点的缝隙给涌挤而出。

  「不信这样还怀不上,好好养育老子的小孩吧!」

  她被电影剧情弄得流泪,我也跟着鼻酸;她跌倒受了个小伤,我心头比她还
疼;她感冒身体不适,我比她还难受。

  可现在我看着小梦给王叔这野兽操得遍体鳞伤,我那东西却不听话地高高勃
起,甚至比自己和小梦做要兴奋得多。

  王叔趴在小梦身上好一会,才终于起身,抽身便想去抽菸,可不料小梦下体
还是栓着王叔鸡巴,王叔这一抽身,差点就把小梦跟着拉下桌。

  王叔自个自说着:「妈的…怎还是出不来…」

  王叔表情有些不耐,拔河似地硬抽猛拉了几下,小梦即便没有意识,身体也
自发地给这几下疼得发颤,我害怕到心惊胆跳,真担心小梦脆弱的子宫会跟着被
拉出阴道,王叔似乎也觉得这般不妥,便停下身子不再继续。

  片刻后,王叔动身用那粗糙的手掌贴摸着小梦下腹,大略使出一两分力劲下
压,好像在摸寻什么位置,没一会儿,似乎摸着什么东西,手就停在了小梦肚脐
眼下一丁点的位置。

  我心想着,那铁定是小梦子宫的位置,接着王叔一手的四指捻着那部位,然
后先使劲抽身一回,还是没结果,然后再卯足气力抽拉,随即听到“啵!”地一
声沉闷声响,王叔和小梦俩的下体应声分离,一些精液和血泡随着王叔阴茎的抽
出跟着溅出小梦的小穴。

  王叔那在小梦身体内好几小时的鸡巴终于重见天日,虽然已经不是完全充血
,可尺寸依然惊人,上头一块一块精液磨擦形成的精泡、龟头沟上还看得到几抹
血丝,小梦子宫颈肯定给伤到了。

  我咬着牙,看向小梦的私处,那是小梦和王叔交合这么久时间里,最饱受折
腾的位置。

  小梦的私处是我见过最美的小穴,和小梦做的时候,有时都会刻意趴在前头
盯着瞧好一会,每回总看得讚叹,里头的构造特徵我记得一清二楚。

  …可这回我却认不得小梦那诱人的粉嫩小穴。

  小阴唇贴合在穴口两侧,上头好几块被磨破渗血,肿得相当严重,颜色都给
瘀成了暗红,阴道口也是完全给撑成了圆弧形的开口,里头全看得一清二楚。

  外阴部肿得跟馒头似的不说,阴道里头不规则的皱摺和肉芽也全给撑得扁平
,有些地方明显给撑得有撕裂伤,子宫口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瘀红的厉害。

  我看完这景象,又瞧了王叔刚抽出小梦蜜穴的鸡巴,王叔鸡巴上暴胀的血管
,茎身些微弯曲的角度,和他那鹅蛋般的龟头的弧度,然后再度瞧了小梦刚给王
叔操完的蜜穴里头。

  不开玩笑,小梦那紧致的小穴,还真给王叔操成了他鸡巴的形状,现在阴道
里头那给撑得鬆开的样子,完全能对得上王叔鸡巴的形状,我心都揪了个凉。

  又看了会,才注意到那给操成王叔鸡巴形状的可怜小穴,正以相当缓慢的速
度收缩恢复着,幸好小梦年纪轻,恢复力好,要不然王叔那恐怖的鸡巴真能把女
人操成他的形状,回不去原来的模样。

  我把视线放到小梦身体其他部位,其实仔细一看,经过刚才的折腾,小梦身
上已有几处青紫色的瘀血,原本就白皙的肌肤使得这些印记更加明显,煞是令我
心疼。

  王叔见状却一丁点心疼的样子也没,暗暗碎声道:「真没见过这么脆的女人
,给我弄得绑手绑脚,到底是有多怕疼,我偏要让妳疼,看妳清醒之后下不下得
了床,哈!」

  王叔讲完随手就往小梦浑圆粉嫩的乳房使劲抓揉一下,王叔掌厚劲大,过没
多久小梦淡粉色的乳头旁就出现些微瘀红色的指印,王叔玩弄完小梦的乳房,就
搂着小梦直接将她丢到一旁的床上,逕自走到一旁抽菸。

  小梦静悄悄地躺在床上,已经失去意识沉沉睡去,下体一片狼藉,小穴严重
红肿,阴唇外翻,虽然小穴口还未完全回缩,可穴口只见王叔的浓精正缓缓流出
,已看不见阴道里头的情形。

  王叔站在一旁抽着菸,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拿起放在桌旁的手机,靠近躺在
床上的小梦然后俯下身,把那半勃起的阴茎贴放在小梦被操得红肿的蜜穴旁,然
后拿起手机拍了好几张,还恶趣味地抓着毫无意识的小梦的手比了个YA的手势

