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里面只穿薄薄的细肩带衬衣裙

  记得那是一个深夜:我们来到一处极为偏僻高速公路上的路桥,当时已12月了,天气满冷的,四周是台糖的甘蔗园,我们下了车,站在护栏内看着桥下呼啸而过的车阵。他将我搂抱着,身体微微发抖……那晚我外面套着一件长的防寒大衣。

  「冷吗?来!把手放到大衣内……」我体贴地说。

  「喔!好——」阿强很快的由上到下解开大衣的扣子……「哦——好性感喔!」他惊艳的呼出。

  因为那天我性致特别高,故意里面只穿一件薄薄地细肩带衬衣裙,长度仅到达大腿交叉处,胸罩三角裤出发前早就收到好片推荐→→→大屌爆肏巨乳肥臀随身皮包内了。这样子别人只看到大衣包得密实地;其实里面是……「嗯——便宜了你——」我娇媚的撒娇。

  于是他疯狂了……我一边的肩带竟硬生生的被扯断……上襟性感的挂在高挺的乳峰上!

  他像暴风雨似地吻遍了全身……甚至跪下用双手紧握赤裸的臀部,将嘴巴凑上阴户……拼命的挤呀!舔呀……我下面完全被淫水掩没了……「喔——哥……好棒……好爽哦……」

  「吱——吱……我要你爽死了……看你这么淫荡……」阿强狂啸着。

  「哦、哦……会死啦……」他吸吮着凸出的阴蒂,同时将两只手指插入阴道内……不停的搅动着……「哦——我……我去了……啊!」腔道内引起了一阵不规则的颤抖……「喔——高潮了……好快喔——」但是不让我有喘息的机会……(唰——一声)他掏出早已活蹦乱跳的老粗,将我的右腿捞起挂在手弯上,让我一脚着地。

  「诶——」猛猛地插进水汪汪的水鸡里……「喔、喔……好深好深哦……」我心里不禁呼喊。

  「干!干!干死你……」它快速地由下往上强力拱着……拱得我都站不住脚,身体直往上冲……「喔——水鸡快给你肏破了……」我激情的呐喊着……高潮像潮水一样很快地再度淹盖了我!

  「哦——阿强……你好强喔!我,我不行了……」我虚脱的哀求……「喔!」我娇哼一声,他将肉棒抽离犹在不停收缩的阴户……「来!手扶着护栏,趴下!」他命令我回转趴在护栏上,然后双手扶着我那雪白徒翘的臀部,用力扒开……「耶——」一声……那粗糙的阴茎硕大龟头,再度肏进了向后挺出的水鸡里……「哎呦!破了啦——」我不禁哀呼出声!他一插到底……整个下体都麻了……我想子宫一定变形了!

  「干、干……肏……干破你的鸡掰……」他粗鲁的喊着。两颗沉殿殿的阴囊不停的拍打下方的阴庭,「喔!好爽!好刺激……是那么地消魂噬骨!」「啪!啪!啪……」肉棒借着泛滥黏稠的蜜汁,大起大落的肏着……大龟头肉冠退出时,连带把腔内嫩肉括出阴道口……我趴在护栏随着冲刺的节拍,嘶叫哀啼着……「唉呦!唉呦……」任凭两颗下垂的乳峰剧烈地晃动、再晃动……我淫荡的娇啼声与眼睛底下的车潮呼啸声相呼应……「喔!我好色……好淫……喔!」

  这种野狗交沟式的姿势,令我又羞又爱!他的下体不停的拍打我的丰臀,粗大的男根拔出脱离腔口,冷风瞬间贯入了阴道,接着又被强力入侵的肉棒压缩,和着淫水泡沫由贴黏处冲出!不但发出「叭、叭……」的声音、而且带出一股浓郁的淫秽之气……「哦——我酥麻了……」阴道随着大鸡巴的冲击,不断地收缩抽搐着……

  激情在黑夜中荡漾——娇喘在寒风里回响——淫荡的交沟声,吓阻了荒野蛰虫鸣叫……「哦!哦!哦——戳!干……喔——」在他一连串的吼叫之后,一股烫热的精液直冲我的花心……灌满了阴腔……我全身不住的颤抖……子宫颈紧缩的挎住龟冠,一再的吸吮收缩……整个人僵直了!最后完全瘫软了下来……「难道这是做爱的最高境界吗?」

  「嗯——你好坏喔!」回到车内我娇嗲道。「人家那里都肿起来了……」「哪里?」「那里啦!」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嗯——下面啦……」我羞赧的回答。

  「喔!是阴唇,鸡掰——来!说一遍——」阿强顽皮的要我说出口。

  「人家不好意思啦——」「说!快说!」

  「是……鸡……掰,肿了!」脱口而出后整个脸都热烘烘地。「哈哈……」他捉狭的朗笑着!「他就是这么坏!而我私底下又是那么淫荡……」引擎声再次消失在农路的那端……

  以上只是我们上百次做爱其中的一次!我深深爱上野外交沟的刺激感。

  因此我们的战场遍及市郊各隐密场所,包括八掌溪畔、芦苇间,山间吊桥、凉亭,小径草丛里,处处都遗留我们抛弃的卫生纸……甚至频繁到上次留下的旧卫生纸还没烂掉!又补充上新的……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