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小伙把摩登少妇插得飘飘欲仙

  有一位富翁,对麦雅虽然是宠爱万分,但是对于房事交欢这一事,却是已经无能为力。

  一个月之中,大概只有两、三天与麦雅性交而已。其他的日子,麦雅便要长叹到天明了。

  麦雅现在只不过二十五、六岁,面对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当然感到不满足的。但是在曾光雄有的是钱,在他未死之前,麦雅却不能去勾搭。因为她正想在曾光雄身上获得一笔钱,或等他死了之后,得到一部份财产。 有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之后,麦雅便只能咬着牙齿根,即使发春,浪到暗恨,却不敢去勾情人。

  有一天,麦雅偶然出街,一出到门口,无意中撞着一个擦鞋童。两人对面一撞,这个擦鞋童一脚就踏污了麦雅的一双白鞋子。

  麦雅立刻大骂道:「喂!你没长眼睛啊?干吗,朝人身上撞,还是把眼睛装在裤底啊?」

  这擦鞋童一望,见她是一个摩登的少妇,便速忙向她陪罪道:「太太,真对不起,一时过失,把你的鞋弄黑了,幸好我是个擦鞋童,我帮你擦一擦。」麦雅一望。这个擦鞋童,已经有好片推荐→→→大屌爆肏巨乳肥臀十八、九岁大了,生得端端正正的。

  而且见他精巧伶利,人品不错,便不再骂他,乃对他道:「你想帮我擦鞋吗?」「嗯!」

  「好!那你不如到我的家里来帮我擦鞋,不要在门口擦。」「好吧!随你。」

  麦雅便把这名擦鞋童叫进屋子里面擦。

  这个擦鞋童都从来没有到过有钱人家,他就知道这位少妇一定系有钱的人。

  麦雅进了房间,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伸出一只脚出去。

  擦鞋童就拿了她的脚放在擦鞋箱上面,先拿了一块布想抹去上面的灰。

  麦雅忙叫道:「喂!你的布条那么黑,怎么能擦我的鞋啊?岂不是又把我的鞋弄黑了吗?」

  麦雅说完,马上拿出她的一条手中抛给擦鞋童。

  擦鞋童接过这一条手巾闻了闻,觉得一阵香味,乃道:「好香哟!

  这么香的一条手巾怎么拿来擦鞋子,岂不太浪费了?「「不要紧,你尽管照擦不误。」

  擦鞋童便将那条手巾拿起来擦鞋。

  麦雅这时候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做赵策呀!姓赵的赵,策略的策。」

  麦雅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这个人真奇怪,叫做赵策呢?赵策与照擦同音差不多呀,岂不是奇怪吗?」

  赵策笑道:「这有什么奇怪呢?就是逢人照擦,因为我的职业是擦鞋,逢人照擦,岂不是很合适吗?」

  麦雅更加笑道:「这个名字很好听,不过你如果是个大人的话,我就被你擦(插)?」

  赵策闻言,突然笑了一声:「你愿被我擦(插)?」麦雅闻言大叫道:「擦,擦者插也!」

  「擦!擦!」赵策笑道。

  赵策一边擦鞋,一边望上来,对着麦雅一味笑。

  「你就快点擦,我可没有什么闲工夫,等你来擦(插)哟!」麦雅道。

  赵策擦完了之后,便拿着白粉在白鞋上面擦去污点,使它乾净。他也非常仔细地擦着,偶然抬头一望,马上望到麦雅的大腿上。

  因为麦雅系穿着一件旗袍,他一望去,便见到她大腿上面好清楚。

  同时,麦雅坐在沙发椅系用高高地翘着双腿,所以他看得很清楚。

  不但见到麦雅的大腿好白,而且见到麦雅的一条三角裤露在外面。

  赵策以前未见过女人的肉体,一但见到了麦雅的大腿,雪花一样的。

  他便有点过瘾了,同时更见到里边的一条三角裤,赵策几乎失魂,竟然连擦鞋也忘了。

  麦雅一眼见了擦鞋童连擦鞋都忘了,她暗暗骂一声:「喂!小鬼,你当心你的眼球掉出来,怎么还不赶快擦鞋?」

  赵策此时才低下头去擦鞋,但是他已经了解她的意思了,他道:

