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嫂的陰拓

  島田雅雄,二十歲,學生

  雖說是舊事,也不過是從雅雄國中三年級到高中的事。

  大概是五年前吧,雅雄住在多摩川的中遊。這裡和市中心以及地方城市不同,是典型的郊外。

  獨棟建築的陽台上,洗好要曬的衣服中,五個月前結婚的嫂嫂的花邊三角褲在風中搖曳。

  「喂,雅雄。你在看什麼?現在是你能不能考上高中的緊要關頭吧。」

  哥哥一人去紐約出差一個月,所以有一點煩躁的嫂嫂,從外面用拳頭輕敲玻璃窗。

  雅雄感到很辛苦。

  沒有哥哥那麼聰明,在放浪方面,覺得比哥哥強多了。但人生不是這樣的。

  嫂嫂美矢子大眼睛,眼裡含著冷漠的光澤,散發出不可思議的美感。

  現在拿來鋁梯,準備爬上梅花樹。

  嬌小而渾圓的身體不適合爬樹。雅雄有一點不放心,打開落地窗,穿著拖鞋跑出去。

  美矢子二十三歲,有時會表現出唐突的行動。

  「嫂嫂,行嗎?」

  站在鋁梯下面,可能會看到嫂嫂的裙子內部,所以雅雄只好靠邊站,但還是會看到經過遊泳鍛鍊的豐滿大腿。

  「沒問題的。我想把梅花供奉在爸爸的靈桌前。」

  要求雅雄不要看她曬的內衣,但雅雄站在下面時,好像毫不在乎似的。

  看到嫂嫂很高興的樣子,假裝幫忙扶穩鋁梯,雅雄站在美矢子的下面。

  能看到嚮往已久的嫂嫂裙子裡面的情景,果然穿的是花邊三角褲,是乳白色,但完全不能掩飾發育良好的屁股。

  那個東西就在花邊三角褲底部的裡面吧。同學渡部說「你知道什麼是陰拓嗎?就像魚拓一樣,把女人的陰戶作成陰拓,聽說對入學考試十分有效。有五十分的實力,便能發揮七十五分以上的力量。可是國中女生的就不行,最好是美女,而且不是輕浮的,剛結婚不久的女人是最好。這是我爺爺說的,我已經有了。」說的好像已經考上高中了。

  雅雄看到自己所憧憬的和有保護考試成績的兩種意識的美矢子的三角褲,不由得吞下口水。

  或許是心理作用,好像聞到嫂嫂從裙內散發出來的芳香。

  就在此時,裙子被風吹起。

  「哇!開始颳風了。」

  美矢子用拿剪刀的手壓住裙子,左手拿剪下的悔花枝,快要失去平衡的樣子。

  「嫂嫂,不要緊嗎?」

  雅雄左手用力抓緊鋁梯,右手擺出美矢子掉下來就能抱住的姿勢。

  「剪兩支就好了吧,本來還想剪一支放在你那有臭味的房間。」

  美矢子站在鋁梯上沒有動,但能看到雪白的大腿露出青筋的情景。三角褲的花邊被風吹起,能看到一部分屁股,那裡沒有受到陽光照射,白得幾乎透明。

  「嫂嫂,你怎麼知道我的房間有臭味呢?」

  「難道是手淫太多,房外都能聞到那種味道嗎?不會是色情雜誌或寫真集發出味道吧。」

  「嘿!雅雄!」

  美矢子在雅雄的上方大叫。原來凝視嫂嫂的裙內的雅雄向上看時,和嫂嫂的眼光相遇。不只她的雙眼,連裙內的屁股都好像在生氣。

  「你真討厭哪。我不給你的房間準備梅花了。」

  美矢子用力壓住裙擺,從鋁梯下來。

  「雅雄,我能了解你這個年紀正充滿好奇心。可是呀…」

  從大學教育系畢業後擔任五個月教員的美矢子,很大方的,也帶有說教的口吻說過後。用梅花枝輕打雅雄的額頭。

  「雅雄,對哥哥的妻子的內衣產生興趣就應該判死刑了。不過,我反對國家殺死一個人,同時一個人有後悔之心時應該原諒他。」

  美矢子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責難雅雄,但她的眼神不像只有怒氣。也許女人曾接受關心裙子以外的男人的要求,十五歲的雅雄想到這兒,感到興奮,於是說:「嫂嫂,我對升學考試沒有信心,所以想要一個能考上高中的符。嫂嫂有一個朋友叫蓮實繁子吧。能不能要到她那裡的版畫呢?她還沒有結婚吧。」

