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母的屈辱

1.前言:還得從我老婆說起

  夜晚的寫字樓除了樓道,一般都是漆黑一片,可我所在的這一間卻是燈火通明,這是老板的辦公室。

  我坐在靠牆的沙發上,老板則靠在辦公桌里的豪華座椅上,正在閉目養神,可從他的臉部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十分惬意。

  老板的西褲和白色的平角內褲都已經褪到了膝蓋,肥乎乎的大腿上密密麻麻的像毛褲一樣的體毛,好像是禿頂的頭發都長到了這里。一個穿著秘書裝的女人正跪在豪華座椅前面,給老板口交。

  老板皺了皺眉頭,我知道這是男人想要止住射精時的表情。果然,老板睜開眼說:「小玲,舔我的卵蛋。」那女人很順從地吐出口中的香腸,開始啜弄老板毛烘烘的陰囊。

  我畢恭畢敬的在一旁坐著,這時老板好似剛發現到我的存在,平靜的說道:「劉總那里的關系,你打理好了吧?」

  我連忙站起來,身子有些微微的前傾說道:「都弄好了。」我又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顫音說道:「老板,現在都八點了,您老也該休息休息了,總這麽著對您的身體也不好。」

  老板瞪了我一眼,面帶不悅的呵斥道:「你多嘴什麽?不就是多用了你老婆幾十分鍾嘛!我給她加班費。再說你老婆現在的性交技巧這麽好,還不是我訓練出來的,你不也從中受益匪淺嗎?」

  對,那就是我老婆,正趴在老板兩腿之間,給老板的大雞巴口交的就是我的老婆。

  此時我老婆好像絲毫沒有聽到我和老板之間的對話,正輕輕的用舌頭點著老板有些發黑的陰囊,硬渣渣的陰毛都插進了她的嘴唇里,還有一些比較長的甚至都沖進了我老婆的鼻孔里面。

  老板好像還在爲了我剛才的話生氣,一把將我老婆抱起來放到辦公桌上,還故意把脫下來的我老婆的裙子和內褲扔到我這一邊,我看著地上已經被老婆淫水弄濕的內褲,苦澀的笑了笑。

  「小子,你老婆給我的雞巴吹了這麽久,我就獎勵她一下,再干她一炮。」

  我老婆的大腿很白很長,可這時候兩條潔白的大腿已經拱到胸前,而大腿根部的陰戶就順理成章的露了出來。我老婆的陰毛很濃密,不僅是在小腹上如黑森林一樣,就連大陰唇兩側都有一些。而她的隆起部位已經很是濕潤了,這得益于我老婆的肉縫里那個正在跳動的電動陽具。

  我老婆的大腿很白很長,而這時候兩條潔白的大腿已經拱到胸前,兩條白淨的大腿根部已經露出了兩塊深紅色的屄肉。我老婆的陰毛很濃密,不僅是在小腹上如黑森林一樣,就連大陰唇兩側都有一些,據說這是一個人性欲強的表現。她隆起的陰阜上面很是濕潤了,這得益于我老婆肉縫里那個正在跳動的電動陽具。

