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女友回家記:老媽有個老情人

 
  
 
經過一趟累人但刺激的性愛之旅,我們終於到家了。老爸老媽看到我帶著漂

亮的女友回來,笑得是合不攏嘴,女友也是嬌羞無限的躲在我的身邊,紅撲撲的

小臉真的是可愛到了頂點。

經過一番寒暄和收拾以後,我回到了闊別已久的臥室。與以往不同,這次我

的床上多一個美麗可愛的寶貝,她將陪伴我度過這個熱鬧喜慶的傳統佳節。

回到老家,自然比北方要熱不少,女友此刻已將厚大的羽絨服脫下,秀出了

她迷人的身材,紅蘋果般的俊俏小臉上掛著止不住的笑意。

我一腳將門踹上,抱起女友就扔到了床上,「啊∼∼討厭!」女友是嬌呼一

聲,但是隨即被我的嘴堵上了。然後我的雙手就遊走在她的身上,推上襯衫,解

開她的牛仔褲,直探秘境而去。

雖然女友是不會拒絕我的愛撫,但是也被我的急色嚇到了,忙不迭的推開我

說:「老公,你今天怎麼這麼急啊?」我心想:『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小騷包被人

幹了,還讓一個老頭子口爆!』當然這是不能說出口的。

「因為我再也不用在這床上打手槍了,哈哈!」手一把拉下她的牛仔褲,露

出的是水跡斑斑的性感內褲,「啊∼∼壞蛋!」女友連忙摀住。嘿嘿,怎麼會讓

你得逞呢?我拉開她的手,手指就撩開小內褲插進她潮濕的小穴之中。

「嗯哼∼∼討厭!」女友雖然是這麼說,卻主動地將襯衫和胸罩脫掉,然後

我們一起扒掉了她的牛仔褲,我也迅速脫去身上的衣服,沒有更多的前戲,就將

肉棒用力地插入到女友緊緊的小屄裡頭。

「哦∼∼」女友摟著我的後背,腿主動地分開,小穴也一挺一挺的送上迎合

我的抽插。

「嗯哼……老公……哦……哼……」我心裡想著女友在火車上被胖哥壓在身

下擁吻,還有老頭子將他的雞巴插入女友的嘴裡的場景,雞巴不由得漲得更大,

插的速度也加快起來。

「哦……哦……老公……好棒哦……好有力氣……嗯……哥哥……嗯哼……

我好舒服……老公……親我……親我嘛∼∼」於是我低頭邊幹邊同女友吻起來,

小妮子很主動地將她的舌頭伸到了我的口中,同我的舌頭糾纏起來。

小穴裡淫水不斷地湧出,讓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我就換了個節奏,將肉棒每

下都頂到女友的花心去。

「哦哦……老公……用力……快一點……快一點……嗯哼……舒服死了……

哦……老公操得我好舒服……嗯哼……」女友這時還自己去搓自己的乳房,用力

地將自己的乳房搓來搓去。

我腦海裡再次浮現起女友同胖哥在廁所裡打炮的場景,不知女友被他幹了幾

回,是不是也將她腿扛起到肩上大力地操進去?越想就越刺激,我的抽插速度再

次加快。

「老公啊……哦……老公好棒……好爽……」這讓女友很是受用,這樣抽插

了幾分鐘,我的雞巴被小穴的嫩肉吸得是越來越爽,最終龜頭一麻,再也抵擋不

住了,我拔出雞巴就往女友的嘴裡插去。

女友用力地吸起來,將我射出的精液全都吸入口中。看著雞巴在女友口中一

跳一跳,我又想起女友幫那個老頭子口交的樣子,當時他也是這麼將自己的精液

注入到女友的嘴裡的吧?

「嗯哼……」射完之後我就將雞巴拔出,看著女友咀嚼著我的精液。

「老公,今天你怎麼這麼快?」女友一邊在口中嚼動著我的精液,一邊問,

語氣裡帶有不滿足的意味。

是啊!今天是特別快,因為腦海裡不斷浮現出她被人幹的場景,當然射得快

了。「坐火車太累了。」我隨口編一個謊言,看著她將精液一一咽入口中,然後

就赤身的擁著她睡去。

一番激情過後,我再來跟諸位介紹我們所處的位置。

隨著我國加入WTO,中國經濟飛速發展,我們這個小縣城也逐步開發,依

託山清水秀的優良環境,大力發展旅遊業。

以上是廢話,下面才是我想說的。

我們住的地方其實是縣城開發後,解決搬遷戶造的一個安民小區,而我們老

家並沒有被拆遷,只是老爸有了閒錢,便購買了一套,供我們從天南地北回家鄉

時住。真正的老家還在山溝溝裡頭,那裡的的確確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我們大

部份親屬也還住在那裡。

我們家有四房,兩廳兩衛,老爸老媽、我,還有妹妹各有一間,另一間是客

房。只有主臥有衛生間,另一個則在餐廳同廚房拐角處。

親熱完之後,我就擁著女友陷入夢鄉,直到媽媽叫我們起床吃晚飯。我將衣

服套回身上,直接就想出去,但是女友非得要洗個澡,說渾身黏。呵呵,我想也

是,一路風塵,加上被人上了兩回,能不黏嗎?

