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DV记录欠操的骚逼女校长

  我拿出的正是那天妈妈在此处所用的东西,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我也要让她感受一次。

  张筱吓得不住摇头,哭丧着脸,眼神中满是哀求。

  我把那些东西一样一样丢到她面前,每丢一样都把她吓得一哆嗦。我看在眼里不禁冷笑一声,心想,张筱,你在用这些东西折磨我妈妈的时候可曾想过有天这些玩意也会变成你的刑具?

  我走过去,首先捡起的就是那根狐狸尾巴,在她面前晃了晃:“张筱,这个东西能让人生不如死吧?”

  张筱下意识的躲闪着,哀求道:“安然,你听我说,今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再用这些东西折磨我了。我求你了。”

  “噢,张大校长的意思是让我们狠狠的操你咯!”我冷笑道。

  张筱屈辱的点点了头。

  “说出来,求我,求我操你!”我愤怒的吼叫道。

  “我,我求你,别折磨我了,操我……”张筱一脸绝望的说道。

  “大声点!”我继续怒吼。

  “操我!操我!狠狠操我!”张筱也声嘶力竭叫道,最后眼泪流了下来。

  我不禁大笑起来,直到此时我才有了那么一丝复仇的快意:“张筱,你的霸气呢,你的冷傲呢?你高高在上的姿态呢?都去哪了?怎么会跟两个未成年的学生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张筱屈辱的抽泣着,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哀求着。

  “可是我现在还不想操你,我还没玩够!”我冷漠的说道。

  张筱闻言猛地一惊,慌道:“安然,你不能这样,我会被你弄死的,我已经受不了。”

  我不再同她废话,抓着肛塞那头对准她的菊门就捅了上去,张筱早已是门户大开,无从反抗,只听“噗”的一声,肛塞全根没入插了进去,只留下一根长长的尾巴拖到地上。远远望去就像一直大号的骚狐悬浮在半空。

  强烈的疼痛迫使张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体不停地挣扎摇晃,牙齿咬的吱吱作响。可想而知,这痛感到底有多强。

  接着我捡起那几颗跳蛋,四颗一起塞进她的骚穴内,直把她的穴口撑得大大张开,无法合拢。然后用胶带堵住穴口防止它们掉落。然后又用一颗压在她的阴核上,再用胶带紧紧贴上。最后拿出两只乳吸,取下乳夹然后套在她奶子上。这个东西和丰胸器差不多,就是一个大一点的硅胶吸盘,能吸在奶子上。不同的是丰胸器内里有个类似刷子一样的东西,通上电会转动按摩乳晕。而乳吸则不同,内里的刷子变成了两个触点,就像电棍一样,通上电就会打出火花,只不过电压低的多。

  此时张筱菊花处的痛感还没有完全消退,根本没有在意我给她装了什么。可当我拿出遥控在她面前慌了一下她的脸色都青了,我想当时妈妈的惨状她应该是见到过得。

  “安然,别……”

  不等她话说完,我所有的开关同时打开。

  顿时,张筱身子猛地一颤,发出一声惨叫,双眼哀怜的看着我,不住的摇头。两只乳吸绽放出蓝色的火花,连续打在她娇嫩的乳头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不一会儿功夫,张筱的身体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一双眼睛瞪得几乎要掉了出来,眼泪、鼻涕、口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屁股也不停的摇摆着,拖着那条尾巴荡来荡去。看上去凄惨而又淫荡,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女王形象。

  “啊……停……啊……啊……停下啊……”张筱撕心裂肺的哀求着,可惜换来的只是嘲笑。

  “我……我受不了……啊……啊……受不了啊……”

  “啊……啊……啊……”

  嚎到最后张筱已经说不出话了,声音也发直了,两眼开始翻白。突然,她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从骚穴里喷出一股淡黄色的水流,哗哗的倾泻而出。

  “哈哈,我们的女王校长居然被玩尿了”于涛在一旁拍手笑道。杏吧首发

  而我并没有因此关掉开关,反而把电压和震感调到最高。本来已经有些麻木的张筱顿时再次高亢起来,身子猛地一挺,剧烈的摇晃起来,一对奶子被她甩的上下翻飞,几乎都要把乳吸甩脱,甚至那避雷针都被她摇的有些晃动。惨叫声声嘶力竭的回荡在校园上空。

  现在校园里空无一人,方圆空荡荡的,张筱的惨叫显得极具穿透性,格外刺耳。如果周边小区开着窗子的恐怕都能听到这极淫的惨叫,如果他们寻声望来,恐怕都能看到这淫荡的一幕。还好此时天色渐晚,估计也看不太清楚。

