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成爲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媽媽成爲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完][作者不詳]
 
  
   我天生就是個好色的壞胚子,曉得利用人們的弱點,賺取自己的利益。當然,這要是沒有兩把刷子,那是不行的。我從小就聰明,家夥也大。
 
  
 
我的媽媽原是遼甯一家歌舞團的文藝骨干,長的酷似關之玲。媽媽長很漂亮,氣質高雅,又注重穿著打扮;加上她166公分的身材,因此大家都認爲她很有味道。在整個社區而言,媽媽可是數一數二的性幻想對象呢!
 
  
 
自從爸爸去了海南作生意出車禍死了。33歲的她也下崗了。爲了生計她四處找工做,最后在一家夜總會當了舞員。盛夏的一天下午我放學早了回家,發現家里的小院大門緊閉,我好奇的跳牆進去,跺在平房窗戶后往里偷看,只見屋里有兩個青年男子色迷迷圍著我媽。
 
  
 “嫂子,你放心只要你這次讓兄弟們舒服了,你借的兩萬元就算了。可別和上次那樣說好了,又不干了。”說話的男的竟是我叔叔–阿達和他的老板麻哥。
 
  
 “那你們要說話算話,只能一個小時的時間,小軍就快下學。”穿一身白色西服短裙,面容嬌美的媽紅著臉說。
 
  
 “脫下你衣服…”老板命令著媽媽。
 
  
 “哎……”她的手慢慢的將西裝自她肩上除下,遲緩的在腰上找到裙頭的扣子,松開它,然后拉下拉鏈,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腳踝上,白細滑潤的肌膚閃閃發光,除了白色透明長絲襪與高跟鞋外,她現在幾乎全裸,站在兩個青年男子面前,眼神迷惘的凝視著,老板坐到床邊腰攬住她抱在膝蓋上。揉著媽媽那美好的雙乳,捏著那對堅挺起的腥紅乳頭……她肉體深處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渾圓豐滿的大腿張了開來。開始呻吟,她的私處又濕又滑……
 
  
 
老板將媽媽推倒在床上,然后跪下,將她的大腿高舉過雙肩,舌頭探進媽媽濕潤欲滴的三角地帶,輪流將那兩片豐厚多汁的陰唇含進口中,輕柔的吸吮,再把舌頭探進媽媽她愛之縫隙的下端,然后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陰蒂,優雅的舔著它,感覺到媽聞著媽媽蜜穴傳出淡淡可愛的氣味…。
 
  
 
她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嗯…嗯…”她無意識的呻吟著,無力的癱在那兒,任憑老板在自己的肌膚上爲所欲爲…,大腿不由自主地擺動著。很明顯地,肉洞上方有個小豆子樣的東西慢慢鼓起,探出頭來。發燙的肉棒因爲第一次的關系,怎麽也對不準,幾次都從旁邊滑了過去,但龜頭上已經沾了不少熱乎乎的淫水,老板命令她:“把我的肉棒放進去,聽見沒有!”
 
  
 
媽乖乖地擡起屁股,扶住發燙的硬肉棒,老板順勢一挺,立即感到進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軟和溫暖中。媽顯然不覺得什麽疼痛,只是一臉驚懼地望著他。龜頭在里面挺進,到處都是淫水的滋潤。
 
  
 “別難爲情。太太。你不是和你老公干了無數次了嗎?”
 
  
 
他跨在她的身上,開始慢慢有力的抽送。很快的,就沒法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奸淫著媽媽,空氣中彌漫著激情…。
 
  
 “怎麽樣?很舒服吧。”
 
  
 
媽媽露出欲哭的表情,“那…我不知道。”
 
  
 “這沒有什麽好害羞的,這樣做會更舒服的。”
 
  
 
膨脹的肉棒在她的穴里,猛地插入更深。刹那間,我感覺到他肉棒的頂部抵到了媽的子宮口,“啊…不要…啊啊…啊啊…”嘴里立刻發出淫浪的啜泣聲。媽一邊用力彎屈著兩條修長的穿長筒絲襪的玉腿。一邊不覺得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猛烈進攻。
 
  
 “啊!……”媽張開那豐滿的唇,老板的嘴巴迎上去,舌頭也探進她嘴里攪動起來。動作的空間大了許多,老板無所顧忌地抽插著。媽的鼻子里發出嗚嗚的聲音,雙腿也不自覺地環繞住他的腰。看見她那雙丹鳳眼露出迷離的目光,我知道她也享受。畢竟猛男的肉棒是不一樣的吧!我想。
 