我們去了主臥,向女友交待好了注意事項,我就去廚房打算幫老媽收拾收拾

餐桌,這一向是我在家裡幹得活。

走到客廳發現,老爸正同一人在高談闊論,原來是老家的鄰居陳伯。他五十

多歲,頭髮已經斑白,但是依舊保有中年人的肥胖感,因為他曾經是我們村的村

長,肯定也撈了不少油水吧!

每年我們回家時,他都會來我們家作客,我有時也在回老家的時候跟老爸去

他們家玩玩。

陳伯看見我出來,也很熱情地跟我打招呼:「小鬼回來啦?」

「呵呵,是啊,今天剛到呢!」

「我聽說你還帶了一個很漂亮的媳婦回來,是嗎?帶過來讓伯伯瞧瞧呀!」

「嘿嘿,她進去洗個澡,等會兒就出來了。」

「哈哈,這孩子長大了真是有出息啊!大學還沒有畢業就已經把媳婦帶回家

了,等你畢業了,你爸也可以抱孫子了吧?」

我跟爸爸聽了都哈哈一笑。我可不敢這麼早就生個小祖宗拖累我,俺還在事

業的上升期呢∼∼

「我倒是想早點抱孫子呢!」沒想到老媽居然在廚房搭了話,老爸和陳伯有

時哈哈一笑,我卻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幾句簡單的寒暄後,我去餐廳將餐桌收拾好,然後又幫老媽將飯菜擺上桌。

嗯……老媽做的菜就是香,尤其是魚湯,對我這種在北方的大學裡頭半年聞不到

魚腥味的人來說,這種誘惑是致命的。

「好香哦∼∼」還不等我叫老爸和陳伯上桌吃飯,女友便從裡頭循著香味而

出。我抬頭一望女友,立即被她的美麗所驚住:女友身上只一件白色的羊毛連衣

裙,緊緊地包裹著她凹凸有緻的身材,下面的短裙大致蓋住了一半大腿,往下則

是黑色的絲襪從裙中蔓延而出,將女友修長的美腿襯托得更加性感動人(文後附

圖)。

最讓我著迷的是女友洗過澡之後,臉上帶有著醉酒一般的紅暈,加上性格微

翹的小嘴唇和閃閃發光的大眼睛,披肩絲滑柔順的長髮,整個人猶如天仙下凡一

般(這個比喻稍微土了一點,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老爸和陳伯此時也是看呆了,尤其是陳伯,更是口水都要流下來了。我心中

是一陣自豪和驕傲。哈哈!怎麼樣,我老婆漂亮吧?

女友看到我們三人都齊齊的望著他,而且其中還有一位未曾謀面的伯伯時,

不由得嬌羞的低下頭,這更讓我心生無限愛憐。

我走過去摟著她柔軟的細腰,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低聲在她耳畔說:

「寶貝,你真漂亮!」她的臉就更加紅了,小聲的責備我:「有客人來了怎麼不

說一聲?」我便帶她向前:「陳伯,這就是我女朋友。寶貝,這是陳伯伯,我們

村以前的村長。」

女友大方的伸出去手想同陳伯握手,陳伯這才彷彿剛回過神來,忙不迭伸手

同女友握了握,還一邊跟我說:「漂亮,真是漂亮,小鬼你可真有福氣啊!」

「謝謝陳伯伯!」女友被人誇自然是很高興,瞇起眼睛微笑的看著我,目光

裡滿是柔情蜜意。

「老爸,陳伯,你們過來吃飯了。」

「哎呀,今年又不好意思了,又要在你們家蹭飯了。」

「哪兒的話,我又不是沒少上你們家,哈哈!」老爸笑得很爽朗。

「伯母,不好意思,我出來晚了,也沒有幫您準備一下。」

「不用,不用,這活向來都是他幹的。」老媽指了指我,我做出一副很可憐

無辜的樣子,逗得女友和老媽都笑了起來。

一家人(老妹的空座讓陳伯坐了,姑且算一家人吧)便其樂融融的開了席。

中國人的飯桌,自然是少不了酒。陳伯藉著我帶了女友回來,向我和女友灌

了不少的酒,而他和老爸也是不時的劃兩下拳,兩人也都喝了不少,素來不善飲

酒的老媽也乘著熱鬧勁喝了幾杯。

陳伯是一個勁地直誇我們家有福氣,兒子這麼爭氣,帶回一個如花似玉的媳

婦回來。女友則誇我媽媽菜做得好,表示要努力學習。老爸和老媽自然是開心,

酒也又被灌進不少,而女友幾杯下肚以後,臉已似熟透的蘋果,一被誇就向我靠

來,將臉埋入我的胸前。

酒喝多以後,大家就顯得更熟絡起來。女友也顯得更加放開,主動幫老爸老

媽加了飯。之後連老爸也誇起了女友,她也沒有再躲入我懷裡,跟著「咯咯」的

笑。

等我想讓女友也幫我加個飯時,但是老媽居然捨不得,非得讓我自己去,哎

哎,這麼快就把我比下去了,鬱悶……後來陳伯要加飯,女友卻忙進去說她來,

我的醋缸都翻了。女友知道我會這樣,還轉過頭來沖我做了個鬼臉,氣死我了!

女友要幫忙,陳伯客氣了一下也就將碗遞給女友。陳伯好像也喝多了,走路

都有點晃,將碗遞給女友後,人還倚在了灶邊上,但是當女友靠近灶頭打飯時,

陳伯居然晃晃悠悠的靠到女友後面,而且是身體輕輕的撞了上去。

「哎喲!對不起呀,閨女,陳伯伯有點暈。」陳伯也連忙道歉,但是身體依

舊貼著女友。「沒事,伯伯你扶著點。」女友還轉頭安慰著陳伯。

只見陳伯頭靠近女友的臉頰,估計呼出的氣全噴在女友臉上了,後背緊貼著

女友,下體也緊緊地頂在了女友翹翹的小屁股上,一手扶著灶頭,而他的另一隻

手居然扶到了女友腰上,敢情他這麼理解的「扶著點」啊!由於老爸老媽被廚房

的門擋住了,他們並沒有看到陳伯正在有意無意地佔著女友的便宜。

女友被這一扶,頭羞羞的低了一下,沒有說什麼,將飯打好便說:「伯伯,

我們回去吧!」

「好的,謝謝,謝謝!我說小鬼呀,這麼好的媳婦,你可要好好疼啊!」陳

伯一邊手輕輕的揉著女友的小腰圍,一邊向我說。我自然是打哈哈,當作沒有看

到,女友則頭低低的將飯端了出來。

過了一會兒,我上了個廁所,回來時,發現陳伯坐到了我的位置,正在高聲

盛讚女友皮膚好什麼的。我人有點暈,已經不記得他說什麼了,只記得女友被誇

得人都快趴在桌子了。

然後我坐到了陳伯的位置上,暈暈乎乎的同已經醉得不行的老爸還有陳伯高

談闊論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只記得女友後面都說陳伯喝多了,陳伯一邊打著酒嗝

一邊說沒有呢!

最後老爸實在是不行了,我同媽媽將他扛回了臥室,而女友則攙扶著搖搖晃

晃的陳伯去了客房。

看著陳伯摟著女友的香肩進去客房後,裡面隱約傳來了「伯伯你喝多了」、

「沒多,好香哦」、「伯伯放開嘛,嗯」、「好緊哦,你看這麼濕」、「伯伯別

這樣」後就沒有什麼聲音了。

過了好一會兒,女友才有些慌亂的走出來,手還一邊整理裙襬和絲襪呢!看

來,女友又讓陳伯佔了什麼便宜呢!但是我已經來不及深究,頭昏呼呼的進去房

間後幾乎到頭就睡,女友也是簡單換了睡衣便依偎在我的身邊。至於外面的滿桌

狼藉,向來是由媽媽收拾的,我也就不管那麼多了。

沉睡了不知多久,我竟被尿憋醒了。昏沉之中,我正準備打開房門,但是卻

聽到了一陣女人的呻吟聲,是的,的確是女人的呻吟聲。

我定了定神,細細一聽,的確是我們家中傳來的。哈,不會是老爸老媽喝醉

了做起來,忘了關門了吧?於是我悄悄打開房門,向外面窺視。

但是,我發現不對,主臥的房門開著,裡面黑燈瞎火的,還能聽見老爸的呼

嚕聲,而漏光的是客房,曼妙的呻吟聲正是從那裡傳來!那裡不是陳伯睡的地方

嗎?門已經被鎖上。

我悄悄走到門口,貼在門上,只聽見裡面傳來肉體相撞的「啪啪」聲,還有

女人長短不一的叫床聲,而這聲音,正是我老媽的!「哦哦……啊……老公……

幹我……用力……好棒……好爽啊……好老公……好哥哥……你怎麼……啊……

嗯……還這麼厲害……弄死我了……」

我聽得心臟都快蹦出來了!以前只聽過老媽跟老爸做愛時的叫床聲,但是從

來沒有聽到老媽在別的男人胯下叫床,而且還管那個男人叫老公!