  “啊……啊……”此时张筱脸上已经一片模糊,分不清哪些是泪水,哪些是汗水,哪些是口水、鼻涕了。惨叫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但是强烈的刺激让她无法停歇,仍旧恐怖的长大嘴巴,狰狞的惨叫着,同时下体剧烈的抽搐着,不少白色的稠浆从边缘渗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地上。

  突然,张筱的屁股一挺,又一股洪流哗哗倾泻而出。只是这次更为猛烈,水流像瀑布一样从私处飞淌而下,甚至把封住骚穴的胶带都冲掉了。只见穴口一张一合的痉挛着,白色粘浆把整个骚穴都染得白花花的。接着,穴口猛地大开,骚穴内的皱褶红肉都翻了出来。

  正在我疑惑着她这是要干嘛的时候,却见跳蛋像母鸡下蛋一样一颗一颗从骚逼内掉落出来。

  “卧槽,女王校长不仅会尿尿,还会下蛋,真把自己当成鸡啦!不过校长就不能矜持一点吗?这一会儿功夫都尿了两泡了!”于涛伺机嘲讽道。

  张筱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根本没力气理会于涛言语上的羞辱。虽然没有跳蛋的刺激,但是乳吸和肛塞的电击感仍旧不弱,张筱仍然面目狰狞的忍受着强大的刺激,身体一阵一阵的抽搐,眼珠不时翻白。

  突然,她腰身猛地一挺,口中溢出一团白沫,随着一声屁响肛塞也掉落出来,接着肛门外翻,污秽的排泄物从肛门里泄了出来,顿时一阵恶臭弥漫在空气中。只见她浑身一阵乱颤,像一滩烂泥一样昏死过去。我赶紧取下她身长仅存的乳吸,还有阴蒂上那个摇摇欲坠的跳蛋,担心真的把她弄死了。

  “卧槽,校长被玩的大便也失禁了。”于涛看着地上一片狼藉,捂着鼻子说道。

  我过去取过DV,回放了下刚刚录制的视频,满意的点点头。妈妈那天所受的折磨她已经提提偿还了。接下来应该是她要偿还的利息了。

  我让于涛把张筱从避雷针上松下来,然后用水把张筱泼醒,然后把她身上弄干净。当张筱醒来,看到地上刚刚自己失禁排泄出来的东西,再回忆起自己刚刚受到的折磨,失声痛苦起来。可是我并没有停息,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拖拽起来,张筱只相应的挣了一下,便连滚带爬的跟着我走了。我估计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因为刚刚已经耗尽了她所有气力。来到一块稍微干净点地方我狠狠把她丢在地上。

  此时张筱披散着头发,浑身一丝不挂,曲卷着身子瑟瑟发抖,一脸的恐惧,充满哀怜祈求的眼神,往日高傲,目中无人的样子荡然无存。谁能想到,那个高高在上让人整日仰望的女王校长今日竟变成一个性奴一般的可怜虫。

  我拉开裤链,掏出鸡巴命令道:“爬过来,含着!”

  张筱一怔,却不敢再有迟疑,慌忙爬过来抓着我的鸡巴,张口含在嘴里。

  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我瞬间被这一片温软溶化,不禁哆嗦了一下。张筱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反应,卖力的舔弄起来,直舔的啧啧作响。把一旁的于涛看的直吞口水。

  张筱的舌头灵活的好像一跳小蛇,来回扫弄着我龟头上的棱角,还时时撩拨一下我的马眼,用舌尖撬开马眼不停的往里钻,在就要钻进去的时候突然离开,然后用整条软舌卷包着从我鸡巴根部一路再舔上来,在舔到龟头的时候又突然含住,然后用舌头在龟头上不断画圈。这一系列的舔弄直引得我不停哆嗦,一阵阵强烈的酥麻感袭击着我的大脑。可每次当我想更深入畅快的时候,她又忽然松口,让我求而不得。从而欲望顶峰瞬间回落,可我的鸡巴却涨的难受,无从求解。

  这无疑就是挑衅,愤怒的一把抱着张筱的头,暴力的在她嘴里抽送起来。直把她插得发出“唔唔”闷哼。我越插越快,每次都全根插入直顶到她的喉咙。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时间,口中一直爆喊着:“操死你,操死你……”