  
 
老板更加奮力沖刺,要把積壓的精液射到媽的陰戶。突然他龜頭一緊,因爲媽有了次高潮,子宮口咬住了他的肉棒,老板忍受不住,急速地抽出來油光光的大雞吧,噴出了一道滾燙的白色濃精。弄得她滿臉都是。
 
  
 “真爽啊……弟兄你上。”接著又對她說:“把一只絲襪脫了。”
 
  
 
聽了老板的話,她順從的從床上下來,開始脫襪子。單腿著地,一條腿撐在床上。用手將襪子緩緩脫下。那脫襪子的動作,赤裸著的下身,寬花紋白色長統絲襪的包裹著玉腿,雪白的豐臀,還有那性感的彎曲陰毛,早已經變硬了的充血的粉紅色乳頭,無不顯示著此時此刻她是他們的玩物。再傲慢的女人到了他們的手上,也都會成爲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阿叔等人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們色眯眯的眼神發出欲火的光彩,把媽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紅柿。絲襪很快就脫完了。這時阿叔開始不老實了,他伸手摟著她的肩膀,另一
只手也滑到她的腿上。
 
  
 
媽媽身子一扭,掙脫開來說道:“你不要亂來呦!”
 
  
 
阿叔嘻嘻笑道:“誰叫你長得那麽漂亮?”
 
  
 
話聲方落,他伸手就握住媽媽纖細的足踝,並脫下她的白涼鞋。媽媽猝不及防,像是嚇了一跳;但瞬間,媽媽已恢複了正常。她兩手向后撐著地面,一擡腿就踹向阿叔;阿叔伸手接住那白嫩的穿白絲襪的足,湊在嘴邊,便吸吮了起來。
 
  
 
媽媽似乎癢的很,她不停地輕笑,另一只玉足也的踹向他。但阿叔身手靈活,手臂一擡,就將她的那一只腳夾在腋下。將兩只玉腳夾住他的巨陽,開始腳淫……
 
  
 
我在窗外氣得半死,阿叔站在她的身后托起她的一條大腿,將粗大的龜頭,對正媽媽濕漉漉的陰戶,他向前一挺,深戳了進去。“噗嗤”一聲,整條大肉棒已經從背後沒入了肉穴中,媽媽唉喲一聲,痛苦的淫叫:“你的太大了!輕一點啦!”。雙手趕緊扶到茶幾上。
 
  
 
雖然她已經有了次高潮,但淫欲似乎並沒降低。頻頻挺動著她的雪臀向后迎合著他,想要讓更深的插入。阿叔還是不緊不慢的的逗著她。冷不防她伸出一支手,向后抱著他的臀部,然后將自己的屁股往后一頂。卜滋一聲,大陰莖已經整根沒入在她濕淋淋的肉穴中了。她悶哼一聲,好過瘾,略擡著頭,臀部頂得更高了,穴內的肉壁緊夾著的大雞巴,一前一后的動了起來……二人結合處不斷流下黏稠的愛液,直滴至他的大腿處。
 
  
 
阿叔拼命的抽插著,她的大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淫液也隨著陰莖的出入,順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的流了下來,我看到媽美麗的曲線和屁股的洞里插入肉棒的情形。我覺得後背上已經冒出汗珠。
 
  
 “啊……我已經受不了啦。好弟弟咱們換個姿勢,我一條腿站困了。”
 
  
 
媽媽發出滿足的聲音,讓他平躺在床上,然后一只手扶著陰莖,頂著她的陰唇,然后緩緩坐了下來。阿叔更加興奮莫名,抽插得越加起勁。她的肉體被碰擊得一聳一聳的,帶動到胸前一雙白晰的大奶子也跟著有時上下亂抛,有時又左右搖晃。躺在地下的阿叔伸手上前捧著兩個乳房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
 
  
 
二入之間再度發出了肉體摩擦的猥亵聲。漸漸的,阿叔覺得陰莖被她的陰唇和肉壁越夾越緊,陰莖像被一個小嘴兒用力吸允著,這是他未體驗到的快感,
 
  
 “嫂子果真是不同凡想啊!好棒呀!喜歡和我性交吧?”
 