「幹死你個騷屄!操得你爽不爽?」果然是陳伯的聲音!

「爽……啊……好爽……你的肉棒好大……」

「操你媽,一年才幹你這麼幾次,還他媽是老子幫你開的苞呢!」

???!!!這是怎麼回事?他難道是我媽的第一個男人?

「嗯哼……對……你才是我的老公……好老公……操我……老公……哦……

你每天……啊……都……都過來操我吧!」

「我操……我要操死你!」

陳伯就這樣一邊操著我媽媽,一邊用言語不停地羞辱他,管她叫「婊子」、

「母狗」等等,而媽媽誘人的呻吟聲也在不斷地配合著他,任憑他的羞辱。

雖然我看不見這一切,但是光聽到這些就讓我雞巴充滿了血,將褲子頂起一

個大帳篷來,於是我火速去上了廁所,然後又悄悄的回到客房門口。但是陳伯剛

才說的開苞又是怎麼一回事?雖然我知道陳伯現在是因為灌醉我老爸以後上了老

媽,但是老媽如此配合也讓我心生疑慮。

不過很快地,我就在老媽的呻吟聲中打消了這些疑慮,先把雞巴掏出了打手

槍再說。

伴隨著老媽在陳伯胯下不斷的交歡聲,我手槍打得特別爽,甚至忘了那裡有

個女友可以讓我幹。

快射時,我匆忙回到臥室掀開被子,將雞巴隔著女友的小內褲頂入她翹臀就

發射了,手也伸過去揉捏女友的美乳。隨著耳畔迴盪著老媽不斷高亢的叫床聲,

讓我彷彿感覺此刻我擁著的是老媽,手裡正玩弄著我幼年時吮吸過的乳房,這種

感覺讓我再也無法克制,雞巴一跳一跳的將精液全都射在了女友的臀間,真是舒

暢啊!

射過之後,人又變得有些疲憊,暈暈沉沉的想睡覺,我也沒動,就這樣抱著

女友陷入半睡半醒之中。

不知何時,隔壁突然傳來了兩聲高亢的呻吟聲,一下將我驚醒。這時我才發

現,原來我房門還開著呢!難怪聲音這麼清晰。

「死掉了……死掉了……嗯哼……」似乎陳伯終於是射了,裡面的「啪啪」

聲已經停止了,只剩下兩種粗短中帶有急促的喘氣聲。

我回到房內,將門輕掩上,坐在床沿,打算等待老媽的出來。此時,老爸的

呼嚕聲依舊,我心裡不由得有點悲涼,看來我們父子真是同命啊,老婆被人隨意

地就上了。

過了有好一會兒,終於聽到客房的門開了,我連忙湊到門縫偷看。

一看就差點把我的鼻血噴出來,只見老媽一絲不掛、躡手躡腳的走出來,後

面跟的是同樣一絲不掛的陳伯,他們背後的客房中,昏黃的床頭燈照應出一張凌

亂不堪的床。媽媽的頭髮被隨意的向後盤了起來,風韻猶存的俏臉上紅暈尚未退

去,明亮的眸子和紅艷欲滴的小嘴在黑夜中顯得如此奪目。

再往下,是一副傲人的身材,絲毫不比我女友差,她哺育過我和妹妹的酥乳

此時沒有半點下垂的感覺,依舊如珠峰一邊聳立於前。雖然乳房如此豐滿,上面

的乳暈卻很小,乳頭也很短小,整個就是一副少女的乳房啊!順著平滑的小腹,

一片濃密的芳草地匯成一個倒三角形,衍伸到兩條修長的美腿之間,芳草之上還

有淫水或者是精液正泛著亮光;後面的翹臀隨著媽媽的步伐輕輕扭動著,簡直要

把人的魂勾去!

後面跟著的是與媽媽差不多等高的陳伯,脫光衣服的他渾身顯現著中年人發

福的樣子,肚子顯得更典,兩條腿就跟豬的一樣又粗又短,但是他胯間的雞巴卻

嚇了我一跳,因為儘管已經垂下,但是依舊有10公分左右的長度!他此時緊盯

著我媽媽白皙的身體,右手還搭在媽媽的屁股上摸著。

媽媽沒有半點在意他的手,偷偷的向主臥裡頭看了一眼,確定老爸還是熟睡

以後,她居然俏皮地向後看著陳伯,一臉小孩子偷吃糖以後的竊喜。

陳伯也向裡面窺視了一眼,就摟過媽媽再度激吻了起來,雙手則伸向媽媽後

面,全力搓捏起她翹翹的屁股。媽媽也是乖乖的任由他抱,還將雙臂繞到他的脖

子上,美乳緊貼到他的身上向兩邊擠開。

昨天看女友被人這樣擁吻,今天看老媽更是赤身裸體地在爸爸的房門前同五

十多歲的老鄰居擁吻,這個春節實在是太有愛了!

