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鑫的媽媽路慧 一

              前言

  第一次寫作才意識到,原來創作也是需要很多的付出的。其間嘔心瀝血的過

程就不在這里複述。由于是第一次,嘗試性要偏高,其次也算是滿足自己長期以

來的一個小願望。各位看官若有意見或建議可以短信或者回複,我一定會細細拜

讀。

  在發表以前一直在考慮,分類的事情,到現在還是不太確定應該歸類亂倫題

材還是人妻題材。因爲故事包含了綠文和自家樂,我比較喜歡一個圓滿但是帶著

風險的結局。按照本人的故事大綱,結尾是自家樂,所以姑且把它放入亂倫類,

望版主體諒。

  本人比較喜歡細膩的情感文和重交文(不是重口味)的結合,這注定了故事

出現的人物不會太多;且故事內容循序漸進,不會一上來就摩拳擦掌,因此可能

會不對一部分看官大人的胃口,但是我會延續這樣的風格下去。

  關于本文,我初定是寫到九章,全部對應上章和伏筆下章。由于第一章是初

試,如果各位看官有相當好的建議,我會在完成此篇色文時征詢版主的意見后,

把全文稍做修飾以后,再發出來供各位看官分享。

  最后,感謝浏覽此文的各位看官大人!

***********************************

                第一章

  「叮……」伴隨著一聲清脆的下課鈴聲,昏昏沈沈的小鑫總算是等到這個讓

人值得興奮的時刻了。可不是嗎,讀書時候的娃,沒什麽盼頭,就盼這每天下午

最后一節課的下課鈴聲。

  他搖了搖頭,聽了一下午經書而有些發脹的腦袋稍微有些清醒,隨即從書桌

里抽出早就打好包的書包,剛準備邁開步子,忽然感覺到講台上的氣氛有些不對

勁,縮了縮身,眼睛自然的望了過去。

  講台上的趙老師一副陰沈沈的樣子,那原本就肉乎乎的臉瞬時垮了下來,然

后凝固了,像及了沙皮狗那生動的面部表情。

  哦,忘記補充了,趙老師是女性。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個快60的老太婆,

年前被校里的某個高管親戚從XX學校轉到這個學校教政治的。

  的確,她教書的不太好的能力依然延續了下來,但是垮臉體罰什麽的她最拿

手。在學校里是出了名的——人見愁,不光學生們不喜歡她,就連教師隊伍里對

她反感的人也不在少數。

  看著她那層厚厚的胭脂隨著臉皮一塊崩塌,原本躁動的教室立刻安靜了。

  然后她戲劇性的臉部肌膚抽搐了一下:「今天想占用各位同學10分鍾的時

間,結束今天課堂的這個章節……」說完她又扭動著脂肪量超多的肥胖身體,轉

到黑板上叽叽喳喳地開始說道起來……好像完全無視了全班的唏噓聲。

  「我操……」小鑫剛想吐出后面的字眼,大腦習慣性的閃過媽媽那溫柔的面

孔——好孩子是不能說髒話的,他那一股子怨念也浮云都不是了。

  其實小鑫的真名叫劉鑫,后來因爲他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和他爸離異了,

所以他改跟媽媽姓路。

  對于小鑫來說,「老爸」一詞幾年前可能還會有出現的概率,可是到了最近

幾年,這樣的情況幾近滅絕!也許是因爲媽媽特反感,尤其是小鑫提到「老爸」

的時候。

  小鑫是這所私立學校的一名學子,15歲,剛上初二,學習成績中上,只是

身體略有些精瘦,個頭也有些不高,和他的心理年齡完全的背道而馳,剛過1米

6,同齡的同學爲此給他取個叫「小豆」的綽號。

  可能由于長期缺少父愛,但又有媽媽是教師的影響,結果叛逆不成,只能早

熟了。

  不過小鑫也有心病,而且大部分是受他媽媽路慧「顧全大局」的熏陶,小小

年紀的就開始猶豫來猶豫去的了。

  旁白過后,艱難的熬過了加時課的小鑫,這會已經背著書包走在歸家的路上

了。

  他正想著不用一會,就可以回到家里,吃上媽媽親手做的飯菜,耳邊悉聽著

時不時飄來媽媽那溫柔的叮囑,心里就洋溢著幸福感。

  「有媽的孩子就是寶啊……」小鑫高興地哼唧起來,腳下的步伐也加快了。

  小鑫和媽媽一起住在離他學校不遠的一個小區里,從這里去學校去,頂多不

超過10分鍾。媽媽跟他說過,那是爲了照顧他上學而特意買的。

  但是小鑫從來也沒有問過媽媽那些錢是從哪里來的,而且他也不關心這個問

題。一個15歲的孩子,對于「錢」,沒有太多的概念。他只天天盼望著趕快長

大,上大學的時候就可以到媽媽教書的大學里去念書,這樣,就可以天天看見媽

媽站在講台上的樣子了。

  不到半晌功夫小鑫已經到家門口了。剛把家門打開,小鑫就朝里面嚷開了:

「媽媽,我到家啦!」說完也不等那熟悉的聲音響起,他就合上門一溜煙似地跑

到廚房里去了。

  「小鑫,到家了啊。肚子餓了吧?」路慧微微擺過頭來對著廚房門口冒出來

的一個毛頭小子「喃喃」地說著。

  「快去換靴子、洗手,準備開飯了哦。今天媽媽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菜……」

  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小鑫的媽媽路慧,今年36歲,她是一所大學里的語文老

師。路慧今天穿的教師服已經換掉了,此刻她身上穿著米黃色的短袖T恤和一條

用得稍微有些淡色的水藍色熱褲。

  其實路慧一直想抽出點時間去服裝店添購新衣,可是她班上號稱有一個排的

學生,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再加上小鑫這個淘氣孩子,購物的事就這麽不了了

之了……

  抽不出時間?一個看似多麽合乎情理的解釋,卻在漸漸成長起來的小鑫眼里

就不是那麽回事了。天天看著媽媽在家里穿著有些磨損的衣服,有的甚至都破了

口,那些露出來的白皙肌膚,晃得小鑫心神也跟著不安定起來。

  只見小鑫趴在廚房門口,眼睛帶些許異樣感覺的盯著媽媽路慧的身影出神,

完全沒聽進去他媽媽后面的那段話。

  「媽媽好美啊……」順著小鑫的視角,一副世間少有的豐滿熟女身形漸漸在

他眼里清晰起來。

  別看路慧是教師,那模樣身材真的是和學校里的其他女教師有些格格不入,

1米71的高挑身段,若是往普遍矮小的中年女教師堆里一站,簡直真是一支獨

秀。

  一頭批肩的卷發適宜地襯托著甜美的瓜子臉,兩只丹鳳眼就像一汪清澈的湖

水,長長的睫毛像道紗幕般,讓她的雙眼時而神秘時而深沈。淡淡的水平眉、小

巧的鼻子再加上一個看似含著神秘微笑般的性感嘴唇,讓本該驚豔的路慧顯現出

一種難以形容的雅致感和美豔感的結合體。

  更誇張的是身材,路慧在生過小鑫以后,原本勻稱的體型開始急速的豐滿圓

潤起來,體重一度超標反彈,而后經過她的一番精心調理,也就成了現在這副臀

肥奶大,腰細腿長的模樣。

  要猜想,一個1米70過的大美女的胸部,至少也應該有個D杯才是,但那

個只是標準模式,路慧的胸圍出奇的大,F罩杯還經常把她勒得左右抱怨。

  且大部分擁有此類乳房的女性多半都是用護胸襯托形狀,可是老天偏偏就要

路慧離心引力似的,兩只誘人的西瓜大奶只是稍微的有些下垂,這種微弱的下塌

感更讓路慧的上半身顯現出一種無形的魅惑。每次她走動,總能看到那沈甸甸的

奶子在衣服里輕盈搖晃的模樣。

  路慧的柳腰也是十分的豐腴,平坦且光滑的小腹上看不到一絲贅肉,向下隨

著急劇擴大曲線弧度的,是兩個充滿彈性的渾圓肥臀,寬寬的髋骨在傳達著臀部

的飽滿和肥膩的同時,也讓上半身大得有些離譜的奶子,有了視覺上的對比勻稱

感。

  臀部的下面,就是那雙足有1米的白皙修長的長腿子了,雖然有些肉脂,但

卻絲毫沒有影響到腿部的曲線和細膩,不穿著絲襪的肌膚淡淡的泛著光。

  小鑫順著路慧的肩膀一路看到腳跟,那身T恤和熱褲仿佛真空了一般,絲毫

沒有掩飾住他媽媽這惹火的身段。

  突然留意到媽媽的長腿子上面忽然多了一層朦胧的東西,細細一看,原來是

