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韻的妹妹

豔韻的妹妹 作者:albox

我叫張軒,十八歲。

就常人的角度看來我家發生的事,我可能是個人渣。不過就在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發生之後,我還是相當樂此不疲,我想我大概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在那一切事情發生之前,我們都只是個很平常的家庭。有和藹的爸爸,溫柔的媽媽,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非常的普通。事情會變調,是發生在妹妹進了高中,我也升上三年級之後。爸爸媽媽因為公司業務的關係,被派遣到國外去了,很久才能回國一趟。也因此,從那時開始,家裡就只剩下我跟妹妹兩個人,留給我們一個相當充裕的戶頭自行打理。乍看之下應該是我照顧妹妹,不過實際上卻是妹妹在照顧我。家事一把包之外,在下雨天我們不方便出門外食的時候,貼心的妹妹還偶爾能煮上幾道菜,真是賢慧到家了。不過事情會演變成後來那樣,也就是從爸媽出國的這時候開始。

小時候的妹妹黑黑瘦瘦的,總是流著鼻涕跟前跟後,嘴上喊著哥哥長哥哥短的,像個長不大的小屁孩。後來在國二國三的時候,小鬼頭終於開始發育了,不僅身高抽長了,皮膚變得又白又嫩的,身材也開始劇烈變化起來,該突的突該翹的翹,彷佛變成另一個人似的。進高中之後除了發育變得更驚人之外,頭髮留長也增添了些許的女人味,除此之外人變得更文靜乖巧,完全就是一個漂亮的小美女了。總有鄰居的媽媽在我們家小妹放學回家的時候,沖著她喊著:「若嘉啊!這麼漂亮,以後嫁來我們家當媳婦啦!」妹妹只是害羞的輕搖著頭然後就很快的跑回家裡把門關上。

我呢,就是一個長得普通,身高普通,成績普通的普通人。不過因為比妹妹高兩屆的關係,課業上還勉勉強強可以指導妹妹一下。雖然說,後來事情也是在這地方開始出軌的。

進入高中之後,妹妹認真讀書的程度還是依然不減。往往是吃完飯把餐桌收拾一下,就把教科書擺在餐桌上開始用功。我一般都是吃完飯就回房間開始打線上遊戲(好啦我知道我高三了…),偶爾妹妹有課業上的問題,才會走到我房間問我問題(高一的東西我還記得,不要懷疑!)有時候妹妹自己走進來,有時候是她喊了然後我走出去。後來段考那一陣子,迫於妹妹的眼神壓力,我也不得不開始稍微念一下書,妹妹怕我或她走來走去,會打擾對方都不好,就乾脆拉了張椅子到我房間,跟我並肩坐著讀書,有問題就直接偏過頭問我,就不用走來走去的。

當初是想反正家裡也才兩個人,坐在同一間房比較不會寂寞。不過後來天氣開始轉冷之後,就變得有點複雜了。我跟妹妹同間高中,我們學校的女生在冬天的時候可以自己選擇要穿長褲或是繼續穿裙子,妹妹是選擇繼續穿裙子,不過還要在底下加穿一件不透明的黑色天鵝絨褲襪保暖。我是不怕冷的人,所以就是天氣轉涼了,我也一樣穿著短褲就在房間讀書。妹妹有時候問我問題,整個身子就靠過來,有時候那雙纖細的褲襪長腿就會微微的貼在我的腿上。在那之前,我一直都不是個特別注意到絲襪美腿是這麼誘人的一回事,不過妹妹這個細微的動作,卻彷佛像是開啟了我腦中什麼奇異的開關似的,讓我在妹妹那雙絲襪腿貼在我小腿上的同時,開始有些許異樣的欲望流出。

原來絲襪是這麼細緻,碰觸起來這麼舒服的東西啊…

妹妹並不知道,她每次貼近我的時候,我都像是要把神經全都集中在腿上那樣魂不守舍,就期望能感受多妹妹的絲襪小腿帶給我那種細滑的奇妙觸感。她靠近我要問課業上的問題,我的精神卻一方面集中在小腿上那美妙的絲綢滑順,一方面將視線投在妹妹在那白色制服之下,深不見底的乳溝裡。

「是C吧…」我粗淺的估量著那白色制服之下的乳罩尺寸。很久之後妹妹親口證實了,她是32C,23,34的身材,不過那當然是之後的事…

「為什麼是C呢?我覺得答案像是B耶…」妹妹歪著頭不解的問道。

「喔!是B啦,我剛剛講錯了。」

嘴上心不在焉的說著,我的心思早就全都歪到不知道哪裡去了…這真的是吾家有女初長成嘛?

「哥!」妹妹張著那對無辜的大眼睛望著我。

「喔沒事沒事,我發一下呆而已。」

怎麼搞的,若嘉可是自己的妹妹呢…!