「老公,早點睡吧!」媽媽居然叫他老公!

「好,那你明天就去我那兒。」

「嗯,好的。」

兩人走入主臥房中,媽媽坐在床沿上準備睡覺,但是陳伯並沒有馬上離開,

一手捧起媽媽的臉,另一手居然將他的雞巴弄起來,送到媽媽的嘴邊!媽媽此時

無限嬌羞的望了一眼陳伯,嘴角竟又是一種頑童的笑容,然後一手握著陳伯的雞

巴,一手去撫摸他的睾丸,然後小嘴一張,便將陳伯軟軟的雞巴含入口中,小舌

頭在口中舔舐著雞巴上尚未乾去的淫液。

一點一點,陳伯扶著媽媽的頭,將下體往前送去,媽媽也慢慢地將陳伯的雞

巴全部都含入嘴裡,將媽媽的腮幫子塞得鼓鼓的。然後兩人就重複著這個動作,

將雞巴在媽媽的口中送進抽出,如同在操她的嘴一樣。

這樣玩弄了一會,媽媽拍了一下陳伯的屁股,然後吐出雞巴,迅速躲到床上

去,「回去睡覺吧,養足精神明天再玩嘛!」媽媽在床上俏皮地說。

「好吧!」陳伯看自己的雞巴也沒有什麼反應,就出來了。陳伯出來時將臥

室的門關上了,但是並未馬上回到客房,而是看了看我房間的門。

這一刻,我心中陡然緊張起來,萬一要是他推門進來,那我回到床上肯定是

來不及了,就算上去也會發出很大的聲音,而如果堵著門,又覺得會讓他馬上就

發現我的存在。

正在我心跳加速的時候,陳伯轉身回到客房去了,嚇得我一身冷汗。

隨著陳伯將客房的門關上,我也將門關上。回到床上時發現自己又睏又累,

已經沒有力氣再同女友做愛了,於是我將她摟入懷中,就沉沉的睡著了。

ZzzzzzzZzzzzzzzz……

但是,故事還沒有結束。

夢裡,我依稀有一種列車晃動的感覺,看見女友正一絲不掛的坐在床前「吃

吃」的笑,又看見胖哥走過來,一把將她推到床上,用他又長又粗的雞巴狠狠地

操她。

一轉身卻又看見陳伯正在將媽媽摁在牆上,媽媽一條腿被他扛在肩頭,下面

也是一條又粗又長的雞巴正在媽媽的小穴裡快速地抽動。一會兒爸爸也來了,把

陳伯推開,自己上了。

那一邊,那個大爺也過來把雞巴插到女友的嘴裡了。然後陳伯又過來這邊將

胖哥踹開,補到他那個位置,用力地幹了起來,還直呼好爽。

然後胖哥又過來搶媽媽……啊,好混亂,我只覺得列車越來越晃,女友的叫

床聲也越來越清晰,好像是真的一樣。

然後我突然明白我在做夢,但是這床真的好像在晃。

「嗯哼……老公……好大∼∼」這時女友一聲清晰無比的呻吟聲傳到我的耳

畔,我轉頭望去,把我愣住了。

因為女友的睡衣已經被脫光了,赤裸的身體上還壓著一個男人的肥胖身體!

女友的嘴正被那個男人堵起來,她的手緊緊地抱著那個男人在他的背上撫摸著,

她的腿也勾到了那個男人的粗腰上,而那個男人的肥臀正一下一下用力地幹著。

我操,女友居然在我身邊就被人幹了!他們好像還沒有發現我已經醒了,我

趕緊將眼睛瞇起來,看個究竟。

此時,那個男人手在女友身下墊著,將女友的頭和身體緊緊地摟著,舌頭在

女友的口中翻騰攪動,口水都流淌到女友的臉上了,在黑夜中一閃一閃的反射著

光芒。

待兩人四唇分離,我這才看清,正在幹著女友的赫然就是陳伯!這個傢伙不

但幹了我媽,居然還膽大妄為,在我的身邊把我女友上了!