  我一股怒意随之涌上,却又做不了什么事,以王叔这人阴险狡诈的个性,那
几张照片又成了足以威胁我或小梦的东西。

  在王叔自拍的同时,小梦那给王叔操得鬆开的小穴,随着收缩而缓缓流出黄
白色的精液,因为太过浓稠,流得非常缓慢,最后几乎是固着在阴道口,也没往
下流到后庭那。

  我看着小梦阴道口那些浓浊的精液,顿时陷入一阵沉思。

  那垂吊在王叔下身,布满腥臭及汗垢,满是杂毛的两颗睪丸,持续不断将王
叔全身上下恶浊的精血浓缩,凝聚王叔龌龊身体的所有精华,製造出携带着王叔
低劣基因的精液。

  不知从几日、几週甚至几月前便一直製造着,累积储存在王叔体内的储精囊
中,那精液浓稠得和乳酪没有两样,甚至带着些许的浊黄及恶臭。

  然后,王叔逮到小梦这个近乎完美的女性,那般青春诱人而纯真善良的小梦
,也不管小梦的身体是多么脆弱,强硬地和她交合,让她承受不下初夜般的疼痛

  比常人粗壮许多的阴茎硬是把小梦窄浅的阴道给撑得几近撕裂,甚至把龟头
直接刺进只有毫米开口的子宫颈,让马眼直接就那么对着子宫内腔。

  王叔的身体彷若知道播种的机会到来,下体内的收缩肌不断猛烈缩放,那积
累已久的浓稠浊精,就从王叔体内储精囊被挤压而出,透过王叔阴茎上污秽的尿
道,源源不断地射进小梦的体内。

  原本只配射进马桶或卫生纸上的恶臭精液,就这样直接射进小梦身为女性最
珍贵最纯洁的地方,孕育婴孩的子宫内,而这些精液有一部分将会被小梦吸收,
溶进她美丽的身体内,一部分则会固着在子宫里头,她将永远带着王叔播种后的
痕迹。

  浊浓的精液一直持续涌入,小小的子宫平时就只有几毫升的容量,完全没办
法容纳,那粗壮的阴茎又把唯一的出口堵得毫无缝隙,子宫只能被迫一直膨胀扩
张,精液甚至给钻流进一旁的卵巢里头,玷污那尚未成熟的卵子们。

  而那一颗已经发育成熟,在子宫内静待着爱人精虫的卵子更是可怜,她那颗
无处可躲的卵子会被浊臭的精液给淹没覆盖,被上亿只王叔的低劣精虫包围。

  其中一只最强壮的精虫,会强硬地钻破卵子外层的保护膜,她的卵子会被迫
接受王叔龌龊的基因,和那只精虫相互结合成受精卵,然后在她的子宫内着床,
小梦的身体会把重要的养分全部让给这个带有王叔基因的胚胎。

  王叔一点责任也不用负,只是把小梦当成洩慾的工具,当成排放精液的容器
,像是撒泡尿一样播种进小梦的体内就完了。

  小梦她却会辛苦地怀胎十个月,忍受着怀孕的胀苦,难受的孕吐,生产时的
剧痛,然后再奉献自己的一生来养育这个孩子,她会从一个女孩变成一个母亲,
身体永远都带着给王叔播种后的痕迹,也永远不再那么青春而诱人。

  而我呢,我也会付出一切,辛勤地工作,用父爱关怀养育这个和我没有关係
的孩子。

  我静静地看着这幕,看着小梦她被王叔操到红肿破皮的阴道,缓缓流出浓浊
的黄白色精液,小梦肯定会因为这些污秽的精液而受孕。

  怀孕,那女人只为最深爱的人奉献的事,只为着疼惜自己的男人所做的事,
小梦却要替王叔怀孕。

  王叔一点也没心疼小梦,他操完小梦抽出鸡巴后,就直接把失去意识的小梦
随意丢在床上,还把阴茎上头的残精抹在小梦脸上,然后便走到一旁抽烟,他只
把小梦当作洩慾的性爱玩具,或是报复我的洩恨筒。

  也没替她擦拭下体的精液,没替她抹去脸上的泪痕,没担心她着凉替她盖上
被子。

  小梦却要替王叔怀他的孩子。

  一切只怪我,只怪我是个没用的男人,也许连男人都称不上吧……。

            【待续】

===================================
作者:多花了一些篇幅写了一直很有兴趣的宫交。

接下来剧情方向,大致就是王叔用各种方法改变小梦(不论是身体或心理),把
纯真又脆弱的小梦调教成淫娃,不过结局部分一直难以决定,是要让小梦彻底变
成王叔的性玩具,还是让小梦回到可怜的男主身边。

院友可以给点意见,我每则都会参考哦,然后关于人兽的部份,有院友说可以做
番外篇,这部分我已经有一点想法了。

等到王叔个人调教的部分结束,也许还会写一些多P轮姦的场面。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