────────────────────

身為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有正常的男性生理需求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一般就是夜深人靜,妹妹已經回房間睡覺之後,打開電腦看看色情圖片或是光碟,偶爾再看看色情小說打打手槍。但不知怎麼的,在妹妹上高中變成了一個小美女之後,居然對她產生了一點莫名的異樣情緒。儘管螢幕上是一個個奶大腰細的日本AV女優在賣力演出,但是腦海裡面卻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動把妹妹的漂亮臉孔給代入其中。一開始還會覺得自己有點變態,居然幻想跟自己的妹妹作愛,久了之後自己也習以為常了,反正又不是真的作,想想又不會怎樣,是吧?

尤其是在注意到妹妹有著一雙裹上黑色褲襪的纖細美腿之後,連帶的也開啟了我對於絲襪美腿的愛好。在網路上下載的片子也都找兄妹亂倫及絲襪片,甚至是兩者結合的兄妹絲襪亂倫片,更加的刺激著我的感官神經。光是看A片打手槍還不過癮,我注意到,妹妹在洗完澡之後都會把換下的衣物放在我們浴室門口的洗衣籃裡,隔天再丟進洗衣機裡。我就趁著妹妹洗完澡回房休息之後,悄悄的走到浴室門口把妹妹換下的黑色褲襪拿回房間享用。坐回書桌前拉下褲子,將褲襪的一隻腳套上我已經異常膨脹的陽具,那細緻中帶著些微摩擦的觸感刺激著我紅腫的龜頭,我急促的握住那套著天鵝絨褲襪的堅挺男根搓動了起來,並且將另外一隻襪腳拿到鼻子前面死命的嗅著,妹妹的褲襪足部一點也不臭,是一股略帶著皮革味的誘人香氣。聽著電腦喇叭傳來的女優呻吟,我閉上眼睛想像握住我雞巴的就是我那可愛的妹妹。許久後然後張開眼睛,看到螢幕裡的兩條肉蟲激烈的交戰著,我想像著如果是妹妹坐在我身上,如泣如訴的甩著那兩顆C罩杯的雪白嫩乳索求著我再插用力一點,那不知是怎樣快活的事?

「嘉嘉…哥哥要你!」

我控制不住的仰首低吼著。從龜頭上傳來的黑色絲襪觸感,轉變成致命快感貫通了我的脊髓,然後又化為電流似的沖回了暴脹的陽具之上,滿滿的淫欲形成白濁的精液爆發的從馬眼中直沖而出,一股一股的濺射在黑色襪腳之中,其量之多甚至滲透了褲襪,成塊的滴落在地上。

這股比以前純粹手淫更強勁許多的射精持續了數十秒,猛烈得讓我幾乎就要喘不過氣來,沖得腦海一片空白。回過神來之後才想到不應該直接射在裡面,這樣怎麼清理呢?有點手忙腳亂的我趕快三更半夜的就把這條被我玷汙的褲襪連同今天的髒衣服,也不管已經夜深人靜的就全都一起塞進洗衣機裡面開洗,然後睡眼蒙朧的等機器洗完之後馬上把所有衣物全都晾起來才去睡覺。

妹妹平常都有很早起床然後洗衣服跟作早餐的習慣,隔天一早醒來之後,妹妹發現衣服全都已經洗好晾在陽臺了,對著才剛醒來睡眼惺忪的我甜甜的笑著:「哥哥真好,幫我把衣服都洗好晾好了。」我點點頭尷尬的笑了下,殊不知我是因為拿妹妹的褲襪手淫,為了湮滅證據才順便作家事啊!

拿若嘉的絲襪打手槍這種舒服的事情當然不會只有一次而已,嘗到甜頭之後我養成了習慣,連續好幾天都等妹妹洗完澡回房之後再偷她的褲襪來快活的射上一發(好啦,有時兩三發),然後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偷偷丟進洗衣機清洗乾淨再晾起來。

但是一陣子之後,有一天不知是我太累了還是怎樣,拿了妹妹的褲襪射在裡面之後,我有點神經大條的就把它放回原本的洗衣籃裡,睡眼惺忪的想說反正射在襪腳裡面,不是外頭應該沒那麼明顯吧,然後就回房睡大頭覺了。

偶爾一次的偷懶馬上就帶來了後果。隔天早上起床之後,我拿著牙刷塗上牙膏走出浴室看看報紙,看到妹妹拿了洗衣籃走到洗衣機旁邊一件一件的把衣物慢慢拿出來放進洗衣機裡面,輪到那件黑色天鵝絨褲襪的時候,拿到手上,動作卻停了下來,帶點疑惑的神情用手摸了摸其中一隻因為被精液射透而漿硬了一半的絲襪腳,看了看,甚至還拿到鼻子前面聞了聞,然後以不解的神情投往我的方向。對上妹妹疑惑的目光,我趕忙裝作沒事的邊刷牙邊低頭看著報紙,