媽媽每天必穿的超薄透明肉色絲襪。

  「媽媽最喜歡穿絲襪了,不管是去講課,還是回到家里……」小鑫癡癡地想

著,連微笑的表情都凝固了。

  路慧留意到身旁有點呆澀的眼神,轉過頭來說:「怎麽,還不想去換鞋子了

嗎?是不是不想吃晚飯了?」如銀鈴那般,溫柔的聲調把責怪的意思大打了一個

折扣。

  門口那個冒出頭來的孩子,吐了吐舌頭:「我是在看媽媽給我做什麽好吃的

啊……」說完好像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就縮回頭去了。

  路慧自己的姿色她心知肚明,雖然每天都被一群赤裸裸的色眼盯著看,早已

經習慣。可是每次面對兒子這樣六神無主的眼神,她就是怎麽著也習慣不起來。

  「這孩子……」路慧皺了皺眉小聲嘟囔著,把飯菜端了出去。

     ***    ***    ***    ***

  衛生間里。

  換好鞋子正在洗手的小鑫,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仿佛另一面代表了另一個自

己似的。

  「媽媽無論怎麽看都是那麽的美麗啊。那對乳房真的好大好大,要是能看看

就好了。」鏡子里的他說話了。

  「路鑫,醒醒吧!她是你的媽媽,你怎麽會對自己的媽媽,有那種龌龊的想

法。我已經不止一次的提醒過你了,你這個思想不健康的小孩!」小鑫的臉一陣

青紅變換著,好像十分的反感鏡子里的他。

  「再怎麽說,自己也是媽媽手心里的肉,班里的好學生,要以學習爲重!不

能在對媽媽抱有任何幻想了!她是我的親媽媽!」小鑫憤怒的朝鏡子里的自己鄙

夷著,恍惚著看見鏡子里的他沈溺了,投影又變回了自己……

  一想到媽媽那端莊的教師職業的神聖感以及長期對他灌輸的「學業」思想,

小鑫似乎這次下了相當大的決心。

  也難怪,天天在家里就看著生得如此美豔路慧,而且還長時間的相處著,別

說正常男人,何況是一個對異性有著強烈新奇感的小鑫,自然是逃不過「戀母」

這樣一個事實了。

  看來單親家庭真的是問題后代滋生的溫床啊。

  說到小鑫何時開始留意到他媽媽身上的,那是從他剛上初中后,班里結識的

男同學們私底下議論著學校里的女性教師和女同學,后來慢慢的變成互相傳遞閱

覽著不知道哪位同學貢獻的成人雜志。

  當小鑫看到那些成人雜志封面上幾乎裸體的女性,那挑逗的神情和姿勢,水

嫩的奶子和腿間被書上文字刻意擋住的神秘地帶,腦袋里的那股燥熱的欲望就開

始慢慢的在他心里生根發芽了。

  所以小鑫也經曆了大部分少年不學自通的性啓蒙第一課,偷窺。

  媽媽不經意的一些肢體動作,出浴后被浴巾包裹著的豐滿身體……等等。

  「雜志上的女性還沒有媽媽漂亮,身材也不及媽媽……」這是小鑫偷窺路慧

媽媽以后,腦袋里最直接的想法。

  所以當班里的男同學在互相評論著書中的各類熟女時,小鑫總是閉口不談或

者故意逃避,他總不可能把自己漂亮的媽媽做對比的想法說出來吧。那樣的想法

實在是逾越了這個懵懂少年的情感極限。

  扯遠了……

     ***    ***    ***    ***

  此時,小鑫已經洗好手,坐在餐桌上準備吃晚飯。小方桌的對面,是他的媽

媽路慧。