  「我看见你那雪白的大腿,觉得好过瘾,所以才停下来看。」「难道你连女人的大腿,你都没有见过,那才奇怪,你这个小鬼。」赵策故意道:「我真的未曾看过女人的大腿,所以我就想看一看,见识见识。」「你今年几岁呀?」

  「我今年不过十八岁!」

  「你既然未曾看过女人吗?我等一下让你看个够好了?」麦雅这样讲,无非已经把他溶化了。

  谁知道赵策以为是真的,马上连鞋子都不擦了,坐在地上笑道:

  「太太,你真的要给我看到够为止吗?」

  麦雅见他那么想看,既然他要求,于是她便把心一横,连旗袍也除去了。此刻,麦雅只剩下一件胸罩和一条三角裤而已,那曲线玲珑。

  一对硕大的丰乳,高高大大地在胸罩下隐藏着,那三角洲凸起,也不输乳房之美。

  在麦雅的本意来说,一心一意想来溶化赵策,看他是否打过炮。她又想引诱他,假如他是个知情趣的人,乘机和他干一次也好。

  因为麦雅想找一个男人和她经常打抱,以发泄她的精力。

  不够因为曾光雄有钱,想要一笔遗产,所以不敢乱来。

  假如这个擦鞋童知情识趣的话,乘机和他打一炮,也是再妙也不过的事了。

  谁知赵策一见到麦雅脱掉了身上的旗袍,他就更加失魂落魄。

  这时只见她胸前的两个大奶。十分巨大,好似两个米袋一样。

  赵策不觉哗然一声叫道:「太太,你的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好大哟,如此巨大的奶子,连珍罗素都赶不及你呢?」

  麦雅乘机道:「既然你说我的奶子大,你摸一下好了?」赵策闻言大喜道:「真的吗?你肯给我摸一下吗?」麦雅暗想,等他摸了一下后,他就知道好不好了。

  如果识像的话,乘机会可以和他打上一炮。

  于是便点点头道:「当然。我肯给你摸一摸,但是你要好好地摸它哟!」赵策此时毫不客气了,他马上站在她的面前,伸出手在她的胸前一摸。

  他大叫一声:「哗!好大的奶子。」

  这一摸却不得了,只觉得她的大奶子十分微妙,好像有弹性似的。

  那大奶子一摸一弹,一压一弹,软软棉棉地左右乱动着。

  但是麦雅忽然闻到他一阵异味,立刻马上把他推开,道:「哎呀!

  你一身汗味,周身脏脏地,假如你想和我打一炮,或者再摸一下,你快点到我浴室去洗一个澡,冲凉完,再来摸我。「

  赵策听完了话,不觉得她说的很对,假如想和她打一炮。就得去洗澡。同时,又因为麦雅这样讲,一定是错不了的,他便道:「好,我去洗澡!」于是麦雅便带赵策到浴室去冲凉。这间房间的设备是特别的,麦雅然后返回到房间外拿了一块香水香皂,叫他洗澡。