  「你說什麼!我要討厭你了。要什麼繁子的那裡的東西,你看清楚她了嗎?她是很輕浮的女人。」

  雅雄實在不了解女人間的問題。

  「我會向她試試看。你這個沒出息的東西,又呆又好色,真討厭。」

  嫂嫂怒容滿面的走進房裡。

  一星期後的星期六,今天的雲腳也很快。雅雄想起嫂嫂美矢子裙內的味道很像紫丁香,同時從陽台向下看有花邊的三角褲,。

  「雅雄,你在嗎?」

  從敲門聲即能聽清楚美矢子的拳頭有多麼纖弱。五天後,哥哥正志要從紐約回來。

  「嗯,真討厭。臭死了。」

  沒有得到允許,美矢子就進入房間,還把兩根手指塞入鼻孔內。

  「從繁子那裡要來了。要當寶貝,也要考上高中才可以。」

  美矢子拿來一個信封。

  「謝謝嫂嫂。」

  雅雄像接到及格通知書一樣,恭恭敬敬的用雙手接過來。

  「雅雄,考上高中後,立刻搬去宿舍或租公寓吧。」

  美矢子說出分不清是善惡的話,露出羞澀的表情把手指壓在鼻頭上,轉過臉去。

  「我住在這裡很礙事嗎?」

  「對。」

  「哦。」

  雅雄感到悲哀,手裡裝有嫂嫂朋友的信封幾乎要滑落。

  「雅雄,正確的說是太危險了。」

  「你和哥哥不一樣,看起來傻傻的,但會有大膽的行動。繁子也說,你身上有讓人不由得答應你的要求的氣氛,所以也不要太失望。」

  美矢子比雅雄矮十公分,但仍舊拍他的肩膀,做出笑容。

  「是嗎?」

  對嫂嫂的話不太了解,但雅雄仍振作起來,想從信封裡拿出陰拓。

  「等…等一下,太難為情了吧。你一個人偷偷拿出來看吧。而且…」

  美矢子的臉頰紅紅的,說完便低下頭。

  「嫂嫂,而且什麼呢?」

  「這是不能告訴任何人的,尤其是你哥哥。當你考上高中的那天就要燒掉,你一定要答應。」

  美矢子伸出雪白的小手指,不知為何,不像她平時的舉止,小手指顫抖不已。

  「嗯,我答應。」

  雅雄也用小手指勾住美矢子的小指,感覺得出嫂嫂小指的脈動,也有一點濕濕的。

  「好了吧。你偶爾也應該打掃房間,而且今天婆婆和鄰居們去水上溫泉旅行了,不要弄得亂七八糟。」

  今天或許穿花邊三角褲。從嫂嫂的褲子上看不到穿三角褲的痕跡。扭動渾圓的屁股,走出房間。

  這是寶貴的護身符。攤開在桌上,行一鞠躬禮。

  美矢子的朋友是先在陰部塗上墨,然後用宣紙壓在上面作成的陰拓。

  童貞的雅雄十分興奮,也感到很複雜。花瓣較小,淫毛也少,肉縫鮮明。

  看到嫂嫂的朋友蓮實繁子的未婚女人的陰拓,雅雄的東西立刻勃起。

  在V字型花唇上端有黃豆粒大小的東西,大概就是所謂的陰核吧。

  (要求吧,必然能獲得。記得有一位偉人曾這麼說過。不知道是否是神氣活現的江藤校長,還是孔子,說得有道理。)

  雅雄看著看著,又感到不安。據嫂嫂說,繁予的個性很輕浮,會不會是有效的護身符呢?