  我老婆的整個生殖器范圍都已經是濕漉漉的,充血的大陰唇被電動陽具擠在一旁,肉洞上方的陰蒂頭也漲紅得像豆子一樣。

  「小子,我給你老婆插的這個,是我托朋友從日本帶回來的,日本那些AV里用的就是這個,電量充足。我中午在廁所干完你老婆,就給她插上了,到現在還動呢!你看。」

  老板將我老婆的腿向兩側一放,我又向前走了幾步,看到那個電動陽具正在我老婆體內翻江倒海,刺激著我老婆陰道里的神經,陽具與肉洞口邊緣的縫隙不斷滲出一些透明的液體。

  而我老婆此刻眼神混亂的看著身前的老板,頭發平鋪在桌子上,臉頰上的紅暈越來越大,時不時扭動一下腰肢,好似在調整最佳的做愛體位,迎接老板肉棒的插入。

  「小子,我把你老婆肉洞里插著的這個拔出來了,你看好喽!」老板抓住電動陽具的末端,肩膀一動,就將它整根拉了出來。

  那個還在振動的假陽具從我老婆的洞口里出來,還拉出來一大長串子晶瑩剔透的分泌物。而我老婆的肉洞被那玩意塞了一個下午,現在還沒有完全適應沒有物體插入的感覺,並未立刻合攏上,但也只能看到粉紅色的黏膜,在里面就是一片黑乎乎的。

  我老婆嘤咛一聲,雙手剛要去摸摸自己的陰戶,卻被老板的黑手鉗住,原來老板已經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正要插入我老婆的肉洞里。

  「我用這個姿勢進入你老婆的陰道里,你沒有什麽意見吧?」老板笑嘻嘻的明知故問。

  我連忙搖搖頭,說道:「昨天我覺得我老婆里面緊了一些,我那個小,您的肉棒有大又粗,正好讓您給松一松。」

  「哈哈!小子,那我就如你所願,給你老婆的肉洞松松。」老板毫不費力地就插入了我老婆的陰道口,一寸、兩寸、三寸……老板的肉棒慢慢地插入,最終完全消失在我老婆的洞口處,只留下一個被兩性軀體擠壓在一起的陰囊,而男女性器官上濃密的陰毛糾纏在了一起。

  「嗯……干著你老婆真是他媽的爽啊!」老板全根盡入后對我說。

  辦公桌上的電動陽具沒有關上,還在「嗡嗡」作響,就像是手機調成振動模式一樣,上面那些透明的黏液都已經滑落到桌子上,成了一灘黏稠的陰液。旁邊老板的真雞巴代替了它,正在我老婆的肉洞里抽插。

  「小子,你老婆的肉洞還真是個名器,每次被我肏完,都會自動恢複成特別緊,每次進入都夾得我的大雞巴特別爽。」

  「是啊!是啊!」我點頭哈腰的陪笑道。

  老板停下抽插,喘了一口氣,然后讓我老婆翻過來側身躺在桌子上,將她一條腿擡起來,方便他的肉棒在我老婆體內進出。

  「你老婆真是他媽的爽啊!我玩了好多人的老婆,但感覺就是干你老婆的時候最爽,每次干完了,過一會兒就還想再干一次,每次都有新的感覺啊!」

  老板「哈哈」大笑起來,挺著他滿是肥油的肚子一下又一下撞擊在我老婆身上,他嫌這樣不過瘾,竟然還伏下身子,將大肚子壓在我老婆平坦的肚子上,張開惡心的大嘴,將一口黏液吐到我老婆正在呻吟的嘴里。而我老婆好像是接到了信號一樣,馬上伸出自己的舌頭,主動與老板的舌頭纏繞在一起,進而兩張嘴也親到了一起。

  此時胖乎乎像個球一樣的老板就完全壓在了我老婆白嫩的身體上,他們兩手相扣,嘴對嘴正在做著接吻。老板黑乎乎的大肉棒還是一刻不停的在我老婆體內進出,我老婆的下身也是被老板插得濕淋淋的,大陰唇耷拉在一旁,仿佛在列隊歡迎老板的肉棒。

  隨著一聲悶吼,老板重重地在我老婆陰道里抽插了幾下,就射出了一股濃稠的精液,隨即就把自己熱乎乎的肉棒拔了出來:「小子,你快來試試,看我給你老婆松得成不?」

  我趕緊脫掉褲子,舉起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對準老婆還沒完全合攏、正在往外流白漿的洞口,輕柔的插了進去。