  
 
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哼……好……不……要……折……磨……我……哼……哎……”
 
  
 
她迷人的浪叫越發刺激著阿叔,他瘋狂的挺動著下身,把身上的媽媽顛了起來,我看到他的龜頭一直到睾丸慢慢的被她濕熱的陰唇緊含住。她滿足的發出了一聲,“哦……好舒服……”
 
  
 
他決定速戰速決,一次喂飽她,要在短時間內把她徹底征服,他把陰莖抽出到只剩龜頭留在里面,然后一次盡根沖入,這種方式就是猛沖鋒,用力的急速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發因爲猛烈的搖動而散落滿臉,兩手把床單抓的皺的亂七八糟,每插入一次,她就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她淫蕩的呻吟聲讓我忍不住要射精了,阿叔連忙用他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她還是忍不住發出渾厚的聲音:“唔……唔……唔……”
 
  
 
我的肉棒已經把褲子高高頂起。
 
  
   面對如此尤物,只有加力進攻了,這時麻哥將肉棒抽出了她的小淫嘴,挺著大雞巴躺倒在媽媽身下,用他的大肉棍從下邊插入了他*的屁眼,而阿叔則對著媽淫汁淋漓的陰戶用力插入,強烈的沖擊直達子宮,同時陰核也受到壓迫,媽媽像條母狗般被兩人同時大干著。
 
  
 
到了後來,只聽到媽媽淫浪的呻吟和他們急急的喘氣聲。在數不清的撞擊後,媽媽發出哼聲,如此便達到高潮,全身顫抖。兩人不約而同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當叔的陰莖跳了幾跳,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連續七八下,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爲止。
 
  
 
他暢快把的陰莖由她的陰戶中抽出來時,他的白色精液也從陰唇里流出來,操她屁眼的麻哥說:“嘩,你的屁眼這麽緊,夾得我好爽啊!”說著說著,他已加快了速度,“我…我也快要忍不住了…”然後把肉棒抽出,射在了她的屁股上背上。
 
  
 “唔…不行了…啊…好…”媽雙手抓住床單,擡起屁股,淫蕩的扭動,語無倫次。然后像死去那樣癱直在床上。
 
  
 
我的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也射了一褲裆–慘了。
 
  
 
轉眼我已經讀高一了,我開始考慮報複他*的事,我要奸淫她,要插她的小穴,不僅我插,而且要讓更多人插,讓和她有沒有血緣關系的人都來上她,讓她嘗嘗亂倫的滋味。想到這里,我心里興奮極了。我想等時機成熟了就有你受的。
 
  
 
媽媽發生煤氣中毒的那天,我正在上學,聽到噩號,我簡直不敢相信。我連忙趕到醫院,但爲時已晚。媽媽也由於腦部受到煤氣中毒,人處於昏迷狀態。一下子家里就我一個正常的人了,瞬間的突變簡直不能接受,聽醫生說我媽媽中毒不算很深,恢複需要時間,目前還沒有恢複正常人的可能,生活不能自理,天哪!
 
  
 
那時我十六歲,媽媽才三十五歲啊,但事實並不能改變。我暫時放棄了學業,照顧我媽媽。她人還和以前那樣光彩、美麗。但由於腦部受傷,智力就象一個3歲的嬰兒,只能發出一些簡單的音,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麽事了,眼睛也無神,無助地看著前面。
 
  
 
醫生說:“現在再住下去也是枉費精力和財力,還不如在家里吃藥休息,完全病好需要半年。”
 
  
 
我知道醫生說的是實話,就叫了車子,接媽媽回家。
 
  
 
回到家里,放下東西,關上門,回轉身看著我已失去了思維的美麗的媽媽,我內心油然升起一股想要玩弄她的念頭,我走到她身邊,故意爲她撣撣衣服上的灰塵,手不經意地碰了碰她的乳房,心仿佛馬上就要跳了出來,可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是啊,她怎麽會有呢?醫生不是說了嗎?她現在和嬰兒是一樣的啊。
 
  
 
我大著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披肩長發,雪白的脖子,然后又摸了摸她的標致的臉,她長的太象關之玲了。我下面的肉棒有了反應。是啊,現在這個家就我和這個沒有思維的但又這麽漂亮的媽媽,我現在是一家之主啊!我可以隨心所欲啊!她的身子本來是老爸的,現在卻是我的了,我可以放恣的玩了。
 