  記得同學渡部特別強調說:「最好是新婚的美女。」

  (我決心求一求嫂嫂,有求必應的。)雅雄立刻從抽屜拿出水彩和畫筆,紅色筆比黑色筆感覺好多了。擠出在調色盤上,緊張得心窩痛。

  慢慢走向廚房。

  「拿畫具做什麼?看你哭喪著臉的樣子,要喝紅茶嗎?」

  美矢子的視線停在調色盤。

  「哦,嗯。」

  「給你加一點白蘭地吧,考試也要繪畫嗎?」

  「不…是那個…」

  「要畫我嗎?來,喝紅茶。」

  「不是的。那個…」

  雅雄喝一口紅茶,話在嘴裡打轉,白蘭地進入嘴裡,感到很熱。

  「你怎麼了?說話呀。」

  「嫂嫂,不會生氣吧。」

  「不會,你說吧。」

  「絕對不會離開這個家嗎?」

  「嗯,你慢吞吞的,真討厭。」

  「是這樣的,我仔細想一想。嫂嫂比繁子美了幾百倍,又很賢淑,對吧?」

  「嗯,沒錯,你能了解,我很高興。」

  美矢子的表情柔和了。

  「所以我想…嫂嫂的效力一定更大。因此,想要嫂嫂那裡的拓本。」

  可能是白蘭地的效力,雅雄一口氣的說出自已的願望。

  「真討厭…現在馬上嗎?」

  美矢子像在生氣,實際上沒有生氣,美麗的嘴唇夾住舌尖。

  「嗯,現在馬上。」

  「羞死了。在這裡嗎?」

  「對,就在這裡。」

  雅雄立刻用口杯拿水,用畫筆調水彩,又拿紙巾,吸水力好像很強。

  「你都準備好了,那就快點做完吧。恨不得有個地洞可鑽進去。」

  美矢子如少女一樣鼓起嘴巴,把長褲拉到膝蓋上。

  美矢子裡面穿的果然是乳白色的花邊三角褲。

  不但聞到香皂味道,還有如養樂多的神秘味道。

  「嫂嫂,還是脫下褲子吧。萬一不小心會摔倒的。」

  不是平常大方的態度,像罪犯似的低下頭。

  「好吧。」

  脫去長褲,放在一邊。

  「嫂嫂的三角褲很浪漫,又有品味。」

  「是嗎?謝謝。」

  美矢子的聲音低沈而沙啞。雙手放在三角褲的褲腰上。

  看著雅雄的眼神裡露出猶豫的表情。

  「嫂嫂,快一點吧,會感冒的。」

  雅雄擔心美矢子會反悔,在有暖氣的房裡說完話後,在美矢子的面前坐下。

  「好吧。」

  美矢子慢慢把三角褲拉到大腿上。

  雅雄看到嫂嫂的恥丘,有傘狀的陰毛。

  「嫂嫂,看不清楚,不,不好做拓本。能不能把三角褲再拉下一點呢?」

  「好吧…這樣嗎?」

  「嗯,不過,腿要分開一點。」

  「好吧,可是,啊,我快要死了…心跳得很厲害。你要注意玄關,免得被別人看到而產生誤會。」

  「嗯,沒有問題。」

  雅雄回答後,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頭頂和下半身,瞪大眼睛看秘處。

  是非常鮮麗的粉紅色花瓣,從縫隙中散發出濃郁的乳酸味道,是十分性感的芳香。

  「嫂嫂。」

  「雅雄。」

  兩個人同時說出來。

  「什麼?嫂嫂。」

  「不要只顧看…真討厭。」

  「哦,對不起。」

  雅雄這才想起目的,把水彩塗抹在美矢子的花瓣上。

  「嫂嫂,涼嗎?刺痛嗎?」

  「不要問,沒有關係的。」

