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大奶淫婦梁洛思借種-(下) 作者: 元陽九鳳

豪門大奶淫婦梁洛思借種-(下)       作者: 元陽九鳳 {:4_395:}

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覺胯間酥酥的、腫脹堅挺的巨根被不停地挑釁;張開眼睛已看到梁洛思搭著外套、抓住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舐吮,小淫婦昨夜肏得不夠嗎?還是李宅楷很久不能滿足她的性慾?剛剛甦醒便又再挑逗我肏操她了,連抽在腰際的白裙子也沒有剝下來,甦醒過來便趕緊含大雞巴。

「嘖…嘖…啊!雪……嘖!…好硬啊!…噢…大雞巴…已…這麼…堅挺了…噢…嘖…嘖…啊…」梁洛思將大得恐怖的龜頭完全吞下去,根本不理灼燙的陰莖多麼腥臊…,她像隻小貓依偎在我大腿內,臉上盡是滿意表情發出愉快的鼻音。

看著自己怒漲的巨棒撐擠得梁洛思小嘴漲滿滿的,我驕傲地說:「怎麼樣?昨夜狼肏那一場未夠,妳還要挑戰我嗎?」

「誰怕誰呀!我在拍戲時什麼玩法沒試過,還會敵不過你這粗糙的大肉棒?只是太久沒有練習過吧!…唔…整個船程我倆比比看!…」

經過剛才昨夜的一回,我心中覺得這梁洛思真不服輸,連口氣都變了。

「哼!妳前面的洞又已經濕搭搭了,還狡辯!妳看………」說完我就伸手到梁洛思前面的小淫穴「攪和、攪和…」把沾著淫液而發亮的手指拿到她面前給她看,讓她慵懶地像小貓一樣舔乾淨我手指上的淫水。

之後,我倆彼此擁抱、親吻,我輕吻她的臉頰、耳朵和大奶子,再用濕潤的手指擦弄她緊縮的屁眼;她則抱著我的頭嬌喘、深吻,互相探索彼此的軟舌,吞嚥彼此的口水,像一對久別重逢的愛侶一般取悅對方。

在這段期間裡,我堅硬而粗長的大肉棒一直在幼嫩的屄口摩擦,她從未乾涸的陰道,我相信現在一定濕潤無比,但我不急,我要等她自己開口要我幹她、狠狠地幹她淫賤的肉窟兒。

「證據就在手上還敢狡辯,看來不好好教訓教訓妳是不行的哼!站起來背對我套坐我粗糙的大肉棒,看我好好懲罰妳的小淫屄,看妳還敢不敢這麼賤!」

我叫梁洛思屁股翹高對著我坐壓,她倒是滿臉的歡心期待,看起來這淫婦真的是淫性大發,今天我就用大雞巴代替她老公餵甩飽她飢渴的淫肉窟。

一拿定主意,在梁洛思緊窄的小浪穴慢慢的壓套之際,我立刻提著粗糙而堅硬的大雞巴毫無預警的頂進去,肏舂得又深又勁,淫液亦濺飛了……。梁洛思對這次突擊是毫無招架之力,腳一軟就往下倒,任由我抱住纖腰,提起淫臀一輪猛頂插。

梁洛思被肏搗得淫聲浪語不斷,粘稠的淫水沿著大腿根往下氾濫,又哭又叫的向我求饒:「呀…哎呀!啊!噢…啊…不要…啊…不要呀!…饒了我吧!啊!噢…小力點啊…噢…噢……妹妹知…知道…錯…錯了!…啊…哎呀!…啊…饒了妹的淫屄…啊!……啊啊…噢……噢…噢…」

我聽著梁洛思似是辛楚的求饒,心裡一點放過她的意思也沒有,因當你看到她臉上淫穢的歡愉表情時,便知道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為何操的更深更重、而毫無憐憫!

「知道自己…是…小淫妹也…沒用…哥哥…今天一…定…要…重重…處…罰…妳才行…走著…瞧…吧…..」我說完緊接一輪猛攻,更上下其手的撫摸渾圓的大肉球及陰核,梁洛思被我這般一刺激馬上又有反應,她淫穢的屄洞再度縮起來,緊緊箍住粗糙而堅硬的雞巴顫抖抖。

「啊…嗚…哥…呀…哥哥…太…呀…太沒人…性…呀…求…求…哥哥…饒…呀…了…小淫…呀…妹…呀啊…….」我把梁洛思肏操到高潮連連,她被插得差點翻白眼昏死過去。我挺身把她舉上,再讓她的淫蕩屁股翹得半天高。