  张筱被插得喘不过气,憋得脸色通红,双手不停的推我,口中也支支吾吾的发出求饶的声音。而我在欲望的冲撞下哪管得了她的死活,反而是越插越快,越插越暴力。就在我无比畅快的时候,突然全身一阵酸麻,下身顿时松弛,把持不住一股浓精在张筱口中爆发。一种一泻千里的畅快倾袭着我的大脑。张筱想挣脱却被我死死包住,任其在她口中爆射。

  这是我第一次射精,积攒了多年的精华完全是倾囊相授,足足射了好一会儿才结束,射到最后张筱的嘴里都已经装不下从她嘴角溢出不少。

  畅快过后,我无力的把鸡巴从她嘴中抽出。张筱本想把精液吐出,但被我怒喝制止了。最后满怀幽怨的吞了下去。

  我看了一眼于涛,发现这小子已经精虫上脑,摸着张筱的大屁股直流口水。我想,这次调教张筱还多亏了他,虽然我恨他,但是考虑的以后还是要给他点甜头尝尝的。然后我就把张筱给他暴操一顿。听到这种安排,张筱很无辜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求我不要让于涛操她。可是于涛早就掰开她的大屁股,用后入式暴操起来。

  想想也是,于涛之前在张晓面前像哈巴狗一样唯命是从,如今却让自己养的狗狂操,她心里肯定不情愿。但是这孽是她自己作的,苦果必须自己尝。

  再看于涛,此时完全像是疯狗一样,一边操干着,一边一只手撕扯着张筱的头发,另一只手不停的抽打着张筱的屁股。而且操干的非常猛烈,每一次插入几乎都把张筱撞飞出去,胸前两颗肥美的大奶子也撞击下来回飘荡。如果不是她的头发被于涛死死拉住估计已经不知道摔倒多少回了。这画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头黑猪骑在一匹洁白的大母马上疯狂驰骋。期间啪啪声,求饶声,喘息声在校园里不停回荡。

  “校长,你说你是不是骚逼?”于涛戏谑的吼道。

  “啊……啊……爽……”张筱已经完全沉溺在了淫欲当中,陶醉的浪叫起来。杏吧首发

  “说,说你是骚逼。”于涛狠狠操干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啊……我……我是……是骚逼……快点,快点操我……用力操我啊……”张筱语无伦次的回应着,脸上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痛苦,而是一脸的满足。

  “骚逼喜欢被大鸡巴操吗?”于涛越操越快,啪啪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亮。撞击的张筱屁股上的美肉不停乱颤。

  “啊……啊……喜欢……骚逼喜欢……啊……喜欢大鸡巴狠……狠狠操我……啊……”张筱的浪叫声也越来越高亢,完全不顾自己身处校园,而自己却是这所学校的校长。

  于涛哈哈大笑,突然后面搬着张筱的两条腿把张筱抱了起来,然后就这样抱着她从后面暴操起来,口中不无得意的说道:“今天就骚逼校长见识一下大鸡巴的威力。”

  张筱被操的差点一头从半空栽倒下来,慌忙双手往后死死抓住于涛的臂膀。而于涛丝毫没有停歇,抱着张筱走到楼顶护栏边上,让张筱面向校园,背向楼顶从后面暴力操干起来。每一下都把张筱高高抛起,然后顺着回落的力道整根鸡巴重重插进她骚穴内,直把张筱干的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在整个校园回荡。

  于涛仍不过瘾,大吼着命令张筱道:“说自己是骚逼!”

  “啊……我……我是……啊……骚逼……啊……”张筱乖乖配合着说道。

  “大点声!”于涛又狠狠操干两下。

  “啊……啊……我是骚逼……啊……”张筱大声回应着。

  “再说,让大家都来操你,大声说!”于涛继续命令着,每次话说完都会狠狠的暴操两下,像是在鼓舞张筱,又像是奖励。

  “啊……啊……大家……都,啊……来操我啊……我要给,给大家生孩子……啊……”张筱已经完全沉溺在淫欲里无法自拔,就像于涛说的,女人在最舒服的时候只要能爽,你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包括女王一样的校长也不例外。

  于涛哈哈一笑,像是受到了鼓舞,更加疯狂的操干起来,每一下都发出响亮的肉与肉的撞击声,同时还伴随着张筱那销魂的浪叫。每一次鸡巴抽离骚穴的瞬间都带出不少淫水,飞射出去。

  “ 啊……啊……”张筱被干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味的浪叫,声音响彻夜空。

  突然,于涛一声怒吼,操干的力道逐渐无力起来。而在此时,张筱也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浪叫,浑身抽搐起来。接着就见从张筱胯间喷出一股水流,直洒向楼下,如同瀑布一样连绵不绝。看样子这两人同时进入了高潮,还真是默契。

  过了一会儿两人才慢慢消停下来,于涛把张筱往地上一丢就一屁股坐下,大口喘着粗气,一脸的满足。而张筱也就势无力的瘫倒在地,一边喘息一边微弱的呻吟着,应该是在回味着高潮后的余温。

  看到这里,我冷笑一声,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的是红色的油状物品。然后走到张筱跟前,说道:“张校长,刚才很痛快吧?”