  聽到美矢子像鼓勵的話,雅雄把筆尖插入花瓣間,拉開肉縫。

  沒想到會溢出透明的液體,沾在筆尖上。

  「啊,雅雄,對不起,出來很奇怪的液體,不容易塗上水彩嗎?」

  把三角褲拉到膝蓋的美矢子,身體突然搖動。

  「嫂嫂,還是脫了三角褲,坐在椅子上好一些吧。」

  「不脫,但我要坐下。」

  美矢子用很慢的動作把三角褲拉到腳踝,這才坐在有靠背的椅子上。

  看到下半身赤裸的嫂嫂,雅雄牛仔褲裡的肉棒勃起到隨時會爆炸的程度。

  紅色的水彩塗在美矢子的陰唇,使得那裡的色彩更鮮麗,而且陰唇有點膨脹。剩下的是陰毛和陰核。

  「嫂嫂,痛的話就告訴我。」

  雅雄用筆輕輕的塗抹小小的肉芽,然後是陰毛。

  「唔…啊…雅雄…快一點吧。」

  美矢子發出和剛才不同的呼吸聲,催促雅雄。

  陰核猛然勃起,外表剝開,露出粉紅色的肉芽。

  雅雄用紙巾壓美矢子的胯下。

  「我想,這樣就可以了吧。」

  「嗯,可是嫂嫂,妳的身體不要動。」

  雅雄從美矢子的胯下取出紙巾。

  「做得很好,一定能成為最好的護身符,我一定可以考上高中。」

  雅雄看著嫂嫂的陰拓,十分高興。唯一的缺點是肉縫溢出的液體,使幾個地方的色彩模糊。

  「謝謝嫂嫂,這一輩子我都會感恩的。對了,要把水彩擦乾淨,等一下。」

  雅雄用毛巾沾上熱水壺的水,檸乾後,做成熱毛巾。

  「你還很體貼嘛。」

  「那當然,這裡是哥哥的新婚妻子最重要的地方。還有,水彩也許流到下面去了,能再忍耐一下嗎?」

  「你說什麼?」

  「能用手臂做枕頭躺下嗎?然後擡高屁股,就可以完全擦乾淨了。」

  雅雄不敢說要順便做屁股的拓本,只好曖昧的這樣說。

  「這樣嗎?哎呀,連肛門都看到了吧。」

  美矢子嘟著小嘴,但還是順從的採取雅雄要求的姿勢。

  「嫂嫂,在這裡也做拓本…不行嗎?」

  雅雄用熱毛巾清拭美矢子的陰毛、陰唇。

  「雅雄,不行…會被看成變態,那不是塗水彩的地方。」

  看到美矢子要放下屁股,雅雄急忙用手指在肛門上揉搓,把中指插進去。

  「雅雄,你真大膽,想清潔我的屁股洞嗎?」

  美矢子扭動屁股,眨著有魅力的大眼睛,好像很苦悶的樣子。

  「嫂嫂,這裡有很多水彩。」

  雅雄說出笨拙的謊言,手指還在美矢子的肛門裡。

  「哎呀…我覺得怪怪的。」

  蜜汁從肉縫流到大腿,美矢子開始扭動屁股,肛門和肉洞之間好像有密切關係。

  「雅雄,以後讓你做屁股的拓本。現在饒了我吧,前面的話,現在還可以摸一摸。」

  對排泄器官被撫摸,美矢子好像有排斥感。

  「什麼?可以摸前面嗎?」

  知道嫂嫂準許玩弄前面的肉洞,雅雄立刻興奮起來。

  「那是…因為你像個頑皮的小孩嘛。」

  美矢子擡起上身,看著雅雄的牛仔褲裡猛然勃起的東西。

  「你那是什麼…果然有色情的目的,所以變成不聽話的孩子。看,你那裡變得那麼大。」

  「嫂嫂,對不起啦…」

  「不,沒辦法的事,脫了牛仔褲,坐在這裡好不好?」

  雅雄產生罪惡感,但還是脫去牛仔褲。

  「這樣做,我也是很痛苦的,我還是用手讓你射出來,那樣你應該會老實了吧。」