「啊…噢!…啊…喔!…小妹…再也不…不敢啦!…噢…噢…雪…哥…哥哥…饒了…我呀!…噢…噢…噢…小…小妹…謝…謝!啊…」

我還不等梁洛思喘過氣,扶住她細嫩的美背、結實的翹臀,掰開了她汗水集中的屁股、馬上又把黏糊糊、濕搭搭、而且還沒射精的大雞巴,由下頂上插進梁洛思的子宮花心。

「啊!壞…哥哥…噢…噢…雪…雪…不…不要!不要…這麼…兇狠的…玩人家啦!…啊…啊」我的大龜頭被梁洛思的花心吸吮得極舒服,暢美得不亦樂乎,這是我第一次玩太太以外的女人,就能夠玩到這位如此淫蕩、嬌媚、艷麗、豐腴而性技巧又那麼棒的人間尤物,性知識又是那麼豐富的青年美婦人,真是艷福不淺,難怪胯下這兇猛的巨龍是愈戰愈勇、愈肏愈起勁了。

「哎呀!我…心愛…的小丈夫…小情人…啊!…噢…噢…不要!不要…停呀!痛快…死我了!…呀…受不了啦!…噢…噢!…噢…噢…真…要了…我的命啊!…噢…我…我又…又洩了…噢…噢…噢…」

梁洛思被我粗筋如鋼的大雞巴抽插了百餘下,已經使得她被肏得欲仙欲死,淫精已洩了數次之多,只洩得她快要全身癱瘓、四肢酸軟無力了,變成軟弱地躺臥在我胸膛上,嫩滑的小淫肉窟只能被挨打的份兒,精疲力盡地在猛喘著大氣。

這時我已被激起男人的野性,粗糙的大雞巴也硬挺得脹痛,必須把精液洩出,方能一吐為快。尤其梁洛思緊湊的小屄裡面,就像一個肉圈圈一樣,把整條粗糙而堅硬的陰莖緊緊的包住,那種感受,真是美妙舒服透了。

  我忙用雙手捧起了梁洛思的肥臀,一陣又一陣狠命的大抽大插,只肏得她拚命地淫蕩的大叫:「呀!心肝哥哥…我…我…實在…的受不了啦!…噢…噢…噢…你…你…太…厲害了!…嗚!再…再肏…下去…雪…雪…雪…真…真會…被你肏…肏死啦!…啊!噢……噢…噢…大…大雞巴…哥哥…求…求你啊!…饒…饒…了我吧!…喔…小…小淫婦…不行了!…噢…噢……噢…噢…」梁洛思弓起她的背,身體開始顫抖,緊鎖著眉頭,性感美艷的小嘴一會兒咬著牙忍耐,一會兒又像魚一樣大口大口喘氣,酥麻的陰壁也緊緊箍住灼燙的陰莖,力道比我舂頂屄洞還大,全身香汗淋漓,我知道她心裡一定爽上天了,因為她被我頂插得叫不出聲……。

我溫柔的抱住梁洛思的嬌軀,任由她雖然無力的攤在我懷裡、仍扭轉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磨擠我怒漲的巨棒,因為她酥麻的陰腔刺激得太利害,所以只能發出微微的呻吟聲。

   「啊…啊!…不…不成了…噢…噢…噢…放過…淫…淫…賤的我吧!…噢…噢…嗚!呀…啊…肉…肉…窟兒已肏…爆了…喔…噢…噢…噢…啊!…」

「哈!…洛思嫩滑的小淫肉窟真緊啊!唏!…爽!…真是好好肏啊!唏…唏…爽…爽爆呀!…哈…哈…哈…頂爆妳!…唏…唏…唏…唏」

梁洛思緊窄的小浪穴那擴約肌彷彿要剪斷我灼燙陰莖似的,酥麻的陰壁也像是要搾乾我的精力一樣絞縮,我心想可不能在此敗在她淫賤的肉窟兒下;右手伸到胸前柔捏挺立的乳頭,左手則在屄洞口轉動陰核,不斷親吻她的耳垂,她在我多重進攻之下仍繼續頑抗。

「哼!我小寶貝啊!我…我今天…一定要…肏得妳不敢再發浪的!唏…唏…矯正妳淫賤的劣根性…喔呀…好爽!唏…唏…唏…真的好爽啊!」

說完,我扭翻了梁洛思腴潤的嬌軀,鋼硬的火棒更加用力的在窄小的肉壁裡穿梭抽插;她就像是被電流通過全身似的痙攣、抽緒,側著上半身咬緊牙根不叫出聲,我當然繼續在她大奶子及陰核施加刺激,她也抓著床褥顫動屁股用力拉拖,希望我腫脹堅挺的巨根可以插穿她的身體。