  路慧自然的從飯盆里勺上了熱氣騰騰的白米飯,盛到碗里,然后遞過碗給小

鑫。

  「趕快吃吧,小心飯燙……」小鑫接過碗,看著一臉溫柔的媽媽,心理幸福

的感都快把他溶化了。

  「嗯……媽媽你也快吃啊。」小鑫也沒忘記回應媽媽的這份關愛。

  路慧答應著,也給自己盛了一碗白米飯。親情在這小小的餐廳里慢慢地洋溢

開來……

  小鑫狼吞虎咽吃著媽媽給他做的飯菜,上了一天的課,興許是餓壞了吧。從

他媽媽身上繼承過來的雅相全沒了。

  路慧慈祥和藹地看著他,不時的給他碗里夾著菜。

  「慢點吃,小心噎到……」

  對面那邊頭點的象小雞啄米。

  對于路慧來說,現在小鑫就是她的一切,學習上根本不需要操太多心思,孩

子雖然有時候倔了點,但是還聽話。這麽多年下來,想想也覺得自己蠻有成就感

的。

  從她笑意盈盈的臉上,似乎看到了小鑫的將來是多麽的美好,上名牌大學,

畢業了有一份好工作,娶一個賢惠的妻子,那自己這小半輩子也沒算白累。

  「媽媽……你怎麽不吃飯呢……」兒子的一番催促打斷了路慧的早已飄遠的

神思。

  「哦……」路慧注意到自己有些分神了:「媽媽在想事情呢……」

  沒等小鑫下一句天真的質問,路慧接著話說到:「今天在學校里有認真聽課

嗎?」

  「嗯……有哇,就是晚上放學的時候,趙老師又給我們『加班』了……」小

鑫撅了撅嘴,里面全是飯菜。

  看著兒子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路慧的食欲也跟著上來了。一邊和兒子交流著

每日的生活和學校里的各種話題,也端著碗吃飯起來。

  不一會,小鑫就漸漸的感覺有些飽食了的感覺,也不在往碗里夾菜了,路慧

都看在眼里。

  「吃完了,去客廳休息一會,晚上記得把今天學校里老師講的東西,消化一

下……」路慧恰時地恢複了她那端莊的教師身份,並加上長輩的砝碼,接著對小

鑫說:「把你的政治書本好好地看看,你就這一門有點拉科。」

  「知道啦……知道啦……」小鑫有些不滿地說著,雖然他很想溜到外面好好

的玩一會,可是想到媽媽的聖旨已下,出去溜達的念頭十有八九是要泡湯的,以

前經常爲此吃閉門羹,后來時間一長,抗議變成爭議,爭議變抱怨,如今抱怨也

被滅了。

  小鑫腦袋里飛快地轉動著,回憶白天課堂里的情境,壓根沒注意到手里的一

只筷子已經滑落,掉在了地上。

  塞滿複習、複習再複習的腦袋,想也沒多想的就鑽了下去。這一鑽不經意的

勾起了少年內心那股隱晦的思想,因爲前一秒還在想著複習的事情,下一秒就全

抛擲到腦后了。

  只見小鑫的眼睛緊緊的鎖定在了路慧媽媽那雙修長勻稱的長腿上,結實但不

臃腫的大腿和小腿被薄如蟬翼的肉色絲襪覆蓋著,性感肉澤的大腿根部看不到襪

套的痕迹,肌膚由內而外的展示著細膩光滑,整齊漂亮的足趾上穿套著居家的綠

色平底拖鞋,有些慵懶的踩在地板上。十個玉石般修長的腳趾頭也依舊緊湊的排

列在一起。

  小鑫的喉嚨似乎被什麽東西卡住了,他極不自在的猛吞了一下。

  「媽媽今天穿的是連褲襪吧……」他的眼神不自覺的朝熱褲里看去,可惜緊

湊的腿部肌膚把熱褲撐得緊緊的,看不到一絲春光。

  還沒來得及有惋惜的神色,一股淡淡的體香就飄進了小鑫的鼻孔里。

  「好香啊,肯定是媽媽腳趾上揮發的汗液,如果能湊近了聞聞就好了。」小