  「謝謝嫂嫂。」

  雅雄向嫂嫂一鞠躬後坐在美矢子的左邊,身體斜坐,形成面對面的姿勢。立刻伸手到美矢子的胯下,肉縫裡已經溢出蜜汁,而且很熱。

  手指向更深處插入。

  「我真是壞嫂嫂。啊,不要粗魯,可是感到很性感。你可以射在我的手裡。」

  美矢子的手指溫柔的包圍雅雄的肉棒時,立刻忍不住開始噴射了。

  「射出來的真多,表示你年輕吧。」

  美矢子用毛巾擦拭雅雄的精液後,站起身,搖搖擺擺的走入浴室。

  同樣是手指,和自已手淫的感覺不同,產生強烈的疲倦感,昏昏欲睡。

  「雅雄,你也去洗吧。快把我那個拓本收起來。」

  美矢子走過來,經擰一下雅雄的臉。

  這時候,不知和早晨勃起的原理相同,抑或美矢子換上粉紅色花邊三角褲的關係,雅雄的肉棒又勃起。

  「嫂嫂,要不要再和我一起淋浴一次呢?」

  「對你好就得寸進尺,我可以給你洗,但我不會脫光衣服。」

  「為什麼呢?」

  「我怕,想到靠手指遊戲無法解決,超越那一線是太危險了。」

  美矢子好像很冷靜,但還是跟在雅雄的身後。

  雅雄在浴室裡脫光衣服,美矢子調整淋浴的水溫,同時偷看雅雄的肉棒。

  「真是的,又膨脹成這種樣子了。」

  美矢子好像怕淋到水,和雅雄保持一段距離,臉頰泛紅。

  「嫂嫂,還是會淋濕的,至少脫丟三角褲吧。」

  「不要。那麼,脫上面吧,你不可以盯著看。」

  美矢子脫去上衣,跪在磁磚地上。

  「妳的前頭還是粉紅色的,真新鮮。」

  美矢子用香皂搓成泡沫,輕輕包圍雅雄的肉棒。把泡沫塗抹在龜頭、莖幹、肉帶,雅雄的肉棒似乎更膨脹了。

  「雅雄,這裡是不是會有快感呢?」

  美矢子用沾上泡沫的食指,在會陰附近輕輕揉搓。

  「嗯,那裡的快感特別強烈。」

  雅雄低頭看嫂嫂的豐滿雙乳,很誠實的回答。

  嫂嫂的乳房雪白,恨不得立刻把臉貼在乳房上摩擦,乳頭還有一半埋沒在乳房裡。

  「剛才想做我的屁股拓本時,也是舒服的幾乎要死。一方面又害怕,一方面又覺得像變態…所以沒有辦法說出來…」

  男女之間肌膚相接,好像使兩人進入沒有虛偽的世界裡。

  「嫂嫂的乳房真美。」

  「是嗎?在乳溝裡洗你那個東西吧。嘻嘻,我還真大膽哪。」

  美矢子露出微笑,放下蓮蓬頭,把雅雄的肉棒夾在雙乳之間輕輕揉搓,繼續揉搓時,美矢子的乳房貼近肉棒的部份變成粉紅色,乳頭也突出來。

  「嫂嫂,我可以用腳趾尖刺激那裡嗎?」

  「嗯…你可不要摔倒,不小心會失去平衡的。」

  從這句話可以看出美矢子溫柔的一面。

  美矢子停止用乳房揉搓肉棒,下體稍向前移動。

  「嫂嫂,怎麼樣?」

  「不該這樣問的。不能說出實話,可是好像很搔癢。」

  雅雄的腳從花邊三角褲上揉搓。

  美矢子的大眼睛變得濕潤,鼻孔稍擴大,仰起臉。雅雄的腳趾和腳背很快的沾上美矢子的蜜汁。

  「雅雄,我覺得怪怪的,直接用腳趾弄好不好?」

  美矢子擡起一腿,用手把三角褲的底部向旁邊拉開。

  「可是我會吻妳的雞雞的。」

  「謝謝嫂嫂。」

  雅雄用腳趾直接在美矢子的肉縫上壓迫揉搓。