  浴室是设在房间,如洗澡是不用出去的。

  麦雅走回到房间中,将所有的衣服和裤子都脱光了,连奶罩和三角裤都不要了。

  麦雅光身体走上床卧着等候,并且盖上一张毛毯,这种情形,明明是想让这个擦鞋童来擦(插)一餐了。

  赵策冲凉完了,洒了一些香水,觉得周身香喷喷的,理了理头发。

  如比情形,他做梦地想不到有此艳遇,有一位太太能让自己快乐一下。

  所以他冲完了之后,连衫裤也不穿了,便走出房间来,但一看,麦雅不见了。

  但是麦雅此时却看到了他,只见赵策光着身体,下体那只巨大的鸡巴。

  此刻虽然那只鸡巴是软软的,但是已经可以看出它的外表了。

  因为他的鸡巴在软的时候。都有四、五寸长了,若坚硬起来的时候,岂不得了。

  麦雅正想叫他时,赵策就发现她已经在床上等候多时了。

  他不觉大喜走来,暗想:「这回可好了,她已经上床等候了,分明是叫我和她亲热一番的。」

  麦雅娇笑道:「我不想你来摸我奶子,我想你来同我擦鞋子!」「太太,床上那里有鞋擦呢?」

  「有,我身上有一只鞋子,你上床来,就可以发现,有得擦了。」赵策一想就明白了,原来「擦鞋」与「插穴」是差不多地,便笑道:「我明白了,你是叫我上床帮你擦鞋(插穴),是不是?」赵策说罢,一跃登床,把那张被子一拉拉开,大叫道:「哗!」他大吃一惊,她已脱得光光的躺在床上,如同一堆雪白的棉花。

  她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如两个大只的篮球放在胸前一般。

  她的那阴户高高地凸起,凹凹凸凸有秩,有一撮黑毛盖在上面。

  此种情形,已经魂都跑了。

  麦雅见他眼睁睁地望着,马上把赵策一手拖了上床,扑了上来。

  他的双手一压,就已经压在她的大奶子之上,软绵绵地。

  麦雅吃笑起来道:「你压那么大力做什么?」

  赵策已经卧了下来,他的那只大鸡巴便怦然动了起来。

  他马上双手抱着她,麦雅也抱着他,两人都热情如火地热起来了。

  麦雅立刻张开嘴与他热吻起来。

  他们便很自然而然地吸吮了起来,一时吸吮得麦雅周身发酸软了。

  但是她因为侧身拥抱着他,这时大家的下体都互相对视着。

  他那巨大的鸡巴因此硬了起来,无形中就撞着了她的阴户。

  麦雅用手下来摸了一摸,大叫:「哗!」

  吓得麦雅整个人跳了起来。

  赵策见她一跳,连忙问道:「喂!你做什么?」麦雅两眼看着大鸡巴,道:「吓死人,你的鸡巴真大!」麦雅说完了话,马上坐了起来,走去拿一把大尺量了一量他的鸡巴。

  「哗!有八寸半,真是大!」

  麦雅觉得又怕又喜,真不知如何是好。

  「你曾经干过女人吗?」她问。

  赵策点点头道:「有,我已经干过两个女人了。」麦雅大叫道:「不得了,你今年才只有十八岁,就已经干过两个女人了,从小到老时,岂不是要干过几百个女人吗?」

  赵策摇摇头道:「都是女人叫我干的,我本来不知道打炮,第一次是被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开封的。」

  麦雅惊问道:「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叫你干她呀!是不是叫你擦鞋呀?」「不是,是我们同住一个公寓,她的老公不在家,有一次她看见我在厕所小便,她一眼看到我的鸡巴,她就叫我进去她的房间。」「然后呢?」