「噢!…雪…啊…壞…壞哥哥…噢…噢…啊…你…怎…怎麼可…可以…這麼欺…欺負…人家啊!…噢…噢…好爽…爽呀!啊…啊…噢…」

我昨夜射精一次的兇猛的巨龍怎麼可能就此罷休,越戰越勇的大雞巴遲遲不射精,可苦了這小淫娃了;我側身捉住梁洛思肉臀猛烈地肏舂「噗滋!…噗…滋!…喔!噢…噢…啊」的淫賤呻吟響滿小艙,狂野的刺激之下,我粗筋如鋼的陰莖撐得梁洛思顫動的陰唇開開的,只見她臉上滿是淫穢的興奮浪態,完全沒有痛苦的表情;我知道她的身心對這刺激又甜蜜的淫虐是心猿意馬,想繼續享受慾焰的快感,卻又怕被我插個半死,毫不羞恥地撐起了一點,看看自己正被肏操酥麻的陰壁有沒有被搗壞了…!此時此刻,在太平洋上豪華油輪的狹小船艙內,已經變成高度淫穢的的賓館,上演著一幕又一幕淫糜的戲碼,男歡女愛的呻吟變成肉慾狂亂的配樂。

「噢…噢…好…好…哥哥啊!你怎…怎…麼還…不射精…呀!嘖…雪…雪…噢…求…求求你…饒…饒了…妹子的小浪穴吧!…噢…噢…啊!求你…快點啊!…」

「嘻嘻!…這就要…看妳這小淫娃了!嗯…淫賤的肉窟兒…有沒有本事讓我早點射?唏!…又插到子宮啊……」我猙獰的龜頭剛剛又猛力地撞到了她顫動的子宮,整根粗糙而堅硬的陰莖完全嵌入了梁洛思酥麻的陰腔裡…。

「啊!好…哥…哥!不…不要…不要再插了!噢…噢…噢…小妹…不敢…啦!…不敢…挑戰你…粗獷的巨棒了…啊…啊…噢…噢…雪…不…不…不要…再…再肏啊!哎呀!…妹…快…快死啦啊…呀…雪…雪…」梁洛思雖然哀吟,但豔容上卻是極度享受的淫蕩表情;那我又怎會中了她驕敵之計呢!所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抓緊她白嫩的浪臀加緊猛攻,姦插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梁洛思又再度舒美得神智不清。櫻唇喃喃自語地不知在說什麼…。

「啊…啊…不…不要…停…呀!…噢…噢…噢…快…快…快點…噢…噢…再…深…深點!…妹子…要你…那…灼燙的…陽精呀!…噢…噢…噢…快…射給我啊!喔!…爽!壞死啦!……」

「噢!…操死…妳!…啊…好爽呀!肏死妳這淫賤的浪娃呀!…」我又強操了十幾下,梁洛思享受到高潮了,這已不知是她第幾次了,雖然她被我幹得纖腰都軟了,但想撐起嬌軀反擊;我雙手抓住柔弱的手臂,雄腰推動大得恐怖的龜頭急勁活塞動作,接著,梁洛思又是一次高潮。

看來我已經完全征服這小賤人,梁洛思緊湊的陰肉壁吮住我粗糙的龜冠不放,一陣陣酥酸的快感由腫脹堅挺的大龜頭傳來;我醒來至今已肏姦了她足足一小時了,胯間那兇猛的巨龍再也忍不住、要射精了!便立即將鋼硬的大龜頭猛插,濃郁而灼燙的陽精瘋狂地射入梁洛思痙攣顫動的子宮裡,灼得她淫穢的歡呼道:「死啦…要死啦!爽…爽死啊……」

梁洛思淫賤的接受我的射精,充滿了柔情地望著大汗淋漓的我,虛弱的喘噓噓說:「陰道…裡好多精啊!…舒服死了……噢…」

我待最後一滴陽精都射盡後,慢慢地拔出仍保持堅硬的大雞巴,可以見到梁洛思被肏搗得鬆弛的陰腔,倒流出一些白濁粘稠的液體;她急忙用手掩住,希望那些污穢的白濁色精液,能留存在自己的子宮內,因而可受精成孕。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梁洛思足夠精神可以起床了,我卻挺起大肉棒命令她:「看妳這賤女人把我的大雞巴搞得這麼髒,還不快把它弄乾淨!」

梁洛思虛弱的爬起來,伸手想拿起床邊的衛生紙,我卻一把抓著她的頭髮塞到我跨下,把俏臉貼在黏糊糊的陰莖上說:「誰叫你用衛生紙!妳這賤人只能用嘴舔,快呀吮乾淨…否則我不再肏妳!」

「是的,我的好哥哥。」淫賤的梁洛思毫不羞恥地回應,張開櫻桃小嘴便一下子吞噬了我猙獰的龜頭,純熟地一口一口把大雞巴上的精液、淫水舔乾淨。因為她已經要虛脫了,舔起來力氣也不很大,這樣的感覺令我覺得肏得她又不壞啊!哈哈……。

接下來這豪華油輪的餘下旅程,梁洛思在我的經濟小艙內,享受我瘋狂地肏操及接受我灼燙的陽精,直至回到香港的海運碼頭上,看到傻子般的李宅楷來迎接她,才結束今次淫穢之奇遇。

一年後,報紙登出了梁洛思與李宅楷生育了一個兒子名李祥治,我方明白為何船艙內,梁洛思為何每次在我射精後都不去沖洗的原因;李祥治!…哈…哈…哈…。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