此時的女友並沒有發現在她身上的不是她心愛的男友,而是今天晚上剛剛相

識的糟老頭子。她意猶未盡地將連在兩人嘴上的口水一一舔入口中,喉嚨中還發

出淫蕩的呻吟聲:「嗯……哦……哦……哦……好美……哼……老公……哦……

肉棒……好棒哦……爽死了……哦……」女友呻吟的同時,陳伯又去吻女友的耳

畔、臉頰,讓女友又是一陣嬌哼。

「哈哈,你這個騷屄,我幹死你!」陳伯居然笑出來!

女友一聽不是我的聲音,這才睜開眼睛詳細辨認,她一看正在操她竟然是陳

伯,第一反應就是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後試圖推開陳伯,但是正在挨操的

女友怎麼會敵得過這個肥壯的男人呢!陳伯下體更加用力地幹了起來,女友立即

渾身無力,「哦……哦……」的叫了出來:「啊……陳伯伯……你……哦……你

不可以的……哦……嗯……伯伯不要……哦……你要操死我了……伯伯……不要

嘛……」

「哈哈,爽不爽啊?老子就是要幹死你!」

「伯伯……哦……好大喔……嗯……不要……哦……哦……」女友這時望向

了我這邊,發現我還在她身邊,不由得向我求助:「哥哥……嗯……老公……救

命……哦……哦……伯伯……啊……陳伯伯……強姦我……老公……哦……快來

救……哦……」女友根本就說不完話,這樣斷斷續續的,反倒讓我的雞巴變得更

硬了。

「哦哦……又變大了……哦……伯伯……你的弟弟……哦……好大……」看

來陳伯跟我一樣,聽了這些話,雞巴漲得更大了,「哦……幹進去了……哦……

伯伯……你頂得好深喔……哦……」女友也沒等自己說完就放棄了向我求助。

「哈哈,真是他媽騷啊!」陳伯這是還不忘言語侮辱著女友。

「嗯……哦……哦……伯伯……你好壞……」聽著女友的叫床聲,我的雞巴

硬得不得了,就偷偷的想伸手下去套弄。但是,卻被女友發現了:「老公……老

公……救命哦……嗯哼……」我趕緊停止了動作。

「哥哥……救……哦……我……」女友繼續呼救之後發現我依舊在沉睡,再

度放棄了向我呼救,轉而向陳伯:「伯伯……哦……好厲害……伯伯……我們換

一個……嗯哼……地方嘛∼∼」顯然女友不希望將我吵醒,看到這淫蕩的一幕。

「怎麼?你怕他醒了?」陳伯說著還奸笑的看著我。

「不……不是……這裡太擠了嘛∼∼」女友試圖掩飾她背德的不安。

「嘿嘿,好,那你就屬於我了。」陳伯說著就將女友一把抱起,然後自己轉

個身下了床,整個過程都沒有將自己的雞巴拔出,而且還將女友的屁股往自己身

上按,讓大雞巴插得更深一些。然後他就邊走邊幹,將我的女友抱到客房去了。

「嗯……嗯……」女友一路上嬌吟不斷,她看了看我,然後還去舔陳伯的耳

垂。

進入客房時,陳伯沒有將門關上,僅僅是推了一下,掩上了,或許他認為剛

才女友那麼大聲的叫床都沒有將我吵醒,去了客房就更不會了。不過這倒是便宜

了我,讓我有機會能夠可以邊欣賞女友被人幹,還可以邊打手槍。

陳伯進去後,我便悄悄起來,躲到門縫邊窺視。只見陳伯將女友放到床上以

後,自己也跟著上去,然後直起身,將女友修長的雙腿扛到他的肩頭,又放了一

個枕頭在女友的屁股下面,雙手放開的去握住那對正在隨著兩人身體撞擊而跳動

的美乳,然後下體更有力地抽插起來。

陳伯的肚子和胯部一下下撞在女友的美腿和美臀上,睾丸則打在了女友的外

陰,「啪啪」聲頓時響徹起來。想必剛才他也是這麼幹我媽媽的。

他這一加速,女友就受不了了,她抓住陳伯的雙臂,嘴裡急促的哼了起來:

「啊……哦哦……哼……好棒……好棒……哥哥好厲害……」「幹我……用力幹

我……哦……老公……你好大……哦……」離開了我身邊,女友就再也不顧任何

矜持了,對著陳伯叫老公了。

「啊……啊……棒……哦……」女友這種淫蕩的叫床聲更加激起了陳伯的慾

望,他更加用力地搓捏著女友的乳房,將那對美乳是揉捏成各種形狀。客房昏黃

的燈光中,我那年僅21歲的可愛女友正在被一個五十多的鄉村老男人如此用力

地幹著,視覺和聽覺的強烈衝擊,讓我的雞巴已經脹大得有點痛了。

照陳伯這種程度的抽插,加上他的大雞巴,肯定是每下都頂到女友的花心上

了,說不定還更往裡頭呢!