  「她马上脱掉身上的衣服,又叫我也脱去,她抱住我,叫我立刻把鸡巴插入她的阴户里去,所以我就照办了。」

  「后来呢?」

  「但是我好快乐,打了个冷战,十分快乐、过瘾,就射了出去,但是她要我同她住一晚上,我们一直从晚上干到早上,她又给我钱。」麦雅听得津津有味。

  「从此以后,她的老公只要不在家,她就和我打炮,有一天白天,她和我打炮,被她老公回来撞见了,我就脱离了她,搬到第二个地方去住,以后都不敢再见她了。」

  「那你以后要想打炮怎么办?」

  「我后来将擦鞋的钱,积蓄下来,我到妓女户打炮,可是都被那些女人赶了出来。」

  「为什么赶你出来?」

  「因为她们怕我巨大的鸡巴,一经我一插,她们就大叫救命了,所以马上赶我出来,从此以后,我就没有再打过炮了。」

  麦雅听完了他说的话以后,又问道:「那你的打炮经验一定很够了?」「马马虎虎!」

  麦雅再卧下床来。

  赵策一边摸着她的大奶子,一边往她的阴户摸了下去。

  此刻,只见她的阴户,已经淫水外溢,不停地往外流着。

  「你的阴户有水流出来了,是不是在发痒了?」「是啊!我被你的大鸡巴引得我口水直流,所以我的淫水也流出来了。」赵策蹲下看着她的小穴。

  「不要看了,快点干我啊!我的小穴发痒了,快把你的鸡巴插到我的小穴里。」可是赵策并没有马上去干她,他反而把他的手放在她的阴户及阴核搓弄起来。

  这一搓弄她的性感地带,却把麦雅搓弄得跳了起来。

  她痒得发浪叫道:「哎呀!你搞什么鬼,我叫你干我,你却在我身上搓弄起来。我全身发痒,快干我。」

  「你越发痒就越过瘾,如果你先发痒,等到鸡巴插到你的小穴去,你就会过瘾了,所以在性交之前,一定要先行抚摸,此乃性爱的第一步工作,你难道不懂吗?这个道理很重要。」

  「你真是坏死了,你不只会打炮,而且还懂得性学享受,不得了,若是你打炮从小到大,就成为金赛博土,可以当教授了。」「你说得真得有点道理。」

  此时,麦雅真是急了,她被他搞得全身非常他痒。全身酸痛。

  「喂!你到底干不干我了!假如你不快点干的话,过一阵子有人来找我,那时你想干也干不成了。」

  「过一阵子会有人到这边来?」

  「是啊!我是人家的小老婆,等一会儿我老公回来,或者是我们二奶奶、三奶奶、四奶奶来就是你想干我,也干不成了。」赵策闻声大喜道:「最怕是你老公回来,假如要是你的二奶奶、三奶奶、四奶奶到这里来,我就过瘾了,我可以用一只肉棒,做擎天一柱了。」麦雅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乃道:「真是会被你气死了,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干那么多女人呢?你又不是铁人,怎么撑得住呀?」「你没有见过我的本事,你一定是不知道,假如你见过,你就会知道了,我以前第一次和女人打炮的时候,我一直干到她叫救命为止,一个晚上到天亮,打了九炮之多,你知道吗?」

  「我不相信,以前听人家说过有人能连打七炮,从来没有人听过有人连打九炮之多的,此乃是你的大话。」

  赵策这个时候突然翻上床来,骑在麦雅的身上,道:「你不相信的话,等我干你的小穴时,你就知道了,但是我要盘明一句话,一直要干到我过瘾为止,又要干到我不愿意再干,方可罢休。」

  「如果你真有这种本领,你可以由今晚,一直干到天亮,我都可以顶得住,最怕就是你干一次也不能让我过瘾,你若不能让我过瘾,你就是软脚鞋!」「好,马上进攻,你等着看吧!我来打炮了!」赵策此时,双手一起压住麦雅的大奶子,大力地压、拥、吮着。