妹妹大概也不知道絲襪是被什麼東西給漿硬了,只好繼續手上的動作將那條褲襪與其他衣物都放進洗衣袋與洗衣機裡。我也只能祈求妹妹別發現在褲襪足部那糊成一片的是什麼東西。

────────────────────

或許是我的錯覺,在那之後,偶爾跟妹妹四目相交的時候,妹妹看著我的時間似乎總多了幾秒。相對的,作賊心虛的我變得安分了許多,連著好幾天都不敢再對妹妹的絲襪下手,回復到自己關在房間裡面看A片發洩欲望的狀態。

一天晚上,妹妹依舊在坐我的書桌旁邊念書,已經度過段考的我則很放鬆的在玩電腦遊戲。平常我在玩遊戲的時候妹妹似乎都不太會被我打擾,可能也是我聲音開得相當小聲,妹妹從來沒提出什麼抱怨,她說反正已經習慣在我旁邊讀書了,有沒有聲音沒有什麼關係。不過這天晚上,妹妹在讀書的時候顯得有點煩躁,不時用眼角的餘光看著我。承受妹妹一陣陣目光的我也因此有點不安,心想該不是會之前的事情終於敗露了吧?

「哥…」

妹妹終於擡起頭盯著我,然後小小聲的喊著。

「怎啦?」

我手上敲著鍵盤與滑鼠的動作停了下來,轉頭看看妹妹是不是有功課上的問題要問我。

「我…我有事情要拜託哥…可以嘛?」

「啊?什麼事?」

我有點疑惑,因為妹妹一般有功課上的問題都會直接開口,不會像現在這樣扭扭捏捏的。妹妹張著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盯著我的臉,秀氣的眉毛彷佛很掙紮似的略動了動,然後下定決心似的開了口:「今天學校護理課有講到男女性教育的東西,有講到男生的那個…那個…」妹妹吞了口口水,「小雞雞…」

「啊?!喔…很正常啊…」我內心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驚嘆號。不過仍然是裝著鎮定的回答著:「很正常啊,然後呢?」

「我想…我想看看男生的…小雞雞長怎樣…可不可以…」妹妹越說越小聲,最後幾個字我幾乎都快要聽不見了,但是這句話卻給了我無比震撼!

「喔哈哈,這個啊…可…可以啊。」不知為何我回答的斷斷續續,但是腦子裡面卻沒有任何反對的想法。看著妹妹羞紅的低下頭不敢看我的嬌態,不禁讓人心頭一蕩。「幫忙若嘉認識護理課教的東西嘛,沒問題。」

「謝謝哥…」妹妹仍然是沒有擡起頭來,這害羞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我把身子轉向妹妹,然後裝作豪邁似的快手快腳就把休閒褲退到膝蓋之下,只留著一件四角褲。

「若嘉,你要看喔…」然後我便把四角褲也一口氣拉了下來。

我那仍然軟軟的陽具垂在雙腿之間晃啊晃的,在這不流動的空氣之中顯得異常淫靡。妹妹羞紅著臉低頭盯著我男性的像徵,那純真的視線讓我有種暴露的快感。妹妹一雙裹著黑色褲襪的美腿不安的微微躁動著,兩隻長腿上的絲襪磨擦著發出嘶嘶的微響,對我這個迷上用妹妹的褲襪手淫的傢夥而言可是一種充滿情欲的刺激啊。

「啊…變大了…」妹妹有點驚訝的說著。在妹妹的注視下,我那原本軟垂的陰莖開始猛烈的充血硬勃,一抖一抖的向上挺起,幾乎是沒幾秒的時間,就已經脹硬到了備戰狀態,尖端直指著妹妹那嬌俏的小臉。佈滿血管的肉杵,比起原本的尺寸是膨脹得驚人,有一半的龜頭也因為勃起的緣故,從緊繃的包皮之中擠出了半個頭。

「變大比較容易看清楚嘛…」都不知道這種蠢話自己是怎麼說出口的。淫欲開始淹沒大腦的我,神智似乎也開始模糊了起來。我伸出右手牽住妹妹的右手,很強制的就將她的手拉到了我那怒脹的男根之上,講話也粗魯了起來。「妹,你來摸摸看哥哥的雞巴。」

妹妹臉紅通通的,軟似無骨的手卻完全沒有抵抗的跡象,在我的帶領之下輕輕的握住了我那向上怒指著的巨大陰莖。被那纖細的小手掌握住,讓我的肉杵不禁舒服的跳動了兩下。

「哥的那個會動…」妹妹害羞的說。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