  
 我拉住她的手帶她進了我的房間,再關上房門,開了燈,我坐在床沿邊,把我媽媽拉到身邊,然后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媽媽象個小孩似的聽話,我貼近她,一只手挽著她的腰,一只手伸進她的衣服,隔著她的蕾絲邊乳罩撫摸她的乳房。一下子,我的腦子轟的熱了,我不顧一切地把她的乳罩撕了下來,好漂亮的兩只乳房,我抓住她的乳房,拼命的摸、揉。尤其用二根手指夾住那粉紅色的乳頭尖端磨來磨去時,那種強烈的快感,太美了。
 
  
 
她一點沒反應,我終於勝利了,我的手又伸到她的下面,直插她的陰部,天哪!我摸到了,摸到我他*的陰毛了,陰唇夾得很緊。我又把手往下伸,手觸摸到她的小縫,我伸出一個手指,一下子插入她的陰道,在里面放恣的來回劃動,中指在火熱濕潤的里面抽插,同時用姆指壓迫轉動陰核。沒一會兒,我的手指粘滿了她的淫水。忽然我發覺面容嬌美的媽臉紅了,羞澀的看著我,眼睛也象有神了。
 
  
 
太刺激了,我放開我媽,然后褪去自己的全部衣褲,大膽的站在她面前。看著她那迷惘的眼睛,心想我不需要你的腦子,我只要你的身子。我脫下她的裙子和內褲,讓她平躺在床上,在媽身上只剩下推到胸部以上的乳罩、和細花紋白色長筒絲襪,頭靠在床頭板上。
 
  
 
“這種樣子特別好看喲!”我最喜歡干穿著白襪的美麗女子。我自然是把她以前穿過的白長。短筒絲襪全找出來了,準備就緒,簡直爽番了。我跪到地板上,“以前不讓我摸,哼,現在我要摸個夠。”手摸著在絲襪里的修長大腿,那種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把她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絲襪的腳趾吮吸,淡淡腳味,我越添越爽,趴開她的雙腿,然后赤裸裸地坐在她的雙腿中間,用兩手將我她的兩條腿往兩邊用力撐開,雪白的大腿殘忍的分開,暴露出肉縫,她的陰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張
開。
 
  
 
我用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陰道,一直插到手指根,然后勾動手指,隨著我的不停勾動,玩弄。能感覺出膨脹的陰核,我的手指又沾滿了她的淫水,我將她的屁股擡高點,然后用嘴含住她的陰道,伸出舌頭抵住她的膨脹到極限的陰蒂,在我的不停抖動舌頭下,她的淫水隨著我的舌頭,流入我的口中。在受到猛烈的口交下,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雖然沒有聲音但知道她在羞恥哭泣。
 
  
 
當我玩夠后,我下面的肉棒也漲的不行了,我爬到她的身上,分開她的雙腿,然后將肉棒用力插入她的陰道,里面已經充滿蜜汁,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麽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陰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她的淫水好多,我幾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強忍著,不能這樣無用,我要好好的享受一次,以后才會有自信。隨著肉棒的抽插發出淫靡的聲音。他*的呻吟聲連續不斷……陰道縮緊好像不肯放松的樣子。使勁下插時碰到子宮上,能感受到里面的肉在蠕動。
 
  
 
我一邊不停的抽動,一邊親吻著她濕潤的雙唇,媽媽嘴里居然發出性快感時才獨有的呻吟“好,這也是一級治療。”
 
  
 
呻吟聲愈來愈大“啊……別……別弄我的……啊……小民…喔……”
 
  
 
我停下來心虛的問她怎麽了?可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哎!嚇不倒我。”我屁股高高低低地起伏著,似乎這樣的舉動帶給她相當大的歡愉及喜悅……
 
  
   沒多久,我的高潮來了,在我她的陰道里我終於第一次射精了。我十六歲的童子身給了媽媽。乳白的精液從媽媽從還未閉合的陰道口中流出,答答的滴到地上。
 
  
 