  「啊…真夠刺激。嘻嘻,你也可以射在我的嘴裡。剛才射過一次了,這一次不會那麼多了吧。」

  美矢子伸出舌尖,在雅雄的龜頭上輕舔。

  強烈的快感幾乎使雅雄忘記腳的動作。

  「你只顧自己快樂,我不給你吻了。」

  美矢子說完,把肉棒吞入嘴內,用舌頭摩擦龜頭敏感的部位。

  雅雄也用腳趾在嫂嫂的花蕊上來回摩擦。

  「哎呀…就是那裡…雅雄,就是那裡…」

  美矢子吐出肉棒,扭動一下屁股,讓雅雄的腳趾進入肉縫內。

  「腳趾很髒的…啊…可是很好…怎麼辦…啊…」

  美矢子抱緊雅雄的腿,用力扭動屁股。

  「怎麼辦…啊…太好了…雅雄…唔…」

  美矢子的肉洞開始痙攣,同時溢出大量蜜汁,大概這就是所謂的性高潮吧。

  美矢子仰臥在磁磚地上不動了。

  花邊三角褲上不只沾上水,也沾了自己的蜜汁。

  「嫂嫂,會感冒的。」

  雅雄就像電視或電影的男主角,雙手抱起身上只有一件三角褲的美矢子,使出全力,把他拖到有暖氣的餐廳大桌上。

  怕真的感冒,脫下美矢子的三角褲,用毛巾擦乾全身,身體的每一部份都充滿彈性。

  「呼…呼…」

  聽著美矢子的鼾聲,雅雄很仔細的擦拭花蕊和會陰部。

  肉縫比剛才做拓本時,更向左右分開。陰核也敏感的突出。

  「啊…對不起,我睡多久了?啊…赤裸的躺在餐桌上呀。」

  美矢子躺在桌上,做出伸懶腰、打哈欠的姿勢。

  「大概五分鐘吧。嫂嫂,我去拿內衣或毛毯吧。」

  雅雄像應有的權力似的,站在餐桌邊撫摸美矢子的乳房、陰部。

  「不,不用了。我呀,有生以來第一次…剛才達到性高潮。」

  「是嗎?」

  「是因為做了有罪過的事吧,還是用腳趾在我的肉洞口玩弄的關係,全身都好像變成性感帶了。啊,你的手指真討厭,但也弄得很好。」

  美矢子一面扭動屁股,一面深深嘆一口氣。

  「我現在發覺自己好像很好色。對今後感到很可怕,好像也應該感謝你的。」

  「不,感謝的應該是我,還替我要來蓮實繁子的陰拓。」

  「哎呀,你真笨,那是我的。」

  「什麼!」

  「你真遲鈍,不過,遲鈍才有魅力吧。剛才弄到一半就弄不下去了,要不要我再吻那裡呢?」

  「嗯,謝謝嫂嫂。」

  雅雄也上了餐桌,身體和美矢子呈反方向的,把肉棒靠近美矢子的臉上。放下身體時,眼前就是美矢子的肉縫,還聞到甜酸的芳香。

  「雅雄,你也吻我的,用舌頭在那裡玩弄吧。」

  雅雄知道這可能是69姿勢。

  美矢子擡起屁股,彼此吸吮對方的性器。

  「啊…雅雄,我又感到怪怪的,你能不能用手指摸屁股的洞?我想多了解自己的身體…啊…」

  美矢子說完,這一次是深深的把雅雄的肉棒吞入嘴內。

  雅雄拼命忍耐射精的欲望,吸吮美矢子的陰核,同時把食指插入嫂嫂的肛門內。

  「唔…唔…」

  美矢子發出低沈的哼聲,主動的把恥丘用力壓在雅雄的臉上,左右扭動屁股。

  餐桌發出咯吱喀吱的聲響。

  雅雄忍不住了,開始射精。

  「唔…唔…」

  美矢子好像又洩了,雙腿伸直,肉縫不停的溢出蜜汁。

  兩個人好像在餐桌上打盹,美矢子好像要摔下去的樣子,雅雄急忙抱住她的身體,移動自己的身體,給美矢子留出空間。