  「怎麽樣,我玩你老婆的水準還是很高的,有沒有松快一點?」 「松了一些……」我說完就把陰莖拔出了老婆的陰道。

  老板這時候拿起地上的粉色內褲,放在鼻子上深深地聞了聞,然后扔到我手里,說:「給你老婆穿上吧,這內褲還是我給她挑的呢!那天我記得我在商場廁所里還干了她一炮。哈哈!」

  我抓住內褲,擦了擦我老婆陰戶上的淫水和精液,然后握住老婆的小腳給她穿上那條濕乎乎的內褲,而我老婆還在眼神迷離的向上看。

  這時候老板坐在我剛才坐的那個沙發上,光著下半身半躺在上面,疲軟的陰莖埋在濃密的陰毛里。他看我給我老婆穿上內褲后,懶洋洋的說道:「小玲,過來給我舔舔。」那些洗頭房里的妓女都是在客人射精完后,用舌頭把客人的陰莖舔干淨,看來老板已經把我老婆當成一個妓女了。

  我忙站到一邊,以方便我老婆從桌子上起來。只見她乖巧的光著腳走過去,跪倒在老板兩腿之間,一只手握住老板的雞巴,然后用舌頭從根部到龜頭開始舔起來。

  我老婆的屁股又白又大,而兩瓣屁股夾著的陰戶也是比其他女人面積更大一些,這使得那條粉紅色的內褲根本就不能完全遮住老婆的生殖器。我老婆撅著屁股,白嫩的肉中間有一塊狹長肥嫩的黑肉縫,濕漉漉的十分誘人。

  「老板,我……」我挺著雞巴,有些左右爲難的說道。

  「沒事,我不介意。」老板把我老婆臉上的發絲撥開,順便說道。

  我舉著自己的陰莖,把老婆那條粉紅色的內褲向左邊一扒,把那個黑色的肉縫完全露出來,然后就插了進去。

  我老婆前面給老板口交,發出那種吃棒冰「啾啾」的聲音,后面下體和我交合著,因爲早就淫水泛濫,所以發出了那種赤腳踩在淺水坑里的聲音。我低頭看著雞巴不斷在我老婆的膣腔里抽插,不時帶出一些白色的分泌物,腦袋里像被灌了迷藥一般,也想起看到老婆第一次和老板通奸時的場景。

  一次出差提早歸家,我進門聞到一股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和煙草味,隨后在我和老婆的臥室里,發現以前只有我和老婆躺過的大床上,老婆正趴在一身贅肉的老板身上,兩個人都在沈沈的睡覺,老板還打著呼噜,而我老婆的陰道里還插著老板已經疲軟的肉棒。

  我震驚的倒在臥室門口,看著我老婆那個只有我才能享用的肉洞里正插著一根軟綿綿的肉棒,兩個人的陰毛已經被一些黏液潤濕,糾纏在了一起。而老婆整個人趴在老板龐大肥碩的身軀上,乖巧的小頭側躺在老板烏黑的胸膛上,白花花的身子被老板滾圓的啤酒肚拱起。

  可是那次發現我老板通奸,我卻沒有一絲憤怒,只有震驚和快感。對,就是快感,比我親自和老婆做愛還有快感,自此我就假裝懾于老板的淫威,其實是享受著老婆和老板性交給我帶來的快感。

  而我爲什麽會有這種心理?可能是和我小時候的一些對我媽所見所聞有關。wlsix的文章《我家的女人》開篇一句話是「女人是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我家的女人尤其如此」,用這句話來形容我家的女人們,尤其是我媽,是再好不過了。

  小時候,我媽在一所大學里做講師,那時候大學講師社會地位還是很高的,不像現在一樣名聲有些發臭。

  我媽雖然智商很高,對很多科學原理研究得很透徹,可是情商卻是一般般,就是有點兒傻傻的感覺。在學校里,傻傻的人會被人說可愛、幼稚,可是在社會里,傻傻的人就是欠肏的意思。我媽當時雖然貴爲大學講師,可還是避免不了這樣的現實。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