時間過的真快,一晃半個多月過去了,每天我回去都要這樣玩,外人還以爲我是個孝子呢,但事情並沒有結束,這事給我的一個朋友發覺了。他是我的鄰居,叫馬大哈,今年19歲。原本是在市體校學田徑,后來因爲猥亵一處女,被開除了。他長得十分健壯,一米八五的個頭。一天晚上他看我這幾天心神不定的樣子,就說到我家里去玩玩,順便看看我媽媽,平時我們兩家有很好的關系。他說過我媽媽很漂亮,媽媽是他數一數二的性幻想對象呢!現在他要來我家,我知道他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按好心,但也沒有很好的借口回絕他,所以我無奈的和他來到我家。平時我不在的時候我媽媽在家里穿的很少的,也沒有人來我們家,我也喜歡這樣,現在他來又沒有準備,只好這樣了。
 
  
 
一進門,他就看見我媽媽了,母親仰臥在床上。穿著性感的粉紅色真絲內衣,幾乎是全透明的那種里面的春光一攬,她沒有帶胸罩兩顆大葡萄隱約可見,連褲帶都可以清楚的看見,他知道我她的情況,所以他很大膽的對我說:“你真行,讓你媽媽穿的這麽露啊。我就知道你小子一肚子壞水,得手了吧?”我很尴尬的笑了笑,他說:“沒什麽的,我不會到外面去說的。”他知道我和我她的事情了,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馬大哈直接走到我媽媽面前,朝我媽媽看了看,對我說你媽媽還是那麽漂亮。我無語回答,他伸出手摸摸我她的臉,我想制止他,他笑嘻嘻的說:“我不可以嗎?”我低下頭不敢看他。我知道他如果說出去那就什麽都完了,后果不堪設想。
 
  
 
他對我說:“怎麽,小民,你想在旁邊看嗎?”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尴尬的呆在一旁。他說那我自己顧自己了。說著他繼續摸我媽媽美麗的臉蛋,還不停的和我媽媽說:“現在我可以大膽的玩你了,阿姨。”
 
  
 
他坐在凳子上,然后把我媽媽抱在腿上,他隔著他*的衣服摸她的乳房,媽媽一雙飄亮的大眼睛單純的看著馬大哈,他一邊摸一邊對我說:“你媽的奶子真這麽大嗎?”我又很尴尬,不知所措,他說:“讓我再摸摸。”
 
  
 
我看見他用手撩起我她的內衣,一把抓住我他*的豐滿乳房拼命的柔,媽媽的奶頭又長又有彈性,挺起來有一顆紅櫻桃大,讓他大感興趣,不斷的將兩個奶頭輪流壓下,放開讓它彈起、然後以姆指和食指輕輕的捏轉乳頭,一直到乳頭硬挺才換另一個乳房玩。
 
  
 
過了幾分鍾,他又把手伸到她的下面,我知道他想摸她的陰道了,我的腦子轟的熱了,但沒有辦法,只好任他了。他的手已經摸到我他的下面了,用手指輕輕的梳理她的陰毛,梳完陰毛手往下滑動,愛撫媽媽肥厚的陰唇,用中指在兩片陰唇中間輕柔的上下滑走,然後用姆指與中指捏揉陰唇,因爲他的手在里面不停的動,刺激的母親一雙半閉的秀眼里滿是妩媚和羞愧。臉頰已經紅潤,
鮮紅嘴唇微張。似乎有點性要求了,好像在說你可以任意玩弄我的圓潤屁股。等他把手拿出來后我看見他的手指上都是我他*的淫水。
 
  
 他把我媽媽放下來,對我說:“把你媽的褲子脫了,我要上了。”
 
  
 
我沒有辦法,只能聽他的,我走過去,一把拉起來我媽媽,解開她的褲帶,把我她的褲子脫下來。一絲不挂的母親把有曲線美的雪白裸體暴露在馬大哈面前,赤裸的肉體發出豔麗的光澤,修長的大腿上穿著白色長筒絲襪、圓潤的屁股、豐滿的乳房、披肩的長發,看的我也頭昏腦脹。
 
  
 
誰知馬大哈讓我做的還不止這,他讓我從后面抱著我媽媽,坐在桌子上,讓我用手抓住她的膝蓋,用力往兩邊扒開,形成一個M字,我依著他的意思做了。然后他站在我她的雙腿之間,脫下褲子,他的肉棒比我見過得我叔叔–阿達和麻哥的家夥還粗大,硬挺,象大香蕉似的朝上翹。
 
  
 “我操,你這和A片里的黑人的大雞巴有何區別?”我驚叫出來。
 
  
 “阿姨,就讓我的大雞吧來收拾你吧!想不到我竟有這等豔福。”他邊撫摸著她的兩條穿著那雙的細花紋白色長筒絲襪的大腿,邊用雞巴在她的肥厚陰唇里磨擦,弄得她的陰毛、大腿根都是亮晶晶的淫水。“美人阿姨你現在已經是我的情婦了。快賣肉吧!”
 