「是不是比你老公大很多啊?」陳伯淫笑的問。

「哦……嗯哼……大……大好多哦……快弄……弄死人家了……嗯嗯……老

公……你真厲害……幹得我好爽……好美啊……」

「哈哈,你這個小騷屄,真他媽緊啊!吃飯的時候我就像操你了。」

「啊……哦哦……老公你好壞……吃飯的時候就……嗯……摸我……」

什麼?原來女友吃飯的時候就被摸了!

「哈哈,誰讓你是個騷屄呢!廚房裡頂你的屁股時,你還用力頂回來。」

「啊……啊……哪有……哦……你頂得太過來了嘛∼∼」

「那我摸你的腿,你為什麼還把腿打開?還主動抬高屁股讓我從下面插到屄

裡頭去,你說,你是不是一個欠幹的婊子?」

原來陳伯在吃飯時坐到我的位置上,是過去摸女友的大腿了,而女友居然還

主動打開腿讓陳伯摸進去。後來臉紅紅的趴到桌子上也不是因為害羞啊,是因為

被陳伯摸到小穴了,怕被我看見!

「嗯哼……人家……哦……都是你壞……摸……嗯……摸得人家好舒服……

哦……而且……嗯哼……下午老公沒有……沒有讓我高潮嘛∼∼」

女友這個藉口找的,一下子全推到我身上了,看來這個女友真的是騷啊!各

位狼友們,你們下次可得把女友和老婆都滿足了,不然她很可能就會被別的男人

輕易地挑逗上床去了。

「哈哈!你個小婊子,你男朋友真沒用,讓我來替他滿足你吧!」說著,陳

伯將女友的雙腿放下、拉開,手伸下去握住女友的纖腰,自己的腿也分得更開,

然後以非常快的速度用力地一下下操進女友的屄裡。

女友被操得是「啊啊」直叫:「啊……伯伯……用力幹我……伯伯當我的老

公……啊……好燙啊……死掉了……死掉了……太快了……老公……好老公……

慢一點……慢一點……」

但是陳伯絲毫沒有減慢的意思,就這樣狂操了幾十下之後,女友終於扛不住

了,「啊……我來了……哦……啊……」隨著長長的呻吟聲,女友也不斷地將小

穴挺起迎合著陳伯的瘋狂插入。最後竟高高的頂起,手指也深深地抓入陳伯的胳

膊,兩腿更是蹬直了起來——女友被幹上高潮了,而且是讓她爽到爆的高潮!

高潮之後,女友渾身變癱軟了下來,除了隨著呼吸而起伏的胸部以外,女友

連合上嘴的力氣也沒有了,任憑口水順著腮邊緩緩流下。

陳伯也換了節奏,剛才那高強度的抽插讓他也是氣喘吁吁。他換回之前的姿

勢,將上身壓在女友身上,低頭將女友流出的津液全都吸入口中,然後再度將舌

頭伸入女友嘴裡,臀部則緩慢地一抽一插繼續操著女友。

這樣過了大約有幾分鐘,女友才漸漸地從高潮中回復過來,慢慢地回應起陳

伯的吻,手臂和腿也再度攀上陳伯的身體,「老公……你好棒哦∼∼」女友仍不

忘叫他老公呢!

「嘿嘿,等下還有更棒的呢!」

「嗯嗯……那人家的小穴……哦……都會被你插壞掉了……」

「放心吧,小寶貝,我會讓你很舒服的。」陳伯起身將女友翻過來,女友也

像母狗一樣,配合著將屁股高高翹起。陳伯從後面扶著長長的雞巴,對著水漫金

山的小穴用力地插了進去,「啊……」女友又是一聲嬌呼。

陳伯雙手抓住女友豐滿的臀部,又是以一個極快的速度開始瘋狂地抽插,只

見他每次插入都全根沒入,將小穴的淫水擠得四濺;抽出時僅剩龜頭在其中,而

女友小穴口的嫩肉也都被帶翻了過來,這真他媽是「操翻」啊!