鑫的心跳驟然間提高了……

  「如果……可以舔舔也好啊……」

  忽然間,像是誰發現了小鑫自己內心深處那肮髒的欲望似的,他狠狠的把眼

睛轉開。然后撿起掉落的筷子,緩慢地擡起頭來,眼角朝向另一邊正在吃飯的媽

媽掃了一下。

  「還好……媽媽並未察覺異樣……」快速地坐回座位上,小鑫一直不敢看媽

媽的眼睛,好像是做賊似的,心虛著。

  「媽……媽媽……我吃完了,我進屋複習去了……」小鑫感覺自己的臉都快

紅得跟蘋果一樣了。

  路慧聽著小鑫聲調都變味的話語,這才反應過來,看著兒子快速的丟下碗筷

面紅耳躁的小跑進了屋,心里一陣異樣:「這孩子怎麽了,剛才還好好的……」

聯想起剛才兒子不小心把筷子弄掉在地上,他彎身下去撿,過了好一會才上來。

  「難道是自己出醜了?」路慧也低頭看著自己的下身,沒有一點春光外泄的

迹象,可是看到自己腿上還穿著回家以后還沒來得及脫的肉色絲襪,心有所悟似

的。

  「唉,這孩子……對自己的腿也著迷了?」回憶到小鑫回家后在廚房里那個

呆澀著如同著了魔一樣的表情,路慧水嫩的臉上也悄悄的抹上了紅暈。

  對于路慧這樣的漂亮的成熟女性來說,被那種帶有明顯的性侵犯眼神盯著看

的事經常發生。可如果這個對象是自己的兒子,她就變得十分的謹慎和迷茫。但

與此同時她也了解,像兒子這樣年紀的孩子,正是對異性獵奇最爲敏感的時節。

  人生當中第一次碰到這樣的問題,路慧顯得有些茫然了:「我該怎麽引導小

鑫呢……」

  經驗並不匮乏的路慧,忽然想到以往看過的那些情色影碟里有關母子亂倫的

題材,可是轉念一想,作爲一個標準的母親,合格的教師,又怎能讓如此有背道

德的事情發生?

  「如果……僅僅是如果……我像情色電影里的母親那樣去『引導』自己的親

生兒子……」想到這里,路慧臉上的紅霞更多更濃了。

  「不行……小鑫是好孩子……情色電影里的那些東西不現實,我不能把小鑫

帶入歧途……我不能生下他又毀了他……這是不允許的……」

  似乎教師的職業讓路慧有了許多方面的觀點,但是想了好一會,問題依舊又

回到原點,該如何引導?

  「唉,看來還是先從居家時的穿著入手吧……」如釋重負的路慧輕輕的吐了

一口氣。一個帶領幾十號成年人的班主任,居然會爲自己親生兒子的思想教育犯

難,這不得不說是奇事一件。

  回想著幾年前那個還天天膩在自己身邊,用著童音般的聲音,使勁喊著「媽

媽、媽媽」的孩子,今天在路慧眼里俨然成熟了起來。

  帶著不斷冒出的各種問題和想法,路慧收拾著餐桌……

     ***    ***    ***    ***

  在書房里溫習的小鑫,表面上看是那麽回事,可是他下體支起的小帳篷,已

經充分的說明了他現在滿腦子里都是媽媽那揮之不去的惹火身材,以及腿上的那

雙肉色連褲薄絲襪……

  「路鑫你這個惡魔!居然會對媽媽産生那種變態的感覺!你是個大混蛋!畜

生……」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氣,理智又在一次的讓他回歸到書本當中。褲頭的小

帳篷,也漸漸地沈了下去。

  原本溫馨的家庭,今夜注定有些許沈寂……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