  
 
他用力一挺,只聽見“噗叽”一聲,肉棒一半插進淫肉穴里。順利的契入媽媽的體內。他慢悠悠地往里一寸一寸的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直到油光光的大雞吧上都是她的淫水后,突然他用力往上一挺,雄偉的大陰莖在那細小的陰道里、大行程的抽插,猶如急風暴雨,電閃雷鳴,一連三十多個回合,在馬大哈著力摧殘之下,他*的淫婦本色終於被我激發出來了,只見媽媽被他操得滿面痛苦,要死要活,雙手死命推他的胸部;不顧一切地嚎叫起來,
 
  
 “啊……啊…小民…喔……我…我……受不……了…小民!…哎唷……”
 
  
 
倒是我怕鄰居聽見,家醜不可外揚啊,我拿起媽媽脫在枕邊的一付白絲花邊短襪,塞進媽媽嘴里,她還在叫,但塞在她嘴里的短襪,使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她被馬大哈壓得上半身往后仰,美麗的烏發在腦后性感的甩動,媽媽勃起的奶頭被馬大哈用牙咬住,揪起三寸多長。
 
  
 
她的陰道里都是淫水,隨著的肉棒抽動,她的屁股也迎和著,並發發出時“咕唧咕唧”的聲音,他擡起身,雙手抱起媽媽放在地上仰臥,開始做最後沖刺,他抓住她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發起了猛烈的進攻,大抽大插,連續六十幾個回合。接著又短行程進攻,急抽急插,只見他全身條形肌肉不停地抽動著。
 
  
 
這個小子毫無憐香惜玉之意,快速地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睾丸撞擊著我媽的會陰,“啪啪”作響,粗硬的體毛與我媽柔軟的陰毛磨擦著,絞纏在一起,癡呆的媽媽,好像還有力量回應男人的攻擊,呼吸急促,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塞在她嘴里的花邊白短襪,使她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喔……喔唔……”從美麗陰戶中擠出兩個人的淫液流到地板上,馬大哈每一下抽插都是盡根插入,撞擊著子宮口,當高潮來臨的前一刻他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她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強勁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地上。
 
  
 
馬大哈暢快地把的油光光陰莖由她的陰戶中抽出來時,他的白色精液也從陰唇里流出來,我翻開她的小陰唇,把一支注射器輕輕插入陰道深處抽取殘留精液達五十多毫升,保存在一玻璃瓶內。
 
  
 
后來他又要我在他的面前和我媽媽性交,當時我的頭都炸了,但看他的樣子,我也只能聽他的了。他和我換了個位置,我把媽媽雪白雙腿扛在肩上,把肉棒剌入到濕淋淋的肉洞里,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下,媽媽都浪叫一下。洞穴口擠出的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流下,浸濕她的陰毛四周。
 
  
 
插了大約三百來下後,我把肉莖抽出,轉插入她的屁眼里,她的菊花蕾緊緊地套住我的肉莖,媽媽則更淫蕩地浪叫、呻吟。隨著我屁股的扭擺、起落,媽媽整齊勻稱的雙腳在我背上搖擺。我輕拍媽的屁股,讓她趴伏在書桌沿,我自己動手拉下她的一條白絲襪,把濕淋淋肉棒上的淫液擦拭干,然后澀澀的就將陰莖插進她的下體……媽媽輕輕喘著氣,她的腿太長了,她逢迎的屈膝微蹲,自動以陰道容納我的陰莖開始套弄起來。
 
  
 
我緊抓那兩片豐滿的臀肉,用力抽插……馬大哈問我感覺怎麽樣?我臉都紅了,覺得快感來臨了,抱著他*的屁股死命地狠操起來,直操得媽媽“哎呦、哎呦”亂叫。
 
  
 
我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沈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她的陰戶中,把媽媽捅得向前一聳,趴在書桌上,而我也趴在她的身上不動了。陰莖跳了幾跳在我她的里面噴射了濃精。好不快活。
(完)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