「啊……嗯……」女友的叫床聲也因這高頻率的抽插而變得急促、高亢。陳

伯又是狂操了近百下以後,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可是女友居然還不滿足:「繼

續嘛……老公……繼續幹我嘛∼∼」

「真他媽賤!好,你自己來。」說著,陳伯翻身躺到了女友身邊。

女友直接將腿跨過陳伯,手迫不及待地握著陳伯的大雞巴就對準了自己的穴

口,一蹲而下,「哦……哦……」女友是長吟一聲,同時身往後仰,長髮和美乳

都因此而飄動起來。

這一下全根盡入,連陳伯都不禁低沉的「哦……」一聲。他雙手擎住女友的

美乳,女友則手抓住陳伯的胳膊,然後開始扭動起她纖細的小腰。

女友的女上位功夫還是很了得的,她每次在我上面這樣扭動,我都會很快的

繳械投降。即便是這樣看著她在別人身上放縱,也讓我立馬有種想射出的感覺,

於是我迅速跑到衛生間,將今晚的第二次精液射在了小便池裡。

女友還在陳伯上面繼續舞動著,伴隨著她「嗯哦……」的呻吟聲。這種姿勢

對男女來說,刺激都很大,陳伯的龜頭不斷地研磨著女友的花心,同時也被花心

附近的嫩肉包裹著、吮吸著。

不到五分鐘,女友再度瀕臨高潮,她的腰更加瘋狂地前後扭動,而陳伯則從

下面用力地向上頂去,手也改扶到女友的腰上。

「哦……哦……哦……啊……要來了……寶貝要來了……啊哦……寶貝又要

死掉了……」女友的聲音越來越高亢、動作越來越快,最終將恥骨緊緊地貼在陳

伯的小腹上,身體也不在動彈,頭高昂起發出一聲長嘯,小穴的嫩肉全力咬住了

陳伯的大雞巴,花心處再度噴射出熱辣的陰精,澆在陳伯的龜頭上,讓陳伯也渾

身哆嗦一下。

陳伯將高潮後無力垂下的女友放躺下來,然後自己緊壓在女友身上,碩大的

臀部也用力地做著最後的衝刺。只見二十幾下後,陳伯喉中發出了幾聲低沉的吼

聲,雞巴深深地插入女友的小穴深處,將他的億萬子孫射入了女友的子宮裡頭。

「哦……好燙……哦……好爽……寶貝爽死了……」女友又被射得欲仙欲死。

發洩完之後,陳伯就壓在女友身上,兩人都大口的喘著氣。過了幾分鐘,女

友恢復了神志,推開陳伯,想回來我這裡,但是陳伯一直握住她的乳房不放。

「嗯哼……好伯伯……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嘛!」

「等一下。」陳伯起身又將他的手指插入女友的小穴裡,摳動了起來,「嗯

哼……伯伯……不要了……寶貝不行了……」只見陳伯從小穴裡摳出一大灘黃白

的黏液出來,一部份塗在他的雞巴上,另一些塗到了女友的乳房和臉上。

然後他將雞巴湊到女友的嘴巴說:「給我舔乾淨。」女友有點幽怨的看了一

下他,便伸出舌頭將陳伯長長軟軟的雞巴從龜頭到蛋蛋全舔了一遍,還將雞巴全

部含入口中吮吸。最後又將乳房和臉上的精液刮到龜頭上,再去舔舐他的雞巴,

最後還不忘將自己和陳伯的手指頭也吸一遍,真是太淫蕩了!

女友坐起身說:「這樣滿意了吧?」

「嘴巴張開讓我看看。」

女友乖乖的張大了嘴巴,陳伯看後,滿意地將女友抱住,又給了一個濕吻。

「小寶貝,被伯伯幹爽不爽?」

「爽,爽死了!人家都高潮兩次了。」女友知道怎麼樣討男人的歡心。

「那還要不要給我幹?」陳伯繼續逼問。

「要,伯伯你以後每天都要來幹我哦∼∼」女友撒嬌的說。

「哈哈,好,下次就把你扛到餐桌上幹死你!」

「才不要幹死掉呢!等人家結婚了,還要伯伯來幹我哦!」

「哈哈,你這個騷婊子!」

「那伯伯你早點睡吧,不然明天都沒有力氣了。」

「好,明天一定讓你爽上天。」說著還拍拍女友的屁股。

女友又吻了他一下,就退了出來,陳伯則心滿意足的躺下了。我也趕緊回到

床上,繼續裝睡。

女友回來後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殘留的淫液,衣服也不穿,就直接摟著我睡

了。

第二天起床時,發現女友依舊在我枕邊甜甜的睡著,臉上掛著一絲不易察覺

的疲憊,她的乳房上還有淺紅的五指印,應該是陳伯留下的禮物吧!

一看時間,卻已經9點多了。我輕輕的推門出去,發現老爸和老媽都已經走

了,陳伯睡過的客房也是收拾得一乾二淨。不過我掀起床單,依舊發現下面有大

片剛剛乾去的水跡,這裡混雜著我風韻不減的媽媽、還有我可愛迷人的女友的淫

液,而且都是同一個男人讓她們流下的,這就老媽的老情人——陳伯。

於是,一個淫蕩的春節就這樣在明媚的陽光中開始了。至於後來陳伯同我媽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最愛了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