  张筱没有回我,继续伏在地上喘息着。

  我再次笑了一下,拧掉瓶盖,然后把瓶口对着张筱的鼻尖晃动了一下,说道:“你猜猜这是什么?”

  张筱一脸诧异的看向我,接着突然变成一脸恐惧,摇着头惊慌的往后退:“我不要,我不要……”

  我向于涛使了个眼色,于涛会意过去一把按住张筱,然后粗暴的把她两腿分开。

  “这是我特地为张校长买的辣椒油,校长怎么能说不要呢?”我说着便向她走过去。

  张筱拼死挣扎起来,哀嚎着求饶道:“安然,安然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真的错了,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阴狠的说道:“现在知道错,晚了!”然后一瓶辣椒对着她骚穴便浇了下来。本来是我想灌到她骚逼里的,但是恐怕这样会闹出人命,所以还是放弃了。不过即使这样也够她受的。

  只听张筱发出一声惊恐绝望的嘶鸣,便痛哭起来。我并不就此罢手,把她翻了个身,掰开她的屁股,把剩余的一些辣椒油全都倒在她的菊门上。这样我估计一会儿辣劲上来她想死的心都会有的。

  果然,不一会儿张筱难耐的呻吟起来,两条腿夹起也不是,叉开也不是。一双手更是无所适从,一会儿捂着骚穴,一会儿又捂着屁股。随着辣感的逐渐加强,张筱从最初的呻吟变成了哀嚎,挣扎着满地打滚,撕心裂肺的喊着:“水!给我水,我要水!”

  突然,张筱一跃而起,不顾一切的往楼梯口跑去。估计是想下楼找水,看来张筱已经被辣的难以忍受了,都不顾及现在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状态了。

  我冷笑了一下,心想,辣椒油岂是随便就能洗的掉的?不过,她被折磨的抓狂的场面我可不能错过。慌忙叫上于涛带上DV追赶上去。而就在我们冲下楼梯的时候却与一人装了个满怀,直把那人撞得反倒在地,我定睛一看,正是那天在学校资料室的猥琐保安。

  我心想不好,要暴露了。顾不上多想,慌忙冲下楼去,于涛也紧跟其后。

  张筱一路往洗手间跑去,一般跑一边凄惨的嚎叫着。只见她跑到厕所翻身就爬到洗手台上,叉开腿把骚穴对着水龙头就打开了水阀。在水流浇在她骚逼上的瞬间,张筱脸上狰狞的表情顿时缓解了些。估计那火辣辣的痛感被压制住了。

  就在这时,那个猥琐保安也追了过来,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脸上一阵惊讶,可当他看到镜子反照出的那个裸女竟是张筱的时候更是惊的目瞪口呆,脱口而出:“张校长?”

  保安不由得揉揉自己的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平时正眼都不看他一眼的女王校长竟然一丝不挂的出现自己面前,这香艳的场面直把他看得眼珠子差点掉落,不住的吞咽口水。

  此时张筱备受折磨,哪有心思回避,只是一门心思想去除骚逼里那火辣辣的灼痛。

  保安似乎有些安耐不住了,跻身到张筱跟前向张筱面上看去,当他发现没有认错真的是张筱的时候突的惊呼起来:“张校长,真的是张校长!”随后在张筱的奶子上揉搓了起来。

  张筱想挣脱,但是骚逼灼痛让她又不敢离开水龙头,用手格挡的话就担心自己在洗手台上重心不稳跌落下来,只有把脸扭向一旁任由他轻浮,可是心里又气又急,最后却委屈的哭泣起来。

  她这一哭,保安就更兴奋了,感叹道:“卧槽,没想到校长还会哭啊,而且哭起来的样子还是这么可怜动人。”说着另一只手也安耐不住向张筱的骚逼伸去。

  于涛本想上前去阻拦,却被我拉住了:“我倒想看看这骚逼在这种状态下会不会被操出高潮!”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