  麦雅被他这样压卷、吸吮了一番后,已经周身肉酸了。

  她又拍他一下,叫道:「快点干,不要弄我的奶房,若是有本事,快一点干我的小穴。」

  赵策低下头来,在麦雅的乳房上吸吮了起来,她全身一阵酸麻。

  此刻麦雅就乘机拥住他的半腰了,而赵策的鸡巴,便硬地,对着她的阴户。

  麦雅的阴户已经张开了,两边大腿分开成为大字形,等候他的鸡巴插进去。

  可是,赵策并没有直接插进去,反而把鸡巴在她的阴户外边的阴唇用力地磨擦着。

  他如此的行动,好像他平时在帮人家擦鞋一样,东擦西磨。

  鸡巴不断在外阴唇土、阴核上,上下左右的磨擦者,这一来,麦雅真是魂都飞了。

  「哎呀!你这样子搞得更使我痒死了,你是有意来消遣我的是不是?」「不是!不是!」

  「那你怎么不干我呢?」

  「干!干!好我来干你。」

  话一说完,他马上把鸡巴对准她的阴户上,慢慢地插入。

  但是,鸡巴一经插到阴户口时,她叫:「哎呀!果然好厉害呀!你的鸡巴真是大极了。」

  只听一声「滋!」他那根大鸡巴已经进入了一寸了。

  接着听到「滋!滋!」声音响起,淫水已开始向外流了出来。

  「滋滋!唧唧!」一直作响着。

  麦雅不安地叫道:「喂!慢慢来呀,千万可别插得太快了,哎呀!我的穴……好爽哟!「

  她的声音还未说完,赵策的巨大鸡巴早就已经进去了一半。

  「哎呀……哎呀……顶到头了……差不多项到我的子宫了。」赵策马上道:「还有一半没插入呢?」

  麦雅一闻此言,马上用手一摸,不觉得大吃一惊,连忙说道:「哎呀……死人……哎呀……我……我……的小穴……好爽哟……喂……够了……够了……怎么还有下一半……不好插入去了……我已经有点感觉了……如果……把这一半插入进去……可能不会发痒……说不一定还要痛苦……」「顶不顺,你得撑着一点。」

  赵策故意把鸡巴抽了出来。

  只听到「迫」的一声。

  因为鸡巴太大条了,所以抽出来之时会有「迫」的一声发响。

  麦雅见他抽出那一条大鸡巴,连忙问道:「为什么你抽出那条鸡巴呢?」「没有,我想看一看你的穴,待一会儿插穴的时候,可以把鸡巴插插入小穴里去。」

  「我看每一个洞穴都差不多,总之,你干就是了,别看了。」「我怕你叫痛,但是我那条大鸡巴,又不能完全插入进去,插了进去又怕你叫痛,正是顾虑的,我怕我过瘾了,你不过瘾,你过瘾了,我又不过瘾,岂不是不能两全其美了?」

  「我告诉你一个办法。」

  「是什么办法?」

  「你先把鸡巴插入一半时,先行在这一半出出入入一会儿,等到我的阴户扩张了,你又再进入,又再次进入,一点,一点地插了进去,我便不会感觉痛苦了。」

  赵策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就依照你的说法,我去做吧!」说完了之后,再次把他的鸡巴对正她的阴户,徐徐插入。

  麦雅又叫了一声:「哗!再进一点就好了。」

  赵策又再将鸡巴插入了一点。

  麦雅又叫了两声。

  「哗!哗!好了,别再前进了、你的鸡巴已经插进我的子宫来了!」赵策见她那么过瘾,就把鸡巴在这一半中,出出入入起来。

  「哎呀……噢……噢……好爽哟……遇瘾……过瘾……噢……」那只鸡巴一出一入,麦雅淫声浪浪,猛叫不已,她全身在动。

  赵策见她叫得过瘾时,她又把鸡巴再剌进去几分,抽送一番。

  麦雅马上就觉得整个阴户,好像被他的鸡巴塞得满满的,叫道:「哎呀……好了……好了……不要……再进了……哎呀……好痛哟……已经干到尽头了……你就别再剌了……哗……」

  赵策又停了,它就在这一个位置作出出入入动着、抽刺着。

  麦雅又叫着,又抖着。

  「哎……呀……呀……妙……妙呀……好……好……好过瘾……噢噢……哎哟……千万别停……别停……下来……好……好爽哟……过瘾……噢……噢……」那鸡巴和阴户相互之间的摩擦力,「滋滋……唧唧……」在一起响着。

  赵策又乘着这封又把大鸡巴,再度向前顶了几分进去了。

  麦雅又叫喊着:「哎呀……啊……啊……好了……好了……浪死我了……浪死我了……不要再剌我了……噢……噢……够……够了……好……好……好痒……别插了……别插了……妈……妈呀……救……救救我吧……」她双手捉紧了床单,肩臂左右拢动摇摆着,双峰乳房上下跳动。