  雅雄用毛巾擦拭自己和美矢子的胯下。

  「謝謝…雅雄…」

  美矢子說完,還為了雅雄容易擦拭,把腿分開。

  雅雄看到美矢子的花瓣比先前更肥大,下體又不由得興奮起來。

  「雅雄,剛才是一起的,男人和女人一起的是果真有的,我很害怕,你考上高中就得離開這裡,不然我會…」

  美矢子做出無奈的宣告。

  雅雄聽完嫂嫂的話後,產生現在…的心情。

  「嗯,我答應。可是嫂嫂,讓我在那裡插進去一次吧。」

  「雅雄,那樣也許會使我的陰拓效力消失,那樣也可以嗎?」

  「不…不行呀。」

  「你說,考高中和我,是何者最重要呢?」

  美矢子用大腿夾住雅雄的手,睜著大眼睛問。

  「這…當然是嫂嫂…又重要…又寶貴…」

  「對,考高中應該憑自己的實力,那就來吧…」

  美矢子用手臂擋臉,把雙腿淫蕩的分開。

  雅雄握住肉棒,瞄準美矢子的陰唇,用力插進去。

  裡面好像沸騰,肉棒輕易的進入。

  「嫂嫂,我做到了。」

  雅雄知道自己的龜頭碰到子宮,還有肉棒被包夾的舒爽感,使雅雄的興奮達到最高點。

  「啊…好大…你的…比你哥哥的還好…啊…」

  美矢子發出沙啞的哼聲,頭向後仰去。

  雅雄確實看清楚自己的成功。火熱的肉棒將嫂嫂美矢子的花唇的右邊推入到裡面,左側是擠扁,而且他的分身不知是否美矢子的肉洞太小,還有三公分左右留在外面。應該還能深深插入。

  「啊…好…太好了…腦海幾乎要空白…啊…雅雄…」

  美矢子已無力掩飾自己的臉,嘴唇半開,向左右扭動屁股,花蕊的顏色更深了。

  「啊…雅雄…我要掉下去了。」

  美矢子的肉洞中段和洞口收縮,夾緊男人的東西。

  「啊…真的要掉下去了…雅雄…啊…怎麼辦…」

  和進入淫浪狀態的美矢子成對比,雅雄覺得自己還很冷靜。

  因為已經射精二次,產生自己還能維持的信心。

  噗吱…噗吱…噗吱…

  美矢子的肉洞口扭曲,在餐廳內響起淫靡的聲音。這時雅雄又想到美矢子的性感帶是在肉縫上端的肉芽,於是把重心放在肚臍下方,特別在那裡用力壓迫。還把手伸到屁股下方,粗暴的把手插入菊花蕾。

  「噢…我要掉下去了…雅雄…我先…」

  美矢子雙手抱緊雅雄的後背,下半身密接,全身便僵硬。

  美矢子的身體不久後變軟,在雅雄的肉棒插入之下開始打鼾。

  「嫂嫂,不能睡呀。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一天。」

  雅雄輕輕拍打美矢子的臉頰,把渾圓的裸體翻轉過來。

  「雅雄…你又要了…以後一定會讓你玩的…在外面見吧…直到你有愛人為止…所以,現在饒了我吧。」

  美矢子表示反對,但仍高高擡起屁股,採取雅雄的分身容易插入的姿勢。

  雅雄信心十足的又從美矢子的背後開始抽插。

  「噢…又要掉下去了…唔…」

  美矢子發出長長的尾音,向無限的快樂深淵掉落下去。

  一個月後,島田雅雄當然考上高中。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