  乳头颜色越来越深了,整个乳房充血,直直廷廷地立着。

  赵策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对于性交插穴的动作,很细心。

  他研究性交有独到的功夫,不但懂得女人的心理,而且在技术方面,也胜过常人。

  当他把鸡巴停止前进的时候,他只是用鸡巴上的龟头在阴户的阴唇深入二寸的地方摩擦。

  鸡巴把阴户擦得「滋滋……」作响。

  如此一来,阴户充血便渐渐地张大,同时增加麦雅的高潮。

  麦雅开始全身发热,满脸发热,感到一阵快活,全身抖动不已。

  赵策听闻麦雅呻呻的细声叫道:「好过瘾呀……过瘾……爽爽……好爽……哎呀……哎呀……「

  麦雅周身松散,全身摩擦着,腰枝不停地抖动,过瘾得难以形容。

  此刻,赵策已经知道麦雅的快乐,已经快达到顶峰,便用力把鸡巴尽量插入阴户里去。

  同时「滋滋……唧唧……」一声一声又继续响了起来,淫浪之声又向着。

  麦雅那时正大在叫快活之际,突然感觉有一根棒子刺了进去。

  骤然,他那只大鸡巴一顶,好像顶到心里去似的感觉。

  她不觉大叫一声,道:「哎呀……哎哟……痛死……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这一疼痛麦雅虽不致晕了过去,但是她的眼睛已经翻了白眼。

  赵策虽然看见到麦雅,一身大汗,但是这种情形,并不会十分严重的。

  因为这种情形,他已经见过,早在他和之前那个老女人的时候。

  不久便会没事的,他的鸡巴不但没有拉出来。而且尽尽入了进去。

  那只巨大的鸡巴,整条都在阴户里面。

  到了麦雅最辛苦的时候,她叫:「哎……哎呀……你慢点……慢点……涨得……好痛……好涨哟……哎呀……不得了……啊……啊……」她双手紧抱着他的颈子,一上一下有韵律感的动了起来。

  赵策便把他的鸡巴徐徐拔了出来。

  麦雅又感到了一阵轻松,但是一拔出来之后,他又立刻插了进去。

  麦雅又是一阵痛苦,然后又拔出来,这样一出一入,反覆作着。

  慢动作当中,麦雅突然有了微妙的感觉。

  随即那种痛苦,也渐渐地消失了,代替而来的,就是抉乐,微妙的过瘾着。

  此刻,麦雅所感到的是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爽快,真是快活死了。

  她在美妙的当中,又大叫道:「好……好爽……呀……你的鸡巴太……太好了……太……太大了……太……太长了……真……真过瘾……插得……我小穴……好……好爽……好棒哟……」

  「那你以后就常常叫我来好了。」

  「真还看不出,你这擦……擦鞋童……真还有两下子……哎呀……哎呀……你插……插到我心花里去了……噢……噢……你插我的小穴……真是好爽呀……哎呀……噢……唤……」

  赵策的快乐,也一时无法形容出来。

  他的大鸡巴在出出入入的时候,因为鸡巴太过于长大了。

  所以拔出来,插进去,都并不是十分容易的事。

  同时麦雅的阴户,又有一种吸引力,所以他便要使劲一点。

  当他把鸡巴拔出来时,然后再插进去,因此便形成有几种不同的声音。

  鸡巴插入时,就有「滋滋……唧唧……」的响声。

  如果拔出来的时候,便是「迫迫虚虚」的响着。

  那张床虽然是弹簧的,但是也因为他用的力量太大了,所以连弹簧也有一些响声。

  「迫!迫!」的弹簧声音,盖住了阴户里的淫水「唧唧……滋滋……」的响声,来得十分过瘾。 麦雅被他插得飘飘欲仙,真的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也都忘记了。

  此刻,她乐得什么东西都忘记了,也不怕什么事情发生了。

  突然,一阵高潮来了,她的全身震动起来,全身肉都在紧缩的起来。

  麦雅大叫道:「哎呀……爽……爽啊……过瘾……好过瘾……好……好爽……用力……用劲……快……快……再用劲……干……干吧……噢……噢……噢……呀……」

  麦雅在叫了最后一声:「啊……」

  以后,她便完完全全没有声音,她已经过了高潮而满足了。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